8.0

2022-08-31发布:

屌破苍穹19-23

精彩内容:

       第十九章 叁卷玄階鬥技軸卷

       經過昨天一場實戰後,蕭炎覺得這吸掌鬥技有個重大缺陷,正在苦惱時,身後一陣香風襲來,蕭薰兒輕靈的笑聲,宛如銀鈴般的傳來。

       「蕭炎哥哥,在想蕭媚嗎?她那雙長腿確實是很迷人的唷!」纖手負在身後,蕭薰兒微偏著小腦袋,若有深意的微笑道。

       身體微微一頓,蕭炎微瞇著眼睛,含糊的道「嘿嘿,哪有,薰兒,妳想多了。」

       蕭薰兒聽著蕭炎言不由衷的話也不追問了,秋水眸子彎成美麗的月牙兒,笑吟吟的道:「蕭炎哥哥,如果你對其他鬥技感興趣的話,薰兒可以教你喔……」

       聳了聳肩,蕭炎搖了搖頭,苦笑道:「算了,我知道妳家族的功法鬥技是不能外傳的,其他高階鬥技動辄要好幾十萬,就算是我蕭族最高鬥技,也只是玄階中級的怒獅狂罡,那還要長老以上身份才學的,現在我還沒那權限。」蕭炎現在只覺得他和蕭薰兒之間的距離,還真的很難拉近,即使自己天賦不差,不過蕭薰兒背後有家族的資源,日後兩人差距不知會有多大?

       蕭薰兒小手锊過額前的一縷青絲,微抿著小嘴,似乎是在斟酌著言辭,片刻後,她方才輕聲道:「薰兒可以給蕭炎哥哥弄來玄階高級的鬥技哦,你……要幺?」

       在蕭薰兒的注視下,蕭炎輕笑一聲,微微搖頭,輕輕的聲音中有著一抹倔強與執著「不用了,你哥能靠自己成爲強者的。」手指不著痕迹的撫摸了一下古樸的戒指,蕭炎略微心安,這可是自己成爲真正強者的本錢啊……

       蕭薰兒從懷中拿出一只納戒,「蕭炎哥哥,這是昨天那個淫賊被我打了個半死後,他手上的納戒,啧啧,裏面真是淫穢不堪,不過還是有好東西的唷,我看這些也是他不知從那裏騙來的,喏,給你了,反正我也用不到。」說著招喚出叁卷軸卷後把納戒丟給了蕭炎。

       「被妳打了個半死?」蕭炎口中說著,但心理想的卻是:「是妳那位冰河叔叔出手的吧?」喜孜孜拿起軸卷看,「吹火掌:玄階低級,可造出強大風壓!」「紫雲翼:玄階中級,飛行鬥技,由五階魔獸黑焰紫雲雕雙翼靈魂所製成!」「八極崩:玄階高級,近身攻擊鬥技,以攻擊力強橫著稱,煉至大成,攻擊暗含八重勁氣,八重疊加,威力堪比地階低級鬥技!」

       蕭炎像是撿到寶石般,緊張地趕緊將叁卷軸卷與淫賊的納戒收入自己納戒中,此時,蕭薰兒秋水眸子中,淡淡的金色火焰輕輕得跳動著掃過了那只黑色納戒。蕭炎笑得合不攏嘴,情不自禁地將蕭薰兒抱個滿懷。面對蕭炎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蕭薰兒小手條件反射的上擡許多,只感到全身無力,小臉羞紅也不急于掙脫享受這片刻的溫存。

       森林暗處樹蔭底叁個人影,看到此景,冰河長老這半個月以來看著蕭炎和蕭薰兒,也練成了見怪不怪,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藥老也在,斜瞥一眼,對蕭炎來說,這種摟摟抱抱還是芝麻綠豆大的小事,第叁位是一位中年男子道「呵呵,年輕人嘛,難免會有沖動的時候,不過也抱太久了吧?冰河長老,麻煩你去一趟吧!」

       中年男子注視著蕭炎若有所思中,被藥老蒼老一聲拉回「她是你女兒?」

       中年男子點頭後道「藥尊者,你方才所說之言確實屬實嗎?」藥老嗯了一聲後回道「此事是蕭玉親口所說不會有假,蕭玉跟蕭炎是亦母亦姐的關係,同時也有我藥族的靈魂印記。」

       中年男子沈思一陣後道「那就麻煩啰,叁年前,我隱約感覺到魂殿的目標是蕭族,所以我才將薰兒留在此處,並且請已是鬥尊巅峰的冰河長老名爲保護薰兒,實爲監視血族。
若真如此,之後的蕭族,恐怕已非冰河長老一人之力可護持的了,嗯……」

       藥老道「我有一議,還請你古族配合,如此……這般……」

       中年男子細細聽著藥老的計畫,忽然瞳孔一縮,問道「你這是要放棄蕭族了?」

       藥老注視著前方被冰河長老橫在蕭薰兒與蕭炎間,兩人低著頭不發一語的尴尬氣氛中。緩緩地道「蕭族不僅有魂殿所要的那塊東西,蕭族的血脈傳承更是讓魂殿之主少數所畏懼的存在。以我之力,加上冰河長老的協助,守護蕭族最後的希望,至少要到他擁有足夠實力可以保護自己前。至于蕭族,也許如此更能激發出他的鬥志與潛力,對未來要對抗魂殿,未嘗不是件好事,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啊。」

       中年男子詢問的眼神中,藥老堅定的點頭後道「只是此間所議,萬不能對其他人說出,尤其是那叁個,冰河長老知道後,對薰兒的驕寵下是瞞不住的。還有一事麻煩你告知薰兒,蕭炎背後的師父是你的故友,叫她不要拿我當賊看。」藥老手指著前方,見到蕭薰兒正被冰河長老帶到這邊。

       中年男子嗯了一聲「我知道了,以後有事可找冰河長老,我會請他配合你的,你老去吧!」轉眼看到了蕭薰兒,憂慮的神色漸轉爲慈愛的笑容。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頭,蕭炎在回蕭府中,一位長腿美女正斜靠著一顆大樹。蕭媚看到蕭炎,遲疑了一下,邁動那雙誘人性感的長腿,對著蕭炎這邊行來。

       蕭炎目光緩緩轉移到那對修長白皙的長腿,摸了摸鼻子,故作淡定的道:「妳的腿,還是這幺長,就是不知道自從當年後,還有沒別的男人碰過?」聞言,美麗的臉頰上掠過一抹凝重的蕭媚,頓時滿臉鐵青。

       被蕭炎一句話戳到羞人的痛處,這個把自己那裏舔了個遍的人還在如此瘋言瘋語,羞愧難當的蕭媚,從背後「锵」的一聲拔出長劍,豁然指向蕭炎,豎著柳眉叱道:「信不信我把你舌頭給割了!」

       蕭炎驚嚇地一澑煙跑掉,不忘還補上一句「現在知道我舌頭的好處了吧!」留下咬牙切齒在一番怒罵的蕭媚,一劍往蕭炎逃跑的方向擲去。
      第二十章 八極崩

       在陣陣濃郁藥香中,煉藥師柳席正聚精會神地煉製藥物,旁邊幾座藥櫃中已是擺滿一堆裝好回春散藥丹的綠色小玉瓶,桌上更多未裝入丹藥綠色小玉瓶。但見柳席身上包紮累累,恨恨地道「蕭薰兒……」

       一想到驚鴻一瞥蕭薰兒那美人樣,那絕美脫俗的處子,胯下婉轉承歡不知是何等滋味?

       一個分神下,燒焦了一個丹藥,氣憤地丟置在地上,驚骛未定自言自語「那小婊子可真狠,不但踢我了一腳,讓我這幾日來無法縱情女色,還把納戒給搶走了,裏面可有我用師父的五品丹藥訛騙而來的玄階鬥技。爲了男人的尊嚴,蕭薰兒妳等著,雖然鬥技我不行,但論起煉藥,嘿嘿,我要讓蕭戰輸到跪著把蕭府那兩個美人綁來給我享用……」

       一個月後,烏坦城兩大家族間一場關乎勢力消長的商場大戰正式展開。

       蕭炎房內,攤在桌上叁卷玄階鬥技軸卷,藥老檢視著道「嗯……吹掌和吹火掌,這兩者雖然是輔助鬥技,但在一吸一反推間,合練至爐火純青的地步,那幺你這玄階低級的吸掌在攻擊上,恐怕就能堪比玄階中級或者高級的鬥技了。」

       藥老見蕭炎點頭表示理解後,拿起另一卷,解開卷軸上精心捆綁的細繩,道「紫雲翼,嗯,這個不錯。鬥氣化翼是鬥王以上的強者才能做到的事,但這罕見的飛行鬥技,卻是能夠跳脫需要鬥王界限的束縛,咦?」藥老疑惑看著通體黑色的木軸,左敲右打的竟把木軸打斷了,笑道「原來如此,真正的好東西在這。」一顆極小的納靈從木軸內掉了出來。

       「這黑色塗料能讓木軸經年不腐外,還隔絕了外力偵測。」藥老續道,接著運起強大的鬥氣強行破壞了納靈的封印,一雙黝黑色的鷹翼被招喚了出來,那雙翼猶如黑色的鋼鐵一般,有著一種特殊的金屬質感,隱隱還透著一些紫色雲紋,鷹翼上的羽毛,散發著微弱的熱氣,藥老對著上面輕吹了一口氣,臉色不由微微一驚,只見在那陣輕風之下,鷹翼上的羽毛,竟然猶如真正的翅膀一般,被拂動起了起來,極爲神奇。

       怕蕭炎不知道,藥老解釋著「這是黑焰紫雲雕的鷹翼,五階飛行魔獸,相傳爲擁有遠古鳳凰的稀疏血脈,飛行速度,在所有飛行魔獸中,名列前茅,天性狡詐凶殘,極難獲,只生存于大陸偏南的雲之岚地帶。」

       「不過,這個至少要鬥師以上才能學,先收好了。」藥老打開了八極崩的卷軸後就陷入沈思,蕭炎也不幹擾他,走出房門外往門口望去,視線正好與蕭媚對眼相望。蕭炎露出
潔白的牙齒,一副陽光男孩的模樣般溫暖微笑著,左手舉起打了個招呼,右手預留暗勁,準備拍掉隨時可能飛來的劍。

       這是蕭媚守在蕭府門口的第二天了,蕭炎這次學聰明了,妳要守蕭府前門我就走蕭府後門,妳若守在房門前我就爬窗戶進來。蕭媚似乎很害怕單獨跟蕭炎在一起,不敢進蕭炎房間,也不敢跟去蕭炎修練的場地蕭家墓園與路上等他,怕又被白白舔了個遍,只是自從此後身上長劍就不離身了。

       當晚。

       一身美麗錦袍女人,她是烏坦城米特爾拍賣分會的首席拍賣師,雅妃正坐在鑒寶室內。

       雅妃眼角瞟著眼前這個披黑色鬥篷袍子的人,體型似乎有些變化,心頭也是一疑,不著痕迹地笑盈盈的問道「不知老先先深夜此來,所謂何事?」

       「老夫想跟雅妃小姐談一樁交易。」依然是那副蒼老聲音的藥老道,接著從懷中取出兩個小玉瓶,淡淡地道「玄菩築基丹、轉骨融血丹,七品丹藥。」

       雅妃聽到微微一怔,旋即心頭略有些激動,但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尤其是商場上打滾十幾年的她,纖指在桌面上輕輕拍點,旋即微蹙著黛眉道「既然是交易,不知老先生想要雅妃身上的什幺?」雅妃轉而嘴角泛起笑意,似乎知道這男人想打的主意,聲音是更加妩媚些了。

       藥老咳了一聲道「雅妃小姐似乎不知道這兩枚丹藥的價值,盡可叫信任之人先驗藥後再談,我想米特爾・騰山那老頭該驗得出來,請他出來一驗便知。」

       雅妃暗怒「那老頭?不過,七品丹藥確實只有身爲五品巅峰煉藥師的爺爺可以驗出藥性。」隨即傳喚侍女有請米特爾・騰山來此。

       七品丹藥已具靈性,在鬥氣大陸之上,能夠有資格煉製成功七品丹藥的煉藥師,幾乎是屬于鳳毛麟角般的存在,而這些人,如今無不是一代宗師之輩。

       米特爾・騰山用手輕輕觸碰倒在白絹上的兩枚七品丹藥,運用靈魂感知力探測,只覺得心頭一熱,擡頭納悶地看著眼前這個披黑色鬥篷袍子的人,暗吋「眼前這個到底是什幺人?」

       藥老帶有自傲的昂揚聲音,指著桌上道「我來跟騰山先生跟雅妃小姐解釋一下這兩枚丹藥的作用。」「轉骨融血丹,用六階魔獸的精髓血脈所煉製,可洗滌人體全身骨髓血脈,有脫胎換骨之效。」「玄菩築基丹,有滋養體質的強效,能將個人潛力爆發,具有讓鬥氣跳階的效果。」隨後呵了一聲對雅妃道「雅妃小姐停留在鬥靈巅峰很久了吧?如果有這兩枚七品丹藥幫助下,我想,這鬥王巅峰對妳的重要性,不用我再說了吧?」

       雅妃用詢問的眼光看著米特爾・騰山,兩人眼神交會之際見到米特爾・騰山點了點頭,挺翹玉鼻逐漸湧上些許酸楚,眼圈也是有些紅潤,這不是自己目前最爲引頸企盼的?

       雅妃已然失去以往那份氣定神閑的優雅姿態,口中直唸著「鬥王巅峰……」

       藥老道「至于藥性,那就麻煩騰山先生了。」

       米特爾・騰山看到雅妃偌然失神的模樣,不禁心疼歎了口氣,對方既是能煉製出七品丹藥的人,想要動手搶是不可能的了,便拿出一枚銀質細針,輕輕地刮了點藥屑試藥,一股莫大的能量在口中沖擊著,絲微的藥力蔓延到整個身體。

       米特爾・騰山心中震撼「只是就這幺一點點就已經是這樣了。」意猶未竟似的問藥老「你的條件是?」

       當聽到藥老說出的條件後,雅妃那握著酒杯的玉手,猛然緊緊地握了起來,一臉落寞之狀,原來一直認爲的神祕煉藥師真的是位老人家。

       待藥老離去後,望著雅妃的反應,米特爾・騰山歎息了一聲,拍了拍她的肩膀道「雖然這個條件是委屈妳了,不過,妳事業心太強,對男人向來頗感排斥,如今卻要妳……」

       米特爾・騰山意味深長地道「爺爺年紀也大了,除了家族傳承外,最關心的就是妳的幸福了。說句讓妳挺傷心的話,幾個月後的家族內部長老會,如果用投票選擇最適合妳的人,恐怕木家族的木戰將會有超過大半的得票,因爲,聯姻,對兩個大家族來說,是一件雙利的事情。這件事關乎到家族興衰的大計上,爺爺便是想阻止恐怕也是無能爲力啊!」

       貝齒緊咬著紅唇,雅妃低頭望著杯中的紅酒,那張妩媚的猶如尤物般的臉頰,此刻卻是噙著一抹讓得人爲之心碎的淡淡哀傷。

       米特爾・騰山拍拍表情凝重的雅妃肩膀,和藹地道「妃兒,妳應該也知道,身爲我們這種大家族的族人,很少有什幺兩廂情願的婚約。家族重利,若是能夠遇見一個不討厭並且家族也同意的人,便是很幸福的事了。不過,如果妳有了鬥王巅峰的力量,那幺木家族對我米特爾家族的重要性就不那幺大了。」

       雅妃知道爺爺所說不假,雖然身在這種大家族能夠得到無數人可望而不及的身份地位,不過在得到的同時,也是失去了很多東西,她並沒有納蘭嫣然的那種天賦以及好運,有雲岚宗身份的靠山,可以輕易地擺脫家族給她的束縛。所以,她可以肆無忌憚的前去蕭家退婚,而雅妃也知道,自己並沒有這種能力。

       米特爾・騰山道「妃兒,無論妳自己是怎樣選擇的,爺爺我都沒意見,我走了,妳自已多多考慮。」

       玉手環在胸前,雅妃輕輕坐在石階之上,夜風陣陣,讓得她有些心寒。擡頭仰望著天空上的明月,許久之後,雅妃那雙迷人的雙眸,卻是忽然微微彎了起來,宛如狐狸眼般,閃爍著精明與誘惑。

       「鬥王巅峰和米特爾家族,我都要!那小子也是個煉藥師,那自然是火木屬性……」
       第二十一章 雅妃

       向街道上的盡頭龐大會場走去的,一個披黑色鬥篷袍子的人,身上傳出兩種聲音。一個稚嫩的聲音說「老師,你確定要這幺做嗎?」一個蒼老的聲音道「玄階高級的八極崩,
哪那幺好學啊?大成後的攻擊力,能夠堪比上地階鬥技,以你現在的鬥之氣八段,只有八極崩這種鬥技才能打出堪比鬥者的攻擊力。」

       嚥了一口唾沫,蕭炎雙眼有些發直,太震撼了,攻擊力能夠直接越一級,有了這種神技就不怕叁年後會被納蘭嫣然給當場打死。

       「別震撼了,雖然八極崩對鬥之氣的要求不算太高,不過卻對肉體的強度有很大的要求,這是一種近身肉搏的鬥技,看你這細胳膊細腿的,若是強行使用出來,恐怕最先崩斷的,是你的肌肉,而不是對手。」藥老淡淡的話語,猶如一盆冷水一般,將蕭炎的激動消得乾乾淨淨。

       「怎幺樣才能提升肉體強度?」在略微沈寂之後,蕭炎急切地詢問。

       「鬥之氣就是鍛煉肉體的最佳能量,隨著鬥之氣的越來越強,肉體也會隨之變強,當然,想要更快的話,那便需要一些外物的刺激。」藥老眼睛微瞇,老眼中似乎有些不懷好意。

       「什幺外物刺激?」腦海中聽到笑意盎然的藥老,蕭炎忽然的有些感到渾身發涼。

       「挨打!挨得越重越好!」藥老陰聲發笑,蕭炎小臉僵硬。

       一位身著紅色旗袍的妖娆女子,合體的裙袍,將那豐滿成熟的曲線,更加顯示出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其一颦一笑間,也是展露著無盡的成熟風情。

       蕭炎每次看到這位美人,都有點心猿意馬的緊張。忽然,背後一個手刀將他擊倒在地。

       這是一間公主風格的大房間,當蕭炎醒來,前面坐著一個人,那是一個女人,一個風情萬種,媚骨天成,耀眼得讓人無法直視,深怕多看一眼,眼睛都會被其光芒灼傷,卻又偏偏捨不得挪開視線,甯願拼著眼睛瞎了也要一直將其凝視的女人。

       她一身都是耀眼的紅,烏黑的長發柔順光滑,朱紅色的眼影,性感而火熱,塗得無比濃豔卻讓人感覺越豔越銷魂的紅唇。粉紅色薄得近乎半透明的紗裙,深紅色的低胸裝,在那耀眼的豔紅中,那開得極低的領口遮掩不住一片雪白晃動著。

       衣裝外的雪白的肌膚光滑細緻,骨肉勻稱的玉臂,渾圓修長大腿,那嫩得仿佛能掐得出水的十指上,指甲還塗著火紅色其中繪有花朵圖騰。

       蕭炎的情況就不同了,全身被扒光,四肢還被皮套捆附著無法動彈,大喊「雅妃,妳這是在幹嘛?」

       女人不懷好意在笑著,手掌一個揮動,空氣略微波動,一道淡紅色的鬥氣匹練猛的自雅妃掌中暴射而出,最後宛如鞭子一般,重重地砸在了蕭炎肩膀之上,頓時留下一道長長的青色淤痕。

       嘴角一陣劇烈的哆嗦,牙齒縫間吸了一口冷氣,蕭炎只覺得自己的肩膀似乎忽然間麻木了下來,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直鑽入心。在這股劇烈的疼痛之下,蕭炎就是連腳尖都有些發軟,身子癱軟無力。

       在劇烈的疼痛過後,是體內那急速趟過的微薄鬥之氣,鬥之氣在疼痛的刺激下,似乎比平日更加的具有活力,歡快的流過肩膀處的脈絡與穴位,一絲絲溫涼,緩緩的滲透進骨骼肌肉之中,悄悄的進行著強化……

       女人妩媚的聲音笑道「你師父不是帶你來這鍛鍊八極崩?這是一種課程。」

       「我靠!賤女人!」忍不住大罵,前世的蕭炎有印象這是叫SM,這是那門子的訓練


       雅妃手掌又一個揮動,淡紅鬥氣再次飙射而出。

       一道道皮肉拍打的悶響以及蕭炎時而大罵中,夾雜著略微痛苦聲音的低低哼聲,接連不斷的傳了開來……

       雅妃的下手極有分寸,每次的攻擊,剛好是達到蕭炎現在身體所能夠承受的臨界點,如此,既不會讓重傷蕭炎,又能給他帶來真正的痛感。

       鬥氣擊打在身體之上的那種鑽心疼痛,讓得蕭炎面目猙獰,痛苦得幾乎臉孔有些扭曲了起來。身體之上,隨著雅妃手掌的揮動,淤痕越來越多……

       九下後,蕭炎又昏了過去。但大雞巴因陰陽逆心炎遭到外界攻擊自動運轉産生抗衡下
,仍滿是執著與倔強的挺立著。

       見到蕭炎昏倒後,解開捆綁四肢的皮套,隨後便倒在地上。雅妃咦了一聲,剛剛這裏沒變大,人都昏倒了,這裏怎幺還這樣?

       雅妃拿起弄濕的白布擦拭大雞巴,一只小手握不到一半,手掌傳來是陣陣的溫熱。

       雅妃不是普通女人,一旦決定的事就要幹到底。對一個事業成功的女人,她不必靠男人,她也不喜歡男人,她需要的只是借種。

       脫掉紗裙將小穴對準大雞巴,當身體往下沈,雅妃粉紅嬌嫩內感到一陣劇痛與火熱。在雅妃皺眉輕呼聲中,一股被狠狠撕裂的劇痛,從她腿間爆沖到四肢,疼得她頭皮發麻、眼泛淚光,不敢再動。

       雅妃還是個處子,知道會痛。但沒想到竟會這般痛到心扉,痛到直湧上她腦門,頓時整個腦袋霎時空白一片。

       一想到自己爲了鬥王巅峰和米特爾家族的原因,才白白便宜了蕭炎自己的第一次,兩人間並無所謂的感情,心中一怒,一個巴掌打了過去,蕭炎臉上現出一道紅色掌印。

       待痛楚稍緩後,事已至此便不再作任何保留,便徐徐緩動上下套弄。在蕭炎昏迷後,沒有運用異世素女經如鬥技般發揮引導下,陰陽逆心炎自行運轉功法讓自丹田流入大雞巴的陰陽兩氣一直護著精關旋轉不去,鎖精不出。

       半個小時過後,蕭炎悠悠醒來,發現雅妃騎在自己上面不住的晃動,一時想掙脫卻覺身體痠痛無力。大罵「賤女人!妳給我起來。」

       蕭炎的大罵聲將香汗淋漓仍侵浸于快感中的雅妃給吃了一驚,突兀之間,一個巴掌打了過去,怒道「你要叫我,女皇。」

       雅妃潛藏在心底被壓抑的慾望,對男人的排斥,商場女強人的控制慾以及對家族的抗拒壓力下,在這次被激發出來。

       鬥氣皮鞭與雅妃女皇間,痛與慾有如水火兩重奏的殘酷訓練中,一個月半後八極崩修練完成。

              第二十二章 商戰
      
       一間以紅色系爲主調的公主風格大房間中,精緻卻不奢華的裝飾,書房與臥室大小相同,書架上的書案滿滿地是從各地蒐集來的商情資料,可見主人是個縱橫于商場之人。
     
       中間一張宮廷豪華大床上,一個滿身傷痕的男子在一個絕色美女身上,不斷地發出啪拍啪之聲。
      
       女人正在男人的身下婉轉嬌啼,承受著男人暴風雨般的沖擊。一張嬌豔的粉臉通紅,不停地搖著螓首,朱唇半啓中口吐香蘭混著火熱的氣息,不住地發出嬌膩的呻吟嬌喘,刺激著壓她身上的男人做著更加猛烈的動作。
       
       「啊……不行了……我……」雅妃一邊叫著,一雙玉手還不停地在空中揮舞著。
  
       蕭炎的大手抓著雅妃那晶瑩雪白的玉乳,用力揉捏著,讓嬌嫩柔軟的玉乳在手中變著不同的形狀。結實有力的腰部猛烈地上下起伏,不停地快速地挺動。那根粗長火燙的大雞巴在雅妃粉嫩濕潤的小穴中飛快的進出,帶出了大量的淫水,弄濕了身下的床單。

        雅妃與蕭炎這一個多月以來每日交歡,雖被蕭炎異于常人的大雞巴開發,但雅妃天生尤物的體質那小穴仍緊窄無比,彷若處女。蕭炎忽起淫念,深吸一口氣,大龜頭深入直達子宮處,將那小穴迫開到極致,忽猛一用力到底,雅妃肚皮上隱隱突起龜頭的雛形。
  
        此時,雅妃緊咬芳唇,已是一臉肉緊,略有痛楚地說「啊……太深了……快退出來……」

        蕭炎一聽,緊急的抽出大雞巴,赤紅色宛如杯口大小的大龜頭被大陰唇如魚口似緊咬不放,帶出一片粉紅嫩肉包覆著大龜頭。只聽「啵」得一聲,淫水孱孱,濕滑無比的小穴擠出一大股淫水蜜液,脫穴而出後那小穴竟自行合閉,恢複如初。

        蕭炎不敢再動了,流露出像寵物乞求主人寬恕的眼神。在這個房間內,他不知挨過雅妃女皇多少次的巴掌,數不清的鬥氣皮鞭。

        雅妃美目流波,櫻口輕撇,嗔道「哼……」隨後長歎一聲道「輕點」。

        蕭炎慾火又起,大雞巴駕輕就熟的抽入小穴,不停的抽插磨轉中,讓雅妃不安地扭動著嬌軀,瓊鼻發出誘人的嬌哼,使美人臉龐紅熱,媚態癡樣中卻無限嬌羞。

        雅妃一雙修長的玉腿緊緊地夾住蕭炎的腰,迎合著他的抽插,隨著肉棒的穿刺,向上猛烈地聳動香臀,讓龜頭能直沖子宮。粗長的肉棒記記都撞在她嬌嫩的花心上,都快要把雅妃的魂魄撞散了,她感到每次肉棒的插入,都好像是頂在自己的心上,讓她美得說不話來了,只是不住的身姿搖擺,淫聲不絕。
  
        半小時後,雅妃渾身猛地一顫,嬌美的香臀拚命上挺,小穴緊緊地咬住肉棒。雙手更是緊緊抓住男人的屁股,香臀不住地微微顫抖,陰道一陣陣的抽搐痙攣,緊縮花心緊緊含住大龜頭,一張一合的吸吮著,突然一股膩滑的熱流噴射在龜頭口上,讓蕭炎感到舒服極了。

        渾圓修長的雙腿無力的從蕭炎腰際間滑下來,洩身後的雅妃無力地癱軟在床上,全身雪白如玉的肌膚泛著高潮的桃紅,張著紅豔豔的小嘴不住的嬌喘。

        蕭炎似乎疲憊之至,轉身後便倒睡不起。一陣休息後,雅妃起身後,將一頭黑亮秀髮後披至腰際,轉身看了在呼呼大睡中的蕭炎,嘴角含春微笑起。

        雲雨漸收,激情過後的雅妃心頭興起一陣空虛,明天就要與這個男人分離了。就在五天前,月事未至已確定借種成功,但她還是忘了初衷,貪戀著激情帶來的美妙感覺。就在今天,她竟沒打過蕭炎一巴掌,甚至蕭炎剛才過于粗暴的動作,她也不知怎幺了無從生氣,現在,更容許蕭炎倒睡在她的床上。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事。她知道自己,再沒有信心能繼續在蕭炎面前擺出女皇身份,主客關係已經易位了。
      
        隔天,在八十四次鬥氣鞭撻蕭炎至昏厥後,雅妃走近蹲下查看,見到滿身鞭痕的皮膚
,眼眶已是濕潤。自吋著「難怪,老先生自己是那幺厲害的師父,這種事卻要交給一個外人手上,該也是像現在的她是那般不忍吧?」

       雅妃撫摸著自己造成的傷口,狠下心來做出了決定。

       加列家族所屬的一家中型藥鋪排滿了人潮,有幾名手持鐵棍的叁、四星鬥者護衛維持秩序,二品丹藥『回春散』的療傷藥大賣,這種能止血生肉的療傷藥,不但便宜而且高産,極受烏坦城附近傭兵的喜愛。

       受『回春散』的影響,蕭家的所有坊市,人流都減少了將近一半左右。而因爲人流的減少,那些坊市中商人,也是直接跑到了加列家族的坊市中去,現在才幾天時間,蕭家就受到了不小的經濟打擊,蕭家族長蕭戰已經被這事搞得焦頭爛額。

       不僅如此,叁大家族中另一霸,奧巴家族似有默契地將鄰近加列家族的大小坊市,傭金減免轉嫁到各項物品把價格壓低,所屬藥舖還暫停營業,讓客人不必東西兩地奔波在方便性上,多數選擇前往加列家族一次購置藥品與『回春散』,造成磁吸效應般的把人潮盡往烏坦城西面奧巴家族與加列家族所在的坊市流動著。

       奧巴家族是投機的,雖減少收入下,如果能一舉擊潰蕭家,那就能與加列家族瓜分蕭家所屬的坊市。但加列家族卻是拚了家底似地,前往加瑪帝國最大的藥材集散地的城市大舉收購藥材,聽說一批價值百萬金幣的藥材將要由加列家族叁位長老大隊人馬護送,進行第二波的商戰狙擊。

       加列家族如此鐵了心,是因爲『回春散』大受歡迎的實績,兒子加列奧對蕭薰兒的迷戀不斷慫恿與煉藥師柳席懷恨在心不惜以性命保證下,心懷鬼胎的兩人都想趁此打倒蕭家後,那個小美人蕭薰兒能不乖乖就範?

       雲岚宗的葛葉長老前幾日也在加列家族作客,已出發前往與叁位長老會合後運送藥材回烏坦城。此次,有雲岚宗長老的幫助下,族長加列畢對蕭家多年的怨氣可以一次解決掉,加列畢忙著籌資調度,心中所想盡是沒有蕭家後的烏坦城,不久後那美好的未來。

       雲岚宗的葛葉長老之所以助拳,也是因爲納蘭嫣然回到雲岚宗後,不知爲何功力大增,年僅十五歲便達鬥師階級巅峰,這讓前宗主雲山認爲此子日後有可能突破至鬥宗,最近更是要閉關一年修練更高深的鬥技功法,已然有雲岚宗下任準宗主之態。況且,能夠落井下石打倒蕭家,讓蕭炎更加潦倒落魄就此對納蘭嫣然的婚約死心,葛葉長老不相信,打著雲岚宗這個大旗,加瑪帝國內有那方勢力敢劫镖奪貨的。

               第二十叁章 鬥者

       米特爾拍賣場貴賓室內。
   
       「很不錯,今天接下了八十四次鬥氣鞭撻才昏厥,比一個半月前的九次,已經強上許多了。」雅妃隨興地躺在貴妃椅上,渾然天成的慵懶姿態展露出性感韻味。自從她知道披黑色鬥篷袍子的是位老先生後,隨性了許多。

       藥老問道「今天的鍛鍊似乎提早很多結束,老夫徒兒呢?」

       「我已叫人把他扔在水溝旁,大概是這個方向。」雅妃玉手一指,冷淡地道「訓練既已結束,那我與蕭炎之間在無任何瓜葛了,我會吩咐下去,蕭炎被列入米特爾拍賣場不受歡迎拒絕往來戶,至于老先生你,雅妃是隨時歡迎的。」

       藥老嘿嘿了一聲後道「這是約定好的。」將兩瓶丹藥和一張使用說明書取出把擺在桌上,只聽到雅妃若無其事,清冷地道「嗯,有勞老先生了。」藥老臉龐含笑的點了點頭,老眼之中,有著一抹難以察覺的慧黠,這個女人太會矯情做作了。相較雅妃之前初聽到時,那種引頸爲盼到偌然失神的神態,現在這種不尋常的淡定,反倒是洩漏了她小女人的心思。

       淡定,遇事不外放情緒,喜、怒、哀、樂,是一種處世態度。但過于淡定,就是一種僞裝,故作姿態。現在的雅妃對長久以來的夢想即將實現的這一刻,是心懸著某人,所以渾然不覺到欣喜?還是一失一得都發生在瞬間,不知要如何去表情?

       藥老笑了一笑,也不點破,雅妃可不知道藥老就在蕭炎的黑色納戒裏,她跟蕭炎那些鬥氣皮鞭與雅妃女皇的風流事,他這一個半月以來是看到不想看了,問道「雅妃小姐對烏坦城這半個月來,加列家族與蕭家間的商戰,可有了解?」

       「商場上的事,我當然知道,不知老先生你想要問什幺?」雅妃語氣略帶倦意,聲音更加慵懶了些,剛才可是結結實實的對蕭炎揮了八十四次鬥氣。

       藥老道「老夫希望雅妃小姐能不要與加列家族做生意。」

       雅妃眼眸微瞇,紅潤的小嘴微噘,略微思索後道「蕭家是要反擊……,米特爾家族向來不介入商業上兩方的恩怨。更何況,加列家族還是我拍賣場的大客戶,我希望老先生要清楚這點。」

       藥老道「這個原則老夫自然知道,所以,我們再來談一筆交易。老夫可以約束蕭炎,此後,在烏坦城內不再來拍賣場,如何?」

       雅妃頓時柳眉一豎鳳眼一瞪,嬌嗔問道「這算交易?」

       藥老緩緩地道「雅妃小姐妳想想,這次加列家族動作之大超乎以往,是要一舉把蕭家打到在烏坦城從此在無立足之地,在加列家族與奧巴家族夾擊的勢力下,在烏坦城內唯有妳米特爾家族尚且不懼,倘若落敗後無所棲的蕭炎若是前來依靠妳,那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哀求妳庇護,雅妃小姐到時真的會忍心拒絕嗎?」

       雅妃只覺得前面這位老先生,不但煉藥本領高超,且洞察人心的本事上,可謂姜還是老的辣。在這位談判高手前,被說中女兒心事的雅妃舉手無措間,緩緩閉上眼不知如何回應。

       蕭炎醒來發現給被扔在水溝旁,昏厥前最後的印象是他倒下後,雅妃走近蹲下查看時,他阖眼前所看到裙底的那一抹紅。這一個半月八極崩的鍛鍊,那一抹紅內的水澤洞府,讓他天天無不極樂銷魂,每每賣力地取悅女皇,想不到,就這樣被扔了出來,就像是床頭金盡後的恩客被無情地趕了出來。

       蕭炎滿身痠痛的站起,看著高聳的拍賣場,哀道:「床頭金盡酒樽空,枥馬相看淚如洗。」      
               
       人有精、氣、神。精,夫精者,身之本也,屬于有形,即是肉體。氣就是一種能量形式,肉體藉由外在飲食萃取營養精華,練精化爲氣。神又稱爲「元神」是無形的,類似于俗稱的靈魂,練氣化爲神。

       鬥氣大陸上發展出各種可奪天地自然本源之氣,或借用攝取天地自然本源之氣所滋生出的天地萬物,奇珍異寶,奇花異草,千禽萬獸蘊藏其內之精華,以功法或煉藥化爲已身的鬥氣。在採補陰陽的功法中,以靈魂體的方式,更有發展出罕見的靈技。但實力強橫的鬥者,靈魂體強韌到可以脫體而存,也可以自毀魂魄,但那至少要鬥尊階級,藥老就是。

       藥老目前沒有了肉身的寄託保護,補充供給,只能以靈魂體的方式去練氣化爲神,鬥氣就是一種能量形式。在藥老靈魂體受損,無法運用功法以靈魂體的型態來吸收天地自然之氣,只能靠外界輸氣滋養,以蕭炎微薄的鬥氣,足足輸氣滋養了叁年。

       只不過用靈魂體的型態吸收天地自然之氣,時間上需要很久,所以藥老在戒中大半時間都在盤腿打坐,運行特殊功法吸收天地之氣,可以稱爲是靈魂沈澱。

       蕭炎跟雅妃間的事,蕭炎不說,藥老也不問,彼此心照不宣。有些事,藥老可以從戒中去看,但很多事以他的境界來說,看了也無意義,難道要跟蕭炎說,大爺、你真勇猛持久那些狗屁話嗎?所以,藥老這些時刻都在戒內靈魂沈澱,儘管戒外已是戰事激烈,肉體與靈魂沖撞著激蕩不休。

       蕭炎房間內。

       藥老眼神狐疑看著蕭炎,道「你是做了什幺,讓雅妃把你列入米特爾拍賣場不受歡迎拒絕往來戶的?還把你扔到水溝的?」

       蕭炎一臉無奈樣,聳了聳肩,支吾的說不出話來。

       藥老看到蕭炎那副不知所以然樣表情,覺得好笑,心中暗吋「你被借種完了,雅妃那種精明幹練的女人,當然選擇一腳踢開你最省事啰。炎兒的曆練還是太淺了些。」

       「不問了,你準備一下開始浸泡,今晚就能突破鬥者了。」藥老說著招喚出一個小玉瓶倒在手中,一枚表面光澤圓潤,略微碧綠中混雜帶著一抹淡藍的丹藥--聚氣散。

       蕭炎好奇問道「突破鬥者?」

       藥老吹鬍子瞪眼睛道「怎幺?不信?你把爲師當成是只憑一張嘴在賣假藥的跑江湖郎中嗎?」

       藥老捋著鬍鬚道「異世素女經是果然神妙無比,遇鬥者補氣,遇煉藥者補靈。先前的蕭玉是煉藥師,已經讓你靈魂境界達到凡境大圓滿,這次雅妃是鬥者,讓你鬥氣提升一段到鬥之氣九段,加上今晚是浸泡築基靈液最後一次了。」

       藥老歎道「可惜,爲師早已禁絕男女之事,無福消受,總不能以老翁之身強壓少女做出爲老不尊之事吧?」又道「莫非,異世素女經的創造者也是鬥帝?」

       蕭炎啞口無言,心想「這個世界的鬥帝可以說是神,那前世印象中的素女是神,說是鬥帝好像也行的,但總覺得那裏不對勁。」

       藥老喊道「發什幺呆?就算是有聚氣散,也有一成的失敗率。炎兒,張口,吞藥,讓爲師先幫你將聚氣散推服入全身經脈中。」

       房內的木盆中,少年雙目垂閉,雙手結印,呼吸間,恍若天成。
   
       在少年那極爲流暢的呼吸間,一絲絲摻雜著點點青色的氣流,緩緩的從木盆之中滲發而出,最後順著少年的呼吸,灌進了其體內。

       木盆之中,水液微微波蕩,隨著浸泡時間,青色的築基靈液被吸收到越來越稀薄。此刻已是如一盆清澈見底的透明清水。
   
       當最後一縷溫和能量順著呼吸鑽進了體內,蕭炎的身子,略微沈寂,旋即猛的一陣劇烈顫抖,小腹微微收縮,蕭炎眼眸驟然睜開,漆黑的眼瞳中,青白兩色光芒急速掠過,嘴巴微微張大,一口有些渾濁的氣體,被吐了出來。體內一股充實的力量之感,讓得蕭炎嘴角挑起了一抹喜悅。

       「快,凝聚鬥之氣旋!不然就要爆了!」藥老的喝聲,猶如驚雷一般,在蕭炎心中赫然炸響。

       蕭炎收心凝神,體內澎湃的鬥之氣猶如受到一陣狂猛的吸力一般,猛的向小腹處的位置急速收縮。

       「壓縮鬥之氣!用靈魂感知力壓縮它們,如果凝聚鬥之氣旋失敗,你將再次跌回八段鬥之氣!」藥老的喝聲,這次是在蕭炎腦海中響起。

       五日後,蕭炎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全身脫力的倒了下去,感應著體內那股闊別叁年多時間的充沛能量,嘴角泛起一絲笑意,輕呼「成了。」
   
       一個月以來的商戰,在加列家族與奧巴家族夾擊下,打得箫家族是潰不成軍,連向來對家族內事務默不關心的蕭炎都知道了。聽說,加列家族還有批百萬金幣的藥材不日便要進城,依目前蕭家已居于劣勢的態勢,如何能承受的起這第二波的商戰狙擊呢?

       商場上有商場上的規矩與倫理,買賣不成仁義在。商戰居于劣勢,就去殺人越貨,那跟土匪強盜有何差異?雖然家族內很多主戰派主張動手,都被族長蕭戰否定了。這就是正氣蕩然的蕭戰,但誰也想不到,他的兒子蕭炎個姓完全不像他。也是啦,嚴格來講,現在的是前世的蕭炎並不是現世的蕭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