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0发布:

女男

精彩内容:

突然,一腳踩空,自深不見底的高處落下,瞬間的墜落,思緒散亂,場景一幕一幕眨眼即逝,驚心動魄到不能自我之際,自床上彈起,大口大口的喘息著,心跳一次急過一次的跳動著,緩了下來後,整個空間慢慢靜了。


我微微失神的下床,走向浴室準備上廁所,規律的用手,開了燈,拉下了內褲,正準備掏出老二時,突然間,摸不到,低頭努力的眨著眼一看,我的弟弟不見了,

摸到的,卻是一處緊閉的雙唇,眼光又移到胸前,是一對凸起的胸部。


我馬上坐在馬桶上,掀起了上衣,一對C杯的乳房在我胸前,還有那對往上翹的乳頭同時映在我眼前。


一時間突然變成女人,在還不能接受之際,我脫下了內衣褲,赤裸的站在鏡子前,端詳了自己的改變,沒想到連腰身也出來了,急忙走出客廳,拿起了布尺量了一下,34,26,34的叁圍,至少在錯愕間,還是可以接受的尺寸。


還好今天星期六,不急著上班,挑了一件寛大的T侐跟一件內褲,坐在電腦前,在感覺好像還是作夢的念頭中,上了購物網站,挑了幾件女用內衣及衣,裙及褲,

慢慢的,以乎開始接受自己是個女人。


傍晚,門鈴響了,

快遞:小姐,送包裹。

我開了門後,一大早買的衣服全到了,真快。


試穿了內衣,也試穿了外衣後,挑了一套粉紅色的內衣褲,及一件白色碎花短裙洋裝,再擦上乳液,出門去逛逛,順便買化妝品。


整個晚上似乎所有人都很自然的稱呼我小姐,可能只有自己還在適應中吧,回到家倒出了所有買的東西,上了網學了一下如何化妝,來來回回試了,也化了各種的妝,發現自己的皮膚變嫩了,也多摸了自己的臉幾下,最後還是只能接受淡妝,接著換了短褲及一件小可愛,外面套了一件襯衫,換上了新買的步鞋,出門去。


現在的心態,似乎開始享受被當女人的樂趣,這時電話突然響起,顯示”阿豪”,

在猶豫間接起了電話,

阿豪:你在那,怎幺還沒到?

我(莫名的):嗯!(心想我的聲音變女的,不知他的反應如何)

阿豪:快點啦,不是約10點嗎,都快11點了,還沒到。

我:約在那忘了。(他似乎不在意我的聲音變女的)

阿豪講完了地點後,我到達了錢櫃,進了包廂,

居然有10多個人,男女都有,在幫宗泉慶生,而我完全忘了這件事了。


才進去,阿豪的女友小柔過來拉著我坐在他旁邊,被他拉的感覺好怪,又好舒服,

慢來罰叁杯,接著我連叁杯敬了宗泉,祝他生日快樂,然後就在包廂裏開始唱歌,慶生了。


我們好朋友之中,現在只有我是一個女的,其他女的都是他們的女友,但大家都很熟,在這氣份下,我也很自然的跟他們打鬧成一遍了。


============================================================


之後,我矇眬間,知道是阿豪帶我回家,抱我上床,

接著半夢半醒間,耳邊換成傳來淋浴的沖水聲,

再睜眼,阿豪下半身圍了條毛巾,正在脫下我的襯衫,

我全身完全無力,但感覺到他已鬆開我的內衣,邊脫邊撫摸,微笑的看著我,

然後兩手完全放在我的胸部上輕揉著,

阿豪:睎,你胸部好美,乳頭又往上翹,看來是個騷女人喔。

我:嗯~嗯~(微微的哼著)

阿豪:舒服吧!

我沒回答,原來被撫摸胸部及乳頭竟是這幺舒服,全身都感受到刺激,全身是又緊崩,又放鬆,緊崩的是內心有著自己不懂的渴望,放鬆是身體被撫摸時的釋放,

而且又是被自己的好朋友侵犯,

接著阿豪吻我的雙唇,舌頭伸進我的嘴裏,急迫的想佔有我的舌頭,我的唇,用力的吻我,想把我整個嘴都吞了,同時他的一手用力的揉著跟揑著我的胸部跟乳頭,另一手則摸到小腹,滑到恥骨上,慢慢脫下我的內褲。


這是我第一次以女人的身分,全裸在男人面前,居然有一股激動跟興奮,下體也不自主的抖動,

這時阿豪持續激吻我,一手玩弄我的乳房,一手正用手指去探入我的穴裏,

我持續呻吟,沒有任何的抗拒,手也很自然的去握住阿豪的堅硬的肉棒搓著。


阿豪:睎,沒想到你在床上這幺騷,真爽

我認真的搓著他的肉棒,抱著他的頭,回應他的激吻,用肢體回答他,

他的手指已將我的穴戳到很濕了,而阿豪似乎也完全急迫的想占有我,

他拉開我的腿,右腿放在他肩上吻著,然後將腰往前移,用龜頭在我穴口磨擦,

我一時受到刺激,呻吟了更大聲,

阿豪:想被插了吧,

我只用一陣又一陣的呻吟回應他,

他慢慢將龜頭放進我穴裏,我開始緊抓著他,

感覺穴穴被慢慢撐開,有點蹦又有點舒服,我叫了一聲,

接著他慢慢將整個肉棒插進我的穴裏,直抵最深的子宮處,

我:啊~啊~(大叫幾聲,又開始用力的呻吟喘息)

阿豪:睎,你的穴真緊,這種穴幹起來真爽,

我緊緊抓著他的手,似乎是怕他離開我似的,

他開始慢慢抽插我的小穴,我微張著眼看著我最好的朋友,

在我變成女人後,居然右腿在他肩上,左腿張開的讓他的內棒插進我的穴裏,

任由他的玩弄,看著他的腰一進一出我的穴時,我有很強烈的快感跟興奮,

一股又一股的淫液流了出來去潤滑他肉棒的抽插,

他愈插愈快,我愈叫愈大聲,

阿豪:喜歡嗎?

我:喜歡

阿豪:爽嗎?

我:好爽

阿豪:又緊又騷,你幹起來真爽

阿豪講完後,開始快速的沖刺我的小穴,

我也緊緊的撫著他的腿,享受他肉棒的侵入,同時開始大叫,

這時我的穴裏感覺到他的肉棒一漲一縮的,在抽插時,更是刺激我的穴,

突然感覺我的小腹一振起伏抖動,

穴裏自然湧出一股淫液,就在高潮的同時,穴裏感覺到阿豪射出了又強又熱的精液在我穴裏,一波又一波的射入,我緊抱抓著他,大聲叫喊,他也大大的叫了幾聲,

然後動作放慢,更慢,到完全停止的肉棒停留在我身上。


阿豪看著仍在喘息的我說:原來我們美麗的小睎,不但身材騷,叫起來也這幺淫蕩,真是極品,早知道就狠一點,早點上你了。


我完全沒回答,只顧著喘息跟回味,

回味當一個女人,當一個全裸的女人被男人佔有時,被男人插入時那種快感,

原來乳頭被撫摸是能引起全身的性慾望,原來穴穴被肉棒插入時的刺激是讓人無法抗拒,內心的淫蕩也很自然的由肢體表現出來,

而在被脫衣服,被撫摸時,對被男人佔有的渴望是那幺強烈,原來女人的性慾能這幺強。


******

那天在錢櫃唱完歌,我和小柔都醉了,阿豪載我們兩個回家,他先載小柔後,才到我家,他說車上有問我,可不可以在我家過夜,我說可以,所以他以爲我同意跟他上床,但其實我只是跟平常一樣的讓他睡在家,忘了自己已經變成一個女人了。


============================================================


幾個月過去了,

今天下班後,跟一個男同事看了場電影,在戲院裏他拉著我,抱著我,吻著我,手也伸進我衣服裏撫摸,似乎不是來看電影,而是來被他侵犯的。


時間快快11點了,我推辭了同事,獨自坐上了捷運,車上沒幾人,來到了七張站後,轉搭了公車,車上沒幾個人,我坐在最後倒數第二排,看著窗外稀稀落落的燈火,夜晚人煙漸稀。


今天我穿著黑色肩帶連身緊身裙,沒穿絲襪,加一件白色薄的短外套,長度到胸部下方,


這時一個約將近40歲不到的男人,身高約快180,很壯,在那幺多的位置中,偏偏不坐,卻坐在我旁邊,

雖納悶,但也沒想太多,就看著窗外,然後微微的閉著眼睛。


沒多久,感覺他的手碰到我的大腿,一開始以爲只是無意,

後來開始有被撫摸的感覺,手掌整個貼在膝蓋上方,然後往大腿內側移去,再往上移,邊移邊輕揉著我的大腿,

我依然裝睡,他看我沒反應,更大膽的將手推高了我的裙子,摸到了大腿根部,

用手指隔著內褲輕輕撥弄我的兩腿間的穴口,

他看我依然沒反應,就將手指用力的壓在我的穴口來回的揉著,

沒一會,我忍不住的吐了一口氣,呻吟了一聲,又忍住,

他似乎有聽見似的,便把另一手伸進我外套裏去撫摸我的胸部,

慢慢的揉擰,輕輕的壓揉,另一手依然一直撫摸我的穴口,

我這時,頭沒什幺動,但身體卻微微轉向他,讓他能更容易的撫摸我,

他看我的動作後,手就從我的領口伸進了衣服裏,同時也伸進了內衣裏,

用手撐揉了我的胸部後,又用手指揑著我那翹起的乳頭,

這時我再也忍不住的輕輕呻吟,

他見我如此,便動作更大,將我的裙子往上拉,而我也配合他的擡著屁股,

好讓裙子往上拉起到腰部,接著他又把衣服整個拉過胸部,

我的內衣褲全露了出來,


這時他解開他的腰帶及拉鏈,拉下他的內褲,拉著我的手去握著他的肉棒,

我很不爭氣的去握著他那早已堅挺的肉棒,同時還搓著,


他則將手伸進我內褲裏,我也自然的將腿張開,讓他能將手指插入,完全的侵犯我的小穴,

而他一手自然就撫摸著我的胸部,就這樣,我們彼此互衛著,我也一直微微的呻吟著,就在很興奮時,突然聽到司機說,終點站到了,

這時突然醒過來,我們兩個互相收手,並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然後到站後下了車。


我下車後,直接往上走,這時我回頭看了一下他,不知是害怕還是捨不得,

他居然也跟在我後面,我又怕又期待,不知他是誰,但卻又想被他侮辱,

這時我故意先彎進一個小巷,看他會不會跟來,隨著那拉長的影子,他也彎了進來,

我放慢腳步,然後靠在牆上,這時他直接走過來,吻了我,然後脫下他的褲子,再很快的將我的裙子掀起到腰上,並馬上把內褲整個脫掉,擡起我的左腿,用著他一直都硬著的肉棒,頂住我的穴穴,那一直也都濕濕的穴穴,早就爲他準備好了。


他二話不說,感覺到穴穴濕濕時,就用力往前挺,將整個內棒插入,我叫了一聲,他將舌頭伸進我嘴裏,將我嘴啫住,然後用力的挺著他的腰,肉棒很饑渴的撞擊我的小穴,他一手則拉下我的內衣,用力掐著我的胸部撫弄,


我被他這樣揉擰,呻吟聲愈來愈快,雖被他的嘴給啫住,但氣息不斷的吐進他的嘴裏,他也越插越快,我擡著臀部去迎合他,他用全力插著我的穴穴,沒一會我的穴又感到他的肉棒一漲一縮,我被他刺激的早已進入高潮了,這時我突然緊緊抱著他,一直大聲的撕叫,他用力插我,同時將液全射進我的穴裏,邊射也邊插,一直到精液全射出後,他拔出軟掉的肉棒,穿上了褲子,

從地上撿起了內褲,然後深深吻了我後,在我耳邊說,內褲送我,就往大馬路上走了。


我無力再穿上內衣,只是將裙子拉下,然後一步一步慢慢走回家,而他的精液及我的淫水,也在我走回家的同時,由我的穴口流到了大腿,小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