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还是阿姨好

精彩内容:

新城雖然不大,但由于離老城很近,坐地鐵MRT也就二十多分鍾,算是老城的一個衛星城市。這裏各種娛樂設施非常多,是男人們最愛去的地方。
        
我和小阿姨一樣,住在老城,工作在新城。
        
很快就到了年關。臨近春節,按照業內的行規,請客吃飯送紅包,這些都難免。有一天王老板把我約去吃飯,一桌共八人,除了我都是他們公司的員工。
        
酒酣飯飽,王老板說去嗨歌吧,我說嗨什麽歌呀,我又不會,還是算了。其實我心裏有自己的小九九,今天老婆不在家,我想早點回家去,把小阿姨約過來嫖。最近這段時間忙,已經有半個多月沒有幹到小阿姨的麻屄了,心裏怪想的。
        
王老板神秘兮兮地貼在我耳邊說,嗨歌只是噱頭,他已經安排好了,一定包我滿意。我心想:飯也吃了,紅包也拿了,總不能說走就走吧。
        
車開到一處僻靜的地方,我一看是金錢豹會所。一群人鬧哄哄地上到了頂樓。出了電梯,就有一群美女迎了上來。我一看,一個個青春靓麗,身著v字吊帶裙,穿著肉色絲襪,腳蹬紅色高跟鞋,真是美不勝收。
        
王老板說了包廂號,美女們便把我們領到一間包廂裏。房間很大,進門左手邊是一個大屏幕,旁邊有一個點歌台;右手邊是一排沙發,沙發前是茶幾,上面擺著各色酒水和小吃;中間是一個大舞池。
        
美女們像是事先約好似的,一人服侍一個,端茶的端茶,倒水的倒水,有猴急的哥們兒已經迫不及待地摟著美女上下其手地摸上了。
        
我也有一位美女伺候著,她二十來歲年紀,瓜子臉,身材豐滿,皮膚潔白水嫩,長得頗有幾分姿色。
        
反正一時半會兒也走不了,我就把那妞兒摟在懷裏摸上了。我問她叫啥,她說叫她小米就行,聽她的口音好像是武漢人。
        
小米說:「要不要我幫你點一首歌?」
        
我說:「不用,我又不會唱歌。」
        
她說:「那咱們就跳個舞吧。」
        
我不好再拒絕,就摟著她進入了舞池。跳舞的當然不止我們兩個,我見其他人一邊跳舞,一邊在揩油,也就把手伸到了小米的衣服裏摸了摸她的34D奶子。她非但沒有拒絕的意思,還將手伸進我的褲裆裏握住了我的20CM肉棒。
        
她一邊摸著我的肉棒,一邊格格地笑著說道:「老板,你的肉棒真大呢!」
        
我說:「你喜歡大還是小?」
        
她說:「當然是大羅。」
        
我說:「爲什麽?」
        
她輕輕地捏了一下我的肉棒,嗔道:「討厭,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嘛!」
        
我又逗她說:「你們女人也真是,都喜歡大雞巴。我說那驢子的雞巴夠大吧,你們怎麽不去跟驢子玩呀?」
       
小米格地一聲笑了:「人怎麽能跟畜生玩呢?再說了,男人的雞巴也不是越大越好,太大了插進去會很疼的,我就喜歡像你這麽大的。老板,咱們兩個去沙發那邊玩一會怎麽樣?」
        
我說:「就在這裏玩?」
        
她說:「不然你以爲呢?」
        
我說:「這不太好吧。」
        
她說:「老板你還是頭一回來吧?」
        
我說:「是。」
        
她說:「那就是了。其實你不用怕,等會兒大家都會玩起來的。」
        
她說著就把我拉到沙發上,解開我的牛仔褲,將我的褲子扒了下來。我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了看別人,有人跟我一樣也玩上了。
        
小米又脫下了我的內褲,這樣除了身上的一件保暖內衣,我就什麽也沒穿了。她蹲在我面前,用雙手握住我的肉棒,小嘴一張就含入了我的龜頭。
        
這樣當著衆人的面被一位美女口交我還是頭一回,所以感覺特別刺激。
        
這時,已經有好幾對跟我們一樣玩上了,有口交的,也有直接開幹的,房間裏彌漫著淫靡的氣息。幸好屋裏的燈光不是很亮,給人一種朦胧的感覺,像是在夢裏一般。
        
只有王老板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抽著煙,他的身邊沒有女人。我正感到奇怪,就聽得一陣輕輕的敲門聲,王老板走過去看了看,打開了房門,讓進來一個女人。
        
進來的是一個跟我小阿姨年紀差不多大的中年婦女,她脫下外套,裏面只穿著一套緊身的情趣內衣,黑色半透明的內衣緊緊地箍在她豐滿雪白的肉身上,透過薄薄的連體褲可以看得見她兩腿中間的屄毛。她的這種裝束比全身赤裸還要來得更性感。
        
王老板問她道:「怎麽只有你一個人來?」
        
那女人說:「你急什麽,她剛上了趟洗手間。」
        
話還沒有落音,就見門外又進來一個女人。這個人也是一中年婦女,一張圓圓的臉蛋,鼻梁挺直,柳眉鳳眼,皮膚白裏透紅,模樣比剛才那位更加妩媚迷人。她一進屋就把外套脫了扔在沙發上,只見她身材高挑,兩腿修長,穿著一件桃紅色v字連體衣,說是衣其實只是兩塊不到一寸寬的布片,上面只是剛剛遮住了一雙40F肥奶上的兩個奶頭,下面更絕,窄窄的布片勒進了肥嘟嘟的屄縫裏,兩片厚厚的大陰唇全都露在外面。她屄毛又多又長,但並不淩亂,顯得很有型。
        
我一下子就呆住了!這不就是我如假包換的小阿姨嘛!
        
我看見了阿姨,阿姨可沒看見我,因爲屋裏的人很多,光線又不是很亮。
        
王老板把兩位熟婦美女帶到我跟前,說:「人都到齊了。萬總,這位陳姐你們已經認識了,不用我再介紹;這位是娜娜姐,也是你喜歡的類型。怎麽樣,今天你想要在她們兩個中間選哪一個?」
        
我一臉的尴尬,偏偏那位叫小米的小姑娘又很不識趣,居然當著大家的面伸出長長的舌頭用力舔舐著我肉棒的棒身。
        
我看了看小阿姨,只見她面帶微笑的看著我沒有說話。那位娜娜姐則「嗨」地一聲跟我打了個招呼,說道:「好一個小帥哥呀!陳姐,你跟他玩過了?這小夥子還挺有料的嘛!」
        
小阿姨依然面帶微笑地對身旁的那位娜娜姐說道:「他是不是真材實料,你跟他試過就知道了。」
        
王老板說:「萬總,她們兩位你究竟想選哪一個呢?」
        
我說:「可我這不是已經有一個了……」
        
王老板笑道:「今天你是主角,我特意給你安排了兩位美女,一個年輕水嫩的,一個成熟熱情的。萬總,今天想不想換個口味呢?」
        
我心說:哦,你讓我換口味,我阿姨她會怎麽想?再說了,我若是不選我阿姨,那不就得眼睜睜看著你搞我阿姨?小阿姨雖然早就不是什麽貞女潔婦,可是我也不能看著別人在我眼皮底下肏她的麻屄吧!
        
想到這裏,我于是說道:「王老板,我這個人念舊的,就選陳姐吧。」
        
王老板嘿嘿一笑,說:「也行,」他拍了拍我阿姨的屁股,「陳姐,你今天可得好好伺候著些。」
        
阿姨說:「這個是當然了!王老板不是交代過的麽,今晚上每一發子彈一萬元紅包,誰會跟錢過不去呀,是不是?」
        
我這才明白,原來小姐們一個個都如此熱情,一上來就想要幹炮,卻是沖著紅包去的。人說婊子無情,這話真沒說錯,不過我阿姨就不一樣了,我畢竟是她的親姪子,小阿姨愛姪子這是天性,何況我這個姪子還能夠用大雞巴搞得她爽歪歪!
        
王老板摟著娜娜姐到一邊玩去了,留下我、小米跟我阿姨叁個人。我有點尴尬地看了一眼小阿姨,說:「你想怎麽玩?」
        
小阿姨微微一笑,道:「萬總,你們剛才不是玩的很爽的嘛!繼續就行,我在一旁湊個熱鬧。」
        
說著,她在小米的身邊蹲了下來,也像小米那樣伸出長長的舌頭舔起我的雞巴來。
        
一根雞巴被兩個女人一起舔,其中一個還是我的親阿姨,這場面可真夠刺激的!
        
我一面享受著兩位美女的口交服務,一面伸出雙手一手一個的摸著她們兩個的奶子。小米的奶子小而挺,我阿姨的40F奶子很肥,只是稍稍有點下垂。我再往旁邊看,只見有的人已經開始幹起來了,還有一對在舞池裏一邊跳舞一邊弄,王老板則蹲在那位娜娜姐的兩腿中間一個勁兒地舔著她的騷屄。
        
這時,小米對我小阿姨說道:「陳姐,咱們也開始吧,好不好?」
        
阿姨說:「行啊,要不你先弄。」
        
小米說了聲謝謝,就從旁邊的手袋裏拿出一個套子替我戴上了,然後問我說:「萬總,你想怎麽弄?」
        
我看了一眼小阿姨,說:「你坐在我身上弄吧!」
        
小米說:「萬總原來喜歡觀音坐蓮啊!」
        
于是我躺在沙發上,讓那妞兒坐在我身上,等她坐入了我的那根大雞巴,我又對一旁的小阿姨說:「陳姐,你也坐上來,我幫你舔屄吧。」
        
小阿姨只是點了一下頭,她什麽話也沒有說,就騎到了我的胸部,把毛茸茸的麻屄遞到我口邊。我用手撥開小阿姨屄縫裏的那根布條,說:「好騷的屄呀!」
       
阿姨說:「有你媽媽的屄騷嗎?」
        
我說:「陳姐真會說笑。」
        
阿姨說:「你媽媽難道不是女人嗎?女人要是不騷,怎麽生得出來?」
        
我說:「那倒是。」
        
我上面舔著我親阿姨的屄,下面肏著那妞兒的屄,玩得很嗨。
        
大約過了十來分鍾,阿姨回頭對小米說:「你怎麽還沒有把他弄出來呀?要不咱們換一下?」
        
小米說:「應該快了!」
        
顯然她是不想把屄洞裏的雞巴交出來。又玩了一會兒,阿姨說:「你還是嫩了點。我不是想搶你的生意,咱們說定了,不管是誰弄出來的,都對半開,好不好?」
        
小米這才讓出了我的那根大雞巴。我阿姨剛要坐上去,忽又說道:「萬總,咱們去舞池裏跳個舞吧。」
        
我說:「跳什麽舞呀,我又不會。」
        
阿姨說:「挺簡單的,你只要抱住我就行了。」
        
我見小阿姨執意要跳舞,便由著她拉進了舞池。我們面對面的站著,小阿姨把我身上僅有的一件衣服也給脫了,然後把兩個奶子貼上來,說:「別楞著,抱緊我。」
        
我于是抱緊了小阿姨。小阿姨這時貼在我耳邊說道:「傻小子,還不快把那套子給摘了!阿姨可不想跟自己的親姪子隔著一層膜。」
        
我心裏一樂,小聲說:「還是親阿姨好。」
        
阿姨說:「誰知道你說的是不是真心話!」
        
小阿姨一邊說一邊把下身貼了上來,我迅速地取下套子,把光溜溜的大雞巴直統統的頂入了小阿姨的屄洞裏。
        
我們親戚兩個就這樣一邊肏屄,一邊跳舞。我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我們,但至少小米是看著的。一對親戚當著衆人的面公然做著亂倫性交的勾當,這是多大的刺激呀!
        
小阿姨貼在我耳邊小聲說:「等你快射的時候,記得先抽出來,把套子戴上去。」
        
我說:「我想射在阿姨的屄洞裏。」
        
阿姨說:「現在不行。阿姨還得交貨呢!」
        
我說:「不就是一萬塊錢紅包嘛!」
        
阿姨說:「就算阿姨不要,那妞兒還想要呢!」
        
我一想也是。這樣抱著小阿姨在舞池裏跳了一會舞,由于小阿姨比我矮了一個頭,我的雞巴老是從她的屄洞裏滑出來。我于是索性一把抱起她,站在舞池裏用雞巴猛戳她的騷屄。
       
「哇!王老板你快看,萬總好威風哦!」
        
我一看,原來是那位娜娜姐在說話。她這時正騎在王老板的雞巴上一聳一聳地套弄著,滿臉羨慕地看著我們親戚倆。
        
阿姨說:「快放阿姨下去,醜死人了。」
        
我說:「怕啥,他們又不知道你是我的親阿姨。再說大家都在弄,誰會在意誰呀?」
        
阿姨說:「阿姨是自己心裏發虛嘛!你把阿姨放下來,咱們慢慢弄。」
        
我只好把小阿姨放了下來,依然邊跳舞邊做愛。小阿姨爲了補償我,就把嘴巴遞了上來,我們親戚兩個下面插屄,上面接吻,倒是玩得挺熱乎。
        
又玩了一會,我說:「阿姨,我要射了。」
        
阿姨連忙停了下來,說:「你快把套子戴上。」
        
我答應了一聲,從阿姨的麻屄裏抽出雞巴,又把剛才脫下來的套子重新戴上,然後再插進去,這一系列的動作很是隱蔽,沒有引起旁人的注意。
        
射精的時候,我一步也邁不動了,只是站在原地,下身死死地抵在小阿姨的肥屄上。小阿姨雙手緊緊地抱著我,等我射完了精,她才松開手,幫我取下套子。
        
我們回到沙發上,小阿姨把裝著我精液的套子交給小米,說:「你先收好了,等他休息一會再玩。」
        
小米喜滋滋地收起套子,說:「陳姐你真行!」
        
阿姨說:「這沒什麽。你入行還沒多久吧?等你做的次數多了,自然就會了。」
        
我只休息了兩叁分鍾就又恢複了體力。這一次小阿姨先來,她躺在沙發上,讓我趴在她身上幹她。當然這次是戴套做的,因爲小米就在旁邊觀戰。
        
我一口氣連幹了數萬下,幹得小阿姨浪叫連聲,看來是被我插得達到了性高潮。
        
阿姨說:「小米,你快上來接替我。」
        
于是她們兩個換了個位置,小阿姨在一邊看著,小米被我壓在身子底下。她的嫩屄很緊,屄水也沒有小阿姨的多,我忽然想到:要是我幹老婆的時候,小阿姨也這樣在一邊觀看那該多好呀!
        
一想到這裏,我就越發來勁,雞巴一通猛頂狠肏,很快那妞兒就浪叫著投降了,她說:「陳姐,我不行了,還是你來吧。」
        
小阿姨什麽話也沒有說,她跪在沙發前,將肥大的屁股蹶起來,我當然知道她這是要我從後面幹她。
        
我來到小阿姨的身後,微微蹲下身子,把大肉棒從她的屁股下面伸進去,趁著大家沒注意的時候,取下套子,雞巴一下子就捅進了小阿姨的騷屄裏。
        
小阿姨的屄洞裏又濕又滑,我把套子塞到她手裏,然後捧著阿姨的屁股快活地幹了起來。
        
這時候,大多數人已經幹完了,有幾個就來到我和小阿姨身邊看著我們這對親生親戚幹屄。我怕被別人看見沒有戴套,就把身子伏在小阿姨的後背上,我貼在她耳邊用很小的聲音說道:「阿姨,幫我把套子戴上。」
        
小阿姨輕輕點了點頭,我于是偷偷抽出了雞巴,小阿姨很快地幫我戴好了避孕套,我又重新將她生給我的那根大雞巴插進了小阿姨當年生我的陰道。
        
真是好淫亂的場面!親姪子肏著親小阿姨的騷屄,旁邊還有幾個不知情的人在觀戰,這要是說出去,誰能信呢?
        
有了套子,我便放心地幹起了親小阿姨的騷屄。越是有人觀戰,我就越是來勁。我故意大進大出地幹著,抽出時只留龜頭在小阿姨的屄洞裏,插入時連根盡入,只差沒把卵袋給塞進去了。我一邊插阿姨的屄,還一邊用手拍打著小阿姨的肥屁股,阿姨的屁股很快就被我給打紅了。
        
「哦哦哦!好爽啊……」小阿姨浪叫著。
        
我又猛插了幾十下,然後就把下身死死地頂在阿姨的屄洞裏射精了。當然,這一次沒有直接射入小阿姨的陰道,而是射在了套子裏。
        
我剛從小阿姨的身上下來,就聽見有人在議論。
        
一個說:「老兄,你看這婊子可真夠騷的。」
        
另一個說:「可不是,真是一個尤物啊!」
        
    前頭那一個又說:「這身肉看著就過瘾!還有這騷屄,真是騷透了!」
        
    後一個又說:「不錯,老弟,我又想來一發了。對了大姐,可不可以讓我來一發?」
        
    我打了個楞神,心想:這狗雜種真不是個東西!居然要在我這個姪子面前幹小阿姨的屄。可是我轉念又一想,這也怪不得他,他又不知道他想幹的女人是我的親阿姨。
        
    小阿姨這時也回過頭來,她看了看那個人,又看了看我。我故意裝作無所謂的樣子,其實心裏卻非常在意。
        
    這時,娜娜姐過來了,她說:「這還用說麽?幹一發一萬塊錢紅包,又不犧牲什麽。」

    小阿姨大概也覺得不好拒絕,就點了點頭。于是那個被我心裏恨死了的雜種
王八蛋就扒下褲子,挺起下身,把一根黑乎乎的雞巴插進了我小阿姨的屄洞裏。

    旁邊那人問:「怎麽樣,夠爽吧?」

    搞我阿姨的這個人說:「沒說的,超級爽!」

    他插了有一萬多下就射了,接著又有人上來也說要幹一炮。就這樣,又有叁個雜種當著我的面幹了我阿姨的屄。

    完事後,王老板當場給所有的小姐發紅包,小阿姨得到了10萬塊錢紅包,是所有女人當中最多的,小米只拿到了一萬塊錢。後來我常拿這事兒取笑小阿姨,說姪子幹阿姨的屄還可以幫小阿姨賺紅包錢。

    但對別人當著我的面幹她的事我和小阿姨都有意回避不提,我是心裏不爽不想提,阿姨是心中有愧不願提。其實現在我也想開了,阿姨本來就是個婊子,背著我不知道被多少根雞巴幹過,那天我只是親眼目睹了而已。再說了,那些人幹我阿姨畢竟還隔著個套子,不像我,每次都是肉貼著肉,雞巴在親阿姨的陰道裏插進抽出,阿姨對我可是全開放的。

    不過,我心裏多少還是有一些陰影,而小阿姨在跟我相處的時候也感覺到了。去年夏天,她辭掉了金錢豹的工作,回歸家庭重新做回了良家婦女。但我知道我是回不去了,我也不知道爲什麽,跟老婆做愛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交交作業而已,卻熱衷于幹我親阿姨的老麻屄。

    小阿姨雖然每次都口說不要,但她每次都會達到性高潮。我知道她只是有一些擔心,怕事情會泄漏出去,此外,就是她還有一些心結沒有打開,因爲我畢竟是她的親生姪子,親戚性交那可是亂倫!不過,小阿姨說到底是一個性欲很旺盛的女人,她縱然有一萬個不願意,但只要我稍微用一用強,雞巴一插進她的屄洞裏,她就會渾身酥軟,放棄抵抗,然後隨便我怎麽弄她,她都逆來順受了。

    這就是我全部的嫖阿姨經曆。如今小阿姨已不再幹那份工作了,所以我雖然也還幹她,卻只能說是親戚間的亂倫偷情,不能再說是嫖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