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明星的代价

精彩内容:

我是在一個文藝學校表演系畢業的,畢業以後參加了幾個電影的拍攝,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沒有人注意,我很是想不通,我長得很漂亮,身材也很好,也經過了專業的訓練,爲什麽不能演主角。

在朋友的幫助下,我找了一個經紀人,參加了幾個廣告宣傳片的拍攝,但我對電影的興趣還是那麽的強烈。

一天,經紀人對我說,他和一個黃導演談好了,讓我和那個黃導演見面,可能對我在電影事業上面有所幫助。我知道這個黃導演在電影界很有名,就是沒有機會參加他的拍攝。

經紀人又對我說:「這個黃導演雖然很有名,可是很好色,他導演的影片女演員,都和他睡過。」

經紀人對我說:「你要做好準備,他可能想你提出這樣的要求,你要是能接受,就去,不能,就不要去了。」

我想了幾天,還是決定去了,因爲沒有別的出路,只能這樣。經紀人對我說了黃導演的一些喜好,讓我去應付。

在經紀人的積極配合下,我和黃導演見面了。

在一個大飯店的包房裏,房間雖然不大,但是很講究,給人很溫馨的感覺,我和經紀人去的時候,黃導演還沒有來,我知道,只能我等他,不能讓他等我,這樣顯得尊敬他。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黃導演來了,他一個人。經紀人給我們作了介紹。

黃導演很健談,也很隨便,他說看我的表演,很好,人長得也很漂亮,可以做一個好的演員。經紀人和我聊了一會,說還有一個約會,就告辭走了。

黃導演送走了經紀人,回來關上門,在我的對面坐下,他看著我,和我聊了些有關的問題,隨後就問我私人的一些事情。

他問我:「有沒有男朋友?」

我告訴他:「我有男朋友,在學校裏就有。」

我看他有些失望,他很直接的問我:「和男朋友多長時間做一次愛?」弄得我很不好意思。

我告訴他:「我還是個處女,我沒有和男友做過,雖讓他想我提了很多次,我都沒有答應他,我想只有結婚以後做愛才是幸福的。」

黃導演哈哈大笑,他說:「我們搞藝術的人,就要爲藝術獻身,你要是處女,要是在鏡頭裏有性愛的戲怎麽辦,就是演出來也不是很真實的。所以,一個演員,必須經曆很多的事情,包括性愛。」

黃導演邊說著邊站起來,走道我的身後,拍著我的肩膀問我,他說的對不對阿,我只能一個勁的說對了。

他在沙發上坐下,招呼我讓我過去,坐在他的身邊,他說:「我想讓你感受一下性愛的滋味,不知道你願不願意阿。」

我低著頭,心了很是緊張,但是我知道,這是我參加他的劇組的條件,我點了點頭,說:「好吧,就讓我感受一下吧。」

黃導演滿意的笑了,他摸著我的屁股說:「在男人眼裏,女人是個尤物,只要是完全占有一個女人,才是男人的最強烈的成就感,你能讓我有成就感嗎?」

我說:「盡量吧。」

他讓我把一個香蕉含在嘴裏,讓我象吃冰棍一樣吸允,我知道他的意思,他看著我,把香蕉從我得嘴裏拿出來,把他的手指伸近我得嘴裏,我用舌頭舔著他的手指,用嘴唇緊緊的裹著。

他讓我站起來,在我的身上仔細的摸索著,在我的臉上親吻著,我說:「就在這裏嗎?」

他說:「不,現在不,一個星期以後,我會讓你又全面的感受的。」

回來後,我和經濟人說了黃導演的事,經紀人說:「他就是這樣,你要是能讓他玩得高興,你準能出名。這個禮拜他不會接近其他女人了,他要養好精力,來讓你感受性愛,你做好準備吧。」

一個禮拜以後,黃導演給我打電話,要我去和他見面,他在一個大賓館裏面有長期包房,房間很大,設施也很豪華,房頂的吊燈把整個房間照的象白天一樣。

他拿出了一盤錄像帶放近了錄像機裏面。在那個背頭電視裏,清晰的出現了一個很紅的女明星和黃導演做愛的過程,他拉我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在他的示意下,我拉開了他褲子上的拉鏈,伸進手去,握住了他那個碩大的陰莖。他邊看著電視,便享受著我帶給他的享受。

他的陰莖在我的摸弄下漸漸的變硬了,象一個鐵棍,他按住我的頭,向他的陰莖按下去,我知道他要我做什麽阿,我只好用嘴含住他的陰莖,用舌頭舔他的龜頭,他用力按我的頭,我把他的陰莖含得很深,他的陰莖把我的嘴撐的很大,有股鹹鹹的味道占滿了我的整個口腔,我把嘴閉得很緊,我知道這樣會使他更舒服些。

在我的吸弄下,他的精液出來了,開始很少,不一會,他那積攢了一個禮拜精液隨著陰莖的跳動,全部射進了我的嘴裏。

在他全部射完以後,我才慢慢的把嘴從他的陰莖上抽出來,他的精液太多了,我的嘴裏盛不了了,順著嘴角向外流了出來。

黃導演滿意的看著我,示意我把他的精液吞下去,我只好把那鹹鹹的、粘粘的、腥腥的東西咽近了肚裏。

他讓我張開嘴,檢查還有沒有他的精液,他用手指把我嘴交流出來的那些精液慢慢的全部抹近我的嘴裏,我也把他手指上的精液吸幹凈,他那來一瓶葡萄酒,讓我喝了一大杯,把口中的精液的味道沖幹凈了。

他把我摟在他的懷裏,把手伸近我的衣服裏面,摸索著我的乳房,我們就這樣,一邊看著他和那個女明星做愛,一邊讓他享受著我的肉體。

那個女明星是很有名的,我不便說出他的姓名。

觀衆對她的印象很好,他很有氣質,也很漂亮,身材也很漂亮,誰也不會想到,她也會甘心情願一絲不挂的讓黃導演肆意玩弄,不堪入目的完弄。

女明星也很賣力,他用嘴和舌爲黃導演服務,舔遍黃道演沒寸皮膚,最難以置信的是他舔黃導演肛門的時候,她把舌頭是伸進了黃道演的屁眼裏,黃導演很滿意,我這才知道別人承拍馬屁叫舔腚的意思,原來背舔的人是這樣舒服,到了最後,女明星的嘴裏,陰道裏充滿了黃道演的精液。

黃導演說,和這個女明星做愛最舒服,讓我想他學習。他還告訴我,他玩過五十六個女演員,現在有名氣的有五十叁個,他叁個就是因爲沒有讓他玩的舒服,才沒有上鏡頭。

他拉我近了一個房門,裏面有一張大床,很大,五六個人在上面睡覺也不會覺得集,這個床,就是那個女明星和黃導演做愛時用的床,床的周圍大部分是鏡子,人在上面,可以通過鏡子,看到人體的每個部位,床邊還有一個大窗戶,可以看到外面一切,行人和車輛,在床上做愛,就好像在大街上一樣,仿佛外面的人可以看到裏面的一切。

黃導演把一盤錄像帶放進錄像機裏,我這才注意到房間的四周都有攝像頭,可以記錄房間發生的一切。

黃導演說:「把你是怎樣從一個女孩變成女人的經過記錄下來,留作紀念,很有意義的。」

他坐在床上,示意我把衣服脫下來,我只好把衣服一件件的脫了下來,直到一絲不挂,他把我放在床上,他吻著我的臉,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我的乳房很挺,在他的摸索下,越來越挺了,乳頭也越來越硬,有重熱熱的感覺,他的手在我身上遊動,通過我的小腹摸著我的陰毛,他讓我把腿分開,摸索我那赤裸大腿,他讓我把自己的陰毛整理好,翻開陰唇,他可以清楚的看清我的陰部是什麽樣子。

我這是第一次讓男人這樣對我,他用手指刺激我的陰蒂,並把一個手指慢慢的輕輕伸近我的陰道,他滿意的對我說:「真是處女阿,很緊的,哈哈,我要好好的享受,可不能一下就玩完了。」

慢慢的來,他玩過我的前面,讓我翻過身來,玩我的後面,我在我的背上摸索,在我那光滑的屁股上輕輕的捏著,我只能讓他肆意的玩弄我的身體,一點也沒有反抗。

他讓我幫他把衣服脫光。讓我躺在床上,把腿和胳膊都大大的分開。

他按了床邊的一個按鈕,不一會,進來一個小姑娘,年齡也就是十七八歲,黃導演讓她把衣服光,他順從的做了,她脫光衣服,走到黃導演面前跪下,把黃導演的陰莖含近嘴裏,來回的吸弄。

黃導演看著我說:「讓他來給點潤滑液,一會和你做的時候你會感覺好點。」

他邊說著,邊用手指刺激我的陰蒂,黃導演的陰莖在小姑娘的口中很硬了,上面沾滿了姑娘的口水,他把陰莖從姑娘的最終抽出來,把在我的身上,小姑娘拿著他那碩大的陰莖,慢慢的塞進了我的陰道,我的陰道一陣劇痛,我忍不住叫了起來,但是黃導演還是向裏插去,我的陰道背他的陰莖填的滿滿的,很漲,黃導演慢慢的在我的陰道裏抽查,我的陰道緊緊的包裹著他的陰莖。

我當時沒有快感,陰道裏很幹,又很緊,黃導演插了大概有二十多下,他把陰莖從我的陰道裏抽了出來,他說:「你的陰道太緊了,夾的有點痛!」

她讓小姑娘舔我的陰部,他又叫來了一個小姑娘,和剛來那個年齡差不多,那個姑娘也脫掉衣服,來吸他的陰莖。

我的陰道在姑娘舌頭的舔弄下,很舒服,很癢,姑娘幹這個很在行,我的陰部背他舔的濕濕的,陰道裏也暖烘烘的,慢慢的有陰液流了出來,黃導演讓兩個小姑娘托著我的腳,向兩面分開,黃導演站在中間,把陰莖伸進了我的陰道,我的這個體位很便于讓他的插入,他把整個陰莖全部插裏進去,把我的陰道填的慢慢的,在他的抽動下,我的陰唇被她插的一鼓一鼓的。

他用緊很大,我的身體不住的向前移動,直到我的頭到了床邊。我的頭發順著床邊撒在了地板上,我通過窗戶看到外面的人和車流,我仿佛在他們面前,被黃導演奸淫著。

因爲是我的陰道過的他的陰莖太緊的緣故吧,在他抽出的時候,我陰道裏紅紅的潤肉被帶了出來,她插進去的時候,陰唇也跟著想裏面進。

黃道演越插越快,我的陰部被撞擊的啪啪直響,黃導演很舒服的樣子,他兩只手抓主我的跨,拼命的插著我的陰道,我感覺到他的鬼頭頂到了我的子宮口上,一陣陣粟粟的感覺,他越來越快,一陣陣熱浪射在了我的子宮口上,直到一滴不剩,全部射進了我的陰道。

他射完精後,從我的陰道裏抽出陰莖,他把陰莖放在我的嘴邊,讓我給他舔幹凈陰莖上的精液和陰液,然後她讓那兩個小姑娘用嘴把我陰道裏流出來的精液用口接了,在放在我的嘴裏,讓我吃掉。

黃導演躺在我身邊,欣賞我被奸後的樣子。

我的臉上、嘴角,沾滿了他的精液,陰道裏很潮濕,一陣陣的疼痛,火辣辣的。

我把那弄的渾身無力,兩腿軟軟的,一動也不想動。

我們休息了一會,她讓兩個女孩爲我洗了澡,在他的身邊躺下,他還向恢覆了體力,他要開始玩那我的身體,我直到,他又要幹我了。

那個晚上,他幹了我叁次,直到在也硬不起來了,才讓我在他身邊睡著了,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午。

在以後的一個禮拜裏,我每天都要陪他睡,他的身體很好,每天都讓他發泄性欲,他也喜歡群交,有是叫來幾個小姑娘,在房間裏一齊做。

時間長了,就不讓我每天陪他了,但是不一定什麽時候,接到他的電話,我就地趕過去,他平時對我很好,說話也客氣,很有氣質,但是和他到了床上,他就不一樣了,我就成了他的性奴隸,他說的話也很淫蕩,做愛的方式也很多,沙發上、地板上、浴室裏、餐桌上到處都成了做愛的地方,又一次他讓我裸體躺在茶幾上,在我身上放滿食物,他邊玩弄著我的身體,邊吃飯,最後我身上到處都是他吃剩的食物和精液。

和黃導演認識了大概有半年的的時間,在我的努力下,終于有機會拍電影了,而且是有名的A哥做搭檔。

我接到黃導演的電話,讓我過去看劇本。我趕緊打扮了一下,就趕過去了,黃導演和A哥在那裏,他們熱情的和我打招呼,讓我坐下,A哥給我那來飲料,我們談起了劇本。

黃導演工作的時候很認真,和在床上簡直就是兩個人,A哥體形很強莊,行動很潇灑,很多的女孩子那他做偶像,我們談了很久,都有點餓了,黃導演說不出去吃飯了,讓他送到這裏來,在這裏吃吧。

不一會,服務生就送過來了,A個打開一瓶酒,我們坐下來吃飯,我的酒量不大,但是黃導演和A哥非讓我喝,沒有辦法,就和了一點,我的臉有點發熱,黃導演和A哥和的很帶勁。

黃導演看著我對A哥說:「你看我們的女主角多漂亮,喝點酒就更漂亮了。」

A哥看著我,笑著也說我好看,一定能成爲大明星的。我趕緊向他兩個道謝。

黃導演對我說,「怎麽謝法?」

我看出黃導演的意思,但是有A哥在,我不好意思了,就紅著臉說:「你說怎麽謝我就怎麽謝了。」

黃導演哈哈大笑,說:「來,給我們敬個酒吧。」

我端著酒杯走道黃導演面前說:「好,我敬你。」

黃導演一把把我拉到他的懷裏說:「不是這麽敬阿,我要來肉杯。」

我坐在黃導演的懷裏,紅著臉看了看A哥,黃導演說:「還不好意思啊,沒有外人,以後我們在一起的時間長了,就像一家人一樣。」

A哥在一邊迷這樣眼睛看著我,我只好把酒含在嘴裏,把酒慢慢的一點一點的吐進他的嘴裏,黃導演裹著我的嘴,把嘴裏的酒吸幹凈,還一著勁的吸著我的舌頭。

黃導演喝完我嘴裏的酒,滿意的笑了,拍拍我的大腿說:「去,給A個敬一杯。」

黃導演對A哥說:「好香啊,不錯,小霞的敬的酒就是香啊。」

我走到A哥的面前,不知道怎麽辦了,A哥把我拉進懷裏,我也就勢做在他的腿上,他攬著我的腰,A哥的身體要比黃導演的結實,他很有力量。黃導演在一邊看著我們,我也只好給A哥敬了一個肉杯。

黃導演問A哥:「怎麽樣,香不香啊?」

A哥笑著說:「香……香。」

黃導演說:「小霞不但敬酒好,床上也不錯啊。」

我看了黃導演一眼,黃導演說:「怎麽了,還要保密啊,用不著,你要和A哥排戲了,應該熟悉熟悉,今天晚上就讓A哥和你玩玩,熟悉熟悉嗎,大家都在一起了,以後時間長了,在外地的時間很多,老婆又不在身邊,要是寂寞了大家都要關照啊,你說是不是啊,再說,A哥有多少美女追著那,你今天就享福吧。」

我在A哥的懷裏,A哥把我摟的很緊,我覺得他大腿根部的鼓的很緊,我知道A哥的陰莖硬了,身上透著男性的氣息,A哥在我的腿上摸索著,他的眼睛盯著我的臉,看著我的表情,我臉紅紅的。

黃導演笑著繼續說:「小霞是個很不錯的姑娘,人張得不但漂亮,還很溫柔那,是個天生的尤物,皮膚不但白而且很滑,在床上就象沒有骨頭一樣柔軟,最好的是她的下面,很緊的,真是享受啊。」

我白了黃導演一眼,不好意思的說:「你在說什麽啊。」

黃導演要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倒他的懷裏,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摸著我的臉說:「怎麽,我說的不對,你看看著臉,紅的象蘋果,真想咬一口!」

他摟著我的腰,把我摟的緊緊的,他拿著我的手,神像他的大腿根部,他那裏鼓鼓的,我的手幹到它的陰莖很大,我身近他的褲裏面,握住他的陰莖,他舒服的瞇起眼睛,手慢慢的伸向我的乳房,我知道他想要我了。

A哥看著我們,也是很興奮,黃導演揉捏著我的乳房,我的乳房漲張的,癢癢的,他吧我衣服的扣子解開,把我的衣服脫了下來,我的兩個乳房漏了出來,他在我的乳房上用手畫著圈。

我感覺我的乳房上多了一只手,擡頭一看,原來A哥也在抹我的乳房,黃導演把我的上身讓給A哥,他來接我的腰帶,把手伸進了我的陰部,撥開我的陰毛,摸著我的陰道,他把手指伸進了我的陰道,在我的陰道裏撥弄著,我的陰道裏流出了淫液。

他把我的褲子脫了下來,把我的腿分開,他對A哥說:「你來試試,他的緊不緊。」

A哥用手撥開我的陰唇,把手指也伸進了我的陰道,我的陰道緊緊的裹著他的手指,A哥對隊黃導演說:「很不錯的,不多見。」說完,繼續玩我的陰道。

我躺在黃導演的腿上,任憑他倆個肆意的淩辱。他兩個把我玩的淫水直流,渾身發癢,黃導演說:「到床上去玩吧。」

A哥把手從我的陰道裏抽出來。

用他那沾滿我淫液的手拍拍我赤裸的大腿,說好吧,我從黃導演的腿上起來,他們兩個樓著我的肩膀和腰,我們進了臥房。

黃導演把我推給了A哥說:「你先和他玩玩吧,小霞的口活很好的。」

A哥想黃導演道謝,就坐在床邊,我把他的褲子解開,他的陰莖已經很硬了,龜頭紅紅的,象一根鐵棒似的,他兩個看著我,我慢慢的把他的陰莖很在嘴裏,來回的吸弄,他的精液慢慢的流了出來,比黃導演的要鹹,它的陰莖很大,把我的嘴撐的大大的,我用舌頭舔他的尿道口,他很舒服極了,一個緊的叫好。

黃導演問A哥的感受,他兩個說的淫蕩的話,調戲著我。我就象是個性奴隸一樣杯他兩個戲弄著。

在我的戲弄下,A哥陰莖在我的嘴裏射精了,他的精液很多,把我嘴裏射的滿滿的,我含緊他的陰莖,知道他全部射完。

我才慢慢的把他的陰莖吐了出來,黃導演看得很興奮,他自己把陰莖掏出來,放近我的嘴裏,我接著爲他口交,他按著我的頭,把他的陰莖使勁的塞近我的嘴裏,他們一邊看我得的表演,一邊說討論著我給他們的享受。

A哥把我的手放在他的陰莖上,我一邊衛黃導演口交,一邊握住A哥的陰莖抹弄,他兩個一齊享受著我帶來的快感,A哥在我的抹弄下有硬了起來,他倒我的身後,摟著我的臀部,把它的陰莖查進了我的陰道,他的銀莖腰比黃導演的大,我的陰道緊緊的裹住他的銀莖,任憑他的插入。

A哥說:「是不錯,她的比別的姑娘的要緊些,舒服啊。」

黃導演讓我躺在床上,他繼續玩我的嘴,A哥玩我的陰道,他們倒替著揉搓我的乳房,我躺在那裏,分開大腿,張著嘴,承受著他倆個的奸淫。

他們不是的換著位置,肆意的再我身上發泄著獸欲,A哥的陰莖想活塞一樣,在我的陰道裏進進出出,把我的陰道盛的滿滿的。

黃導演玩我的嘴,他玩得很舒服,他的陰莖把我的腮捅的一鼓一鼓的,他查得很深,直到我的喉嚨,還是他先在我的嘴裏射精了,我的嘴裏,臉上,頭發上,到處都是他的精液,他還把他陰莖上的精液和我的唾液抹在我的臉上,我的乳房上,他抹得很仔細,還仔細的欣賞著我的表情。

A哥幹著我的陰道,他使勁的頂著我得陰部,把我頂的渾身亂動,我的兩哥大乳房來回的亂竄,樣子一定很淫蕩,我看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玩得很舒服了,A哥也要射精了。

他的陰莖在我的陰道裏抽搐著,隨著他的抽搐,精液一鼓一鼓的射進了我的陰道裏,熱熱的,癢癢的感覺,很舒服的,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A哥把他的陰莖從我的陰道裏抽出來,讓我替他天幹凈,他的陰莖比剛才軟多了,在我的嘴裏想個蟲子似的,任憑我的吸弄,他在我身上摸著,把精液塗滿了我的身體,我把他的精液吸幹凈了。

休息了一會,我的身上粘粘的,我想洗澡了,就去了衛生間,把身上的精液洗幹凈,在我剛要開門出來的時候,我聽他們在說我,我知道,今晚他倆個還沒有完事,我還要被他兩個玩弄,我也只能去和他們玩了,因爲我喜歡兩個人的玩弄,這樣才刺激,他們才下午到晚上,玩得很晚直到他們玩累了才放過我。

以後就是這個樣子了,我成了他們的玩物,隨時隨地的和他們做愛,我們在拍電影的時候,每晚都住在一起。

後來,攝影師也加入來進來,有是叁個人一齊來做,攝影師還給我拍了寫真,當然也有裸體的,在以後的生活中,我結識了很多的人,我喜歡的人當然也讓他和我做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