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久九九九国产这里只有精品日配《天官赐福》将登陆日本电视台

精彩内容:

近日,Sony Music Solutions宣布《天官賜福》動畫將在今年7月登陸日本地上波Tokyo MX頻道和衛星電視頻道BS11,日語配音PV也同時放出。CV陣容公開後推特上的日本網友已經炸開了鍋,可以說是未播先火了。

這次的配音陣容稱得上豪華:主角謝憐由神谷浩史配音,其知名角色有《夏目友人帳》的夏目貴志、《黑子的籃球》的赤司、《齊木楠雄的災難》的齊木楠雄和《進擊的巨人》的利威爾等;叁郎則由配音過《叛逆的魯路修》的魯路修、《中二病也要談戀愛》的富樫勇太、《暗殺教室》中殺老師的福山潤擔當CV;此外還有古川慎(《一拳超人》琦玉老師)、日笠陽子(《輕音少女》秋山澪)等知名聲優參與此次配音。

在日配版之前,《天官賜福》動畫已登陸海外流媒體Netflix、Funimation,4月9日上線Netflix後上榜多個國家和地區播放量TOP10,其中泰國及越南地區排名第5,馬來西亞排名第6,新加坡地區爲第7名。此外,還有兩部由B站出品的動畫《天寶伏妖錄》《仙王的日常生活》也將于未來上線Netflix。

無論是政策角度還是商業角度來說,海外市場都是現階段動畫行業非常重視的方向,但像《天官賜福》動畫一樣登上Netflix熱榜又進軍日本地上波的作品則屈指可數。制約因素在內容還是發行?對于國産動畫出海之路上面臨的文化隔閡和發行難題,讀娛君試圖根據現狀探討一二。

國産動畫走向全球,本土文化是隔閡還是財富?

僅就內容層面而言,語言、傳統不同帶來的隔閡似乎一直是擺在文化內容出海面前的一座大山,但看似矛盾的是,許多成功在全球流行的文化內容都有顯著的本土傳統文化要素,獨特文化與普世價值並不互斥。

這一點在動畫領域尤其明顯。日本高度發達的動畫産業在全球流行多年,作品大量帶有日本本土文化要素,是文化輸出的標杆案例。中國動畫同樣如此,《鐵扇公主》《大鬧天宮》震驚世界、傳播極廣泛,甚至影響了日本動漫泰鬥手冢治蟲“棄醫從畫”,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神筆》《叁個和尚》等傳統文化故事也拿獎拿到手軟。

相較于真人影視,動畫的表現手法或許更容易突破文化隔閡。在讀娛君看來其原因大致可以歸納爲兩方面:強大的視覺藝術表現和情感內核共鳴。

在文化內核之上搭配以天馬行空的設定、配合當代社會語境的情節和人設安排,通過高度産業化的市場不斷推陳出新,同時通過“好故事”將普世性情感囊括在內。後者尤其重要,曾擔任迪士尼動畫執行規劃副總裁 、華納動畫總裁霍文東就曾表示過:“不管電影營銷做的如何,都建構在好故事的基礎上,基礎不好,其他環節是做不好的。”

從過去的作品來看,本土文化非但不會成爲文化隔閡,反而能成爲動畫走向全球後的特色標志。

日本動畫中的本土文化要素俯拾皆是。《鬼滅之刃》中的大正時代背景、日本鬼文化;宮崎駿《千與千尋》中的“神隱”文化;《火影忍者》的忍者要素和《浪客劍心》《銀魂》中的武士文化;好萊塢全球流行的3D動畫同樣不吝于利用地域文化,《尋夢環遊記》中的墨西哥亡靈節,《勇敢傳說》的古代蘇格蘭文化,《花木蘭》講中國古代傳統故事,《馴龍高手》把維京文化作爲設定基石等。

全球觀衆顯然不具備所有不同地域文化的知識儲備,但這並不妨礙我們驚豔于《千與千尋》和《尋夢環遊記》所創造的瑰麗世界,也無礙于我們理解那些故事中的勇氣、友誼、親情、愛情。

同樣,海外觀衆即使不懂中文,但也能欣賞水墨畫的輕松寫意、行雲流水,也能對孫悟空們的反抗精神有所共鳴;“天官賜福”的詞意未必能爲海外觀衆完全理解,但其動畫制作的場景人設美感、人物和故事的動人情感也肯定能被觀衆感知。當然,因爲日、美文化産業發達長期形成的文化內容強勢,國産動畫出海仍會在短期內受到文化壁壘的制約,但從長期來看,隨著中國文化IP知名度、動畫制作質量不斷提升,産業規模不斷擴大,這種情況不會是一成不變的。

不過話說回來,顯然不是所有制作水准優秀、思想和情感真摯的動畫作品都能成功出海。全球每年有無數動畫産出,有多少獨立動畫連名字都沒能入普羅大衆之耳?産業中下遊能力的高下會成爲文化傳播範圍大小的外在動因,讀娛君認爲,在不少情況下,是發行能力的不足制約了動畫海外傳播範圍。

P2、從Netflix到日本電視台,中國動畫出海 考驗“發行力”

中國動畫要進入不同國家地區觀衆的視線,一大難點在于各國市場情況不一。以日本爲例,國産動畫進入日本主流市場的難度頗高,讀娛君認爲其原因有兩方面——其一,日本本土動畫産業十分發達,本土內容強勢意味著進口動畫要面臨的競爭更激烈,市場空間更難打開;其二,因市場曆史發展原因,日本動畫發行市場與國內現在“網絡端遙遙領先”的情況完全不同。

日本動畫的DVD、電視台渠道至今仍然占有大量市場份額。據媒體統計,2019年日本動畫流通産業市場中網絡端占比僅23.5%,碟片仍占19.3%,電視台的份額仍達到33.3%,這還是近年網絡渠道加速發展,電視、碟片渠道有所下降的結果。

日本的動畫市場比國內更加複雜,國産動畫出海到日本,不僅要在國內熟悉的網絡渠道中競爭,也要設法進入日本主流電視台、DVD等渠道並取得可觀的影響力,很考驗發行能力。《天官賜福》動畫並非是日本電視台投資的合拍項目,能以高配聲優陣容引發日本網友熱烈討論、成功進軍日本主流電視台已經算是階段性勝利了。

全球其他地區動畫市場又各有差異。流媒體是大勢所趨,Netflix經過海外市場積極擴張後在全球市場份額優勢明顯,據Media Partners數據,到2020年底,Netflix在亞太地區(不含中國)的流媒體收入市場占比將達到35%,穩居該地區第一;YouTube同樣在全球多數地區的動畫發行渠道中占有重要地位,因此Netflix和YouTube絕對是當下國創出海的重要方向。

除了綜合性平台外,部分國家地區也會有新興的專注于動畫內容的流媒體平台,例如韓國的動畫新媒體平台Laftel,索尼旗下動畫發行公司Funimation的流媒體服務“Funimation NOW”等。

回過頭來看《天官賜福》動畫的出海過程,不難發現B站在發行端下了不少功夫。

2019年B站就與Funimation在動畫領域達成了戰略合作,後者擁有近30年DVD發行和電影發行經驗,以及《龍珠Z》《海賊王》等知名作品的北美發行權。《天官賜福》動畫國內首播時就同步在Funimation的流媒體平台上播出,同時B站也成功將《天官賜福》動畫輸出到了韓國最大的動畫新媒體平台Laftel上進行同步播出——在今年上線Netflix、進軍日本電視台之前,《天官賜福》動畫已經通過因地制宜的發行方式在海外進行了一輪傳播了。

自2020年開展海外發行業務以來,B站已經成功達成10多部、250集作品出海。B站的YouTube國創頻道自2020年7月上線以來,已在短短9個月的時間裏累積了超過40萬的訂閱人數,成爲中國動畫出海重要宣傳、展示陣地。

不難看出,B站的海外發行既有Netflix這樣的國際流媒體平台,也重視了個別市場裏電視台、動畫平台等優勢本土媒體渠道。高規格、多渠道的發行策略下,B站的目標顯然不只是爲了“露個臉”,而是希望真正覆蓋海外的“主流平台 主流受衆”。

結語

中國動畫的全球化輸出之路仍然在探索之中。動畫的全球化市場在很長一段時間內是不平衡的,日本、美國作爲動畫輸出大國獲得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影響力,而中國的動畫産業公司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以動畫代工的“外包對象”在全球化産業鏈中存活,在動畫出口方面是相對薄弱的。

但現在,國創動畫崛起已成燎原之勢,目前B站國創頻道播放量超3億的國産動畫就有10部,相較之下日漫番劇也只有7部。播放數據變化的背景是國創動畫水准、觀衆群體滿意度、整體市場規模的質變。在這種情況下,國創在下一步大規模進軍海外市場其實是趨勢必然。

B站推向海外的《天官賜福》《天寶伏妖錄》《百妖譜》《仙王的日常生活》《元龍》《拾憶長安》《我開動物園那些年》《餵,看見耳朵啦》《凡人修仙傳》等都是深受國內觀衆喜愛的動畫作品。它們成功走進國際市場一方面證實了動畫在文化輸出中的價值,另一方面也體現了B站對海外發行能力的重視——應對不同市場環境采取不同方式,在Netflix、日本電視台、YouTube等多種渠道都有了成功的發行經驗後,相信B站今後能讓優秀國創作品更順利地與世界觀衆見面。

久九九九国产这里只有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