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性奴校花 (7-8)

精彩内容:

(第7章)   

    一座曾經輝煌的商業廣場,因爲周邊更加氣派的商業巨頭的入駐,而開始落魄,即便是周末,人也不是很多。而此時此刻,一位楚楚動人的少女站在廣場上,神情有些慌張的看著周圍。看樣子,好像是在等什麽人。也正因爲這位少女的出現,將本來人流量不多的廣場上的目光,收攬了十之八九。

    這位少女將身著白色小襯衫,灰色的短裙,腳上一雙當季流行的小白鞋。一雙傲人的大長腿被一雙超薄的肉色絲襪包裹著,顯得十分的動人。有幾個小青年被眼前這位耀眼的女神鈎住了魂,嘗試了上前搭讪。可這位少女卻用最爲溫柔的話語,道出最爲冷漠的拒絕,讓幾人垂頭喪氣的離開。

    而如果這幾人知道這位高不可攀的女神的裙下風光的話,肯定也是會唏噓不已吧。此時的張蕊,裙下可謂一覽無余。透過那雙超薄的肉色絲襪看去,檔部可沒有看到應該出現的安全褲,甚至連內褲都沒有。

    絲襪中間被撕開了一個洞,黑色的陰毛清晰可見。而最讓人血脈膨脹的就是少女最爲私密的肉穴,此時此刻正有著些許淫水從肉穴中漏出來。而肉穴中,似乎還有一些輕微的震動聲響。

    張蕊的內心:“該死……那個混蛋究竟想怎樣……把我一個人往這裏一丟,就抛開了……還讓我在這邊等……真……真的是……好丟人……”此時的張蕊因爲下體空蕩蕩加上肉穴中的跳蛋原因,臉上早已有著泛著紅暈。

    站在廣場上,過往的人投來的目光,也讓她感覺有些不自在。那種感覺,就像別人已經發現了她的小秘密一般,使得她好不難受。她很想立刻跑開,回到家中。然而,經曆過昨晚的事情,在她的內心深處留下了深深的恐懼之感。她害怕那個男人,再對她做出什麽瘋狂的舉動。

    而在路人的眼光中的等待,也漸漸的在張蕊的內心深處激蕩出一股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異樣的感受……而這種感受讓她感覺很奇妙……就在張蕊已經開始慢慢的習慣的時候,遠處走來了一個令她渾身顫抖的人。

    “母狗大校花,我準備好了,跟我走吧!”

    張蕊聽著這樣的稱呼眉頭微微的皺起。她知道高添這樣說就是爲了羞辱她。可微微張開的嘴,又在那一副屈辱的表情下默默的閉上了。她也知道,反駁並不能解決什麽問題。所以此時的她,選擇了默不作聲。

    然而,不出聲可不是高添要的結果。    “哼,母狗,你怕是忘了先前我是怎麽和你說的了!”張蕊聽到高添所講,擡起頭看著高添那冷酷的眼神,昨晚的種種畫面又在眼前浮現,咬了咬嘴唇,小聲的道:“是……主……”

    “你這是說給自己聽的?”張蕊還沒說完,就被高添給打斷了張蕊聽著那已經帶著怒氣的聲音,渾身一顫,盡量把壓到剛好兩人能聽見的程度道:“是……主人……”說完這話,張蕊的眼眶都有些泛紅了。

    然而,高添卻很滿意,那一聲主人,雖然極爲的勉強,不情願,但帶給他的那種舒適感,卻是極其的龐大。帶著張蕊,走進了商業廣場。

    情人風情。這是這個目前這個落敗的商業廣場內爲數不多的有著固定客流量的小店。這家店就是所謂的男女約會聖地。小吃味美價廉。最主要的是,每個座位都是單獨的一個小包廂,非常適合男女在裏面搞一些小動作。

    而這家店的老板,也就是那個飯店老板趙剛。當初他看這個曾經火爆的商業廣場因爲被其他幾家商業巨頭擠壓的喘不過氣,而不得已瘋狂降低房租的時候,他及時的在這裏開了這家店。而且,他很清楚現在的年輕人對口味,而特地打造了這樣的一個環境。也正因爲如此,這家店有著一大批忠實客戶。

    而這次,也是趙剛的邀請,高添才帶著張蕊來到了這邊。雖然高添並不同意趙剛與他一起享用這具完美的肉體,但卻同意通過攝像頭,給趙剛看現場直播。當然,這一切,張蕊並不知情。

    這家店,原來張蕊和林曉約會的時候也來過,來到這裏會發生什麽,心中十分清楚。此時此刻高添坐在椅子上,一臉戲虐的看著眼前這個坐如針氈的少女。

    “除了絲襪,其余的都脫了。”高添完全是用著命令的口氣說著這句讓張蕊如雷貫耳的話語。

    “你……不要太過分……這裏……現在可是白天……怎麽能……”

    “脫!”

    張蕊用著驚恐的眼神看著高添。她渾身顫抖。即便如此,此時此地,她的驕傲,她的理智告訴她,絕對不行。但是她又不敢就這樣面對高添。

    一咬牙,立刻站了起來,打開了小包間的門,走了出去。這倒是高添始料未及的。他本以爲經過昨天那些事情,這個不可一世的校花應該已經不敢這麽明顯的反抗自己了。他立馬也站起身來追了過去,可還沒動腳,就聽到了外面的談話。

    “咦?張蕊?你怎麽也在這邊呀!”

    眼前這位男生是林曉原來的舍友,他的出現,一下子讓張蕊慌了神。

    “啊?我……我……”

    “小蕊啊,叔叔這次找你,是……”高添裝模做樣的從張蕊的身後走了出來。

    “哦……你是小蕊的同學吧。”說話間,張蕊感覺自己的屁股被高添的那雙大手揉搓著。

    “額……您是?”

    “啊……他……他是我遠方的表叔……來找我談些事情……”張蕊知道不能糾纏下去,只好順著高添剛剛的話講下去。

    這位同學聽著張蕊這麽說,看著眼前這位五大叁粗的男人,自然也不會想到他們心中的女神,會和這麽個男人有著親戚身份以外的聯系。

    “哦哦哦……叔叔好,我是張蕊的同學,你們聊,我先走了哈。”說完便直接鑽進了一旁的小包間裏。而張蕊也被高添一把拉了回去。

    高添把張蕊摟在懷裏,那張臭嘴對準張蕊的紅潤飽滿的嘴唇就吻了上去,一只手抓住張蕊的胸,一只手,探進了張蕊那早已經濕潤的肉穴。    張蕊拼命的反抗,可卻怎麽也沒法撼動這個粗犷的男人。

    “再動,我就讓你的同學看看你這淫蕩的樣子。而且,我說過了,昨天的事情,也僅僅算是我對你不聽話的一個教訓,再有下次……哼……你自己想想看”張蕊一聽這話,瞬間也老實了不少。

    事到如今,與其說張蕊被威脅,不如說張蕊已經被控制了。那種內心深處的恐懼感,已經給她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陰影。

    “嗯……嗯……不……不要……啊……嗯……嗯……”

    “哼哼,什麽不要不要,你看你這騷屄,流了這麽多說,還好意思說不要。”

    高添用手把張蕊肉穴中的跳蛋掏了出來,然後手也伸進了那溫柔且濕潤的肉穴中。

    “嗯……啊……啊……不要……嗯……我……不要……你……你……啊……拿出來……啊……”

    高添並不理會張蕊那低聲的抵抗。反而,張蕊越是這樣,他越是興奮。高添的手在張蕊的肉穴中抽插了好一會,立刻抽了出去。就在張蕊的肉穴感覺到一陣空虛的時候,他一把抓住張蕊的一只手,把它放到了她自己肉穴上,引導著她進行著自慰。高添明白自己要不得不是這種脅迫,要的是張蕊自己有一天,能在他的改造下,變成一個外表清純,內心淫蕩的少女。

    這種事,他也不是第一次這麽做了,隨著次數的越來越多,張蕊的自慰倒也越來越放到開了。從最開始的抗拒,到現在的只需要開始的時候慢慢的引導即可。

    “嗯……嗯……啊……嗯……啊……不……不行……啊……”此時的張蕊已經開始慢慢的進入了狀態。而不知不覺中,高添那雙本來引導她自慰的手也早就拿走了,現在的她,是真正的,敗給了肉欲,而進行的自慰。

    “啊……不……嗯……”

    張蕊的內心:“天啊,我到底……在……做些什麽……這裏……我……我要停下來……”可惜,此時的她,身體已經不能夠受自己控制了。

    高添看著張蕊慢慢的進入了狀態,也把自己的雞巴掏了出來,抓住張蕊的另一只手,放到了上面。在這種地方自慰,那種露出的感覺,讓張蕊有些不受控制,身體也比平日裏敏感了數倍。所以,自慰不但不會讓張蕊的欲望得到平息,反而會讓她感動更加的欲火難平。

    可就算如此,突然感覺手中被塞入了一個讓她十分熟悉的滾燙的東西時,她還是下意識的想要縮回自己的手,可卻被高添牢牢抓住。在高添的引導下,居然可情不自禁的開始上下撸動起來。

    “啊……該死,還是你這個母狗撸起來比較舒服啊……”

    張蕊一手自慰,一手撸著高添的肉棒,余光看著高添的那根黑乎乎的擎天柱。臉蛋漲的通紅,聽著高添的話語,並沒有理會。

    張蕊的內心:“以前也沒怎麽注意過,沒想到……這家夥,還真的挺粗的……啊……呸呸呸!張蕊,你在想些什麽啊……”

    “怎麽樣……老子的雞巴粗不粗啊”高添的突然問話,讓張蕊忽然一愣,下意識的把自己剛剛所想講了出來。

    “嗯……粗……”說完張蕊就立馬發現了什麽不對,立馬送開了手,縮了回去。

    高添一看張蕊這個樣子,一絲得意的微笑。露出那一口黃牙。他知道張蕊已經在這無盡的肉欲中越陷越深了。最直接的證據,就是張蕊那自慰的手,直到現在也沒有停歇。反而,已經有2根手指頭不停的抽插著。張蕊看著高添,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手在做著什麽,可想停下,就被高添壓著腦袋,跪在了地上。

    還沒來的及驚呼,就被高添的肉棒堵住了小嘴。“嗯……啊……嗚嗚……不……嗚嗚……不要……嗚……”

    “別他娘的跟老子廢話,給老子好好吃。一條欠操的母狗,還裝什麽”

    “嗚……我……不是……嗚……嗯……”

    “手也別停下。”

    高添從包中拿出剛剛在情趣店買的一根皮鞭,狠狠的抽在了張蕊的屁股上。感受到屁股上傳來的那一絲微微的疼痛感,張蕊屁股扭了扭,自慰的手也不敢停下了。就這樣,每隔幾秒锺,高添就會揮動一下皮鞭,而漸漸的,張蕊感覺屁股上傳來的不止是那微弱的疼痛感,還有……一絲別的奇怪的感覺。

    “再和你聲明一下,以後,老子就是你的主人,你就是老子的母狗,對我的稱呼,也必須是主人,聽到沒有。”

    見到張蕊,沒有任何反應,高添又拿起皮鞭,狠狠的抽了好幾下。

    “啊……是……是……是……主人……”

    “哼,告訴你,別和我裝死。雖說我們這個包間是特別的,隔音效果好,你要是不聽話,我就讓周圍的人,都知道,這裏有一條欠操的母狗。”

    高添的話讓張蕊,一個顫抖。

    “是……主人……”

    張蕊的內心:“這個惡魔……你……一定會下地獄……但是現在,還是先配合他吧……”

    高添可不會管張蕊現在內心是怎麽想的,他只知道,只要按照這個進度下去,這個不可一世的校花,肯定會被自己徹底征服的。

    他倚在座位上,享受著自己的雞巴在張蕊嘴巴中的快感。看著這個人前女神,現在卻在自己面前,跪爬著,一邊自慰,一邊給自己吃著雞巴,高添覺得自己上輩子可能拯救了銀河系,這輩子才有這樣的待遇。

    情人風情,一家爲情侶而開的小店。現在店裏的包廂已經坐滿了。大部分的包廂裏,一些按耐不住的青春之力,讓這些小青年大學生在裏面搞起了小動作。而此時此刻,最角落的一個包廂裏,卻上演著不一樣的畫面。

    少女渾身上下已經只剩下一雙肉色的絲襪。跪爬在地上,而她的面前,是一個粗犷的男人。嘴巴裏塞著一根黑乎乎的雞巴,頭也在一上一下的瘋狂的套弄這。屁股高高的噘著。一雙玉手在那泥濘不堪的肉穴中扣弄著。那個男人,還時不時的用皮鞭抽打著少女的屁股。在她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紅印。但是,此時少女的嘴裏還的發出的卻不是痛苦的聲音,而是能讓人骨頭都酥掉的快樂的呻吟聲。還伴隨著男人的問話,用著模煳不清的口齒回答者……

    “母狗,你在做什麽?”

    “回……回主人……母……母狗……在……嗯……啊……在自慰……嗯……”

    張蕊的內心:“這個混蛋……居然這般羞辱我”

    “母狗爲什麽要自慰啊”

    “啊……回……主人……嗯……母狗……啊……很騷……啊……”

    張蕊的內心:“要不是你威脅我……我……我才不會……這……這樣”

    張蕊那因爲吃著雞巴而導致的口齒不清的回答,不但沒有讓高添不滿意,反而讓高添十分的興奮。因爲這就是他要的結果。在淩辱中羞辱張蕊,徹底打垮這個女人,就是要不斷地刺激她,降低她的羞恥心。就這麽2句對白,在過去的20分锺內,一直被高添與張蕊重複著。

    漸漸的,張蕊居然也開始越說越流暢。就連自稱母狗這件事,都是她自己在不知不覺中加了上去的。張蕊的自慰,高添皮鞭的抽打,屈辱的對話。這叁股力量終于彙成了一股暖流,流向了張蕊的肉穴。

    “母狗,在給我吃深一點。”

    “嗚嗚……”

    張蕊並沒有明確的表示著什麽,可卻十分配合的把高添的雞巴,吃的更深了。

    張蕊的內心:“先應付過去吧……”

    很快,高添便達到了要射精的邊緣,一把抱住張蕊的頭,瘋狂的挺著自己的腰。每一下,都狠狠的插到深處,頂到了張蕊的喉嚨。

    “嗚嗚……不……太……深……不要……”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張蕊很難受,卻又推不開。

    “啊……母狗,……我要射了,你給我,全部接住……給我把你的舌頭伸出來”

    說完高添一下子把肉棒抽了出來,一把抓起張蕊的一只手,使套弄起自己的雞巴。而張蕊也在高添的怒視下,顫顫巍巍的張大了嘴巴,把舌頭伸了出來。

    “啊……射了……”

    一股腥臭味立馬散發了出來,精液完美的射進了張蕊的嘴巴裏,舌頭上。張蕊想把精液吐出來,可高添的眼神告訴他,不能這麽做。她不敢有任何動作,就這樣,跪在地上,可憐巴巴的看著這個男人。高添把手伸了出來,把張蕊舌頭上的精液,慢慢的撥散開,塗滿了整個舌頭,張蕊強忍著惡心,等待著高添下一步指令。

    張蕊的內心:“這個變態,還想怎麽樣啊。”

    高添好像很滿意張蕊現在這個樣子造型,拿起一旁的手機。張蕊一看高添拿起手機就慌了,有些退縮。

    “怕什麽,不許動。只要你乖乖聽話,那些東西永遠都是秘密。”

    然後一手壓著張蕊,就開始了錄制視頻。

    “母狗,吃吧”

    張蕊好像做了很大決定似的,皺著眉頭,強忍著惡心,把精液吞進了肚子裏。

    “母狗,好吃嘛?”

    “我……好……吃……”

    張蕊的聲音低到高添只能勉強聽見。但他好像並不在意。

    “好吃不快感謝主人給你這麽好的東西。”

    “你混蛋……你還想怎麽羞辱我?”

    這一刻,張蕊真的忍不了了。

    “哼,不聽話也行啊。那我現在就走,”

    說完高添就在張蕊那驚恐的眼神下,要打開包廂的門。

    “不……不要……”

    “哼,那你怎麽說?母狗”

    “謝……謝謝……主人的……賞賜……”

    聽到這話,高添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放下手機,走到張蕊面前,一把抱起張蕊,把自己的雞巴,挺進了那淫水泛濫的肉穴中。因爲先前自慰了那麽久,張蕊的肉穴早就是空虛的難受,甚至都有點渴望起來。可高添突然的舉動,還是讓她害怕了起來,畢竟,隔音再好,也還是十分的危險。

    “不……不要……啊……嗯……啊……不要……在……啊……這裏……嗯……”

    “哼,母狗,嘴上說著不要,騷屄卻夾的這麽緊”

    “啊……我……我沒有……嗯……都……嗯……啊……都是你……才……啊……”

    高添並不理會張蕊的狡辯,只是一下又一下的狠狠的把肉棒插進那肉穴的深處。

    張蕊一手捂住嘴巴,不讓自己大聲的叫出來。

    “嗚嗚……啊……嗯……啊……不……不要……太……深了……嗯……停下……啊……”

    “嘿嘿,母狗,其實我知道,你還是挺喜歡在外面露出的對吧。”

    “嗯……我……沒有……啊……你……你……不要……啊……不要亂說……嗯……”

    “嘿嘿,你就狡辯吧,你的一舉一動可都逃不出我的眼睛。還有,你應該叫我什麽?”

    說完高添又狠狠的抽插了2下“啊……我……嗯……啊……主……主人……人……嗯……不要……啊……好……難受……嗯……”

    張蕊是萬萬沒想到高添會這麽大膽在這裏和她做這些事。

    張蕊的內心:“啊……這個家夥,怎麽能,在這裏……而且,這裏,原來還和林曉來過……我居然……居然……”

    “母狗……老子的雞巴大不大,粗不粗……”

    “啊……嗯……啊……啊……”

    張蕊並不想回答這些問題。目前來說不回答就是最好的解決方桉。高添可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不說後果自負!”

    “啊……嗚嗚……我……我說……”

    “主……主人……雞巴……大……嗚嗚……嗯……嗯……啊……嗯……”

    張蕊的內心:“爲什麽,每次說這種話的時候,都感覺……有些奇怪……”

    高添也發現了,每次讓張蕊說這種屈辱的話,張蕊的肉穴都會變得異常的緊。高添發現這個情況後,倒也變得樂此不疲,抓住一切羞辱她的機會。

    “操的母狗你舒不舒服?”

    “嗯……啊……我……嗯……我不……嗯……不知道……”

    “答桉不對!”

    “啊……不要……嗯……我……嗯……母狗……啊……嗯……舒……嗯……舒服……啊……”

    就在這個小包廂裏,2人上演著一場春宮圖。雖說抽插的力度不大,但每一下都狠狠的一插到底,也讓張蕊爽的渾身打顫。但是……現在性欲高漲的張蕊,這種程度的抽插,並不能滿足她。高添有一下,沒一下的,也不知道時不時故意的去撥弄一下她肉穴上的小痘痘。沒多久,張蕊就自己,情不自禁的,把手伸到了下體。那個小豆豆,是張蕊特別敏感的地方。平日裏,只要扣弄幾下,張蕊的肉穴便能快速的濕潤。

    “嗯……嗯……啊……嗯啊……啊……嗯……”

    高添把嘴靠近張蕊的耳邊,呼著熱氣對著耳朵說“爽不爽”

    “爽!嗯……啊……啊……嗯……”

    “舒不舒服”

    “嗯……舒……舒服……嗯……啊……”

    高添猥瑣的笑著,從昨晚睡覺前,把那個跳蛋就塞到張蕊的肉穴中,知道今天下午,這個騷貨果然之前一直都是故意壓著,現在一草,立馬顯露出來了。高添也不管張蕊有沒有舒服夠,立馬把雞巴抽了出來。肉穴中的雞巴一拿走,張蕊立馬感覺到十分的空虛。居然開始主動的追尋著雞巴。

    “母狗,把衣服穿好,回加草你。還有,把跳蛋塞好。”

    回到宿舍後,高添一把把張蕊扔到了床上。此時的張蕊已經從先前的那種狀態中恢複了一絲理智。

    “騷貨,給老子爬過來。”高添惡狠狠的瞪著張蕊。

    有了今天好幾次的警告,張蕊哪裏還敢做什麽反抗,慢慢的挪了過去。高添一把把張蕊拉了過來,掏出繩子就開始捆。

    “啊……你……你幹嘛……”

    “別廢話,等會你就爽了。”

    沒幾下,張蕊就被五花大綁,雙腿被擺成M,動彈不得。高添看著眼前的獵物,很是滿意。拿出皮鞭開始揮舞著。

    啪!動彈不得,屁股上還不得皮鞭抽打著,加上肉穴裏的跳蛋,這份屈辱感,居然給少女帶了一絲興奮。

    皮鞭每次落下,張蕊都感覺疼痛感越來越少,而快感,越來越多……“嗯……啊……嗯……嗯……啊……不要……嗯啊……你……住手……啊……嗯……”

    “住手?我看你還挺享受的啊。你其實是想讓我繼續吧。嗯?”

    “我……我……沒有……嗯……啊……求……你……啊阿……”

    “嘿嘿,母狗,不要狡辯了,剛剛在店裏我就看出來了,其實你還是很喜歡這樣被我搞的吧。”

    說話間,高添又是狠狠的幾下。

    “啊……我……我沒有……”

    張蕊的內心:“爲什麽……爲什麽我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隨著高添不斷的揮舞著那條皮鞭,少女原本還有些抗拒的呼叫聲也漸漸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一聲聲呻吟,而呻吟中好想還有著一絲愉悅的感覺。

    “嗯……啊……嗯……啊……嗯……啊……”

    高添沒抽一下,張蕊的屁股都會隨之搖晃幾下。看上去,有種在配合著高添的抽打的意味。

    “嗯……啊……嗯……啊……嗯……啊……”

    “母狗,想要嘛?”

    “啊……嗯……不……不想……啊……”

    “哼,騷母狗,想要就說,求我,求主人就操你。”

    “嗯……嗯……不……不要……嗯……”

    高添這才覺得這個女人是真的倔。被肉欲占據的時候是一種狀態,恢複之後又是另一種狀態。關鍵是,每次威脅過不了多久,就會被她抛擲腦後。高添一把把張蕊抱了起來,固定到了一個椅子上。張蕊看自己完全被困得動彈不得,這些有些慌了。

    “你……你要幹嘛?”

    高添直接一巴掌抽了上去“媽的,騷母狗,怎麽稱呼我的?”

    張蕊也是滿肚子委屈。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可她還沒來得及說什麽,就看高添拿出兩個東西。 兩個東西一個是增加敏感度的。一個是大的假的雞巴。

    “不……不要……你要幹什麽……”

    高添直接把那個白色的液體塗抹在了張蕊的肉穴上。然後一把把那根假的雞巴插進了張蕊的肉穴中。然後頭也不回的回到了床上呼呼大睡。

    張蕊的內心:“也好……這樣,總比被他……”

    時間慢慢的流逝。張蕊感覺自己的下體越來越難受,水也越來越多。慢慢的,那根假的雞巴開開往外滑落。而滑落的同時,帶來的摩擦快感,讓張蕊整個人都打了個顫。就在假雞巴快要徹底掉出去的那一刻,張蕊那被綁在周邊的手,一把抓住了那根雞巴。

    張蕊的內心:“好……好難受……”

    張蕊慢慢的,抓住那根雞巴往自己的肉穴靠過去。剛剛頂到肉穴的那一刻,一陣酥麻的快感席卷了她的全身。

    張蕊的內心:“不……不行……我……我……我怎……可以……”

    心中所想與身體的行爲卻出現了截然不同的行爲。那根假的雞巴也被那雙玉手,緩慢的送了進去。

    張蕊的內心:“不行……真的不行……這樣下去……我不能這樣……”

    “啊……”

    當假的雞巴插進去一半的時候,張蕊終于還是忍不住的叫了出來。這一刻,張蕊在意壓制不住自己的內心了。她緩緩的把那根雞巴送進了自己的肉穴深處,然後又慢慢的把它拔出來。

    “嗯……嗯……啊……啊……”

    因爲手把捆綁住了,所以張蕊並不能放肆的進行著自慰。

    “啊……啊……嗯……嗯……嗯……”

    就在張蕊開始忘我的慢慢的抽插的時候,一不小心按到了開關。那根假的雞巴,居然開始蠕動了起來。

    “啊……嗯……啊……啊……啊……嗯……好……嗯……好……舒服……啊……”

    這下子張蕊徹底不需要自己去進行抽插了,就在那一瞬間,張蕊突然有那麽一絲慶幸的想法。

    “啊……啊……嗯……啊……嗯……嗯……嗯……啊……不要……”

    沒想到,就在張蕊已經開始進入性欲的狀態的時候,一個不小心,那根雞巴被她的肉穴給擠了出去,手一下子沒抓住,那根雞巴掉在了地上,趟在地上,蠕動著。

    張蕊感覺自己快哭出來了……聽著那根雞巴蠕動發出的聲響,剛剛還被填滿的肉穴一下子空虛了起來。她的手居然開始想要努力的想要去扣弄肉穴。可惜……只能勉強的摸到最邊緣一點點。然後這樣的行爲,卻只能讓她在這肉欲中越陷越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是張蕊緩過神來的時候,發現高添已經挺著根雞巴,一臉戲虐的看著她。張蕊感覺到自己的呼吸已經開始加速了。

    “怎麽?母狗,想不想要挨操啊?”

    “你……我……我……我……不要……”

    “哼,我看你現在……”

    高添的話還沒說完,張蕊的手機響了。高添拿起張蕊的手機說,小婊子,好像是你的男朋友找你視頻電話了。你說,我現在接通,讓他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他會不會很驚喜啊。

    “啊……快……住手……不要……求你……不要這樣……嗚嗚……”

    張蕊真的害怕了。不敢想象自己現在這個樣子被林曉看到,會是什麽樣的結果。

    “哼!臭婊子,我今天就是要把你的傲骨給敲碎了。”

    “不要……求你了……我會聽話……不要……嗚嗚……”

    高添並沒有理會少女的請求,直接接通了視頻電話。那一瞬間,張蕊感覺自己墜入的萬丈懸崖。她不敢出聲,緊緊的閉著眼睛,流著淚。

    “小蕊,你幹嘛呢?嗯?小蕊,你人呢?”

    聽著林曉的話,張蕊睜開了眼。原來,手機並沒有對著她,而是對著床板。林曉那邊一片漆黑。張蕊有些茫然的看著高添。

    “小蕊?小蕊?”

    高添示意張蕊回答。張蕊平複了一下心情,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說道。

    “嗯……我……我現在……不在手機旁邊……啊……”

    “啊?小蕊,你幹嘛呢?怎麽感覺你有些氣喘啊”

    “嗯……我剛剛做瑜伽。林曉,你今天……怎麽這麽早?”

    “嘿嘿,今天結束的早……主要還是……”

    “還是什麽?”

    “嘿嘿……小蕊,我想你了……”

    張蕊聽著戀人的告白,眼淚都快掉下來了。想想現在的自己,哪裏還有資格讓人家這般惦記。高添雖然想借助林曉打垮張蕊,但也還不想把事情敗露,一是時機不到,二是操著別人的女朋友,這讓他很成謎于此。如果再調教成性奴隸,那感覺,簡直了。他緩步向前,用手慢慢的扣弄這張蕊的肉穴,猥瑣的笑著看著張蕊和林曉在聊天。

    “咳咳,那個,小蕊……我……”

    “嗯……怎……怎麽了……”

    “我想和你商量個事情”

    “嗯……你……你說……”

    “我想,在和你來一次上次那個……咱們的……語言……做愛……”

    聽到這裏,高添和張蕊都是一愣。高添後來也從張蕊的口中知道她當初爲什麽會在家自慰的原因。聽到這,高添心中一陣狂喜。

    小聲說道:“答應他!”

    此時此刻,張蕊根本沒有選擇“好……好吧……不過,只能語言,沒有視頻畫面。”

    林曉萬萬沒想到事情會這麽容易。雖說沒有畫面,但是,他也很滿足了。

    折騰一會後,林曉又傳來問話“額……小蕊……光語音,起頭有點尴尬,要不……你……你先……勾引我一下?嘿嘿嘿……”

    “怎……怎麽……勾引?”

    “嗯……比如……呻吟啊……嗯……嘿嘿……比如……說……操我……之類的……嘿嘿嘿……你也懂得嘛,以前教過你。主要是我最近壓力大,想釋放一下下,嘿嘿……求你了……”

    此時張蕊的肉穴早就已經饑渴難耐了。也不知道是爲了林曉,還是爲了自己。

    張蕊的內心:“哎……我……我這是……爲了……爲了林曉”

    “操……操我……”

    “額……小蕊,你這也太生硬了……”

    高添心中一樂,心想,小子,讓老子來幫幫你,一把把雞巴插進了張蕊的肉穴。

    “啊……嗯……嗯……嗯……嗯……操……嗯……操我……”

    林曉一聽,就知道,這是張蕊在自慰了。立馬也進入了狀態。高添不敢太過用力,害怕發出什麽聲音讓林曉起疑心。他把張蕊的束縛都給拿掉後,讓張蕊坐在了自己的身上。小聲說道:“自己動”。

    然後又隨手打開了視頻錄制。

    “嗯……啊……嗯……啊……啊……啊……”

    肉穴終于再次被填滿,這讓張蕊感到十分的滿足。

    “小蕊,我操的你舒服嘛?”

    此時的林曉也開始打起了飛機。和張蕊說起了挑逗的情話。

    “嗯……嗯……舒……舒服……嗯啊……啊……舒服……嗯……好……棒”

    “嘿嘿……小蕊……我的雞巴操的你舒不舒服啊?”

    “嗯……好棒……嗯……好舒服……啊……啊……好……舒服……”

    張蕊的內心:“張蕊,你在做什麽?你居然,聽著林曉的聲音,背著他,做出這樣淫亂的事情。張蕊,你真的是……真的是……太下賤了……這樣的你,怎麽配的上林曉……你簡直就是個……婊子……”

    張蕊在心裏狠狠的罵著自己,她覺得這樣能夠減少一點自己對林曉的愧疚。但同時,這樣,也大大的增大了自己身體的快感,讓自己進一步的在肉欲中沈淪。

    “小蕊……要我草你”

    “嗯……要……嗯……主人……操我……嗯……啊……啊……”

    沒想到張蕊居然順口把主人叫了出來,讓高添詫異了一下。但林曉那邊更多的卻是興奮。因爲之前他和張蕊這樣玩,張蕊卻怎麽也不願意,上次視頻做愛才好不容易讓張蕊說出來,這次又讓張蕊說出來了,這讓他很興奮。

    “小蕊……你……是……我的……小母狗吧?”

    雖然張蕊進入的狀態,但是之前的種種行爲還是讓林曉有些忌憚,這話說的有些試探。

    “嗯……啊……嗯……是……嗯……我……嗯……我是……你的……母狗……啊……啊……操我……”

    “小蕊……你今天好棒……”

    “嗯……嗯……啊……主人……也……好棒……啊……啊……”

    沒過多久,在林曉的一聲低喝中,結束了通話。高添一看,總算是輪到自己上場了。一把把張蕊扔到了床上。雞巴對準張蕊的肉穴狠狠的挺著腰。

    深夜啪!“嗯……” 啪!“啊……” 啪!“爽不爽,舒服不舒服”“嗯……嗯……啊……”

    房間裏,高添像一個君王一般坐在那裏。而此時的張蕊屁股對著高添,趴在地上。她的脖子上,是一條黑色的項圈。這個項圈也是在張蕊被操到高潮後,強行被套上的。

    “媽的,臭婊子。打死你,讓你騷,讓你騷!母狗!婊子!”

    高添一邊罵,一邊揮舞著手中的皮鞭。

    “嗚嗚……不要……不要打了……不敢了……嗚……啊……啊……啊……”

    “母狗,被打居然還能讓你産生快感,你他媽的就是個天生的婊子。告訴你,就算沒有老子,也會有別人來管教你的騷屄。”

    “啊……嗯……不要……不要……嗯……”

    張蕊的內心:“爲什麽?爲什麽我真的感覺有那麽……難道……難道我真的像他說的那樣,是個……是個婊子嘛……真的……是條母狗嘛?”

    “嗯……啊……嗯……嗯啊……”

    盡管張蕊不願意承認,可她的身體還是非常誠實的證明了高添的話。高添看時機差不多了,牽著張蕊項圈的鏈子。

    “母狗來,走2圈。”

    張蕊恍惚著站起身來,可還沒站穩,就被高添直接一巴掌給打趴下了。張蕊捂著臉,眼淚都快掉下來了。這幾個星期,她不知道挨了多少次打了。

    “你幹什麽?我不是很聽話了嘛?”

    “哼,聽好了,你是母狗,你項圈都戴上了,還有資格站著?你見過哪知狗站著走路的?”

    張蕊氣的惡狠狠的看著高添。

    “哼,你也可以選擇不理會我,但是你這視頻,怕是要先給你男朋友看一看咯。”

    張蕊想起高添手中的那些種種視頻,最終還是慢慢的開始屈膝,雙手撐在了地上,屁股高高的翹起。高添看著張蕊的表現,很是滿意,看是牽著張蕊在屋子裏熘達了起來。

    “好了,走,帶你出去熘達熘達!”

    高添的話,猶如晴天霹雳。張蕊立馬搖著頭。高添看著張蕊這幅狀態,居然開始安慰起來。

    “現在2點多了,不會有人的,放心,我們就在樓道裏熘熘。”

    說完也不管張蕊是否同意,硬拉著張蕊來到了門口。

    “嘿嘿,你最好老實點,弄出點動靜了,丟人的可是你哦!”

    張蕊居然這個人簡直就是惡魔。來不及多想,就被高添拉出了門外。高添立馬順手把門關了起來。一到外面,張蕊立馬蜷縮的蹲了下來,縮在門旁邊。蒼白的臉上流露出恐懼。

    郊區的一個老舊的小區樓裏。昏暗的燈光下有2個身影閃過。一個站立著的粗犷的大漢,一手拿著一個皮鞭,一手拿著一個鐵鏈。而他的腳下,是一位看不清面容的人。她全身上下只有一條白色的長筒絲襪,脖子上,是一個黑色的項圈。

    “走吧,母狗校花”

    張蕊的內心:“沒事的……沒事的……現在已經2點多了……不會……有人發現的……”

    高添拉到了一下項鏈,張蕊渾身發抖。然後在高添的催促以及威脅下,張蕊還是忍者屈辱,默默的開始了爬行。

    張蕊的內心:“還是,先穩住這個人……”

    自己,明明是一個人,一個校花,一個天之嬌女。卻在這個男人的威脅下,像條狗一樣爬行。這種屈辱感,讓張蕊難以忍受。可同時,也讓她內心深處有了一絲異樣的波動。張蕊每爬行一段距離,高添就會用皮鞭抽打一下。漸漸的,張蕊的肉穴中,居然擠出來一絲淫液。而自己,也從最開始難以接受,到現在開始習慣這種行爲了。漸漸的,張蕊爬行的也越來越順暢。

    “嘿嘿,母狗,我就說了,你就是天天挨操的母狗,這種裝扮才是最適合你的。來走,咱們去頂樓玩一玩。”

    高添也不管張蕊的反抗,自說自話的拉扯著,帶著張蕊向頂樓走去。也不知道張蕊是不敢起身反抗還是真的習慣了,至始至終,都沒有站起身來。即將踏出到頂樓平台的那一刻,張蕊還是遲疑了。室內室外,確實是有著不小的差別。可伴隨著高添的催出,張蕊還是慢慢的,爬了出來。遠遠看過去,就好像一個人,牽著一條狗,來到這個頂樓看夜景。而看到張蕊真的踏出來那一刻,高添知道自己離成功不遠了。

    “嘿嘿,看來,還是得好好感謝下他的那個男朋友啊!”

    高添一把把張蕊拉到跟前,脫下褲子,挺進了張蕊的肉穴……而張蕊也在雞巴進入的那一刻,發出了滿足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