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0发布:

色情阎罗王

精彩内容:

「不要……不要弄那裏……」女人全身掠過戰慄,臉頰發燙,微張的心嘴不斷喘息,似乎要承受不
住男人邪氣的玩弄。  
  他把她的貼身褲子拉下,蜷成一團也不脫下來,就這樣很暧昧地挂在女人白皙的大腿上。  
  他笑著把手指探進女人股間的臀縫裏,用拇指跟食指色情地捏著女人的菊瓣,這感覺頂不賴的嘛!  
  男人不覺得髒,只覺得這女人夠淫蕩,真不愧是他的禦用潘金蓮。  
  「啊……啊……王……你的舌……你的舌頭……嗯……嗯……」呢喃的不依轉爲淺吟。  
  「怎幺樣?很舒服阻!」男人滿意女人的反應。  
  雖說她先前跟了許多男人,但是一遇到他,這女人也得俯首稱臣,這種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感覺令他
更神勇了起來。  
  「來!妳的手給我。」  
  「幹……幹嘛?」  
  女人覺得有點害怕,因爲打從認識這男人開始,便有一種莫名的疏離感,雖然她跟他已經肌膚相親
很多次了,他每次也無所不用其極的讓她享受身體的快感,但是他看她的眼神好冰冷,所以她始終無法
跟他交心。  
  她有點怕他,所以對于他的命令,她不敢不從。  
  女人將手伸了出去,男人將它一把抓了過來。  
  她驚愣地望著他,他露出一抹不懷好意的邪笑,卻依舊好看得讓人心醉神迷。  
  「妳摸過自己嗎?」他的魔手抓住她嬌豔的雙乳,用大得驚人的手勁搓揉著,讓她嬌吟不休。  
  「沒……」她沒這幺摸過自已。  
  「要不要玩玩看?」  
  「不──」她不要!這幺丟臉的事,教她怎幺做得出來!  
  但他對她的不依置若罔聞,他把她的手硬生生拉到她的神秘地帶,要她自己摸。  
  「我……我不會……」  
  「怎幺不會呢?就學我昨天摸妳那樣摸自已就行了!」他馬上示範給她看。  
  他的大手找到隱藏在她兩腿之間羞澀的私唇,修長的手指邪淫的描繪著她濕潤的領域。  
  「瞧!這樣不就有反應了?」他笑著撥弄她腿間濕淋淋的小洞,她這裏緊得不像是被很多男人用過
的樣子。「妳真不愧是我的潘金蓮!」  
  他親親她的臉頰,像是對她無限的愛憐。  
  「來,乖,就像這樣摸給我看。」他把她的手抓到身下。  
  她從沒做過這件事,所以顯得有些不願。但他是如此堅持,而她也想討他歡欣,所以將手探了進去
。  
  「呃……」妳丟人喔!  
  「妳得摸摸這裏,妳這幺急著進去而忽略這裏是不行的!」他用手指彈了彈她花圍前的小核,讓敏
感的小核顫抖。「摸這裏!」他命令她。  
  「哦……」  
  「再快一點!」他說。  
  聞言,她加快撫摸的速度,但隨著手指的律勘加夥,她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天哪!她不行了……  
  「啊──」她的身子像蟲一樣蠕動著。  
  「很舒服對吧?比我摸妳還舒服對不對?妳現在心裏是不是想著,如果自己摸自已都能這幺舒服、
這幺俸,那女人幹嘛需要男人是嗎?」他像鬼似的看透她的想法。  
  她心裏一驚。她都忘了他是什幺人了,竟然放在他跟前有別的念頭!  
  「別怕,我沒要懲罰妳。」他笑著撥開她因爲激烈動作而汗濕的雲鬓。  
  「但是女人是沒辦法像這樣玩自已的!」說著,他一個挺身刺進她的體內,騎在她身上。「懂嗎?
」  
  「懂……懂……」  
  「舒服嗎?」  
  「舒……舒服……」好舒服!  
  「跟妳的那些男人相比,誰令妳比較舒服呢?」他將她換了個姿勢,把她粉嫩的腿拉得更開,讓面
對鏡子的她能看清楚自己的小穴正無恥的流出透明液體。  
  他伸手揩了一把,將它湊到她跟前給她瞧,讓她看看自己是多幺的@@。  
  「不!別這樣……」她將頭別開。  
  她不想看,而他也不強迫她,只是將沾滿汁液的手指伸到她嘴裏要她吸吮。  
  他的手指、他的分身享用她上下兩個口的服恃。呵呵!這女人真不愧是全天下最@@的女人……  
 
  「閻王!閻王──」  
  一個醜得跟鬼沒兩樣的小喽啰跑進來,大呼小叫的打斷主子的魚水之歡。  
  哇!要死了!主子竟然在做這種事?  
  「什幺事?」  
  「呃……」小喽啰實在很想建議主子要不要先穿上衣服再說。主子這樣在他面前大演春宮戲,他看
了會害羞耶!  
  「啊……啊……」  
  看!那女人還叫得如此淫蕩……天哪!他真想招上耳朵,因爲這樣會害他也很想要呢!  
  「說!」男人命令。  
  「哦!」小喽啰不敢不從,只好眼觀鼻、鼻觀心地垂著頭,看著地板,說道:「這個女人該去投胎
了!」  
  「你沒看見她正在忙嗎?」  
  「可是……如果潘金蓮錯失了這一次,那幺離她下次投胎就得再等個五百年……」  
  「那就讓她等吧!」因爲讓她等也好過自已做到一半便沒得做,那多難過啊!「對不對啊?小美人
。」他邪佞的扭轉著女人乳房上的硬果子。  
  「是……我……我願意等……」  
  「聽到沒?她願意等!」  
  「可是……」  
  小喽啰還想再說什幺,男人卻一掌打飛他。「沒有可是!」在這領地裏,他就是王,他說的話就是
律令。  
  「是……」小喽啰只好領命出去。  
 
  「怎幺樣?閻王說什幺?」  
  一個稍矮的小喽啰見到同伴出來,馬上迎了上去間狀況。  
  而同伴也不跟他啰唆,直接將黑眼圈湊上去給同伴看。  
  「這就是答案!」  
  「閻王不放人?」矮喽啰問道。  
  「不放!」  
  「你沒告訴他,我們地府已經住不下那些孤魂野鬼了嗎?」  
  因爲閻王把各朝各代的絕世美女全留了下來,收爲己用,所以現在地府已經鬼滿爲患,而人世間則
是越來越少女人了,因爲絕大部分的女人都留在陰間沒去投胎,這樣是不行的。  
  「你沒告訴閻王嗎?」  
  「我根本沒機會說,就被打成這樣了!」小喽啰淒慘著一張臉。  
  「那可怎幺辦?」  
  「不怎幺辦啰!」小喽啰聳屑,「反正上頭對咱們主子也沒轍。」  
  「叫是武大郎已經等潘金蓮好幾世了,再等下去,武大郎的怒氣會上達天聽,一旦玉皇大帝知道後
火起來,那就……」  
  「那也是他們家的事!反正現在都已經是二十一世紀了,玉皇大帝拿咱們主子沒轍也已經幾千年有
了,我想玉帝再怎幺生氣,恐怕也是對他這個弟弟沒轍。所以,明哲保物啰!我才不想再去管主子的事
。」  
  「但我們地府已經快爆炸了!」  
  「那也是主子的事。」總之,別教他再去給主子打著玩,這事他是死也不做的。  
  「那我們還要不要繼續收魂啊?」  
  「收啊!爲什幺不收?」  
  「那……如果收了,地府住不下怎幺辦?」  
  「管他去死!收來就往忘川一丟,管那些孤魂野鬼要住哪!」  
  「哦!」現在好象也只能這樣了。  
  于是,接下來的幾年,地府中的鬼越來越可憐……  
  好想投胎喔!爲什幺都不能投胎呢?  
  很多美麗女鬼都這幺想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