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韩国爆款丧尸片终于来了,只可惜女神没看够

精彩内容:

近年來,韓國喪屍片可謂是大放異彩,《釜山行》、《王國》、《猖獗》、《活著》、《奇妙的家族》等作品頻頻出圈。

其中,最近讓人特別期待的,就是曾經口碑好到炸裂的《王國》。

待到去年的《王國》2劇終,全智賢驚鴻一瞥的露臉,讓很多劇迷瞬間高潮,“毫無原則”地原諒了第二季稍顯拉胯的劇情。

畢竟,誰能抵抗得住全智賢的魅力呢?

而網飛爲智賢歐尼的角色單開一個電影,這排面!

期待了一年,電影在7月23日于韓國上映了,也算是先給嗷嗷待哺的影迷們解了饞。

作爲《王國》系列的前傳電影,本片交代了李氏王朝喪屍爆發的根源,賦予王國喪屍以“前世今生”。

阿信(全智賢飾)爲何要引發這場足以讓王國覆滅的災難?生死草到底有什麽秘密?看完你就明白了。

《王國:北方的阿信》

劇透預警,請謹慎觀看!

故事之初,阿信出生在一個特殊的部落裏。

族人是跨越邊境到朝鮮境內定居的女真族,因爲複雜的曆史原因,他們無法回到自己的故鄉。

他們在朝鮮王國的土地上也得不到認可,逐漸失去了尊嚴和名字,成爲最卑賤的下民。

他們食不果腹,只能做最辛苦、低賤的工作。

爲貴族們宰殺牲畜後,被他們的手不小心觸碰過的肉,也被貴族的女仆認定是肮髒的,狠狠地啐了一口,然後將被觸摸過的肉扔在了泥地上。

小部落的族長——阿信的父親忍住內心的酸楚,將肉撿起來,舉起來,努力裝出開心的樣子,告訴大家有肉吃了。

阿信的父親想要獲得王室賜予的官位和封號,他想要帶領族人在這片土地上光明磊落地活下去。

已經長成少女的阿信和父親的觀念不同。她看著母親病重,卻因爲下民的身份,醫官都不肯來看一眼,任由病人自生自滅。

她想使用從廢棄舊封地裏找到的生死草來醫治母親,卻被父親否定;她想讓父親帶著族人跨越邊境,回到祖先的故土,重新開始生活,也被父親拒絕。

父親搖著一葉小舟,渡過鴨綠江,到女真族的大部落裏去打探消息——他甯願做朝鮮王室的密探,也想要抓住那虛無缥缈的“冊封”夢。

王室在打著什麽主意呢?

高高在上的官員,利用這支勢單力薄的下民,讓他們對女真同族出手,是爲了削減女真族在邊境的勢力。

因爲時值朝鮮被倭寇進犯的年代,朝鮮王朝內憂外患,如果邊境女真強盛起來,他們將難以對付。

“女真人數過萬,則不可敵。”

只能陰謀陽謀齊上,只能讓他們同室操戈,爲了王國的利益,將卑賤的下民再狠狠碾入塵泥,用無辜者的鮮血,捍衛貴族的榮譽,並沒有人覺得不對。

王國北方,風起雲湧,叁方勢力蠢蠢欲動。

鴨綠江另一邊的女真大部落派出十五名婆豬衛,跨越邊境到了朝鮮貴族圈定的土地上挖取珍貴的山參,被海源趙氏全部屠殺。

王國官員爲了掩蓋事實,謊稱是虎患。

女真大部落派出婆豬衛來殺虎,和王國官員一起,損失了大量精銳,終于將老虎殺死在荒野中。

奇怪的是——老虎早就死了,一只腐爛的死虎,卻連連殺了無數戰士。

婆豬衛更奇怪的是:朝鮮王國宣稱老虎殺死了十五名挖山參的同族,死老虎的腹中卻沒有人類的殘骸。

眼看要遮不住海源趙氏的醜事,官員立刻將阿信的部落推出去當了替死鬼。

就在阿信跑進山林找藥的當日,這個在甯靜小山坳裏生存的部落,被王國和女真族的軍隊和血洗了。

所有人都死了,年幼的弟妹和病重的母親全被吊死在門前。

晚歸的阿信跪在地上,痛哭失聲,生生地流幹了眼淚。在血和火面前,她做了一個決定,一個讓王國從此陷入災難和恐慌的決定。

此時的阿信並不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誰,她的身體裏依然住著一個少女的靈魂,潛意識地向父親信任的官員求助。

王國的軍官收留了她,也許是爲了繼續利用她,也許是因爲那零星到可以忽略不計的憐憫。

阿信留下來,住在臭氣熏天的豬圈裏,每天拖著沉重的推車,拉著整個軍營的髒衣服走到江邊,在刺骨的冰水裏一件一件地洗。

日複一日,她無親無故地慢慢長大了。人們看到了她破爛衣裳下的曼妙曲線,開始有人竊竊私語,投來無恥的窺探。

終于有一天的夜裏,觊觎她美色的士兵偷偷潛入她的屋內,阿信用刀抵住了那人的咽喉,卻在對方威脅地說了一句“你殺了王國的士兵後,人們會放過你嗎?”後,她沉默地撤了刀。

任由對方作爲。

在朝鮮的軍營裏,阿信不會哭,也不會笑,她活成了一座冰冷的雕塑,或者是一個複仇的圖騰。

她多次只身渡江,像是一縷夜色的影子,潛伏在人們看不到的地方,畫出了女真部落的軍要圖,交給了朝鮮官員。

同時,她意外找到了被砍掉四肢,囚禁在女真部落裏的父親——他已經成了徹底的廢人,只會喃喃地讓阿信殺了他。

抱著父親痛哭一場,她滿足了父親最後的願望。對于真正的仇人是誰,阿信終于起了疑心。她潛入軍營的資料庫,翻出了記載當年屠殺真相的文書。

一字一句,字字可怖,全是王國陰暗的權謀。

阿信就著火光看完了記錄,她沒有流淚,也沒有失控,也許早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經有所察覺,不過至此才得以全部驗證。

接下來就是複仇了,一場對王國、對女真的複仇。

生死草,就是阿信收割生命的繩索。

火光沖天而起,人們瘋狂殺戮。

血流成河,生靈死寂。

阿信站在高高的天幕之下,冷眼看著一個個士兵慘叫著奔逃,又被撲倒後撕咬,最後成爲屍鬼。她眼中的堅冰融化了一點,是被熾熱的鮮血給捂化的。

一箭又一箭,她射死了一個個妄圖躲藏和逃跑的家夥。誰也跑不了,朝鮮兵營一夜之間變成幽冥死地。

那個屢次潛入阿信屋內的士兵,被砍掉了手腳,阿信拖著他,走進了部落曾經居住的山谷。

到這裏,影片終于出現了明媚的陽光,有了藍天白雲和青山綠草的景象。

恍惚間,阿信“看到”了曾經的親人們,笑語嫣然地和自己打招呼。

阿信笑了。

她走進一間屋子,看到了自己早已死去的家人們,他們全部都還“活著”。

是的,全部死而複生。

在生死草的力量下,所有的親人們,全部成了喪屍。

阿信用鎖鏈鎖著他們,多年來餵養他們,就像是這些家人,還在世上陪伴著自己。將沒有手腳的士兵緩緩推進喪屍群,阿信轉身離開。

這,就是一切的起源。

阿信,一個在血與火裏活下來的少女,要用血和火洗禮這個罪惡的王國;她要用死亡的大恐怖,讓所有的仇人顫抖、痛苦、悔恨,以此祭祀死去的族人。

縱觀《阿信傳》,你或許會明白,這是一個反抗階級壓迫的故事。

其實從《王國》第一季開始,就已經有了端倪。

平民生活貧苦,貴族尋歡作樂;平民掙紮求生,貴族乘船出逃。

貴族的殘暴、貪婪、無恥,幾乎是罄竹難書。

王國大亂,看似是喪屍爲禍,其實早就有腐爛的病根。

可以預想第叁季,世子和阿信必然會成爲對立。

雖然他們的目的是殊途同歸的——打破現在這個醜陋的王國

但方式確是大相徑庭。

有了這個成立的背景和故事邏輯,真是很讓人期待《王國》第叁季的表現:

黑化後的阿信究竟是要滅世還是救世?

2022年,讓我們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