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欧美日韩一区二区视频免费看湘妃竹的故事 (上篇)

精彩内容:

  (上篇)

  話說上古時代,堯微服私訪,來到曆山一帶,聽說舜在田間耕地,便到了田
間。看見一個青年,身材魁偉、體闊神敏,聚精會神地耕地,犁前駕著一頭黑牛
、一頭黃牛。

    奇怪的是,這個青年從不用鞭打牛,而是在犁轅上挂一個簸箕,隔一會兒,
敲一下簸箕,吆喝一聲。

    堯等舜犁到地頭,便問:“耕夫都用鞭打牛,你爲何只敲簸箕不打牛?”

    舜見有老人問,拱手以揖答道:“牛爲人耕田出力流汗很辛苦,再用鞭打,
于心何忍!我打簸箕,黑牛以爲我打黃牛,黃牛以爲我打黑牛,就都賣力拉犁了。”

    堯一聽,覺得這個青年有智慧,又有善心,對牛尚如此,對百姓就更有愛心。

    堯與舜在田間扯起話題,談了一些治理天下的問題,舜的談論明事理,曉大
義,非一般凡人之見。

    堯又走訪了方圓百裏,都誇舜是一個賢良之才。

    堯便決定試一試舜。堯把兩個女兒娥皇、女英嫁給舜,讓兩個女兒觀其德。

  舜的父親是個糊塗透頂的人,人們叫他瞽叟(就是瞎老頭的意思)。舜的生
母早死了,後母很壞。後母生的弟弟名叫象,傲慢得沒法說,瞽叟卻很寵他。

    舜生活在這樣一個家庭裏,待他的父母、弟弟挺好。所以,大家認爲舜是個
德行好的人。但這只是大家表面看到的舜,其實舜雖然德行好,但卻風流無比。
現在娥皇、女英嫁了過來,舜知道如果不把這兩個美妻誠心誠意地馴服,堯是不
會把位子傳給自己的。

  在新房內,舜左擁右抱,嘴唇火熱地觸到了兩個少女嫩玉般的臉頰,娥皇、
女英好似受驚兔子般不斷發抖,心中卻是有股莫名的竊喜。

    舜見兩女嬌羞的樣子,大樂:“你們真美!”他一手握住一女赤裸白皙的美
足,輕輕的揉捏了起來,掌心傳來一片香滑柔軟的膩感,不禁發自內心地贊歎道:
“你們的小腳是我見過最美的。”

    娥皇問道:“到底是我的最美,還是她的最美?”

    舜笑道:“同樣美。”

    舜的指尖順著細膩皺褶劃動,只看她們瞇眼呢喃,好似酒足飯飽的小貓般乖
巧,發出斷斷續續的嬌哼聲。

    舜吞了吞口水,掌心按在裸踝緩緩上移,順著兩條細白柔軟的小腿朝上摸去,
倏然,娥皇、女英聲調蓦地提升八度,嬌喘顫抖,半睜的眼眸好似幾乎溢露水來,
她倆羞得急忙夾緊雙腿,女英羞澀地道:“夫君,你準備先疼愛誰?”

    舜笑著反問:“你們說呢?”女英低頭道:“長幼有序,姐姐先來吧。”

    娥皇瞟了一眼女英,低頭道:“禮讓妹妹先來。”

    舜豪笑道:“不必分先後了,我可以同時疼愛你們兩個。”

  要知道上古時期,民風淳樸開化,男女對彼此的身體結構都了解得很清楚,
所以娥皇、女英愕然地互望一眼,都直楞楞地盯著舜道:“怎麽可能?”

    “你們不用管,只需聽我的就行了,保證不厚此薄彼。”

    舜把赤裸兩女中的娥皇平放在榻上,再把女英疊放在娥皇身上,使得兩女所
有器官都互相貼合著,然後把她們的腿左右分開,將她們的四只手兩兩相扣在一
起,兩個美麗的陰戶立刻呈現在舜眼前,看得他雞動不已。

  娥皇、女英由于彼此相同器官的摩擦,尤其是乳頭、雙唇、小腹、陰阜的摩
擦,讓她們呢喃嬌啼,心跳越發加速,澎湃難遏,忖道:“他真的是同時要我們
嗎?會不會先破了妹妹(姐姐)的身呢?”

  隨著她們的互相扭動,四團膩乳變幻出各種形狀,凹陷下去又隆起來,好似
調皮的大白兔,又是被猛獸戲耍的貓兒。腿股間蜜唇鮮嫩,恥毛稀疏柔軟,滲出
的蜜汁好似深藏十余年的女兒紅,甘甜美味,醇香濃郁。

    舜見狀大喜,“噌”地脫去自己身上的衣褲,站在兩女張開的腿中間,緩緩
地靠近兩女。舜伸手揉了揉少女蓮足,輕輕引導著兩女各自雙足並攏,恰好夾住
男根肉柱。

  娥皇、女英只覺得足下好似踩在一根燒紅的烙鐵,灼熱的氣溫不住烘烤著稚
嫩的蓮足。舜被兩對玉足一架,身心舒暢,長吸一口氣道:“你們且動一下腳。”

    二女紅著臉道:“我……我不知怎麽動。”

    舜把住她們玉足,引導著她們踝部發力,前後套動,娥皇、女英心早已系在
他身上,幾個套動後便已經學會,纖足乖巧地踩捋著巨陽。

    舜感覺到根莖酥軟,少女蓮足軟中帶硬,潤滑暖嫩,比起女陰蜜戶更有一種
不一樣的快美,二女越踩龍根越是興奮,馬眼處滲出絲絲汁液,令得叁人接觸更
加柔滑,更爲通暢。

    娥皇、女英畢竟身子嬌貴,骨子偏于嬌軟,踩了將近百余下便氣喘籲籲,小
腿酸麻。舜讓她們放平四條美腿,將肉柱抵住少女嬌花嫩玉,龜首被蜜汁濡濕,
油光膩膩。“二位嬌妻,我要進去了!”

    娥皇、女英整個人已經被羞澀和情欲熏得一片赤霞,醉醺醺地嬌喘點頭,以
示同意,舜溫柔地抵住少女花戶,肉柱順著油膩的蜜唇,擠開緊湊的媚肉嫩脂,
刺穿了少女貞潔肉膜。

    娥皇、女英身子猶如撕成了兩半,劇痛貫穿周身,叫她們冷汗直冒,手腳一
繃,纏繞箍緊住彼此身子,翹臀膩肉嗖嗖發抖。

  娥皇、女英痛得眼淚直流,緊繃身子不敢亂動,舜笑了笑,暗運元陽之氣聚
于肉柱,肉棒變得暖融溫和,不斷地吐出柔和氣息,安撫她們受傷的嫩蕊。

    過了片刻,蜜穴傷痛漸緩,寶蛤內汁液漣漪,腔道潤膩通常,任由龍根馳騁,
舜只覺得少女腔道緊湊嫩滑,油膩抽吸,著實銷魂。

  娥皇、女英適應過來後,都奇怪舜是如何做到一箭雙雕的,互相看了一眼,
很有默契地各自伸出一手從雙方緊貼的腹部探下去,上下摸索了一陣,都眼睛瞪
得大大的,各自錯開玉顔,在對方耳畔悄聲道:“他居然是傳說中的雙棒人?!”

    舜聽見了兩女的呢喃,哈哈大笑:“不錯,我擁有兩根肉棒,是世間罕見的
雙棒人。”

  娥皇、女英本來對堯讓她們二女侍一夫心裏有意見,以爲姐妹倆必須在這件
事上分出先後,剛才的互相謙讓僅僅是不願舜起疑,其實心底都希望自己先拔頭
籌。現在好了,舜是雙棒人,可以同時滿足她們兩人,于是娥皇、女英全身放松
下來,盡情享受性愛的樂趣。舜立馬覺得少女腔道開始通暢起來,于是便試著將
肉柱又深入了幾寸,頓時觸及一塊軟膩油潤,好似一塊軟骨,龍輝知曉這兒便是
兩女含苞待放的花蕊嫩心,少女最爲金貴之處,如今已經被自己探采到了。

    娥皇、女英只覺得脊背頓時一木,小腹酸麻,竟生出一絲尿意來。她們都感
覺到了妹妹(姐姐)也是同樣的反應,好勝之心又起,都想先達到高潮,又都想
讓舜的第一股陽精射入自己體內,于是她們俏臉酡紅,眼眸含水,發出攝人魂魄
的嬌哼,惹得舜興奮不已,龍槍連環突刺,杵得少女蜜蕊顫抖哭泣,魂兒都要飛
走,小腹不斷抽動,尿意也越來越緊。

    娥皇、女英芳心綻放,同時膩聲呵氣道:“夫君,你真厲害!”

    二女嬌癡的呼喚,叫男兒下體堅硬無比,鐵澆銅鑄,向前一深,頂得兩女珠
顫玉碎,一股濃濃的水意從下湧起,好似水泉般,暖融融濕漉漉地澆在舜的雙棒
上,滴滴答答地灑落在地上、床邊。

    舜見二女同時達到高潮,大喜,放開精關,龍精噴湧而入,暖融融地滋潤了
整個花宮,娥皇女英只覺小腹熱乎乎、溫潤潤,有種說不出的舒服,美得不想睜
眼,雙雙昏沈沈地睡去。

  從此,娥皇女英完全臣服于舜,她們和堯派來監視舜的九個男子都在堯面前
猛誇舜的品行。堯還不放心,又把舜放進深山之中,虎豹毒蛇都被他馴服。

    舜頭腦清醒,方向明確,深山之中不迷失,很快就走了出來。不過在此過程
中,舜被毒蛇咬傷了其中一根肉棒,被迫切去,由雙棒人變成了和普通人一樣的
獨棒人。

    堯再讓舜在朝中作虞官,繼續觀察。哪知娥皇女英對于堯這樣長期試探頗有
怨言,而且舜少掉一根肉棒後,再也不能同時滿足兩女,讓她們對自己的父親堯
心生怨恨。再加上舜的後母和弟弟對舜越來越多的財産,又是羨慕,又是妒忌,
聯合瞽叟幾次叁悉想暗害舜。

    而堯居然不去制止,讓舜和娥皇女英非常憤怒,于是偷偷發動政變,逼迫堯
讓位于舜,並把堯囚禁至死。

  舜登基之後,與兩位心愛的妃子泛舟海上,希望度過了一段美好的蜜月。可
是由于昔年的傷病和多年的操勞,舜的身體大不如以前,一次只能跟一個妃子做
一次。

    開始娥皇女英還假惺惺地互相謙讓,到後來就互相搶著侍寢。舜不想她們互
相傷害,再加上自己力不從心,建議她們模仿女娲和傩妹進行性鬥。

  娥皇和女英早就想性鬥了,只是苦于她們的身份,不敢公然對戰。這下好了,
既然舜已經發話了,娥皇女英馬上撲向對方,瘋狂親吻著對手的紅唇、瓊鼻、玉
頰……

    之後,她們借助船身的搖晃,糾纏著倒在榻上,調整了一下身位,都用火熱
的口唇順著修長的玉頸滑過消瘦的鎖骨,慢慢地移到飽滿的胸乳之上。

    由于娥皇女英也經常進行勞作,所以她們的雙乳渾圓飽滿,細膩蜜色乳肌,
便如胸前棲著一對水靈靈的蜜糖蟠桃,即使因身形斜倒、雙乳微微攤平,但乳廓
仍然是完美的正圓,結實的胸腋肌束與傲人的乳量,使奶脯蜜乳在躺倒時仍保持
完美的球型半弧,形狀美不勝收,令人愛不釋手。此時兩女只覺得對方乳香撲鼻,
醉人心魄,那帶著幾分汗味的香氣,有種讓人神魂顛倒的感覺,于是張嘴啃咬,
乳酪是何等的香滑膩口,恨不得一口吞下這兩團美肉。

  哪知船又一次搖晃,導致娥皇女英不得不松開嘴,相互摟抱在一起,雙方姿
勢再變,額頭相抵,四唇互啄,四乳互磨,小腹相貼,四腿相纏,竟不留半分空
隙。

    兩女不由用手抱住彼此的玉臀,只覺得甚是肥嫩,但卻無絲毫沈贅厚實的感
覺,因爲對方這兩瓣臀肉十分的堅實飽滿,論彈性和豐實的程度猶在那雙玉乳之
上。

    娥皇女英都用一支手的食指,在對方圓肥臀縫的最頂端,按在那處美肉微微
用力,讓那只手指陷入她肥美細嫩的臀溝中。誰知食指才伸進去一小節,兩女都
不堪刺激地收緊渾身肌肉,那兩片肥美的臀瓣猶如兩扇大門般牢牢夾住對手作怪
的手指,使它難進寸步。二女都壞笑一聲,手指再度推進,頓時惹來彼此間劇烈
的反應,只見她們一聲嬌啼,身子倏然前移,兩個美麗的胴體結合得更加緊密,
前移的動作一下子緩慢下來。

    就在雙方的挪動剛一停下來,身後的魔指已然推進,強行擠開緊湊結實的臀
肉,直取羞澀菊花。

  “喔……不要……”娥皇女英都驚呼一聲,身子的反應更是劇烈,下腹不斷
向前挪動,擠得四只豪乳幾乎成爲四張肉餅,相互之間的呼吸都似無法繼續。前
後受襲,進退不得,娥皇女英的嬌軀一陣哆嗦和抽搐,一股尿意湧上心頭,汨汨
熱流由花宮深處湧出,將兩個赤裸的下體打濕了一大片。

    小丟了一會身子,娥皇女英漸漸清醒過來,嬌嗔一聲,連忙伸手到自己的後
臀,拉開對方的壞手,借機松開緊連的身體,好好地喘息了一陣。

  看到對方漸漸平複,娥皇女英同時伸出一只中指,直捅對方陰門。借著花唇
上的蜜油潤滑,一指叩關,小半截指頭役入一處極窄極狹的肉褶子裏,邊緣的肌
肉緊緊束起,再不容尺寸之功。

    “哦……”娥皇女英都驚叫起來,渾身繃緊,肌肉收縮,夾得手指甚是酸痛。
到底還是女人明白女人的感受,娥皇女英不約而同地先慢慢退出花徑,將中指淺
淺的探著花徑口,光滑的指頭沾滿了黏膩的蜜油,輕輕抵觸著黏閉的花唇,每一
下都比前度再深入一點,滴水穿石,逐漸突入彼此緊繃的膣戶。

  當進去之後,改刺爲探,緩慢地朝深部推進,于此同時,她們不斷地親吻對
手的朱唇,瓊鼻,桃腮,玉頸……另一只手更是愛撫對方的蜜乳,慢慢地挑起對
手的情欲。

    逐漸娥皇女英分泌豐富,有了幾分酥麻快美之意。

    “嗯……好舒服……”隨著她們的輕吟,已漸入佳境,每一拔出都扯得她們
柔軀一頤,“唔”的一聲逸出嬌哼;插入時又不禁昂起粉頸,雙腿不住發顫,兩
雙堅實飽滿的蜜桃正隨著嬌軀的晃動而發出迷人乳波奶浪。

  兩女指法更是淩烈,殺得彼此嬌啼不已,香汗淋漓。“啊……酸死了……不
行了……要……要尿了!”娥皇女英同時發出尖叫聲,灼熱的陰精汨汨如泉湧,
從花心沖出,將對方的中指淋了個透濕。接著,娥皇女英四肢緊緊纏著對方,粉
頸一仰,睜大的美眸裏一片空茫,美麗的胴體緊繃如鋼片一般,紅唇大張,不斷
地用力呼吸,但卻未發出只言片語,真正是“此時無聲勝有聲”。

    快美高潮過後,娥皇女英才恢複了少許神智,松弛了剛才緊繃的身體,雙雙
癱倒在榻上。

  坐在旁邊觀戰的舜早已經自慰射精,此刻只能斜躺在另一處榻上,像一攤爛
泥似的一動不動。哪還有能力再戰其中一位妃子。

  回到領地後,娥皇女英更加熱衷于性戰。但她們平局時候多,分出勝負的時
候少,即使偶爾分出勝負,第二天另一個絕對會贏回來。

    舜自回來後,身體狀況愈來愈差,樂得二妃互相爭鬥,免得來找自己的麻煩。
不久,舜收到報告:湖南九嶷山上有九條惡龍,住在九座巖洞裏,經常到湘江來
戲水玩樂,以致洪水暴漲,莊稼被沖毀,房屋被沖塌,老百姓叫苦不疊,怨聲載
道。

    舜大喜,召集部落衆人,宣告道:得知惡龍禍害百姓的消息,他飯吃不好,
覺睡不安,一心想要到南方去幫助百姓除害解難,懲治惡龍。一衆人等願隨他前
往,娥皇女英也要跟著去。

    舜就是想離她們遠一點,回房後對娥皇女英道:今晚性鬥一場,獲勝者可以
陪他去南方。等到娥皇女英糾纏到榻上之後,舜趕緊溜出房屋,作出行的準備。

  此刻娥皇女英如同八抓魚一樣纏貼在一起,雙手不停地在對方敏感部位輕柔
地撫弄,流淌著淫液的陰戶緊貼在一起,一緊一松地互相夾弄。

    一會兒工夫,兩女都坐在榻上,臉貼著臉,用力地讓兩人的乳房互相擠壓磨
蹭。娥皇女英立刻陶醉在這無比亢奮的激情中,整個腦子變的迷迷糊糊,用力地
挺起下胯,陰戶和對手的陰戶死死地抵在一起,全身觸覺都聚集在從陰部傳上來
的快感。兩具豐滿成熟的肉體緊緊相貼,胸前雪白的乳峰上下顫動,扭擺摩擦著。
緊貼的嘴裏發出輕微的嗚嗚聲,陰戶直癢得緊緊貼著對方的陰戶、大腿用力擠壓,
緩緩地旋動著。

  兩女現在越爲越熟練了,她們的陰唇互夾互吸互啜互拉互扯互搗互磨互擠,
“啊……我快受不了了……”“哦……你夾得我快泄了……”

    她們低聲哭吟著開始顫抖,只覺得一陣酸麻從腰胯間湧出,向全身擴散,突
然,隨著兩個嬌聲的歎息,兩具胴體同時快速抽搐著,娥皇女英同時完成了她們
今夜的第一次高潮。

  但還沒完,娥皇在享受了短暫的快樂後,竟然馬上翻身將女英壓在身下,用
自己豐盈的乳房壓住女英同樣碩大的乳房,同時用自己的雙手牢牢扣住女英的雙
手,使她無法翻身。然後娥皇開始用自己的陰戶去摩擦女英的陰戶。處于下面的
女英,則是粉臉潮紅,立刻用雙腿死死壓住娥皇的屁股,同時扭動自己的臀部不
斷向上迎合,使得她們的陰戶緊密地貼合在一起蠕動著,一時間她們的全身有如
千萬只的螞蟻在爬行,心中一陣陣激蕩,重重貼住對方不放。似乎想將對面的女
人徹底的揉入到身體之中,嗚嗚的顫抖不止。

    娥皇把嘴唇移向女英的嘴唇,于是兩人相互熱吻,兩條香舌在彼此的口腔內
攪成一團。這時娥皇利用體位優勢,死命壓住女英,趁她呼吸急促之際,火熱的
舌頭得以長驅直入,如同靈蛇般在女英檀口內撥動,一雙碩大的乳房更在女英的
乳房上擠轉磨研,盡情挑逗並體驗那豐潤滑膩的肌膚。女英一陣暈眩,嘤咛一聲,
嬌軀已然酥軟了大半,防線頓時失守,淫水如泉水般湧出,整個人癱倒在榻上。

  “你敗了!”娥皇笑呵呵道,她立起身子,攏了攏自己的秀發。女英喘息片
刻,忽然腰臀發力,一下將娥皇掀到榻上,自己反過來壓住了娥皇,陰笑道:
“你笑得太早了,咱們又沒說一局定勝負,現在該我來收拾你了。”

    說罷,她用剛才娥皇對付自己的方法摩擦雙方的玉門。只是她不再進行舌戰,
而是用自己的香舌噙住了乳峰頂端的嬌豔小櫻桃,狂亂地吸吮舔咂,滾燙的氣息
不斷噴吐在雪峰之上。娥皇猛地擺動臻首,喉嚨內發出一聲銷魂的嬌吟,她剛才
也差不多到崩潰的邊緣了,現在給女英這樣上下雙重刺激,霎那間便給洶湧而至
的高潮淹沒了。

  “哈哈,你敗了!”女英得意地趴在娥皇身上笑道。娥皇一把推開女英,翻
身坐起:“咱們打平了,接著比!”

  女英也虎地坐起:“好,今夜咱們就看誰把誰徹底幹趴下。”

  “好呀,我們就比到有一個人爬不起來爲止。”

  “沒問題,繼續呀!”

  娥皇女英都挺起臀部以迎接對手的沖擊。陰戶來回摩擦幾下之後,兩女又開
始興奮起來,陰唇逐漸變厚,軟中帶硬。這次兩人的陰戶不再前後摩擦,厚實的
陰唇緊緊地壓在一起,做著圓周運動,陰蒂打著圈地按摩對方的花心。

    “嗯……啊……哼……哼……”娥皇女英快樂地呻吟著,兩女的目光既撲朔
迷離又帶著兇狠,互相瞪視誘惑著彼此。

    她們越來越興奮,幹脆停止了研磨的動作,胯下開始快速而猛烈的沖撞,陰
戶撞擊的“啪啪”作聲。兩女的情緒越來越高漲,秀發隨著頭的搖擺而左右甩動,
口中忘情地叫著,身體蛇一般扭曲互相纏繞,節奏越來越快,陰唇越來越漲硬,
陰蒂越來越灼熱,終于,兩人的身體再次弓起,雙手死死的抱著對方,伴隨陰道
肌肉的收縮,伴著巨大的快感,子宮口又一次噴出熱流,兩股熱熱的陰精噴薄而
出,一下一下的互相碰撞,澆灌在對方的花心。

  娥皇女英早已放下了顧慮,全身心地投入了進去,怎麽舒服就怎麽做,而且
幾乎不給自己和對手休息的時間,所以她們得到的快樂是加倍的。一波又一波的
快感,讓這對女人幾乎忘記了一切,心中唯一的共同目標就是不斷攀越高峰。

    直到第九次余波結束,沈浸在眩暈之中的兩個女人抱在一起,已是香汗淋漓,
身體不停地顫抖,下體濕濕的一片,流出的汁液早已將床榻弄的一遍狼籍。她們
就這樣糾纏著昏睡過去,渾不知天已蒙蒙亮了。

  舜聽到裏面沒有女人的浪叫了,溜過來瞅了一眼,大喜,立即指揮大夥輕聲
搬運行李,駕車悄悄地緩行出發,等到離駐地二十裏後,才揚鞭策馬,加快車速,
呼嘯而去。

    娥皇女英一直睡到申時才悠悠醒來,頭還是昏昏沈沈的。她倆胡亂穿好衣服
後踉踉跄跄地沖出房門,才發現已經人去樓空。娥皇女英本待找人駕車追上去,
無奈身子發軟乏力,而且留守的婦女們過來告訴她們,舜要她們就在家等待著他
征服惡龍、凱旋的喜訊。娥皇女英只得先暫住下來,日夜爲他祈禱,早日勝利歸
來。

  一年過去了,舜音訊全無。這一年中兩女心中記挂舜,雖然每月都要鬥上幾
次,但心有挂礙,都是草草了事。

    這天兩女在屋中商量,娥皇說:“莫非他被惡龍所傷,還是病倒他鄉?”

    女英說:“莫非他途中遇險,還是山路遙遠迷失方向?”

    思前想後,與其呆在家裏久久盼不到音訊,見不到歸人,還不如前去尋找。
于是,娥皇和女英迎著風霜,跋山涉水,到南方湘江去尋找丈夫。 欧美日韩一区二区视频免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