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请叫我皇上

精彩内容:

一覺醒來,世界變換,睜開眼一看,自己竟然睡在一張椅子上,四周是完全陌生的環境
  雙手一動,手指有些纖細,手心紅潤嫩白,渾身充滿著一股生機活力,與酸痛、油黃相比,反差的讓人十分不習慣。
  低頭再看,只見自己身上穿著一件大黃袍,正面繡著數條黃龍,厚重無比。
  “這……”
  突然
,方幽感覺整個心身都在下墜,似乎陷入某個空間般,眼睛能夠隨心所欲的窺探著莫名流轉的數據,轉瞬間,那些數據化作畫面——正是這具身體前身的所有經曆,不過方幽並沒有直接融合這份記憶,而是如同閱讀般浏覽,這種超大量的記憶浏覽,沒有一絲痛苦的,方幽便了解到了一切…
  …自己似乎——
  ——魂穿了! ? ! !
  而且還魂穿成一個萬人之上的皇帝!
  那自己又爲什幺會魂穿?
  我只是睡了一覺好不好!
  ……
  還好,自己的接受能力還是比較強的。
  在腦中大量的數據傳輸,身體的某些不適應,和與現代都相比的巨大反差下,
  方幽反而沒有再愣神,開始有些慌張了。
周圍的侍女也有些疑惑他的反應,方幽看出了她們的細微動作,所幸的是,方幽能夠浏覽這具身體的記憶,以此來模仿當這個皇帝,從而不讓人感覺這具身體像是換了一個人。
  許久,方幽才緩過來。
  “自己,現在是皇帝,才繼承皇位舉辦了登基大典。
  也就是說自己還沒上過一次早朝,從小也是喜怒無常,很少人親近自己。
  “而這裏是古代,不是之前的世界,語言也是普通話,字也是簡體……”
  方幽深吸了一口氣,連多元宇宙都說普通話幺?
  “這具身體剛滿十六……一年四季十二個月365天,一天十二個時辰,日月星辰北鬥七星,啧……
  難不成自己是穿過時間線到古代了? ”
  古代怎幺可能有現代般正統的普通話,還TM寫簡體中文。
  ……
  站起身,眼睛透過大開的門,望著外面清潔平整的石板路。現在天色漸暗,馬上便是夜晚。
  與古裝電視劇無異的房子,雕花極其精美,門窗之類都是木頭做的,自己身後的椅子還鑲了金。
  與電視裏不同的一點,房子的天花板比較高,空間比較廣闊。
  而明天便是他的意識和他的這具身體各種意義上來說的第一次早朝。
萬人之上啊,統領著一個國家……方幽內心也是很慌,但有句話說的好,既來之則安之,自己至少也是一個資深的網絡小說讀者,野雞大學文憑,再怎幺說點點科技樹也說不定能做一個開山立派的大帝。
  ……
而且這個國家似乎已經離主宰整個大陸不遠了,不僅強盛,百姓也是安居樂業,沒有如同華夏古代般一次饑荒死半座城,但也是會有起義的……他這具身體的父親已然算是千古一帝,當然,盡心盡力的結果便是自己十六便要登基,而這位太上皇已經心焦力竭,無法治理國家。
  不過,讓自己來做皇帝,四年五年,照著曆史書,嘿嘿……突然就激動起來了! !
  ……
  方幽已然開始接受這荒唐的一切,這要是平常人沒有兩叁天是緩不過來的。
  不過現在是夜……自己是皇帝……
  方幽光是想想呼吸就有些急促,當皇帝好啊!
  這個世界並非地球,浏覽的記憶裏,這裏人普遍顔值是很高的,而非五大叁粗,苗條好生孩的那種觀念的世界。
  華夏的美女,放在這裏估計也就合格線上。
  而這裏有現代的審美,華夏古代的禮德,男人追求名利詩文,女可以爲死去的丈夫守一輩子的寡,而皇帝後宮叁千……
  ……
  “陛下,水已經準備好了。”一道女聲突然打斷了方幽的思緒
  !
  方幽瞬間便回過神來,而眼前的石板上已然多了兩個穿著白色半透明紗衣的宮女,那聲音也正是其中一人傳出的。
  ……等等,水準備好了?
  我這是要洗澡,別人給我洗? ! ?
  !
  馬上便傳來一些記憶,證實就是如同方幽所想。
  方幽看著這兩人,雖然低著頭,可那種紗衣上諾若影若現的雪白,隔著幾米也能聞到的體香。
  方幽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卻是把那種溫婉的體香吸了進去。
  眼前這兩女,與方幽同齡,是皇太後在今天登基大典時送他的通房丫頭,
  方幽看過當時的記憶,皇太後當時還說了一句“後宮要洗牌”。
  這其中的意味,方幽自是明白的。
  …後宮的女人現在不能艹,今晚就吃這兩個。
  方幽也是不禁yy一頓,回過神來抖了抖,一身的機靈。
  側頭看了一眼,隔壁房門正對著自己,裏頭像是泳池一樣往下挖了一個坑,周圍還堆著一些鵝卵石,裏面已放滿熱氣沖天的池水。
  向左右兩個打理這些房屋的侍女揮揮手,除了眼前跪著的兩女,其他所有僕人都明了的走出了大門。
  方幽已經完全把自己帶入皇帝這個角色,這些僕從也完全不知道眼前的皇帝已經換了人。
就這樣,所有人都是低著頭沒有腳步聲的走了出去,甚至最後出去的一人還關上了大門,不過透過燈火和影子,還能看到有兩個宮女守在門外……這是規矩,方幽也不能讓門外兩個宮女離開。
  “開始吧。”
  方幽長開了雙臂,如是對著眼前兩人說到,語氣裏十分從容自然。
  他因爲登基大典的原因,一直到現在身上都穿著一身厚重的金色龍袍,身上還帶著一些酒氣,不過可能是原因魂穿的原因,沒有一點兒醉意。
  ……
  兩女聞聲站起,方幽眼睛直直的看著她兩,對視一眼,兩女便羞愧般低下了頭,方幽故作鎮定的平視前方,腹中已是火熱。
這兩女真的是漂亮到沒邊,眼睛清澈明亮,臉蛋白嫩沒有半分油膩之色,透過紗衣能看的見一點兒雪白,那和同齡人比起稍高幾分的胸部,長髮披肩隱約能看的見鎖骨陰影,要身材有身材,整個是那些現代明星那種濃妝沒法比的。
  這種層次的美感,一眼看去就被驚豔到,影子留在心裏慌若神仙。
  ……皇太後我愛你!方幽心裏如是想著。
  隨著兩女走來,空氣中瀰漫的體香越來越清晰,環繞在方幽鼻尖,誘惑著他的嘴唇。
  方幽不動聲色,卻直感口乾舌燥,唾液不斷的分泌。
  正常男性,看見對口的美女,也會如此,尤其是處男;反之,有家室的,或許還能控制住。
  兩女把手擡起,便輕輕拉扯他的布腰帶,方幽只瞄見了一只修長的五指,便閉起了眼睛,扭了扭脖子,裝起了皇帝該有的正色。
  一件件衣服被脫下,方幽依舊不爲所動,但腹下的小老弟已是筆直,有厚重的袍子蓋著還好,脫到後面,便漸漸的明顯起來。
  自己已經是25歲的處男了,加上皇帝這16歲……
  終究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偷瞄一眼,兩女自然看到了方幽的小帳篷,臉紅起來,一個只是一絲絲粉色在臉頰,另一個則是耳朵通紅。
  方幽能感覺到一絲十分微弱的顫抖,但很快就消失,像是放開了心,繼續自然的爲自己脫衣。
  終于,最後一件白色的衣服,脫下了……
  老二就這樣跳了出來,暴露在空氣中一柱擎天。
  耳朵紅似火的那個拿著衣服便快步離去,方幽也只覺耳熱,但他依舊不動聲色。
  他聽見了自己心髒的跳動,很快,很有力,像是跑了幾千米後喘息時的那種跳動。
他這具身體不僅十六歲,還是一個自慰都沒有過的處男,雖然他是皇子,但規矩如此,十六之前不得近女色,甚至以前爲他洗澡的都是叁十快四十的大媽。
  這誰受的了啊! ! !
  ……
  呼,方幽回過神,突然想起自己好像是要洗澡,轉了一下身,兩腳從鞋子裏提起,沒有低頭看,光著身子和腳就慢慢地往池子走去。
  沒有回頭,直接進了池子,就像在澡堂泡澡一樣,渾身被熱水刺激的稍微恢複了一些理智,熱熱的,很舒服。
  不過,這終究不是泡澡,不過一會,一只極富生氣的小腳丫倒映在眼角,一下子,方幽還沒反應過來,那道身影便落在水中。
  就這幺一會,粉紅的腳丫,粉紅的胸,粉紅的臉頰……一切都毫無遮掩的敞開。
  方幽眼球都擴大了一圈,
  裸體,裸體,裸體……
  這一次他整個腦袋都變得空白一片。
  實在是太…太漂亮了。
他從沒如此近距離的觀看過女人的身體,這樣纖細有度的腰,鬆緊白嫩的臉蛋和胸部,不見一絲毛髮的皮膚,如此完美的身材,那種清純,青春年少的氣質,即便是那些a片上也難見,更或者直接沒有。
  呼出一口濁氣。
  方幽看著這一手而握剛好的酥胸,不管不顧,手便伸了過去。
  沒有任何反抗,一切都是那幺自然的樣子。
  “嘶……”
  這種感覺,就是女人的胸部嗎?
  溫熱,酥軟,頂部還有一個軟軟的乳頭被他的手心壓著。
  方幽眼睛猛地從胸部移到眼前之人,對視著,另一只手也伸了過去,用力捏了幾下:“你叫什幺名字?”
  回應方幽的只有一聲輕微的呻吟,過了一會才道:“奴…奴婢李秋香。”
  突然,眼角又是見到一只粉紅腳丫,
  “撲通!”一聲,
  又是一道身影落在背面的水中。
  方幽轉過頭去,暗自咽了口口水,同樣的毫無遮掩的裸體誘惑,幾乎一樣的面貌,只不過眼前之人手中多了一碗水。
  看來這是一對姐妹花,連身體也那幺像,皇太後看起來很懂男人的心思嘛。
  “呵呵,你叫什幺名字,是姐姐還是妹妹?”
  方幽輕笑問道。
  “奴家名作春青,比姐姐晚生一年。”
  “哦,晚生一年?”方幽又回過頭,看向李秋香,疑惑道:“你幾歲了?”
  “奴剛滿十七,家妹十五之生還有一月。”
  “啧……”
  方幽又是故作驚訝一聲。
  突然背後感到溫熱之意,不過腦中一道靈光,方幽硬是沒回頭看,而背後正是兩只芊芊玉手,握著一條毛巾,細細的擦拭著。
  呼,他想起自己似乎有那碗裏的那種水,那是……
  ……一種春藥!
  方幽頓時就沸騰了,看了看記憶……似乎就是教行房之事時給自己的。
  皇家的行房教學,可是vip才能享受的教程,真的是從最基礎的,到教各種姿勢,甚至是一男多女……
  神仙般快活,不能想!
  看著眼前的李春青,站起身來,背後兩只手從肩膀滑倒腰間,毛巾掉進了水中,而腹下的小老弟挺直著,正指向眼前的李春青,與她嘴部平行。
  方幽魂穿成皇帝,完全把自己帶入了這個角色,他雖然要裝有一份皇帝該有的教養,但到現在,他覺得不管是皇帝還是誰,不應該在這有著哪怕一分的忍耐。
  況且,他是皇帝,他想讓誰幹什幺,誰就必須幹什幺,任何事,哪怕是死,萬人之上的他,就是這個世界天!
  我爲什幺要去忍耐呢?
  ﹉
  “會嗎?”方幽只是對著眼前之人淡淡吐出兩字。
  李春青望著方幽挺直的肉棒,自然羞澀,可她明白,眼前這人尊貴非凡,而她,不過因爲皇帝收養才活下來的平女罷了。
  她明白,自己就算是成爲他的玩物,也是榮幸,榮華富貴不說,至少自己的家人不會再那般苦。
  後宮,是天下所有女人都有過的一個幻想。
  拿起碗,一飲而盡。
  方幽未見她回話,她只是張開嘴,沒有敢擡頭看自己,俯身便把自己約摸17cm的肉棒全部吞了進去。
  一下子,
  全部,
  含進嘴裏!
  ﹉
  “嘶!”
  ﹉
  舌頭和肉棒擠在一起,被一種溫暖包裹住。
  吐出來,再次吞進去,包皮和嘴唇摩蹭著,如此反複,方幽直升起一股尿意。
  ﹉
  突然,舌頭串進包皮,捲了幾圈,龜頭傳來一陣舒爽,舌頭又馬上在馬眼上打轉。
  一刻都沒停。
  ﹉
  “呼…呼……”
  方幽不斷呼著熱死。
  實在是太爽了!  ﹉
  不過一會,嘴唇和肉棒分開了,拉出一跟長長的線條,那是唾液和馬眼分泌的混合液體。
  隨即眼前之人便一手握住了方幽的肉棒,上下撸動,挽了下髮梢,再次低身含住了方幽的龜頭,舌頭不停打著轉,用力吸食著。
  ﹉
  方幽感覺自己的尿液像是要被吸出來。
  ﹉
  “好…好吃……陛下的肉棒真甜!”
  ﹉
  !方幽看著她不停的吸吮,感受著鼻子和嘴巴冒出的細微熱氣,以及不停的發出吸吮的聲音,極具誘惑。
  “嘶啊……”方幽不禁出了聲,剛剛失神片刻,就差點就要射了。
  ﹉
  “……噗嗤噗嗤……”
  ﹉
  又是一陣吸食肉棒的口水聲。
  ﹉
  方幽還沒忍住射精的想法,她像是感受到什幺似的,加快了撸動的速度,嘴裏竟然還在不停的說著對白。
  ﹉
  “陛下的……陛下的肉棒……噗嗤噗嗤……好甜……
  ﹉﹉
  …快給…給我精液……噗嗤噗嗤…陛……陛下的精液……
  ﹉
  好好吃……”
  ﹉
  “啊!!”
  方幽不敢相信,之前表現的無比清純的少女,竟變得這般淫蕩。
  這樣靈活的舌頭,這樣可愛的嘴唇……
  方幽抓起她盤捲起來的秀發,緊緊按住,腰間用力一挺,放開了精關,腦袋只是一片空白。
  一股,
  兩股,
  叁股,
  ……
  方幽漸漸恢複了理智,他的肉棒穿過了口腔,進入了喉嚨。
  他能感受到李春青喉嚨不停的顫抖,而他卻反而更加興奮的射精。
  真是美妙的感覺,一個十五十六的少女,被迫深喉,還不敢冒犯自己極力忍耐著自己射精。
  她一定是窒息痛苦的吧?方幽想著,精液沒人會喜歡吃,肉棒也是,它不可能是甜的,也不會有多好吃。
  但自己,是皇帝,她,只是一個玩物罷了……
  方幽射完精,還是按著她的腦袋,這時候慾望和權利已經讓他有些失去理智。
  就這樣,方幽再次一挺腰,尿了出來。
  因爲肉棒軟了下來,所以這次他直接尿在了她的口腔。
而李春青卻一直很理智,她很用心的服務方幽的肉棒,在窒息的感覺過去後她還在極力忍耐不去咳嗽,輕輕的吸了一口氣,正準備伸出舌頭幫方幽清理肉棒時,一股腥臭的水又從龜頭湧了進來。
  她失神片刻,隨即不斷的把液體吞嚥下去,
  她明白這是什幺,但她卻沒有多少別樣的感觸,她早以在皇太後的教育下做好了準備。
  “頓…頓…頓…頓……”
  雖然女人沒有喉結,但方幽還是能通過肉棒感受得到她吞下尿液時喉嚨的震動。
  ﹉
  “陛下……陛下的聖……聖水…好好喝”
  ﹉
  方幽看著她喝完尿液,繼續舔舐著肉棒,深吸了一口氣,回味無窮。
  待她把肉棒清理乾淨,方幽又轉過身,對著一直在給自己清理後背的李秋香。
  此時李秋香依舊粉紅著臉,和方幽一樣站在水池,方幽也正好能看清她的一切美好。
  又……挺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