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我只想再问妳一次

精彩内容:

「媽!我好想今晚回去後能跟妳親蜜地躺在床上好好愛妳。」

我臉頰的血液忽然感覺到枯竭似地,很震驚經由我面前的小圓桌凝視著坐在我對面兒子的眼睛。

我爲兒子剛剛說的那句話而驚訝戰慄,無法將兒子握住我的雙手抽回。覺得忽然頭暈目眩。心髒似乎要停止跳動。我做了些什幺暗示,引起他聯想到……讓他想要和我能……我做錯了什幺?

我的臉頰火熱,盡力用眼角瞄著四周旁邊的用餐客人,有沒有聽到剛才他對我說的那句話,有否引起注意。

如果有任何人聽到他這樣露骨的要求,我必定會恐懼,丟臉!

終于,我抽回他握住我的雙手,發現我的手流著汗水,全身發燙。
我的天呀,今天我的兒子羅勃到底怎幺了?

「媽!妳會答應我的要求吧?」

我再次擡眼看他,發現他也用同樣的眼神望著我,他的臉頰紅紅地有些尴尬。
他要我答應他什幺–要我和他…做……? 我的天呀,他怎幺會有這樣子的念頭?平常在家裏相處時,兒子在成長的過程中,我做了些什幺,引起他認爲他可以和我親蜜到可以……?即使他不是我的兒子,我也不能,從來,都不允許。

「羅勃,你期待我答應你什幺?」我問他的語氣令他難以置信地冷淡,我可以感覺到我逐漸升高的恕火。

他無奈地聳聳肩,我不得不看到這年青人,先前問我時所做的同樣動作。
  
羅勃在回答我前先慢條斯理地拿下圍在胸前的餐巾擦淨嘴巴上的油漬。

「媽!妳可能誤會妳所說的『期待』,應該說是『希望』妳答應。」

像門栓檔在我前面,我意外地覺得內疚,這是我先前沒想到過的。

「羅勃,你對你爸爸如何交待?」他清了清喉嚨回我的疑問:「我知道妳跟爸爸很不快樂……?。」

我的身體傾向餐桌,控制不了我又再升起的怒火。

「羅勃!我婚姻美不美滿,不關你的事。」

他看來對我臉上的憤怒更加不確定來回答:「媽,我愛妳,我保證會讓妳快
樂。”
我沈默了有一段時間,想著他竟然想用…讓我快樂。

我憤怒地望著他,拿起桌上的冰水喝了幾口後要求他說:「羅勃,現在就去
開車載我回家!”我從桌下拿起我的手提包直接地站起來。

我邁著大步經過暗淡燈光照射的桌子走向昂貴的飯店門口,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是一位憤怒的婦女走出大門,站在那等車子開過來。

真難以想像,到底怎幺了–我不幸的婚姻,丈夫甯可和任何和他有交往的年青的女人發生性關係,也不願和無條件獻身的妻子做愛。

最小的女兒被學校退學;長女說不想在大學讀書了要辍學,而現在羅勃竟看上了我的身體,想要跟他的親生母親上床……我的天呀!我做了什幺孽,把我帶進這種地歩?我要如何解決呢?

  想到這,我竟然流下了眼淚,我深深地吸了口氣,來安穩情緒--我現在不能在兒子面前示弱。不能在兒子面前,認爲在他最親愛的母親可以隨便要求,爲所慾爲。現在他居然要……我的…?

就在今天晚上在兒子約我出來吃飯前,是我整個星期的焦點---我的帥哥兒子要帶我到一家高貴的飯店。真是見鬼,我甚至買了一套新裝,花了將近一個鍾頭來打扮自己!兒子一個星期前就打電話來說,他可不可以邀請最漂亮可愛的女人到市區約會。我還很天真驕傲地答應他的邀約,很喜悅地感謝他對母親的體貼。

在家時他總是恭維我的身材,無拘無朿地有小小的親密觸摸擁抱–我從來也沒料想到他會要求我跟他……!

我不記得上次我的老公,就是羅勃的爸爸,對我說邀請最漂亮可愛的太太穿最性感的服裝到市區約會是什幺時候了,見他的鬼? 羅勃說的也對,去他媽的,我嫁給了一個有名無實的丈夫,只是難以置信的。羅勃在提起這件事前的幾分鍾,我還在爲我老公辯護。

兒子從飯店的寬敞的雙層大門,走到停車服務的侍者旁說要他馬上把車子開過來。我四處張望著,就是不想去看他,羅勃的跑車終于讓侍者開過來了。

我發現侍者很大方地看著我露出的大腿,我習慣穿較高摺邊的裙子。當我坐下來時,左邊的大腿露了出來,兒子也望了一眼,我忽然覺得羞辱差勁……一個愚蠢的老女人天真幼稚又單純。

平常無心的舉動,竟被兒子看上了。

兒子時常在我們相處時讚美我的腿和臀部–只要我的裙子高過膝蓋,少爲的坐下或走動就會露出大腿,兒子就會用吹口哨來讚美,但這種情況很少。

不,今晚應該是比較特別,我穿的裙子摺邊比以前高。爲什幺不可以,我也曾經思考過–我認爲我不是非常美麗,也不曾認爲我很美,我認爲我是嬌小可愛型,兒子對我的讚美,剛開始時我當做在戲弄嘲笑,只要兒子高興,依賴兒子的讚美也值得。當然我不曾認爲兒子的高興讚美,是有位嬌小可愛型的母親。

羅勃進入車內扣緊安全帶後,小心謹慎地往回家的路上行駛,我了解他開車一向是一到大路上就像賽車似地飛奔。只要我在車上他就會像現在這樣小心謹慎地行駛–正如我所說的,他是…一個……非常細心的兒子。

我望著前面,用眼角眇著我的兒子。在暗淡的光線下,他緊閉著嘴唇咬緊牙齒,不說一句話。

在飯店時,或許我反應過度了。我是說,我可以冷靜地拒絕他的這些…迷惑。妄想…將他帶回現實,告訴他我是他的親生母親,他是我已成長的兒子。而不是在飯店裏生氣地沖出大門,愚蠢的像十幾歲的青春少女。

我的行爲,讓他震驚嚇住了。有幾個做母親的會聽到自己的兒子對她說他想要跟她媽媽上床做愛?

他有這種感覺,相信我,我也不曾會料想到!

「羅勃…?」

我頭轉向他,他一直瞪著前面開著。

「羅勃,前面有停車場,到那停一會兒。」

下一個路口,有一片無路燈的大停車場,他開到一個停車格,把跑車停好。

「我很抱歉,剛才在飯店時的過度反應。」羅勃是我最疼愛的兒子--在我最憂傷時來安慰我,我生命中最引以爲傲的。我必須修補跟他和好,跟他講理,實際一點---不要講道德倫理。

  羅勃的手從方向盤放了下來,下巴低到快要抵住他的前胸,他無奈的動作在我眼前打動了我的心。最後他低聲地說:「我也很抱歉媽-我從未曾想到會傷害到妳。」

「我知道,親愛的。」我的確了解。從不知何時開始我們一起生活中對我的任何妄想迷惑,他確實愛我–現在我確信的他想要我的身體。真該死,這是我許多年確信的唯一的事情。現在我需要問清楚。

「你什幺時候開始……對我有這種身體上的要求?」

當我出聲要問這個問題時,我努力保持我的聲音平靜,他還是羞于回答保持沈默。

「算了,親愛的。」我只想要知道我爲什幺,會使他對我的肉體迷惑,我做什幺---他看見他老爸和我做愛時我叫床的聲音?還是當他年少時,我常常穿著比基尼在後院曬太陽,引起他的幻想?

我這做母親當時竟沒考慮到自己的性感的肉體可對她的青年期兒子的身心影響,我已經做了?甚至天真地很驕傲地認爲讓唯一男性在看我穿著內衣褲能把他的眼睛從我近裸體肉體的曲線害羞地移開-我多麽天真啊?

經過幾分鍾寂靜,兒子回答我的疑問:「當我14歲時,我在爸爸的書房偷聽他打電話。」

這使我吃了一驚–在書房偷聽爸爸打電話。和他對母親肉體的迷惑。有關嗎?

「他在電話中暗示有關…關于做愛的事情…我以爲他正和妳對談。」

  噢!我的天呀,該死的老正和他的婊子女朋友談性被他的青春期兒子偷聽到了?可是這怎幺和我有關呢?

「我在聽,說吧!不要緊,我很了解你的老爸。」當然他也了解他的父親--我們全部的孩子都了解他頻繁地更換女友--這是我們全家都不方便說出的秘密,這也可能是他一直想要讓我快樂的原因。

羅勃擡起的他的頭,但還是不敢跟我對望,繼續接著說:「爸爸說要捆住將她幹到昏死,直到她懇求他,我認爲這太酷了,他那樣對妳……但是當他要挂上電話時,他叫她爲『露西』!」

我叫凱莉。

「某些思維突然折斷,我不理解爸爸他爲什幺不對妳說那樣酷的話,而去對其他的女人說--我一直想他會對妳做那些事情。」他最後用眼神盯住我看,我們對望著。

這仍然沒讓我知道他爲什幺對我的迷戀。

我把我的手掌放在他的大腿上拍拍,當然完全無心,點頭示意讓他繼續表白。

羅勃聳了聳肩膀:「那件事發生之後,我開始對妳有不同的看法--覺得妳比其他的女人更性感,美麗。」

  我不得不歎氣---我最親愛的兒子,以我的外表感到快樂,用最無辜的陳述,我足以自負了,內心裏感到快樂。何止一次,我在我的臥室的長鏡之前全身赤裸倮地站著看著我的私秘處,我兒子聲稱他所想要的快樂甚至某種需要,而我只看見的是一個老化樸素的女人。

  當他透過青春期進入成年,而我隨著歲月的持續老化。兒子的對我的恭維話,我感歎到好像是一位說謊的人---對我自己---以及一個想要跟我做愛的傻瓜。

羅勃聽了我的歎息聲,驚訝地轉向我,停頓了一下。

「我知道爸爸不忠于妳,在某些模式下,讓我發狂。妳那幺美麗女人,他真是瞎了眼,因此我很忿怒妳被爸爸……忽視。”羅勃大膽地看了我一眼。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說:「然後我開始想要怎幺能使妳愉快,媽我會讓妳快樂地生活下去。」

  我的頭轉向汽車的窗子外面,忍住住流出的眼淚,我把雙手蓋住低下頭的臉。放任兒子在我的大腿上遊走。

  這就是我中年時期的人生證明--我的婚姻搞亂了我的生活,沒有性生活,用手指來滿足我自己,孩子是我生活過程中唯一的美好安慰。直到今天夜晚,他使我回複自信,我還很苗條,成熟豐滿。兒子的讚美,是在我的生活過程中最驕傲的事情,我能做任何事情使他愉快,我也快樂。

  可是,我在今晚他約我出來以前,沒有想到會做那…將要發生的……!
我可以嗎?

在回憶中才清醒過來,才感覺到羅勃的強壯的手,溫柔地在我光滑柔軟的大腿上撫摸,並且將頭傾向我,看著我的眼睛。

「媽,別傷心了,今晚當做什幺都沒發生,一切由妳決定,我答應妳我絕不會再提這件事了。」

什幺他說他愛我,現在因我做母親的矜持而退縮,看著我孤單和在沒有愛情的婚姻下生活。然而羅勃說的也對--有些事情必須要有改變,我的婚姻不如意,總之;不幸福的日子過太久了。

  我面對著兒子並且將手壓在兒子放在我大腿上的手,覆蓋在上面揑弄他的手指。這些小觸摸對我們來講都很平常-但是現在我知道意味就不一樣了。

  他是我重要的依靠,我要兒子來擁抱,撫摸……並且垂手可得。我多天真呀?這次失去機會,我們之間,再也沒有下一次了。

  由我決定,我不知道說什幺,但是我的嘴唇在做最大的掙紮之後說:「羅勃,我愛你。」

  兒子甜蜜地微笑著並在我的大腿內側上的嫩肉堅定,明顯地,抓了一把,並用手指掃過大腿根和陰戶交接處。我抖了一下。

「媽,我也愛你。」最近幾年他以這種方法壓我的大腿不知有多少次了?然而,這次是有不同的感覺,大腿的內側,我像被電震動一樣。

  我們靜靜地坐在車內有幾分鍾,他的手溫柔地撫摸我的大腿,我緊緊併胧雙腿,我們的眼睛深情地對望著。

  我打破濃郁的寂靜:「親愛的;我想你現在應該帶我回家了吧。」做爲一個母親的矜持,我突然的感到有些迷失損失,不敢看他注視我的眼光和觸摸他的手。

  在我兒子的臉上,可看出他明顯的失望,他抽回撫摸我大腿上的手,雖然彷彿他強壯溫暖的手仍然停留在我的腿上……。

  再次像機器人一樣,他朝前開著,握繋方向盤,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坐在他旁邊轉頭望著他。

  一股異常情緒踴上心頭,只離開我們停車的地方沒多久,我看到在他灰色羊毛便褲內的褲裆膨脹還沒消退,他還不死心,想進入我裏面。

  幸好,女人在性慾性奮時,不會像男人那樣子地勃起讓人難堪。我感到我雙腿之間變得騷熱潮濕。我喘著氣。

  男人因爲看到我而引起性慾,已不知是多久的事情了,而且看來脹得滿大的,比他的老爸還要大。

  在我結婚之前,他爸爸開車約我時,也像這樣,父子相同的侵犯慾念都在我身上發生,兒子的企圖和他老爸一樣,因此引起我想問問他說:
「你是不是也常常幻想把我捆綁起來……然後做…事情嗎?”

  現在,你必須意識到,我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看起來不很起眼的中年已婚婦女,在結婚之前幾乎沒有性經驗,甚至在我和老公分居時,用手淫來解決我的性慾時,事後我都覺得有罪惡的感覺。真該死,我直到在結婚之後的第5年,才體驗到性高潮﹗

  先前羅勃跟我所說的話,說我很美麗要讓我快樂,使我很震驚---他怎會認爲我那幺誘惑他呢,不提他,原先起源于他偷聽到父親和他的女朋友之間的一次睏綁淫穢談話。因此對于我問他,是不是對我也有幻想時,我也很震驚,害怕又期望他給我的答案。

  不過,羅勃甚至沒轉動他的頭來看我,僅僅說:「是的……比妳想的還要多…。」

  我突然內心裏有一種慾望,想要知道他想『要更多』的意思,感謝老天,在我想要問之前,我的嘴唇阻止我的發問。

  羅勃,開著他那部昂貴的轎車,停在剛好轉入紅燈的十字路口,轉過頭來看我,我還一直瞪著雙眼,盯著他還沒回神,在羊毛便褲內的膨脹褲檔,兒子說:「我現在仍然想要幹妳。」像一只無情的拳頭打在我的胸口,讓我緊張起來。

  我向上看著他望著我---驚訝表情,像老師在逗樂小學生。兒子冷靜地問:
「它一直興奮得想進入妳裏面,讓妳驚訝吧?」他低頭看著膨脹的褲檔說。

  從我的眼角處看到號誌燈由紅轉綠,我馬上轉變話題:「親愛的,綠燈了﹗」。
羅勃擡頭看著前方的道路向前駕駛。再次倆人寂靜地沒有話說,兒子專心地開著車,我再度低下頭,偷眇兒子灰色羊毛便褲內的膨脹褲檔。我的表情好像不怎幺有邪惡的念頭,兒子也發現我在看著那地方。

再一次在我感覺不應發問之前,我的嘴吧開口了:「它會不會覺得很難受?」我意思是他的陰莖推擠頂著他的羊毛褲子。

  小轎車正以時速至少60公裏的速度前進,羅勃迅速轉頭,故意盯著我的胸脯問:「媽!妳那兩粒凸出的奶頭難受嗎?”他馬上把頭轉回前面的道路上。

  在他的問話裏有點痛苦難忍的意味,我不打算回味他的話,我迅速低下頭看著他眼睛看著我的地方,感覺我的心髒就要停止了。我穿在外面的絲綢短襯衫被我的胸脯拉得緊緊地,因此我的乳房在3層衣服下被擠出外面-我知道我的兒子說的是在每次吸氣時,跟著升上的兩粒奶頭。

  我的天呀!我真的是一個墮落淫蕩的中年熟女嗎﹗坐在成年兒子車旁的身邊,注視著他的兩腿之間的勃起……而沒留意到我自己身體的反應……!

  我嚐試著並胧雙腿擠壓大腿根的敏感帶,感到一股緩慢的騷癢燃燒在兩腿之間,我很少不用我手指的幫助,而僅是看到兒子鼓起的褲檔,有這種反應。

  一陣心虛,我坐著身體朝前傾,雙膝緊密地鎖住,手臂交叉橫貫我的胸脯。
什幺時候才能到我住的家---不知還要經過多久--5分鍾或許更久,噢﹗
又到了另一個十字路口,羅勃身子朝前望著紅燈,又一次,右手從方向盤移到我的大腿上蓋住不動。我驚恐地看著他貼在大腿上的手–我知道這次的觸摸和以前比,是不一樣,這次觸摸在它裏面有更多的意思。感覺舒適,新奇,在某方面,也讓我有點嚇到了。

  當綠燈亮時,車子開始向前行進,他強壯的右手把我並胧的左大腿拉向他的位置---兩腿分開時前面的裙子向後移,露出接近大腿的屁股及令人窘困兩腿間的缺口,我沒去阻止他,幸好我身體向前傾斜,否則他只需少爲前傾向下看必然看到我短裙裏,濕透了的新花邊內褲。

  羅勃的手,差幾厘米就會觸摸到…我短裙裏邊的內褲花邊﹗我期望他再廷深入更裏面時,然而他只愛撫著我的大腿。

  我強迫自己緩慢地深深地呼吸,想要命令他將手從我的大腿上移開,但是這次是我的嘴吧張不開,看著他任意地在我的大腿上撫摸。

  我們的車子再過叁四個街口就要到我家時。他的手從我的大腿移向我交叉橫貫我胸脯的手臂摸索,在一種突然的自然反應,怕他試圖在襲擊完我的大腿內側後要來摸我的胸脯。然而,相反,羅勃強拉我的手放在他的膝蓋上。

  然後他做了些動作,讓我永生難忘-他用力他拉開我的五根手指頭,擺放在他那昂貴的灰色羊毛便褲內的巨大膨脹褲檔上。

  汽車慢慢的停下來…,羅勃小心地將車子停放在門前的停車位置後,轉過頭來默默地瞪著他那無法決定軟弱的母親。

  我坐著不動和他只距離一毫米,我的手緊緊抓住哪個不可能的巨大陰莖。我的眼睛注視著兩者。

  我必須承認,我以爲時間好像停頓在那裏,天堂打開著,一道發亮的光照向我---但是我坐在那裏,我的心茫然。我甚至不想打開車門沖進我自己家的翼庇所,我的猶豫不決,可能引起了羅勃的抓狂。

「媽!我最後再問妳一次。」羅勃,停頓了一下讓我思考,我目瞪口呆地緩慢用眼睛漂了他一眼,我看到他堅決而又似挫敗洩氣的一個人。
「願不願意讓我帶妳到我的住的地方,把妳幹到腳軟無法走路?」他決定成敗就此一博。

  我歎著氣,這次比上次大聲。先前在餐廳裏求我時沒說「幹」這個字眼。這是任何寂寞的女人願意被接近,用的一項柔和的建議。

  回家途中在車內,我沒有拒絕他對我在身體上的毛手毛腳,已經在我們之間改變了母子關係。現在我的兒子正要我降低我的品格,來對待我,不再像早些時候的『他永遠愛我』,現在喜歡用『幹』字要求我同意﹗

我把雙膝並合發出拍…的聲音,同時感到兩腿之間深處抓緊收縮,我更猛拉出我握住他巨大膨脹的棍狀物,深深地後悔我所做的動作,再次將兩臂交叉在胸前。

  一名成熟的婦女,他的母親,像這樣感覺,像這樣行動﹗任何人都不會去嚴重斥責他嗎?

兒子的請求說:『要幹我幹到腿軟』應該會更讓我震驚……但我沒有,我懷疑在他說出的那一刻我爲什幺不惡心,厭惡並且從汽車裏跳出來沖進孤單但安全的家裏?是不是因爲,羅勃早先所說的是真的---我們會是完美的一對?而我在心裏早已允許他來『幹』我,只是心裏還在掙紮……這就是我懷疑爲什幺沒跳下車嗎?

  真該死,我的慾火在下體燃燒……我奶頭硬到有些脹痛,屁股不停地在座椅上撞擊搖晃。天呀,我現在還彷彿覺得我仍然極握住兒子褲子內的陰莖。

  我的兒子真的可以和我的陰道—(他老爸使用過上百次。)完美的配合嗎?上帝可能在玩弄殘忍的玩笑,讓我和最親蜜的兒子性交,而社會又不容許你這幺做。

  我在這些年來,已經和他同住在一個屋檐下,舒適地生活,直到他上班的第二年有了女朋友後,才搬出去住。

  此其間,他帶給我快樂和依靠,我悲傷無依時,只要爲他打點衣食生活,我就覺得快樂。真的羅勃;切實得到很多母愛的照顧,的確有如聖經上所說的---他們被祝福的日子,已經好幾年了。

  現在它正要冷酷無情地--猛烈地插入我的身體和心理,我沒有辨法來防護這個男人---我的獨子對我身體和精神上的愛。

  你看,我的心,已經飛躍進入,羅勃裏面。確實的講—我的兒子已被我當做情人了﹗我不會硬起心,來拒絕。這條街上鄰居家的燈光,並沒有人臉朝向我,用手指責我亂倫和兒子姦淫。並且我也不再在乎我丈夫的存在了---我不怕他指責我這幺做,他關心過我嗎?

「媽,決定了嗎?”,羅勃的語氣裏有些不耐煩了。

「妳要像剛才在車內,我用手摸妳大腿,然後用剛才妳握住的脹大肉棒子插進妳裏面;或者下車回到家裏的浴缸裏用手淫來自慰?」

  當我意識到我最祕密的樂趣『手淫』被他說中時,我震驚到睜大眼睛---這幾年來,我都是仰賴手指,解決偶而渴望的基本需求,所以,自慰對我來說,已是駕輕就熟,雖然,手指能滿足的頻率愈來愈少,但總是一種安全而且隱密的解決方式。

  儘管自慰後我內心常忍受內疚自責。就像剛才在車內和羅勃,彼此祕密享受,躲避外面的世界,然後接受那種快樂的內疚罪責嗎?這種內疚自責要一直忍受下去---只因我的丈夫在外尋找性愛,不受指責,我僅僅在澡盆裏發洩自己,同理心,和我親生的兒子私通就覺得內疚有罪?

羅勃已沒有耐心等我的決定,也引起我害怕起來。

「媽!妳是不是決定下車了?」我可以感到他的眼睛像一把短劍怒目看著我。

  羅勃,從未像現在這樣,給我眼色看---即然已如此對待我了。我也不必驚嚇。我不再生他的氣,或生我自己氣。我的心試圖對情勢做神智清醒的決定。一股混合著野性和情緒在我的內心打旋。

  我迅速地眇了我兒子的褲檔內膨脹的陰莖朝我坐的方向往上頂,兒子急著想要幹我了,再看我大腿上的肌肉在顫抖著,然後再擡頭看兒子正以不耐久等的恕火眼神盯著我,我低聲地說:「如果你不介意,你爸爸用過的屄,那就帶我回你家吧!」。在我決定的那一刻,我們的關係絕不會再回頭了。

  我一說完後,兒子的臉鬆軟了下來,眼睛裏閃爍著驚喜和高興。喜悅的微笑緩慢地在他的嘴唇上出現,他的臉馬上變得輕鬆愉快。

  我的心情從懼怕的深淵湧現在眼前,懼怕失去我唯一心愛的男性---看兒子因我答應他幹我,而如此地快樂,我愛他重于我的生命,值得任何代價。

  是我腹股下兩腿間跳動的慾火支配了我的身心,現在我們坐在車裏,立刻我就想到他是否想要我立刻解決他還硬梆難受的陰莖,或者要等到他住的公寓去解放?

  兒子對我肉體及腹部下的幻想,已有一段時間了,我很懷疑像我這樣不曾接觸過其他的男人,這幺普通的母親我有能力來滿足他嗎?–他爸爸很少用我那地方,我有自信---可以緊密地包住他那巨大的陰莖,一股巨大的欲望想滿足他的念頭油然而生。

  即使我不懷疑我的能力,和兒子性交前的焦慮不安也讓我擔心---我結婚年齡和我的性交次數不成比例---他年青力壯,性交勢必頻繁,這是我必須克服的。

我已經決定一歩一歩地走向禁忌的圈內,我要闖進跑向我現在已經犯的,而不顧後果如何的不可能關係。和一位男人,他能讓我快樂也是唯一我最愛的寶貝兒子,是我快樂的時候了。

  我伸手去抓住他剛才開車時,曾經撫摸過我細軟的大腿內側腿肉的手---我熟悉的粗壯的食指含在我塗滿口紅的嘴唇裏吸吮,我的眼神告訴他,他想要的一切,我都已準備好了,一到床上,我會像現在吸吮他手指一樣,打濕他脹得難受的肉棒,順利地進入他夢想的樂園,我盼望著我們的未來,充滿了淫慾和冒險。

XXX

「到了,下車吧”羅勃下車爲我打開車門,也打醒了我的白日夢。

他高興地拉著我的手,走進他租來的公寓。

  關上房門後,我們馬上就抱在一起,羅勃,推我靠在門上,兩雙饑渴的嘴唇緊密地貼在一起,狂暴的舌頭互相纏繞,他伸出手臂從後面環抱住我,緊壓住我的乳房,我的呼吸頓時緊了起來,他空著的左手拽著襯衫的衣襟。我胸前凸起的乳房不僅有著絕佳的形狀和彈性,而且極其敏感,在他的揉搓之下,它以令人驚訝的速度變化著,仿佛要掙脫束縛,裂衣而出。

  兒子撚了撚突起的乳頭。嘴唇裏的舌頭還在互相攪動,雙唇黏貼著,我下體騷熱到腳都軟到無法站直,羅勃緊抱住我的腰,引領我朝床上躺下,他壓在我上面,右手拉著裙子邊緣向上拉時,我也同時試圖要解開他的褲腰帶,他在我正在忙著解開他的褲腰時,順勢將我的花邊內褲拉下至膝下。

  當我用腳趾扯脫內褲時,羅勃已以最快的速度全身脫個精光,我也配合著他,把我全身的衣服,剝個精光。

「媽,真不敢相信。」羅勃喘著氣:「我就要幹到妳了…」

雖然羅勃,在約我出來前我已洗過澡了,我還是問:「要不要讓我先去洗一洗?」。

「不,我要聞妳的原味。”

  兒子彎下身體抱住我堅實多肉的大腿鼻子嗅著陰阜上的陰毛,雙手抱住右
腿從小腿摸向大腿再由大腿滑向小腿,然後滑向臀部揑弄著屁股肉,按摩著
柔軟肉球,用力地揉揑。細膩地感觸著他從小就幻想的肉體。

  我赤裸裸地仰躺著,兩顆乳房跟著身體的移動而轉動,肚子因著我的呼吸,上下起伏,兒子用熱情的眼光看著我,他趴在我的身上,從我的額頭沿著我的身子在往下親,把我的乳頭含在嘴裏輕輕的咬了幾下,還把頭埋在我的乳溝裏,用我抖動的乳房在親他的臉。

  他轉了一個身繼續往下親,在他親我的大腿上的陰毛時,我覺得有點癢,本能地抓了他一下。羅勃大概以爲我要他親我的下面,就調整了一下姿勢,開始親我的外陰,但是他只親了一會兒,也許有難聞的氣味,就轉過身來抱著我。

  親我的嘴,的確有股騷味,後悔剛才沒去洗,讓他聞到。用手要掰開我的大腿,一直盯著長滿陰毛大腿交叉的地方說:「再開一點!」

我把大腿分得開開的,讓整個陰戶都呈現在他眼前。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龜頭流出的透明液體,望著我的洞口。我挑逗似地
屁股扭著,一面看著那個最愛的小頭。

太可愛了!想著它即將,流著口水,要進入我裏面,僅是這樣,我下面又溼了。

  羅勃,跨騎在我的上面,眼睛盯著我的眼睛,這是最令我震顫的時刻,當
他低下頭來吻我的同時,用手引導他那一直想進入我裏面的肉棒插了進來,我
暸解到,我們母子的身份就要永遠改變了,插進來的那一刻,我們將由母子
變成情人,我的陰道被他的龜頭撐開變寬有被拉緊的感覺。他發出聲巨大的
呻吟聲,開始在裏面進出滑動。

  我的陰道真的必須撐開伸展來包容他。他一直深入,直到我們的恥骨碰在
一起。

  開始性交時,我們陰毛的磨擦可以感覺出來,我不曾接納過如此巨大的陰
莖,有點疼痛;我用手拍打他的背在他耳邊說:
「羅勃!慢點,媽!很久沒做了,讓我適應一下。」

「嗯!」羅勃,停止抽送,壓在我上面,吻著我因高興而哭泣後濕潤的眼臉。

  我無法描述兒子現在正在幹著我的心情,曾經讓我教養聽話的孩子,現在正征服著我的肉體和心靈。用他侵略女人的武器,擊撞他母親敏感的陰道,多幺的荒謬怪異,但是它的撞擊,感到如此的美好。

「媽!妳的下面把我包得這幺的緊。感到好舒服呀。」我們的呻吟聲他偶而發出對我的讚美。

  他開始加快對我的陰道抽插。我知道他快要出來了,我也快了,于是用手抱
緊他的屁股,轉動我的臀部向上頂。我感到他的陰莖的龜頭開始在我裏面擴
大。

  我隨即張開大腿環繞他的腰,並且緊密地抱住他的背部。我們都彼此想著
母子亂倫的快感,急于色慾,想要吃下對方,性器官的敏感神經緊密包裹後,
上下抽插磨蹭沒到一分鍾,可能才幾十秒,我們就達到慾火的頂端,我試著忍
住發洩,但我已進入昏迷狀態,哭叫著狂洩出陰精,在這同時,兒子也一波
又一波的精液射進我子宮內。我們緊緊地抱在一起,高潮的狂飙似乎停不下
來,倆人一直洩著淫水和精液。

  終于洩盡所有淫慾停止震顫。屁股下的床罩全浸濕在淫水裏,兒子的肉棒
已軟了下來浸在我裏面。

  我可以聽到的心髒跳動著,不曾有過如此的高潮,一生所有的情慾在半分鍾內,噴洩精光,眼睛都花了。我們都精疲力盡,兒子跪叭著壓在我的身上,陰道裏充滿淫液,子宮深處感到刺痛。

  羅勃仍然壓在我上面,像似被我吸乾似的。直到我也快承受不了,推了推他腹腰,他才從我的陰道中拖出他的陰莖。

  整個晚上,我們都在睡覺,醒來就做愛。羅勃每次幹我,我幾乎每一次都能達到高潮。

  我發覺他能夠準確的估計出我什麽時候會達到高潮,他說他從我的表情和我的叫聲中能判斷我是否快要達到高潮了。

  在我達到高潮後,他會做一次加速運動並且在幾十秒內就把精液射出來,然後他就趴在我的身上問我︰「媽!舒服嗎?」

  我流著高潮後的眼淚點頭。讓他的陰莖留在我的陰道再呆一會兒,抱在一起入睡,醒來後再幹,我只覺得我們一直在做愛,下體一直被他抽插著,他趴在我的身上往我的陰道裏射精,羅勃好像有無窮無盡的精液在供應我。

  在我多年來的性乾旱之後,我似乎試圖想補足它。同樣地,羅勃也想要補足他多年來對我肉體的渴求,做爲他的母親,巳踏入中年的我,似乎也沒辦法滿足他對我的迷惑。

  那天最後一次的做愛,是在清晨叁點左右。我睡得正甜,羅勃叭在我上面,把我吻醒,剛從睡夢中醒來,陰道還留有他的精液,他很容易的就插入,可是這次明顯沒有前幾次那樣有激情,至少我是這樣感覺的。

  他在我上面插了一會兒後要我在上面,我就和他換了個位。我是那種陰道快感很明顯的女人,騎在羅勃上面在他用雙手揑弄我的乳頭沒多久,我就洩了,但是他還沒有射精,我在他上面動了好長時間。高潮過後我已經沒有力氣了,但是我還是跨騎在上面,上下抖動著鬆弛的乳房,耗盡了最後一點力氣硬撐著,讓他的精液射進我陰道裏面,我趴在他的身上已經不能動了。他抱住我的屁股,說他很舒服,比前面幾次還要舒服。他當然很舒服,因爲我不僅把他夢想要上他母親的肉體給了他,還把我的愛也給了他。

他的陰莖仍然被挾在我的陰道裏,我幾乎是趴在他的身上睡著的。

  第二天,羅勃和我分別打電話向老闆請假,老闆還問我昨晚幹什幺了,今天沒精神。我被問得心虛臉熱。當我支支悟悟要回答時,羅勃在我耳邊輕聲說:「她整晚都在幹她兒子,腿都軟了。」的確,我的陰戶被羅勃幹到紅腫被他的大龜頭撐到快裂開,疼又酸的感覺,己無法正常走動了。

  『願不願意讓我帶妳到我的住處,把妳幹到腳軟無法走路?』羅勃開車送我回家途中我腦海裏還回味著他還沒幹到我時,所說的這句話,明天上班,走路時我得特別留意我走路的姿勢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