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春光乍现】【第26-30章】【作者:不详】【连载中】

精彩内容:



  第26章 流言蜚語
  現在是上班高峰期,公交車上很擁擠,想起上次在公交車上被一個猥瑣的中年男人騷擾的情景,蘇晴有種“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想法,便搭乘一輛出租車來到了中天國際大廈。
  在一樓乘坐電梯上了28樓,來到她工作的南方貿易公司那間大辦公室裏時,同事們都先她一步來公司上班了,唯不見李小娟的影子。
  由于同事們並不知道那天晚上蘇晴被公司總經理高飛叫去總經理辦公室,他們之間所發上的事情,又因她向公司請假的時候,謊稱做了一個闌尾手術,均不知道她是因爲被歹徒強暴,因失血過多住進醫院的。
  因此,大家一見到蘇晴,就倍感親切,紛紛前來向她問寒問暖。
  蘇晴往李小娟的辦公位置望了一眼,見是一名新招進來的女員工坐在那裏,忍不住問:“李小娟呢,她怎幺沒有在辦公室呢?”
  一名同事神秘一笑,說道:“她被潛規了。”
  “什幺?潛規?”蘇晴皺了下眉頭,忍不住問:“她被誰潛規了?”
  “當然是高飛總經理呀?”女同事神神秘秘地說:“你還不知道吧,李小娟已經被提升爲總經理助理了,我看啊,她表面上是總經理助理,實際上是高飛的情人,兩人偷偷摸摸地在一起,這不被潛規了是……”
  然而,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看見李小娟板著一副冷冰冰的面孔站在自己身後,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李小娟狠狠瞪了她一眼,怒聲說道:“上班時間,在這裏胡說八道什幺,你是不是不想在公司幹了?”
  同事急忙替自己辯解,但又不知道如何辯解,便支支吾吾地說道:“李助理,對不起,我……”
  “你少在這裏我啊我的了,如果這個月的業績上不去,看我如何收拾你!”李小娟冷聲說道,俨然一副領導的派頭。
  女同事急忙說道:“請李助理放心,我一定會完成任務。”
  說完,逃也似地回到了自己辦公位置,其他同事見李小娟沖那幺八卦的女同事發火,嚇得不敢吱聲,紛紛回到他們的辦公位置。
  李小娟的態度與以前大不一樣,表現出一副狐假虎威的架勢,令與她關系密切,最最要好的蘇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像是換了一個人,根本不認識似的。
  正當蘇晴猶豫著如何向她打招呼的時候,李小娟面無表情地對她說道:“蘇晴,你跟我去辦公室一下!”
  “好的!”
  蘇晴點了下頭,隨李小娟一起走出辦公室。
  兩人剛一離開,員工們就開始議論起來了。
  剛才被李小娟數落那名女員工不服氣地說:“有什幺了不起的,還不是因爲跟高總睡覺,床上功夫厲害,才當上總經理助理的?”
  另一名男同事提醒道:“你小聲點,當心李小娟給高總吹枕邊風,炒你鱿魚。”
  女同事不以爲然地說:“炒就炒,有什幺了不起的?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我就不相信,除了這公司,我就找不了地方。”
  “話雖這幺說,可你沒有必要和那種女人較真啊?”男同事勸慰道。
  “我就是看不慣她那副自以爲是,小人得志的樣子!”女同事不屑一顧地說。
  ……
  蘇晴隨李小娟一起走進總經理助理辦公室。
  李小娟關上房門後,這才將自己冷冰冰的面孔收起來,一臉笑意地問:
  “蘇姐,你的身體完全康複了嗎?”
  蘇晴點頭說道:“是的,我出院後,在家裏休息了兩天,一點問題都沒有,可以正常上班了。”
  “你真的是去醫院做了闌尾手術嗎?”李小娟試探性問。
  蘇晴根本不想讓李小娟知道自己被人強奸這件事,更不想讓那件事讓公司員工知道後,鬧得滿城風雨,便咬咬牙,點頭說:
  “嗯,是的。”
  李小娟似乎對蘇晴的病情感興趣,試探性問:“那天晚上,你離開高總的辦公室之前,他對你做了些什幺?”
  蘇晴想起自己那天晚上喝了高飛往裏面放了藥物的咖啡後,受到藥物的刺激,不受控制地趴在地下,替高飛“吹箫”時的情景,感到很不好意思。
  然而,她並不知道李小娟葫蘆裏賣的什幺藥,便呐呐地問:“沒……沒幹什幺呀,你……你怎幺這幺問呢?”
  “沒什幺就好,”李小娟一臉憂郁地說:“你知道嗎?你走了之後,高飛強暴了我,奪走了我的貞操,我本想打電話報警,他卻對我花言巧語,並向我賭咒發誓,說一些要對我負責之類的話,並提升我爲總經理助理,我一聽這些,當時心就軟了,決定放他一馬,其實,我根本不想當什幺狗屁助理,但又沒有更好的去處,也只能從了他,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樣做,很下賤啊?”
  “人各有志,只要自己覺得好就行。”蘇晴知道伴君如伴虎這個道理,與李小娟說話比較謹慎。
  李小娟苦笑道:“可是,辦公室那些嚼舌根的家夥,總是在我後面議論,我都被那些風言風語搞得快奔潰了。”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你可別介意那幺多,要不然,會給自己帶來許多不必要的煩惱。”蘇晴開導說。
  “聽了你這話,我心情好多了,”李小娟甚是感動,一把抓住蘇晴的手,說道:“蘇姐,還是你對我好,你不愧是我的閨蜜!”
  蘇晴半開玩笑說:“你現在是總經理助理,我可不敢高攀喲?”
  “切,”李小娟撇撇嘴,說道:“不就是被人潛規了,做了一個小小的總經理助理嗎?就是我做了總統夫人,也不會忘記你這個好閨蜜。”
  “嘻嘻,看來你野心不小嘛,還想做總統夫人呢,你想不想當總統啊?!”蘇晴半開玩笑說。
  “想啊,如果我當了總統,你就做總統夫人吧!”李小娟咧嘴一笑。
  “切,我才不想同性戀呢!”蘇晴嬌嗔道。
  笃笃笃!
  突然,房門口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音。

  第27章 另有隱情

  李小娟走到辦公室門口,伸手將房門打開,見高飛站在門口,便問道:
  “高總,你有什幺事情嗎?”
  高飛朝辦公室裏望去,見蘇晴站在辦公室裏,便對李小娟說道:
  “聽說蘇晴來公司上班了,就上次她交給我那份策劃書的事情,我正好找她商談一下如何實施的細節。”
  李小娟轉過身,對蘇晴說道:“蘇姐,高總找你有事情要商量。”
  蘇晴一見到站在房門口的高飛,想起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就感覺一陣臉紅。
  她將目光落到高飛身上,問道:“高總,你找我?”
  “是啊,你來我辦公室一趟。”高飛回應一聲,轉身朝他隔壁那間辦公室裏走去。
  蘇晴見李小娟注視著自己,隨即穩定了一下情緒,尴尬一笑,說道:“李助理,還是你陪我一起去吧。”
  “高總是因爲工作上的事情找你,我就不去摻和了,”李小娟看透了蘇晴的心思,笑著說:“放心吧,大白天的,他不會把你吃了的。”
  “我才不怕他把我吃了呢,倒是怕你這個醋壇子吃醋。”蘇晴半開玩笑說。
  “我才不吃醋呢,”李小娟不以爲然地說:“你又不是不知道,高飛這個花花公子外面的女人那幺多,又不在乎多你一個,再說了,你如果與我共用這個男人,我還少費一些力氣呢。”
  蘇晴調侃道:“他辦那事是不是很厲害?”
  “厲不厲害,你試一試就知道了,”李小娟詭秘一笑,說道:“放心吧,我是不會吃醋的,到時候,我們還可以交流一下。”
  “切,”蘇晴白了李小娟一眼,鼓起腮幫說道:“你這個小狐狸精,越來越騷了,居然說出這種肉麻的話,我才不願意和你共用男人,與你交流經驗呢!”
  “嘿嘿!”
  李小娟壞笑一聲,伸手在蘇晴飽滿的峰巒上摸了一把。
  “討厭!”
  蘇晴嬌嗔一聲,急忙將她的手拿開,逃也似地離開了李小娟的辦公室。
  “哈哈哈!”
  身後傳來李小娟一陣銀鈴般的笑聲。
  ……
  蘇晴來到高飛的辦公室門口,見高飛已經進了辦公室,而房門卻是虛掩著的,便擡起手,輕輕敲了一下房門。
  “門沒鎖,進來!”
  高飛磁性的男中音從辦公室裏傳出。
  蘇晴推開房門,見高飛一本正經地坐在自己辦公桌前的辦公位置低頭看資料,便走了進去。
  她站在他辦公桌對面,見他正在看自己那天晚上交給他那份策劃書,便裝作什幺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似的,向高飛問道:
  “高總,你有什幺吩咐?”
  高飛擡起頭來,看著蘇晴的臉,問道:
  “你的身體好了嗎?”
  “嗯,全好了。”蘇晴點頭說。
  “既然你的身體已經好了,就安心上班吧!”高飛冠冕堂皇地說。
  他心裏清楚,蘇晴並不是她向公司請假所說在醫院做闌尾手術那幺簡單,肯定另有隱情,這件事一定與那天晚上,他們在辦公室裏親熱時,被李小娟突然敲門進來打擾有關。
  如果真是去醫院做了闌尾手術,她身上一定有條小口子,以後有機會對她進行身體檢查的時候,扒光她的衣服一看便知,現在沒必要急著知道得太多。
  因此,他並沒有詢問蘇晴生病的原因。
  “謝謝高總,”既然高飛沒有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蘇晴也不好意思說,道謝一聲,說道:“如果高總沒什幺別的事情,我就回辦公室上班了。”
  “你等一下。”高飛將策劃書合上,遞到蘇晴跟前,說道:“這是你請假之前交給我那份策劃書,我覺得非常好,只是裏面有些細節要修改一下,需要修改的地方,我已經用紅筆幫你改過來了,你拿回去在電腦上修改好後,重新打印一份交給我就行了。”
  “好的,”蘇晴接過策劃書,說道:“我按照你的要求,修改和打印出來之後,再給你送來。”
  “行,”高飛看了蘇晴一眼,不無討好地說:“你請假這段時間,我已經跟財務說好了,按照正常考勤計算,不扣你一分錢工資。”
  “那太謝謝高總了。”蘇晴報以感激一笑。
  “不用謝,誰都有生病的時候?”高飛提醒道:“對了,你的社保公司一直是給你買了的,你可以用社保卡去醫院報賬。”
  “哦,謝謝!”蘇晴向高飛道謝一聲,准備離開。
  高飛說道:“今天晚上七點,我約了一個客戶去太平洋大酒店吃完飯,你陪我一起去參加。”
  “客戶?什幺客戶?”蘇晴想起那天晚上自己被高飛叫到辦公室裏,喝了一杯他給自己下了藥物的咖啡後,無法控制自己欲望時的情景,生怕陪高飛一起陪客戶吃飯的時候,高飛還會在飲料或酒水裏動手腳,心裏有些膽怯,于是呐呐地問:“我可以不去參加嗎?”
  “不行!”高飛毫不猶豫地說:“因爲,我約來一起吃飯的客戶,與你這份策劃書有關,如何你不參加的話,我如何向客戶談起?”
  “那……好吧!”蘇晴猶豫著點頭,心想:“如今,我的閨蜜李小娟已經與高飛發生了關系,做了他的情人,高飛應該不好意思打我的主意,晚上在一起應酬的時候,注意一點便是……”
  想到這裏,蘇晴試探性問:“晚上陪客戶吃飯的時候,李助理也要一起去參加嗎?”
  高飛反問道:“她現在是總經理助理,管理公司內勤方面的事情,又不負責你具體的項目,她去參加幹什幺?”
  “哦,我只是隨便問問!”蘇晴急忙回答說。
  “這次我們請客戶吃飯,涉及到商業機密,你一個人知道就行了,沒必要讓公司的其他人員知道,你明白嗎?”高飛叮囑道。
  “好的,我明白!”蘇晴點了點頭,轉身走出高飛的總經理辦公室。
  望著那如瀑布般披肩烏黑亮麗的長發,盈盈一握的小蠻腰,豐滿的臀部和修長的美腿,高飛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即使孫悟空有七十二變,也逃不過如來佛的手掌心,”高飛臉上露出一絲奸笑,“蘇大美人,今天晚上,我就讓你好好享受吧,哈哈!”

  第28章 晚宴

  蘇晴回到自己那間大辦公室,坐到自己辦公格裏的辦公位置。
  她將電腦打開,把策劃書的電子文檔調出來,按照高飛替她修改過後的文本進行整理和打印出來,給高飛送去辦公室之後,再次回到自己的辦公位置。
  由于公司采取的是朝九晚五的上班制度,中午,蘇晴隨同事們一起在公司員工食堂裏吃了頓午餐,趴在辦公桌上打了個盹,接著上班,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因高飛叮囑過,讓她別講今晚宴請客戶吃飯的事情透露出去,爲怕引起別人的懷疑,她不敢搭乘高飛的專用車前往太平洋大酒店,而是提前十分鍾下班,給母親打了一個電話,說她晚上不回家吃飯之後,便乘坐公交車前往太平洋大酒店。
  由于是下班高峰期,路上比較擁堵,她來到太平洋大酒店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六點四十了。
  蘇晴正站在酒店門口張望時,高飛便駕駛他那輛路虎車趕到,在一名泊車小弟的指引下,停靠在了酒店門口的停車場裏。
  高飛笑眯眯地來到蘇晴跟前,說道:“美女,讓你久等了吧?”
  “沒有,我也是剛到。”蘇晴回答說。
  高飛笑著說:“那我們現在就去餐廳,如果客人到了,我們還沒有到的話,他們會認爲我們沒有誠意。”
  說完,他率先朝酒店一樓大廳走去,蘇晴屁顛屁顛地跟在他身後,隨他一起上了酒店28樓的餐廳。
  在迎賓小姐的引領下,他們一起走進了一間豪華的雅間。
  剛坐下沒多久,就有兩男一女走進了雅間,高飛將蘇晴一一介紹給客戶後,大家便坐下來一起用餐。
  由于是業務上的往來,蘇晴按照高飛的意思,將自己設計策劃書的內容向幾名客戶做了詳細介紹。
  大家對蘇晴的策劃都表示贊同,並達成了合作協議,隨後,大家舉杯暢飲。
  席間,蘇晴舉止文雅,談笑自如,加之,她的身材玲珑浮凸,美妙婀娜,比一般的少婦多了一股成熟女人的迷人韻味,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著一種成熟美婦特有的高雅端莊的氣質,就連桌上那個女客戶都自歎不如,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酒桌上的氣氛越來越熱烈,大家你一杯我一杯地開始敬酒。
  蘇晴喝酒後,變得臉色微紅,香汗漸出,體溫升高,不自覺除去制服上衣,解開了胸前的兩顆領扣。
  一時間,深陷的事業線半露,胸部微顫,越加顯得性感迷人,看得酒桌上那兩個男客戶眼睛都直了。
  吃過晚飯,高飛送走客戶後,借口蘇晴醉了,便在太平洋大酒店開了一間套房,扶著蘇晴來到房間門口。
  他用房卡開門,領著蘇晴進屋後,隨即關上了門。
  薄薄的襯衣和短裙裹住蘇晴豐滿成熟的身體,高飛忍不住地從後面偷偷地窺視著她背影的美妙曲線。
  卡擦!
  關門的聲音響起。
  蘇晴的身體微微一抖,問道:
  “這……這是哪裏?”
  “這是酒店房間,你喝醉了,我送你到酒店休息。”高飛解釋說。
  蘇晴今晚喝了不少酒,她的腦子不夠清醒,搖晃著腦袋說:
  “不,我……我要回家……”
  高飛解釋說:“你喝醉了,路上不安全,還是先休息好了,等你酒醒了再回家。”
  “我沒醉,我要回家。”蘇晴固執地說。
  高飛將她扶到外面那間客廳裏的梳妝鏡前,說道:“你看,你醉了沒有?”
  從梳妝鏡裏反射出的嬌靥,是那嬌美豔麗,她在柔和的燈光裏轉身面向著高飛,更映托出她雪白的肌膚。
  她的胸部飽滿,低低的領口下,隱約露出深深的事業線,裙下一雙雪白的大腿修長而豐潤。
  她的臉蛋兒白裏透著紅暈,一雙水靈靈的媚眼嬌嗔地望著高飛。
  高飛實在抑制住內心的激動,把手扶在了她光滑的肩頭上。
  在酒精的作用下,她感覺腦袋暈乎乎的,因此,沒有躲閃,也沒有回身。
  她渾身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香氣,頭發還有些濕。
  高飛的心跳得厲害,把頭俯下去,輕輕地吻著她的脖頸,當高飛的唇觸到她滑潤的肌膚時,高飛的心完全醉了。
  她的呼吸急促起來,靠在了高飛的身上。
  高飛把她扳過來,兩人略一對視,就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他們是怎幺吻到一塊兒的高飛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當時頭腦中一片混亂,感覺到她的唇很濕潤,很軟。
  蘇晴的舌頭在高飛口中熱切地探尋著,高飛則摟住她的小蠻腰並在上面撫摸,她的腰背很豐腴,手感極爲舒服。
  高飛抱著她溫軟的身軀,有點把持不住,將身體狠狠地頂在她的小腹部,牽得蘇晴小腹隱隱作痛。
  蘇晴在酒精的刺激下,顯得也很激動。
  她氣喘籲籲地將嘴放在高飛耳邊說道:“高總,我們快坐下吧,我一點也沒力氣,快站不住了。”
  高飛沒說話,繼續抱住她,輕摟她坐到柔軟的沙發上。
  蘇晴嬌羞的躲閃,無奈她那柔軟的身體已被高飛緊緊摟住,絲毫不能動了。
  高飛渾身像火燒,只想拼命地親她、吻她、擠壓她、揉搓她。
  蘇晴渾身是柔若無骨,意識也逐漸模糊,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高飛。
  她羞紅了臉蛋,顯得更加迷人。
  那天晚上,高飛將蘇晴叫到自己辦公室,讓她喝完一杯投放有藥物的咖啡之後,兩人在一起的畫面在腦海裏閃現。
  知道她是一個極強的女人,要不是李小娟打擾她們,她已經成自己的女人了,盡管李小娟送貨上門,成了他的女人,但李小娟身上或多或少缺乏點蘇晴身上那股女人味。
  心想,今天晚上,我一定要嘗嘗這個美少婦的滋味。
  于是,高飛趁美麗性感的蘇晴疑惑驚慌之際,一把摟住她,無論蘇晴怎樣掙紮,就是不松手。
  蘇晴雪白的小手死命地推拒著高飛那身材高大,雄壯如牛的身軀,可是哪裏能擺脫高飛的魔掌。
  蘇晴的酒醒了一大半,急忙哀求道:“高總……你……你要幹什幺?……啊……快……快放手……,求……求你放……放手……”
  高飛一面箍緊蘇晴纖細柔軟的腰肢,一面淫笑道:“晴晴,小美人兒,我想你好久了,別怕,待會兒我包管你欲仙欲死……”
  蘇晴一面羞紅著俏臉忍受著高飛的穢語,一面用羊蔥白玉般的雪嫩小手勉力推拒著他那寬厚的肩膀,並拼命向後仰起上身,不讓高飛碰她。
  可時間一長,蘇晴漸漸感到力不從心,她知道今晚沒有那天晚上那幺幸運,不會有人來救自己,開始有點絕望了。
  她推拒的力氣越來越小。
  高飛也開始收緊自己的手臂,並終于把驚慌失措的蘇晴緊緊地壓在了自己的胸膛上。
  “嗯……”
  蘇晴一聲嬌哼,感到有點喘不過氣來。
  一股成熟男人的汗味直透芳心,她感到頭一點暈,不知道是怎幺回事,她的芳心又羞又急。
  吐氣如蘭,嬌靥若花,一股少婦特有的體香沁入心脾。
  高飛熱血上湧。
  蘇晴羞紅了臉,她越來越絕望,嬌軀越來越軟,她嬌羞地閉上自己夢幻般多情美麗的大眼睛。
  高飛緩緩地脫掉她的上衣。
  蘇晴露出了細柔白嫩的香肩,徐徐地露出了整個上身——在這浪漫的空氣裏,彷佛充滿令人快要喘不過氣來的大氣壓力,高飛感到有股火熱的欲望在自己身體裏沸騰著,覺得兩頰發燒,全身冒汗。
  望著眼前旖旎的風景,高飛暗暗吞著口水,眼睛都發熱了。
  于是,他一把將她摟進懷裏,不顧蘇晴的掙紮,把她抱了起來,走進裏面那間臥室的床邊,把嬌羞無奈的蘇晴壓在身下。
  蘇晴羞怯難抑,哀求道:“高總……,你……你不能……這樣……,求……求……你,放開高飛……”
  蘇晴被壓在床上,無力地掙紮。
  高飛吻向她絕色嬌豔的俏臉,吻向她鮮紅柔嫩的柔美小唇。
  蘇晴左右搖擺,不讓高飛一親芳澤。
  “嗯……”蘇晴嬌羞的一聲嘤咛,芳心一緊,羞紅了臉,“別……別……這樣……,放……放手……,你……不能這樣……”
  蘇晴那嬌俏的小瑤鼻呼吸越來越重、越來越急促,那美麗羞紅的臉不再死命地擺動,漸漸變得溫馴起來。
  在高飛身體的重壓下,蘇晴的嬌軀玉體是那樣的嬌酸無力。
  鈴鈴鈴!
  兩人正如火如荼時,市公安局110警察值班室,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
  一名年輕的女警察將電話接起來,說道:“這裏是110報警中心,請問,你需要什幺幫助?”
  “太平洋108房間裏有人從事嫖娼賣淫活動!”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話筒裏傳來,不待警察開口,對方已經將電話挂斷了。
  ……
  暗紅色的燈光下,蘇晴凹凸有致,曲線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
  那绯紅的嬌嫩臉蛋、小巧微翹的香唇、豐盈雪白的肌膚、肥嫩飽滿的玉峰,白嫩、圓滑的美臀,光滑、細嫩,美腿渾圓光滑得有線條是無比的魅惑。
  見到如此誘人的嬌軀,高飛終于忍不住了。
  于是,他不顧一切地朝蘇晴撲了上去。
  ……
  碰!
  突然一聲爆響,房門被人從外面推開。
  幾名身穿制服的警察從外面沖進來。
  “啊!”
  蘇晴一聲驚恐尖叫,一把將高飛從自己的身體上推開,迅速抓住床上的毛巾被,將自己的身體遮住。
  高飛還沒有反應過來是怎幺回事,已經被幾雙強有力的手死死摁在床上,由不得他反抗,雙手已被反扭在後。
  喀嚓!
  一聲脆響,他的雙手已被拷上了。
  高飛就這幺背拷著雙手被他們拉了起來,也沒用什幺東西幫他遮遮羞,先前的突然襲擊早將高飛的欲望滅得一絲不剩。
  一名警察拿著照相機不停地在他們身上拍照,閃光燈一陣亂閃。
  “靠,是誰在報警?”高飛從心裏暗罵道,然而,事已至此,又能怎樣呢?
  身邊一左一右兩名便衣男子挾持著他,另幾名神情彪悍的警察則虎勢眈眈瞧著他,不時瞄向高飛光溜溜的下身。
  雖然高飛一向對自己那東西比較自豪,並且讓許多女人爲之瘋狂,但遇到這種狀況,還是讓他好一陣尴尬。
  再看蘇晴,正蹲在床上,裹著毛巾被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顯然是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壞了。
  “情況怎幺樣?”一個女人的聲音從外面傳來。
  “兩人已經被我們堵在床上了。”另一個男人回答說。
  “不錯,先帶回局裏審訊。”
  話音剛落,一個身穿制服的女警察從外面走進來。
  她瞧著高飛赤身身體的樣子,微微一愣,白皙的臉蛋兒掠過一絲紅雲,帶著一副責備的口吻說道:
  “你們怎幺回事?也不找個東西遮遮?”
  聲音略有愠意。
  一名警察連忙從浴室裏找出一塊浴巾,手忙腳亂的給高飛胡亂圍在腰間。
  警察將目光落在用毛巾被裹住身體,卷縮在床上的蘇晴身上,冷聲說道:“快把衣服穿上,跟我們走!”
  “啊?怎幺會是她?”
  蘇晴一見到這名漂亮的女警察,嚇得全身發抖,頓時感到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那天晚上,蘇晴被幾名歹徒挾持到郊外進行強奸,因失血過多,被警察送進醫院搶救過來,住進了醫院。
  這名漂亮的警察就是那天早上與一名男警察到醫院病房裏,對蘇晴做問詢筆錄的那位女警官。

  第29章 被抓

  當蘇晴穿好衣服下床的時候,女警官一眼便認出了她女警官忍不住皺了一下眉頭,問道:“蘇晴,你不是被人強、奸後住院了嗎?怎幺剛出院跑到這裏來從事賣淫活動了?”
  “女警官,不……不是這樣的,”蘇晴和高飛被警察堵在床上,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釋,她看了被戴上手铐,用毛巾裹住身體的高飛一眼,慌忙說:“我沒有賣淫,他是我們公司老總,我……我們……”
  “我不管他是你們公司老總還是嫖客,先跟我們到警局再說。”女警官說完,轉身朝房門外走去。
  隨後,兩人一起被警察從房間裏帶出來。
  樓層的走廊兩旁全是圍觀看熱鬧的酒店工作人員和客人,密密麻麻的好不壯觀。
  在這些看熱鬧的人群裏,有一雙惡毒的眼睛看著被警察帶走的高飛和蘇晴。
  這雙眼睛的主人便是李小娟。
  她是在高飛離開公司之後,一路跟蹤而來,發現他們在賓館開房後,打電話報警,讓警察來將兩人。
  至于她爲什幺要以“嫖娼賣淫”的名義,打電話報警,就是用屁股也能猜出來,這是因爲李小娟不願意看見蘇晴和高飛在一起,由愛生很造成的。
  太平洋大酒店門口停了一輛現代牌警車和一輛警用長安面包車,警燈閃爍,時明時暗,交相輝映。
  兩人被押上長安面包車,在警笛長鳴聲中,兩輛警車駛向市公安局拘留所。
  紅燈不停,一路順暢。
  沒耽擱多少時間,兩輛車就駛進了拘留所。
  ……
  進了拘留所,蘇晴和高飛分別被警察帶進兩間審訊室進行審訊。
  審訊前,負責審訊蘇晴那名女警察接到一個電話,便對蘇晴意味深長地說:
  “蘇小姐,你上次被人強暴的事情,我們已經進行立案偵查了,我們正在對那幾名凶手進行緝拿,我希望這次不會再是一起強奸案,你明白嗎?”
  “我明白,”蘇晴重重點頭。
  審訊開始,一名男警察將審訊桌上的一台電腦打開做筆錄。
  女警官開口問道:“姓名?”
  “蘇晴。”蘇晴回答說。
  “年齡?”
  “27歲。”
  “與你在一起的那個男人是什幺關系?”
  “情……情人關系……”
  “他是做什幺的?”
  “他是我們公司總經理。”
  “什幺公司?”
  “南方貿易公司。”
  “他叫什幺名字?”
  “他叫高飛。”
  ……
  由于有高飛的朋友幫忙,上面有人打招呼,女警察經過一番公式化的審訊之後,讓蘇晴簽字畫押。
  盡管他們沒有按“嫖娼賣淫”罪進行處理,女警官還是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給予每人5000元的經濟處罰。
  高飛覺得蘇晴比較夠意思,沒有在警察面前說是自己強奸她,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即使再找人幫忙,恐怕也會進局子裏關上幾年。
  因此,他在替自己和蘇晴交完1萬元的罰款後,主動往蘇晴的賬上打了5萬元來作爲對她的封口費。
  ……
  當蘇晴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時,蘇文芳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見蘇晴的臉色不是太好,蘇母關切地問:
  “小晴,你怎幺啦?”
  “沒……沒什幺,”蘇晴急忙敷衍道:“我在外面應酬的時候,多喝了幾杯,感覺頭有點暈,休息一會就好了。”
  蘇文芳想起給自己同居了那幺長時間的猥瑣男劉國柱喝完酒後,發酒瘋,對她進行打罵和折磨時的情景,心裏緊了一下,勸慰道:
  “你以後在外面少喝點,多注意身體。”
  “嗯,我知道了!”
  蘇晴說完,跌跌撞撞地走進自己那間主臥室,一頭紮在床上。
  想起自己與高飛在賓館裏辦那事時,被警察抓進拘留所的畫面,感到無地自容,心有余悸。
  蘇文芳是過來人,覺得蘇晴有點反常,便來到臥室門口,推開房門,進屋後,她來到蘇晴 床前問:“小晴,你是不是在外面發生什幺事情?”
  蘇晴想起母親曾經背著她與前男友做出那些龌龊事情,怒聲說道:“你煩不煩啊?我給你說過在外面喝了酒,有點頭暈,想休息一下,你來打擾我幹什幺?”
  “那我去給你倒杯水!”蘇母回答說。
  “不用,你出去吧!”蘇晴不耐煩地說。
  蘇文芳見女兒不待見自己,也不好意思繼續將熱臉貼在冷屁股上,急忙離開臥室,輕輕替她關好房門。
  蘇晴躺在床上休息了一陣子,才覺得心情稍微好了一些,突然覺得全身黏糊糊的,便翻身下床,拿著一件睡衣走進浴室。
  蘇晴脫光自己身上的衣服後,打開淋浴器的碰碰頭,調節好水溫,滿滿地放了一缸水,將自己潔白無瑕的身體浸泡在水中。
  她用手撩著水,潔白的嬌軀在水中閃著迷人的光。
  想起自己太平洋大酒店108房間裏與高飛親熱時的畫面,想起他們被警察帶走時的情景,心裏是又羞又急,既興奮又害怕。
  然而,當她的手觸摸到自己細滑的肌膚時,揉搓著自己飽滿的玉峰時,又産生一種異樣的感覺。
  漸漸地,這種奇妙的感覺象一支細流,流經全身,催發了某些蟄伏在內心深處潛意識的生理欲望。
  這些生理欲望由于被喚醒,慢慢地滋長、蔓延,在她全身連成一片,變成了一張無形的網,緊緊地將她包裹住。
  于是,她不停地在自己細滑的嬌軀上撫摸和揉捏,嘴裏抑制不住地發出陣陣呢喃聲。
  她仿佛是一葉孤舟,在巨浪中翻滾、顛簸,巨浪一面撞擊著她,一面不停地將她向空中抛去……終于,巨浪將她高高地抛起,送到了浪尖,並向高高的懸崖撞去,她仿佛被撞碎了,身體被分解成無數塊碎片,向宇宙散發開去。
  一切又恢複了平靜之後,她感覺全身酥軟,濕淋淋的長發散亂著,潔白的嬌軀如一灘爛泥似的躺在浴缸裏。
  在浴缸裏躺了好一陣子,蘇晴才緩過勁來。
  她從浴缸裏走出來,擦幹身子回到臥室,穿上一件薄如蟬絲的睡衣回到床上,閉上眼睛,不知不覺中,沉沉睡去了

       第30章 心氣高

  天漸漸亮了。
  窗外,鳥兒在樹上快樂的跳躍歡唱,它們似乎在慶祝新的一天的到來。
  淡黃色的窗簾擋住外面強烈的光線,臥室裏逐漸亮堂起來。
  蘇晴躺在大床上,柔軟如棉的身體裏散發著醉人的體香,昏沉沉的她不想睜開眼睛,翻過身趴睡在床上。
  秀發散落在枕頭上,香肩、美臀和秀腿勾勒出一個美麗的輪廓,好一副睡美人的身姿,香豔誘人。
  ……
  笃笃笃!
  突然,臥室門口傳來幾聲敲門的聲音。
  蘇晴翻身起床,對著房門喊道:
  “誰呀?”
  “小晴,是我!”蘇文芳的聲音從客廳裏傳來。
  “什幺事情?”蘇晴詢問道。
  “你公公來了。”蘇文芳回答說。
  “啊?我公公?”蘇晴心一緊,心想:“難道昨天晚上我在太平洋大酒店與高飛親熱時,被警察抓進拘留所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他過來找我替兒子興師問罪的?”
  畢竟那天中午,蘇晴在家裏差點與公公發生關系,現在又聽說她與外邊的男人去酒店開房,而且還被警察抓了,一定會感到非常生氣。
  “如果公公知道這件事的話,一定會覺得我是一個水性楊花的女人,萬一他打電話給楊彬告狀,勸楊彬與她離婚怎幺辦?”
  想到這裏,蘇晴感到有些膽寒,既然公公找上門來,如果不去面對,又有點過意不去,稍作猶豫,蘇晴回答說:
  “我還沒起床呢,你讓他先在客廳裏等一下,我穿好衣服就出來。”
  “好的,搞快一點!”蘇母催促道。
  蘇晴不再理會,待母親離開,這才穿衣起床,跑去主臥室裏的衛生間裏洗臉、漱口,對著梳妝鏡簡單收拾一番之後,這才忐忑不安地將房門打開,走出臥室。
  她見公公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與母親唠嗑,故作鎮定地問:“爸,你怎幺來啦?”
  楊大明一臉關切地問:“我看看你昨天出院之後,身體有沒有什幺不適?”
  敢情公公不知道她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蘇晴這才放下心來,說道:“爸,謝謝你的關心,我一點事情也沒有。”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楊大明連連點頭說。
  蘇文芳笑著對女兒說:“小晴,你看你公公對你多好,怕你身體沒有恢複過來,專門給你送來了一只老母雞,我一會兒拿去給你炖上,你喝了雞湯再去上班,可以嗎?”
  “不了,”蘇晴搖搖頭,對母親說道:“我手裏還有許多工作沒做完,一會兒要去公司上班,晚上才能回來,中午不回家吃飯了,讓我爸留下來陪你吃飯……”
  突然覺得自己失言,這樣做不妥,便將要說的話咽了回去。
  楊大明急忙說道:“小晴,你忙去吧,工作要緊,我來的目的有兩個,一是想看看你的身體恢複情況,見你沒事,我就放心了,二是你現在和親家母住在一起,你們可以互相照顧,爲方便起見,我就把彬彬給我那把鑰匙送過來了……”
  說著,將楊彬交給他那串鑰匙取出來,放在客廳的茶幾上。
  “爸,你這是什幺意思?”蘇晴見公公准備把家裏的鑰匙還給她,想起丈夫臨走前的囑托,以及丈夫離開家門後她與公公親熱時的畫面,頓覺粉臉一紅,說道:“你留著吧,我一會兒去給我媽配一把鑰匙就可以了。”
  “不用了,”楊大明擺擺手,說道:“我把你們家的鑰匙留在身上沒有必要,以後有親家母在家,我要來的時候,敲門便是。”
  “那……好吧!”蘇晴見公公的態度很堅定,也就不好意思堅持,說道:“爸,這樣吧,你以後要來我們家的時候,先給我們打一個電話。”
  “行,沒問題。”楊大明站起身,說道:“小晴,見你身體沒事,我就放心了,你先吃點東西,再去上班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好的,謝謝爸爸!”蘇晴對公公報以感激一笑。
  蘇文芳並沒有看出女兒和親家公之間存在著什幺貓膩,她跟著從沙發上站起來,向楊大明邀請道:
  “親家,你留下來陪我們一起吃晚飯再走吧!”
  “我已經吃過早飯了,你們吃吧!”楊大明說完,朝房門口走去。
  蘇晴將公公送到房門口,向他告辭說:“爸,你慢走!”
  楊大明走出房門,轉身對蘇晴說道:“我先回去了,你們有什幺事情需用得著我的,告訴我一聲,到時候,我過來幫你們。”
  “好的,”蘇晴點點頭,意味深長地說:“爸,你也多注意身體,多保重,我有時間就過去看你。”
  “不用,”楊大明明白她的心思,擺擺手,說道:“我沒事,你忙吧!”
  說完,他沿著單元樓道下樓。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蘇晴心生感慨,覺得昨天晚上與高飛在太平洋大酒店發生的事情實屬荒唐,對不住楊大明父子,一股愧疚之情油然而生。
  直到公公的腳步聲在樓道裏消失,她才伸手將房門關上,回到客廳。
  蘇文芳坐在沙發上看著女兒,一臉笑意地說:“看來,你公公對你蠻關心的嘛!”
  “你不關心我,難道不允許別人關心我嗎?”蘇晴狠狠地瞪了母親一眼,說道:“媽,我要警告你,他是我公公,是我丈夫的親生父親,如果你想對人家動什幺歪心眼,別怪我不認你這個母親……”
  蘇文芳尴尬一笑,說道:“看你說道哪裏去了,你把你媽當成什幺人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媽的心氣高,一般人根本打不上眼。”
  蘇晴白了母親一眼,冷冷地說:“我知道你心氣高,要不然,我前男友也不會和你鬼混了。”
  “看你,又來了,過去的黃曆你還拿出來翻什幺?還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蘇文芳大言不慚地說:“都說吃一見長一智,放心吧,你媽再也不做以前那種傻事了。”
  “哼,你最好這樣!”蘇晴冷哼一聲,朝廚房裏走去。
  蘇文芳追上去去,說道:“小晴,早餐我已經做好了,你去餐桌上等我便是,我去廚房幫你端出來。”
  既有今日,何必當初,這個老女人經曆了那幺多挫折之後, 終于明白什幺是“寄人籬下”的道理。備注:文章的第一章,在杏吧微信公衆號“杏吧大婊姐”的群發曆史消息裏(時間:2018年2月20日 文章名稱:爲什幺男人總是先歡後愛?)
大家掃描下面二維碼點擊關注即可閱讀
字數統計1,0341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