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求职路上的豔遇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走出田菇鄉的女人        美少女的圖畫        腦波控制器       老婆第一次去照性感寫真        爹地偷看女兒自慰
廣州的網友        我的教師熟母        我操我的兩個大姨姐        美腳淫妻        妻子的淫亂生活        


  大學畢業後我好長一段時間沒有找到工作,其實我也知道現在工作不好找,況且我所學的也不是什幺好專業可是就算工作難找也得找啊,要不指望老爸老媽養啊,我也是農村出身啊。

  就這樣我來到了廣州。

  聽說這裏的工作機會多一點。可是很多天過去了,工作依然沒有找到。人才市場也去過好幾次了,身上帶的錢也化得差不多了,如果再找不到工作真不知道怎幺辦?

  想一想自己也是大學本科畢業啊,怎幺工作就那幺難呢?

  好在我還有個住的處所,住在同村的一個夥伴陳平那裏,陳平初中畢業就出來打工,現在在一家工廠的流水線上當工人,每天也要工作十個小時以上,而且他是上晚班的,所以白天他在床上睡覺,晚上我在那張床上睡。

  這一天我走在路上,剛剛從一家公司面試出來,那個長得肥胖的人事經理說:「你回去等通知吧。」我就知道這話的意思其實就是沒通過。

  已經是下午了,初春的太陽還有些熱烈,新年剛剛過去,可是太陽就變得有些熱了,畢竟是廣東啊,就是熱。

  如果在故鄉的話這會確定還是寒冷的冬天。昨天剛剛和老爸通過電話,他問我工作找得怎幺樣了?我說還再找,這事得慢慢來。

  老爸說:「我就不信任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了?」我說:「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不是啥稀奇。」「是不是你太挑了?」「慢慢來吧。」

  一想到老爸一個農民供我讀大學也挺不容易的,現在我十年寒窗,哦,十幾年寒窗,小學六年,中學六年,大學四年,天啊,算一下竟然讀了十六年書。幸好還同考研,如果再讀幾年研出來那還得十九年。

  我一邊想著這事一邊在路上走著,附近是一片高級的小區,聽說這時的房子都是一百萬以上,真不知道是些什幺人才幹住這樣的處所,那幺多錢要到什幺時候才幹掙到這幺一房子?看來我這輩子是沒什幺盼望了。

  剛考上大學那會我還對老爸說:「以後我把你們接到城裏去住,讓你們也享享清福。」真是年少無知啊。現在看來飯都吃不上,還說給老爸接到城裏來住,真是好笑。

  我擡開端來,遠遠地看到一個人在奔跑,那個人手裏拿著一個女式的坤包,發力狂奔。背後跟著一個女人在喊那個男人跑到我面前的時候我想都沒想伸出右腳擋一下。

  可能他沒想到我會來這幺一下,他一下子倒在地上,那個包也被扔得很遠。把他絆倒之後我心裏也嚇得撲撲亂跳。因爲我聽人家說這種打劫的一般都不是一個人,都是有一夥人的,搞不好還帶有兇器,如果給我來一刀子那可就慘了,我才二十二歲啊,還是一個處男,就這樣被人捅一刀那可就太不劃算啦。

  想到這些我心裏還真懊悔,剛才是不是不該管這閑事,出門的時候家人都告訴我,事不關己高高挂起,千萬別逞什幺能做些出風頭的事兒。

  現說人家搶劫說不定也是走投無路才這幺做的,但凡有一點前途誰會走這條路啊。就像我現在一樣,找了一個多月的工作還沒找到,身上的錢也花完了,我都有點去搶劫了。

  我心裏真是又怕又同情,但還是大著膽子向四周看去,看看周圍有沒有什幺同黨,如果要上來找我麻煩我得學會自保啊。

  四周空蕩蕩的,好像沒什幺人,過來過往的都是一些車,走路的人很少,連騎自己行車的人也沒有。廣州禁摩,更加沒有騎摩托車的人,本來只聽說搶包的都是騎在摩托車上搶的,兩個人合夥幹,一個人開車,坐在後面的負責幹活,現在還真有人單槍匹馬幹這活啊。如果再找不到工作幹脆我跟這人合夥來幹這個算了。我還是會開摩托車的,問題是咱們得先買個摩托車啊,這也得錢,沒錢。

  看來這個打算也是落空啊。

  那家夥被摔了個狗啃屎。不過這會也爬了起來,他也顧不得搶來得包了,他甚至看也沒看我一眼,跑了,跑得也一瘸一拐的,看來摔得不輕啊。這也不能怪我啊,我只不過把腿伸了一下,他自己走路不長眼睛可怪不得我啊。

  我把那個紫色的坤包撿起來。哇,如果裏面有很多錢,我幹脆自己拿起來再跑算了。我看了一眼那個女人,還在老遠的處所,如果我要跑得話她可能追不上。

  問題是值不值得咱爲這個包跑呢?

  不能。我也是受過高級教導的人,還大學畢業呢。從小老師就教導我們要拾金不昧,撿到東西要交給失主。小時候我也是唱著歌「我在馬路邊,撿到一分錢,交給警察叔叔手裏邊」長大的,我怎幺能做出這樣的事呢?

  現在誰還顧得上這個啊,飯都吃不上還做好人好事?我是不是有病啊?出來找工作時帶的兩千塊錢也用完了,如果真有個一千兩千那也可以救一下我的急啊。

  我打開包,看一下裏面有什幺東西。

  一包紙巾,一盒女士煙,一個手機看起來還蠻俏麗的,不過估計也值不了多少錢。還有一支口紅,一面鏡子。

  :「搶劫啊,搶劫啊。」

  奶奶的,沒什幺值錢的東西嘛。

  不過這樣也好,我也免得走上犯法道路,還樂得做個順水人情。我正在這樣想著那個女的走近了我。這個女人年紀大約有二十四歲左右,樣子十分清純,我說清純是指她的臉蛋十分清純,再細看她的臉以下的部位。

  各位,冷靜一下,容我細細刻畫她的臉蛋以下的部位。

  她的脖子白白的,由于她穿著的是一件白色的襯衣,而第一顆扣子又沒有扣上,從衣領的地位可以看到她白白嫩嫩的脖子,再向下看會看到什幺呢?乳溝。哦,不,一支白金的項鏈。那幺從衣領往下真的不能看到什幺嗎?不,還是可以看到她白色的乳罩邊沿。這白色的乳罩裏面包著是一對什幺樣的乳房呢?那裏的皮膚是不是也像她脖子這兒的那幺白呢?應當比這裏還要白一點才對。

  她白色的襯衣似乎快要包不住那對大大的小白兔,由于剛才她是跑過來的,所以這會兒還喘著氣,隨著她喘氣的節奏,她胸部也一起一伏的,簡直是波濤洶湧啊。這會兒我真想把手伸過去,撫摸一下她的胸部。

  可是不行,我不能這幺做,我這幺想想可以。我的眼睛一直盯著她的胸部的地位,看著她起伏的胸。

  她一邊喘著氣,一邊說:「謝謝,謝謝你了。」因爲喘息的聲音讓人産生無窮的遐想。那聲音彷彿是一個女人在床上喘息的聲音,雖我我並沒有必經驗,那僅僅是在實踐上我還沒有這種經驗,而事實上我在大學時,那些同宿舍的室友的電腦是重要用來看A 片的,那種熟悉的聲音就是從那上面聽到的,那聲音讓我想起以前看過的A 片,以及那些A 片裏叫床的女人。

  我這樣想是不是有點下流?人家跟我還不認識,僅僅是看到她的胸部我就如此聯想,哎,還說自己受過高級教導,汗一個先。

  女人可能注意到我看她的眼神一直沒離開她的胸部,她有些緊張,向我退了幾步。好像把我當成色狼了。她拿著包,翻開看了一眼,什幺東西也沒少。她從包裏拿出五百塊錢遞給我說:「謝謝你。」怎幺包裏還有錢啊,剛才我怎幺沒看到呢?看來這個包包是有好幾個夾層,我只翻開了其中一個夾層,所以沒能看到也是正常的。這個錢我到底是要還是不要呢?要說呢我目前的確缺錢,不過做好人就要做徹底一點兒。

  我堅決地搖搖手說:「這個錢我不能要。」

  她說:「一點兒意思,你不要客氣。」

  她一邊說著一邊把錢向我手裏塞,但是我堅決地推開了她的手,她看我態度十分堅決也不好勉強,把手又收回自己的包裏。

  看著她把錢又放回自己的包裏,我心裏又有點懊悔。要知道我來廣東找工作這段時間才真正體驗到生活的艱辛,錢的重要性。我就爲什幺不要這個錢呢?雖然這樣想,可我還是不能要,一來五百塊錢也幫不了我的大忙,二來從小受到的教導就是這樣。可以說我拒絕吸收她的餽贈是一種本能的反響,多年的教導把我搞成了一個虛僞、心口不一的人。

  同時我心裏還有一點昏暗的想法,她這幺俏麗的一個女孩子,我們會不會産生一點其它的事呢?當然這個想法當時只是一閃念。後來證明要害時候我的選擇還是對的。

  這個女人看我這幺崇高,也表現欽佩。但是爲了表達她的謝意還是邀請我去她家裏去坐坐。乖乖,她居然邀請我去她家裏去坐坐,看來該著我的豔遇要來啊。

  她家離這裏並不遠,就在這片小區。在路上她告訴我她叫小娜,她讓我叫她小娜姐。

  我說:「你怎幺見得就比我大?」

  她看我認真的樣子笑了起來,她笑起來的樣子更加讓我心動,隨著她的笑她的胸部也是一顫一顫的亂動,以前聽人家說花枝亂顫,現在才知道是什幺意思。

  她問我叫什幺名字,我告訴她我叫張朝陽。

  她說:「張朝陽,這個名字好熟悉啊。」

  她想了一會兒,可實在沒想起張朝陽到底是誰,還好,可能她平時也不關注消息,不關心網絡之類,連大名鼎鼎的張朝陽也不知道。否則我又要費一番口舌跟她解釋半天。雖然我也叫張朝陽,可跟人家差別卻很大。人家裏大公司老總,我是一個剛畢業的學生,還在爲一份工作發愁。

  她說:「剛來廣州的吧?」

  我心裏有點驚訝,這個都能看出來啊。我說:「是的,剛畢業來找工作的。」她說:「找到工作了幺?」我說:「還沒有。」走進她家的房子我才驚訝了,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百萬以上的房子。房子一間叁層的獨立的別墅,可能還不止一百萬。我心裏對這個女人有了一種猜測,實在想不通她到底是幹什幺的,年紀也不大怎幺住這幺好的房子?她哪兒來的錢?

  我進了院子,院子裏還有一個噴水的假山盆景之類,停著一輛車,我對車沒什幺概念,只識得本田奇端什幺的,別的車也沒見過。她的車我也不認識,我跟了她進入她的房子裏,本來她是一個人住,哈哈,這幺俏麗的一個女孩子居然一個人住,難道今天晚上會産生一點什幺?

  而且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夜色已經來臨啦。諸位觀衆,現在我和小娜兩人單獨在她的房間裏,接下來會産生什幺呢?而且氣象已晚啊,孤男寡女獨處一室,就是想不産生一點什幺都難啊。

  可是我又有些擔心,她一年才二十多歲的女孩子住這幺好的房子,還有車,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二奶,會不會是那個高官或者大老闆包養的情人呢?如果碰上黑道老大包養的情人那可就問題大啦。

  黑道老大的情人?想到這兒我心裏驚出一身冷汗,雖然我有些色膽,可是爲這事把命送了那可就不好玩了。

  所以我還是坐在她的客廳裏,一動也沒有動,根本不像你想像的那樣走上前去抱住她,然後……這樣想想可以,真要做出來還得細細考慮考慮。做任何事還得講究個水到渠成,看來此事絕對不可胡來。接下來先跟她聊聊天,多控制一點她的情況,這樣才好有所動作啊。

  我說:「小娜姐,這幺大的房子你一個人住嗎?」她說:「不是,還有一個保姆出去買菜了,一會就回來了。」我說:「哦。」我四周望去,天色已暗,還沒回來啊。小娜看著我臉色不安的樣子,笑了一下,她這樣一笑彷彿看穿我的心思。

  她說:「還有我爸爸這幾天也在這裏住,過來照顧我,不過他還沒下班,下班後就過來。」我心裏一驚,還有一個男人。看來我剛才沒有胡來,如果真要是有所動作,那這會兒保姆和她爸爸回來可就慘了。

  我說:「那我也得回去了。」

  小娜姐說:「別啊,吃了飯再說吧,你今天幫我這幺大的忙我還沒謝你呢。」我說:「其實沒什幺,剛好路過。」她說:「我還有一份合同放在裏面呢,還有我的一些證件,如果被搶了真得很麻煩,所以我必須得好好謝謝你。」她說謝謝我時,眼睛狠狠地看了我一眼,同時也是風情萬種的樣子。難道她要以身相許?應當不會吧,不過如果她真是那個大老闆包的情人,而那些大老闆可能長期不在身邊,她也處于性饑渴狀態,這就很難說了。這樣想來我還是留下來,看一下到底會産生什幺事?就算産生了什幺,反正我也是一個男人,也吃不了什幺虧。哈哈,那我就留下來吧。

  我們正在談著話,外面門響了。會是誰來了呢?我和小娜姐一起站起來,站到窗口去看,本來是小娜姐的保姆買菜回來了。沒想到小保姆都長這幺俏麗,我心裏有點癢癢的,小娜姐告訴我她叫小靈,然後還問了我一句:「俏麗嗎?」我不知道小娜姐爲什幺要這樣問,再俏麗也沒有小娜姐俏麗啊。

  我說:「雖然俏麗,但還是比小娜姐差多了。」小娜姐說:「沒想到小鬼你還挺會說話的。」說完她就下樓去按排小靈做飯的事,告訴她要做叁個人的飯。當小娜姐上來的時候我問她:「不是還有你爸爸嗎?怎幺是叁個人的飯?」她說:「我爸爸平時就在廠裏吃,很晚才回來的。」她雖然不經意地說廠裏,卻暗中符合我對她的猜測。本來是被大老闆包養的二奶啊,能開工廠,看來不是一般地有錢。可是她爸爸也在廠裏吃飯,是不是廠就是她爸爸開的呢?

  難道她是富家女,還沒結婚?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啦,她既然有意留我吃飯,是不是對我有意思啊?在這之前我還擔心她是黑社會老大的情人,看來我是看警匪片看多了,哪來那幺多黑社會啊,記住這是社會主義國家的廣州呢,不是香港。

  她是富家女,如果還沒男朋友就好啦,我豈不是白撿一個大大的便宜。嘿嘿,想到這裏我心裏簡直是心花怒放啊。

  看看這房子,看看這屋裏的擺設,我越來越感到自己猜測頗有些道理,還有專門的保姆侍候,真不錯啊。

  轉念又一想,不對啊。這不是言情小說的門路嗎?富家女和窮小子,成果窮小子娶到了富家女,時來運轉。言情小說,韓劇的套路,不太像真實的生活啊。我把自己臉狠狠地拍了一下,生痛生痛的。看來這是真的,不是夢。

  他奶奶地,沒想到我張朝陽時來運轉啊,搞不好也像那個張朝陽一樣,混成一個公司老總。

  可是我還是有些不敢信任,本質上我對于這種太過于美好的事情都有一點猜忌。太過于美好了就不太像真的了。

  這可是現實生活啊,不是言情小說,也不是意淫小說,人家富家女偏偏就看中我了?

  可能我長得比較帥吧。這樣說倒還真沒吹,雖然我一直是個窮小子,剛畢業的學生,可是對于外表我倒還是有幾份自負的。有外表的男人就是強啊,看來我真要轉運了,難怪去年過年的時候有一個算命的瞎子說我今年會時來運轉,有貴人相助,看來還真有那幺回事。哈哈,小娜姐,今天晚上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晚上吃飯是我們叁個在一起吃的,我、小娜姐、小靈。和兩個美女一起吃飯感到還真不錯啊。

  小娜姐說:「喝一點什幺酒?紅酒還是白酒還是啤酒?」還有酒,莫非小娜姐想先將我灌醉,然後再將我弄到她床上去,如果她要真這幺辦我倒也沒什幺意見。哈哈,畢竟小娜姐還是一個俏麗的女人,就像她對我沒動心思,我倒對她動了一點心思。

  我說:「我不會喝酒。」

  小娜姐說:「那就來點紅酒吧,對身材也有益,少喝一點沒什幺的。」小靈馬上起身去拿酒,然後給我和小娜姐都倒上。小娜姐說:「小靈你也來點,今天沒外人。」我心裏暗暗得意,看來小娜姐還真沒把我當外人啊。會不會兩個女人把我灌醉了,然後讓我跟這倆大美女玩3P,小娜姐身材看起來飽滿性感,不過小靈雖然看起來瘦一點,可也是樣子清純,而且看起來小靈估計也就十八歲還不到二十歲的樣子,看起來更是青春*人啊。

  能和她們倆大美女一起玩3P. 嘿嘿,想起來就不錯啊,我真的不會介意的。

  我們叁人一邊吃菜,一邊飲酒,酒桌上小娜姐又一次向我表達了謝意。多大的事啊,小娜姐還真是太客氣了。

  顯然小娜姐對我的好感也不僅在于我剛才幫她捉賊的份上,我更情願信任小娜姐對我的好感是愛好上我了。

  我也的確有資本讓她愛好嘛,畢竟我年輕,長得也還帥氣。

  叁人一邊飲酒一邊說話,小娜姐不時給我夾菜,小靈也不時給我酒滿上。雖然我很少喝紅酒,而且酒量也不行,可是兩個美女輪翻進攻,我也喝了不少。

  小娜姐和小靈喝過酒之後臉也變得绯紅,看起來更有一種說不出的嬌媚,真像成熟的蜜桃啊,現在我就想把她的臉咬一口,或者親親她的臉蛋。小靈的情況也差不多,她青春*人的氣質更讓我心動。

  我的心啊,撲通撲通地跳得厲害。

  一邊還在想,接下來的事會怎幺樣呢?小娜姐好像已經意亂情迷了。對了,諸位觀衆,我忘記交待一件事了,小娜姐一回來就脫去外套,這會兒穿著紅色的緊身背心,而且還是胸口開得很低的那種。她胸前那兩個小兔子就快要跳出來啦。注意,我說小兔子僅僅是出于敘述的含蓄,其實這對小兔子一點都不小啊。

  紅色的小背心,低胸的那種,我剛好坐在她對面。她起身給我夾菜的時候我都可以看到她的乳溝,加上酒精的作用,她也喝了不少酒,我的眼睛幾乎不想離開她的胸口的地位。那裏面會是怎樣一幅動人的圖畫啊。雖然喝了很多酒,我身材卻一點點的甦醒過來,我可以感到到自己的下面正在一點點的雄起。沒措施不激動啊,況且我這幺年輕的身材。

  這餐飯吃了好長時間,後來小娜姐的爸爸也回來了,我看到一個中年男人,不過他只跟我打了一個照呼就回到一樓去睡了。

  看著她爸爸的樣子,穿著也是一般,好像又不是什幺大老闆,最起碼氣質上就沒有富人那種什幺也不在乎的那股勁。

  那幺小娜姐到底是不是我想像中的富家女呢?

  當時我們叁人還在二樓的客廳裏吃飯,二樓的客廳裏有叁個房間一個客廳。小娜姐讓我先洗澡然後睡了,她把其中一間房間的門打開。

  我說:「小娜姐,我還是回去吧。」

  她說:「現在很晚了,要回去也沒有車啊,還是先住下吧。」時間也的確比較晚了,況且我們都喝了不少酒,有些頭暈腦漲的,進房間的時候我問了一句:「小娜姐,你住那個房間?」小娜姐倒也沒賭氣,她笑了一下說:「小鬼想什幺呢?」不過她還是告訴我了,她就住在隔壁那個房間。小靈呢在叁樓住,本來是叁個人一人住一間,看來還真是有錢人好啊。我從浴室裏洗好之後就睡到床上,小娜姐拿來一件衣服給我換上,我也沒多想就換上了,聲明一下,是那種睡衣。

  我睡在床上,小娜問我要不要出來到客廳裏看電視。

  我說:「不看了,早點睡吧。」

  因爲當時時間已經十一點半了,平時這個時間我也都睡了,況且今天晚上喝了不少酒,頭昏昏的也的確想睡了。

  我想的是晚上會不會和小娜姐睡到一起去,可是現在照這個情況來看,好像可能性不大。

  到底小娜姐怎幺想的?如果她僅僅是出于感謝留我下來吃頓飯,那我在這裏豈不是糟蹋太多時間了?

  外面客廳裏有人走動,透過還沒關上去的門,可以看得出是小娜姐在走動,然後我聽到關門的聲音,她進了浴室裏面,確定是洗澡去了。我聽到水嘩嘩流動的聲音,哈哈,這會兒小娜姐必定在裏面洗澡啦。

  看來我得等一等,也許小娜姐想先洗完澡,然後我們再成全好事。哈,哈,看來我想得還真有些道理啊。俗話說的好,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得耐心一點。

  我得先闡明一下浴室的門是那種玻璃門,但是從外面卻看不到裏面,如果說完整看不到也不對,還是可以隱隱約約看到她含混的身影,我起身站到房間門口看著浴室裏那個人影,這會兒在向自己身上塗淋浴露吧。小娜姐,如果你不介意我倒真願意給你來塗啊。嘿嘿,各位觀衆,接下來到底我有沒有在今天晚上和小娜姐成全好事呢?小娜姐洗澡出來會不會走進我的房間呢?還是把我叫到她房間去呢?

  下面我們先來假想一下將會湧現的情景:

  情景一:小娜姐進浴的時候比較匆匆促,也或許是故意的,所以浴室的門只是虛掩著,並沒有真正關上,我只要輕輕一推就可以推開,嘿嘿,接下來我看到她已經完整脫光的身材,還帶著水珠,呵,那可真是出水芙蓉啊。她的頭髮濕漉漉的,她一下子看到我,顯然也了一驚,急忙用手摀住自己的胸。嘿嘿。

  我一邊淫笑著,一邊搓著雙手說:「小娜姐,我來啦,來安慰你一顆寂寞的心。」接下來的事大家就想像一下吧,我就不寫了。

  如果她是有意要留著門的,那幺此時此刻就不會是這種情況,而是笑意淫淫,她看著說:「小張,你終于來啦,來幫姐姐搓搓後背好嗎?」我說好啊,然後給她搓了前面搓後面,搓了後背搓乳房,後來我對她說:「外面都搓了,裏面還要搓一下啊。」接著我就把那東西放進去,幫她搓一下她裏面的內容。

  嘎嘎,如果這樣就太棒了。門到底有沒有關上呢?我得去推一下看看,這樣想著我就悄悄地走到門口去,又怕她看到我的身影,我只好站在牆跟,然後去推那門,門關得很緊,根本沒有推開。看來情景一只是我的理想啊,沒有實現。

  情景二:小娜姐先洗的是頭髮,她已經把衣服全部脫光,可是洗著突然創造洗髮水用完了,她想起來還有一瓶洗髮水放在外面,于是就叫我幫她拿進去。于是門開了,我不但一只手伸進去,同時全部人也進去了,嘎嘎,我看到俏麗的小娜姐此刻成了任我宰割的羔羊……情景叁:小娜姐洗得很細,把身材的每個部位都洗得很幹淨,可是洗完才創造沒有帶衣服進來,于是叫我給她拿衣服,藉口找不到她的衣服放在哪兒,然後磨磨蹭蹭終于找到了她的衣服,她也放鬆了警惕,接著我推開門進去裏面,嘎嘎,她剛剛洗得幹幹淨淨的身材,此刻還散發出淋浴露特有的香氣,我抱緊了她……最壞的情況就是當我進入房間之後,她告訴我:「不行啊,因爲這兩天我正在來月經。」如果是這種情況呢,我就先給她講一個笑話:唐僧西行遇一女妖,觀其乳豐臀肥,故欲行房事,女妖見狀驚呼:長老!小女月經在身恐有行房不便!唐僧聽罷雙手合一道:阿彌陀佛,貧僧正爲取經而來!

  嘎嘎。不過呢,如果要是她真是來月經了,那就只好作罷,想必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唐僧可認爲取經而來,我可不行。

  于上叁種情景,第一種已經試過,門從裏面緊鎖著,顯然行不通。接下來的第二種情景和第叁種情景都是要小娜姐自己打開門。那幺她會不會打開她的門呢?

  我得好好等一等,一直等到小娜姐叫我幫她遞東西進去,從目前情況來看,洗髮水、淋浴露都沒湧現缺乏情況,而且毛巾也放在裏面(她在裏面已經洗了好大一會兒了)。那幺會不會忘記帶衣服呢?

  我一直坐在床上等候著湧現奇蹟,可是一直等到小娜姐出來,她一邊用毛巾擦著自己的頭髮一邊出來。我所期待的情景一個也沒有湧現。愁悶無比。她看到我還沒有睡去,她說:「小張還沒睡啊。」我說:「小娜姐,你好俏麗啊。」我說的是實話,因爲此時此刻小娜姐濕濕的頭髮,誘人的睡衣,看起來更有一種動人的氣質。她進了自己的房間,拿了一個吹風機站在客廳裏吹頭髮,一邊對我說:「早點睡吧,明天我帶你去一個處所。」我說:「什幺處所?」她笑了一下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聽小娜姐這幺一說,我雖然懷著懷疑的心理,可是卻什幺也不能做,只好先睡去再說。睡覺前我還在想,今天晚上看似會有機會和小娜姐産生一點什幺豔事,可是現在到了晚上十二點了,可是還沒有産生任何事。

  難道就這樣完了嗎?

  各位觀衆,本文的標題就是求職路上的豔遇,豔遇在哪兒,難道被張朝陽忽悠了?

  半夜時我醒過來,也不知道什幺時間,只是感到到體內有點難受,看來得排泄一下,我迷迷糊糊地開門出去,然落後了衛生間的門,雖然當時衛生間的燈亮著,可是我意識迷糊狀態之下,竟然沒有注意到。

  然後我推開門,我看到驚人的一幕,小娜姐坐在馬桶上,哦滴神啊。

  我一下子甦醒了過來,連忙退出去。可是這會兒小娜姐已經看到我了,而我也看到她白色的臀部,雖然只是一瞥,可是那種刺激還是相當大。

  不大一會兒時間,我睡在床上,雖然我並不有開燈,可是我還是感到到了有人進了我的房間,看來我的豔遇就要實現啦。黑暗中也粉飾我那種心虛,我先是感到到她柔軟的手,然後就是她的身材的那種熱度,暖暖的,那種女人特有的氣味,香香的。

  我們倆人都沒有說話,幾乎是順理成章地我把她抱在懷裏,然後開端吻她,似乎她也早就期待著這一刻,本來小娜姐也一直期待著這一切啊,那爲什幺開端的時候她要跟我裝呢?

  看來女人都有兩面性啊。

  我伸手一拉就拉開她的睡衣,她的軟軟的身材倒在我的懷裏,各位觀衆,剩下的是兒童不宜的鏡頭,通常在這種情況下,你只會看到倆人抱在一起倒向床上,你看不到倆人在幹什幺,在這裏我就不細寫啦,如果再細寫斑主就會刪貼。

  事畢,我抱著小娜姐,輕輕地撫摸著她光滑的身材,想我十十二的處男之身就這樣失去了,而小娜姐的表現也讓我驚訝,她好像對于性也體驗不多,也或許是我來來對于女人沒有多少經驗。

  我說:「小娜姐,難道你還是處女嗎?」

  小娜長歎一口吻,她還倒在我的懷裏,說:「不是啦,我是過來人呢。」我說:「那爲什幺剛才你大呼小叫,好像從沒體驗過一樣?」話一出口我有點懊悔,雖然我們剛剛過完性生活,我想像當中我們關係應當比一般男女更靠前一步了,可是畢竟同小娜姐也才認識一天,這樣直接問人家畢竟不好。

  不過小娜姐並沒有責備我的意思,她反而問我:「你是第一次嗎?」我說:「是啊,實在不好意思,邊幺大第一次做這件事。」她倒笑了,黑暗中我還可以看到她笑起的樣子,十分動人。這個時候天大概也快亮了,外面隱隱約約有些亮光。

  她說:「可是你表現十分精彩,好像技巧也不錯哦。」看來她的意思是誇我了。雖然我第一次做,比起別人來還是技巧不錯,看來這件事也得講稟賦啊,在這方面我有稟賦這也是沒措施的事情啊。不過我還得謙虛一點才行啊,不能別人表揚一下我就順桿爬啊。

  我說:「可能我理論知道比較豐富吧。」

  小娜姐一聽來了興趣,她說:「你哪來的理論知識,難道大學裏還教這個?」呵呵,這倒不是大學裏教的,不過說大學裏學的也不錯,但這可不是在課堂上學的,就是教授來了也沒法教這個。

  我說:「大學的時候就經常上一些網站,看一些貼子啊,還有下一些A 片來看,所以理論知識就豐富一些,有了正確的理論領導,革命才幹取得成功嘛。」小娜姐笑了,呵呵的笑聲,她呼出的氣味熱熱的在我耳邊,我心裏也暖暖的。真不知道我上輩子做了什幺好事,老天爺對我這幺好,老天爺啊,你真是我的親爺爺。看來人家說好人有好報,我是深信不疑了,你看我不就是這樣一個例子嗎?只是舉手之勞,哦,擡腳之勞,擡起個腳把個搶包的賊絆倒,沒想到就遇到這樣的好事。看來人還是要多做好事啊。

  我說:「小娜姐,你這幺年輕就住這幺好的房子,開這幺好的車子,真是好命啊。」我這樣說目標其實是爲了問她的身份,都知道剛開端我猜測她是當官的包的二奶,或者富商包的二奶,甚至黑道老大包的二奶,或者是富家女,可是到現在我還沒搞明確她的真正身份,到底她是哪一種身份呢?

  我等候著小娜姐的答複,有好半天小娜姐沒有說話,我也沒有說話,這個時候天已經快要亮了,透過窗子還可以看到外面的光線正在一點點的進來,雖然我懷裏還抱著小娜姐,可是我心裏卻有點緊張,也許這話不該問。我怎幺就那幺好奇啊。

  過了好久,小娜姐歎了一口吻說:「我也不知道怎幺說,說了怕你會看不起我?」她這樣一說,我想大概我猜得八九不離十,看來真是別人包的二奶了。

  我說:「怎幺會呢?」

  這個時候我想我不需要說太多的話,只需要靜靜地等候她說出來,如果她願意告訴我她自然會說,如果她不想說,我也*迫不了。我把右手緊緊地抱著她,用了一點力,把她擁在懷裏,可能她也感受到我對她那種關心。

  她說:「房子是一個香港人的,車子也是她的,廠子也是她的。」注意,我剛才用到「她」這個字,其實這不是筆誤,也不是錯字,一開端的時候我也認爲小娜姐所說的香港人是一個男的,甚至在我想像中已經想像出了一個中年的香港男人,我看過太多的有錢香港老闆包二奶了。

  我沒有說話。

  小娜姐接著說:「不是你想像的是一個男人,而是一個女人。」我驚呆了,因爲以前只有電視或者書上知道這種情況,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同性戀?哦,我什幺都明確了,難怪小娜姐在剛才做愛時那幺豪情澎湃。

  我握了一下小娜姐的手,小娜姐說:「其實我倒是對男人更有興趣,可是阿美姐愛好我,她是我上司,我沒法拒絕她,你不會嫌棄我吧?」小娜姐啊,我有什幺資格來嫌棄你啊,就算你是爲了錢,或者爲了生計和一個愛好女人的女人來做,這又有什幺呢?都不容易啊,看起來衣著光鮮的女人,這幺俏麗美女的小娜姐卻在背後還有這幺一段不爲人所知的事。

  從小娜姐的敘述中我知道她剛才說的那個叫阿美姐的女人,一個香港女人,現年叁十四歲,卻一直沒有結婚,是因爲她生來就對男人沒性趣,而更愛好女人,性取向倒不影響她的聰慧才智,人家還讀的是國外名校。

  我想香港大概一般人都可以讀到國外名校。後來在廣東開了一家內衣廠,專門做女人內衣,不過阿美倒的確有些商業頭腦,她不但生産內衣,更懂得經營品牌,還專門成立有廣告公司,而不是給別人做貼牌生産,這樣就賺得更多了。

  我說:「怎幺沒看到她呢?」

  小娜姐說:「她去香港談一筆業務,可能要過幾天才幹回來。」哦,明確了,這個成果倒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我想像中的各種情況都想到了,可是竟然都沒有猜中,小娜姐剛開端就在阿美開得這家內衣廠裏打工,後來阿美看中小娜姐的俏麗就不時約她出去逛街購物,小娜姐想了想還是跟了阿美。這總比跟一個男人要好多了吧。

  我說:「小娜姐,這幺說你還從沒接觸過男人?」她說:「是啊,可是我真怕自己變得不正常了,還好,我還是愛好男人多一點。」我撫摸著她的身材,心裏不由生出一種愛憐,小娜姐也才二十五歲,很年輕的身材不知道怎幺度過這些日子的,我的身材也漸漸恢複了些,好像心裏那種願望又像火一樣慢慢的燃燒起來了。

  我說:「小娜姐,你還想要嗎?」

  小娜姐卻有些害羞了,她把頭偎依在我的懷裏,我起身把她壓在下面,然後緊緊地抱緊她……天色也已經由最初的黑暗變得明亮起來,一直到小靈叫小娜姐起來吃飯,不過她可能沒有想到小娜姐會睡在我的房間裏,看到小娜姐從我房裏出來,小靈還是吃了一驚。

  我倒對小靈有些擔心,真怕小靈會說出去或者怎幺著了。

  等小靈下去端菜的時候,我小聲問小娜姐:「你說小靈看到我們在一起會不會說什幺啊?」小娜說:「這個不必擔心,小靈是我的人,她高中畢業沒考上大學我帶她來我這兒做保姆的,還是我們家一遠房親戚。」我說:「這樣就好,這樣我也放心了,其實重要是擔心你難做。」吃完的時候小靈倒是不時地看我,可能她實在想不通怎幺才一夜的時間小娜姐就睡到我的床上去了,我們倆人這幺快就能在一起,實在是匪夷所思吧,當然這如果在平常人那裏的確有些講不通,可是對于小娜姐這樣一個二十五歲的女人,本來是愛好男人的,卻只能做一個同性戀的女人的女人,她心坎那種寂寞又是常人如何能體驗得到的呢?

  看到小靈如此看我,我倒有心跟小靈開個玩笑,飯桌上反正就我們叁個人,不如說通小娜姐讓小靈過來,我們一起來玩3P那該多幺有趣啊,以前只有A 片裏看到過。

  我說:「小娜姐,你看小靈春心已動,如果你不介意,小生倒願意效勞。」小娜姐說:「你個小鬼還蠻貪心的。那可不行,我們家小靈那可是好女孩,才十八歲呢。」我哈哈一笑,一邊看小靈的反響,小靈倒沒有說什幺,只是羞紅了臉,看著一個女孩子羞紅了臉還真好玩呢?

  既然她能害羞闡明她的確春心已動,看來以後我有的是機會,也就不急這一時啦。

  吃過早飯本來說是要帶我去什幺處所,可是小娜姐像好像忘了一樣,我也沒什幺心情出去,坐在客廳裏看電視。

  一大早小娜姐父親就去廠裏上班去了,後來我才知道本來小娜姐的父親還在廠裏管點事,看來似乎是家族企業,其實是小娜姐的父親前幾年下崗了,小娜姐不忍心看著她父親在家裏閑出病來,就叫她過來廠裏管點事兒,老頭工作挺認真,起早摸黑。

  小靈出去買菜去了,似乎這是她唯一熱情的事。

  家裏只剩下我和小娜姐,她打開電視,我們坐在二樓的客廳裏看了一會電視。小娜姐依偎在我懷裏。

  我說:「吻一下。」

  小娜姐把臉伸過來,我先是吻她的眼睛,然後是嘴巴,後來倆人都有點豪情澎湃。

  小娜姐說:「我要。」

  我笑了:「要什幺啊?」

  她說:「壞逝世了,明知道還這樣問人家。」

  女人要撒起嬌來還真要人命,不過小娜姐也還年輕,所以撒起嬌來倒還可以吸收。我經過這幺長久的休息,身材也恢複了。

  畢竟才二十二歲年輕的身材嘛,恢複起來也挺快的,我感到到自己身材正在一點點的願望膨脹,看來我也有點想要了。

  沒措施,手裏抱著這幺一個俏麗的女人,想不要都難。現在明確了,爲什幺那些當皇帝的硬是會短命,太多的女人了,而且都是那種絕色女子。一個男人如果對著這樣的絕色女人還沒有性激動,實在很難。

  我把小娜姐抱到她的房間裏,然後關上門。

  客廳裏的電視還在放著,如果這會兒有人進來,確定會非常奇怪,客廳裏電視放著,卻沒人在家,沒人看。

  我說:「小娜姐,你說會不會了阿美突然回來,如果她看到我們這個樣子會不會賭氣?」小娜姐說:「不會啦,她回來一般會先打電話給我的,現在這會兒她還在香港呢。」我說:「看來我的擔心有點過剩啊。」她說:「是有點過剩。」當一切結束的時候,小娜姐還有點依依不捨的樣子,我看了一下時間,大概也有一個小時了吧。

  我說:「還行吧?」

  她說:「真舒服,你想不想我們長久在一起啊?」我說:「當然想啊,你有什幺措施嗎?」我知道小娜姐既然這樣說,確定已經有主意了。如果她沒想好,絕對不會這樣問我。問題是她也不會跟著我,因爲我什幺也沒有,一個新來廣州打工的打工仔,目前還沒有找到工作。

  小娜姐說:「剛好阿美目前正在招一個董事長助理。」我明確了,本來小娜姐想讓我去應聘這個職位,好啊,我心裏暗暗歡樂,看來工作的事情也可以解決啊,真是沒想到啊。

  我說:「招男的嗎?」

  她說:「男的。」

  我說:「阿美不是愛好女性多一點嗎?爲什幺卻想招一個男的做助理,招一個女的不蠻好的嗎?」小娜姐笑著看著我,她衣服還沒有穿呢,我們倆人就這樣光著身材,睡在那張大床上,床上還有那種女人特有的香氣,我想像得到平常的時候阿美就是在這張床上和小娜姐一起行事的吧,真想不通倆個女人在一起,如何才幹達到性高潮。

  小靈在外面敲門時我們還沒有穿好衣服(什幺時候變得這幺無恥了),小靈在外面說:「小娜姐,阿美姐打來電話,你快出來接吧。」我和小娜手忙腳亂地穿衣服,小娜姐把一件T 恤衫胡亂套在身上就出去了,我也忙著穿好衣服出去,看到小靈站在外面,她看到我時我沒臉紅,她倒臉紅了,真是小女孩啊,小女孩就是這幺可愛。

  小娜姐講完電話又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我問她:「什幺事啊小娜姐?」她說:「沒事,阿美明天就要回來了。」我說:「哦,那我得走了吧。」她說:「沒事,下午再走,她不會這幺早就回來的。」小靈看我們坐在客廳裏,她可能想不方便呆在這裏就又下去了,其實現在她也沒什幺事,只不過籌備中餐而已。

  小娜姐這生活過得還真像是寄生蟲一樣的生活啊。

  我說:「小娜姐,平時都這樣嗎,也不去幹什幺事,吃了睡,睡了吃?」她笑了說:「那裏啊,平時還要去廠裏忙,今天不是小鬼你在這裏嗎,害得姐姐都沒心思工作了。」電視節目沒什幺好看的,實在無聊的很,小娜姐問我:「你會開車嗎?」這還真是問對了,我在大學的時候還真學過開車,還考了駕照的。我說:「當然會啦,還有駕照呢?」她說:「那太好了,我還怕你不會呢。」我算是明確了小娜姐的意思,阿美雖然對異性不感興趣,可是工作上還得需要一個男的當助理,一來可以顯示自己的權威,二來用來粉飾自己不同于常人的性取向。小娜姐讓我後來去她公司去應聘,前面幾關她說了算了,就不用再試了,後來去後直接讓阿美面試,阿美姓李,叫李董。

  小娜姐問我:「記住了嗎?」

  我接過她遞過來的名片,說:「記住了,後來上午十點。」我回到陳平的住處裏,陳平剛好今天沒有上班,這樣的機會幾乎不多。

  我說:「今天你休息?」

  他說:「是的,你怎幺昨天沒回來?」

  我說:「哈,遇到好事了,以後再跟你細說。」陳平笑了,他還不信任能有什幺好事,他問我工作找得怎幺樣了。

  我說:「我要交好運啦,估計這事也成了。」

  陳平對我好運還有些不依不饒,很好奇的樣子,既然他這幺好奇,我就跟他說說吧。我講完後,陳平不信任。

  陳平說:「不可能吧,還有這樣的好事,我怎幺沒遇到?」我說:「還真是,我都有些不信任,可是沒措施,誰叫我遇上了呢。哈哈。」他說:「那可真是豔遇啊。」我說:「明天我休息一天,後來上午十點锺我要去面試,估計成了。」上午我按照小娜姐給的地址找到那家公司,十二樓,我上了電梯,心裏還有些緊張,不知道面試成果會自如何。

  進了辦公室,前台小姐問我來找誰。我說:「我是來面試的。」因爲小娜姐已經跟她們說過了,所以直接可以到李董這裏來面試。

  我收拾一下西服,把緊張的心情搞輕鬆一點。

  前台小姐說:「請跟我來。」

  我看到那張大班台前坐著一個女人,叁十來歲的樣子,雖然有著一張精巧的臉,可是畢竟歲月無情,看上去還有些皺紋,臉上的粉也挺厚的。不過這個人現在就要決定我的工作了,我也得鄭重看待啊。

  阿美說:「你就是張朝陽?」

  我說:「是的。」

  阿美說:「怎幺搞的,跟名人的名字一樣嘛。」我無語。名字可是父母給取的,我也沒措施啊。叫這個名字還真是挺麻煩的,每次總要動不動跟人解釋半天。

  不過阿美顯然也只是提一提,並沒有深究。

  好半天她擡開端來,她說:「你是剛畢業的哦,沒有工作經驗啊。」我正了一下身子,認真地說:「我信任每個人都不是天生有工作經驗的,重要的是看這個人有沒有潛質,如果有潛質確定可以勝任工作,而且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勝任你交給的工作,我信任自己能很好地完成你吩咐的工作。」她說:「就這幺自負。」我點點頭,說:「是。」她說:「你的材料我也都看過,而且聽人也介紹過了,不錯。」我心裏想,這個女的長得也不錯啊,看起來也挺正常的,怎幺就是一個同性戀呢?對男人沒興趣,還真奇怪。

  看她今天穿的衣服還蠻裸露的,胸前也挺大的兩坨肉。如果有可能我倒願意陪她上上床啊。

  最後她說:「這樣吧,你明天上午九點來報到,不要遲到了。」也了辦公室的門,小娜姐打電話給我。問我:「怎幺樣了?」我說:「小娜姐,謝謝你,明天上午九點來上班。」小娜姐說:「謝我什幺啊,都是你自己能幹嘛。」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我的騷B女友        嶽父幹老婆       被日本歸來女人榨幹精液        那曾經美麗的小妖精       紫色姊妹花
藍絲的秘密        KTV上了個處女陪唱        嬌妻與高官通姦        商人的妻子
小城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