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如何打造现实主义喜剧“东北新青年”丨专访雍禾影业CEO黄嘉楠

精彩内容:

文 │瘋兔子

影視行業發展至今,喜劇類作品熱度持續高漲,搶占了大部分觀衆的注意力,並形成了一衆喜劇廠牌,如遼甯民間藝術團、開心麻花、德雲社、笑果文化等。其背後折射的是國內喜劇市場觀衆群體之龐大,而其中最早將喜劇類作品呈現在大衆面前的,是如今正走在變革之路上的東北喜劇。

2002年播出的《劉老根》,以趙本山式幽默開啓了二人轉文化爲主要特征的東北鄉村喜劇之路,其獨特的東北語言和生活風貌收獲了大批觀衆。2006年《鄉村愛情》上線,再次引發全民追劇熱潮。從區域喜劇文化到大衆喜劇文化,東北喜劇的高歌猛進也爲國産喜劇類作品打下了良好的觀衆基礎。

但文化發展猶如登山,行至巅峰、走入下行、再上坡,東北喜劇文化亦如此。在東北喜劇聲量漸小和再次冒頭的這幾年中,東北喜劇經曆了怎樣的調試與變化?從劇集到電影,東北喜劇如何在新的內容載體中融合、出彩?

雍禾影業CEO黃嘉楠

關注“鄉村振興”的正能量網絡電影《東北新青年》試圖解釋這個問題。值此電影上線之際,骨朵采訪到了電影出品公司雍禾影業CEO、《東北新青年》總制片人黃嘉楠,對談關于東北喜劇和主旋律作品的融合之路。作爲一名黨員和網絡電影的制片人,黃嘉楠的從業經驗會爲東北喜劇電影帶來怎樣的提升?其市場敏感度又會對喜劇電影的內容提供哪些不一樣的選擇意見?通過采訪,黃嘉楠給出了答案。

新東北喜劇電影

優化特色,融會貫通

多家占場,無疑對于老牌東北喜劇構成了不小的沖擊,然而黃嘉楠覺得,這其實也是市場發展的正常規律。“最早期東北喜劇通過傳統平台觸達了比較廣泛的觀衆群體,但其實觀衆對喜劇的需求日益增加,不僅局限于某一種形式。”所以在新媒體渠道不斷拓寬的當下,市場才會呈現出百花齊放的現象。

文藝創作的最終目的是服務最廣大的人民群衆,東北喜劇是其中有著獨特區域文化屬性的喜劇類型,“東北喜劇自身的包容性、吸附能力很強,所以在類型多樣化的市場大趨勢之下,我們的創作也會疊加一些其他的電影類型元素,用各家之所長爲東北喜劇助力。”不過,東北喜劇最大的優勢還是它多年來積累的觀衆緣,所以在創作的時候,創作者需要不斷努力優化、提升東北喜劇的特色。

《東北新青年》

傳遞新時代主流價值觀

從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來看,當下青年的需求更多集中在了“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上,而這方面的差異,也被搬到了故事之中,主角馮飛和妹妹馮璐便是具有代表性的兩個角色。

“在哥哥馮飛身上可以看到比較重的家長氣息。”馮飛爲了供養妹妹,放棄了受教育的機會,很早便開始打工。也因此,在馮飛的身上還可以看到一些保守的觀念,比如說在大城市的大公司裏找一份體面的工作。“而妹妹馮璐則在某種程度上代表著新的知識女青年。”除了追求自我實現和找尋自我價值之外,馮璐還是一個特別有主見、很堅定的人。

現實主義作品

雍禾影業的未來方向

2013年從春秋時代(《戰狼》出品公司)辭職,投身互聯網電影擔任制片人,黃嘉楠算是第一代網絡電影制片人。當時網絡電影還沒有它的專有名字,處在統稱“微電影”的時代。據黃嘉楠回憶,他當時之所以會選擇投身網絡電影行業,是因爲院線電影圈層固化,幾乎沒有新人的容身之處,而互聯網賽道的出現剛好給了年輕人大展拳腳的機會。

2020年底,黃嘉楠以聯合創始人、CEO兼總制片人的身份與張斌共同創立了雍禾影業,成功募集了影視投資基金,公司業務聚焦網絡電影、網絡劇等網生內容的創作、制作和投資。電影《東北新青年》正是雍禾影業主投主控的第一個喜劇項目。

影片的主創團隊包括本山傳媒唐鐵軍導演及導演、編劇秦教授,都是與黃嘉楠相熟的合作夥伴,當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經常會碰撞出不一樣的思考。比如當下市場上的喜劇作品大多風格偏“鬧”,缺少一些沉澱和深度的思考。在黃嘉楠看來,生活流的喜劇作品也有可以提高作品深度,找到讓作品更立體、豐富的內容方向。抛開娛樂向的內容屬性之外,喜劇作品也需要呈現出其藝術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