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人妻熟女av免费【性僧一休】【完】

精彩内容:

  在日本,守教形式很特別,有許多僧侶,不但擁有自己的私人廟宇,更加可以娶妻生子,而且還定時得到人們的供奉。

  這些供奉,不但有金錢上的,更有肉體上。

  古代的日本女人,覺得跟和尚造,等如親近佛祖,所以古時候有許多性僧傳說。

  最爲人津津樂道的,無疑就是淺草的性僧一休哥。

  一休哥自小便在淺草一帶的寺院剃度,十歲開始到四周收取供奉,由于收取供奉的時候,許多時是單獨一個人去的,所以未到十四歲,他的童貞便被一個叁十多歲的農婦所奪去。

  當時的一休哥跟農婦到田邊拿地瓜,一時尿急,在稻草堆旁小解。

  誰知被農婦見到他那條天生異品的小一休,心生淫念,便一手拉了一休哥進入稻草堆中。

  那些稻草堆往往比人還高,中間地方,空間甚闊,加上四野無人,農婦未經一休哥同意,便一手握著他的小一休,不住的玩弄。

  當時的一休哥雖然年紀尚小,但本能反應卻令他十分興奮。

  那條小一休,未曾興奮時,經已看得出是異品,一經挺直,更加令人難以相信這條是一個只有十四歲的小孩陽具。

  農婦見到,更加興奮得難以自制,忍不住張開大口,便將小一休不住吞啜,而且更慢慢解開腰帶伸手入內,一邊吸啜一休哥的小一休,一邊撫摸自己全身上下。

  日本古時候的服飾,很少鈕扣,全靠一條腰帶來包緊衣服,衣帶一松,衣服亦開始松脫。

  農婦越摸,衣服便不住脫下,終于露出一對比地瓜還大的豐滿乳房。

  農婦雖然年過叁十,但論姿及身裁,仍然是十分吸引,特別是晰白幼滑的皮膚,在陽光白雲下,仍舊是充滿誘人的彈性。

  一休哥被農婦吞啜著下體,本來是驚惶得不知所措,但那種興奮莫明的感覺,實在有說不出的舒服,竟然不想將它由農婦口內抽出來。

  當他看到農婦那一對挺拔的乳房,更加目定口呆,想伸手去摸,但又不敢。

  農婦微絲細眼間,面向上端,見到一休哥的表情,便知他想做甚幺。

  于是便暫時吐出那條令她愛不釋口的小一休,一手拉著一休哥的手貼到自己的乳房上。

  乳房的體溫傳到掌心,一休哥本能地開始撫摸。那種柔軟若綿的感覺,實在比自已的光頭好得多。一休哥越撫摸越是興奮,下邊的小一休不住澎漲。加上農婦一雙玉手,不住磨擦它、套玩它、拉扯它,小一休終于挺直得如同柱子一般。

  而且龜頭部份更加突破包皮,好象那條專門用來撞鍾的大錘。龜頭前端又圓又大,農婦握在手中,實在再難以忍受,索性將全身衣服全部脫下。接著更將一休哥的僧袍都剝光,緊緊摟著。

  一休哥雖然只有十多歲,但身材高大,農婦摟著他時,面部剛好貼到農婦的乳溝當中。

  一休哥自小由師父收養,從來都未見過親生母親,不過天性對女人乳房的感覺,令他開始一口一口地吸啜農婦的乳房,而且十分用力的吸啜,好象要吸出乳汁來。

  農婦生育已久,乳汁早幹了,但在一休哥的努力吸啜下,竟然也有微微的分泌,不過另一處地方的分泌物,卻幾乎多到滿溢。

  農婦單是手握一休哥的陽具,和被他吸啜乳頭,農婦經已渾身興奮得如飄到天上,但始終未夠充實,她實在需要一休哥那支比成年人更長更粗的小一休。

  但一休哥到底年幼,不知道男女之間下一步要做甚幺事,于是農婦便再引導他,將他的手先拉到自己經濕潤無比的桃源洞邊。並用手教一休哥如何撫摸挑源。

  一休哥一接觸到這塊生命之源,好象天生就對它十分熟識似的,不單止很快便懂得如何運用五指去遍遊當中的溪水洞,而且每每用力的地方,都是女性桃源洞中最令人震撼的位置。

  農婦一方面意外,一方面亦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她開始覺得一休哥不但天賦大本錢,而且更是造愛方面的天才。

  當農婦的上下都被撫弄至高潮疊起之際,她發覺手中所緊握的小一休越來越熱,而且有更進一步的澎漲,似乎亦有所需要。

  農婦再也忍不住了,一個翻身,將一休哥壓在稻草堆上,自己便跨他的身上,將自己的桃源洞對准一休哥沖天而挺的大肉柱上。

  農婦屁股向下一坐,一休哥只感到一股熱力直沖上腦。

  而農婦亦感到桃源洞內傳來一陣擠迫感,陰壁兩邊,都有種說不出來的快感。農婦不住地坐下坐上,一休哥那件東西,也不斷伸入,還未曾完全坐下,農婦已經感到那條小一休,經已頂到花芯。

  那種前所未有的刺激,令到一直保持甯靜,強忍住叫聲的農婦,終于呻吟出來。

  一種極度興奮無比的呻吟,桃源洞就像從未有如此熱鬧擠擁過。

  農婦用手一摸小一休,發覺還有一小截未曾用到。農婦正想適可而止,慢慢自動抽送之際,一休哥不知怎地,竟然挺腰向上。

  這一頂直撞至花芯,她忍不住大叫出來,但口中卻向一休哥說:「是……是……這樣……啊……但不要太急……」一休哥除了是照農婦指示,亦隨者自己本能反應,不住挺動腰部。

  小一休在農婦的桃花洞內抽抽送送,而且連續不停,好象完全沒有半點的疲累,一直過了好幾百下。

  農婦高潮如浪,一浪按一浪,呻吟聲與香汗,不住浸出,幾乎連心肝也被大一休抽了出來。

  農婦終于支持不住,翻過身來,躺在草上,張開兩腿,叫一休哥伏到她的身上。

  一休哥照說話做,伏到她身上,那條小一休好象巨蛇歸洞,竟然自動找對地方,一伸便直入洞內。

  今次由一休哥作主動,農婦不像自己在上面時,可以遷就。一休哥用力一挺,整條小一休完全沒入洞中。

  農婦興奮得狂叫狂抓,兩邊手不住拉抽自己乳房,頭發四邊亂撥。

  實在無法想象,一個十叁歲的小孩,竟可以將一個虎狼年華的女人弄到這種田地。

  農婦自己亦不能想象,她覺得現在,比跟一個成年強壯的男人造愛,更加吃不消。

  那條小一休實在太厲害,它不但又粗又長,而且硬得充滿彈性,抽送間,巨大的龜頭,竟然可以微微地向兩邊撥動。農婦覺得插入自己體內的,並不是一條陽具,而是傳說中蛇一般的龍。

  這條龍在她的桃源洞內翻江倒浪,完全不受限制。而且這條龍又有持久韌力,好象有永遠用不完的精力,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候,農婦終于再也支撐不住,對一休哥說:「夠……夠……了,抽……出來……吧……唉……」但一休哥似乎不想,而且亦不能。他完全投入了這種抽送活動所帶來的快感當中。

  他將小一休不住挺進農婦洞內,兩只手又不住抓弄那對又大又圓的乳房,而且更不時用口去吸啜那兩粒微微凸出的乳頭。

  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而且越來越勁,抽得農婦洞口不住啪啪作晌,農婦再也無法忍耐,用手想推開一休哥,但一休哥卻不肯。

  農婦終于投降地道:「你這樣……會弄死……我的……快……抽出來……我用口給……你繼續……」聽到會弄死對方,一休哥心頭一怕,便立即抽出來,而農婦亦實時用她的口接力。口中有舌,舌尖不住舐著一休哥的龜頭,這種感覺比抽插挑源洞更興奮。

  一休哥用力一挺,小一休沒入農婦口中,幾乎頂到她的喉嚨下。

  農婦強忍繼續吸啜,小一休在她口中不斷抽送,終于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

  農婦只感到口中一陣鹹味,便知道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次,便要降臨,而且要噴射于她的口中。

  農婦于是吸啜得更加起勁,童子精液是甚幺味道,實在不易嘗得。

  再過片刻,她感到小一休在她嘴內大力抽搐,接著一股清泉般甜美的童子精來了。那股不稀不濃,不腥不臭的味道,就像乳牛的鮮奶。

  一休哥一射如注,完全噴入她的口中。

  直至一休哥的人生第一注精完全噴射完畢,農婦還是不舍得放開。

  農婦除了將口內的全部吞入肚內,還用舌頭不住舐食小一休的周圍,將溢了在外的精液,也都不放過,舐得一乾二淨。

  人生大欲,原來如此痛快,一休哥今日終于感受過了。

  而農婦亦亨受了一頓豐富而難忘的下午便當,滿足地重新披起衣裳,笑吟吟地對一休哥說:「假如以後你想再幹剛才的事,記緊前來找我,我會在幹完後,多給你一些地爪作爲供奉。」就這樣,因爲幾個地瓜,一休哥便獻上了人生的第一次。雖然若有所失,但卻開始了他一代性憎的傳奇。

  由于農婦已嘗過了甜頭,于是每次當一休哥前來拿取供奉,她便會悄悄地將他帶到稻草堆內去胡天胡帝,飽嘗一休哥的每滴甘露。

  而一休哥亦從農婦這副有血有肉有反應的活動教材身上,學會了許許多多令女人、令自己興奮的技術。

  加上他的天生異禀,對這門功夫與生俱來便有天份,農婦雖然是成年女人,亦被他征服得五體投地,每次都香汗淋漓地躺在稻草堆中。

  不過偷食次數多了,開始被人發覺。

  有一次當農婦興奮得難以自制的時候,淫叫聲驚動了一個路過的村婦。

  村婦叫作香幸,年齡二十五歲左右。

  由于當時農村的男子,多被幕府的大將軍挑去作戰,所以雖然嫁了叁年,實際上只有兩叁個月嘗過男人的沖刺。

  當一聽到這種呻吟聲,香幸立即意會到發生甚幺事。

  探頭一看,見到一幕令她春意大蕩的場面:一休哥挺著他那條雄糾糾的小一休,昂然地沖入農婦那個春水橫流的桃花洞時,香幸全身上下每個細胞,都立時震撼起來。

  看見農婦被一休哥抽抽送送,兩眼如絲,手舞足蹈地享受的時候,香辛亦感到渾身如火,恨不得正被抽插的是自己。

  當時的一休哥久經農婦指導,不單止對白己的小一休抽送方式十力熟練,而且更曉得在適當時候,玩弄一下花式。

  一休哥兩手握著農婦的腰,將對方向自己拉前,無需用力,經已將自己又長又粗的一休,沒入農婦的桃源洞。農婦被頂到花芯,更加哇一聲叫了出來。

  雖然農婦跟一休哥交合,經已不下百次,但一休哥一日一日長大,那條小一休,一日比一日粗壯,所以農婦的桃源洞每次都有新鮮的壓迫感。

  一休哥對這種抽送,似乎有些沒趣,于是將農婦的一條腿跨過自己,再扭轉她的身體方向,由朝著兩個大地瓜,改爲一個渾圓肥美的大屁股對著自己。

  這陣交換方向的動作雖然大,但由于一休哥的陽具實在不短,兩者之間,竟然無需抽離,亦有足夠空間進行。

  香幸看得入神陶醉了。

  她記得自己丈夫出征前,每次跟她行房,稍爲抽插得太大動作,陽具便會跌出毛洞外,十分沒趣。現在看到這個少年和尚跟那農婦的花式轉換,心中不住驚歎,那條東西竟然可這樣長的!

  香幸看得咽喉幹燥,不住吞食口水。

  再見到一休哥抽插像母狗般爬在地上的農婦,自己的毛洞開始發熱生癢,不自覺地將下體靠近稻草堆,不住磨擦那些稍硬的禾杆。

  但越磨心中便越癢,因爲一休哥的動作實在太誘人。他不斷抽插,而且每一下抽出和插下,都是同樣有勁有力,撞得農婦那又白又大的屁股,不斷地發出啪啪聲響。

  農婦屁股不住擺動迎送,自己的頭卻深深埋在禾草當中,兩手抓得四邊禾草彎曲,口中不住傳出若仙若死的呻吟聲。

  看到這裏香幸的興奮程度完全不下于農婦,只是下體始終沒有那份被抽插的感覺。

  香幸口中同樣傳出饑渴的呻吟聲,下體磨得禾杆滋滋作晌。

  香幸見到一休哥抽出來時,所暴露的陽具粗莖,恨不得撲前將它一口含著。

  香幸越來越陶醉,手指在自己毛洞不住撫挖,無盡的春水越流越多,不自覺地移近這個春色無邊的草堆中心。

  就在這時,農婦像以往一般,一休哥還未到達高潮,她經已無法支撐,自己向前爬行,離開一休哥的抽送射程,轉過身來,一口含著一休哥那條又硬又勁,而且渾體充血發紫的小一休。

  農婦不住用舌去舐,用口去吸啜那個又圓又大的龜頭。

  香幸看到,覺得十分可惜,假如可以接力來抽送她,該有多好呢!

  正當香幸在想的時候,那邊正含吞得滿口皆是自己分沁的農婦,竟然眼定定的望過來。

  這時香幸才發覺自己實在挨得太近了,而農婦亦想不到,原來身邊一直有人在監視著。

  兩人對望了一陣,香幸連忙轉身向後爬,准備離開。

  農婦對一休哥叫道:「你還呆甚幺,立即將她捉住。」跟一個十多歲的小和尚偷歡,說到底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而且給自己丈夫知道,更加不得了,雖然未知怎樣處置香幸,但先捉住她才算。

  一休哥受農婦指使,立即撲向香幸將她壓著。香幸想掙紮離開,但一休哥已拉著她的衣服。

  由于剛才香幸撫摸自己下體,腰帶經已有些松弛,再經一休哥用力一扯,整件外衣像脫皮般褪下。

  衣服一脫,除了乳房有纏布包裹外,大部份的身體都立時暴露出來,特別是那一個又圓又大又細嫩的屁股,更加搬到一休哥的眼前。

  農婦的屁股雖然又大又圓,但始終是叁十歲外的女人,畢竟有些松弛,但香幸的屁股除了更加白淨嫩滑,而且充滿年輕女人的彈性。

  一休哥忍不住一手便抓向它,香幸屁股被抓,那種刺激,令她更想向前沖出去。但這時兩只腿被抓實,原來農婦亦上來幫手。

  農婦大力一拉,將香幸硬生生地拖回稻草叢中。

  「你……想怎樣?」香幸急得眼淚直標,不知如何是好。

  農婦硬將香幸的兩腿分開,看見到中間嫣紅兩片,周圍濃密的毛發,都已沾滿了晶瑩的水珠。

  農婦一看便知香幸剛才一定是看得極爲沖動。

  農婦笑著道:「既然給你看到了,那幺惟有分一份給你。」香幸急道:「你想怎樣?」農婦對一休哥說:「一休哥,你過來給她樂一下。」香幸更加著急地道:「你想叫他幹甚幺?我有丈夫的……」農婦笑道:「我也有丈夫,不過一休的東西,不是普通男人可以及得上的,其實我看得出,你根本很想試,否則下面的毛洞,也不會濕成這樣。」香幸被農婦道破心事,雖然仍在掙紮,但沒有離開的意圖。

  一休哥剛才跟農婦幹完,但始終未泄,積聚的東西,本能上是需要找個地方噴射一下。

  當見到香幸一身完全不同的誘人身體,小一休早就扯得更堅更挺,只是對方是陌生人,一休哥不敢主動,但有農婦指使,便放膽步前。

  一休哥將小一休向前一挺,便塞到香幸的櫻桃小嘴。

  香幸有生以來,從未嘗過如此巨大的對象,兩片香唇盡力撐大,亦無法接收一半。

  不過那條小舌頭,卻不住遊舐,而這時農婦執起地上的禾杆,竟然不住掃動香幸的毛洞,毛洞內的水,流得更多更急。

  香幸開始自發行動,她不住擺動腰枝的同時,兩手握住一休哥的小一休,往自己的小嘴抽送。

  一休哥和農婦幹得多了,早已沒有新鮮感,現在香幸的小嘴與及那條靈蛇一般的舌頭,令他興奮得難以自制。

  一休哥抽出小一休,伏到香幸身上,一手將她用來纏紮乳頭的布帶拉開,兩只雪白照人的大乳房,立時彈到面前。

  一休哥一言不發,大口便將往香幸的乳頭吸啜。香幸如同全身觸電,渾身酥軟。

  而一休哥除了吸啜外,亦將小一休慢慢探向香幸的桃源洞。

  這個洞本來已經處于興奮狀態,被小一休的大龜頭輕輕一碰,香幸的高潮頓時火速殺到,整個人都一震。

  「不……不……慢慢來……不要太快……」香幸完全感到小一休的巨大,自己不住張開兩腿,盡量扯闊洞口希望可以容納得到一休哥的巨物。

  雖然香幸有過丈夫,亦被開過苞,但面對一休哥這種巨物,香幸那裏仍窄得和處女沒有分別。

  一休哥向前略爲一迫,香幸的毛洞如被人開山劈石一般,忍不住大叫出來。

  農婦在旁觀看,心中暗想,假如自己不是久經人道,實在也無法吞納得到一休哥的巨物。

  香幸看來經驗未夠,所以痛苦得死去活來,她一邊看,一邊有種說不出的滿足感,這種來自虐待的滿足感,令她的毛洞再次濕潤起來。

  而香幸雖然痛,但痛得興奮無比。

  她一邊盡量吸納一休哥的巨物,一邊撫摸自己那對又白又圓,又充滿彈性的乳房,加上一休哥那對經已不住遊摸的手,香幸幾乎迷失了自己。

  到這個時候,一休哥見自己的陽具經已有一半插入了香幸體內,于是便開始抽送,這一下活動,更加令香幸興奮得死去活來。

  「不……不要……哦……噢……啊……」

  香幸幾乎不知自己想說甚幺,低頭見到自己的腿已一字馬般張開,但仍覺得無法完全容納。

  一休哥每一下有力的抽送,好象直撞到她的喉嚨。

  太勁了,而且在毛洞內,她感到一休哥的陽具美妙的左右擺動,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承受著的,是一條好幾寸長的陽具。差不多百多下抽送後,一休哥可以更進一步,全條小一休都沒入香幸的毛洞內。

  這一下完全插入,弄得香幸雙眼反白,要不是還有呻吟聲,連農婦都以爲她經已給一休哥所弄死。

  一休哥經過農婦,再經香幸,一連兩個毛洞的打磨,逐漸到達高潮,龜頭上凝聚的力量,准備要發射。

  農婦知道一休哥快到高潮,忽然走到旁邊,將一休哥拉開。

  農婦道:「不要太快射出來,我看她還未樂夠!」一休哥經如箭在弦,不發不行,但農婦阻止,只好再次強忍。

  農婦將軟弱無力的香幸翻過來,將她的屁股朝對向一休哥。

  農婦指著屁股道:「要射,射到這裏,才不會弄出孩子。」香幸本來以爲一休哥准備用後進的方式來抽插,但農婦的說話,令她心頭一震,要射到不會有孩子的地方,將會是哪裏?毛洞是吸精孕育之源,當然不是,那幺自己下面,便只有另一個洞。

  農婦說完,用手指頭指笃著給一休哥知道位置,果然便是打她肛門小洞的主意。

  一休哥問道:「這裏也行嗎?」

  農婦笑道:「這裏和那個洞都是一樣,你用力插入去便成,在這裏頭噴射,不會有孩子的。」香幸知道農婦的陰謀,連忙狂叫道:「不要……」農婦笑著爬到香幸面前道:「你既然知道我的秘密,爲了不讓你漏露,我必須有你的痛腳在手,假如你說我的事出去,我便揭露你連屁眼也給人插過的事。」香幸想反抗,但自己經已筋疲力盡。

  一休哥以爲兩個洞都是一般,于是扯開香幸兩腿,腰間用力一挺,便將小一休撞向香幸的屁股小洞。

  這個洞比香幸的毛洞更小,要破開它絕不容易。

  但一休哥的巨物勝在夠硬,加上一休哥急于找地方宣泄,于是亦不管一切,用盡力向內擠去。

  香幸下身如被人撕裂一般,巨大的小一休,直向大腸而去,那種痛楚,真的令她如被人分屍一般。

  一休哥見小一休入了大半,便開始抽送。

  通常噴射前夕,抽送更急,更加興奮,這種急速的抽送,時間雖然短,但次數卻很多,而且越來越用力。

  差不多過了百多下,一休哥的濃精終于射出。

  濃精直射入香幸那個小得可憐,而現在又被撐得大大的屁股小洞內。

  一休哥終于完事,人也坐起來,過了片刻,見一動也不動的香幸,開始在抽泣。

  一休哥見到心中抱歉地慰問:「是我弄痛了你嗎?」香幸擡起頭來,看著一休哥,眼中滿是淚水地說:「你恃著有條大對象,便聽那女人說,任意的摧殘我,你叫我以後怎樣再做人,我死了便是。」一休哥大驚地說:「幹萬不要,我以爲這樣會令你快樂。」農婦插嘴道:「你剛才不是覺得很快活嗎?」香幸道:「假如你認爲這樣是快活的,便叫他跟你幹一次吧!」農婦面色一沉,忙搖頭說:「不必了,我經已很滿足。」香幸說:「你不想幹,是因爲你知道這是件痛苦的事,這樣證明剛才一休哥是在摧殘我,既然這樣,我便索性告訴大家,大家知我是受害的,一定會同情我,那我便將你跟一休哥的事告訴所有人,包括你的丈夫。」香幸反過來威脅,農婦面色大變。正想轉身便走,誰知一休哥卻一手將她捉住。

  一休哥對她說:「不行,你走了,便證明不了那是件快活事,她會告訴別人的,我們來一次吧。」農婦迫于無奈,惟有留下,但卻指著一休哥胯下似在沉睡的小一休道:「但你現在可以再來嗎?」香幸笑著爬起來,忍痛地蹲到一休哥面前道:「由我來令他可以再次勃起吧。」說罷,香幸便一口將一休哥的陽具放到嘴裏,開始舐食。

  一休哥的陽具雖大,但未興奮的時候,卻是十分柔軟,放在口中,如同軟糖一般。香幸不住的用舌頭環舐,令一休哥的興奮感覺又再重生。

  慢慢地,小一休在香幸口中再次硬化起來,而且比起剛才更堅、更挺,很快香幸的口經已再無法容納一休哥這條大陽具。

  香幸的舌頭轉向一休哥其它位置,由龜頭沿著陰莖慢慢地爬到兩粒春子地方。

  一休哥的陰莖雖然大,但春子卻沒有異樣,香幸用口一吸,便將其中一粒含到了嘴裏。而她的兩只玉手,不住握捋著一休哥的陰莖,很快一休哥便興奮得在呻吟。

  面對這條大陽具,農婦本來是食之不厭,插之不厭,但想到一會後,便是插到自己的肛門小穴,心中不禁發毛。但恐懼中竟然有些期待著的刺激感。

  香幸吸啜完兩顆春子,舌頭繼續向下爬,很快便爬到一休哥下面的肛門小穴邊。那裏男女都是一樣,是一個十分敏感的地方。當香幸的舌頭鑽入裏面的時候,一休哥享受到一份前所未有的興奮,比起陽具插入農婦或香幸的陰戶內,所産生的快感還要強。

  香幸的舌頭令到大陽具扯得更堅更強,更加有力,血脈不住擴張,如同一尊怒目佛像。

  農婦從未見過一休哥的陽具興奮到這種程度,忍不住上前握住,發覺它的尺寸又有所增進,比平時更大。

  面對如此大的龜頭,農婦忍不住張口便舐,一種新的感覺,令她的挑源洞再次自動擴張和濕潤起來。

  香幸和農婦兩條舌頭同時刺激著一休哥,一休哥實在忍無可忍,一個翻身,便將農婦按下,將她的屁股高高翹起。厲淩的龜頭,便是找個洞來發泄。

  農婦雖然沒有反抗,卻大叫道:「一休哥,先到下面的毛洞,讓裏面的水滋潤了你的寶貝,才到上面的小洞快活。」農婦知道自已的小洞從未被開辟過,以一休哥這種大口徑的陽具,一下子插入,必然痛苦好大輪,所以先叫一休哥往桃花洞來個潤滑。

  一休哥此時此刻,但求有洞可鑽,上面與下面,根本無關重要。

  咚的一聲,大陽具便直插農婦的毛洞,然後開始大力抽插。

  雖然經已先前做過,但一休哥一下子便插到底,農婦還是被刺激得呵呵地呻吟,全身不住顫抖。

  一休哥抽得起勁用力,又把農婦帶入瘋狂的興奮感覺。

  香幸在旁觀看,屁股雖然還有陣陣刺痛,但她前面的毛洞,卻又開始興奮起來。

  這一次不再是偷窺,而是直接參與。

  她張開兩腿,跨在農婦背部,面對一休哥。

  一雙又大又圓,充滿彈性,並且乳暈嫣紅,連乳頭也興奮得挺了出來的大地瓜,直壓到一休哥面門。

  一休哥也不放過機會,一口咬著其中一邊,另一只手便直探到香幸溪水潺潺的毛洞之內。

  毛洞春蕾高張著,小洞口竟如一條魚嘴,一休哥將手指放入,裏面的陰肉收縮,竟然連手指也不放過,在不住吸啜。

  一休哥越探便越興奮,手指和魚嘴不住點碰玩弄。

  香幸在上面興奮得幾乎要死,一手摟著一休哥的光頭,用香舌不住舐啜。一休哥從未想到,頭頂被舐的感覺,竟是如此奇妙。

  香幸所帶來的感覺,完全地體現在抽插中的小一休上。小一休不住澎漲伸長,包圍陰莖上的血脈加倍擴張發硬。

  農婦覺得那條小一休越磨便越見粗大和粗糙,插得她兩邊陰肉興奮得發大起來。

  到這刻她才感覺到,一休哥的陽具就像一件神奇的法窦,充滿了無窮無盡的潛力。

  不過在一休哥而言,農婦的毛洞似乎抽插得有些乏味,剛才插香幸那肛門小洞時,那種開山辟洞的感覺,才有刺激性。

  于是漣抽百下後,便將陽拉出,瞄向農婦的小洞。但震婦仍在抖動間,小一休無法瞄准這方寸之地。

  香幸見到,便垂下手來,替一休哥緊握著陽具,五指緊握地磨動了幾下,便替它抵到肛門小洞口邊。

  農婦被抽插毛洞的刺激浪還未來完,只感到肛門口有股熱力開始侵入,知道一休哥的巨物就要破瓜而來。

  農婦想要爬開,但被香幸在上面騎著,動彈不能。

  一陣直達腦頂的刺痛,在同一時間傳來了:一休哥的陽具龜頭,終于開始進入農婦的肛門小洞,龜頭大力擠入後,便是源源不絕的陰莖。

  農婦痛苦得狂叫出來,但由于早有自己的春水沾滿一休哥的龜頭,加上自己不住扯開小洞,一休哥的陽具進入時,並不如想象中的難受。

  而且當陽具開始抽送時,火熱的鐵柱,更加帶來了從未想象過的快感。

  農婦道:「抽……抽……得……慢……一點……樂死我了……」香幸低頭看著一休哥的陽具在農婦肛門抽送不斷,而且每一下都充滿勁力,全身欲火簡直難以自制,便慢慢地向後躺下,將農婦的背部做床。

  香幸兩腿大大展開,將自己的毛洞,奉獻到一休哥面前。

  一休哥兩眼放光,因爲香幸那兩片如火般嫣紅的陰唇、洞門四周都溢滿春水,在白日照映下,竟然閃閃生光。

  一休哥忍不住,伸出舌頭,便向毛洞舐去。

  毛洞的兩片肉門,被舐得立時打開,裏面的花蕾,像吸啜他的手指一般,開開合合地將一休哥的舌頭吸著,就像情人的濕吻,兩者交纏得難舍難離。

  香幸終于大叫道:「不要……不要只插她……連我也一拼插吧!」一休哥聽到香幸的說話,便將正在抽插著農婦的大陽具拔出來,改向香幸的毛洞插。

  香幸歡喜得大叫出來,裏面的花蕾大大擴張,吸啜得一休哥的寶貝說不出的暢快。而一休哥的寶貝開始兩頭擺動,不住掃蕩香幸的毛洞。

  龜頭最尖的馬眼,好象嘴巴一般,熱吻毛洞內每寸地方。

  香幸呱呱大叫,不住磨動屁股,下面農婦快要吃不消,但剛才被一休哥抽插過,實在四肢無力,抵抗不得。

  但屁股與屁股之間的磨擦,有一休哥兩粒春子,在抽插香幸時,不斷拍打自己的肛門之洞,那種感覺又很新鮮。

  農婦雖然辛苦得死去活來,卻始終舍不得離開,一休哥在香幸的毛洞內抽插得五、六百下後,香幸再也無法支持,狂叫道:「停止……停止吧……」而農婦這時經已回氣,見香幸支持不住,便大聲叫道:「一休哥,抽插我吧!」香幸翻身落地,農婦的屁股再次翹起。

  這次,農婦任由一休哥自己去選擇插那一個洞,因爲兩個洞對她來說,都有著舍不得的享受。

  一休哥到了不抽不快的時候,先選擇小洞抽送百多二百下,然後又插到毛洞內瘋狂出入。

  香幸見一休哥抽得越來越狂,那種勁力實在不同凡響,于是亦翹起屁股,貼到農婦的身邊。

  一休哥見到又來了兩個洞,興奮得叫好起來,不住輪流地抽插著兩個女人上下四個洞口。

  這一幹抽插,即便是四個洞口,一休哥同樣應付有余。

  反而農婦和香幸感到太厲害,雖然一休哥只有一條陽具,每次只可以抽插一個洞,但其余叁個洞仍未消化得了沖激,很快一休哥的抽插又來了。

  這種感覺,竟然像一休哥的窦貝,一分爲四,同時抽插四個洞一般。經過千次的抽送,一休哥終于都泄出來了。

  濃精勁射之際,農婦和香幸同時轉身撲過來。

  你一口我一口,一連交替了多次才真正吸盡一休哥所射出來的精液。

  兩個女人的六個洞同時飽得動彈不能,雙雙靠在一休哥胯下的小一休兩邊,在喘氣休息。

  現在兩人對望,再看看征戰後一休哥胯中的大陽具,才證明這條東西,根本不是一個女人可以應何。

  從此農婦和香幸便聯成一線,每次都是兩人夾攻一休哥。

  但過了一年左右,一休哥又長大一歲的時候,兩人再也夾攻不來,香幸要連她的妹妹也帶來,才可以應付得了成長中的一休哥。

  一休哥在叁個女人的調教下,已經成爲極出色的性愛能手。

  終于有一年,他命中注定的強勁對手出現了。她便是日本史上妖後之一的泉谷聖姬。

  泉谷聖姬天性淫蕩,二十歲那年嫁了給當時虎羅城的城主。

  但城主弱,根本滿足不了聖姬,而聖姬生得絕世美貌,魔鬼身裁,根本沒有男人可以抗拒她的誘惑,同樣地亦沒有男人可以滿足到她。

  有一年,由于城主有病,城主的人怕城主病中仍要寵幸聖姬,于是叫聖姬到寺中替城主析福,目的便是要她暫時離開。

  而聖姬祈福的地方,正好便是一休哥所在的寺院。由于寺院來了賓客,一休哥足足一個月不可以出寺院外。這樣令到農婦、香幸,還有後來加入的香幸妹妹理莉,都被情欲纏心,萬般難忍。

  叁人于是決定偷偷地走到寺院內,趁著夜深人靜,拉了一休哥到寺門外的草堆,進行交合。

  叁女一男的激戰,簡直是驚天動地。

  通常這個時候,寺內的人都睡了,偏生有個孤枕難眠的的聖姬,在夜靜無聊之際,走到寺外看星,發現這場肉博大戰。

  不過當叁個女人都完全癱瘓在地上的時候,一休哥似乎還未滿足,這一點聖姬也看得出,亦十分驚訝:世間上竟然有這樣強的男人!

  最後一休哥見抽無可抽,便勉強用自己的手解決,將精液源源不絕地灑在叁個女人面上,然後回到寺內。

  聖姬看到這裏,發覺自己原來經已興奮得春水滿洞。

  爲了不驚動其它人,她悄悄地走到一休哥的房間,叫他起來,命令他跟著自己,到私用的浴室內。

  這個浴室是特別爲聖姬而制,四周不可能有人偷看到,而且還遠離所有人的房間,無論發出甚幺聲響,都不會驚動別人。

  一休哥又驚又怕,不知道聖姬有何目的,但當他見聖姬在水池邊慢慢將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時,他明白到底是甚幺事了。

  聖姬雖然住于寺中,一休哥因爲地位低微,很少有機會見到,到這刻他才發現,聖姬的肉體原來是那樣吸引。

  雪白如羊脂的皮膚,又圓又大的乳房,還有那一大塊整齊而且濃密的神秘地帶,不但有種誘人的肉味,更加散發出令人刺激的香氣。

  一休哥完全無須接觸,那條巨大的陽具已經硬直地挺起,連褲也被撐出個小帳蓬。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幺強壯的的肉棒兒……」聖姬興奮地道。

  「比你丈夫那個大幺?」一休哥故意問,他很自得。

  「我家的哪能跟你比!真沒想到,天下間會有這幺壯的肉棒兒呢!」「那你今兒可得好好侍候這大肉棒。」「但聽你吩咐,你愛怎幺玩,就怎樣玩吧。」性姬說著,就自己動手解去衣裳。

  還沒有開始交合,聖姬的全部身心便已被男人的大陽具征服了。

  在她那天生淫賤的心態裏,不好好的享受眼前這個男人,好象是問心有愧似的。

  她剝光自己的衣裙之後,又主動地替一休哥脫衣,下身還緊貼著一休哥的陽具磨個沒完。

  聖姬看見一休哥身材健碩,肌肉白晰,紫紅色的陽具像一根粗長的棍子,翹立在腹部下面,那樣子就足令聖姬淫興大起。

  聖姬靈巧的舌頭開始舔著一休哥的陰囊,接著就把龜頭含入口內,又啜又吮。

  一休哥看見聖姬的毛洞凸凸的,她的大陰唇特別肥厚,漲蔔蔔的,使得兩片嫩紅的小陰唇也凹陷下去了。

  在粉紅色的陰溝上頭,是一粒花生米大的陰蒂頭,看上去紅豔豔的,在淫液潤浸下鮮嫩欲滴。

  一休哥暗自高興,果然這女人有個特別肥大的陰蒂頭。

  一休哥忍不住用手指頭去捏弄那粒陰蒂頭,但覺它滑溜溜的,漸漸地勃硬起來,特別顯眼地突立在陰溝的上端。

  那粒花生米似的小肉粒,仿佛是女人的神經中樞點,在一休哥的手指捏弄之下,整個陰戶顫動不已,下身不斷扭動,淫水源源不絕地湧冒出來。

  此時,由于陽具仍含在口內,聖姬在男人的玩弄之下,口中發出「咕咕唔唔」的喉。

  她把陽具從口內吐出來,一邊喘氣,一邊道:「好大,好硬……」一休哥淫笑著,把中指插入陰穴中去。

  一休哥手握陽具將龜頭在穴口挑弄幾下,又在陰蒂上頂磨著。

  這種挑逗手法,直弄得聖姬肥臀顫動,汪水狂流,口中浪聲不斷。

  一休哥見到聖姬淫興如火,已達到本能自然顯現狀態,就知道交合的火候已到了,他有著征服女人的熟練本領。

  于是,她的兩條雪白的大腿,被架在一休哥兩邊肩頭上,使得那漲鼓鼓的陰戶向上突出。

  一休哥粗長的陽具向陰戶洞口一挺,竟然可以全根盡入,這是農婦及香幸無法做到的。

  只聽聖姬長長地「哦……」了一聲,失聲叫出:「一休哥,你的肉棒真壯啊,真……真……爽……」聖姬的毛洞異常暖滑,一休哥的陽具在肉洞內滑動得很有快感。

  每次插入,龜頭正好撞在聖姻的花芯上,撞得洞壁一陣顫動,撞得聖姬顫聲浪哼不已:「呵!呵……大肉棒兒……嘩……重點兒……重搗……淫婦兒浪……呵……美……浪穴給搗……搗……呵……重……」一休哥沒想到這聖姬還真會叫床,聽到這種叫床聲,一休哥就會興奮莫名,淫興欲狂。

  這時一休哥知道聖姬已經進入高潮,忙將大龜頭緊緊頂在花芯上。屏氣片刻再深呼吸,他能控制精關,避免了泄精之後,更能持久肉戰。

  一休哥右手伸到聖姬的陰蒂頭上使勁搓捏,他只覺得聖姬的淫穴內劇烈地抽搐,一股熱乎乎的陰精湧冒而出。

  聖姬在昏迷中口張得大大的,像死去一般。

  過了半晌,才見聖姬緩過氣來,臉上露出淫欲發泄之後的蕩態,兩頰紅蔔蔔的。

  她看一休哥的雙手在搓捏自己的一對奶子,大陽具仍硬梆梆的,塞得毛洞漲漲的。她的心內又升起了對男人由衷的愛戀。

  聖姬把屁股翹起,柔聲說:「你喜歡這個姿勢嗎?」一休哥沒有聽見她說甚幺,因爲他被聖姬的美臀迷住了,一休哥癡癡地用手撫摸那兩片肉球。

  那屁股豐滿、渾圓、白嫩、柔滑,兩半肉球裂縫不高不低。

  臀股在大腿交接處自然彎曲,線條圓融又柔和,任何男人,見到了這樣的美臀,也會淫欲大發。

  屁股開口處的花蕾在微微蠕動,一休哥的手指頭在那兒一觸,花蕾就震動不已,拉動四周的嫩肉。顯然,聖姬的屁股十分敏感。

  「好個迷人的屁股!」一休哥不禁贊歎。

  一休哥吐點唾液,塗在龜頭上,手握陽具頂向屁股眼。說也奇怪,那大龜頭竟順利地滑入,一休哥馬上意識到,這女人的屁股眼絕非第一回被抽插。

  屁股眼被插時,屁股眼內就開始一收一放,有一股微妙的吸力,很有節律地將陽具一點一點地吸進去了。

  一休哥知道自己沒有用力推進,卻親身感覺到陽具被屁股眼的搏動而産生的奇妙快感,親眼看見女人的屁股洞把陽具硬生生地吸進去。

  一陣陣快感傳來,一休哥興奮地直叫:「妙極啊……妙極啊!」這時,聖姬的一只手已經伸到自己的陰戶上,開始搓弄勃硬的陰蒂頭,她一邊搓弄著,一邊叫道:「啊……」一休哥開始抽插了,但覺屁股眼一張一合、一收一放、一吮一吸,陽具感到了奇妙快感。

  聖姬開始扭動屁股,越扭越快,口中淫聲浪語不斷:「呵……狠點插……大肉棒壯……」在聖姬的淫叫聲中,一休哥愈益興奮,發狠地抽插著,每次都插到底。陰囊在女人的雪白屁股肉上拍打,發出清脆的聲響。

  奇妙的還在于聖姬的屁股洞不但暖和,而且還會滑潤,仿佛這個洞也會流出淫液似的。

  一休哥自己也要達到興奮的頂點了,他一邊不停地狠抽猛插,一邊用大巴掌打在聖姬的白嫩屁股,打得屁股「啪啪」直響,雪白的嫩肉上留下許多的紅斑。

  「呵……」聖姬叫出一聲,就沒有聲音了。

  屁股眼劇烈收縮著,一休哥但覺精門一松,陽具開始強烈地在跳動,一股又一股的濃精直射入女人的直腸內。

  最後兩人重疊著休息了半個時辰。

  經過這次偷歡,聖姬知道再沒有其它男人可以取代一休哥,于是住寺的日子,不但和一休哥日夜纏綿,而且在回城的時候,更加連一休哥也帶回去。

  一休哥到了虎羅城後,除了在官中服侍聖姬外,聖姬更偶然帶一些親近的妹,來享受一休哥。

  久而久之,一休哥成爲當時貴族女性都夢寐以求的男人,直到八十歲那年,仍有不住的精液,射到不同的女人身上。

  一代性僧,終生不知插過多少女人,死後更被制成神像,代表欲望的追求。

  
【完】


        27976字節
  [ 此帖被jyron在2014-08-31 16:48重新編輯 ]

人妻熟女av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