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日韩爆乳少妇无码流氓师表129

精彩内容:

129

  段芳的話對彭磊的沖擊太大了,他心不在焉地望著遠處,腦子裏想著的全是她的話。是的,他很滿足于現在這樣的生活,但這絕不是他想要的。沒有哪個男人不想成爲有錢的成功人士,一只小手伸到了他的胯間,隔著褲子在他的寶貝上輕輕撫摸著,嬌聲道:“彭磊,我想要了,你敢不敢跟我在這裏做?”

  “在這裏做?芳姐,你可別嚇唬我,這可是在樓頂上啊!”

  彭磊猛地從迷糊中清醒過來,急忙擡眼四處張望了一下,四周到處都是些高低不等的樓房,對面還正對著一幢四層高的樓房,在許多戶打開的窗口前,還能清楚地看到有人移動的身影,甚至連說話的聲音都能聽到。

  “不,我就想嘗試下大白天和你在這樓頂上做-愛的感覺,你敢不敢呢?”

  彭磊連連搖頭:“不行,這樣會讓人看見的。你如果想要,我們下去到房間裏去做吧?”

  “你不是喜歡刺激嗎?讓人看見了又怎幺樣,我還就想有人看見呢!”

  段芳整個身子都貼了上來,高聳的雙-峰不停地在彭磊胸膛上磨蹭著,一雙要滴出水來的大眼睛媚惑的望著他,“現在在這樓頂上,咱們可以一邊做-愛,一邊看著周圍的風景,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嗎?”

  “你這想法倒是夠刺激了,可我現在沒這心情。”

  雖然這樣的想法確實很誘-人,可彭磊還是顧慮重重,他可是盤山鄉的中學老師,要是被人發現或是拍了照傳出去,那他這個人民教師也不用當了,直接卷被窩走人得了。

  “看來你好象真的沒心情,小家夥都軟裏巴唧的,跟個六點半似的。”

  段芳的手隔著褲子揉捏了幾下後,便快速地從褲腰邊緣探了進去,直接握住了他的寶貝,快速地套弄著。

  “芳姐,你還是饒了我吧!在這種地方做,我真的硬不起來。”

  彭磊急忙抓住了她的手。

  “沒關系!”

  段芳忽然踮起了腳尖來,媚惑地伸出用舌尖來,挑-逗地在他的唇間臉頰上遊走著,一直吻到了他的耳垂,往裏面輕輕地吹了口氣,“阿磊,你放心,我會讓你的小家夥硬起來的。”

  段芳說著,身子慢慢地往下滑去,一直滑到了彭磊腰間,兩手抓著他的褲子用力往下那幺一拉,他的寶貝就整個的暴露在她面前,不過全沒了平日裏威風凜凜的樣子,小弟弟乖乖地垂著腦袋,很難得地老實了一回。

  段芳一手抓住了那玩意,用另一只手的手指尖不停撥拉著它的頂端,象是在逗毛毛蟲似的,嘴裏自言自語道:“昨晚你不是很得意嗎,今天怎幺這幺老實了?你這沒用的小東西,該你老實的時侯不老實,不該你老實時侯咋又這幺老實了?”

  “芳姐,你這是在拐著彎的罵我吧?”

  彭磊讓她弄得哭笑不得,小家夥也經不住挑-逗,很快就有了反應,在她柔軟的手中慢慢地變大起來。

  “阿磊,你的小弟弟可比你誠實多了。”

  段芳擡起頭來丟給彭磊一個媚眼,用小手輕輕拍打了下那玩意,“這還差不多,看我一會怎幺收拾你,非整得你口吐白沫不可。”

  說罷,伸出性感的小舌頭,在小弟弟四周細細地舔著,就連下面的兩個蛋蛋也被她含進嘴裏用舌頭輕輕的吮吸,見他的小弟弟已完全地堅挺起來,這才張開性-感的小嘴,將堅硬的棒棒一點點的含進了嘴裏,直到完全吞沒,這才快速地晃動著滿頭黑發,爲他做起了深喉服務。

  彭磊輕哼了一聲,不由自主地靠在了水池壁上,摘下段芳的遮陽帽歪戴在了自已頭上,把她的茶色墨鏡也戴在了自已臉上。

  嗯,這種感覺挺不錯,光線暗淡了許多,周圍的景物也不再刺眼了,身下正在用嘴爲自已賣力服務的芳姐也變得格外的迷人。

  他小心翼翼地觀察了下四周,水池的旁邊曬滿了衣服床單之類的東西,剛好遮住了他們,從遠處很難看到這裏的春光。確信四周無人偷窺之後,彭磊這才放心大膽地盤起段芳散亂的頭發,看著自已的寶貝在她那張微微嘟起的性-感紅唇裏進出的香豔場景,並不時按著她的腦袋讓自已的寶貝在她的咽喉深處快速的抽插……

  四周一片寂靜,除了幾只無名的小蟲子胡亂地叫著外,就只有段芳吮吸他的小弟弟時小嘴裏不時發出的絲絲糜爛的聲音……

  感覺到彭磊已經膨脹到了極點之後,段芳張口將它吐了出來,又用舌頭把小弟弟上沾著的濕液舔吸幹淨了,這才慢慢地站起身來,探手從連衣裙下掏出一樣東西扔在了彭磊臉上。

  彭磊急忙伸手接住一看,竟然是段芳穿在身上的丁-字褲,正在疑惑之間,卻見段芳已徑直走到了欄杆邊上站著,樓頂上獵獵的風吹拂著她的烏黑的長發,象是河邊的楊柳柔柔的拂動著,薄薄的裙角徐徐地響著往上翻卷起來。

  段芳忽然做了個瑪麗蓮夢露的經典動作——微微地彎下腰來,雙手撐在了兩腿之間,那連衣裙的下擺便忽地張開來,褪到了腰際,露出了下面白花花的玉-腿肥臀,和中間那一叢茂密的黑色毛發,彭磊正站在她的身後,就連臀縫下面紅黑相間的妙處也都清晰可見,兩片鮮紅的肉瓣已然完全張開,上面還沾著些濕液,嬌豔欲滴……

  她微微回轉身,將翹臀正對著他高高地撅起來,將手伸到後面把小穴向兩邊用力地分開,露出裏面粉嘟嘟地肉肉來,臉上蕩漾著絲絲媚笑:“表弟,來,操我!”

  彭磊只覺得口幹舌燥,他咽了咽口水慢慢地走了過去,從身後摟住了段芳,將她的連衣裙褪到了腰際,分開她的兩腿對正兩片肉唇就要挺進去——他忽然停下了動作,樓下街道上穿行的人流車輛讓他忽然意識到,此刻的他倆已完全暴露在了陽光下,四周樓上的人只要從窗口往外一看,就能把他倆看個清清楚楚。

  “表弟,你發什幺愣啊,快點呀!”

  段芳感覺到了他的僵硬,一回頭握住了他堅硬的棒棒在她已經濕滑的穴縫上來回的磨擦著,嘴裏嬌聲嗔道。

  彭磊遲疑道:“表姐,你的傷還沒好吧?”

  “哎呀你真笨啊,我讓你弄前面,又沒叫你走後門。快點,我想要了。”

  “要不,”

  彭磊堅難的咽了咽口水,“要不咱們還是到房間裏去做吧?”

  “不,我就是要在這裏做。”

  段芳冷笑道,“你這幺婆婆媽媽的幹什幺,還是不是男人了?”

  彭磊怒道:“什幺?你敢說我不是男人。”

  “我就要看看你是不是個有種的男人,有種你就在這裏操我,沒種你就立刻給我提起褲子走人。”

  段芳冷冷地看著他,扭動著一對白白的屁股不斷撩撥著他的神經。

  彭磊只覺得周身的熱血一陣陣地上湧,滿腔的怒火猛地爆發出來:“你不就是想激怒我嗎?好,我答應你,老子豁出去了,不就是幾十萬的貸款嗎,有什幺大不了的。媽的,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是不是男人?”

  他猛地將她按趴在欄杆上,就象是小電影裏的強-奸鏡頭一樣,用力地將她的兩條腿分得開開的,沒有任何的前奏,堅硬的小弟弟找到了洞口所在,立刻就用最粗野的方式挺進了她的肉洞之中。

  “啊……”

  段芳皺起柳眉呻吟了一聲,隨即又叫了起來,“對,我的好表弟,就這樣,這才是我喜歡的小男人。快點,用力地操我。”

  “看我今天怎幺操死你這個浪貨!”

  彭磊瞪圓了雙眼,用力地挺動著身子,開始了暴風驟雨似的進攻。

  在他的身下,段芳緊咬著銀牙,象只小貓一樣‘嗷嗷’地叫了起來,兩手緊抓著欄杆,承受著他的肉棒在她的小穴裏狂野的抽插,每一下都深深地紮進了她的花心深處。

  午後的陽光火辣辣地照在這小旅館的樓頂上,四下裏靜悄悄的,樓舍裏的人都耐不住炎熱,慵懶地縮在自家屋裏,只有樓頂上的這對男女趴在欄杆邊上,一邊看著街道上穿行的人流,一邊熱火朝天的弄著,啪啪的撞擊聲不絕于耳……

  兩人正在渾然忘我的進行中,忽聽得身後傳來‘啊’地一聲驚叫。彭磊猛地回頭,就見旅館老板娘的女兒,一位十一二歲的小女孩,正張大了嘴目瞪口呆地站在他們身後,手裏還拿著幾件衣服。

  “叔叔,阿姨,你們在做什幺呢?”

  小蘿莉稚嫩的小臉上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彭磊見是那個叫做婷婷的小女孩,懸著的心放下來一半,望了眼小蘿莉身後,問道:“小妹妹,你怎幺上來了,你媽媽呢?”

  “我媽在樓下呢,她讓我上來收衣服和床單。”

  小蘿莉舉了舉手中的衣服,大眼睛忽閃忽閃著在他倆身上到處打量著。

  “噢!”

  彭磊放下心來。

  小蘿莉紮著個馬尾辨,原本穿在身上的那身學生裝已然不見,換上了T恤衫和一條藍白相間的裙子,露在外面的兩條胳膊和裙下的一雙玉-腿纖細圓潤,肌-膚稚嫩光滑,赤足套著一雙拖鞋,小巧的腳趾在陽光下瑩白發亮。

  望著眼前這個洋娃娃般的漂亮小蘿莉,他內心的邪惡慢慢地冒了出來,胯下的動作不停,臉上蕩起了狼外婆般甜甜的笑容來:“小妹妹,你沒看見嗎?我正在和阿姨玩‘妖精打架’的遊戲呢!”

  “噢,你們在玩什幺遊戲呀?那爲什幺非要到樓頂上來玩?”

  小蘿莉收攏了驚奇的表情,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了天使一樣天真的笑容來。

  “因爲這裏的風景好,這樣的遊戲只有在這裏做才最適合了。”

  彭磊越發的興奮起來,接連猛頂了幾下。

  段芳掙紮著想要起來,卻被他死死地按住了,只得嬌嗔地在他身上掐了一下,扭頭對那小女孩凶道:“小妹妹,你還不快些下樓去!”

  “那……那幺你們慢慢玩遊戲吧,我走了。”

  小女孩吐了吐舌頭,腳下卻遲遲不肯動,漂亮的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盯在兩人的結合之處。

  彭磊邪惡地盯著她的小臉,嘿嘿一笑,象哄小紅帽似的哄道:“小妹妹,你想不想看叔叔和阿姨是怎幺玩遊戲的?”

  “想!”

  小蘿莉想也沒想,脆生生地答道。

  “那好,你走過來一點,蹲到我們旁邊來,這樣才能看清楚叔叔和阿姨到底在玩什幺好玩的遊戲了。”

  小蘿莉果然乖乖地走了過來,蹲在了他倆身邊,不解地問道:“叔叔,你們不是在玩妖精打架的遊戲嗎?那阿姨爲什幺沒穿褲子?”

  彭磊強忍著笑:“那是因爲這種遊戲要光著屁股才能……”

  忽然腰間軟肉被段芳掐得生疼,段芳又氣又怒道:“彭磊,你這是在幹什幺,還不快些叫這個小女孩下去。”

  “表姐,你不是想要刺激嗎?”

  彭磊擡手就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狠拍了一巴掌,“現在有個小女孩在旁邊看著咱們做——愛,你不覺得這樣很刺激嗎?”

  “你真是有些變態。”

  段芳哼哼著。

  “對,我就是變態。”

  彭磊一回頭,沖那小女孩詭異地笑道,“小妹妹,你看好了,叔叔現在要開始玩‘孫悟空叁打白骨精’的遊戲了。”

  小女孩就蹲在彭磊面前,一手摟著衣服,另一只手在額前搭成了小傘,傻兮兮地望著他倆,裙子下兩條纖細潔白的玉-腿毫無防備地向兩邊張開。

  彭磊一眼就瞄見她兩腿之間一條白色卡通小褲褲,在小褲褲緊繃著的中間,似乎還微微地陷進去一小條縫縫。他頓覺血脈贲張,全身都跟著興奮起來,把段芳的裙子又往上撩了撩,探手進去抓住了兩團軟肉用力揉捏著,腰部猛地頂上去開始狂轟亂炸起來。

  在小女孩的注目下,段芳雖覺得有些羞恥,可是在彭磊不斷猛烈的沖擊下,她的快感也在不斷地凝聚著,後來她幹脆抛開了羞恥,晃動著滿頭烏發大聲地呻吟著,雪白的翹臀不停地往後配合著彭磊的進攻,好讓他插入得更深一些……

  在午後陽光照耀下的小旅館樓頂上,一對男女正在揮汗如雨的運動著,而他們的旁邊竟還蹲著個小女孩,睜大了眼睛緊盯著這對男女結合的部位。這一幕實在是太荒誕了,也太刺激了,讓交戰中的男女也覺得格外的興奮。

  在段芳嬌哼著連連求饒下,彭磊的快感也在一點點的來臨,他忽然一聲怒吼,終于結束了戰鬥,雙手一放,段芳便整個地癱軟在地了。

  彭磊快速地轉過身來正對著小蘿莉,雙手握住了自已的肉棒快速地套弄著,一大股濁白的精液不可抑止的噴射出來,就落在了小蘿莉身旁,有許多液體直接就濺在了小蘿莉的身上。

  小女孩已經完全被這一幕嚇呆了,彭磊爽爽的籲了口氣一臉壞笑道:“小妹妹,怎幺樣,好不好看呢?”

  身下的巨物仍舊堅-挺著,面目猙獰地屹立在小女孩面前,離小女孩那張吹彈欲破的小臉蛋不過咫尺距離,上面的沾液也都清晰可見。

  “啊……”

  小蘿莉被突然伸到面前的怪東西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彭磊壞笑道:“怎幺樣,這個遊戲好看嗎?”

  “壞叔叔,你騙人,你們根本不是在玩遊戲,你們明明是在……”

  小蘿莉立刻爬起身來,一張俏臉漲得通紅,衣服也被胡亂地扔在了地上,慌裏慌張地捂住了眼睛,轉過身來就跑開了。

  “哈哈哈……”

  身後彭磊一邊提著褲子,一邊怪笑著。

  段芳收拾好衣服,慢慢地站起身來,表情異樣地看著彭磊:“當著這樣的小女孩的面做,很爽是吧?”

  “嗯,想不到在這種地方做真的很爽。”

  彭磊發現自已有些得意忘形了,把對面窗子裏的人都驚動得探出了腦袋。

  “你是不是特別喜歡這種嫩嫩的小女孩子?”

  彭磊讪笑著:“這個……怎幺可能呢!”

  “剛才那個小女孩一上來,你就變得特別的興奮起來。”

  段芳若有所思地望著他,“別以爲我沒看到,剛才你和做的時侯,你的目光就一直盯在人家小女孩的內-褲上沒離開過,那種目光簡直就象是要吃小姑娘似的,最後竟然當著人家的面射,你真是太變態了。”

  “走吧,哪來那幺多廢話,快些下樓吧!”

  彭磊打斷了她的話,拉著她往樓下走去。

  “我的內-褲呢?”

  “在我兜裏,沒收了。”

  “你……”

  旅館老板娘正懶洋洋地靠在櫃台後的椅子上閉目養神,聽到腳步聲立刻就站起身迎了出來,笑嘻嘻道:“哈哈哈,兩位老板看樓的時間可真長啊,一看就是一個多小時。怎幺樣,還滿意吧?”

  段芳的臉上還殘留著絲絲潮紅,聞言更是紅霞叢生:“還行吧!劉姐,你忙著,我們先走了。”

  老板娘急道:“怎幺,這就要走了。那你們看這價錢……”

  “房租的事情過兩天再談吧,我們還有事,再見!”

  段芳此刻一分鍾也不想再呆下去了。下-身一片粘糊糊的,內-褲也讓彭磊給沒收了,走動起來涼嗖嗖的,讓她渾身都不自在,只怕一不小心就會春光外泄。

  “那幺慢走噢,這位小帥哥……不對,是彭老板,有空過來找我玩啊!”

  老板娘朝著彭磊一陣媚笑,笑得那個燦爛,連睡衣下的兩個奶-子也跟著熱情洋溢地抖了抖。

  看得彭磊一陣惡寒,暗道:過來找你玩,來找你女兒玩遊戲還差不多。

  等兩人剛一轉身走向門外,老板娘的臉立刻就拉了下來,嘿,好一對臭不要臉的奸-夫銀婦,竟然跑我家樓頂上來玩起野戰了。

  剛才婷婷空著兩手,臉紅樸樸地從樓上跑下來,她信口一問,女兒吱吱唔唔地好半天才說是看見叔叔阿姨在樓頂上玩遊戲。老板娘老于此道,自然一聽就明白了。

  出了門,段芳忍不住笑道:“表弟,你看老板娘盯著你的那種眼光,好象要吃了你似的。下次談租金的事呀,就交給你來辦好了。”

  “表姐,你不會是想讓我陽-痿吧?”

  彭磊嘿嘿一笑,有些不舍的回過頭來往門內看了一眼,只見一個小蘿莉的身影在門邊一閃,便躲進去了。

130

  在盤山鄉唯一的一家銀行——農村信用社裏詳細了解了貸款的具體流程後,彭磊終于厚著臉皮坐到了張鄉長辦公桌前的椅子上。

  正如彭磊所預想的那樣,張鄉長可不是那幺好啃的草。

  彭磊甜甜的叫了一聲:“張叔叔……”

  張鄉長一聽,差點就樂得翹起了二郎腿,這小子從來就沒給過他好臉色,今天忽然跑到他辦公室來,低叁下四的叫起了他叔叔,不用說自然是有事求他來了。

  小子,你不是很得意嗎,看我這回怎幺玩你?張鄉長心內竊笑,臉上卻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大手一擺:“彭老師,現在是辦公時間,你還是叫我……”

  “張鄉長。”

  彭磊差點沒氣得吐血。

  “彭老師,你來找我有什幺事嗎?”

  “張鄉長……”

  彭磊強堆著笑,吞吞吐吐地把來意說明了。

  張鄉長表情嚴肅,一邊聽一邊拿只鋼筆在筆記本上裝模做樣的轉動著,這小子的想法還真是天真,憑什幺他去掙大錢,我來替他擔風險,當我是二百五呀。

  等彭磊說得差不多了,張鄉長親切地把彭磊拉到會客用的沙發上坐著,給他泡上一杯濃茶,這才語重心長又道貌岸然地給他講了些什幺年輕人要腳踏實地一步步地來,不能抱著那種一口就想吃成胖子的心理來做生意等等一大通大道理,總之就是一句話,沒門。

  彭磊想辦的事情沒辦成,反被張鄉長硬拖著上了一通教育課,其郁悶可想而知,偏生這時侯又不敢得罪了他,挨了罵還得要陪著笑臉。

  看著彭磊灰頭土臉地走出了辦公室,張鄉長嘿嘿直樂,抽出根極品玉溪來,美美地抽了一大口。

  段芳似乎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笑著對垂頭喪氣的彭磊道:“你要是一開口,他就答應你了,那他就不會是張鄉長了。這件事呀,你得先把豔豔搞定了才行,由她來出面保證一拿一個准。”

  “對呀,我咋就沒想到這一茬呢!”

  彭磊一拍大-腿,可是一想到張鄉長那副嘴臉,又有些擔心,“芳姐,那萬一這老家夥打死也不同意呢!”

  段芳一屁股坐到了彭磊懷裏,雙手挂在了他脖子上,嗔道:“那我可不管,反正我現在沒工作了,這事你要搞不定,那你就養我一輩子得了。”

  “這……”

  美女在懷,彭磊一時也無心調逗了。

  “看你都愁成這樣了,這哪象要做大事的人呢!放心吧,實在不行,那只好另想辦法了,大不了咱們再把規模縮小一點不就得了。”

  芳姐看著彭磊愁眉不展的樣子,安慰他道,“反正這次我是豁出去了,明天我就先回縣城去把房子賣了,順便再聯系下別的朋友另找下門路,我原來上班那裏的小姐妹們也得去跟她們通下氣。”

  第二天一大早,豔豔和彭磊一起把段芳送上了回縣城的客車,當車子走得沒影了,豔豔才算是松了口氣,不知爲何她對彭磊的這個表姐總是抱著一種敵意的的警惕心理,或許是英姐的那些話以及那天親眼見著段芳穿著睡衣來開門的那一幕,讓她一直都無法釋懷,總覺得這姐弟的關系太親密了些,肯定有什幺瞞著自已,可是彭磊不說,她也不好意思開口問。

  所以,當彭磊跟豔豔和英姐提出要和段芳合夥開店的時侯,立刻就遭到了豔豔的強烈反對:“不行,我說你開什幺不好,偏要去開個妓-院,你堂堂一個教師,整天跟一幫小姐混在一起,這象話嗎?”

  彭磊一個勁地跟豔豔解釋道:“反正這一行我也不懂,生意上的事全都交給表姐去做就行了,她要怎幺經營她說了算,我只要負責籌集資金入夥,每個月底去查查帳,等著分紅就行了。”

  “那更不行了,憑什幺你出大頭,還得由你表姐來經營,那萬一要是虧了呢,這些錢誰來賠?”

  豔豔氣勢洶洶道,“你有本事,你自個去想辦法求我爸去,少來拿我做擋箭牌。”

  英姐雖然沒說什幺,可是臉上的表情也是一目了然。英姐沒見過什幺世面,一聽說彭磊要貸款幾十萬,嚇得臉色都變了。

  彭磊見豔豔有些蠻不講理,一時也惱了:這小妞怎幺跟她爹一個德性?站起身來,冷冷道:“告訴你,張豔豔,別以爲有個當鄉長的老爹就了不起了,我還不信了,少了你們張家我就玩不轉了。”

  “彭磊,你……”

  豔豔氣得說不出話來,眼圈一下子就紅了。

  彭磊二話不說掉頭就走,英姐追出門來拉他,也被他一把推開,騎上摩托一溜煙的走了。

  彭磊怒沖沖地走了,豔豔也是氣得眼淚汪汪的,賴在英姐懷裏哭了小半天。

  不過第二天一早醒來,彭磊就開始後悔了,躺在床上,瞪著天花板想了半天,自已要想在盤山鄉混出個名堂來,還真的離不開她們張家,上次刺傷人那件事就是最好的例子,要不是張鄉長出面來壓著,別說陳叁還是個小混混頭,就是換了別的人也不可能叁萬塊就能搞定的。

  況且豔豔對自已一片真情,而自已卻一直在哄騙她,對她的虧欠實在是太多了。想到這裏,彭磊頓覺豁然開朗,看來以後得改變下自已的戰略戰術了。……

  傍晚,華燈初上,盤山鄉最高檔的一家餐廳的豪華包房裏。

  “彭磊,你這是在搞什幺鬼名堂,幹嘛非得把人家叫到這裏來?”

  豔豔疑惑地望著坐在自已對面的彭磊,天氣怪熱的,這家夥竟然還穿西裝打領帶,頭發梳得油亮亮的,打扮成一副人模狗樣的潇灑狀。

  “就是要選在這裏,才能表示出我的誠意。”

  彭磊一臉的溫柔,“豔豔,昨天我心情不好,不該對你發脾氣的,所以今天鄭重地向你表示道歉。”

  說罷,舉了杯紅酒裝模做樣地遞到了豔豔面前:“張大小姐,小的知道錯了。張大小姐大人有大量,還請千萬饒了小的這一回。”

  “什幺張大小姐的?”

  豔豔掩著小嘴輕笑出聲,這家夥從來都是死不認錯,每次兩人鬧了別扭,他都不肯主動先跟她和好,沒想到今天竟然這幺鄭重地向自已賠禮道歉來了。“看在你認罪態度還算誠懇,本小姐就饒了你這一回。”

  豔豔開心地接過酒杯一飲而盡,一張俏臉有若叁月的桃花紅豔豔的,望著兩人桌前的菜,語帶嬌嗔道:“我說你也是的,這家餐廳老貴了,要吃飯去咱們自家餐館不就行了,花這些冤枉錢幹什幺?你看你還點了這幺多菜,咱們兩人怎幺吃得完啊!”

  彭磊樂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好老婆,還沒過門,就知道替老公省錢了。”

  “去,誰是你的好老婆了。”

  豔豔語帶幽怨地說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忙你自已的事,我可還沒說要嫁給你,小心哪天我另看上一個帥哥,一腳蹬了你。”

  “你敢,”

  彭磊故作凶惡狀,“你已經被打上了我彭某人的烙印,這一輩子都逃出我的手掌心了。”

  豔豔笑嘻嘻道:“誰說的,咱們又沒領結婚證,我想跑就跑,想嫁誰就嫁誰,你管不著。”

  彭磊忽然輕拍了下巴掌,朝門外喊道:“服務員!”

  包房的門被人輕輕地推開了,一位穿著旗袍的漂亮女服務員走了進來,雙手捧著一大束鮮豔的玫瑰遞給彭磊:“彭先生,這是您要的鮮花!”

  “謝謝!”

  彭磊捧著鮮花徑直走到豔豔面前,單腿跪了下來:“十一朵玫瑰,代表我愛你一生一世。豔豔,嫁給我吧!”

  豔豔一下子就呆住了。

  試問哪個女孩子不喜歡鮮花和浪漫,可是彭磊還從來沒送過玫瑰給她,豔豔也因此跟他抱怨過好幾回了,可是這家夥一直不通情趣,說這玩意太貴又沒多在用場,還抵不得豬肉實用。

  現在冷不丁被彭磊突然玩的這一手浪漫,這意外的驚喜弄得豔豔幸福得都快暈過去了,一張俏臉染滿紅霞,喜滋滋地望著懷裏捧著的鮮花發愣。

  “小姐……”

  女服務本來要走開的,可是這幺難得一見的求婚場面卻又讓她舍不得離開。見豔豔還在那發呆,她急忙小聲地提醒了一句。

  “哦!”

  豔豔回過神來,發現彭磊還傻兮兮地跪在她面前,等著她的回答呢。豔豔開心之極,忽然想要戲弄下彭磊,連忙道:“彭磊,你這是在幹嘛,要送花就送呗,怎幺還跪在地上送啊,也不怕別人笑話,快些起來呀。”

  彭磊痛苦地皺起了眉頭:“你還沒答應我呢,我怎幺能起來。”

  豔豔故作驚奇道:“答應你什幺?”

  彭磊有些暈了:“豔豔,你還沒回答我,你願不願意嫁給我?”

  豔豔羞答答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還小,都還沒有考慮好,你幹嘛還非要人家現在就答應你,當著外人的面,難爲情死了。”

  彭磊快暈倒了,自已設計的這場浪漫的求婚場面,面前這回是完全的失敗了。豔豔這傻妞竟然當著外人的面乘機戲弄自已,故意想讓自已在她面前多跪一下,他很想跳起來把豔豔摟到懷裏,好好地收拾下這不懂情趣的小妞,偏生旁邊還有個賴在死也不肯走的女服務員,在那捂著小嘴看笑話呢。自已找來幫忙的女服務員,這會反成了豔豔的幫凶了。

  他揉了揉有些發酸的右腿,一咬牙,順著她的話道:“張豔豔小姐,求求你嫁給我吧!年紀小不要緊,哪怕是十年八年的我可以等。你要不答應,那我就不起來,一直跪到你答應爲止。”

  豔豔樂了,笑嘻嘻道:“哪有你這幺賴皮的?好了,人家答應嫁給你了還不行嗎?”

  “謝謝老婆大人!”

  彭磊如釋重負,抱著豔豔的小手一陣狂吻,剛要站起身來,卻聽豔豔大聲道:“等一等。”

  “又怎幺了,我的老婆大人?”

  望著豔豔略帶狡黠的笑容,彭磊只覺得頭皮一陣陣發麻,小妞不會又要找些什幺借口來讓自已繼續跪著吧?

  豔豔嬌聲笑道:“彭磊,你好象還忘了一件重要的事了吧?”

  “還有什幺事,能比向張豔豔小姐求婚更重要的事了?”

  彭磊心底發毛,臉上卻賠著笑臉。

  “笨蛋!當然是求婚戒指了。”

  豔豔一手摟著鮮花,一手伸到了彭磊面前,“哪有你這樣的,向人家求婚,卻連個求婚戒指也沒有。”

  “哦——對對。”

  彭磊一拍腦袋,“你看我一激動,把這幺重的事都給忘了。放心吧,老公我早就給你准備好了一百克拉的鑽戒了。”

  鑽戒?而且還是一百克拉的?旁邊的女服務員還是第一次聽說呢,一雙漂亮的大眼睛裏直冒星星,豔羨地瞪著彭磊,眼睛也不眨一下,生怕自已錯過了終生難遇的機會。

  就連豔豔也是不敢置信地張大了嘴望著彭磊。

  彭磊把手伸進上衣兜裏掏了半天,終于掏出來個皺巴巴的戒指來,用手小心的撫平了,這才小心翼翼地戴在了豔豔手指上。女服務員睜大了眼睛,這枚鑽戒怎幺——好象是用紙,不對,是用鈔票疊成的。

  “彭磊,這就是你說的一百克拉的鑽戒?”

  豔豔望著用一張百元鈔票疊成的戒指,一時也有些哭笑不得了。

  “對呀。老婆,你看這正面上不是清清楚楚地寫著100嗎?”

  彭磊緩緩地在戒指上親了一口,擡起頭含情脈脈地望著豔豔,深情款款地道:“老婆,雖然我現在還沒有錢給你買鑽戒,可是我發誓,爲了我心愛的豔豔,以後我一定會努力掙錢,掙大錢,有朝一日一定讓你戴上真正的一百克拉的鑽戒。”

  “不,我就喜歡這個,因爲這已經是世上最好的鑽戒了。”

  豔豔早已經感動得一塌糊塗了。

  眼前這一幕實在是太感人了。旁邊那位女服務員,也是雙眼淚花盈盈,一個勁地鼓著掌,一雙小手都給拍紅了。

日韩爆乳少妇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