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指引明路的苍蓝星(怪猎同人)

精彩内容:

     第一章:獵人與獵

  ps:本文爲猛(怪物)漢(獵人)王(世界)同人,爲了方便自己做了一
些特殊設定,黃文嘛,勿要深究了~

  「來,嘗嘗來自故鄉的味道吧!」

  「星辰大人,又要去狩獵了嗎?」

  「第五期團的,吃過飯再走吧!」

  「夥伴,準備好出發了嗎?」

  「嗯……」

  輕輕颌首回應其他獵人與調查員熱情的招呼,獵人少女一路來到星辰的出口,
在確認裝備之後便吹響了呼喚翼龍的口哨,與自己的隨從艾露貓啓程狩獵,僅留
給據點中的人們一道窈窕美麗的黑發背影。

  幽深的山谷中盡是令人不安的墨綠氣體彌漫,行走在山壁間不時能望見腐爛
或正在腐爛的怪物屍體,低窪地中積滿了散發刺鼻味道的白色酸水……這即是位
于新大陸生態最底端,名爲瘴氣之谷之所,棲息著腐食的醜陋怪物,即便對適應
各種環境的獵人來說也堪稱糟糕的環境——不過對于一襲黑色裝束行走其間並一
言不發的沈默少女來說,這種氛圍似乎正與她偏向陰暗的氣質相符。

  邁著輕盈以免驚動怪物的步伐,黑衣的少女宛如一只靈巧的黑貓,正在認真
地尋覓獵物的情報,不負所望,少女很快發現了地面與目標特征相符的腳印,進
行采集之後,猶如螢火蟲的導蟲便形成了一條通往獵物所在地點的金色光路。

  少女輕呼一口氣,再次確認裝備與道具後便以臨戰的警惕狀態向獵物的方向
前進。

  今天的狩獵目標是有著生態破壞者之名的大型魔物恐暴龍,狩獵難度幾乎比
肩古龍的危險目標,面對這種對手就算是實力在調查團中首屈一指的少女也不敢
說有十足把握,因此在目擊目標之後少女並沒有魯莽地直接攻擊,而是在對手的
必經之路上布置了陷阱,直到流著口水尋覓獵物的巨獸踩中麻痹陷阱渾身抽搐的
瞬間,少女從高處一躍而下,閃爍寒芒的雙刀猶如高速轉動的齒輪般從恐暴龍的
腦袋一路滾到尾端,饒是皮糙肉厚的恐暴龍也因此鮮血淋漓,並在掙脫陷阱後發
出了一聲震撼山谷的怒吼。

  避開勢大力沈的甩尾與極具破壞力的黑紅吐息,少女握緊雙刀,掠出一道肉
眼難以看清的疾影。

  真正的戰鬥,開始了!

  ……

  ……陷入了超出意料的苦戰。

  這頭恐暴龍非比尋常,體型幾乎突破了同種的極限範疇,實力幾乎能與古龍
相媲美,似乎是沒有進化完全的曆戰個體,戰鬥力之強超出原先預計,以至于少
女原先制定的計劃被打亂了一半,更糟糕的是途中還有慘爪龍與爆鱗龍涉入幹擾,
這兩頭魔物雖然也對恐暴龍制造了不小的傷害,對少女的消耗同樣不小,將隨從
艾露貓擊倒退場不說,還將少女逼到了必須靠秘藥恢複體力的狀態,可謂是兇險
至極了。

  不過好在,這場狩獵最終是以勝利告終。

  看著倒在血泊,不複生態破壞者兇威的巨大怪物,少女收刀入鞘,並輕輕拂
去額頭上的汗水松了口氣,接下來只要等到調查成員前來接手就行了,這期間就
剝取素材並好好休息恢複體力……不好!

  直到黃色霧氣在眼前彌漫並控制住身體動彈不得,少女才暗叫不妙,或許是
勝利而太過得意了,竟然沒有察覺到腳邊已經開始膨脹的麻痹瓦斯蛙,在霸道得
無法抵禦的麻痹氣體中,剛剛狩獵了生態破壞者的少女緩緩癱倒在地,漂亮的臉
蛋及獵裝與地面直接接觸,與先前狩獵的英姿對比下,簡直窘迫到了極點,以至
于素來冷靜的少女都忍不住想要找個地縫鉆進去。

  在狩獵途中沒有比這更糟糕的情況了,還好,恐暴龍已經擊倒,這裏剛剛被
清理幹凈,不會有什幺危險……癱軟在地完全控制不了身體的少女睜著紫色美眸,
無奈地自我安慰著,但就像是老天爺要跟她開玩笑一樣,就在少女覺得身體恢複
了一分控制力可以嘗試起身的時候,一群黑影闖入了少女的視野。

  這是一群頭部有著眼鏡狀花紋,體長與人類相當的黑色蜥蜴,自從闖入這個
洞穴就在東聞西嗅,最終卻齊齊向躺在地面的少女圍攏過來。

  「兇颚龍,怎幺會出現在這裏……」少女瞪大雙眼,一般情況下這裏不會有
兇颚龍出沒才對,難不成,是被恐暴龍的屍體吸引過來的?……不管怎幺說,必
須趕快起身……銀牙緊咬,身處危機的少女全力支撐起麻木的嬌軀,沒等她將身
子站直,一只兇颚龍猛地撲了過來,銳牙突破輕薄獵裝與光滑肌膚,並注入了某
種液體。

  于是,少女帶著一臉不甘,屈下雙膝,如同對區區小型魔物頂禮膜拜般跪地,
癱倒。

  兇颚龍的毒液具有與麻痹瓦斯蛙同樣的效果,麻痹。

  一擊奏效,其他兇颚龍學得有模有樣,紛紛注入毒液杜絕了少女掙紮的可能,
這一下征服恐暴龍的獵人便完全沒有反抗的余地了,獵人與獵物的位置調轉,少
女臉上自然是屈辱與不甘,魔物卻沒有急于吞噬到嘴的美肉,而是圍繞著少女轉
起圈來,不時伸出分叉狀舌頭在少女身側輕輕拂過,好像食腐的它們也能欣賞少
女的幽幽體香一樣。

  處于獵人的本能,少女似乎意識到魔物們此時怪異的狀態,那是……如同灼
灼火焰將自己包圍的氛圍。

  在這個怪物橫行的世界,自身宛如天災與大自然化身的古龍被視爲淩駕于大
型魔物之上,生命形態與其完全不同的存在,即便是一方生態鏈頂點的火龍、角
龍也會在古龍出沒之際望風而逃,而將龍結晶之地衆多古龍獨自討伐,而被冠以
蒼藍星榮耀的獵人少女,某種意義上也是淩駕于怪物與人類之上,從而令其感到
強烈壓迫感,卻又被深深吸引的存在吧。

  此時的少女便陷入了這種處境。

  當帶有瘴氣之谷魔物特色的微熱吐息撲打在毫無防備的大腿,少女明白怪物
的攻擊即將到來,對此她頗感無奈卻沒有太過驚慌,強化到極限的防具並不是這
些小型魔物能夠破壞的,用銳牙勉強刺透衣裝注入毒液已是極限,想要造成真正
傷害卻幾乎是不可能的,可兇颚龍接下來的動作並非啃咬,而是仿佛品嘗味道般
粗暴的舔舐。

  少女的身體微微一顫,是測試肉質爲接下來的獵殺或進食做準備嗎?兇颚龍
的舔舐令她的身體浮現出異樣感受,這身獵裝雖然強勁堅韌卻有些輕薄透氣,這
是維持靈活性作出的設計,平日裏令少女能夠抵禦魔物進攻並作出華麗的動作,
此時卻顯現出了弊端——防具能抵擋尖牙利齒的進攻卻無法抗拒不具備殺傷性的
觸碰,以至于兇颚龍舌頭舔舐的觸感完全反饋在了少女的身體,此時的兇颚龍不
像是沒有理智的野獸,倒像是猥亵了無數少女的癡漢,正用熟練的動作隔著布料
盡情品嘗少女柔軟而奢華的身體。

  起初,這種感覺只出現在大腿,可在還來不及少女反應過來的短短時間內,
所有兇颚龍都圍了上來,對她的大腿、小腿、臀部、腰背瘋狂舔舐起來,就連被
黑紗籠罩的雪白俏臉都不能幸免,從細細的黛眉到小巧瓊鼻、光潔下巴乃至欣長
脖頸都被舔了個遍,就連那嬌脆欲滴的櫻桃小嘴也未能幸免,在勉力扭頭躲避卻
發現毫無效果後,獵人少女只能無奈地閉上雙眼,任野獸予取予求,在自己宛如
藝術品般美麗的臉上沾滿惡臭的口水了。

  面對野獸一旦忍讓,野獸可是會得寸進尺的。

  盡情舔舐纖細修長得不似獵人所有的美腿與挺翹又充滿彈性的玉臀還不滿足,
在將少女的背部盡情舔了個遍後兇颚龍們極爲默契地用腦袋和爪子頂起獵物輕盈
的身體,令少女正面朝上,再無法對它們掩飾帶著恥辱神情的微紅俏臉,先前就
霸占這張俏臉的兇颚龍忍不住一陣狂舔,另外兩只兇颚龍則頭頂著頭,分別叼住
少女一邊略顯貧瘠的酥胸輕輕啃咬起來,微弱的痛感伴著撓人的酥麻感,混合著
麻痹毒液的作用令少女禁不住嬌呼出聲,正面的兇颚龍卻無比巧妙地抓住機會,
分叉狀舌頭伸入櫻桃小嘴與那粉舌蜻蜓點水般接觸了一下,接著就昂首長嘯,顯
出與蒼藍星舌吻的無比自豪。

  「這群兇颚龍都成精了嗎?」哪怕是平日清冷寡言的少女都忍不住憤然想到,
可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兇颚龍們接下來的動作轉移,一只兇颚龍輕松地分開了毫無
抵抗力的酥軟美腿,並將腦袋伏在她的兩腿之間,享受著被柔軟大腿包裹的快感
並向少女股間的神秘地帶伸出了舌頭。

  如火花閃電,那舌尖輕輕舔過私處的感受是如此強烈,好像股間的布料根本
不存在一樣,少女咬住嘴唇避免發出屈辱的呻吟,可身體卻禁不住猛地一顫,玉
腿微微上曲,令侵犯者進一步享受到快樂的姿勢好像迎合,這卻是嬌軀酥麻的她
唯一能做出的動作。

  美人承迎自令來客不勝歡喜,一次次舔舐愈發賣力,像是要無視衣物直接舔
到花心一樣,這令少女的下體好似有一團火焰熊熊燃燒,燒得本就癱軟的嬌軀更
顯無力,俏臉浮現嬌豔紅霞,更糟糕的是少女能感覺到自己這個敏感的部位正有
某種黏濕的液體分泌流出,打濕了布料。

  她發情了。

  即便陷入這種狀況少女依舊維持著幾分冷靜,她頓時明白這不單純是自己的
身體敏感所致。

  「不止是麻痹毒液,還混入了催情劑嗎?」咬著下唇,少女終于確定了兇颚
龍的目的。

  或許是對強者單純的羨豔與向往,或是想要繁殖出具有最優秀基因的後代,
甚至單純是野獸的性欲與征服欲亟待發泄,兇颚龍們決定用另一種方式享用它們
的獵物,這對少女來說是太離譜的壞消息。

  像是驗證著這種猜想,第一時間就品嘗到甘露滋味的兇颚龍如獲至寶,一聲
低吼後獵人紛紛向獵物亮出了自己的誠意——一根根黝黑粗壯,在少女身上擺動
而愈顯猙獰的棍狀性器!

  「這種體積……」作爲經常在怪物屍體上剝取素材的獵人,見到獵物的生殖
器對少女來說也是習以爲常,可那些屍體上的短小生殖器對比眼前的性器簡直不
是同種存在,直徑接近少女小臂,長度都不下十五厘米的黝黑陽具散發著比瘴氣
還要熏人的濃郁腥臭味,又仿佛剛剛燒出的煤炭,即便隔著空氣也能令少女的身
體感受到這份仿佛要將她融化,充滿侵略性的灼熱。

  「咕……」討伐了無數獵物,屹立于新大陸頂點的獵人此時卻不禁咽了咽口
水,美眸中瞳仁搖曳,即便在麻痹狀態下被發情野獸包圍也保持冷靜的她終于開
始慌亂,這種慌亂並非冷靜的性格所能抑制,而是處于她身爲少女,或是雌性的
本能,俏臉上的紅暈更顯嬌豔,眼前張牙舞爪的龍根釋放強烈迫力,少女感到目
眩神迷,明明是在如此危機的狀況,心跳卻不禁加速了。

  像是看出獵物此時呈現出何等誘惑的姿態,兇颚龍在興奮的低吼中采取了進
一步的行動,粗碩漆黑的肉棒不再是炫耀式甩動,體型包括生殖器都比同伴更加
魁梧,俨然首領般的兇颚龍不由分說便壓上了少女的柔軟嬌軀,令人望而生畏的
肉棒就這幺插入了雙腿之間,緊貼著黑絲下的細縫不說,末端甚至頂到了少女的
臀溝,以將小穴與後庭一並侵犯的氣勢猛烈抖動起來。

  「好燙!」連熔巖也難以比擬的灼熱感與私處遭受突襲的處境令少女下意識
地夾緊雙腿,可在麻痹狀態下無比微弱的動作不僅無法阻止肉棒木已成舟地插入
股間,反倒由于修長美腿更用力的包裹帶給了更強烈的快感,毫不掩飾心情的兇
颚龍用一聲低吼表達了自己的愉悅,接著便一鼓作氣,將肉棒插在少女股間奮力
地抽送起來。

  對此獵人少女唯一能做出的回應,便是紅唇中抑制不住的一串美妙嬌吟,臉
上明明帶著不甘與屈辱,可籠上水霧,如泛秋波的朦胧美眸卻完全述說出少女對
身上野獸的柔柔情意,修長美腿隨著肉棒強有力的抽送一張一弛,仿佛既想並攏
雙腿阻擋這野獸性器的侵略,卻又由于滾燙陽具粗暴穿過敏感股間産生的快感受
驚退避,隨後心有不甘地回防並被再一次擊潰敗逃,就這幺隨著怪物的侵犯並攏
分開,完全陷入了侵犯者的步調當中,終究將野獸侵犯産生的快感如實反饋給主
人,令那清麗動人的絕美面龐陷入情迷意亂當中。

  更令少女羞憤欲死的是在兇颚龍最初抽插幾下之後,粗碩陽具在自己私處抽
插的速度不僅越來越快,還變得更加濕滑,像是塗了潤滑油一樣在少女的花園如
魚得水,幹得越發順暢,少女自然明白這「潤滑油」根本就是自己因發情而從小
穴分泌而出的蜜液,如今忠實地發揮著自己的職能,令侵略者粗暴的侵犯動作愈
發流暢,帶來的快感也愈發強烈,只幹得原本緊閉的一線美鮑漸漸綻放出粉嫩內
壁,好似小嘴一般緊緊吸附從門外匆匆掠過的客人,帶給使用者難以言喻的銷魂
感受。

  「再這樣下去,我真的會……」身體的異狀令素來清冷的少女感到驚慌,獵
人對自身的了解令她無比清楚地感覺到此時自己的身體究竟因魔物帶來的快樂癱
軟火熱到了什幺地步,恐怕就算在這時解除身上的麻痹狀態,她也沒有力氣推開
身上的強壯魔物,更可怕的是這具發情的狀態竟然開始漸漸迎合起魔物侵犯的動
作,泥濘不堪的下體將肉棒糾纏吸附,明明無力的腰背卻下意識弓起令翹臀微微
離地以便兇颚龍的肉棒能更好地品嘗到臀溝的滋味——又或是令她自己完完整整
地體會被魔物侵犯的舒爽美妙,原本因臨戰與緊張而繃緊的肌肉也隨著欲火升騰
漸漸放松,將獵人的身體以符合雌性特征的柔軟順從向使用者呈現。

  這充分說明,在催情毒液、雄性費洛蒙還有兇颚龍猥亵行爲的共同作用下,
少女的身體已經開始淪陷,無論她的意誌有多幺抗拒。

  爲什幺會變成這樣?自己明明是戰勝了古龍的獵人,怎幺會淪爲一群低級魔
物的……少女咬緊下唇,難以接受這種現實,可現實卻容不得拒絕,身上的快感
不僅沒有因屈辱悔恨減弱分毫,反倒隨著兇颚龍更激烈的動作愈演愈烈,像是爲
了賣弄穿著者美妙肌膚而使大腿上方僅有網狀黑絲包裹的輕薄防具根本不存在絲
毫性抵抗力,簡直令兇颚龍體會到真正在沒有衣物阻隔下素股抽插獵人美少女的
快感,如此不遺余力地抽插了上百下後,腦袋已經亂成一團漿糊的少女猛地感覺
到股間的棍狀物竟急劇膨脹起來!

  「難道說……」沒等少女做好心理準備,征伐已久的陽具便頂在已經張開的
桃源入口爆發了,比陽具本身更驚人的灼熱如江河奔流,輕易穿透沒有保護作用
的黑絲侵入早就濕潤不堪的緊窄花徑,經過通幽曲徑氣勢卻不減分毫地撞上花心,
予以徘徊在極樂邊緣的少女最後一擊。

  像是被強電流貫穿全身,比麻痹更爲強大的力量令少女痙攣著發出最爲甜美
的嬌吟,原本無力動彈的雙腿竟在刺激下恢複了行動能力並奮力擡起——只是這
對久經鍛煉的矯健美腿卻沒有將身上播種射精的魔物踢開,反倒像水蛇般緊緊纏
上了侵犯者的腰背,雙足輕勾,仿佛邀請情人般將醜陋的兇颚龍緊緊拉向自己的
身體,征服古龍的強勢化作繞指柔的嬌媚,並對微不足道的小型魔物傾情開放。

  「我……」也不知多了過久少女才從視野都變成一片空白的恍惚中回過神來,
雙腿纏繞的觸感,壓迫身體的重量,頂上股間的堅挺,還有身體內的粘稠溫熱,
一切的一切都在向她述說剛剛的經曆:她被兇颚龍的素股射精灌滿了花心,並因
此達到了緊抱侵犯者的恥辱高潮。

  不會有比這更恥辱的事了……潮紅的小臉帶著陰沈,可接下來的動作卻令少
女意識到自己的想法有多幺天真,此時被一群小型魔物邁入性之領域的她,面對
的是一群比古龍還要粗暴與強大的對手。

  「吼……」在一聲低吼後用舌頭舔過雪白無瑕的俏臉,兇颚龍又一次聳動起
自己的身體,那緊貼身體,火焰般灼熱又如鋼鐵般堅硬的存在令少女不可思議地
瞪大雙眼,那根剛剛把她送上失神高潮的可怕兇器,居然重振雄風了!

  「怎幺會……」不顧質疑事實的少女,占據著絕對主動的兇颚龍再一次挺動
肉棒,這一次卻不再是以股間性交爲目的向臀溝進發,比起人類略小一圈的龜頭
向上,直沖被網狀黑絲與蕾絲內褲覆蓋,神秘誘人卻又流出斑駁黏液的嫩穴奮力
刺出!

  「嗯~ 」充滿力量與決心的撞擊令少女嬌軀一顫,異種肉棒真正侵入小穴的
刺激比素股抽插更強烈得多,竟令緊張忐忑的她泄出一大股淫水,直接登上了一
個小高潮,可令少女屈服在自己淫威之下的兇颚龍反倒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因
爲它的性器竟沒能勢如破竹地貫穿少女緊窄柔軟的嫩穴,而是在插入一段後被那
看似一捅就破的輕薄黑絲攔截,又彈了回來。

  「吼!」不信邪的兇颚龍發出低吼,被修長玉腿纏繞的身子一退,對準近在
咫尺的嫩穴又是用力一捅,再次深深插入緊致柔軟的小穴當中,強勢的突破惹得
本想壓抑欲望的少女又一聲高亢嬌吟,只是沒等兇颚龍得意,極具堅韌的獵裝再
次發揮作用,將幾乎要捅上花心的肉棒再次彈了回來。

  顯然,即便兇颚龍有著以雄性資本征服雌性蒼藍星的強大,身爲小型魔物的
它卻無法對以古龍素材打造的最強防具奈何分毫,這種挫折令剛剛占據上風的魔
物氣急敗壞,明知不可能突破卻挺動肉棒一次次插入少女嫩穴,接著被輕薄黑絲
重重彈出,如此一來的結果便是無力反抗的少女被粗黑肉棒激烈不斷的抽插幹得
花枝亂顫,而兇颚龍雖然遭受無數次拒絕,卻由于黑絲的質地過于柔軟舒適而沒
有産生絲毫痛感,反倒刺激莫名,自也是愈戰愈勇,以花心爲目標的悍然沖刺只
令山谷中莺歌燕語不絕。

  「好大……好厲害……要被兇颚龍的肉棒幹得不能思考了……」香汗淋漓,
神情恍惚,獵人少女——不,此時的她應該稱作獵物才對,在一波波快感中正如
無根浮萍,所能做的只有抱緊在自己身上馳騁的可恨侵略者,收縮小穴緊夾肉棒,
主動迎合,盡情享受這無從拒絕的快感。

  隨著猛插花徑的陽具又一次膨脹,少女也再次抵達了高潮的巅峰,那宛如天
籁的呻吟與不似平日清冷的嬌豔神情宛如這具動人美體已經被完全調教爲迎合禽
獸欲望的狀態,靈台一絲清明中自是羞恥漫湧,身體卻情不自禁在野獸身下婉轉
承歡,面對魔物在性方面的強勢,狩獵過無數怪物的獵人完完全全地敗北了。

  而這,只是淫宴的開始。

  當另一根灼熱之物頂上盤住侵犯者腰背的美腿,香肩也被這粗糙而狂野的碩
物反複摩擦,意識到狼群已經按捺不住欲望的少女無可奈何睜大美眸,卻沒有任
君采摘之外的任何選擇可走,盡管,她已在這刺激中稍稍挽回理智,意識到令她
陷入這般田地的麻痹狀態幾近消失,可這份認知並不能助她擺脫困境。

  ——正如野獸們被絕美獵物誘惑得忘記維持麻痹束縛,它們的獵物同樣被欲
望俘獲,明明看見一線希望,卻不可能掙脫這這場過于淫亂的噩夢。

  「就算掙紮,也不可能成功的吧……」是對力量差距的認知,也是對征服者
油然的敬畏,少女自我勸說著,已經淪落到這一步就算被繼續侵犯情況也不可能
更糟糕,但如果在這群魔物興起時觸怒它們,會産生什幺後果就難以預料了…
…沒錯,現在要做的,還是繼續忍耐。

  在忍耐中,迅速從疲軟中恢複的兇颚龍性器又一次在輕薄黑絲避孕套般包裹
下插入少女的嫩穴,另一只肉棒則找準機會闖入修長美腿的膝蓋間用力抽插,比
同伴更聰明的兇颚龍叼下了礙事的長靴,用柔軟美足發泄著高漲的欲望,嬌嫩的
小手、光滑的香肩同樣不被放過,一頭頭兇颚龍蜂擁而上,壓得被俘的少女上方
毫無光亮,濃郁的腥臭味鉆入小巧瓊鼻,而後,化爲更致命的毒藥麻痹了資深獵
人精明的大腦。

  面對這種對手,但凡是女性就不可能贏吧?張開小嘴,神情愈發恍惚的少女
無意識地呻吟著,忽然有一物闖入這張櫻桃小嘴,烘臭味令人作嘔,但少女沒有
拒絕這烘臭之物的闖入,反倒主動用小嘴將這臭烘烘的東西包裹含舔起來,沒辦
法,這明明烘臭的味道竟然有著無法拒絕的吸引力,此時的少女面對這種強勢的
侵犯也根本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一根根黝黑而粗壯的性器在身著黑衣卻有著雪白肌膚的少女身上盡情馳騁,
並被難以言喻的柔軟光滑榨出帶著滿滿生命精華的白漿,由內而外地激發著催情
毒液的活性,化作熊熊烈火吞噬淪爲獵物的少女身軀,令她迷失在欲望的漩渦,
無法自拔……

  ……

  「蒼藍星大人?蒼藍星大人?」

  「是誰……在……」

  意識沈入無限的黑暗,卻在呼喚自身的聲音中幡然覺醒,紫水晶般夢幻的眸
子睜開了,還帶著煙籠霧鎖的迷蒙,宕機的大腦再次開始運轉,而後……

  無瑕俏臉,殷紅如血。

  「是前輩救了我嗎?」勉力支起酸痛的身體,少女仰頭望向那道身影,女性
無法比擬的寬廣肩膀,粗犷卻給人親切感的面龐,充滿力量感的骨質甲胄……這
個人是同樣負責討伐魔物的獵人,並且是在自己身爲新手時給了不少幫助的第四
期團前輩。

  蘇醒的自己躺在帳篷當中,而且換上了幹凈的衣物,毫無疑問正是被前輩拯
救了,而這也意味著先前自己落難的姿態也被……想到這恥辱的戰敗,素來清冷
的少女也覺臉頰滾燙。

  「呼,沒錯,可真是千鈞一發啊!星辰大人差點就被兇颚龍拖回巢穴了…
…好在它們也都精疲力竭,搬運速度不快,討伐起來也很輕松。」第四期團拍了
拍胸脯,松了口氣:「還好星辰大人沒事,不然整個調查團都不知該怎幺辦才好
呢,真是的,明明都打敗古龍了,爲什幺會輸給兇颚龍啊。」

  雖然前輩沒有點明淫靡之事,可聽到這話的少女小臉更紅了,精疲力竭,也
就是說那些兇颚龍……不,現在可不是關注那些的時候,屈膝而坐,仰頭看向前
輩充滿男性氣概的面龐,沈默寡言的少女只能用自己的方式盡可能表達謝意與愧
疚:「抱歉,因爲討伐了恐暴龍太得意了就……這次也多謝前輩了……」

  「我們間還說什幺謝不謝的事,你也是,明明平時都那幺認真,居然會犯這
種低級錯誤……下次可不要再這幺失手了,不然前輩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趕來救你
呢——別急著起來,你現在的身體還很弱,就坐在這兒,先吃了貓飯再說吧!」

  被有力大手按住肩膀阻止起身的少女只得輕輕颌首,平時高冷難近的冰山女
獵人此時卻像溫順的貓咪一樣乖巧,倚靠著前輩的肩膀被半餵著吃完了貓飯,身
體的酸痛與消解了不少,只是……

  「臉這幺紅,難道發燒了?」看起來粗犷的男人卻是心細,很快發現了少女
的異狀,而聽到這話,少女低下了頭,平時白皙清冷的俏臉布滿紅霞:「毒性
……還沒有解除……」

  說話間,一對纖細美腿輕輕摩挲,其意不言而喻。

  不用多說,帶有老繭的手掌便攀上光滑玉肩一攬,少女輕輕倚入懷抱,扶著
那帶有傷疤的堅實胸膛呵氣如蘭,小巧而挺翹的臀部被一番撫弄後揉捏著托起,
少女便改爲跪坐,玉腿夾住頂得上她雙腿粗的男人大腿,玉體盡入懷抱。

  男人居高臨下地望著含羞帶怯的玉人,不得不贊歎這名少女作爲女性的資質
不比蒼藍星之于獵人弱上分毫,被黑紗籠罩的雪白俏臉找不到一點瑕疵,紫水晶
般神秘深邃的美眸此時卻蕩漾動人秋波,那兩瓣紅唇微張,顯然索取著主動者的
撫慰,其下的身段窈窕纖細,一對玉乳規模稍遜卻有著完美形狀,入手把玩更是
彈性十足,令人愛不釋手,那纖腰細腿更是令人感慨這是否是常年狩獵的獵人該
有的身材,正常來講女性獵人會由于常年鍛煉的強壯身體與美麗無緣,可似是這
位蒼藍星太天資秉異,苗條得令其他女性羞愧之余卻有著所向無敵的戰力——雖
然,剛剛在小型魔物身下「小小」地失誤了一次。

  覆蓋雪白嬌嫩肌膚,卻在香肩玉乳與大腿上側以網狀黑紗半露誘人酮體的輕
薄黑衣是用屍套龍素材制作的烏爾德β裝備,具有抵抗瘴氣與超回複力的特性,
但並不以戰鬥力見長,因此不受獵人的青睐,但對于取得特殊道具「幻化之石」
從而能將身上裝備以不同形象呈現的少女來說裝備的表象已經不與性能挂鈎了,
雖然很好奇能討伐古龍的少女究竟在使用什幺裝備,但另一種好奇卻在此時男人
的心中占據了絕對上風——那就是這套裝備之下,少女神秘而誘人的身體。

  低頭奪去嬌嫩的唇,粗糙大手不安分地在玉體上遊走,直至雙唇間拉開銀絲,
襯托高冷神秘的黑衣已被褪下近半,在男人面前露出雪白嬌軀的少女恍惚若醉,
任男人把玩著自己令那玉乳輕翹,玉液橫流,不知不覺將美體摸了個遍的男人終
于將狼手伸向蒼藍星的下體,輕輕揭開黑色薄紗,沒有一根毛發的粉嫩小穴便呈
現在眼前,竟然是罕見的白虎,如今含羞待放。

  礙事的衣裝變戲法般消失,健壯身體下擎天一柱直指少女俏臉,令征服自然
的少女恭順俯首,檀口親嘗,隨著滋滋水聲,令男人滿足惬意。

  用最濃郁的熱情獎勵悉心侍奉,真正的征服者將蒼藍星少女翻身壓倒,提槍
上馬,直搗黃龍。

  帳篷的燈火漸熄,只是莺歌燕語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