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欲火焚天-夜色下的残忍强奸

精彩内容:

上海的夜色還是那樣的美,深邃中透著幾許滄桑,梁思琪夜班回家,看著路 邊叁叁兩兩的情侶不禁撇了撇嘴,她在心裏看不起這些十八九歲就你哝我哝的少 年,特別是那些憑著年輕漂亮臉蛋勾引富家少爺的「賤人」,嗯,在梁思琪心裏 一直這幺稱呼這樣的女孩,她認爲這樣的女孩玷汙了女孩這個稱呼。梁思琪的確 有自傲的本錢,年方23,擔任了諾基亞駐上海總經理,有才不算,梁思琪更是 堪稱絕色,170公分的高挑身材,體重僅僅45公斤,凹凸有致,胸前的豐盈 更是36D,修長的雙腿讓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人不知幾何。   離家越來越近了,回家路上的必經之處是一個建築工地,每次經過這裏梁思 琪都會害怕的出一身冷汗,空無一人的工地就像是噬人的巨獸盤腑在那裏等著梁 思琪踏入虎口,「一定買車,再也不爲了鍛煉身體走路了!」梁思琪嘟囔了一句 正說小跑回家呢,前方出現了一個人影。人影快速接近,是一個男人,強壯的男 人。   「你幹什幺?」梁思琪慌了,她很害怕。男人二話不說抓住了她的肩膀, 「救…」梁思琪淒厲的叫聲還沒能出聲便被男人手裏一條有著濃濃乙醚氣味的手 帕堵回了嘴裏。眼前的人影越來越模糊,梁思琪心中最後的念頭:「我完了,誰 來救救我」。   「頭…好痛」梁思琪慢慢醒來了,她甚至忘了自己的處境,突然一個激靈徹 底的清醒了過來,梁思琪想到了自己被人迷昏的事,這時梁思琪才發現自己被綁 在一張破舊的床上,努力的轉過頭去,這是一個廢棄的倉庫,離床不遠處一個男 人坐在桌前擦拭著什幺。   聽到身後有動靜男人回頭看了過來,發現梁思琪醒了,不禁咧嘴呵呵一笑。 看見男人面孔的梁思琪目瞪口呆,這男人不是別人,卻是自己的助手潭家輝, 「潭家輝,快放了我!」梁思琪膽氣稍微壯了一些。「琪姐,放了你?我沒聽錯 吧?」潭家輝掕著手裏的東西走到床前,梁思琪看清了那是什幺東西,那是一把 刀,明晃晃的一把刀,透著寒氣。梁思琪害怕了,雖然是個女強人,在生意場上 獨當一面揮斥方酋,到她終歸是個女人,更何況這事遇誰身上誰都蒙。「家輝, 放了我,你要多少錢我給你,一百萬?還是二百萬?都好商量。」希望錢可以打 動他吧,梁思琪這幺想的。「錢?琪姐,錢會有人給我的,只要你看不見明天的 太陽就好了。」潭家輝把刀頂在了梁思琪美麗誘人的粉頸上,陰笑著吐出催人姓 名的話。梁思琪心裏浮現出露娜的身影,那個外國女人,那個自己的死對頭, 「露娜給了你什幺好處?家輝我待你不薄,你確這幺對我?」梁思琪把希望寄托 于平日裏對他的一點照顧,「琪姐,我既然幹了,你就不用打感情牌了,至于我 聽誰指示…嗯…我是不會告訴你的,琪姐,上路吧。」說著便用力把刀壓了下去。 「救命啊…」梁思琪淒慘絕望的聲音在倉庫裏回蕩。想象中的刺痛沒有到來,梁 思琪睜開顫抖的雙眼,「你…你怎幺…不…不殺…我?」梁思琪胸口劇烈的起伏 著,聲音透著驚恐。「琪姐,你這幺漂亮的美人就這幺死了不是太可惜了幺?」 潭家輝丟下刀子一只手撫摸著那吹彈可破迷人的臉頰,「啊,你…你要幹什幺?」 梁思琪知道了潭家輝的意思,「幹什幺?你說呢琪姐?」潭家輝雙手用力撕開了 梁思琪的衣襟,「你個畜生,滾開,滾開啊,啊,滾唔唔」潭家輝雙手用力揉搓 著梁思琪胸前傲人的山峰,更是用自己的舌頭堵上了梁思琪那性感的櫻桃小口, 「唔唔,你個…畜生,嗚嗚嗚」怒罵慢慢變成了嗚咽,屈辱的淚水打濕了枕頭, 「琪姐,我做夢都想上你,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你是我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潭家輝瘋狂的笑著,他撕裂了梁思琪所有的衣衫,梁思琪拼命掙紮,奈何被捆綁 著,卻是躲閃不開。潭家輝罪惡的雙手在這具美麗的酮體上四處遊走,自上而下, 劃過了玉女峰,走過平原來到森林,梁思琪的恐懼與掙紮,更是刺激著潭家輝, 潭家輝張嘴含住了美人胸前粉嫩的櫻桃,津津有味的吮吸著,品嘗著,仿佛是天 下最美味的東西一般。「不…不要,求…求求你,饒了我!啊!」潭家輝一只手 握著美麗的豐盈,另一只手卻是伸到了女人最重要的地方,用兩根手指慢慢向桃 園洞裏面探去,剛進入一點卻是感到了些許阻隔,難道?潭家輝用力的分開梁思 琪兩條修長的大腿,掰開那迷人的私處,白色的一層薄薄的膜赫然呈現在眼前, 「處女?」潭家輝不可自信的輕輕碰觸了一下那女人貞操的象征,「啊,不要, 不要摸那,啊啊」梁思琪真的連死的心都有了。潭家輝興奮到了極點,幾下便脫 光了自己的衣服,「琪姐,你竟然是處女,我是你第一個男人,哈哈哈哈哈哈, 琪姐,你老實的,過幾天我就放了你好不好?」潭家輝壓在美人的身上,喘息著 問到。「好。」梁思琪聲音裏浸透了屈辱。潭家輝迫不及待的解開了繩索,撲了 上去,把巨大的陽具對准了那蜜穴,用力往下一沉,「啊————」巨大的痛楚 使得梁思琪全身痙攣,用盡力氣試圖推開身上瘋狂的男人,潭家輝不顧什幺憐香 惜玉,用力的慫動著,每次都深入花心,「啊-好痛,啊,啊啊,要死了,不要, 嗯,快停下」幹涉的下體怎能承受非人的摧殘?很快便紅腫了起來。五分鍾,十 分鍾,半小時,一小時,「啊…不行了,要去了,啊啊啊啊」梁思琪高昂動聽的 聲音響徹整個倉庫,「家輝,不,不行了,我高潮了五次了,饒了我吧?」梁思 琪中間昏過去兩次了,初經人事哪能承受這樣劇烈的雨露,潭家輝看著身下梨花 帶雨人兒,加快了速度,「啊啊啊啊,不行了,嗯嗯啊,又來了,快點,啊,用 力,操死我吧,啊」敏感的梁思琪第六次高潮就快到了。潭家輝發出一聲低吼, 噴射出濃濃的精華,滾燙的精液盡數噴在了蜜穴的最深處,燙的梁思琪全身發抖, 迎來了自己第六個高潮。   「鈴……」這時,潭家輝的手機響了,「餵,嗯,事馬上辦,您放心。」放 下電話,潭家輝撿起了刀,「你,你說過不殺我的,你」梁思琪驚恐的往一邊爬 去,「我反悔了行幺?」潭家輝一臉獰笑揮刀砍了下去   梁思琪眼看著明晃晃冒著寒氣的屠刀朝自己砍來,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求生 的本能使得她像是一頭發了瘋的豹子拼命掙紮,突然,腳尖傳來柔軟的觸感, 「啊……」隨之而來的是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慘叫中「嘭」的一聲人體落地的 聲音,想象中的劇痛並沒有來到,梁思琪睜開顫抖的雙眼,看到潭家輝捂著下體 在地上翻滾,閃亮的屠刀掉落一旁。梁思琪怒由心中起,惡由膽邊生,翻身操起 刀,狠狠砍在潭家輝的身上,「啊…啊……琪姐,饒了…我吧」潭家輝害怕了, 他想反抗,想跑,奈何下體的劇痛讓他動也動不了,梁思琪就好試聽不見潭家輝 的求饒,腦海裏一直閃現著被他強奸的畫面,手中的刀一次比一次快,一次比一 次狠,潭家輝呼痛求饒的聲音越來越弱,越來越弱,直到再也沒有一絲聲音。梁 思琪手中的刀越來越沉,「叮…當」刀終于落在了地上,梁思琪這才緩緩清醒了 過來,「啊……」看著眼前不成人型的屍體,雖說是仇人的屍體,畢竟梁思琪是 個弱女子,她在顫抖,「嘔……」止不住的嘔吐,直到什幺都吐不出來爲止。   「我殺人了。」梁思琪坐在地上,她已經接近了崩潰的邊緣,慢慢地,梁思 琪冷靜了下來,不能束手待弊,找來自己的衣服,雖然被撕裂了,但深夜兩點多, 也不會有人發現,梁思琪跌跌撞撞回到家裏,一頭沖進浴室,放了滿滿的水,用 力的沖洗著自己的身體,「洗不幹淨啊……嗚嗚嗚」身體已經搓紅了,甚至透著 血絲,但梁思琪就好像感覺不到身體的刺痛,邊哭邊用力搓洗著滲出血芝麻的嬌 軀。梁思琪倒在浴池裏,不禁失聲痛哭…默默的穿上衣服坐在床前,以後怎幺辦, 殺了人,會不會查出來?梁思琪心裏思量著。漸漸的理清了思路,無論如何,先 讓露娜滾出上海,可是露娜是公司的嫡系,怎幺讓她滾出上海這要好好考慮考慮。 梁思琪起身站落地鏡前,褪去了裕袍,完美的身材一覽無余,傲人的雙峰被男人 無情的雙手揉捏留下的傷痕讓人心疼,紅腫的私處還有著火辣的疼痛,梁思琪不 禁落淚,眼中的清純要全褪去,剩下的只是複仇的怒火在燃燒,如此的堅定,好 試亘古不滅的烈焰。   翌日,梁思琪微笑按時走進公司,向迎面走來的下屬點頭致以問候,前面走 來一個妖娆的女人,正是露娜,露娜見到梁思琪向自己走來,驚訝的停下了腳步, 臉上的表情就像吃的一只死耗子,「露娜,早啊。」梁思琪就像沒有發現什幺異 常,走進的自己的辦公室,露娜偶然回過神來,神色不定有些顫抖的離開了公司。 「餵,總監你好啊,我是思琪啊,晚上有時間幺,晚上吃個便飯怎幺樣?嗯,好, 不見不散。」放下電話,梁思琪面上的微笑像退潮的海水消失無蹤。   大維滿面笑容放下電話,電話是梁思琪的,他日思夜想的那個小妞,來到中 國,他女人無數,卻只有這幺一個梁思琪讓他牽動心扉,怎幺也得不到,身爲董 事會元老的嫡系,負責中國的生意,他在中國就是公司的皇帝,想起前一段時間 被梁思琪拒絕,心裏就非常的得意,終于想通了幺?   「思琪,來。」大維把車停在公司門前,招呼下班出來的梁思琪。「總監, 應該我等您的,您怎幺能等我下班呢?」梁思琪笑靥如花,非常自然攬住大維的 臂彎,「沒關系,讓佳人等候有失紳士風度不是幺?」大維爲思琪打開車門。 「思琪,打算去哪吃飯,隨便點,不用給我客氣。」「嗯,我想在我家宴請總監, 只是不知道總監會不會嫌棄我家太過簡陋了?」梁思琪「幽怨」的說道。「怎幺 會呢,有美人在側,哪怕荒郊野外也比皇宮聖殿強上百倍,嘿嘿。」   晚餐樸素透著浪漫,簡小而精致,再加上搖曳的燭光,沁人的紅酒,非常的 暧昧,「大維,我困了,要睡了。」梁思琪一雙美目浸透了挑逗,哪有一絲睡意, 大維看著眼前身穿純白低胸真絲睡袍的美人,聽著暧昧纏綿挑逗的話語,起身攬 過思琪那盈盈可握的蠻腰「我扶你歇息。」兩人走進了臥房。   迫不及待的把美人推倒在床,大維急切的吻上了思琪的粉頸,「嗯…不要, 不要這樣。」大維雙手在美麗的女孩身上遊走,隔著睡袍揉捏著傲人的雙峰,一 只手撩開睡袍的下擺撫摸著雪白纖細的大腿,就像細膩的羊脂玉讓人愛不釋手, 梁思琪無力的阻擋著那雙采颉鮮花的手,更是嬌喘吟吟:「不要…嗯…不要這樣 …啊。」欲拒還迎更能挑起男人的欲望,大維猛地撕開睡袍,誘人的酮體陳現眼 前,大維吻遍了美人每一寸肌膚,細膩的肌膚,醉人的體香……梁思琪感覺就像 一條毛毛蟲在身上遊走,讓人顫抖,身上不禁發抖。大維吻便了粉頸,慢慢向下 移動,雙手更是不停,一只手覆蓋著傲人的玉女峰,一只手在桃園間探秘尋寶, 在那,他尋到了一處峽谷,找到了一顆小小的豆豆,慢慢的揉著著那顆小豆豆, 就像一處機關,峽谷裏流出了潺潺的溪水……「啊…好美,大維,進入我的身體 吧…我…我受不了了…啊」不得不說大維的調情手法了得,大維揚槍上馬,一手 抓住一條美腿,一手扶著碩大的金槍,攻進了美麗的聖地,一插到底,「啊…… 啊」梁思琪感絕到一條火熱碩大的異物刺進了自己的下體,一種疏癢又微微疼痛 的感覺讓人心靈震顫,慢慢的,大維緩緩抽動起來,「好緊…嗯」大維感到好爽, 能把這幺美麗聖潔的女孩壓在身下蹂隸讓他很滿足,很有成就感,不由自主的加 快了抽動的速度,「啊……啊…好美…幹死我吧…啊…哥哥…好厲害」梁思琪亂 了發絲,慵懶的表情極其誘人,大維俯身吻吻上了誘人的小口,「嗯…嗯」梁思 琪雙口被賭只能發出嗯嗯的聲音,大維用舌頭撬開丁香小口,品嘗著柔嫩的香舌, 好試天下最美味的佳肴,下身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急,男人得大腿打在 女人的腿根…發出啪啪的聲音,屋裏充滿著淫糜的味道,大維抽出陽具,把身下 的美人翻轉過來,拿來兩個枕頭墊在女孩的腹下,把陽具深深插了進入,背後式 插的更深更狠,「啊…要死了…啊」伴著女孩嬌弱的呻吟,她感覺靈魂一陣顫抖 下體一陣痙攣,猶如被抛上了雲端,妙不可言……「啊…」伴著一聲低吼,滾燙 的精液噴湧而出,更是使得思琪一陣顫抖…大維以是年過五旬,瘋狂過後沉沉睡 去,梁思琪起身披上被撕裂的裕袍,「明天給他說讓露娜滾回英國。」梁思琪回 身看看床上讓人惡心的爛人,欲哭無淚。   不出意外,露娜狼狽的回國了,梁思琪正想著下一步怎幺對付大維,警車開 到了梁思琪的樓下,「梁思琪,請跟我們走一趟。我們有些事需要你配合調查。」 民警帶走了思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