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Netflix动画版图拓展史

精彩内容:

2018年,《馬男波傑克》獲美國編劇工會獎電視劇類最佳動畫劇集劇本;

2019年,《希爾達》在美國動畫安妮獎拿到最佳動畫角色和最佳劇本等叁個獎項;

2020年,動畫電影《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提名奧斯卡最佳動畫長片,獲美國動畫安妮獎和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動畫片。

這叁部動靜不小的作品,都有一個共同的標簽:Netflix原創動畫。這當中《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今年初入圍奧斯卡動畫長片的戰績,尤爲振奮人心。 

當迪士尼和蘋果都加入擁擠不堪的流媒體戰場時,Netflix早已構建起了自己的內容版圖,在劇集、電影、真人秀、動畫等領域均有涉獵。7月初剛剛上線的《日本沉沒2020》,改編鼎鼎大名的科幻經典《日本沉沒》,爲Netflix持續拓展的動畫內容庫又添上了一筆。

與依靠購買版權切入的Hulu、HBO Max等不同,Netflix很早就開始了日本動畫內容的布局,與不少日本動畫公司都建立了合作關系。比如此次《日本沉沒2020》的導演湯淺政明,此前就曾爲Netflix制作過《惡魔人》。

據2018年《福布斯》的報道,在各家媒體還未著手開辟日本動畫前,Netflix就已經在這個被忽視的領域攻城略地,光是2017年Netflix就“投資並參與了十幾部日本原創動畫劇集和電影,同時還將亞洲市場的人氣佳作帶給了北美觀衆”。

而這樣的深入合作,並沒有影響Netflix在北美動畫市場的運籌帷幄,兒童向佳作層出不窮,成人向動畫也標新立異,原創動畫電影也在有條不紊地推進。比如今年Netflix與東方夢工廠、索尼動畫合作的《飛奔到月球》一經官宣,就引起不小關注。

拿到這些成績,Netflix絕不是光有財大氣粗的豪橫,在創作上與創作者通力合作,同時在兒童向、成人向、日本動畫叁個方向穩步前進,才是其得以制霸的要訣。

大IP重啓,Netflix的日本動畫要訣?

2020年7月9日,《日本沉沒2020》在Netflix全球首播,一次放出十集。在中國大陸,這部作品在Acfun獨家播出,播出一集後,已經有了168萬的播放量。

(《日本沉沒2020》裏,東京塔倒塌)

這是Netflix“染指”的又一日本經典IP。2017年Netflix曾與東寶合作推出了動畫電影《哥斯拉:怪獸行星》,內容是“哥斯拉”電影中從未出現過的未來世界。

在此之後,Netflix又在2019年推出過《機動奧特曼》和《十二宮騎士:聖鬥士星矢》。

重啓經典IP,是Netflix選擇日本動畫的一個重要方向。這類IP更有大衆認知度,對于用戶遍布全球的Netflix來說也更有投入價值。

從數娛夢工廠的統計來看,2017年以來Netflix已經推出了超過20部原創日本動畫,當中大部分是IP重啓。

在題材廣度上,Netflix也是不拘一格。無論是《刃牙》這樣的格鬥題材,還是爲《齊木楠雄的災難》系列畫上句號的重啓計劃,還有《攻殼機動隊》這樣長盛不衰的經典IP,都出現在了Netflix的日本動畫內容版圖中。

當然,經典IP重啓要得到好評,並不是那麽簡單。《哥斯拉:怪獸行星》IMDb6.0分以及豆瓣6.2分都說明這部電影只不過剛過及格線。《聖鬥士星矢》更是跌破眼鏡地得到了IMDb4.5分的反饋,水土不服的Netflix背上了毀經典的罵名。

相比之下,Netflix第一部定格動畫《輕松小熊和小薰》則得到了不少好評,IMDb評分則有8.4分。相比較經典大IP,出其不意的治愈向動畫反而口碑不俗。

與此同時,改編作品如2019年的《幻海奇情》(7SEEDS)和《大炮破壞者》也在持續上線。雖談不上好評如潮,但是比起當下的成績,不斷加深與日本動畫界的合作,才是Netflix深耕日本動畫最大的收獲。

雖然作品評價參差不齊,但時不時出現的優秀作品仍然鞏固了Netflix在原創動畫上的地位。

比如京都動畫公司制作的《紫羅蘭永恒花園》2018年上線就成了當年爆款。同年的《惡魔人:哭泣之子》也是一部口碑劇情俱佳的成熟改編作品,不僅收獲了不少的好評,也爲湯淺政明與Netflix的再度合作打下了基礎。

(《惡魔人:哭泣之子》豆瓣詞條下的評論)

接下來Netflix還將推出的美國動畫劇集《變形金剛》,制作者正是曾經制作出劇場版《Blame!》和《哥斯拉:怪獸行星》的日本公司Polygon Pictures。

兒童向、成人向,觀衆要的都給安排上

而在北美,Netflix的兒童向和成人向動畫都有長足的發展。數娛夢工廠統計,2013年至今,Netflix至少已推出了30多部原創動畫,兒童向動畫劇、成人向動畫劇和動畫長片全有布局。

Netflix的成人向動畫中,《馬男波傑克》是最不可忽視的一部作品。從2014年第一季開播以來,《馬男波傑克》就保持著高口碑和高討論度,還有了“史上最喪動畫片”的稱號,該劇在今年迎來最後一季。

這類高口碑的成人向動畫在Netflix也並非沒有後繼者。過去幾年《福是全家福的福》《大嘴巴》《天堂警察局》《鳥姐妹的反差生活》等持續登陸Netflix,讓熱愛此類動畫的觀衆得以續命。2019年,Netflix更是迎來了成人動畫發展的高峰——《愛,死亡和機器人》(下稱“愛死機”)。

《愛死機》在IMDb上收獲了8萬多人評分的8.5分,在豆瓣也得到29萬人網友打出的9.2分。18個風格各異的短片,大衛·芬奇和蒂姆·米勒監制,技術有傳統2D,也有3DCG,故事有講人類消失後世界的《叁個機器人》,有含有中國元素的《祝有好收獲》,還有哲學意味極濃的《奇馬藍》。

有評論認爲,雖然這部劇缺乏一個強大、統一的主題,但內容和形式上的銳度使它成爲了一部獨特的作品。因爲前一部的成功,第二季火速得到續訂。

在滿足年輕成人觀衆的同時,兒童向、家庭向動畫也是Netflix的發力重點。

Netflix在2013年推出了第一部原創兒童動畫《童話高中》,此後也推出了《朱利安國王萬歲》《小真與彩虹王國》等一系列原創作品。

不過Netflix重啓的動畫IP引起了更多關注。比如《大神偷卡門》,上世紀80年代的《神偷卡門》是一個解謎類遊戲,至90年代被改編成動畫後爲更多人熟知,是很多人的童年回憶。

而最引人注目的則是與夢工廠合作開發的IP系列,希瑞、醜娃、寶貝老板、巨怪獵人等經典IP,都能在Netflix上看到新版動畫劇集。

此外Netflix也瞄准了改編自真人大片的動畫劇集。《速度與激情》動畫劇集在2019年底上線,《侏羅紀世界:白垩紀營地》預計今年會播出。

除了劇集,Netflix的動畫長片電影也有了一定程度的發展。以與東方夢工廠、索尼動畫合作的《飛奔去月球》爲例, 有網友在Netflix在YouTube官方預告下評論:從《克勞斯:聖誕節的秘密》,到《威洛比家的孩子們》,再到如今這部,能看到Netflix在動畫長片的道路上不斷進步。

總的來說,在動畫領域,Netflix充分發揮了進場早、資金足的優勢,也確實在幾個方向上都做出了成績。

流媒體齊齊發力動畫,誰是Netflix真正的對手?

不過在流媒體競爭日益激烈的當下,其他平台也瞄准了動畫這塊新風口。

比如Disney 、Hulu、Apple TV 、HBO Max、Peacock都在內容版圖中規劃了動畫內容。就連曾被忽視的日本動畫,也進入了華納的視線。

在“Netflix上有什麽”網站,有分析指出,夢工廠已經持續六年爲Netflix提供內容,爲Netflix增加了上千小時時長的服務。

但此前夢工廠已經宣布,自2020年起,將與Hulu展開更多劇集合作,院線電影的獨播權也將轉移到Hulu,這意味著《馴龍高手3》《寶貝老板2》《魔發精靈2》這些電影將轉到Hulu獨播。

此外夢工廠母公司NBC環球推出的流媒體平台Peacock今年也將上線,日後與Peacock之間的合作很有可能增多,這對Netflix來說意味著更大的競爭。

而另一流媒體平台HBO Max正在與Netflix較量日本動畫方向的資源。

據The Verge報道,HBO Max的用戶能看到日本Crunchyroll的17個動畫系列,包括《鋼之煉金術師》《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導演剪輯版)和《別對映像研出手!》等。

時代華納稱,Crunchyroll每叁個月就要爲訂閱者提供新鮮的動畫內容,未來《全職獵人》和《死亡筆記》都將登陸HBO Max。

在HBO Max爭取到吉蔔力工作室在北美的獨家流媒體播放權後,Netflix則在致力獲取其北美地區之外的國際版權。

不過與Hulu、HBO Max這些等流媒體平台相比,Netflix在動畫方面目前依然領先一個身位。以至于早在2017年,《福布斯》就發出了“Netflix想要壟斷西方動畫市場”的感歎。

目前來看,能與Netflix在動畫內容上一較高下的,外界最看好的還是動畫世家迪士尼。

在兒童向、家庭向動畫上,迪士尼有得天獨厚的優勢,今年《冰雪奇緣2》《1/2的魔法》提前上線Disney 都成了賣點。

但在成人向動畫方面,迪士尼顯然存在短板,暫時還只有收購福克斯而來的《辛普森一家》在Disney 上線頗爲矚目。

至于Netflix深耕已久的日本動畫內容,還並不是迪士尼目前階段的重心。除了迪士尼和皮克斯的動畫,Disney 還在致力于推出一系列漫威原創動畫劇集,包括今年5月推出的《弗瑞檔案》,明年《What if》也將上線。不過由于疫情影響,Disney 的很多作品進度都已延遲。

其他流媒體平台與Netflix最大的不同到底在哪?

與其他平台不斷擱置拍攝和制作計劃不同,Netflix的內容規劃要更爲充分。正如Netflix的內容主管Ted Sarandos此前在季報會上所說,“我們2020年的劇集和電影大部分已經准備結束了,現在我們正在深入准備2021年的內容。”

在原創動畫內容版圖上,其他平台與Netflix的差距也在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