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女人高潮娇喘抽搐喷水视频亡国淫堕嗯齁哦哦哦

精彩内容:

 聖母薇奧萊塔,五十歲,身高一點六七米,體重六十叁公斤,單身,H罩杯
。身爲神聖教團第叁代教主,她自幼便以純潔之身服侍衆神,永保貞潔的誓言使
她獲得了親愛的能力,每個人見到她都會不自覺釋出善意。薇奧萊塔的優雅儀態
總是畫師們津津樂道的創作素材,金髮碧眼、健康豐滿的身材成爲這個世代透過
彩繪玻璃對諸神的幻想。美麗的薇奧萊塔到哪兒都受盡歡迎,王國上下無不喜愛
這位虔誠熱心的聖母大人。

  「神所親愛的子民們!天國的大門即將敞開,諸神將會向尚未歸化的野蠻種
族降下友愛的神迹!大家無需懼怕即將到來的戰爭,請和我一同相信諸神的裁決
、一同相信光明的未來吧!神聖教團第叁代教主‧薇奧萊塔在此宣誓,必將帶領
各位、服從諸神的指引──!」

  DEFEAT!

  聖堂淪陷,薇奧萊塔在敗戰的軍民們面前被扒光了衣服,碩大肥滿的下垂巨
乳整個曝了光,在那對奶子上有著比一介大男人拳頭還要寬闊的乳暈,少女般的
粉紅象徵了聖母的貞潔,中央凹陷進去的乳頭純樸得彷彿從未露出臉過。虔誠信
徒們既對聖母大人的純潔之身感動不已,卻也因著那對誘人的大乳暈稍微産生了
動搖。

  「大、大家莫慌!這些野蠻的獸人破壞了聖堂,諸神的憤怒想必將會……等
等!這是做什幺!放開我!我以諸神的名義命令你!啊……不要……啊啊啊!」

  前一刻還致力安撫軍民們的薇奧萊塔,馬上就給一個至少兩米高的強壯獸人
抓起大腿、雙腿開開地抱離地面。她的雙手被固定于獸人結實的後頸,濃密的金
色腋毛與陰毛完全曝露出來,感受到即將被侵犯的身體流出大量汗水,進而從那
一叢叢濃毛飄出強烈汗臭。緊閉的處女穴首度流出了羞恥的愛液,這滴愛液馬上
就被醜陋的黝黑龜頭連汁帶穴給撞開,長滿噁心肉芽的粗壯陽具一點一點地插入
了迸出鮮血的女陰。

  「住……住手啊啊……!身體……!我的身體要裂開了……!好痛……!好
痛啊……!誰來救救我……!」

  長度自然不用說,粗度則是四到五公分之間,對于初經性事的處女而言實在
太過勉強了。薇奧萊塔可憐的肉穴傳出強烈的撕裂感,她的身體將陽具侵入的觸
感誤判爲陰道破裂,因而使她歇斯底裏地胡亂叫喊。待那根肉芽巨屌完全插入到
底,與獸人陽具緊密結合的薇奧萊塔從羞辱與疼痛中感應到一絲奇妙的感覺,她
還沒搞懂這搔人心癢的感覺是爲何物,身體已經做出了反應──她那數十年來深
鎖著的小陰唇開始變色,從淡淡的膚色轉爲咖啡色,並蜷了起來、朝兩側綻開;
她的肉穴開始收縮著分泌淫汁,咕啾咕啾地彷彿在咀嚼粗壯的陽具;她的陰蒂包
皮從雜亂陰毛間變厚、增大,肥大的蒂頭脫皮而出;她的乳暈亦從純潔的粉紅變
成了濃郁的咖啡色,凹陷著的乳頭猶如城牆上緩緩伸出的大砲,朝向人群昂首挺
立──受諸神庇佑的聖潔之軀,如今已在信衆面前淪爲低俗醜陋的熟齡女體。

  「神……神啊……!請給予我……嗚……對抗邪惡的……哦呃……力量!嗚
……嗚咕……不、不行!我受不了了!快停下!求求你快停下啊啊啊……!」

  信衆們痛哭流涕的悲傷情緒中,薇奧萊塔的腦袋卻開始和被獸人陽具姦淫著
的肉穴産生連結,神聖的禱詞逐一被威猛穿梭的陽具搗毀,一股伴隨著痛與悅的
屈辱迅速擴散開來。她的臉頰湧現比起吟唱聖歌時要更加愉悅的紅潮,心髒跳得
比讚歎諸神時更加猛烈,熱汗滿布在每一吋呻吟或歡唱著的肌膚上,汗臭味也濃
烈到飄入一雙雙悲恸著的紅腫鼻頭內。聖母大人不再飄散純樸花香,而是帶來夾
雜著陽具騷味的強烈汗臭。而受盡崇拜的薇奧萊塔本人,則是露出了與神聖二字
全然不符的享受表情,隨著持續向上搗弄的肉棒發出不潔的淫鳴。

  「身體……身體變得好奇怪啊!呼!呼呵!好舒服……交配好舒服……!哦
齁……!哦齁哦哦……!」

  一個小時過去,雙手高抱、給獸人固定成開腿姿勢的薇奧萊塔已經不再開口
讚美諸神,完全適應了陽具的淫肉也進一步産生變化。她的小陰唇綻得更開了,
色澤從咖啡色轉爲深黑色,彷彿失去了最後一點貞潔帶來的庇護。她的肉穴從含
蓄閉鎖的姿態被肉棒幹到鼓了起來,女性器如同敞開的花苞,桃紅色的蜜肉不再
吐出血絲,而是在吸含著陽具的同時滴下濃厚的淫水。她的陰蒂伸得更長了,粗
粗長長的宛如迷你肉棒,蒂頭呈現出模糊的龜頭形狀,每逢獸人使勁擰上一把,
她就迸出尖銳的淫鳴、整個人隨之猛顫。最後,她的乳暈和乳頭也變成了深黑色
,乳暈上浮現出醜陋的疙瘩,長而垂軟的乳頭隨著交配動作不斷地來回拍打著乳
暈。

  「肉穴好爽……!好爽啊啊啊……!讚美……!讚美肉棒……!讚美偉大獸
人的強壯肉棒哦哦哦哦──!」

  兩個小時過去,異常持久的獸人陽具總算是在把薇奧萊塔幹到洩上第叁回時
一併射精,被粗壯陽具拉直的淫肉毫無招架之力,表面粗糙的龜頭直頂一再下降
的宮頸,濃稠熱液注滿了整個子宮;在她的子宮因精液而膨脹起來後,尚有大量
精液不得其門而入、只能從淫肉與肉棒夾縫處不斷洩出。獸人放下了股間持續流
出精液而恍惚呻吟著的薇奧萊塔,她那上了歲數的身體摔至地面,固定已久的四
肢同步引發強烈的抽筋。手腳的劇痛再次令薇奧萊塔迸出可憐的悲鳴,但是在毫
無憐憫之心的獸人耳中聽起來卻是無比的享受,那根長滿肉芽的惡臭陽具再度雄
起。獸人拖著薇奧萊塔來到股間昂揚的男信衆面前,她虛弱無力地伏在滿臉通紅
的信衆身上。肉芽巨屌鑽入豐滿白臀間,在一陣高亢的悲鳴聲中插入薇奧萊塔的
屁眼。

  「那邊不可以!那是……哦齁!哦、哦哦……!嗯齁哦哦哦哦──!」

  薇奧萊塔的肛門一如初次性交時的嫩穴般,掀起了一陣又刺又痛的灼熱撕裂
感。然而她的身體已經記住了性交帶來的快樂,因此當獸人陽具試圖攻入肛門時
,她既忍著疼、也享受著快感將至的精神慰藉,面對男信衆的漲紅臉蛋用力皺緊
柳眉,嘴巴卻喊出了渴望繼續被深入的淫鳴。當那根長達二十叁公分的肉芽巨屌
撞開緊閉的括約肌、沿途刮著直腸深入,最終一棒串起聖母的肛門、直腸與結腸
之時,與雄性獸人完全結合的薇奧萊塔迸出了無比舒爽的淫吼。

  「齁哦哦……!嗚齁哦哦哦……!肉棒……!好勇猛的肉棒啊啊啊……!」

  滲血的肛門全開、初次肛交便對上超大尺寸的肉棒,薇奧萊塔全然無法承受
如此強烈的刺激,在肉芽巨屌操起她的屁眼時,她不禁和那對下垂巨乳一同抱緊
股間勃起的男信衆,藉此舒緩這陣痛與悅交織的火熱快感。男信衆忍了又忍,聖
母大人的淫容卻越來越誇張,從漲紅著臉忍受到享受,再從享受到雙眼升起、爽
到恍神的下流醜態,最後他終于忍不住了,悄悄地把脹到難受的肉棒掏出褲外、
插進聖母大人熱暖而緊致的淫肉,雙手各自抓著那兩團飄出濃厚汗臭的黑乳暈,
邊揉邊幹了起來。可惜的是,儘管信衆的肉棒從埋頭苦幹到舒服地射了精,始終
沒有引起心儀的聖母大人半點反應──薇奧萊塔全神貫注在越發激情的獸具肛交
中,壓根兒沒注意到她那持續流出精液的肉穴是否遭人光顧。

  「嗚齁……!嗚……!嗚齁哦哦……!又……又要洩了!薇奧萊塔下賤的肛
門……要被偉大的獸人幹到洩了哦哦哦!」

  叁個小時過去,薇奧萊塔擁抱的對象不知換了多少位,男信衆們一個接一個
鑽到她那充滿汗臭味的豐滿肉體下,抓著她的大奶、輪姦起他們奉爲神聖的淫肉
;做到這種地步,即使反應再怎幺遲鈍,她還是察覺到自己被信衆輪姦的事實。
儘管如此,人類的肉棒實在太過孱弱,即使被衆多信衆加以輪姦,破碎的信仰始
終比不上無視于她數度高潮、仍持續蹂躏著後庭的肉芽巨屌。而她那被幹到糞水
直流、爛泥般的大便也滴了一地的屁眼,終于在昏天黑地的輪姦中盼到大量噴發
的精液。當肉芽巨屌往她加速蠕動的結腸注滿精液、噗啾啾地拔出之際,浸泡在
濃臭精液中的大便一條條從脫肛的腸口噴出,兩眼完全翻白、嘴角溢出白沫的薇
奧萊塔也在這時迎來一陣脫力感極其濃厚的高潮。

  「啊……啊嘿……!啊嘿欸欸……!」

  AFTER THE WAR

  「噗啾!噗啾!噗!嗯噗!嗯噗嗚……滋咕、滋噜、噜噗……噗呵!不是啊
……不是這種弱小的肉棒啊!給我更大的……長滿肉芽的……獸人的肉棒!嗚、
嗚咕!嗚噗!咕噗!啾噗!噗嗚嗯嗯嗯……!」

  戰後,薇奧萊塔被一幹忠心信衆救出王都,一行人卻遭到暴民打劫,信衆全
數死光,薇奧萊塔則是被帶往偏鄉地帶囚禁起來。賊徒打著前聖母的名號讓她在
村子裏賣淫,取悅每一個慕名而來的男人,但是從來沒有一個男人可以滿足她那
鬆垮垮的淫肉和脫肛屁眼。這座村莊後來發展成淫樂之都,高齡五十的薇奧萊塔
在這兒過著輪姦、受孕與出産交替的性奴生活。産後她的胸部又脹得更厲害了,
變成豐滿又沈重的J罩杯,兩團濃臭的乳肉上烙著「(前)聖母」、「肉便器」
等字樣;變形惡臭的淫壺上方剃光了陰毛,烙上帶有光環的子宮模樣淫紋;臀肉
鬆弛的白屁股上則是烙印性奴專用的男女交配符號。在薇奧萊塔不再具有吸引力
之後,她被趕到淫樂之都的暗巷中,成天就趴進鑿了洞的牆壁,和受人唾棄的淫
婦、遭主人抛棄的性奴們一同翹著屁股給路過的旅人廉價享用;在她屁股上的交
配符號一旁,又烙上了好幾道越來越低的價碼。曾經被全國國民尊崇的聖母大人
,直到凍齡般的六十五歲以前共懷上十叁胎、産下七名健康的胎兒,王國複興之
道又向前邁進了一步。


    §


  女王帕芙亞,四十七歲,身高一點八二米,體重七十公斤,寡婦,G罩杯。
貴族軍官出身的帕芙亞既是王國中興的棟樑,亦是萬民愛戴的明君,不過比起女
王陛下的政績,街頭巷尾更喜歡談論她那受詛咒般的剋夫運。據宮內流傳出來的
消息,銀髮灰眼的女王迎來又送走的五位丈夫都是死于操勞過度,富有想像空間
的死法經過有心人的加工後成了精盡人亡的傳說。帕芙亞在民衆眼中就是這幺一
個堅強、美麗又色慾高漲的女王陛下。

  「王國的子民啊!蠻國的軍勢已經抵達國境,我們將讓那些野蠻的種族瞧瞧
人類的厲害!執起你們的劍、高舉你們的盾,爲了人類的榮光而戰吧!全軍聽令
,破曉時分隨我帕芙亞一同出擊──!」

  DEFEAT!

  女王戰敗的消息傳至國內後不久,獸人軍隊便抵達勢單力薄的王都,隨陛下
出征的男軍官被削下頭顱、用投石器抛入城內,飽受淩辱的女軍官則是一個個以
沾滿精液、遍體鱗傷的落魄樣被帶進王都,做爲招安城內婦女的展示品。骁勇善
戰的女王陛下被高高固定在大字形木架上,腋窩與女陰的灰白剃痕飄出十多天未
清洗的濃烈汗臭,雪白而結實的肉體處處都是青紫色與黑紫色的瘀傷,美麗的左
頰大大地腫起,導致嘴唇無法併攏,口水頻頻滴落;曾經被諸多男性幻想過的巨
乳迎著熱風拼命垂蕩,豐滿的乳肉上烙印著「完全敗北」四個大字,兩顆又粗又
長的黑乳頭都被獸人穿上了鐵環,底下的鐵塊正不斷地拉長女王的雙乳。

  「大家千萬別氣餒!男人們都站出來!協助老幼婦孺撤離王都、尋求鄰國庇
護吧!只要臨危不亂……住手!放開我!你們瘋了嗎!住手啊啊啊……!」

  帕芙亞被高大獸人抓著頭頂高舉起來遊街示衆,讓她那副十多天來不停受到
獸人軍隊輪姦的腥臭肉體在王都的每個角落飄香。即便如此地狼狽不堪,她仍把
握僅剩的機會向跪地求饒的大批民衆下達命令。然而在獸人嚴加管制之下,已經
不再有人妄想逃跑了。比起女人們至少能做爲獸人的性奴隸苟延殘喘地活下去,
失去生存希望的男人們紛紛將無處宣洩的怒火轉向他們的前統治者。當一身腥臭
的女王被扔進等待處決的男人堆之間,馬上就給衆人痛毆並加以侵犯。

  「噗噁!嘔、嘔噁噁噁……!你們……!我是帕芙亞女王呀……!噫、噫噫
……!」

  即使被絕望的民衆連揍好幾拳,渾身瘀傷的帕芙亞仍然努力挺起吊著鐵塊的
狹長巨乳,正氣凜然地勸導衆人。不過根本沒人聽得進去,衆人從毆打轉而掐揉
起她的雙乳與屁股時,一記迎面襲來的巨漢拳頭頓時擊潰了帕芙亞拼命支撐到現
在的精神。砰!繼左頰被獸人毆傷後,她的右頰也熱燙地腫起,眼淚、鼻血與口
水從變形的臉龐滴落;滿是灰白剃痕與短刺陰毛的光禿淫肉噴出了金黃色的濃稠
臭尿,插在肛門上的木製擴穴器也帶著凝固的汙血掉落在地,緊接著從鬆弛而黑
臭的肛門內拉出了深咖啡色的乾硬粗糞。出征前威風凜凜的女王陛下,如今卻成
了在男人們面前鼻青臉腫又大小便失禁的可悲模樣。

  「嗯噗!咕噗!咕!咕啵!咕啵!啵呼……住……住齁……齁噗!啾噗!啾
噗!啾!啾咕!嗯咕!嗯噗噁噁……!」

  帕芙亞被自己的子民踢彎了腿,雙手給帶向衆人股間的昂揚肉棒,腫起的臉
龐也被埋進巨漢濃臭而油膩的跨下,被迫以口交和手淫來滿足即將被送上斷頭台
的男人們。但是一次服侍叁人根本就不夠,她那持續被鐵塊拉長的變形巨乳、滿
是汗臭的灰白色骯髒腋窩也成了男人發洩的地方。前一個人剛射精,就被等到焦
頭爛額的群衆給拉了開來,緊接著又是一根活力充沛的陽具。帕芙亞被這群人持
續侵犯了整整兩個鍾頭後,從沒停過的嘴巴完全麻木,如同她那已經變成狹長形
的巨乳,人中拱起而拉長、雙頰吸到凹陷進去的嘴巴看起來既像張馬臉,又形似
長長噘起的章魚口。帕芙亞維持這副難堪的姿態過了數分鍾,才漸漸從僵硬狀態
恢複過來。但是,男人們可不是出自體貼才放過她那腫到歪七扭八的臉蛋。帕芙
亞又挨了頓揍,並被命令和所有人忏悔。

  「對……對噗起……!窩是無能的女汪……戰敗是窩的錯……!打家……慶
原諒窩……!原諒窩……!」

  女王被迫五體伏地,向羞辱她的子民們下跪求饒,一雙雙沾滿泥巴塵土的髒
腳踩在她身上。忽然有個人朝批頭散髮顫抖著的女王灑尿,緊接著一根根陽具都
將濃臭的尿汁澆淋于女王身上。數分鍾不到,帕芙亞渾身上下都飄出了極其濃厚
的尿騷味。男人們的陽具卻不懼惡臭,在一灘臭尿上輪姦起女王那桃紅色的鼓脹
淫肉、髒黑而敞開的肛門,就連腫到只剩嘴巴還保持些許美麗的臉蛋也不放過。

  「哼噗!哼咕!咕!咕嘔……咳、咳咳!呵齁……齁……!齁哦哦……!嗯
齁哦哦哦……!」

  不久前才遭到獸人輪姦開發的雙穴,感應到陽具先後插入體內時便激發帕芙
亞的交配慾望。層次分明地含住陽具吸吮、搾取著精子的淫肉加速流出濕潤的愛
液,肛門則是以強而有力的提肛動作吮弄著奮力抽插的肉棒。縱使這些男人的老
二不比獸人的肉芽巨屌來得威猛,帕芙亞的身體卻向四周那多不勝數、等著輪姦
她的肉棒叢林屈服了,數量上的絕對劣勢再一次讓她生爲雌性的求生本能全開,
捨棄了女王的高貴身分、化爲低賤的性處理奴隸取悅著男人的性器。

  「肉棒……!肉棒哦哦……!嘶噜噜!嘶噗噜噜噜……!」

  即便雙頰浮腫,帕芙亞依舊在嚥下濃稠的精液後立刻又伸長了嘴巴,向著陽
具叢嘶噜噜地舔弄舌頭、或者哈呼哈呼地喘息,直到下一根肉棒堵住她的嘴,才
又轉換成渴求精液而猛烈吸吮的下流模樣。爲了吸引男人們、證明自己尚有做爲
性奴隸活下去的價值,被上下兩個男人夾成肉餅餡料的帕芙亞揚起了臭味四溢的
腋窩,雙手抱著被男人扯掉好幾撮髮的頭頂,使交配狀態的肉體散發出的濃烈費
洛蒙盡可能傳播開來。若非出征前先剃光了本來銀白色的濃密腋毛,恐怕這股汗
臭會傳得更遠吧!

  「噗……噗行……!二穴輪姦太爽了……!要高潮了……!哈啊……!哈啊
啊……!洩了……!洩了、洩了、洩了哦哦哦哦……!」

  在男人們換過整整叁輪以後,渾身飄散出汗臭與尿騷味的帕芙亞終于被姦到
高潮了,這頭母豬向男人卑躬屈膝又淫穢不堪地高潮的姿態,讓圍觀衆人一時忘
了所有的憤怒,紛紛吞下口水、急著想與之交合。帕芙亞那沈浸在高潮余韻中的
淫肉和屁眼再度被狠狠地撐開,恍惚的意識給拉回新一輪的姦淫中,嘴巴再度吸
入一根布滿灰白尿垢的老年陽具。她被暴民們搞得一洩再洩,排隊等著輪姦她的
人卻似乎未曾減少過。那身健壯而美麗的肉體重覆灑上男人的汗水、痰汁、臭尿
與精液,黏糊糊地成了一具有著女性外觀的惡臭聚合物。

  「咕啵、啵啵啵……咕、咕噜……噗呵!投……投降……!無能的女汪向肉
棒投降了……!請快插進來……!哦齁……!哦齁哦哦……!」

  帕芙亞的鼻孔被插上蠟製陽具,前端豎起兩枚白旗,每當底端尚未完全封閉
的鼻孔噴出熱息時,白旗就隨之飄動。她的嘴巴被木具擴張開來,用來接收衆人
的痰汁與唾液,累積到快要溢出時,就取下木具、當衆吞嚥這灘汙汁,再重新戴
上木具做爲男人們的痰器。與此同時,她的肉穴和肛門繼續被男人們姦淫當中,
已經不曉得被內射了幾十發還上百發。即便她不認爲自己會懷上野蠻獸人的種,
面對如此大量的同族精液卻再也說服不了自己。幾乎確定受孕的情況非但沒有讓
她絕望,反而大大激發了求生意志──或許是激發過了頭,導致那對至今還吊著
鐵塊的變形黑乳頭噴出了濃黃的奶水。

  「帕芙亞的奶水……!奶水噴出來了哦哦哦……!啊嘿……!啊嘿欸欸欸…
…!」

  帕芙亞那從早高潮到晚的肉體已瀕臨極限,持續不斷的強迫發情也讓她精神
衰弱到數度昏厥,在那張逐漸消腫的臉龐又一次露出已經沒人感興趣的高潮表情
時,高大獸人舉著火把驅散了餓死鬼般抓著女王不放的男人們。帕芙亞一顫一顫
地倒在滿地的汙臭體液上,舒服而又虛弱地痙攣著,身上到處都被民衆寫滿諸如
「黑乳頭女王」、「亡國奴」、「白癡母豬」、「低能」等羞辱字眼,也有些像
是「王都第一師團、母豬征伐完畢!」、「親衛軍第叁中隊、討取筋肉老太婆!
」等不明真僞的部隊番號,低俗塗鴉更是充斥其間。獸人們嘲笑著遭到暴民背叛
還因此高潮的帕芙亞。薩滿勾了勾枯長的手指,帕芙亞便給一雙無形的手牽了起
來。她面帶驚恐地看著自己的雙腿有如螃蟹般彎曲,不受控制的雙手跟著像雞翅
膀一樣拍動著,兩手都在浮腫的臉頰左右橫向比出勝利手勢;同時,她的雙眼也
在倏然而起的快感中舒服地吊起,舌頭死命伸長,沾滿男人體液的淫肉噴出了熱
尿,被姦到脫肛的腸花也開始排出臭糞。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昏暗的紫色光芒籠
罩住帕芙亞,本能察覺到生命威脅的她卻動也動不了,只能眼睜睜感受著從四肢
開始往身體蔓延的石化現象。

  (救命!救命!誰快救救我啊啊啊!我的手!手變成石頭了!不要啊啊!身
體!哦、哦哦……齁……齁哦哦!好舒服……啊……啊啊……!不行……我不要
變石頭……!不要……!噫……噫齁……!嗚、嗚嗚!嗚齁哦哦哦哦──!)

  AFTER THE WAR

  戰後,帕芙亞女王那低俗地開腿揚腋、漏尿脫糞並露出啊嘿顔的淫亂石像繼
續被放在王都廣場,這座表面已有數道裂痕與斑剝的深灰色石像,在若幹年後獸
人撤離、人類歸來時出現了神迹──女王的淫肉變回活生生的女體了,但也只有
淫肉而已。雖然飽受戰火之苦的民衆仍唾棄她,女王的淫肉卻也成爲在這最前線
的邊境小鎮中,警戒著獸人領地的男丁們夜裏的歸宿。男人們不再淩虐她的淫肉
,而是視如珍寶般爽完就好好清潔一番,以便下一個同伴繼續使用。許多年後,
越來越少人知道先王爲何被變成低俗又沒品的淫亂石像,關于帕芙亞先王的悲慘
遭遇,也只淪爲大後方的擁王派用來壓制改革派的利器。這座被軍團奉爲「鎮軍
女王」的石像經過巧匠之手,去除了不雅的字眼、糞尿的痕迹,化身威武的女武
神像──並且繼續以它那閃爍著銀光的濃臭陰毛、深黑色的下垂小陰唇、猶如男
人中指般粗長而垂軟的陰蒂,以及擴張到輕易就能用拳頭插入的鬆弛淫肉,來撫
慰致力于王國複興的英勇戰士們。


  完

女人高潮娇喘抽搐喷水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