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开心五月激情四房婷婷色五月播出21天,飙到9.1,周迅版屠呦呦又亮了,《功勋》真给国剧长脸

精彩内容:

《功勳》又雙叒上熱搜了。

這一回是因爲周迅版屠呦呦。

這部劇,是真的絕,刷到39集,豆瓣評分從開播的9.0,飙到9.1,不降反升。

劇集在四大衛視同播,衛視收視全部破2,累積收視破8,這遙控器占有率,妥妥的。

更絕的,是主旋律大劇,向來出圈難,尤其是《功勳》這樣的多單元劇,更難形成討論熱度,但這部劇自打播出,社交媒體討論,沒斷過。

網友討論的一個重點:劇集的八位主演,接住了角色沒?

在開播前,網友比較擔心的是兩個單元:一是黃曉明主演的《黃旭華的深潛》,原因是:黃曉明的霸總形象,在許多人心裏依然根深蒂固。

二是周迅挑大梁、總導演鄭曉龍親自操刀的《屠呦呦的禮物》,原因就一個:覺得周迅外形不像屠呦呦。

結果,黃曉明演的黃旭華單元播完,豆瓣評分穩穩停在9.1。

到了周迅版屠呦呦,打從這單元開播,觀衆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像,太像了

奇怪了,開播前都說外形不像,劇集一播出個個都說像,周迅還是那個周迅,到底哪變了?

另一個疑惑:爲什麽一部主旋律大劇,收視炸,口碑炸,社交媒體討論還居高不下?到底是什麽,爲劇集破掉了和年輕觀衆的壁?

答案是:《功勳》這部劇,代表著我們一直期望看到的這個時代的主旋律大劇。

這種大,不僅是《李延年》單元抗美援朝戰場的氣勢恢宏,不僅是《黃旭華》單元潛艇試驗的驚心動魄,或者說,這種大,不僅僅是場面上的大。

而是主創們真的用了心,拍出了我們的功勳人物,精神世界的廣袤無垠。

真正的好劇,就像《功勳》中展現的那些了不起的人物一樣,不事張揚,靜水深流。

鄭曉龍操刀,拍出了國劇尺度的天花板

《功勳》,難拍。

難就難在,既要講述8位功勳人物的人生高光時刻,又不能做過多的戲劇發揮,只能在首批共和國勳章獲得者真實人生事迹的基礎上,適當向故事中添入戲劇性。

從這個意義上說,每個章節都不好拍,但類似于敏、屠呦呦的章節,尤其難拍。

因爲有些章節的戲劇性,是人物自帶的。

比如《李延年》章節中,自帶大量震撼人心的戰鬥場景。

《黃旭華》章節裏,我國戰略核潛艇最後試驗成功的段落,緊張感爆表。

但像于敏、屠呦呦這類科研人員的故事,從戲劇性上看相對平淡,不容易拍出戲劇性高潮,因此就更加考驗主創把握細節的能力。

而總導演鄭曉龍親自執導的屠呦呦章節更難的地方在于:1969年1月,屠呦呦接到新任務,擔任523課題組組長,力求找到新的抗瘧藥物。

故事剛好處于一個特別的年代,如何把握好尺度,尤其考驗主創。

拍得不好,要麽懸浮,要麽平淡,難以做到以情感人。

但看完前3集,放心了。

鄭曉龍不愧是拍出《北京人在紐約》《甄嬛傳》的鄭曉龍,裏面的時代細節展現,可以說達到了國産劇尺度的天花板,故事也是真的好看。

這章給我的第一感覺:時代感塑造得是真好啊!

屠呦呦當年的工作場景,該劇的核心場景——中醫研究院中藥研究所一出現,觀衆就知道味道對了。

一幅時代風情畫徐徐展開。

試驗室、各色軍服、打飯、甚至是萃取青蒿素需用的7個大缸, 種充滿時代感的細節,可謂是遍布全章節。

同時,它也很好地抓住了劇集核心的戲劇感:主人公如何在當時的時代環境下,幹出事業來。

故事一開場,便以屠所在單位領導的口吻,介紹了屠呦呦是一個“各色”的人。

爲啥?幾位領導過來視察工作,屠呦呦的角色走過去,連頭都不擡,招呼都不打。這樣的人物,在那個時代裏,是怎麽把事情幹出來的?這其實就是導演給觀衆埋下的懸念。

接下來,組織爲屠呦呦配備了兩位同事,一個是年輕氣盛一心搞研究的李偉,一個是軍代表派來監視屠呦呦的梁錫華。

鄭曉龍爲屠呦呦和梁錫華的首次見面,拍攝了一段十分精彩的對話戲:

屠:誰讓你來的?梁:周主任。

屠繼續問:哪個周主任?梁:革委會周主任。

屠解釋:你說你是兵團的,我以爲你走錯門了呢。

表面看,不顯山不露水,其實一下拍出了一種內在的緊張感,並且塑造出了屠呦呦個性直率之外,絕不是沒有人生智慧。

緊張感來自哪裏?梁錫華第一次見面,就撒了謊。梁錫華說周主任派他來,但周主任從未跟屠提到過,而且支持屠的周主任也不可能拍一個兵團人員來搞科研。

很明顯,這個人不簡單,那工作怎麽開展呢?

但作爲研究小組組長,屠呦呦甩出了一句台詞——“我這只有一派,業務派”。

故事發展到後面觀衆看到,被派來監視屠的梁錫華,不但沒提交阻擾試驗的材料,反倒提交了一堆瑣事上去,令劇中軍代表徹底抓狂,索性免去了梁擔任眼線的任務。

說白了,是屠呦呦身爲科研工作者對科研工作的赤誠之心,感化了梁錫華,令他徹底站在了正確的這一邊。

表面看,這些戲並沒有什麽劍拔弩張,但觀衆卻能感受到,一股劇情內在的張力,並且能從這張力中,感受到人物的巨大精神力量。

時代的烙印明顯,但不突出,不搶戲,只是恰到好處地烘托了人物。

那麽接下來,就要看角色演繹的硬功夫了。

周迅把個角色接住了,她演出了角色的“魂”

演繹屠呦呦,當然就是周迅。

周迅被屠呦呦“點將”,過程也特別有意思。

總導演鄭曉龍說,在演員方面,最初定的四個標准是:第一要德藝雙馨,第二要神形兼備,第叁要演技高超,第四要功勳人物本人同意。

但屠呦呦一直專注搞科研,並不認識演員,聽說周迅來演自己,她就問“哪個是周迅”,她女兒在旁邊說,周迅演技好啊,她演太棒了。屠呦呦說:那就周迅吧。

但周迅一開始自己內心都是犯嘀咕的。

就連鄭曉龍一開始也想過要找個和屠呦呦更像的演員,畢竟演繹功勳人物,很容易遭到非議。

但想來想去,還是要找個演技好的。

這就是拍攝名人傳記題材的困境,很難找到形神合一的演員。

既然周迅和角色形象有差異,那就力求神似。

周迅劇中的表演,我最喜歡的有叁處:

第一處,是周迅演出了人物的“形”。

當周迅在劇中一席短發搭配著框架眼鏡,身著嚴謹的工服出場,爲什麽觀衆一下子就帶入角色了?

因爲周迅的“像”,不是寫在臉上。

而是流露在顧盼舉手投足間的。

周迅早就了解到,屠呦呦不善于搞人際關系,或者說不屑于。作爲一名科學家,她說話不拐彎抹角,不搞察言觀色那一套,幹事情,甯往直中取,不向曲中求。

所以鄭曉龍說周迅在劇中的走路姿勢跟屠呦呦特別像,這種像,其實就是人物塑造的一部分。

不僅是走路像,周迅在劇中的駝背、步伐、甚至是書包永遠在手腕上挎著不背,這處處都是細節,處處都是人物。

這就是周迅進入角色後的沉浸式表演,角色不用說一句話,幹練的發型、利落的裝扮已經帶觀衆入戲了,台詞也不多,但句句體現人物性格,比如“我不緊張,就是不想坐”“我不是打斷他講話,就是補充他忘了的”這樣的台詞,幾句話,就帶著觀衆找到了人物的神髓。

第二處,是周迅演出了人物的神。

“像”,只是第一步。要把“像”落到實處,就得求神。

但周迅的表演,最精彩的,恰恰不是演,而是不演。

爲什麽一開始許多觀衆擔心周迅演不好?一大原因是:周迅的演技太靈了。

一雙眼睛仿佛會說話,一直如少女般盈盈,裝著能打動人的真實情緒。

但一個科研人員,一位專注的科學家,一定不是這樣的。

所以周迅在劇中的表演,很多時候都是藏。

比如劇中屠呦呦一心思考問題不懂得照顧自己,常常丟叁落四,劇中又雙叒叕忘帶鑰匙了,張頌文飾演的丈夫李廷钊來給她開門。

注意周迅和張頌文的表演,有演嗎?一個自自然然開了門,一個自自然然進門,瞄一眼女兒畫的畫,又進屋搞研究去了。

從頭到尾,沒有任何青年演員常見的“快來看,我的演技好炸裂啊”的感覺。

恰恰是這種高度生活化的表演,讓觀衆一下子感受到了屠呦呦生活狀態的接地氣。

這樣的表演就很絕啊,因爲劇中屠呦呦忘帶鑰匙不是一次兩次了,所以人物的反應就應該這樣自然才對啊。

還有一場戲,是劇中李廷钊被下放到幹校,離開家之前,把家裏的“小寶盒”交給屠呦呦,並囑咐她以後如何生活,本來張頌文哭得淚流滿面,周迅也在哭,鄭曉龍立刻喊停。

“那是那個年代的人習以爲常的事情,觀衆看了可能會難受,但是作爲演員要很平靜。”

結果觀衆看到的,就是兩個演員很平靜地演完了這場戲。

所以拍到最後,鄭曉龍覺得周迅有點兒“靈魂出竅”,完全進入了角色,這就是演出了人物的神。

但光是這樣還不夠,還有第叁樣:演出人物的魂。

這個魂,就是一個科研工作者靈魂的高貴。

劇中周迅沒有一場傳說中的炸裂演出,從頭到尾表演都是很克制的,但觀衆依然能從角色身上,感受到人性的微光。

特別喜歡一場她和張頌文飾演的丈夫離別的戲。

面對即將分別的丈夫的,她將心酸和難言隱忍,面對前路的未知,一個表情,一個動作,就演出來了。

那一刻,她的眼神是那麽亮。現實再多困境,人物的眼睛裏,看到的依然是燦爛,是未來的光。

還有一場戲,是實驗室著火,屠呦呦第一次展露情緒,但又明顯在克制情緒,哪怕內心再愧疚、遺憾,她的眼中,裝著的依然是未來。

如果沒有這種永不回頭的執著,就不可能有後來科學上的巨大突破,所以周迅舉手投足間所投射出來的氣質,讓人覺得她就是年輕時候的屠呦呦。

科研人物,從來難演。

因爲這類角色更加內斂,情緒不會大起大落。炸裂式演技,根本用不上。

但演得好了,卻能讓觀衆在品這複雜況味時,生出一絲理解,這是真正看懂了角色的處境,對角色的共情。

到最後,這個角色周迅接住了,觀衆理解了。

這就是真正的演技。

爲什麽說這部劇給咱國劇長臉?它拍出了什麽是真正的功勳

最後說一說《功勳》爲什麽這麽炸。

首先是總體水平極高,沒有一個單元是軟肋。

單元劇是有一定難度的,畢竟是由不同風格的導演拍攝完成,只要有一個單元弱掉,可能觀衆直接就棄劇了,但《功勳》收視始終保持在一個高水平線上,爲什麽,因爲總導演鄭曉龍很好地把控了每個單元的品質。

既有毛衛甯導演的《李延年》這樣,有非常多戰爭場面的刻畫,視覺上很震撼,很燃的段落。

也有沈嚴導演的《于敏》篇這樣,不聲不響,就把觀衆帶入故事的章節。

所以每個章節雖然所處年代不同,故事風格不完全一致,但給觀衆的質感是始終如一的。

二是故事好看、接地氣。

《功勳》總共48集,每個人物6集。在這樣一個長度範圍內,導演鄭曉龍定下了全劇基調:就拍他們的高光時刻,把他們之所以成爲“功勳”的最主要成就拍出來。

所以每個章節的故事,都很緊湊,很生動,看了過瘾。

當然最關鍵的,還是每個章節,都塑造出了我們的功勳人物。

人物,永遠是劇集真正的靈魂。

打從第一個單元觀衆就感受到了,劇集最厲害的地方還不是精彩的戰爭場景,而是在大量逼真的戰鬥場面之間,拍出了一個能文能武,有勇有謀的李延年,王雷塑造的人物,無論是神韻還是動作都太棒了,尤其是一句“我們的國家無比強大,不容欺辱”,簡直燃爆。

哪個中國人聽了不熱血沸騰?

之所以這麽燃,因爲劇集不僅展現了功勳人物的功勳,更拍出了這份功勳何以成就;

不僅描繪了人物的了不起,更拍出了人物作爲普通人的七情六欲。

何謂功勳?我們被今天的生活提前劇透了:他們成爲了功勳人物。

但當事人自己在當時是不知道的,屠呦呦不知道後來能獲得諾貝爾獎,黃旭華不知道自己能創造那麽了不起的成就,于敏不知道千萬次的努力後,研究一定能成功。

但當時代的浪潮洶湧而來,每個人物做出的選擇是一樣的:願爲礁石,化身中流砥柱。

爲了完成這件事,有人堅守信仰,百折不撓;

有人激戰沙場,流血犧牲。

哪怕不知道自己的付出和努力是否一定會換來成功,可他們依舊選擇在困難中一往無前。

而今天的觀衆回頭再看,沒有這些人的努力,就沒有你我的今天。

我們如今的生活,就是給《功勳》最好的續集。

這就是《功勳》爲什麽這麽牛,它真正拍出了功勳人物靈魂深處的廣袤宇宙。

這也是爲什麽《功勳》的成功這麽爲國産劇提氣、長臉。

曾幾何時,許多平台和主創信奉流量法則,相信快餐式作品一定大火;耐心深造打磨的,吃力不討好,有口碑也難叫座。

但《功勳》的成功卻告訴這些人,國産劇和它的觀衆,早就翻篇了。

這場優質國産劇勝出的過程,就是觀衆和國劇一起成長的過程。

總導演鄭曉龍說,通過這部劇,希望現在的年輕人能了解黨和國家的功勳人物。當你有情感投入的時候,會被功勳身上的精神所觸動,有所觸動便有所啓發。

如何在已知結局的前提下,把過程拍得精彩,是所有主旋律劇都無法回避的一個問題。

《覺醒年代》做到了,《功勳》也做到了。

這樣的劇集,也讓觀衆真正看到什麽叫精品劇。

還是借用鄭曉龍的一句話,獲獎的不一定就是精品,賺錢的也不一定就是精品。大浪淘沙,留下的才是時代的精品。

《功勳》還沒播完,剩下最後一個,黃志忠主演的袁爺爺的段落,但我提前把話撂這兒:《功勳》這樣的劇,一定能留下。

开心五月激情四房婷婷色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