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肉欲啪啪无码人妻免费石秀传

精彩内容:

自從那天和巧雲有了肉體上的關係之後,我們兩個人幾乎是每隔幾天就會行雲布雨
一番。你問我既然美人在懷爲何不來個夜夜春宵?我也想啊,但是我石秀再英雄好漢,
也經不過那種縱慾啊,一個正常人的「精力」可是有限的。

至于我那楊雄大哥,他對我和巧雲的事似乎沒有多大反應,畢竟他本來對巧雲就沒
有真正的愛情,而撮合我們的也是他。

平常我還是做屠戶活,該幹什幺就幹什幺。雖然我也會想到梁山的事,但是就在身
邊的溫柔鄉卻令我無法抽身。我,還是喜歡過安穩的生活嗎?

人生就是這幺奇怪,當你幾乎認爲它是一成不變的時候,它就會給你來個不小的轉
變。

今天是個大冷天,大部分人都在家裏躲在爐子邊取暖。我這生意自然也是非常冷清,
所以早早就關了門面。這種天氣衙門也不會有什幺大事,所以楊雄便約我一齊去我們
常去的酒館喝幾盅。

誰知我們剛到了在城門附近的馬記酒店還未進店就見城門外迎兒一個人慌張地跑了
進來,滿是香汗的粉嫩小臉上充滿了著急的神色,本是梳成辮子的秀髮也在此時有些
散亂,不停著起伏的胸脯說明了她跑了有一段路程。當看見我們迎上時她明顯地松
了一口氣並急忙嬌呼道

「官人,夫人在廟中有難!」

她的口氣有著不容人質疑的肯定, 爲了節省時間我乾脆把迎兒抱入懷中,和楊雄
兩人全力施展輕功直往那名爲「五佛」的寺廟奔去。

在途中,被我抱在懷裏的迎兒半帶著哭音說出了事情的經過。

「夫人和潘老爺帶著奴婢一齊去五佛寺上香,進了廟卻發現那裏的和尚換了一大半。
夫人問起,新主持裴如海說是以前的主持是他的師兄,因爲帶著一群弟子雲遊去了而
托他看管五佛寺。當夫人上完香之後,那和尚要留下夫人同進素餐,夫人本要回絕,
但潘老爺卻說不要辜負主持的好意,我們才留下。」

這時我感覺到迎兒的氣息越來越微弱,連忙給她輸了一些功力。她微微擡起小臉用
一雙明媚的眼睛感激地看了我之後又繼續說道

「夫人暗地裏跟奴婢說她看廟內除我們之外竟無任何香客,那個和尚肯定不安好心,
所以吩咐奴婢去找大爺和二爺。沒想到剛剛出寺門就聽到了夫人的叫聲,定是出事了。」


正說著,那間寺廟已經在我們的眼前出現了。我們聽著迎兒的指引直接往寺後的一
排廂房奔去。在途中還有幾個和尚想阻擋我們,但那些人的武藝遠不是我和楊雄的對
手,很乾脆地一人一拳料理了。但在離迎兒所說的廂房還有一點路時卻出現了叁個
一看就知道是不好對付的和尚。

叁個和尚大概知道我們是來幹什幺的,也不發話直接就用月牙鏟和拳腳向我們招呼
過來。我對上了那個手持月牙鏟的和尚,別看他五短身材,使起月牙鏟來卻自有一派
威風。

第一次和有武功在身的人真才實料的格鬥,同時還要顧著身後的迎兒,讓我一時不
免有點手忙腳亂。

耳邊只聽著「呼」的一聲,我又勉強避過了那矮和尚的一鏟橫掃,這次連胸前的衣
服也被割破了。身後迎兒發出的一聲驚呼讓我想起了巧雲的情形,提醒我不能和這位
再耗下去了。

趁著他因爲這被我躲過的一鏟來不急回防,我一拳直奔他的面門。沒有任何的花俏,
這迅猛的一拳令他只顧著防護上盤而不顧下身。

如果我有更強的功力,這拳或者能直接打斷那只月牙鏟之後並把那張看了一眼就知
道即便是最醜女人也看的不上眼的臉打個粉碎。

當然,我並沒有那份功力,有些事情是不能因爲你有天賦就能獲得的。所以我這一
拳沒有打下去,而是半途收了回來。

接下來發生的事讓這位元矮和尚臉上的表情只能用「扭曲」這兩個字來形容,造成這
種結果的原因自然是我充滿了真氣的膝蓋直接撞上了他沒有防護的下陰部位。不用去
想也知道這位大和尚那男人之象徵已經成了一堆碎肉了。

看著他如爛泥般癱倒在地上的身體和染血的胯下,同爲男人的我不禁有了一點罪惡
感。

不過那念頭在我腦中之存活了只有一秒還不到的時間。抱歉了、這個世界俺才是主
角啊。

正施展獨門擒拿手同另兩個和尚纏鬥的楊雄看到我解決了我這邊的便喊道

「兄弟、我這邊不要緊。你趕快去看看巧雲有沒有事。」

楊雄的情形比我自己剛才好的太多了,以一對二還能遊刃有余,倒是終于讓我了解
自身和他相差的有多遠。

我拉著迎兒向那個廂房跑去。一路上並無阻攔,我們很快地到了那廂房的門前。一
腳揣開了房門,眼前的景象讓我身體內的血液霎那間沸騰起來。

巧雲身上的衣物支離破碎,絲毫掩飾不了她潔白的身軀,露出的白皙皮膚上有著青
一塊紫一塊的傷痕顯示她之前的掙紮。她一頭秀髮散亂,平時恬靜的秀臉此時充滿了
驚慌,一雙玉臂正竭力推開那邊發出淫笑邊壓上她的和尚。

嘿、我倒是不反對對女人用強,但應該只有我一人有那種特權才對,本人才是這個
世界的主角!其他閑雜人等靠邊站吧,主角的權益不容他人侵犯!

沒打任何招呼,我飛身以迅雷之勢一拳直往那和尚打去,直恨不得把他打個稀八爛。
但當我的拳頭離他還有幾公分時帶起的風聲卻給了他警告。

轉過身來的他還是遲了一步,我充滿恨意的一拳立時把他沒有設防的胸口打得直塌
了下去。但是他也有了還擊的時間。

在這電光火石的瞬間,我堪堪避過了左胸的要害部位,但他這垂死一擊是怎幺也無
法完全躲過了。旁邊巧雲和迎兒兩人看到我面臨的危機情況不由得雙雙驚呼出聲,但
我也無暇理會她們。

然而,令人驚訝的事發生了。這一掌雖然結實地按上了我的胸口卻只讓我微震了一
下,上面所帶的內力居然被我布在胸前的罡氣導引著在一瞬間被全部吸入到了我的丹
田之內,就像那傳說中的「吸星大法」一樣。

巧雲和迎兒那兩個旁觀者看到的是一付詭秘的情形,自從我被擊中之後我和那和尚
就一直維持著那樣的姿勢僵在那裏,和尚的手好似黏在我的胸口一樣。

我這當局者對這情形也是只有一點頭緒,因爲當初學的時候那趙師傅可從來沒提到
過這種事啊。那和尚的身上的內功就一直從他的手掌上傳到我身上,令我不得不運起
功來消化這足足四、五十年的功力。

才花了不到一分鍾的時間,我已經吸收完畢。而那和尚的臉色也只能用「死人」來
形容了,如非有我支撐他恐怕早就癱在地上了。這時他以好像被人欠了八輩子債的口
氣說道

「小子,你和當今皇家是何關係?」

我搖了搖頭算是否認。

「你不是趙家的人?」

和尚以驚訝的口氣問,看到我又一次否定之後,他不由得又問到

「那這養生神功你是如何學來的?」

等、等一下,他怎幺可能知道我練的內功的名字?看來我那趙師傅可能真是宋朝趙
氏的後裔,不過他這後裔也太窩囊了,爲了錢連祖傳神功也賣了,不過我應該慶欣才
對。心裏是如此在想,口上卻說道

「少爺我不知道什幺養生神功,這一身功夫乃是祖傳。」

「這世間惟有養生神功能夠吸收並練化外人的功力爲己用,灑家栽在你手下不冤。」


餵餵、問話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吧。但是,我可不知道養生神功還有吸人功力的作用
啊。

「我問你,你到底是何人,爲何在此意圖玷汙婦女?」弄清楚他究竟是何人對我更
有幫助。

「灑家裴如海,天運教外堂祭酒。本想在這寺廟物色合適的婦人爲鼎爐來練我教神
功。」他大概想自己既然活不了了,不如實話實說送我點消息,也好留個全屍。

他的名字給我帶來了不小的驚訝,沒想到這原書中的風流和尚在這個世界卻變成了
這幺個人物,還有那個天運教也是原書中沒有的組織,這難道就是梵亞口中所說,這
個世界的「自我適應」和「自我進化」? (聽起來好像魔鬼高達叁大定律…呵呵~)_

可我還是無法辨認究竟是因爲我這個人的存在和所作所爲給這個世界帶來了變化,
還是這個世界是自己在進化?

暫時抛開這些令人煩惱的事情,我伸指輕點和尚的死穴,他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一腳踹開地上的屍體之後,我走向巧雲跟前,一把把她摟入懷中。

這時候她才反應過來,微擡秀臉緊盯著我,一雙玉手撫摸著我的臉,似乎怕我消失
似的。一串串珠淚不斷地從鳳眼中落下。她用略爲顫抖的聲音問道

「弟弟你…沒事吧,姐姐剛才真的擔心死了。」

我先表示自己無恙安撫她。隨後一邊伸舌輕輕地舔去佳人秀臉上的淚水安慰著她一
邊低聲問道

「巧雲姐姐,那死和尚沒有把你怎幺樣吧?」

「沒有,姐姐抵死不從…也幸虧弟弟你來的快了,不然姐姐一定會咬舌自盡,爲弟
弟你保住貞操。」以毫不令人懷疑的語氣從她的櫻口說出了讓我心蕩的話語。

「姐姐你這份深情真讓我不知何報答啊。」我不由得感歎道,同時運功于雙手在懷
中玉人的潔白肌膚上緩慢地按摩著。在平撫她的情緒同時也清除玉肌上那些令人觸目
驚心的青紫淤血處。

「傻弟弟,姐姐都已經是你的人了,要報答的機會多著哪。」巧雲含羞地嬌嗔道,
纖纖素手探入我的褲內把玩著那不老實的小弟弟。

她的舉動也挑起了我的情慾,我將雙手移到她那對豐滿的奶子上慢慢的按摩著,讓
她不由得發出了足以令人銷魂的聲音。

但是我們兩人都意識到這裏並不是安全地帶,所以互相之間的愛撫並未持續很久。


我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的慾望。正想要檢察裴如海的屍體時卻看見一旁的迎兒正
盯著我和巧雲,兩頰上一片绯紅。

她看見我扭頭過來便立刻把目光移開,低頭羞澀地看著自己的繡花鞋尖。同時也偷
偷地掃視著我和巧雲,就好像一個做錯了事而被發現的小女孩。

看著她可人的模樣,我興起了促狹的念頭。迅速地走到迎兒的跟前,我捧起她那可
愛的小臉。看著我的唇緩慢地接近,她開始驚慌起來。

但是我並做出她所想像中的舉動,而是輕輕在她那柔滑的秀額上吻了一下便放開了
她。

迎兒眨了眨她那一雙水靈大眼,臉上有著一絲錯愕,但是慢慢地表情又變成了不解,
甚至還有著一點點失望。

一邊巧雲看見迎兒臉上的表情不由得「噗哧」一聲笑了起來並調笑道

「小妮子長大了,知道想男人了。」

一句話把迎兒的臉變得通紅,她抗聲道 「都是二爺在捉弄人家,夫人你怎幺也幫
著調笑婢子啊。人家不依啦!」

「好啦,好啦。剛才是我不對,姐姐你就別爲難迎兒了。」我急忙打圓場並轉移話
題「也不知大哥那邊怎幺樣了,怎幺不見潘伯?」

我們正說之間,門口傳來了腳步聲。進來的人正是楊雄,他身上衣物有幾處破損但
並沒有受傷的迹象。

我急忙迎上前去表示關心,四個人互相一陣問候之後才達到真正的重點問題。

潘公究竟跑那裏去了?

巧雲說她被裴如海拉進屋時潘公也被幾個和尚捉了,楊雄則告訴我們他一路上搜便
了也沒見到潘公。沒辦法,我們四個人只好分開來搜索。

目送其他叁人出門之後我並沒有跟隨。確定四下無人之後,我到了在屋角的裴如海
屍身跟前並開始搜身。楊雄說他沒有聽說過天運教,但我並沒有因此放心。以裴如海
的武藝只是一個外堂首領,這個天運教的實力可想而知。

在屍體上我找到了一些零碎銀子、一面刻著 「天運」和 「外堂祭酒」六個字的銀
色權杖、還有一本上書「天運」的小冊子。

我打開冊子的第一頁,一行行熟悉的字跳了出來

「天其運乎?地其處乎?日月其爭于所乎?孰主張是?孰維綱是? 孰居無事推而
行是?意者其有機緘而不得已乎?意者其運轉而不能自 止邪?雲者爲雨乎?雨者爲
雲乎?孰隆施是?孰居無事淫樂而勸是?」

這、這是莊子外篇「天運」的開篇啊!我的養生神功據說是出自內篇 「養生主」。
當初趙老頭還逼著我背莊子全篇說是能給我啓示,可我一直沒有發現任何關聯。難
道我的養生功能夠吸取裴如海的功力跟我們所練的內功都是從莊子而來有關?

按住心中的不安,我繼續看下去。冊子中除了記載天運功的運行方法之外,強調了
以男女雙修之法、陰陽調和爲提升功力的手段。注重的是以肉體上的挑逗與刺激來強
化肉身、甚至于青春永駐、反老還童。

書中的多數奇妙練功法如果不是我看到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是根本無法想到,這
幾乎爲我打開了一個全新的天地。

而我的養生神功似乎跟天運功有著一種說不上來的聯繫,如果能夠找到這兩種功法
的關聯。。。

正思考之間,我感應到其他叁人正返回這裏,連忙把冊子納入懷裏。

楊雄叁人顯然是一無所獲,而巧雲因爲找不見父親不由得兩眼泛紅,我趕快上前軟
語安慰一番。

四人出了廂房邊走邊商量著下一步該如何,我趁機會提出爲了避免因爲殺人而被官
府捉拿不如反上梁山。

楊雄、巧雲、迎兒先是因爲我的論調而震驚,然後又反駁說我們是因自衛而殺人應
該無事。但我先是添油加醋的描述了一番官府的腐敗,又陳述了上梁山可用梁山情報
系統找潘公等好處和留下可能被天運教糾纏的之後他們的逐漸同意了我的看法。

楊雄更是提議把巧雲許配給我,理由是反正梁山也不會有人知道他和巧雲的事,而
我和巧雲又兩情相悅,這樣比較方便。我自然是先用理法不和等理由做勢推託一下,
然後在其他叁人一齊相勸之下欣然接受了。

達成協定之後,一臉幸福的巧雲一付小妻子的樣子依偎在我身邊,而旁邊的楊雄和
迎兒也是一臉高興。

不過煞風景的人似乎無所不在,一個聽起來就讓人聯想到「油腔滑調」四個字的聲
音怪笑道

「清平世界,光天化日之下殺了人卻要到梁山泊入夥。這天下真是無奇不有啊,時
某人甘拜下風。」

隨這話音一個秀才打扮、濃眉大眼的人從廟頂上跳下,正落在我的跟前。

著名的小偷居然還是個秀才?!不過以我和楊雄的功力之前居然沒有感覺到他的存
在,可見此人必有過人的隱藏之法。

「時秀才只樑上君子一能已令我等拍馬難追」我諷刺道

時遷驚訝地看了我一眼又苦笑道「沒想到楊節級義弟的詞鋒如此犀利。」

楊雄打圓場說道 「請問時秀才有何貴幹?」

時遷急忙回道 「我時遷苦讀經書只望報國,如今四大奸臣把持朝政,排除異己。

末才處處碰壁,一氣之下便行那劫富濟貧之事,不想爲楊節級所拿。楊大哥憐我遭
遇便放我逃去,一直心存感激。今日本想在這廟做些無本生意卻碰見四位,想是天
意。末才一直心慕梁山好漢,只恨無牽引之人。如今四位既然要去,不知可否帶上
小弟一同前去?」

「時兄之俠名我從大哥處所聞甚多,梁山泊如今廣納四方豪傑,我們便一同前去又
有何不可。」捧捧他吧,今後有用的上他的時候。

「哈哈、石兄弟過講了。」時遷笑道,似乎並不在意我的誇獎。

「那裏、那裏,時兄江湖經驗豐富,今後還請多多提點小弟。」千穿萬穿,馬放的
氣是不穿的。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我還是注意到他被我誇時眼底下流露出來的得意
神情。
* * *

這天我們一行人決定在一座無名山的腳下過夜。想想離做出上梁山的決定時已經過
了半個月了,可只走了一半的路程。古代就是這樣,即使有馬代步每日能行的路程仍
是不多。不過一路上到沒出過什幺意外,巧雲和迎兒兩個女人也不至于受奔波之苦。


此時迎兒正幫著時遷架起營帳,一張小臉因爲勞動的關係變的一片粉紅,煞是可愛。
巧雲則是到附近的小溪洗衣服去了。

楊雄去打獵去了,而我剛剛劈完柴,生起了營火。看看時遷他們並不需要我的幫忙,
我便藉口要走走察看附近的環境,實際上還是找無人之地思考天運功的事情。

經過了這半個月我終于總結出了養生和天運兩種功法各自的優缺點。

養生神功是正統的氣始丹田,走便各經脈之後再歸于丹田的大小周天練法,練到上
層功法更可以直接吸收天地日月之氣來達到自身陰陽共濟。

而天運功的不同之處在于它的運行方法一定要在男女二人之間,始于男方體內的陽
剛之氣和女方體內的陰柔之氣從兩方交合之處互相運走,陰陽互補。練至上層者更可
達到心靈相通的程度。

  JKF捷克論壇

養生神功隨時隨地自己打坐就可運行,中高階者甚至可在睡覺時自動運行。但問題
是只有練到九層以上的人才能真正開始吸收天地日月之氣,在九層之前的練功要點在
于固本培元。但這種方法不免讓練功之人體內行成陰陽失調,男性會因陽氣旺盛而
性慾倍增,女性則反之。這樣一來卻造成男性可因爲縱慾過度而精元煥散,女性因
爲喪失交合慾望而陰氣凝固。兩種結果都會使人前功盡棄,終生無法得觀天道。

當年我練此功之後進速神速,連趙老頭也驚訝不已,可也就因如此讓我陽氣旺盛,
脾氣易躁,一言不和便拳腳招呼,氣上來連校長都打了。 在雲雨之事上也比較早熟,
十五歲就半強迫地幹上了叁十多歲數學老師,還把她滿足的樂不思蜀而成爲我的性
伴侶,之後叁年更是因爲有了跟七個不同女人交合的行爲我的脾氣才慢慢平和下來。


現在雖然我吸收了裴如海四十多年的內力,但對我這把養生神功練到五級的人來說
那只是增長了我本身內力的量,對養生神功並無幫助,甚至還因爲要把那些內力化爲
己有而影響了養生神功的進程。就因爲如此最近陽氣又有了回升的迹象。

天運功的優點恰恰是養生神功所沒有的,它的要點一開始就全集合在陰陽調和上。
這樣固然解決了養生神功九層之下無法吸收陰陽之氣的問題,但非要經過男女交媾
才能練功的方法不但限制了功法的提升更容易使人身陷肉慾之中而不自知,結果也
是終生不能得觀天道。

兩種功法一個強調自身的修養,一個是男女雙修,但最終目的還是提升人的精神層
次,以期能達到天人和一的境界。

不難想像,如果能把兩種功法一齊修練,互相補之肯定能夠達到事半功倍。現在另
我苦惱的是我周圍並沒有合適女性有這相當的功力來和我雙修,巧雲和迎兒恐怕連環
跳穴在那裏都不知道啊。

等等,我是這個世界的主角啊,主角如果連解決方法都想不到還能叫主角嗎?那我
不如回家賣紅薯好了。

解決方法說起來不難,在女方情動、九氣(注一)上升之時由我控制自身的陽氣將那
從女方內宮傳來的陰氣導入自己體內調和,然後再用那已調和的真氣爲她將經脈輸
通之後再回到對方丹田內,如此經過叁十六週天之數後自然會在女方丹田內建立起
初級的內力。

有了微少的內力作爲基礎,我就可以把養生神功授給女方,讓她輕鬆達到至少第二、
叁層的功力,而她有了養生神功爲底同我練起天運功自然事半功倍了。天運功的提升
又帶動了養生神功的升級,雖然無法幾天就造就出個高手,但正是萬事開頭難,只要
給對方打開了兩種功法的大門,之後我們再兩個人一齊練進步就更大了。

但,這種方法不是沒有風險的……

「嘩啦」前方不遠傳來的水聲中斷了我的冥想。好奇心被引起,我悄悄地走上前去
伸手撥開擋著視線的幾棵植物。

好一幅美人戲水圖啊!雖然巧雲全身上下幾乎都被我欣賞遍了,此時佳人所展現出
的風華與在我胯下婉轉奉承時那種柔媚完全不同。

她正怡然自得地用玉手撥弄著齊腰的清澈泉水,一頭烏黑的長髮自然又寫意地直垂
腰間。夕陽的照耀爲她那潔白賽雪的嬌軀罩上了一層聖潔的光輝,瑩白秀臉是那幺地
安祥恬靜,讓人覺得她整個人完全融入了天水之間。

是驚豔、是讚歎、是感動,這叁種感覺哪一個才是我現在的感受我也不知道,或許
叁種都有。

喔、還有一點疑惑,這幺冷的天她居然在山泉裏洗澡? 不過從那泉水附近升起的
一絲絲白氣很快地解答了我的問題,只不過之前全部心神都放在巧雲身上而沒注意
罷了。

「啪」的一脆響,我一不留神踩到了地上的枯枝,立時破壞了當前的美景。

突然的聲音讓泉中佳人從大自然的包容之下醒了過來。她一臉警惕地用一雙明眸掃
視著周圍四處查找著聲音的,一只光滑潔淨的玉臂下意識地護在赤裸的乳房之前。_

不忍給她帶來更多的困饒,我踏步穿過擋路的灌木,同時開始脫下身上的衣物。_

接近全裸的我出現在巧雲的眼前,令她發出了又驚又喜的嬌呼聲。

我開口笑道 「怎幺了? 娘子不歡迎我嗎?」

「呦、我的好相公什幺時候變的這幺有禮啦?妾身能說不嗎?」巧雲巧笑著回答我。
同時把雙臂收在身後,示威似的挺起胸部展現她那對絲毫沒有下垂迹象的豪乳。

充滿了挑逗意味的笑容點燃了我那壓制了近半月的慾火。我指著自己的男性象徵歎


「娘子啊,你已經很久沒有疼過爲夫了。」

看著我擺出的可憐模樣,巧雲不由得發出了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她慢慢地走到坐在
泉邊的我,一只滑潤的巧手握住我那已經是堅硬如鐵的陽具,令我發出了一聲舒服的
低歎。

用左手撩開了綴在臉前的幾絲秀髮的同時,巧雲給了我一個甜甜的微笑。她優雅地
彎下小蠻腰,直到紅唇離我的下體只有幾公分的距離。

她的左手開始忙碌地把玩我的子孫囊,同時用右手扶著表面暴起條條青筋的陰莖,
那可愛的靈舌開始在從根部到龜頭馬眼部位之間纏繞著。

但那只是她衆口多技中的一種,她會用嫩嫩的舌尖順著菇冠之下的溝勒慢舔,又雨
點般地用柔軟的嘴唇吻遍龜頭上的每一寸地方。

有時又把舌頭全部伸出不動,只用玉手把握著挺立的陽具在柔軟的舌面之上左右摩
擦著。那是一種無比淫靡又非常刺激的畫面。

正當我在她的高超技巧下全身陽氣高昇急于發洩之時,兩絲陰氣卻從泡在溫泉內的
雙腳傳了上來。

一時間我的頭腦一下清醒過來,難道這個溫泉包含了陰陽二氣?或許地火雖然熱溫
了這泉水,但是陰氣仍在。如果是這樣,那之前的解決方法或許能派上用長了。

似乎感覺到了我的走神,巧雲開始賣力地把大半根肉棒納入檀口內吞吐著,看著自
己的大棒在佳人的豔紅小口中頻繁地進出,實在是一種至高無上的享受。

我伸手把玩著巧雲的一頭秀髮,心裏卻考慮著方法的事,那方法的危險在于因爲全
靠我一個人的內息來支援著兩個人。以我目前的內力,在交合時強行引導女方的陰氣
時如稍有偏差或在把練化的真氣送還女方時二人未達到心神合一都會引發氣息☆☆。
走火入魔自然不在話下,就是生命就此完蛋也不希奇。

但,如果我和巧雲二人在這泉水裏交媾,我也能利用泉內的純陽之氣來輔助我自己
本身的陽氣,而被水中共存的純正陰陽之氣包容的我們也更容易的達到心神和一。_

這時巧雲加快了她吞吐舔食肉棒的節奏,並在吞食間不時把那一雙勾魂媚眸瞄向我,
似乎是在索要對她品蕭之能的肯定。

但當我準備開口讚揚她那美妙的口技時,她卻又毫不在意地微笑著把我那紫紅色的
龜頭包入濕潤的口中,那柔嫩的小舌在龜頭上四處跳著令人欲火焚身的豔舞。一陣陣


我示意巧雲停下她的動作之後起身進入泉中。一把摟著她的纖腰,我把舌頭深入她
那正微張著呼吸的小嘴內攪拌著,又輕含著香唇盡情地品嚐那口齒芳香。巧雲結實的
雙腿盤上了我的腰身,任我帶著她那滑若無骨的身軀直達泉水的中心。

我輕輕地讓巧雲站立在泉中,她乖巧地把丁香小舌送入我的口中。我自然不會放過
這可口的美味,姿意地吮吸、撥弄著,靠著敏感的舌尖向懷中玉人傳達我的愛意。_

好久我才結束了這一個幾乎令她窒息的長吻,不捨地離開那正一張一合喘息著的豔
麗紅唇。隨即,我急促地輕吻遍了她嬌美容顔的每一寸,又低頭到那晶茔白壁般的玉
頸處輕舔著上面的每一粒水滴。

輕緩又充滿了愛撫很快地讓巧雲發出了粗重的鼻息。我的雙手抓她那一雙豐滿的美
乳上像揉麵團一般搓揉著,令她吐出 「嗯~」的一聲嬌喘。同時嬌軀不由得微往後
彎曲,似乎要我更近一步的亵玩她那溫熱結實的乳房。

當我終于用嘴含住並開始吸吮著左邊玉峰頂上的紅色瑪瑙時,巧雲的身軀如觸電般
似的發出了一陣顫抖,她那本是輕柔地環繞在我的腰間的一雙溫滑玉手開始在我的後
背愛撫著。

巧雲在我的調情技巧下變得呼吸急促,鼻息粗重,口中只連連求饒道 「啊~弟弟…
別再吸…了…嗯~」

爲了讓她九氣齊升,我騰出一只手到她的雙腿之間的桃源秘處。分開那入口之處的
花瓣,我如滾轉櫻桃似地旋動著那粒隱藏在巧雲蜜穴之內的珍珠。

激烈的動作帶動了那水流不斷地沖擊著那被撐開的牝戶,同我的動作一齊給巧雲帶
來了雙重的快感。

她水蛇般的細腰扭動著,下體不斷主動地迎合我的動作。因我刻意賣力攻擊之下和
泉水中的純正陰陽之氣被點起的慾火讓她只想著快點解決從下體傳來的陣陣麻養。_

我擡起頭來觀察著自己的傑作,只見佳人雙眸微眯、貝齒咬在下唇,正極力地克制
自己,免得大聲的叫出來。

意識到時間已經成熟,我收回手來扶著那早已不堪寂寞的長槍。稍微一動那槍已瞄
準銷魂洞的入口,只又一動就把約兩寸的槍頭塞入戶內。

因爲之前的挑逗,巧雲體內的陰氣已經從內宮而出,我立刻運起天運功心法,把那
絲絲清涼的陰氣吸入丹田之內。同時運起養生神功吸收泉內的陽氣一助練化那些吸來
的純陰之氣。

全部的練化過程還不到兩分鍾便完結了,因爲我爲了實驗並沒有一次吸收最大量的
陰氣。但正是泉水的輔助才能這幺容易,當我陽氣不濟時給了幫助,否則一定不會成
功的。

而巧雲因爲我只進入秘處一點而備感空虛,她不解地睜開眼睛,秋水般的明眸中已
含水一泓,向外飛射。微啓莓唇,她撒嬌道

「好弟弟,你倒是動一動啊…難道還要姐姐求你嗎?」

「騷姐姐,我正等著你動呢。」此時的成功更加堅定了我的信心,讓我有心思與巧
雲挑笑起來。

「壞弟弟、你怎幺能說姐姐騷呢?」巧雲用一根玉指輕輕點了我的額頭一下,但下
體卻做著與她話語完全相反的動作,正在慢慢地把更多的陽具直吞進去。

在親吻她那挺立的小鼻尖之後我才懶洋洋地回達道「我就喜歡姐姐騷一點啊,俗話
不是說一個好娘子在床上要像個蕩婦嗎?」

「嘻嘻…傻弟弟、咱們現在可不在床上……啊~!」正調笑我的巧雲因爲我突然把
那安分的長槍沖入她的玉門之內並直刺到子宮口上而從咽喉的深出發出了一聲令聽
者動欲的嬌呼,柔軟的腰身被我的沖擊之力迫得往後彎曲。

我那龜頭被包容在內宮口上,收縮得死緊。我趁此時機開始把才纔練成的陰陽真氣
反輸給巧雲。這股真氣遊遍了巧雲全身經脈和五髒六腑,修補了每一處有損壞的地方
之後才被我導入巧雲的丹田之內。隨後我又馬上吸收巧雲宮內更多的陰氣開始新的
周天迴圈。

與性交所帶來的那種令人發狂的快感完全不同,以我的丹田爲起點在巧雲身和我上
不斷流轉的陰陽真氣給我們二人帶來的是天地交泰,彷彿全身被大自然按摩著。男女
的陰陽交合流通是氣血的交流,兩人皆獲利,不存在一般採補那中損人利己的後果。


我的寶劍開始慢慢深入淺出的抽插著巧雲那正肉動如顫,跳躍不停,時緊時鬆,如
開似閉的寶器。而巧雲也因爲真氣的導引而開始挺起玉股配合著我那緩慢卻堅定的節
奏。兩人下體的活塞運動絲毫沒有因爲泉水的阻力而被影響。

巧雲和我交合的地方不只是在性器,還有全身的真氣,更有著心神上的連接。此時
此刻我們雙方的心神中都只能容的下對方。用全身的力氣抵死纏綿著,我們二人此刻
都期望著給對方帶來更大更多的舒爽感覺。

已經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叁十六週天早已完畢。我和巧雲此時只剩下動物的本能,
我的陽具不停地沖擊著巧雲的花心。而她則緊咬銀牙拚命地搖擺身體迎合著我的動
作,似乎要把我的兩粒睾丸也吞進花徑才罷休。

我們二人熾熱的身體早已感覺不到泉水的溫度,天地間似乎只聽的見我的喘息聲和
巧雲夢訖般的低低嬌吟。

終于、在進行了最後的叁十六下抽送,我克制的低吼了一聲,剛把馬眼對準宮口,
一股濃熱的精液便飛射而出。

巧雲則在同時也迎來了自己的高峰,她螓首伸長後仰,結實的玉腿緊緊地佳住我,

陰精奔流而出,雙手長長的指甲深陷在我的後背。

兩股精水正好迎上,在巧雲內這一陽一陰的混合把她又推上了新的高潮,她完全地
沈醉在此刻,忘乎所以地發出了動人心魂的浪叫聲。

好久、我們才從這場性交所帶來的多重感覺中甦醒過來,天竟已經完全暗了。

我正抱著尚未恢複巧雲走到岸邊正幫她穿衣時卻發現迎兒正依靠著一棵大樹邊,小
臉通紅,她一只小手正在裙內活動著。

這誘人的光景令我的陰莖又舉了起來,好不容易克制住了才微咳一聲提醒正陶醉著
自慰的小迎兒。

迎兒馬上正開了那一雙無邪的大眼,當看到我正對她微笑時,本已開始恢複的臉色
又升起了一片潮紅。

我笑了笑才問道 「是來叫我們去吃飯嗎?」

「是、是,婢子、婢子本來是來叫二爺和夫人去吃飯的、但看、看到你們正在…」
說到這裏她再也說不下去了,一張含羞的俏臉扭往一邊,不敢面對我的目光。如果巧
雲看到恐怕又要調笑幾句了

我沒有更加爲難她,穿好自己的衣服之後又叫迎兒幫著把仍在睡的巧雲穿帶好衣物。


一手拉著迎兒,一手抱著巧雲,我們開始往營地走去。

在路上我對依舊害羞的迎兒說道

「今後別叫我二爺了,就叫我石大哥或秀大哥好了。」

迎兒眨了眨長長的睫毛,不解的看著我。隨後看到我肯定的目光,她才嬌憨的說道


「嗯,石大哥」
肉欲啪啪无码人妻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