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欧美日韩VV一区二区三区无限尾行外传 调教之神

精彩内容:

遲翰不明白他爲什麽到十八歲了還是一個處男。

  和大多數人不同,遲翰屬于那種所有人都羨慕的,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幸運兒。

  爺爺跟著太祖打下這個江山,就是希望子子孫孫都可以享受榮華富貴。偏偏
遲翰的老爹不知道哪根筋想不開,非要堅持什麽窮養兒子富養女。遲翰從小零花
錢就少的可憐,雖然家裏吃的好住的好,但他從穿衣到出行都和普通人一樣,完
全看不出來家裏顯赫的背景。在遲翰的整個學生生涯中,竟然沒有一個同學或者
老師看出他其實是紅色出身。

  這樣的條件卻不能享受,換成別的人肯定對家裏如此安排非常不滿,但遲翰
天性就不是一個喜歡講究物質享受的人。雖然在條件允許的時候他也不排斥更好
的生活,但坐地鐵啃饅頭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麽不能接受的事情。唯一讓他十分不
能接受的一點,就是老爹堅信什麽一滴精十滴血的謬論,不僅不準他談女朋友,
甚至連自己打個飛機都嚴厲的禁止。遲翰在家裏找不到機會,去到處都是人的學
校更是艱難,好幾次實在忍不住,晚上睡覺的時候在被窩裏來上一發,第二天裝
作睡覺遺精,可惜爲了唬住老爹遺精的頻率不能太高,更別說被子濕濕的睡著也
不舒服。這麽多年艱苦的環境,說多了都是淚。俗話說堵不如疏,越缺什麽就越
想要什麽,長久以來積累的性欲得不到發泄,遲翰看見女人眼睛都是綠的。偏偏
現在的女孩們個個都眼高于頂,遲翰雖然長得還算周正,但明顯跟帥頗有一段距
離,加上衣著用度實在看不出有什麽潛力,這麽多年也從來沒有哪個女孩主動追
過他。

  不過這噩夢般的日子就結束了,就在昨天,老爺子許諾他可以隨意挑選一件
生日禮物作爲他中考勝利的獎勵。作爲一向對兒子嚴格要求的父親,老爺子這次
前所未有的慷慨。究其原因,除了因爲遲翰沒有借助家裏的勢力便考上當地最好
的高中實驗中學給他長臉了之外,也有一定的原因是他已經接近成年,可以開始
逐漸給他放權了。

  曾經有人做過調查,當男人掌握了金錢或者權力之後,第一個要滿足的便是
自己的性欲。

  對于十六歲家裏有錢有勢的遲翰來說,滿足性欲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遲翰
能夠憑本事考上實驗中學,當然也有自己的那份小驕傲。他提出的要求非常簡單,
僅僅是讓老爺子解禁他談戀愛的那份自由,並適當的給與他一定的經濟支援。他
早就有了目標女神,只是苦于家裏的條條框框一直壓抑著自己的這份暗戀。現在
既然有了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

  【十六歲…還是早了點吧…】遲老爺子有些猶豫,在他的設想中遲翰最好到
十八歲上大學了再考慮這方面的事情。

  【您說了什麽要求都可以的!不會說話不算話吧!】遲翰有些急躁。

  【嗯…這樣吧,你可以去追女孩,但僅限于一個。追不到的話,也沒有第二
次機會。】遲老爺子終于下定了決心。他拿起旁邊的電話撥了幾個鍵,很快便來
了一個衣裝革履的中年人。

  【這是你黎叔,有什麽需要就直接找他。】遲老爺子交代完揮了揮手便讓遲
翰出去了。

  【黎叔,能不能先給我轉點錢。】出了老爺子的書房,遲翰不好意思的問道。

  家裏管的太嚴他手頭實在拿不出閑錢來追女生,遲翰雖然對自己有信心,但
也知道這年頭手上一點貨都沒有想泡妞實在是天方夜譚。

  【少爺放心,這事兒就包在我身上。】雖然遲翰叫黎叔,但男人並不是不知
道輕重,這是個跟少爺打好關係的好機會,黎叔當然要好好的把握。

  于是,今天遲翰並沒有像平常那樣坐地鐵,而是像絕大多數同學那樣,由專
車直接送到學校。

  【喲,這不是那個誰嘛!怎麽?家裏買車不用擠公交了?】剛剛下車,遲翰
便被旁邊的同學發現,一個名叫曹捷平時沒有打過幾次交道的女孩陰陽怪氣的說
道。

  爲了證明自己的能力,遲翰主動要求黎叔不要給自己弄的太出衆,只要能夠
達到班裏的普通學生水準就好,所以無論是車還是衣著,雖然比以前有了很大的
提升,但也不算太誇張。這個嘲笑他的女孩家裏條件在有錢人雲集的實驗中學也
只能算一般,就在剛才家裏的凱美瑞才離開她便看到遲翰從一輛嶄新的雅閣上出
來,便忍不住開起了嘲諷。

  曹捷的嘲諷讓遲翰很好笑,這些年來他因爲裝「貧寒」可受了不少的白眼,
雖然心裏一直在嘲笑這些同學是傻逼,但被冷落的滋味多少總歸有些不好受。不
過今天是個例外,家裏已經開始放權,未來只會越來越好,這樣的嘲諷聽在耳朵
裏竟然讓他有些感慨,以後想再聽到都不容易了。

  沒理會這個傻逼,遲翰整了整領子,昂首闊步的向教室走去。

  【還在那裝聾!以爲家裏發了點小財就聊不起了?暴發戶!】曹捷看遲翰沒
有回應,追在後面又罵了兩句。高中開學雖然只有兩個月,但半數的同學都是一
起從實驗中學初中部考進來的,遲翰有幾斤幾兩根本瞞不過人。本來這個窮小子
在學習上壓了她一頭就讓她很不服氣,如今看到他家裏也有了和自己家差不多的
車,女孩心裏的不平衡馬上被激發了出來。

  如果說普通中學還有一些同學友情的話,實驗中學則完全就是學生的戰場。

  學習只是競爭的一方面,家庭,長相,談吐,他們什麽都比。想要在競賽中
脫穎而出,提高自己當然重要,拉低對手也有一樣的效果。遲翰之所以這麽自信,
就是因爲他的成績一直在最前列,而他自認談吐也算得上優雅,缺少的物質條件
現在也不輸給別人了,他實在沒有輸的理由。

  走進一班的教室,遲翰直接走向了第一排中間位置的那個淡藍色連衣裙的長
發女孩。

  她叫姬露曦,還沒有正式入高中便預定了全民情人的頭銜,同時也號稱是最
不好惹的女孩。

  姬露曦是個少見的混血兒,母親是中國人,而父親則是個美國人。之所以叫
露曦,其實是Lucy的諧音。姬露曦的皮膚繼承了亞洲人的細膩,而五官則融
合了中國人的小巧玲珑和白種人的立體感,混血優勢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卻
又絲毫沒有一點突兀。如果不說,你甚至看不出來她其實是個並不是個純種的亞
洲人。

  而姬露曦的不好惹卻並不是因爲她混血的身份,而是因爲她的母親,號稱滅
絕師太的國家級教學能手韓藤薇,正是實驗一班的班主任兼英語老師!

  利用職務之便,韓藤薇把女兒安排在了眼皮底下方便照看。雖然很多男孩都
對姬露曦垂涎叁尺,但考慮到滅絕師太一言不合就以早戀之名叫家長罰寫檢查然
後調到最後一排,真正有膽量付諸于行動的,最多有十之一二。畢竟能坐到這裏
學習真的很不容易,這裏的學生都有大志向,精蟲上腦就不管不顧的到底是少數。

  就算這樣,姬露曦每天收到的情書都至少有一抽屜,有本班的男生也有外班
的,即使她每次都毫不留情的將情書當著大家的面根本不拆開便扔進垃圾箱也樂
此不疲。

  遲翰大踏步走到姬露曦的面前才停了下來,正在看書的女孩意識到有人過來,
擡起頭看了眼遲翰,又面無表情的低下頭。

  這個男生她還真沒注意過,姬露曦的學習成績在實驗班屬于下遊,遲翰這樣
的學霸平時和她並沒有什麽交集。按理說新學期開學,大家多少都會對班上的前
幾名有一些關注,但姬露曦卻不會,她志不在此。

  這個男生也許學的不錯,可那又怎麽樣呢?也許母親韓藤薇倒是會看重他一
些,畢竟將來沖擊名校還要指望這些優等生,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韓藤薇本人
當年選擇英語專業,就是因爲她骨子裏就是個崇洋媚外的女人,平時在學生同事
面前看上去無比強勢,但見了老外就卑躬屈膝提不起褲子。憑借著一些語言上的
優勢和沒有底線的死纏爛打,正是黃金年齡的韓藤薇這才借著教學交流的機會爬
上了一個白人老頭子的床。老頭子還算有點小錢,剛剛和老婆離婚來中國散心,
既然有年輕貌美的女人倒貼他當然來者不拒。一來二往不知道怎麽的這個女人便
懷孕了。白人老頭倒也沒有提起褲子走人,畢竟回了美國他這條件可沒法找到這
樣的年輕美女,于是兩個人登記結婚,十個月之後韓藤薇也生下了女兒,取名露
曦,之所以姓姬,其實是爲了好上戶口。老頭姓James,便取了個相近的諧
音罷了。

  婚後韓藤薇本來想跟James去美國定居,可惜她在中國的工作經驗去了
美國毫無用武之地,路上隨便一個小孩都比她英文地道,怎麽可能會有教英語的
機會。搬去住了一段時間,韓藤薇又覺得美國的生活實在太簡單無聊,對于野心
勃勃的她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加上James工作時間也比較長經常不在家,
韓藤薇覺得自己受到了冷落,還不如在國內過得快活。

  于是,經過了幾年掙紮期,韓藤薇便帶著五歲的女兒回到了國內,又操起了
老本行。由于她本事教學經驗豐富,嫁給老美後英語又有了長足的進步,回來沒
多久便被評爲教學能手,之後又憑借幾個高分學生出國申請名校成功打響了名氣,
一步步升級爲國家級教學能手。雖然不是官手裏沒什麽權,但這種名師都是各個
學校搶破頭的,韓藤薇來了實驗中學,就算是校長爲了升學率也要敬她幾分。

  俗話說有其母必有其女,在韓藤薇的言傳身教耳濡目染下,姬露曦的崇洋媚
外比老媽更勝一籌,雖然平時不說,但內心深處她看不起周圍的中國同學,現在
就是想著上大學便去美國,像媽媽一樣找個正經的白人。和野心勃勃能力過人的
韓藤薇不同,姬露曦對後半輩子做個家庭主婦非常的滿意,這也就解釋了她爲什
麽對學習並沒有那麽上心,只要過得去就行,她也沒打算申什麽名校,差不多就
可以了。憑她媽媽的關係,做到這點並不難。

  回歸正題,姬露曦看到面前漲紅了臉的遲翰,僅僅愣了一秒锺便選擇了無視。

  這樣的男孩她從小看的多了,他想說什麽話做什麽事姬露曦心裏清楚的很。

  這學校裏那麽多市裏大員的公子,公司老總的接班人她都不屑一顧,這個窮
小子來表白,在她看來完全是癞蛤蟆想吃天鵝肉。

  姬露曦擡頭看他的時候,遲翰感覺自己的心髒都要停止跳動了。這是多麽美
麗勾魂的一雙眼啊,眨巴眨巴的像是會說話一樣。小巧的紅辣椒一樣的肉唇輕輕
撅起,讓人恨不得撲上去咬上一口,遲翰狠狠的咽了口唾沫。

  聽到咽口水的聲音,姬露曦的臉上露出鄙夷的表情,不過因爲被書擋住的原
因,遲翰並沒有看到。

  【露曦,我…我喜歡你!做我的女朋友吧!】被女神美麗容顔震得心魂蕩漾
的遲翰終于回過神來,雖然無比自信,但真到了表白的關頭,他才知道開口真的
沒有那麽容易。

  【我會好好對你的!相信我!我可以給你幸福!】遲翰學著電視劇上的台詞
激情澎湃的說。沒有任何戀愛經驗的他,對表白這件事的認知都只能從電視上學
來。遲翰很聰明很知道換位思考,他知道平時看的AV都是以男性的視角來拍攝
的,所以萬萬不能把AV的劇情當真,爲了增加表白的成功率,他專門用手機搜
了搜女生喜歡看的那種泡沫肥皂劇,然後選了一種他認爲最直接最真誠最不做作
的方式來向心中的女神表白。

  【…】姬露曦一陣的無語,這種純情小男生的表白她從小聽的耳朵都起繭子
了,遲翰表現的既無新意也無技巧,站在這裏擠了半天也就說了這麽兩句廢話,
真不知道是哪兒來的膽子,這就是傳說中的無知者無畏嗎?

  有著豐富拒絕人經驗的姬露曦根本就懶得搭理遲翰,在她看來男孩都喜歡順
著杆子往上爬,她身體微微轉向了相反的方向,用手拖住耳朵,斜靠著桌子繼續
看書。

  【露曦…】遲翰不是傻子,女孩的表現他看在眼裏當然明白是什麽意思,不
過他不能理解的是,爲什麽女孩會拒絕他?

  遲翰自認長的不錯,學習成績拔尖,今天爲了表白還專門拾掇的妥妥帖帖的,
爲什麽姬露曦連聽自己說下去的耐心都沒有便拒絕,不,她甚至連拒絕的話都不
願意說!

  【哎呦餵,誰在這兒露曦露曦的叫的親熱呢!】背後突然傳來故意放大拉長
的聲音,從裏邊那做作的感覺遲翰便知道是剛才校門口碰到的曹捷。

  【跟你有個卵關係!】遲翰沒好氣的罵到,他正在想自己剛才是不是什麽地
方做的不對讓姬露曦不高興了,被曹捷這麽一打斷頓時一肚子的不高興。

  【當然跟我沒啥關係,不過唉,我看跟您也沒什麽卵關係吧!】曹捷噘著嘴
指了指姬露曦的方向【看看人家姑娘,要是你還有那麽一點…】她伸出手比出了
大概一厘米的高度,然後再捏的兩根指頭差不多都挨在一起了,才誇張說道【有
這麽一點點的自知之明的話,就趕緊滾到自己的位置上去,然後把臉捂住別讓大
家看了鬧心。】

  【你這個臭婊子,敢再說一次!】遲翰被激怒了,曹捷的話無疑讓他覺得在
女神面前丟了面子。

  【你罵誰是臭婊子!】曹捷尖聲叫道【你以爲自己脫了那層窮酸的皮就成富
人了?!開個寒碜的雅閣,就成上流社會了?還是說你長得像金城武?誰給你的
勇氣表白的?還露曦露曦,叫的那麽親熱,人家姑娘同意了嗎?!人家每天收到
的情書摞起來比你都高,還不是看都不看都扔到垃圾桶裏,你不撒泡尿自己照照,
看看自己那窮逼的屌絲樣子,還敢出來表白?!】

  曹捷的聲音很大,班上的同學都看了過來。這也讓她更得意了起來【大家來
投個票,覺得遲翰配得上姬露曦的,舉個手看看!】

  姬露曦皺了皺眉,遲翰這會兒上了頭可能沒聽出來,她可聽出了曹捷話裏的
敵意和嫉妒,不過她仍然沒有開口。

  班上同學臉色各異,鄙夷的,冷笑的,同情的,竊竊私語的,就是沒有一個
舉手的。

  嚴格來說,這個投票非常的不公平,一般人都會選擇事不關己高高挂起,舉
手顯得跟個傻逼一樣。如果曹捷的話變成:覺得配不上的舉手,多半也是沒有什
麽人舉手的。

  不過此時已經面紅耳赤精蟲上腦,不對,是被憤怒控制了理智的遲翰顯然沒
有注意到這個陷阱,看到班上居然沒有任何一個人認可自己,看到女神仍然沒有
任何的表示,甚至連直面自己都不願意的時候,遲翰徹底的爆發了!

  他沒有理會幸災樂禍的曹捷,伸手猛地抓住姬露曦潔白的胳膊,大聲問道【
你到底是怎麽想的!?說句話啊!】

  【你弄疼我了!】姬露曦嚇得花容失色,她漲得臉通紅,扭頭求助般看向了
後面的同學。

  雖然知道女神高冷不好追,但如果有英雄救美的機會絕大多數男生都不會錯
過,立刻就有幾個男生站起來往這邊圍了過來。

  【對不起對不起…】姬露曦的話驚醒了憤怒中的遲翰,他像是做壞事被抓住
的小孩一樣迅速松開了手,然後後退幾步靠在了牆上。

  看到自己隨意一個眼神就招來的護花使者們,姬露曦的臉上露出一閃即逝的
得意,她不喜歡這些男孩,但並不介意隨手利用他們,她雖然坐著,但此刻的氣
勢卻像一位居高臨下的女王。看著失魂落魄的遲翰,她美麗性感的朱唇輕啓,吐
出一個字【滾!】

  這個最惡毒的詞成了壓倒遲翰心理的最後一根稻草,這麽多年同學們的冷落
和嘲笑,剛才意氣風發現在看來都像是自不量力的小醜行爲。遲翰突然覺得自己
一直以爲的資本是如此的不值一提,旁邊的曹捷每句嘲弄都像是利劍一樣刺進他
的胸膛,此時此刻他才明白,其實自己從來都不是不在乎,只是因爲說話的不是
在乎的人罷了。

  遲翰突然不想繼續待在這個地方了,他強忍住眼淚轉身往門外走去,曹捷卻
還不放過他,追著罵了些什麽【窮酸永遠是窮酸!】【暴發戶是傻逼!】【醜逼
而不自知】等等刻薄的話,遲翰加快了腳步,想要趕在關門前離開學校。

  【嗨!想開點哥們!】身後追上來一個男生。遲翰扭頭看去,卻是自己唯一
的朋友周澤。

  周澤也是班上的異類,和遲翰不同的是,他是真的出身貧寒,靠著自己努力
才爭取到這個學習的機會。當然他並不知道遲翰家裏的背景,以爲他其實和自己
一樣。相同背景的人可能成爲競爭的仇敵,也有可能成爲同病相憐的朋友。周澤
顯然屬于後一種。

  剛才發生的一切周澤都看在眼裏,對遲翰今天反常的行爲老實說他是非常不
能理解的。雖然曹捷的話說的刻薄,但周澤心裏也覺得遲翰有點以卵擊石不知道
天高地厚。在周澤看來,遲翰跟自已一樣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這類人人追捧的
大美女自然不是普通孩子可以輕易染指的。和遲翰不同,周澤對這個社會的殘酷
認識的很清楚。

  【我…】遲翰剛想開口,發現喉嚨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啞了。

  【多大點事,不就是被姬美人拒絕,用不用這麽失魂落魄。】周澤拍了拍遲
翰的肩膀,試圖把話題岔開【你家買新車了啊?好事兒啊!以後就不用天天擠地
鐵了!真羨慕你啊!】

  周澤說的話遲翰一句都沒有聽進去,兩人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校門口,遲翰
這才想起黎叔已經把車開走了,他傻傻的站了一會兒,轉過身對周澤說【我今天
實在沒有心情去上課,你幫我跟老師請個假,我出去散散心。】

  這話就讓周澤十分驚訝了,要知道實驗中學對學生的管理十分嚴格,並不是
隨便學生想請假就請假想不來就不來的。請假必須要由家長專門打電話,事後還
需要補一些必要的證明文件。如果沒有正當的理由而無故曠課,後果是非常嚴重
的。

  不過遲翰已經下定了決心,沒等他反應過來就跑了出去。

  【唉…這讓我怎麽跟老師說…】周澤搖了搖頭,轉身走了回去。他倒是不擔
心遲翰的安全,畢竟已經接近成年,不至于被人拐賣了。

  遲翰摸了摸口袋裏的手機,卻沒有撥通黎叔的電話。他滿腦子都是剛才姬露
曦讓他滾的時候那冷酷而不屑的表情。美麗的五官卻組合出殘忍的效果,刻在他
的腦海裏久久不能忘懷。

  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走了一會兒,遲翰發現自己已經走到了平時搭乘的地鐵
站。

  地鐵上的人很多,雖然沒有到摩肩接踵的地步但也很難找到一片比較開闊的
空地。遲翰靠著車廂,回想著剛才受到的屈辱,心情一陣的煩躁。

  地鐵開了一段再次停下,正在發呆的遲翰眼前一亮,上來了一位穿著白色襯
衣,黑色工作短裙的白領OL,女人畫著淡妝,頭發在腦後挽成了一個發髻,豐
滿的胸部撕扯著襯衣的紐扣,仿佛下一秒锺便會彈出來。修長的小腿上穿著黑色
的連體絲襪,一直到下方灰黑色的高跟鞋。

  女人一臉嫌棄的擠來擠去,終于在遲翰的對面找到了一點稍微大的空間,她
籲了口氣,伸手抓住了頭頂的扶手。

  【好香啊…】遲翰輕輕的嗅了一口,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女人身上的香水。

  地鐵再次發動起來,遲翰的注意力也開始集中在這位美女身上。其實平時在
路上看到美女他都會忍不住盯著看看,但像今天這樣肆無忌憚還是頭一次,或許
是因爲剛才被嘲諷的太壓抑,遲翰也想努力分散下自己的注意力。

  女人倒是沒有注意到遲翰的眼光,她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個粉紅色的手機,
大拇指在屏幕上輕輕的滑動,不知道在看些什麽。

  遲翰盯著女人的大胸脯,忍不住把她和班主任韓藤薇對比了一下。韓藤薇雖
然對學生不假顔色,但客觀的說顔值和身材都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尤其是胸前
的那對美乳,簡直是人間胸器,被所有她教過的男生背後頂禮膜拜,有人戲稱說
她能拿特級教師,這對大胸功不可沒。學生學的累了倦了,只要擡頭看看老師的
大胸也會立刻元氣滿滿幹勁十足,成績怎麽能不上去。遲翰在生活中每次碰到豐
滿的女人,都會忍不住和滅絕師太韓藤薇比較一番。

  就在他將這個女人和幻想中的韓藤薇對比的時候,女人的腋下突然伸出一只
粗壯的大手,五指張開蓋在了遲翰魂繞夢牽的乳房上。

  【這是!!】遲翰瞠目結舌,這是怎麽回事?有人性騷擾?

  他環顧四周,發現好像並沒有人站出來。更令他驚訝的是,被騷擾的女人僅
僅是輕微的皺了皺眉,並沒有阻止這只手的動作。

  手隔著衣服摸了一會兒,好像覺得有些不夠過瘾,便索性將紐扣打開。不出
遲翰所料,被束縛的乳房猛地找到自由立刻歡快的跳了出來。大手連著打開了叁
個紐扣,這才慢條斯理的伸了進去肆無忌憚的揉搓起來。

  遲翰被驚的腦袋裏一片空白。這怎麽可能?他微微的側了側頭,看到女人的
身後果然站著一個身穿褐色短袖帶著墨鏡的男人。從伸出手的位置判斷,正在騷
擾女人的就是他無疑了!

  遲翰是看著女人獨自上車的,他很確定這個男人不是她的同伴。再說就算是
同伴,哪怕是情侶,在地鐵上公然的解開扣子摸胸也是驚世駭俗的行爲。遲翰忍
不住再次觀察了一下周圍,旁邊的人雖然不少,但確實沒有一個人注意到這裏的
異常。

  【這他媽的,真是世風日下啊!】遲翰心裏罵到。

  最讓他不解的是,受害的女人不僅沒有反抗或者呼救,甚至表現的如同什麽
都沒有發生一樣,仍然專注于眼前的手機。

  男人的另一只手也伸了過來,不過這次卻不是奔著乳房,而是往裙子裏去了。

  【嗯…】女人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呻吟,聲音很輕在地鐵裏並不明顯,可是專
注于她身上的遲翰又怎麽會聽不到!

  隔著裙子,遲翰看不清楚手的動作,但從衣料不停的起伏也不難看出墨鏡男
正在扣弄著眼前這個美人的肉蚌,遲翰忍不住又咽了咽口水。

  咽口水的聲音居然驚動了這個女人,她擡起頭,和遲翰四目相對。兩人都從
對方的臉上看到不正常的紅暈,女人的目光下移,果然看到了男人褲子裏頂起的
帳篷。

  【無恥!】女人小聲啐了一口,轉過身背對著遲翰。

  她這麽一動背後的男人也馬上做出了反應,他拔出手指,放在嘴裏舔了一下,
再次繞到女人的身後,兩只手抓住裙擺,輕輕的向上翻起。女人的腰被他從後抱
住向前一壓,兩只手伏在了車廂壁上,然後筆直修長的美腿也被分開。

  黑色的布料蓋著黑色的森林,墨鏡男一只手解開自己的褲子,掏出一根雄偉
的肉棍,另一只手則把女人的蕾絲黑內褲往旁邊一撥,對準了洞口就想往裏捅。

  【咦!】墨鏡男不經意間看到了早就已經石化的遲翰,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仿佛爲了炫耀,墨鏡男竟然暫時停下了插入的動作,然後把女人拖到了遲翰
面前,讓她上半身扶住遲翰的腰,撅起屁股擺出羞人的姿勢。

  遲翰早就驚的說不出話來,墨鏡男微微一笑,露出一口黃牙,下身往前一頂,
女人忍不住浪叫了一聲,然後迅速捂住了自己的嘴。

  這次呻吟的聲音有些大,車廂裏好幾個人都看了過來,看到女人姣好的面容
和火爆的身材,男人們都露出了貪婪的目光,不過在公共場合厚臉皮的終究還是
少數,看了幾秒锺後大家又都收回了目光。

  墨鏡男扶住女人的屁股,用老漢推車的姿勢慢慢肏幹起來。遲翰雖然看不見
交合處,但從女人屁股上的肉波和上半身傳來的沖擊也能感受到墨鏡男沖擊力量
的強勁。

  【啪,啪,啪…】墨鏡男並沒有很追求速度,有的時候甚至會停下來摟住女
人的腰或者抓住奶子,下半身扭動著研磨一番。遲翰有種感覺,墨鏡男肏屄的時
候似乎有些漫不經心,隔著墨鏡他看不到男人的眼睛,不過直覺告訴他,墨鏡男
的注意力其實是在自己身上。

  遲翰有些手足無措起來,眼前的一切都超出了他的認知。一對不認識的男女
公然在地鐵車廂裏交媾,而旁邊的人卻都熟視無睹?!這個世界到底怎麽了?難
道今天打開的方式不對?

  遲翰就這樣呆呆的站著,等墨鏡男終于完事了才回過神來。

  女人早就穿好了衣服站回了原處,不過不斷聳動的胸脯和不正常的呼吸頻率
還是暴露了她剛才激烈交合的事實。墨鏡男的褲子也已經提上,卻沒有下車,而
是走到了遲翰的身邊。

  【你…你要…你要幹什麽…】遲翰發現自己的聲音不但十分沙啞,甚至還有
些顫抖。

  墨鏡男卻什麽都沒有說,而是伸出右手的中指,輕輕對對著遲翰的腦門按去。

  【你…】遲翰想要講他推開,卻發現自己竟然一點力氣都提不上來,只能眼
睜睜的看著墨鏡男的手指按在了太陽穴上。

  一股龐大了精神力量立刻沖進了遲翰毫無防備的腦子,下一刻,他已經倒在
了地上。

  【該死,發生了什麽!】

  【這裏有人暈倒了!!】

  【快叫救護車!】

  這是遲翰徹底失去意識前,最後聽到的聲音。

  ………………

  遲翰感覺自己像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在夢中,他不是遲翰,也不在中國,而是一個叫鬼村將哉的日本人。

  鬼村將哉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便臥軌自殺了,剩下年幼的鬼村和他當市長
的父親。也許是由于體內流著邪惡的血液,或許是因爲成長的過程中缺少母親的
教導,鬼村經常在各種公共場合猥瑣各種自己看上的美女。仗著父親的權勢,即
使是偶爾失手被抓也不過是去局子喝杯茶罷了。隨著年齡的增長鬼村也越來越肆
無忌憚,對受害者的反抗也逐漸變得無法容忍。爲了方便他報複那些讓他丟了面
子的人,他甚至專門雇了叁個身體強壯的退伍軍人當保镖,方便他上門實施強奸
和性虐。有的時候興致來了他也會讓保镖們加入輪奸,至于受害者,有的被玩壞
了後自暴自棄,索性失足到了風塵店,有的想不開也有自殺或者自殺未遂的,不
過大多數還是選擇了忍辱負重,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這些信息都是占據了鬼村身體的遲翰後來慢慢回憶起來的,剛進入夢境的時
候,他悍然發現自己在一輛停止的電動輕軌上,面前則是一個穿著白色學生短袖,
褐色短裙,紮著長辮子杏眼圓瞪的少女。

  【就是他!就是他剛才摸我的屁股!】少女尖叫道。沒等遲翰反應過來,兩
只胳膊便被人從身後扭住,然後強行帶到了保安室。

  女孩鄙視的目光像是一把利劍刺痛了遲翰內心最柔軟的地方。雖然不是同一
個人同一張臉,但他竟然仿佛再次看到了姬露曦對自己一片真心的嫌棄和唾棄。

  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遲翰都渾渾噩噩的如同行屍走肉,一直到了警局,局
長親自出來將手铐解開,安慰了他一番,這才稍微精神了一點。

  出了警局,來接他的保镖已經在門口等候了。

  【鬼村少爺,這又是哪個不長眼的女人把您得罪了。想怎麽辦您開口,要不
要今天晚上就去她家搞她!】開車的保镖谄媚的問。

  【讓我想想。】占據了鬼村身體的遲翰性格也帶上了一些原主人的暴虐,和
白天落跑的遲翰不同,鬼村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看上的女人。對待女人的方式
也從來不是跪舔和表白,霸王硬上弓才是常態。在鬼村看來,女人不過是供自己
玩樂的玩物罷了,根本不值得花心思去追求,喜歡的直接上去強奸就是,反正出
了事又老爸兜著。

  直接去強奸的誘惑當然很大,尤其是在遲翰還是處男的情況下。不過夢境爲
什麽會如此清晰如此真實仍然讓他有些摸不清頭腦,在確定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
之前,他決定還是不要輕舉妄動。

  【你去打聽下這家人有什麽背景。】遲翰說。

 精于劍道的禦姐-桐生蒼(身高161、叁圍86/56/82)、桐生蒼

的蘿莉妹妹-桐生愛花(身高142、叁圍72/50/70)、桐生蒼的人妻

  母親- 桐生夕子(身高160、叁圍94/
60/88)。

  擺在辦公室桌子上的,是昨天那個讓他出醜的女人家庭的情況。保镖做這類
事情早就輕車就熟,不僅查出她們是單親家庭,工作情況,甚至連身高,叁圍這
種非常私人的數據都有一個準確的評估。

  看著母女叁人的照片,遲翰的嘴角露出邪惡的笑容。

  【既然你這麽不識相,就別怪我辣手摧花了…】遲翰拿起最小的妹妹桐生愛
花的照片,小心的放進了自己貼身的內褲裏。

  ………………

  【咣當咣當,咣當咣當,咣當咣當…】一輛電動輕軌緩緩停下,帶著鴨舌帽
的遲翰邁出車廂,在月台上左右打量起來。

  【應該就是這裏沒錯了。】看了看頭頂的站牌,遲翰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靠
著,等待著獵物的上門。

  過了大約有十五分锺的樣子,一個身穿天藍色連衣裙的短發女孩進入了遲翰
的視野。早就看過照片的遲翰立刻就認出,這個女孩就是今天的目標任務,可愛
的蘿莉桐生愛花。

  月台上人來人往,桐生愛花兩只纖手提著一個粉紅色的手提袋,站在等待上
車的位置,傻傻的發著呆。

  【長裙子啊…要是有陣風把裙子吹起來就好玩了。】遲翰忍不住想到。

  誰知道他剛有這個念頭,明明是在地下一層的月台上突然毫無征兆的刮來一
陣大風,桐生愛花猝不及防下趕緊用手擋住被風迷住的眼睛,天藍色的長裙被風
掀起,露出裏邊乳白色的純棉小內褲。

  桐生愛花驚得馬上將裙子捂住,臉上泛起一陣害羞的紅暈。可愛的小腦袋小
心的左右張望了一下,看到沒有人注意這才放心下來。

  【呵呵,有點意思。】遲翰冷笑一聲。

  【咣當咣當…】車輪和鐵軌發出的聲音由遠及近,刺眼的車頭燈照亮了整個
通道,輕軌終于來了。

  遲翰不緊不慢的跟著愛花上了車,然後不著痕迹的站在了她的背後。

  和姐姐相比,桐生愛花顯然還是個未成熟的花苞,只有142cm的她站在
人群裏看起來是那麽的弱小和纖細。遲翰剛剛已經偷偷瞄過,女孩的胸部剛剛開
始發育,頂多算是鼓起了一個小包包。如此貧乳的小蘿莉讓遲翰心裏有了一絲負
罪感,同時也有一些另類的興奮。

  【不是說現在的初中女生都發育的早嗎,爲什麽愛花還是鴿乳?】遲翰腦子
裏想著這些有的沒的,身體卻已經貼了上去。

  列車還在高速的行駛,高大魁梧的鬼村已經粘到了愛花的背後。突然,地鐵
猛的晃動了一下,鬼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向愛花身上頂了過去。

  高聳的褲子戳在了愛花小巧的背上,女孩被撞的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好在遲
翰眼疾手快,一雙魁梧的手臂從天而降,及時抓到女孩的胳膊,這才讓她穩住了
身體。

  【喔!對不起!對不起!】愛花連連給遲翰鞠躬道歉。

  遲翰不以爲意的點了點頭,愛花這才注意到對方仍然抓著自己的胳膊,便紅
著臉想要掙脫。

  遲翰放開了手,表情古井無波,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愛花揉了揉胳膊,假裝看車站信息來掩飾剛才的尴尬。

  遲翰用魁梧的身體擋住旁邊人的目光,身體故意往愛花身上靠去。很快身上
的突起再次頂在了女孩的腰間。愛花身體微微顫抖,不著痕迹的向前挪了一點點
避開男人的身體,遲翰嘴角劃出一條弧線,身體也繼續向前頂。

  【…】愛花覺得剛才這個好心人肯定不是故意的,多半是因爲車廂太小的緣
故。既然避不開愛花索性也就不閃躲了,她扶穩身子任憑男人緊緊的貼在她的背
後。

  遲翰看愛花逐漸接受被貼住的事實,便裝作無意的輕輕扭動臀部,讓帳篷的
頂端在女孩的腰間和屁股上滑來滑去。這招果然奏效,愛花小蛇一樣的腰肢忍不
住扭動起來,顯得頗爲不自在。

  車慢慢的減速,遲翰的手也攀上了女孩的肩膀。由于愛花還是個小蘿莉,肩
膀也就剛剛到遲翰肚子的位置,這個動作非常自然而且隱蔽。愛花的身體劇烈的
抖動了一下,卻沒有反抗。如果能夠看到她的臉,便能知道女孩現在已經緊張的
閉上了眼睛,牙齒都有些打顫。和學擊劍的姐姐不同,愛花是個非常內向乖巧的
小姑娘,遇到不平事沒有膽量去反抗,總是選擇一個人默默的忍受。身後的這個
男人剛剛非常紳士的拉了她一把,在小姑娘心中的印象還不錯,不過如今這點好
印象早就已經煙消雲散了,愛好只想等車趕緊到站讓她逃離背後這個男人的魔掌。

  【還有一站…】愛花咬著牙堅持著。

  輕軌再次加速,遲翰看愛花不反抗任其猥瑣,膽子也大了起來,他的胳膊從
女孩的腋下穿過,將愛花緊緊的摟在懷裏,手則按在了女孩鴿乳的位置有意無意
的輕按。愛花驚了一跳然後拼命想要掙脫,卻被遲翰抱的死死的。旁邊的人看到,
還以爲兩人是熟識。

  【不要這樣…】愛花小聲的哀求道。

  遲翰的另一只手隔著裙子在愛花動人的小屁股上摸著,找到山丘中間那條山
谷,用拇指在上面按了按。

  【啊…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愛花輕輕的哭泣起來。

  遲翰卻沒有放手,反而變本加厲的在女孩的屁股上揉搓起來,萌萌的小屁股
被捏成各種形狀,女孩捂住嘴,拼命讓自己不要發出聲音來。

  這一站對愛花來講仿佛天涯海角一樣的遙遠,終于等到車停穩,愛花迅速掙
脫了遲翰的騷擾,拼命的向外跑去。

  【嘿嘿。】遲翰將手指放在鼻子前聞了聞,處女的體香立刻讓他精神一振。

  整好衣服,遲翰踱出列車。早就知道愛花要在這站下車,他當然不會不做安
排。

  公共洗手間離月台不算太遠,等遲翰走到這裏的時候,兩個保镖早就已經在
門口豎起了【清掃中,請勿打擾】的牌子。看到遲翰過來,保镖微微地點了下頭。

  【嗚嗚嗚…】公共洗手間內,愛花一個人正在隔間內哭泣。剛才那個男人看
上去文質彬彬,沒想到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色狼。聽姐姐說電車之狼的時候愛花便
有些心驚膽戰,如今自己碰到更是嚇得膽戰心驚。好在自己在被占更多便宜之前
逃離了他的魔掌,愛花一邊緊張的哭泣一邊有些慶幸逃得夠快。

  【咚咚咚。】隔間的門響了起來。

  【這裏…有人。】愛花盡量抑制住哭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正常一些。

  【咚咚咚。】隔間的門再次響了起來。

  【這裏…天哪!!】透過木門和地面間的空隙,愛花驚駭的看到一雙男士的
皮鞋!

欧美日韩VV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