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成人用品无人售货店利润怎么样那一夜 作者:槑媚嫣 草榴社区短篇原创小说

精彩内容:

《那一夜》
書名:那一夜發布平台:草榴社區文學區獨播(請勿轉載)
真實性: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部分人物與草榴社區原創小說《姓白名雪》相配
   
【7月12日,中國飛人劉翔在瑞士洛桑田徑超級大獎賽男子110米欄的的比賽中,以12秒88打破了沉睡13年之久、由科林-傑克遜創造……】大街小巷到處都是劉翔的新聞,每個人都盼望著2008年奧運會的到來。
魏珂梓,在校大學生,北京本地人,就讀北京聯合大學,和一名在北京師範大學就讀的男孩剛剛確立戀愛關系不久,兩人約在工人體育館見面。男生是成都人,家鄉在西安和成都的交界處,他以671分的成績考入北師大,成爲全村的驕傲,他離開村子那天全村人放鞭炮送他到車站,他背負著一個重大的使命,學業有成後回去建設家鄉。所以當一次偶然的機緣巧合遇到魏珂梓的時候,他甚至不敢坦然面對,因爲他知道,如果戀愛他沒錢,他的生活費僅僅只夠他維持最低生活保障。魏珂梓並沒有在意男生的經濟條件,在魏珂梓的世界裏不懂窮苦二字,她只懂愛,愛他就給他買衣服,愛他就跟他去吃好吃的,愛他就各種對他好。所以在魏珂梓的眼裏,她只是愛上了一個外校生,一個學習比自己好的外校生。
兩人手牽手逛著街,平淡但充滿幸福,魏珂梓隨意東張西望,一眼看中了一家商店裏的裙子【我們進去看看裙子吧】,男生愣了愣【下次吧】,魏珂梓扭了扭身子,撒嬌道【不嘛,就看一眼】,男生笑了笑【那走吧】。
兩人進了服裝店【您好,幫我拿一下內條裙子】魏珂梓指了指展櫃上的,服務員看了看店長,店長走了過來【不好意思,那條裙子就那一件了,純手工的所以少,一般是不讓試的】,魏珂梓聽了店長的話氣不打一處來【我不試怎幺買?】,店長和服務員相互看了看,見魏珂梓脾氣不太好就給取了下來【試衣間在裏面】服務員客氣的說道。魏珂梓拿著裙子摸著手感好極了,連忙跑到試衣間換上。
男生站在試衣間門外東瞧瞧西看看,隨便拿起一件衣服看了看價格,感覺不便宜又看看其他的,深吸一口氣。
魏珂梓從試衣間裏出來,男生連忙探頭看去【是不是小了點?】,魏珂梓照了照鏡子,【沒有吧,挺好的呀】,服務員和店長也走了過來【是挺合身的】。魏珂梓滿足的笑了笑【真漂亮,多少錢?】,店長笑著說【原價1800,打完折1180】。魏珂梓又照了照鏡子,然後扭頭問男生【你覺得好看嗎?】,男生撓了撓頭【一般吧,我總覺得小了點】。魏珂梓抿了抿嘴【好吧】然後回到試衣間把衣服脫了下來……
兩人繼續閑逛在馬路上,魏珂梓總是念念不忘那條漂亮的長裙【其實就是太貴了,要不然就買了】魏珂梓嘟囔著,男生有些不耐煩,突然大聲說道【我沒看出那條裙子有什幺好的】,魏珂梓一臉懵逼【啊?怎幺了?】,兩個人站在馬路上對視著。
【嘿,吵架啦?吵架跟哥走啊】四個地痞晃晃悠悠的走來,一個胖胖的像個肉坨,一個禿頭,一個黃色的頭發,一個臉上有道疤,四個人一下把魏珂梓和男生圍了起來【跟哥幾個玩兒去,去不去?】。魏珂梓擺擺手【下次吧,我們還有事】說完一把拉著男生就走,剛走兩步,黃毛一個大嘴巴就沖男生扇了過去【誰他媽讓你丫摸他手了,松開】,男生嚇壞了,連忙把魏珂梓甩開,魏珂梓一下就尴尬了【你們幹嘛?我報警了!】,胖子推了一下男生【這是你女朋友幺?】,男生點點頭,黃毛又是一腳【是嘛?啊!】男生嚇的哆哆嗦嗦,胖子從兜裏拿出一把水果刀,惡狠狠的問男生【最後問你一遍,這是你妞幺?】,男生搖了搖頭【我不認識她】。
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雳,魏珂梓感覺時間都停止了,腦袋一片白……
心跳的咚咚咚,感覺就像要跳出嗓子眼了,眼淚在眼光裏晃【餵~】,男生無動于衷,低著頭一句話不敢說。刀疤臉推了一下男生【滾吧,你瞧你內點出息,慫蛋,你敢報警我出來就廢了你,雞巴給你割了!】,話音剛落,男生撒腿就跑,生怕有人追上。
魏珂梓被四個人圍著,四個人說說笑笑調侃著男生,魏珂梓咬著嘴唇攥著拳頭眼淚像瀑布一樣啪嗒啪嗒的留著,刀疤臉用手一把摟住魏珂梓【別哭啦,哭的哥心都碎了】。黃毛扣了扣鼻屎【操,這男的你也看得上,今天晚上哥讓你見見真男人怎樣?】。
一切就像做夢一樣,魏珂梓用盡全力給了自己一個嘴巴【啪】這一舉動把四個人嚇一跳,魏珂梓笑了笑【真疼,還真不是做夢】。黃毛大笑【刀疤哥,你這一摟給姑娘摟傻了】,魏珂梓紅著眼瞪了黃毛一眼,然後兩步走到酒吧的路邊攤位,拿起桌上的酒瓶就沖酒吧砸去……隨著酒瓶的稀碎,衆人的眼光都向魏珂梓看來。
魏珂梓隨手抄起凳子就往酒吧的玻璃上砸【王八蛋,沒一個好東西】。隨著魏珂梓的打砸,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四個人見這姑娘抽風,相互看看打算離去。【胖子,胖子】一個大爺推了推胖子,胖子回頭,趕緊公公畢竟的【四叔兒,您怎來了?】,【我這遛彎兒呢,剛要回家就聽著鬧騰,又那傻逼喝多了?】大爺一邊說著一邊看,胖子連忙給大爺騰出位置看熱鬧,刀疤跟黃毛見了大爺也趕緊畢恭畢敬的【四爺】。大爺往前走了幾步罵道【這還是個姑娘,欠抽呢吧】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往前歎著頭看。魏珂梓把就把砸的天翻地覆,見有人靠前一個酒瓶向四爺扔去……
一個身穿一身白的男生瞬間把飛向四爺的酒瓶抓住,酒瓶距離四爺的頭不足兩厘米。【嘿呦,差一點哈,險些讓個妮子給開了漂啦】四爺擡頭瞧了瞧男生,嚇了一跳【呦,臭小子你也跟著兒那】,四爺身後的人趕緊鞠躬【燕子哥】,燕子瞧了瞧正在撒潑的魏珂梓【沒少喝吧這是,四叔您趕緊回家吧啊,瞎瞧什幺呀,走吧走吧】,四爺點點頭【得嘞,得嘞,我走了,現在的年輕人啊,浮躁,沒規矩】。
魏珂梓砸的精疲力盡,燕子和店員們就在一旁看著,片警的巡邏車很快就開了過來,燕子對還沒停穩的巡邏車擺了擺手,巡邏車直接掉頭走了。魏珂梓累了,坐在椅子上發愣,燕子讓店員把歲酒瓶和玻璃都收拾著。
不到五分鍾,地面又恢複了整潔,燕子走進酒吧裏,拿起話筒【抱歉了各位,掃了大家興致了吧,謝謝各位賞臉沒走,沒走也免單,從現在開始再叫的今天全八折】說完給酒吧裏的姑娘使了個手勢,酒吧裏音樂又再次響起,恢複了正常的樣子。
燕子走到魏珂梓邊上【姑娘你看見我尾巴了幺?剛才你砸東西的時候它跑掉了】,魏珂梓被燕子的幽默逗笑了【什幺尾巴】,燕子拿了把椅子坐到了魏珂梓邊上【狼尾巴】。魏珂梓低頭笑了笑,【你這搭讪水平真低】……兩人閑聊起來,從人潮湧動的夜晚聊到人煙稀少的淩晨。
【那高尚你聽說過幺?】魏珂梓問道,【內是我哥們,鐵磁】燕子笑道【你也認識他?】,魏珂梓搖搖頭【我們一學校,他打班主任的時候我讀初一,不過我們班班花跟他談過】,燕子一臉壞笑【還有這事兒呢啊,趕緊跟我說說】……
2006年7月13日,太陽照常升起,叁裏屯的酒吧街上魏珂梓躺在燕子的肩膀上睡著,一切似乎什幺都沒發生過,只有那些破碎的玻璃窗可以見證,昨夜這裏不太平凡。

成人用品无人售货店利润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