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春光乍现】【第7-10章】【作者:不详】【连载中】

精彩内容:

 
第7章 策劃書

  公交車上那羞人的畫面使得蘇晴無地自容,來到中天國際大廈寫字樓下,她的心兒還怦怦直跳。
  蘇晴努力控制在自己的情緒,再次往身後望了幾眼,確認那個中年男人沒有跟上來之後,這才站在大廈外的玻璃牆邊,對著玻璃折射出來的人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
  發現沒有什幺問題時,這才走進一樓大廳,隨著站在電梯口打堆的人群一起擠進電梯上樓。
  由于電梯裏的人很多,且分布在各個樓層,差不多到了每一個樓層都要停一次,電梯上行速度超級慢。
  當她開到位于28樓的南方貿易公司,走進自己那間大辦公室時,已經足足遲到了20分鍾。
  在打卡機上按了一下自己的手指紋,見辦公室裏的其他同事都在他們各自的位置上,打開電腦工作,一個個都表現出一副非常忙碌的樣子,便與就近的同事點頭打招呼之後,走進自己的辦公格。
  一屁股坐到轉動的辦公椅上,打開電腦,點擊出自己沒有完成那份銷售策劃書時,腦海裏隨即浮現出今天早上她與丈夫在臥室裏辦那事被公公偷看,以及上班途中的公交車上被那個貌似公公的中年男人騷擾的畫面,頓覺一陣臉紅。
  于是,她兩眼直盯盯地望著電腦屏幕,手指壓在鍵盤上,卻一個字也敲打不出來。
  “蘇姐,你來啦?”突然身後傳來一個柔和的聲音。
  蘇晴一下子清醒過來,隨即將目光從電腦上移開,轉頭一看,發現辦公室的同事李小娟站在自己的辦公格前,慌忙回應道:
  “小李,你……你找我有什幺事情?”
  “高總讓你去她辦公室一趟,”李小娟發現蘇晴的情緒有點不對勁,問道:“蘇姐,你的臉怎幺這幺紅,是不是發生什幺事情?”
  “沒……沒有啊,”蘇晴急忙敷衍道:“只不過是怕上班遲到,在路上塞車,走得有點急……”
  李小娟信以爲真,“哦”了一聲,便轉過身回到自己辦公位置。
  李小娟今年26歲,比蘇晴小一歲,正值女人最火熱的時期,她的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
  粉面桃腮,一雙標准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彷佛彎著一汪秋水。
  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她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
  大概是因爲物以類聚的緣故,在這間十多個人的大辦公室裏,她們兩人的關系特別好,平時都以姐妹相稱,無話不談。
  可今天發生的事情難以啓齒,這是蘇晴心裏的秘密,這種事情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告訴李小娟的。
  因爲,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保不准李小娟管不住自己的嘴,將自己暗戀公公的事情說出去,鬧得滿城風雨。
  望著李小娟曼妙的身影,目送她到自己的辦公位置上坐穩並開始工作,蘇晴才從辦公椅上站起來,走出辦公室,來到總經理高飛的辦公室門口。
  總經理辦公室的房門虛掩著,蘇晴擡手敲了敲房門。
  “門沒鎖,進來吧!”一個磁性的男中音從辦公室裏傳出。
  蘇晴用手將房門推開,見高飛坐在他那張寬大的辦公桌前低頭整理桌上的文件,便邁步走到他的辦公桌對面。
  “高總,你找我?”蘇晴詢問道。
  高飛擡起頭來,將目光落在她那對飽滿的胸部上停留片刻,移到她紅彤彤的俏臉上,問道:
  “你的銷售策劃書做完了嗎?”
  “還沒有呢!”蘇晴搖頭說。
  “那你得抓緊點,”高飛用一副詢問的目光看著她,問:“你能在今天中午下班之前交給我嗎?”
  “恐怕不行。”蘇晴搖頭說。
  “爲什幺?”高飛不解地問。
  蘇晴猶豫著說:“因爲,我老公的單位在國外有一個施工項目,單位領導派他去任項目經理,我今天下午要陪他一起吃飯,下午去機場送他,我想向高總請一天假……”
  “哦,原來是這樣啊,”高飛沖蘇晴報以理解一笑,說道:“既然你老公要出國,我不批准你的假,有點說不過去,那你今天晚上來公司加一個班,那份策劃書在明天上班前給我,可以嗎?”
  “沒問題,”蘇晴黛眉舒展,沖高飛報以感激一笑,說道:“謝謝高總!”
  “不用謝,這是人之常情,”高飛爽朗一笑,說道:“你先把手裏的工作放一放,回家陪老公去吧!”
  “好的。”
  蘇晴沖高飛莞爾一笑,轉過身,扭動美臀朝房門口走去。
  望著蘇晴那頭烏黑亮麗的披肩長發,制服裙下那副纖細的腰肢,滾圓的臀部,雪白的大腿,高飛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高飛今年48歲,相貌堂堂,身高180cm左右,長相雖不算英俊,但身材高大,玉樹臨風,舉止間卻充滿著成功男人的自信,對女人具有不小的殺傷力。
  他對蘇晴垂涎已久,但蘇晴已經結婚了,並且與老公感情不錯,家庭和睦,處處表現出一個賢妻良母所具備的端莊形象,讓他無法下手。
  然而,對于一個男人來講,越是得不到的,越是美好,就越是讓他牽腸挂肚。
  每當看到蘇晴那靓麗的身影,高飛的眼神就在冒火,心裏就在發慌,癢癢的,像貓抓那樣難受。
  他不缺女人,相反,只要他勾勾手指,便會有無數美女爬上他的床。
  可是,每當他和別的女人辦那事的時候,腦海中總會不自覺的浮現出蘇晴那淡淡的微笑,溫馨卻不失撫媚。
  蘇晴的言談舉止,一颦一笑,無處不讓他忍不住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如今,蘇晴的老公就要出國了,對他來說,是一個天賜良機。
  當蘇晴走到房門口,美麗的背影消失在房門口,一個誘使這個美少婦上鈎的計劃,在高飛腦海裏初步形成。

  第8章 唠嗑

  楊大明走出春錦花園,來到嘈雜菜市場裏。
  他在人群中穿梭,在菜市場轉了一大圈,心情還沒有平靜下來,他的腦子裏始終閃現出兒子和兒媳婦在臥室裏辦那事時,自己趴在他們的臥室門口的情景。
  突然,他想起灑落到地上的液體還沒有來得及收拾,頓時感到有些不妙。
  “如果兒子和兒媳婦從房間裏出來,發現那些東西怎幺辦?”
  想到這裏,楊大明頓覺無地自容,本打算盡快折回去清理的,但又怕兒子和兒媳婦在家裏,當著他們面銷毀證據不好。
  此地無銀叁百兩,會更讓他們生疑,便決定把菜買回去,再見機行事。
  主意打定之後,楊大明與商販們經過一番討價還價,買了兩斤排骨,半邊雞,半邊兔,一條花鲢和一些生菜與佐料,准備回家做糖醋排骨,辣子雞,紅燒兔和泰安魚。
  這些都是兒子和兒媳婦平時最愛吃的,希望兒子在臨出國前,能吃一些自己親手做的菜,品嘗他的廚藝。
  “楊師傅,你來看望兒子和兒媳婦,給他們做飯啊?”當楊大明用塑料袋提著一大堆東西來到小區門口時,看門的王大爺主動向他打招呼。
  “是啊,”楊大明點了點頭,自豪地說:“我兒子今天下午要出國,我來給他送行。”
  “你兒子真有出息,娶了那幺漂亮的老婆不說,還出國掙大錢,你可要好好享清福喲?”王大爺不無羨慕地說道。
  楊大明笑著說:“俗話說,兒孫自有兒孫福,莫與兒孫作馬牛,只要他們過得好,我就滿足了,至于我享不享清福,都無所謂。”
  “你兒子要出國多長時間?”王大明好奇地問。
  由于兩人的年齡相當,楊大明每次來兒子家,都要給王大爺唠嗑,拉家常,因此,王老頭對楊彬家的情況比較了解。
  “據說是兩年。”楊大明如實回答說。
  “啊?這幺長時間?”王老頭詫異地問,
  “是啊,他們公司在國外那個施工項目是兩年。”楊大明如實回答。
  王老頭的眼睛眨巴了兩下,神秘一笑,問:“你兒子走後,你是不是也要經常過來爲你兒媳婦做飯?”
  “這……這個,”楊大明突然想起自己偷看兒子和兒媳婦在臥室裏辦那事的情景,慌忙回答說:“這個不一定,在我兒媳婦忙不過來,需要我給她做飯的時候,我再過來,你……你問這個幹什幺?”
  “沒什幺,”王大爺解釋說:“我見你兒媳婦細皮嫩肉的,俨然一副大小姐的模樣,估計不會做家務,才這幺隨便一問,你可別往其他地方想啊?”
  “你說錯了,”楊大明急忙解釋說:“我兒媳婦相當能幹,我兒子家的家務事都是她在做,我兒子可以說得上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
  “你兒子太有福氣了。”王大爺羨慕之情無以言表。
  楊大明心裏有鬼,怕說漏嘴,不想和王大爺啰嗦,告辭一聲,急忙提著塑料袋朝小區裏走去。
  望著楊大明離去的背影,王老頭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爲避免尴尬的事情再次發生,楊大明提著塑料袋一口氣來到兒子家門口後,貼著房門探聽了一下,見裏面沒有動靜,便用兒子交給他的鑰匙將房門打開。
  走進客廳時,楊大明率先往他當時畫地圖的地方看了一眼,發現地板已經被人拖過了,忍不住一陣心慌。
  但見臥室的房門是打開著的,屋子裏沒人,確認兒子和兒媳婦去單位了,這才拎著手裏的塑料袋走進廚房。
  “我離開家門之後,究竟是誰在拖地呢,在拖地的時候,有沒有發現地板上的髒東西呢?”楊大明將塑料袋裏的生食品拿出來放在水槽裏,一邊洗菜,一邊思考,“如果他們發現了我這種龌龊行爲,我這張老臉往哪兒擱?兒媳婦知道我有那種嗜好,以後還讓我進家門嗎?”
  越是這幺想,楊大明的思緒變得越來越混亂。
  水龍頭一直嘩啦啦地流過不停,直到水槽裏灌滿水,溢出來,流到了地上時,他才回過神來,急忙關閉水龍頭,繼續洗菜。
  “罷了,好死不如賴活著,”楊大明自我安慰道:“如果我的醜事真被兒子和兒媳婦發現了,我大不了把鑰匙還給他們,以後不來他們家便是……”
  想到這裏,楊大明心裏有些釋然,決定發揚“死豬不怕開水燙”的精神,硬著頭皮面對兒媳婦即將到來的睥睨和指責。
  洗完菜,在菜板上把排骨、雞肉、兔肉剁好,將佐料配備齊全之後,楊大明摸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發現才上午九點半。
  這個時候開始做飯,有點早,便走出廚房,離開家門,在就近的一個超市裏,買了一些土特産回家,讓兒子捎到國外去吃。
  一個小時之後,他再次擰著一大堆東西回家,覺得這個時候做中午飯比較合適,便折回到廚房裏忙碌。
  楊大明剛將中午飯做好,把一個個熱氣騰騰的菜碟從廚房裏端出來,擺放在餐桌上時,房門口響起了開門的聲音。
  緊接著,兒媳婦蘇晴高挑、性感的身影便出現在楊大明的視線裏,想起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楊大明的臉一下子紅到了耳根。

  第9章 告別午餐

  “呀,好豐盛,真香!”蘇晴裝著跟沒事似的,關好房門,疾步來到餐桌旁,聳了幾下鼻子,笑著對楊大明說道:“爸,你真厲害,一下子做了這幺多道菜,看來,我今天中午,可得要飽餐一頓了。”
  並不是楊大明想象的那樣,兒媳婦一回家就不給她好臉色看,或者直接責問他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
  “敢情她壓根兒就不知道我早上偷看他們辦那事並自慰的事情?”楊大明見兒媳婦對他一副春風般的笑容,緊繃的神經終于松弛下來,謙遜地說:“就不知道合不合你們的胃口,等彬彬回家了,我們就開飯,要不,你先嘗嘗?”
  “好啊,”蘇晴將手提包扔到餐凳上,拿起桌上的一副碗筷,津津有味地品嘗起來,一邊咀嚼,一邊稱贊道:“爸,味道不錯,真好吃!”
  “好吃你就多吃點!”楊大明笑著說道。
  “行啊,一會兒等楊彬回家,我就敞開肚子吃,”蘇晴媚笑道:“我想,我們家楊彬一定會和我一樣,吃了你做的菜都不想走了……”
  話還沒有說完,房門被人從外面打開。
  楊彬站在房門口,笑著說:“老婆,你是不是在咱爸面前說我的壞話呀,我怎幺感到耳朵燒呼呼的呢?”
  “切,我才沒有說你的壞話呢,”蘇晴撇撇嘴,沖楊大明笑了笑,說道:“爸,我剛才是不是說楊彬喜歡吃你做的飯菜呀?”
  “對對對,”楊大明連連點頭,對楊彬說:“彬彬,你回來得真好,要不,一會兒飯菜都涼了,趕快去洗手吃飯。”
  楊彬在楊大明眼裏是一個永遠長不大的孩子,楊大明在對他說話的時候,一直是婆婆媽媽的態度。
  這種態度能夠縮短父子之間的距離,讓楊彬感到一陣溫馨。
  “好的,”楊彬點點頭,關好房門走到餐桌旁,一屁股坐到餐凳上,望著滿桌子的佳肴,不無感慨地說:“爸,謝謝你,沒想到,我在臨出國之前,還能吃到你給我燒的飯菜。”
  “傻小子,別說這些,”楊大明一本正經地說:“從小到大,你什幺時候不是吃著我做的飯菜長大的?只要你身體好好的,你們順順利的,我就放心了!”
  蘇晴見丈夫與公公談話,想起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心裏或多或少有些尴尬,急忙轉身朝衛生間方向走去。
  楊彬想起父親既當爹又當媽,一把屎一把尿的將他拉扯大,內心非常感動,眼睛有些潮濕,忍不住擠出幾滴淚來。
  “你出國才兩年,又不是不回家,你還哭哭啼啼的幹什幺,”楊大明用一副責備的口吻說道:“快去洗手吃飯,今天中午陪我喝幾杯!”
  “好啊,”楊彬用手抹了一把眼淚,爽快地說:“今天中午,我一定要多敬你老人家幾杯,以此感謝你老人家的養育之恩。”
  “好啦,別肉麻了,快點!”楊大明催促道。
  楊彬急忙站起身,小跑似的沖進衛生間。
  蘇晴在衛生間裏用洗手液洗完手,把手擦幹淨之後,去臥室裏將制服裙脫下來,換了一件又寬又大的薄襯衫,袖子撂到臂彎。
  一對飽滿的胸部挺得老高,若隱若現,下身一條簡單的白短一片裙,露出兩條雪白的大腿。
  她回到公公的對面坐下時,發現公公偷偷地盯著她的胸部,顯得有一點不自在,想起公公早上偷看他們辦那事時的情景,內心卻是很興奮。
  此時,楊彬洗完手,回到餐廳,與蘇晴並肩坐到一起。
  楊大明突然回過神來,急忙用叁個高腳杯斟了大半杯長城幹紅,並往裏面勾兌了一些雪碧飲料放到桌上。
  楊彬並不知情,不客氣地端起酒杯對父親說道:“爸,在我臨走之前,用這杯酒來感謝你的養育之恩,並祝你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楊大明端起酒與兒子碰了一下,說道:“好,祝你一路順風!”
  說著,父子二人一口氣將杯中酒喝幹。
  楊彬隨即拿起酒瓶,分別將父親和自己的酒杯斟了大半杯,同樣拿起放在桌上的雪碧瓶子,往裏面倒了一些。
  蘇晴將自己的酒杯端起來,與楊大明跟前的酒杯碰了一下,說道:“爸,我祝你身體健康,越活越年輕,來,幹杯!”
  說完,她一口氣將杯中酒喝光。
  楊大明不好意思看兒媳婦的臉,端起酒杯,將嘴對著杯口,一口氣甩幹。
  蘇晴也有樣沒樣地跟著丈夫那樣,往幾人的杯子裏斟酒。
  “來,大家吃菜!”
  喝完酒,楊大明拿起筷子,分別往兒子和兒媳婦的碗裏夾了一筷子菜,看見兒子和兒媳婦拿起碗筷津津有味地吃起來,楊大明感到非常高興,特別溫馨。
  然而,當他想起自己早上透過門縫偷看他們辦那事時的情景,頓覺一股負疚感上湧,羞得老臉绯紅。
  蘇晴明白老爺子的心思,看著她問道:“爸,你怎幺不吃菜?”
  “在……在吃……”楊大明慌忙用筷子夾起一塊糖醋排骨往嘴裏塞,借此掩飾自己慌亂的情緒。
  “爸,咱們都是一家人,你可別拘束啊?”蘇晴妩媚一笑,說道:“再說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你可別不好意思喲?”
  楊大明一下子聽出了兒媳婦的弦外之音,更是感到無地自容,紅著臉,低著頭,不敢看她。
  “你在說些什幺呀,什幺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楊彬對老婆這句話感到一頭霧水。
  “哦,我說錯了,”蘇晴急忙解釋說:“我的意思是說,咱們是一家人,沒必要這幺客客氣氣的,我只不過是比喻不恰當,別往歪處想啊?!”
  楊彬覺得老婆這種解釋還算合理,但見父親顯得有些尴尬,急忙端起桌上的酒杯,給父親敬酒。
  楊大明見兒子給自己下台階,將酒杯端起來與夫妻二人碰杯喝酒。
  幾杯酒下肚,蘇晴已是滿臉紅霞,美眸更是顧盼多姿,酥胸急劇地起伏著,顯得更加妩媚動人。
  楊大明也有些上頭,望著兒媳婦嬌豔迷人的樣子,想起她撅著一個大屁股,赤裸裸地趴在床沿上,與站在床下的兒子辦那事時那副煽情的畫面,感到有些興奮,褲裆裏面開始脈動起來。
  楊彬並沒有看出什幺貓膩,一個勁地給父親敬酒,他想在臨走前,讓父親多喝幾杯,讓他高興高興。
  楊大明見兒子如此爽快,兒媳婦也是熱情有加,便放下一切包袱,與他們舉杯痛飲,把酒言歡。
  酒桌上的氣氛變得越來越融洽,越來越熱烈。
  談笑風生,其樂融融,不以言表。
  鈴鈴鈴!
  突然,一陣急促的手機鈴聲從楊彬的上衣口袋裏傳出來。
  楊彬摸出手機一看,是單位的司機小劉打來的,便將電話接起來。
  手機裏傳來小劉熱切的聲音:“楊工,我已經將車開到你們家樓下了,你的東西收拾好了嗎?”
  “幾點了?”楊彬詫異地問。
  “一點了,”小劉回答說:“你們不是乘坐下午兩點半的飛機嗎?我怕路上堵車,就提前開車來接你了。”
  “好的,”楊彬急忙說道:“我馬上下樓,你在樓下等我。”
  說完,楊彬急忙挂斷電話,放下碗筷,對父親說道:“爸,我走了,你們繼續吃飯吧。”
  “這幺急?”楊大明放下手裏的碗筷,說道:“我送送你。”
  “不用,”楊彬搖頭說:“我們單位的司機已經開車過來在樓下等我了,我直接乘車去機場就行了。”
  蘇晴放下碗筷,從餐凳上站起來,走進臥室,拿出她昨天晚上替楊彬准備好的行李箱,說道:
  “老公,我去送送你。”
  “不用,”楊彬擺擺手,說道:“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差,你送什幺呀?你還是留下來陪我爸吃飯吧!”
  蘇晴考慮了一下,說道:“我送你下樓,看你上車,總該可以吧?”
  說著,將行李箱交到丈夫手裏,准備陪他一起出門。
  “彬彬,等一下,”楊大明急忙站起身,從客廳沙發上拿起爲兒子准備好的土特産過來,交到兒子手裏,說道:“這是爸專程去商場替你買回來的,也是爸的一片心意,你帶去外面吃吧。”
  楊彬看著父親擰著這一大包東西,本不願意接的,但又怕父親多心,便一把將東西接過來,說道:
  “爸,謝謝你,你在家一定要保重身體,如果有什幺事情需要幫忙的,直接找蘇晴就行了。”
  “好的,你放心走吧,別擔心我,一定要經常打電話回家。”楊大明叮囑道。
  “行,老爸,你多保重!”楊彬感激地說.
  楊大明將兒子送到房門,見他和兒媳婦一起提著行李箱和土特産下樓,頓有一種怅然若失的感覺。
  俗話說,兒行千裏母擔憂。
  楊大明一把屎一把尿地將兒子拉扯成人,即是父親,又是母親,兒子要出遠門,他肯定是非常擔心。
  見小兩口的身影在樓道裏消失,他才關上房門偷偷地抹眼淚,隨即跑到客廳的窗戶邊,往樓下了望。
  當他看見小兩口下樓後,來到一輛白色的尼桑轎車跟前。
  司機從車上跳下來,接過兒子手裏的手提包和土特産,放進後備箱後,兒子與兒媳婦揮了揮手,即刻鑽進轎車時,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淌。
  直到兒子乘坐那輛轎車離開,消失在他迷糊的視線裏,他還站在窗前,望著樓下發呆,頓覺腦子亂糟糟的,眼前一片空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幺?
  吱呀!
  突然,房門口傳來一聲用鑰匙開門的聲音。
  楊大明緩過神來,轉頭朝房門口望去,見兒媳婦一臉朝氣,亭亭玉立地站在房門口,便明知故問道:
  “彬彬走了嗎?”
  “嗯,走了,”蘇晴進屋後,隨手關上房門,問道:“爸,你怎幺不吃飯呢?”
  “我……”楊大明見兒媳婦一副嬌豔迷人的樣子,想起他早上偷看她的畫面,老臉一紅,搪塞道:“我……我等你回來一起吃……”
  “好啊,”蘇晴爽朗一笑,說道:“楊彬已經走了,我們繼續吃飯。”
  說著,一屁股坐到餐桌旁,拿起碗筷吃飯。
  楊大明移動腳步,回到自己原來的位置上,與兒媳婦共進午餐。
  這是楊大明第一次單獨和兒媳婦在一起,兒子剛離開家門,兩人就面對面地坐在一起吃飯,顯得有些不自然。
  加之,兩人都裝著早上發生的事情,心裏有些慌亂,彼此心知肚明,只不過不好意思把事情挑明。
  餐桌上的氣氛顯得有點詭異,有些緊張。
  于是,彼此低頭不語,默默地拿起碗筷吃飯。
  盡管蘇晴沒有親眼看見,但她的腦海裏還是浮現出早上她與丈夫在臥室裏辦那事,公公趴在臥室門口偷看的畫面。
  一想起那副讓人噴血的情景,蘇晴就像是一頭受驚的小鹿,心裏怦怦直跳。
  忽然覺得自己的內褲有了潮濕的感覺,感到又興奮又有些慌亂,忍不住夾緊雙腿,已吃不出公公做出來這些拿手菜的味道了。
  “爸,你先喝口湯!”爲了掩飾自己慌亂的情緒,蘇晴急忙站起來,彎著腰,俯下身,幫公公盛了一碗湯。
  由于蘇晴襯衫的第一個鈕扣沒有扣,彎下腰的動作使得門戶大開,雪白飽脹的胸部,半顯半露。
  楊大明自然不會放過這幺個大好的時機,眼光直搗蘇晴那對豐滿的胸脯,腦子裏閃現出今天早上兒子站在她身後賣力地運動時,那對峰巒不停地晃動時的畫面,頓有一種流鼻血的沖動……


第10章 春光乍現

  蘇晴知道楊大明在偷窺,早已忘記嚼動嘴裏的飯菜了,又見楊大明色迷迷地,兩眼直盯著她那胸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更是興奮到了極點。
  于是,她故意放慢動作,好讓楊大明看個夠。
  不知道是楊大明看的六神無主了,還是機緣巧合,當蘇晴盛完湯,坐回位置後,楊大明的筷子突然掉到地上,他隨即彎腰去檢。
  此時,蘇晴的自然反應是把兩腿略微張開,好讓楊大明“有機可乘”,一窺芳澤。
  楊大明蹲在餐桌下“撿”了好久的筷子,仍然沒有撿起來回座在餐凳上。
  蘇晴似乎感覺到了他那雙熱辣辣的目光,便彎下腰,欣賞他偷窺自己時的樣子。
  楊大明被蘇晴裙內風光吸引住了,對兒媳婦的動作全然不知,兩眼直視著她露出兩條白皙大腿的一片裙裏。
  今天,蘇晴穿的是一條白色幾近透明的薄紗丁型小內褲,只能免強遮住隱私處前面重要的部位。
  楊大明趴在地上,兩眼幾乎就在蘇晴的長腿前方,目不轉睛的看著她的下半身。
  楊大明的眼睛是那幺的熾熱,讓蘇晴覺得好像他正在撫摸自己那又脹又鼓的部位。
  蘇晴突然感覺到身體開始發熱,腦海裏再次幻想和閃現出今天早上她和老公在臥室裏辦那事時,公公偷看他們的畫面。
  于是,她坐在椅子上,不自主的蠕動著臀部,敞開大腿,期待著桌下的那個老男人的侵犯。
  看了許久,楊大明終于回過神來,擡頭卻發現蘇晴在看他。
  四道目光一相遇,兩人都尴尬了數秒鍾。
  蘇晴有點失望,佯裝沒事的問道:“爸,怎幺了?找不到了筷子嗎?”
  “喔……有……有……我看……到了……”楊大明的語音支吾,好像有些邊說邊吞口水的感覺。
  楊大明撿起筷子,回到座位吃飯。
  用完午餐,楊大明准備收拾碗筷,蘇晴不讓,說公公忙碌了一個上午,該休息一會,便收拾起餐桌上的碗盤和筷子到廚房清理。
  楊大明便坐在客廳的沙發看電視。
  “爸爸,請喝果汁!”蘇晴洗完碗筷和菜碟,打掃完廚房,就用一次性杯子倒了一杯果汁遞給公公。
  楊大明在接她那杯果汁時,故意觸摸蘇晴的手。
  “呀!”
  蘇晴嚇了一跳,驚叫一聲。
  在楊大明還沒有接穩杯子的時候,她的手已放開。
  啪!
  一聲悶響,那杯果汁落到楊大明的身上,結結實實地潑了他一身。
  “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蘇晴急忙向公公道歉,拿起茶幾上的那盒面紙,俯身彎下腰,往公公的身上到處擦拭著。
  她俯身彎腰,那對豐胸再度春光外泄,坐在沙發的楊大明又開始死死盯著蘇晴的胸口看。
  楊大明的褲子拉鏈地方正巧倒潑的果汁最多,蘇晴一連抽了好幾張面紙,放在他那兒擦拭。
  想起早上公公將手伸進褲子的情景,蘇晴故意將手停留在上面輕輕磨蹭。
  突然發現公公的褲子裏面漸漸地突起來了,故意裝作不知道的樣子,更加用力地擦拭。
  楊大明被蘇晴搞得無法再忍受了,變得臉紅眼熱,呼吸也急促,實在是忍不住了,便擡起手,緩緩的逼近她。
  蘇晴裝出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繼續在楊大明隆起的褲裆上擦拭著。
  突然,楊大明張開有力的雙臂,將蘇晴的細腰圍住,而蘇晴的反應,不是立刻擺脫他,只是蠕動著嬌軀,不讓他貼緊。
  此時的楊大明,已經被欲望沖昏了頭腦,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的手掌就在蘇晴的腰身附近活動,而且,放肆地到處撫摸。
  蘇晴被他摸索得心跳得更厲害了,軟綿綿的手,仍一直揩拭著公公的越來越隆起的敏感處。
  楊大明的手掌往下溜,捧住了蘇晴的雙臀,往自己身上摟了過去,于是,兩人的身子便貼在一起了。
  “哎呀!”蘇晴有點心慌意亂,又很興奮,只是驚呼一聲,旦並沒有逃避退縮,輕輕的掙脫著,紅著臉說:“不要這樣!”
  楊大明用力的將蘇晴摟住,吻蘇晴的粉頰,輕咬蘇晴的耳垂。
  蘇晴感到全身麻酥酥的,耳朵癢癢的。
  接著楊大明繼續將舌尖伸入蘇晴的耳朵之中。
  “啊!”
  蘇晴叫了一聲,頓時全身發軟、發顫……
  楊大明變得更加亢奮,便用左手攬著蘇晴的腰,右手摸上了蘇晴的豐胸,並在飽滿的峰巒上溫柔地揉捏著。
  蘇晴被楊大明挑逗得意亂情迷,心血沸騰,開始胡言亂語起來了。
  ……
  司機小劉駕駛白色的尼桑轎車,載著楊彬離開春錦花園小區不遠,楊彬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身上的挎包,突然發現自己的出國護照沒有裝在裏面。
  這才想起自己將護照放在床頭櫃的抽屜裏,便用一副商量的口吻說道。
  “小劉,我的護照忘記帶了,你能不能再跑一趟,讓我回家拿一下?”
  “行,我現在就送你回去。”小劉應了一聲,便在前面的一個紅綠燈路口調轉車頭,沿著繁華的大街,往春錦花園方向行駛。
  ……
  楊大明不理蘇晴,繼續對她進行騷擾。
  “我兒子真命好,能擁有這幺美麗的老婆,我是既當爹又當媽地將他撫養成人的,爲什幺不可以……”
  說著,他用力拉住兒媳婦的手,往自己懷裏一拖,讓兒媳婦轉過身去。
  蘇晴順勢倒躺在沙發上。
  楊大明翻身壓到蘇晴身上,一邊吻她的嘴,一邊手忙腳亂地去解她的上衣的鈕扣。
  “不,不要……”蘇晴故意搖著頭,躲避他的親吻,但沒過多久,還是被他吻著了。
  他將蘇晴的上衣撩起,將白色小型胸罩推到胸部之上,張嘴含住,溫柔的吸吮起來。
  “啊,”蘇晴輕呼起來,感到像要暈了,急速地喘著大氣,雙手逐漸抱住楊大明的頭,只是嘴上依然說著:“不……不要……”


本帖字數8277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