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1发布:

亚洲原创无码制服丝袜倪虹洁复活,一雪前耻表现惊艳,这节目才更“面目可憎”

精彩内容:

《演員請就位》這檔綜藝,真是生動诠釋了什麽叫劣幣驅逐良幣。

動辄刷屏尬吹郭敬明的PPT包裝多有“質感”,等到大鵬真正拍了一段有質感的短片,路人的熱情、信任、期待早已被耗盡。

來,先說內容本身。

一,改編傳統故事的反向路徑。

大鵬導演的這版《花木蘭》,最巧妙的地方在于沿襲了傳統文本的設定,但又在關鍵點上更改了傳統敘述,用新的價值觀念去解構再重新建構老故事。

第一點,英雄和反英雄的故事內核。

《木蘭辭》裏有“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這樣的語句,敘述的縫隙裏滲透出殘酷又悲憫的質感,但花木蘭的民間形象也好、這些年裏的影視劇形象也罷,幾乎都是標准的女英雄模式。

重點在所謂忠、勇、貞

倪虹潔飾演的花木蘭,真正的本質是反英雄的。

最鮮明的基調,是苦。

浴血沙場多年,一將功成萬骨枯,非常殘酷,所以她渴望的其實不是被載入史冊而是回歸平凡。

她惦記的不是榮耀,而是涞水變平凡的家鄉。

她甚至沒有對敵人的刻骨仇恨,面對來行刺她的柔然少女,如同面對另一個自己、另一次機會,另一種重生。

這是非常大膽的改編。

常見的戰爭敘述是正邪模式設定,一方正義一方邪惡,花木蘭的故事站在花木蘭的立場上書寫、那麽對方天然是邪惡的。

但大鵬的版本消解了這一點,底層的赴死的替父從軍的她們,甚至未必真正明白自己究竟爲什麽而戰。

這一段從刀上的亡者計數,轉向薩仁胸前的狼牙。

敘述順暢合理、質感唏噓動人,在這個節目裏尤爲難得。

起初這是殺戮的對位:這邊是五百人刻一刀的唏噓,那邊是“一顆狼牙對應多少魏軍性命”的殘酷。

將軍花木蘭曆盡屍山血海,無盡唏噓。

少女薩仁帶著愛人給的項鏈,不懂其中悲涼

然後故事順著薩仁這個名字,轉向“這是你心上人嗎”的問話。

再轉到花木蘭記起自己的故人。

她問“他也死了嗎”,那一刻這二人不是仇敵,只是失去或者即將失去愛人的同病相憐的可憐人。

陳凱歌大導演日常喜歡說和解,但理念和作品質感不相匹配、引來諸多吐槽;反倒是大鵬搗鼓出的作品,拍出了戰鬥雙方兩任不同階段花木蘭的和解

這段裏的細節設定不是沒瑕疵,但整體邏輯框架和角色行爲動機都在線。

最諷刺的高潮,是薩仁的愛人殺了她,甯死不降。

他那句“柔然人甯死不降”很英雄氣吧?

但在這樣的語境裏,這份堅持又顯得很虛無。

仗已經打完了,你爲什麽不能放下虛無的仇恨。

舍身取義的勇氣叫人敬佩,但一意孤行的決絕也叫人唏噓。

第二點,群像的代入感。

這版花木蘭的開頭,老東北味了~

這位陳副將一臉猥瑣,報告抓了一個柔然女人。

話裏暗示明示花樣百出含義滿滿:將軍您好好審啊。

這一段從裏到外都很猥瑣,但此處需要的就是這種猥瑣。

試想,被敵軍俘獲的女人會是什麽下場?這樣的情境是真實合理的。

故事裏還有兩層對比。

副將的暗示是一層,花木蘭的表現是另外一層。

觀衆知道花木蘭留下她夜審是另有所圖,這位副將以爲自己懂了另外一種意圖,雞同鴨講也有幾絲好笑。

隔壁《明日之子》的幾位小哥哥,被打包塞進了節目裏。

衆所周知這類任務式賽臉,其實最容易叫人出戲。

大鵬很聰明,把幾位臉全塗黑,關進籠子裏當被抓住的刺客。

鏡頭也很少,觀衆都看不清誰是誰,沒法出戲了吧?

至于“交差”問題,也是物盡其用,安排他們即興創作了旋律,尊重了對方的本職工作、效果也不錯。

一檔綜藝節目裏條件限制如此多的短片,能拍出這樣的效果,讓人很意外。

從某種程度上說,短片《花木蘭》改編的成功之處,和哪吒對傳統敘事的解構是類似的,保留重要信息但又重新建構骨架。

當然,這版《花木蘭》裏有些細節也讓人覺得不夠好。

那句“她告訴自己,要爲蒼生而戰”,有些讓人出戲:拿了《姜子牙》劇本嗎?

張逸傑的角色刺殺倪虹潔,畫面定格在副將的吃驚面孔上。

這裏有什麽必要停頓那麽啊?

簡直和洪濤宣布《歌手》排名一樣,毫無肌理質感,純粹硬生生賣關子。

更何況,大概率不會拍一個花木蘭被殺的版本,那麽此處根本毫無懸念。

黃夢瑩的整體表現比從前好,但有幾句台詞還是略微有些讓人出戲。

當然,這些都是微調就可以解決的小細節,整體而言這個片段的骨架和肌理都超出預期。

二,劣幣驅逐良幣。

讓人覺得諷刺的是,節目裏手握話語權決定權的人反複作妖、給戲不好的年輕愛豆發S卡,大導演和不會演戲的年輕人一同上演車禍現場、導致觀衆笑場、卻責怪觀衆不該笑。

口碑一路下滑到谷底(知乎評分低至3.2),到現在才上好片段?才打撈複活好演員?

(歪樓一句,縱使是按顔值選人也應該選賀開朗啊,是選不到賀開朗才總聚焦何昶希等人嗎)

一次一次輸出奇奇怪怪的內容,還將之強行包裝爲“有質感”。

爲了流量爭議和熱度,一手砸掉口碑和質感。

滿城風雨般的超高熱度,本質不過是殺雞取卵。

口碑都已經死透了,好作品好演員能回春嗎?

這不就是劣幣驅逐良幣、擾亂整體環境、讓氛圍越來越差、裹挾所有人走向惡性循環嗎?

倪虹潔終于複活,讓人覺得很可惜:她這樣的優秀演員當初就不該被淘汰?她複活了在這樣的語境下又能如何?

表現越好,越做實了“劣幣驅逐良幣”。

上一場她出現在陳凱歌導演的《誤殺》裏,整個片段太冗長太擁擠太容易讓人失去興趣,槽點太多。

這一場她終于遇到了正確的打開方式。

當然,如果沒有此前的遭遇和不能說的不滿,如果沒憋著一口氣,她或許也沒法演出這一期裏如此這般的質感。

倪虹潔演的花木蘭,和趙薇、劉亦菲版本都不同,和她本人此前在《藍色骨頭》《過春天》《摩天大樓》裏的表現也都不同。

她這版花木蘭,和從前的女英雄們相比,表象更痞、內裏更心如死灰。

和自己從前的角色相比,不再是她標志性的“天真又性感”脆弱又美麗式畫風,非常英氣,很穩定,很有沉澱。

讓人能相信她的角色,能被代入她的表演節奏和情緒中。

爲什麽這段雖然品相不錯,關注度卻不太高?

不是觀衆不愛看好內容,是此前節目的諸多操作讓觀衆覺得“爛透了不看也罷”。

更加可怕的結果,是最後數據傳遞出“僞”結論:“好作品的傳播關注度還不如郭敬明的PPT包裝”。

不是這樣,我們並不想被投餵形同詐騙的“有質感”作品。 亚洲原创无码制服丝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