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久久国产女同精品不卡免费臭小子与女神的第一次爱恋

精彩内容:

郭蕾,和她老公張P在裏一直被號稱壁人。他們是圈裏人豔羨的神仙眷侶。
  可其實個中苦楚,只有郭蕾本人才能夠體會。
  老公張P是個極其好面子的男人!除卻工作之外,花時間最多的便是各種應
酬。所以,留給郭蕾的時間其實並不多。
  應該有一年多了吧,這段時間簡直邪了門了!單位裏各種學習、出差接踵而
至。天知道,她的身軀有多需要男人!可那又如何,一整天折騰下來,張P早已
如一團爛泥,哪還有精力進行夫妻生活?
  或許是上天的垂憐,這天有個小夥子竟然進入了她的眼簾:「郭師傅,我是
過來借資料的。」那個小夥子怯生生的說道。
  可是郭蕾哪裏注意到他說的話了,她的注意力全在那個小夥子的身上。郭蕾
首先看的是那個小夥子的眼睛。他的眼睛,透露出一股羞怯,但卻是炯炯有神的。
  就是這雙眼睛,讓郭蕾身體裏的欲火又熊熊的燃燒了起來。但其實郭蕾還是
理智的,她知道貿貿然行事,反而不美。但她能做得也僅是如此了,腦子裏的那
些畫面卻再怎幺也清除不掉!郭蕾沉浸在肉男裸女的胡思亂想中不可自拔。
  「郭師傅,郭師傅!」直到小夥子的再次呼喚,才將郭蕾從幻想中喚醒:
「嗯,怎幺了?」
  小夥子再次遞上了手中的資料目錄:「郭師傅,這些資料你有嗎?」
  郭蕾接過資料,裝作漫不經心的說道:「你我年齡相差並不大,叫郭師傅反
而把我叫老了,以後就叫我郭姐吧。」她一邊說這話,一邊仔細的翻閱著資料目
錄,片刻之後才接著說道,「你這些資料我這裏都有,你先回去,我把這些資料
影印一份之後,再通知你過來拿。」
  實際上,在剛才的一番交流中,她也注意到了,這個小夥子也是一只貪吃的
狼。那一雙賊眼總是有意無意的看向自己裸露在外的胸口。這可是一個好現象。
  但爲了保險起見,郭蕾決定做進一步的試驗。她看了看自己,慶幸自己今天
穿的是一身短裙套裝。
  忽然間,一個邪惡的計劃在大腦中生成。她脫掉了自己的內褲,壓在了一堆
資料中間,然後迅速找齊了大部分的資料。之後,郭蕾才打通了小夥子辦公室的
電話:「餵,您好,請問小z在嗎?他在是吧?請通知他下來,拿資料准備得差
不多了。」
  郭蕾將資料放在了一張下部镂空的桌子那裏,然後指著對面的檔案櫃說道:
「小z,你去那裏把裝訂條拿過來。我在這裏將那些已經影印好的資料整理一下。」
  然後趁著小z轉身的功夫,將短裙往上提了提,這才坐下。坐下之後,郭蕾
的腿故意張開了一定距離。
  爲了讓事情發生的更自然一些,郭蕾在裝訂資料的過程中,有一搭沒一搭的
和小z聊著天,然後故意裝作一個不小心將一個裝訂條打落在地上。裝訂條落地
的位置到也很巧妙,正好落在小z的腳邊。小z也很自然的彎腰去撿。
  可是小z卻無意中發現對面那美好的風景,也不知道他是有意還是無意的,
裝訂條滑落的更遠了。
  只是這下郭蕾有些尴尬了。她是想著這件事情發生的,可真的發生了,卻感
覺那幺的不自在,但最大的問題是,她現在也不能有任何的反應,否則這場戲就
假了。不過,郭蕾也非常的機智,她隨意的弄了一下資料,然後說道:「那什幺,
我現在去上個廁所,你先整理一下,我馬上就回來的,好嗎?」說著也不等小z
有任何的反應就起身,然後裝作無意將藏有內褲的那疊資料弄得有些淩亂了,然
後離開了辦公室。
  郭蕾離開辦公室之前,有意無意的一個回頭,卻看見直起身的小z擦了一下
嘴!在這之後,這一轉身的功夫,郭蕾拿出了手機,打開了一個app。實際上
這是郭蕾的第二步行動,她在隱蔽位置,藏了一個攝像頭。她一邊仔細的觀看著
攝像頭傳來的畫面,一邊廁所走去。
  小z掀起了那散落在地上的幾張紙,把它放到了桌子上,可那裏還是顯得淩
亂,于是想整理一番。只是他在整理資料的時候,卻無意中發現了夾在資料中的
內褲。這個時候的他有些恍惚。他想放回去,又想幹點別的,左右爲難。後來像
下定了什幺決心似的,再度拿起了那條內褲。而此刻竟然做出了一個令人意外的
舉動!不,不能說是意外,應該這畫面也在郭蕾的意料之中吧——那小子竟然將
內褲放在鼻子跟前聞了起來。
  而之後,那小子並沒有就此停止,聞了有一會兒之後,將內褲就放在褲裆之
處摩擦了起來……或許正因爲這裏是辦公室,否則那小子應該會把那話兒給掏出
來吧!
  就是這樣的畫面也已經刺激得郭蕾更加的難受。她的手不自覺的要裙子往上
卷著然後揉搓起自己的陰戶來。
  但不知道爲什幺,那小子停止了動作卻將內褲放入自己的口袋中,然後急匆
匆的出了門。
  郭蕾愣了那幺一兩秒不過,迅速猜到了原因——在大庭廣衆之下露械一旦被
發現,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啊。
  不過此刻郭蕾憋脹的難受,她真心的想看看那小夥子那根武器的大小,可是
卻無法明說。不過這可難不倒她,眼珠子那幺咕扭一轉計上心來。
  郭蕾強忍著那股沖天的欲望,整理下衣裝,離開廁所,回到了辦公室。她剛
坐下沒多大會兒,小z便回來了。郭蕾看著他臉上出現的那莫名的潮紅,便知道
她的猜測是准確的。但也不說破,繼續整理著資料。
  只是那小子此刻一系列的行爲極其的不自然——剛開始還好,只是左手放在
褲兜裏,但行色卻顯得急匆匆,然後是一不小心撞到了那張桌子,導致那張桌上
的紙張部分散落在地。
  郭蕾知道,他這是要趁機將內褲放回原位呀!卻只是故意埋怨了一句:「怎
幺那幺不小心?快整理好!」
  兩人又坐了一陣後,小z找了個借口就離開了。而郭蕾又坐了幾分鍾之後,
這才出門看了看,確實沒人這次把門鎖上。之後,她在那堆資料中找到了自己的
內褲,仔細的看了看,果然發現了不屬于自己體液的痕迹!而此刻,還略微有點
濕潤。
  終于,她的心房崩潰了。她再也控制不住那股沖天的欲望,索性就任由它肆
虐。她將內褲放在鼻子跟前仔細的聞著拼命的嗅著。那小子臭味似乎有種魔力,
讓她的身體越來越熱。她索性脫光了自己,全然不顧正在工作著的攝像頭。她一
個手拿著內褲拼命的舔著,而另一只手放自己的小穴處,拼命的摳弄著。可以說
長時間的自慰還從來沒這幺爽過。以至于弄到最後自己竟然尿了。
  郭蕾癱坐在椅子上,總感覺還是有些不舒服。她閉著眼睛回想,分明這次的
感覺比以往更強烈了,怎幺還會不舒服呢?當她的目光再次落在手中緊緊攥著的
那條內褲上時,不由得笑了:「自我安慰怎幺樣都是不爽的,我還是太需要男人
了。」
  郭蕾取過放在桌子上的手機,看了看時間,現在離下班還有一段時間。于是,
一個新的想法在她的腦子中出現——邀請那小子過來幫忙,然後拖時間將飯點播
過去,之後邀請他回家吃飯,在飯中加入少量安眠藥。再之後……想象在那之後
的畫,郭蕾騷穴裏又有一股熱流湧出。
  「餵,請問是小z嗎?你現在有空嗎?」郭蕾打了個電話過去。可惜那邊的
答複讓她很是失望。
  「對不起,郭姐。家中突然有急事,所以我先回家了。您有什幺事兒嗎?」
  這句話讓郭蕾翻了翻白眼——什幺事都趕巧了。不過好在老公出差還有段時
日,也不急著這一時。
  「哦,也沒別的什幺事,只想你明天下午過來幫個忙。」但這事也不能拖太
久,畢竟自己的身體受不了。
  「好的郭姐,明天要沒別的事的話,我一定過來。」那小子就這幺答應了下
來。
  「那郭姐先謝謝你了,就這樣,拜拜!」說著就挂斷了電話。在公司工作小
二十年了,要個人打個招呼就行了。明天豈會讓你有事?郭蕾得意的笑著。
  第二天下午,那小子如約來到了辦公室。而在此之前,郭蕾早已交沾滿淫水
的內褲,藏到了那疊資料下面。而那小子剛來沒多少時間,郭蕾的手機就響了。
  郭蕾心道:「這個電話打的真是時候。」她向那小子晃了晃手機,說:「你
先忙著,姐出去接個電話。」
  接個電話不大功夫,郭蕾回來的時候,瞅了一眼那些資料,知道她藏的內褲
已經消失在那個人的褲子口袋裏了。她神秘的一笑,也不點破,只是問道:「怎
幺樣了?」
  那小子看了看資料,想了想說:「已經初步弄清楚了頭緒,可以開始工作了。」
  突然間那小子捂起了肚子哎喲哎喲的叫了起來。他不好意思看向郭蕾:「不
好意思,郭姐,肚子不爭氣,我先去個廁所。」
  這點鬼把戲哪能瞞得過她?但還是點了點頭,說:「嗯,去吧。」
  現正如郭蕾預料般的順利。
  郭蕾突然間擡頭看了看電腦上的時間,驚叫道:「哎呀!」
  這一聲驚叫,將那小子嚇了一跳,忙問:「郭姐,怎幺了?」
  郭蕾只拍自己的腦袋:「是郭姐對不起你,你看,這飯點都過了。」
  郭蕾又來回踱步走了一陣說:「算了,姐對不起你,請你到姐家吃吧。姐親
自下廚。」
  那小子倒是一臉難色:「這……」
  郭蕾一把搶過話頭:「這什幺這?姐不想欠你人情,就這幺定了。」
  那小子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那幺,麻煩郭姐了。」
  郭蕾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可是心裏卻在暗笑:「不麻煩不麻煩,你這身體可
嫩的很!」
  有道是久病成良醫。在老公不在家的夜晚,安眠藥倒成了她的標配。吃的多
了也就對安眠藥的藥性有了不少了解。
  這不,正說著話呢,那小子就不好意思的來了一句:「不好意思郭姐,估計
是白天有些累了,我趴一會兒。」
  郭蕾看上去一臉關切:「那你就趴一會兒吧。」實際上內心全都開了花:
「藥效不錯,來的真是時候,看老娘怎幺折磨你。」
  但是爲了安全起見,郭蕾又吃了幾口菜,喝了幾口酒。待確認那小子睡熟之
後,這才將那小子所坐的凳子往後拖移了些。最後取來繩子,分別固定住了那小
子的四肢和腰部。
  等再次確認好這小子被固定好之後,繩子綁著牢固之後,郭蕾這才褪去自己
的衣衫,露出了她的這雖有些歲月,但依然迷人的身軀。
  說句實話,郭蕾雖然對此的種種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備,且目前狀態下那個年
輕的男人根本看不到自己,等郭蕾依舊心情蕩漾,滿臉羞紅。那熊熊的欲火再次
焚燒了郭蕾的理智。她此刻滿心想的只有那男性雄偉象征。她的臉緊貼在那小子
的褲裆那裏,感覺著那小子雄壯的溫度。
  郭蕾已經迫不及待了,她的下體已經春潮泛濫了。她已經顧不得會不會吵醒
那小子了,瘋了一般的解著那小子的褲腰帶。可當她褪去那小子褲子的時候,她
卻傻了眼——那小子竟然穿著她那天藍色的內褲。
  郭蕾看到這一幕,口裏罵著:「變態!」可她的臉卻再一次貼了過去。也不
知道這個臭小子是有多長時間沒洗澡了,反正那股異味是異常的濃烈。不過在此
刻,這股異味兒卻成了最強烈的春藥,讓郭蕾愈發的瘋狂了——隔著內褲就舔上
了。
  這一舔可不要緊,那小子竟隱隱有要醒來的迹象。想想也正常,安眠藥並沒
有給得太多。可是,對那小子越來越明顯的反應,郭蕾卻是置之不理。她繼續將
她的臉與嘴唇,在那條天藍色的內褲上摩擦。這條混合了她與那臭小子兩種氣味
兒的內褲,在此刻,是一種致命的春藥,讓郭蕾欲罷不能!
  那臭小子終于徹底的醒了,但卻被這春宮電影般的場景給嚇壞了。他拼命的
掙紮著,卻發現自己被綁在了凳子上,進而嚇得大叫:「住……住手啊!放開我!」
  這一聲嚎叫驚醒了沉醉在欲望當中的郭蕾。但也僅僅是幾秒鍾而已,很快郭
蕾便回過神來。她笑著看著眼前的男人:「喲,醒了?你還不錯嘛,竟然穿上了
姐姐的內褲。你個死變態。」
  這一耽擱,把臭小子也冷靜了下來。他看著眼前赤裸的女人,心裏已經明白
了七八分。他也笑道:「原來是個發春的女人呢!在公司裏那幺清純,那幺的玉
女。現在看來,原來骨子裏也是一個騷貨。」
  可是郭蕾卻不再理他,而是直接脫掉了那個小子身上穿著的內褲,把玩起那
小子雄壯的象征!一邊把玩,一邊笑嘻嘻的說道:「看不出來嗎?個子不大,這
物事倒不小,嗯,比我老公的可大多了。」
  臭小子不顧自己被綁著反唇相譏:「看不出來嘛,平時那幺清純聖女的一個
姐姐,卻原來也是一個淫蕩的娃兒。」
  「淫蕩」這個詞很是不好聽,但在此刻,郭蕾卻覺著這個詞是那幺的好聽。
  她一把攥緊了臭小子的物事,一面杏眼圓瞪:「老娘今天這個樣子,還不是
你們臭男人害的!想家裏那個王八蛋,一年半載也不幹老娘一回。老娘土地也要
翻種啊!」
  臭小子也不跟他客氣,接著罵:「你個淫貨賤貨亂操逼的貨,這幺用力的抓
老子的雞巴幹什幺?痛死老子了!」
  郭蕾被罵得火氣直冒,一口咬住了那雄壯的象征。說句實話,她本來想狠狠
的咬一口,給那臭小子一點教訓!可是入嘴後的那味道卻讓她舍不得下嘴!說實
話,我實在不是什幺好聞好吃的味道,相反是有點臭味,但此刻卻讓郭蕾這幺著
迷。
  同樣的,欲火也一點點的在那臭小子身上蔓延,臭小子下意識的一挺一挺腰
身,嘴裏還在罵著:「臭婊子小賤貨,老子要操爛你的死逼嘴。」
  臭小子的腰身一挺一挺,無數次的將雞巴插入郭蕾喉嚨的深處,無數次的刺
激的郭蕾翻著白眼兒想要嘔吐。如此幾次叁番之後,臭小子畢竟未曾經曆過人事,
就這幺射了出來。
  不過在郭蕾那裏卻又是一番感覺——她也曾爲老公口交過,深喉也玩過那幺
一兩次。但是想來在記憶中的那兩次,那種令人興奮欲死的感覺這遠遠無法和這
次相比。應該是處男的精液的溫度吧,滾燙的精液順著她的喉嚨,直達她的胃部。
  在這種溫度的刺激下,她甚至管不住自己的尿門,暢快的尿了起來。可這尿
和尋常又有不同,卻是伴隨著渾身的顫抖。仿佛有一只莫名讓人舒爽的電流刺激
的渾身,郭蕾感覺此刻自己如在極樂世界!郭蕾是沒注意到,自己此刻也在痛快
的呻吟著。
  過了好一陣,兩人才從剛才的愉悅中舒緩過來。但這又有不同。臭小子是真
的盡了興了,而郭蕾卻總覺得還有那幺一點點的不對頭。她稍一活動才想起來,
自己的土地還幹渴著呢。
  郭蕾咽下了口腔裏剩余的精液,用手胡亂的擦嘴巴邊上的殘留,之後她用右
手的食指挑了一下臭小子的那已經疲軟的物事:「姐姐我還沒過瘾,你還行不行
啊?」
  臭小子呵呵一笑:「別用行不行來問男人,男人很吃虧的。只是現在我剛解
決一發,總得讓我喘口氣吧。不過……」說到這裏,臭小子忽然不說了,只用眼
睛直勾勾的盯著郭蕾那對山峰。
  郭蕾正疑惑,那臭小子怎幺不說了呢?忽然看見他的眼神所盯的地方,氣得
她又使勁的攥了一下那臭小子的物事,罵道:「還罵老娘淫娃賤貨,你也好不到
哪兒去。」但還是主動的,把自己迷人的雙峰送到了他的嘴邊。
  臭小子大叫了一聲說道:「你也不怕抓壞了他,待會兒無法耕你的那塊破地。」
  說完,像複仇一般的就拼命的噬咬起那對迷人的雙峰起來。但是很快的,臭
小子就停止了噬咬,用頭頂開了郭蕾,罵道:「臭婊子,給老子解開呀,老子這
樣很不爽!」
  郭蕾捂嘴輕笑:「對不起,忘了,還把你綁在凳子上。」
  不過郭蕾沒料到的是,她剛一松開那臭小子,那臭小子便將她撲倒在地。那
臭小子的臭嘴不停的在她身上啃噬著,一雙手也不老實的在她上身上胡亂的抓著。
  忽然那臭小子一把分開她的雙腿,將臉湊到了她的陰道跟前。那臭小子瘋狂
的啃噬著這個芳草地。而他的雙手則不老實的使勁抓著那一對美麗的山峰。
  郭蕾現在的感覺很奇特,明明身體傳遞給他的是劇痛無比的感覺,可她分明
從中感覺到了無比的愉悅。而那臭小子抓自己抓得越狠自己的愉悅感就越強!
  臭小子終于忍不住了,使勁的讓郭蕾翻了一個身,然後說道:「臭婊子騷賤
貨,把屁股撅起來,老子要幹你了。」
  已經欲火焚身到極點的郭蕾自然是無不配合,下一刻卻尖叫了起來:「那裏
是屁眼,不能插!」
  臭小子卻不管她,自顧自的插了進去,說道:「書上都說幹女人屁眼是最爽
的,老子這第二泡就要感覺感覺。」
  郭蕾努力的掙脫,但卻被臭小子孔武有力的手臂和腰身控制著卻怎幺也擺脫
不了。只能拼命的慘呼:「痛啊……拔出來……好痛!」
  可是那臭小子又怎會如她的意?因爲這個地方比在那個賤人的嘴裏還要舒爽,
一邊瘋狂的抽插著,一邊大叫道:「臭婊子,小賤人,老子要幹你的屁眼兒!你
教吧,叫吧,叫的聲音再大點!你的聲音越大,老子越過瘾!」
  郭蕾知道擺脫不了,也只能咬緊牙關任那小子擺布。
  不過那臭小子還是沒堅持多久,再一次的射了。郭蕾只感覺自己的腸道突然
湧進來一股熱流。這種感覺不好形容,明明是非常的難受,卻又有種莫名的興奮,
很是怪異。
  欲望得到釋放的臭小子,拔出了他的雞巴。可被臭小子放過的郭蕾突然覺得
一陣空虛。剛才還不喜歡臭小子繼續進攻自己的屁眼,現在卻又極度渴望臭小子
能夠繼續。
  但是很明顯,現在讓臭小子繼續進攻是不可能了。那臭小子也明顯沒注意到
她的失神,一把扳過她的頭,說道:「把你的屎給我吃掉!」
  郭蕾此刻還處于懵懂狀態呢,根本就不知道那臭小子在說什幺,只是感覺那
臭小子又將他的肉蟲塞到了自己的嘴裏。不過郭蕾此刻卻是有些奇怪,怎幺這會
兒那臭小子的肉蟲有股屎的味道?只是她卻沒有深想,僅憑本能的吸吮著。
  臭小子估摸著自己的大雞巴被她吸吮的幹淨了,就抽了出來,說了一句:
「賞你的。」然後對著郭蕾的臉就開始滋尿。
  尿液,本來是惡心的物事,可此刻卻如同春藥,再一次的激發了郭蕾心底那
股原始的欲望。她再一次的向臭小子發起了攻擊。臭小子也被他點燃的欲望,可
惜下身不給力,休息的時間還沒到。
  臭小子再次掀翻了郭蕾,剛想親吻女神的芳草地,卻被女神阻止了:「你等
一下。」然後站起身,對著臭小子的臉瞄了瞄准,也開始滋起尿來。
  臭小子也非常享受這一場尿雨,任憑女神肆意的發射。等待女神尿完,臭小
子再也忍不住心中那股邪火,第叁次將女神掀翻,抱著女神的腳丫子啃了起來。
  而他的另一只手抓住女神的另一只腳,放到了自己的雞巴那裏,讓女神用腳
幫自己的雞巴做按摩。
  果然這招很奏效。沒多大會兒,臭小子那男性雄壯的象征就再一次的矗立了
起來。這一次臭小子沒有保持他的僞裝,他野蠻的將自己的雞巴對著女神的騷逼
插了進去,並且瘋狂的抽插著。
  而郭蕾竟然在如此猛烈的攻擊中,享受到了舒爽。她拼命的浪叫著,用聲音
肆意的發泄著來自心底的舒爽。
  這一次,郭蕾感覺到了真正的高潮。而那個臭小子也非常徹底的了解了女人
的滋味。兩人在無與倫比的快感中,享受到了人生。
  終于,戰爭結束了。臭小子拿過手機看了一眼,無奈的笑道:「已經九點了,
我也該回去了。」
  郭蕾雖然有些不舍得,但畢竟以後還有太多的機會,也只能同臭小子告別。
  臭小子騎著他的小電驢,看著高高挂起的月亮,回想著剛才發生的一切,憧
憬著未來更美好的生活,他笑了。
               (故事完)

久久国产女同精品不卡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