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超碰caopromen97人人香蕉小安淫事

精彩内容:

我叫做小安,我成爲淫娃是從19歲那年開始的。我本來是一間女子學校的學生,成績平平,但在老師眼中是一個乖乖牌的學生,那時我根本沒有想過情慾的問題,只想把書讀完。
  我認識了一個將要畢業的學姊,她叫惠琪,是在社團認識的,她對我很好,雖然她是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也許是我沒有接觸過這樣的人,傻傻的被她吸引過去。到了畢業典禮那天,學校放了半天假,學姊跑來問我。
  「小安,我們今天晚上要去慶祝畢業,你要不要去?」「好啊!我媽和叔叔晚上不回來,我跟你們去。」叔叔是我的繼父,自從我爸在我叁歲離開了我媽,我媽在兩年前和我現在這個叔叔結婚,我都叫他叔叔。
  「那走吧!先去KTV 狂歡一下。」我跟著幾個學姊一起去KTV 唱到晚上七點,當我們出來的時候,已經天黑了。
  「惠琪,我們再去PUB 去玩一整夜。」另一個學姊阿梨說。 「好啊!好不容易畢業了,我要玩到爽,小安,你要不要去?」「好晚了耶!我想回家了。」「我難得畢業,你就陪我去玩嘛!」
  「是啊!惠琪好不容易熬畢業了,你就一起來吧!」還有一個學姊小莉也加入勸說。 「可是……」「在可是我就不認你這個朋友羅!」
  「好吧!」我不想失去學姊這個朋友。
  到了PUB 學姊他們很熟的樣子,和門外的服務生打招呼。
  「Hi!好久不見羅!阿齊。 」
  「今天怎麽會來,我可想死你了,寶貝。」阿齊的手伸到惠琪學姊的臀,拉起她的裙子,想伸到裏面去。
  「別那麽急嘛!我今天不會走掉的,等你喔!」「走吧!我們進去了。」走到裏面我真的大開眼界,我從來沒來過這種地方。
  「我們去跳舞吧!」叁個學姊都跑到舞池中跳舞。
  我走到吧台邊坐著,點了一杯果汁。
  「小姐,一個人嗎?」一個男子來我身邊跟我搭讪。
  「我和朋友一起來的。」
  「我可以請你喝一杯嗎?」
  「我不會喝酒。」
  「沒關系,我請你喝果汁。」他向服務生點一杯果汁,不知道又跟他說了什麽,不久,果汁送來了。
  「來,果汁來了。」我也不知道怎麽拒絕他,拿了他手中的果汁,喝了起來。
  當我喝了不久,頭好暈,好想睡,我趴在吧台上睡著了。
  等我醒了以後,已經在一個房間裏頭,其他叁個學姊也在,但是除了請我喝果汁的男人和剛進門時叫做阿齊的男子,還多了我不認識的兩個男人。
  我使不出力氣,就看著他們。
  「餵,你到底下藥下多重啊!我學妹怎麽還沒醒來啊。」「放心,等下就醒了……你看現在她不是醒來了嗎?」「小安,你醒了。」「學姊,這裏是哪裏?」
  「我們想讓你體驗一下當女人的滋味。」
  「好了,不要說那麽多了,先做了再說。 」阿齊迫不及待的說。 「我學妹還是處女,好好的對她喔!」她拍拍請我喝果汁的男人。
  「放心吧!你的處女之身也還不是我幫你破的,那天你那麽爽,還不放心我的技術嗎?」說著他的手就摸上學姊的胸部。
  「臭阿南,反正你給我小心點就是了。」她拍掉他的手。
  「好啦!大家就盡情的爽吧!」阿齊說。 「你們在做什麽?」他們將身上的衣服都脫掉。
  「你說呢?當然是做愛做的事啊!你當然也不例外。」那個叫阿南的,開始脫我的衣服。
  「不要……救命啊!走開……」我拼命的把他的手拿掉。
  「真是麻煩。」他扯掉我的上衣,扣子全部被扯掉了。
  「學姊,救命啊!」我轉向學姊求救。
  「你乖,等一下就舒服了。」她抓著我的手,好讓阿南脫掉我的裙子。
  「不要啊……唔……唔……」我的嘴被阿南嘴堵住。
  我一身不挂的在他底下扭動,他把舌頭鑽進我的嘴巴。
  「真難纏,拿一顆藥給她好了。」他從床邊拿一顆藥塞到我的嘴裏。 過沒多久,我全身軟綿綿的,全身發熱。
  「嗯……好熱……好熱……」
  「乖等一下就不熱了。」他脫掉他身上的衣服壓向我。
  「你又給她吃什麽藥了。」
  「春藥。」他開始向我的胸部進攻,左邊又吸又舔,右邊他的手又搓右揉,我D 罩杯的胸部被他這樣摧殘,我還覺得好舒服。
  「嗯……好舒服……嗯……嗯……」我感覺到下面好像什麽東西流出來了,好燙。 在我右邊胸部的手向下移,到了我的陰部,又搓又揉,我的水又流出來了,他的中指插了進去。
  「嗯……好痛啊……」我不適應的想推開他的手。
  他依舊抽插著,越來越快。「啊……啊……嗯嗯嗯……嗯……好快……好快……啊……」那痛楚的感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無法言語的舒服。
  他把抽動的手在我陰道裏停止,我一直扭動,不知道要什麽。 「怎麽啦!想要啊!嗯……」他在裏面旋轉,我忍不住的呻吟。「啊……啊啊……」「自己動,想要就自己動。」我把右手伸到下面,左手勾住他的脖子,右手握住他的手,開始抽動。
  「啊啊啊……好厲害……啊啊……受不了了……」我在大家的面前泄了,我無力的躺在床上。
  他把我抱起來,讓我背對著他,坐在床上。「你看,這是什麽。 」他把手抽出來,在我面前晃動,淫水在他手指上。他把手指放進嘴裏,他要我看著他吃進去,接下來他的舌頭在我嘴裏滑動,要我一起分享。
  他把他的肉棒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插了進來。「啊啊……好痛……不要啊……救命……啊啊啊……嗯…嗯……」我痛到飙出淚來,惠琪學姊拿一塊白布在交和的地方接下我的處女血。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快一點……嗯嗯嗯……快點。
  ……啊啊啊……」痛楚過後,我爽到一直不停的叫。
  「你叫什麽名字?」
  「小……小小……安…安……啊啊啊……受不了了……」「小安,叫我大肉棒哥哥。」「大肉棒哥哥……快一點……小安受不了……了……啊啊啊……搞的我好爽……其他叁對,在床邊看著我們,看著阿南的出大肉棒在小穴裏,一直抽插,我被他們看的受不了,一直不停的經銮。
  我感覺到我的小穴一直不停的收縮。 「啊啊……不……不行了……」又泄了。
  但是阿南還是依舊插著。「說,你的小穴欠肉棒幹,幹死你。」「我的小穴……欠……欠大肉棒……幹……欠你……幹……啊啊啊……幹……幹死我了……」我的神志老早就已經不清了,他幹得越來越快,全部都射到我的小穴裏。
  「啊……啊啊啊……」我軟軟的趴在床上,睡著了。
  小安淫事2
  當我再醒過來,惠琪學姊和那個奪去我初夜的阿南不在房裏,其他兩個學姊和阿齊跟我不知道了男人在身邊忘情的做愛。
  「死鬼……輕點……」小莉在阿齊的身下叫著。
  「我不用力點……你怎麽知道我的厲害……」他的手更加的用力,不停的在她的小穴抽插,「啊……好哥哥……快啊……快……」小莉在他用力的抽插,淫聲不斷。
  「快什麽……你說啊……」
  「快……快幹…快點幹死我……啊啊啊……快死了……」勾著他的脖子達到高潮。
  「幹……你怎麽這麽沒用啊……我都還沒幹到…你就爽完了…」「好老公……別生氣嘛,我幫你吹吹……」她脫下阿齊的四角褲,黑黝冒青莖的雞巴彈了出來,少說也有17、18公分長吧!她的小嘴將龜頭含住,小手不停的上下抽動,看得我口渴的要命,小穴又濕了起來。
  小梨在床的另一頭和一個男人玩69,小梨在吸肉棒的小臉有粉色的紅暈,看得出來她被吸得有多爽。
  那男人在她的腿間吸得『 噗茲、噗茲』 的響。
  「哼唔……唔唔唔……」爽的一直哎哎叫。
  夾在他們中間看得我口乾舌燥,下床去浴室,想趁他們不注意的時候跑走,一進浴室卻看到擺滿了情趣用品,而惠琪在浴缸內被阿南瘋狂的幹著。
  「啊啊啊啊…好爽……」蓮蓬頭在頭上淋著,我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學姊。
  阿南注意到我進來。「你醒啦!剛剛爽嗎?」他淫笑的看著我,打量我的身體。 「過來……」他要我過去他那,我明明心裏是想別去,但是不知道著了他什麽魔,一步一步走向他。
  「看看你的學姊,被我幹得爽歪歪,每個女人都一樣,到了床上都變淫娃。
  ……」他左手伸到我的小穴,「嗯……不要……」「不要……你都濕成這樣了,還不要…真是嘴硬,等一下我幹玩她,我再和你回溫一下剛才你那淫建的叫聲。」學姊看樣子要泄了。
  「南哥哥……啊啊……啊要去…去了……」她受不了刺激的拱起身達到高潮。
  他抽出肉棒跨出浴缸走向我,我退到門邊。
  「你要幹嘛……」
  「我要幹你啊!」他把我抱到浴缸用繩子綁住我的手,要學姐看著我,別讓我跑掉,開門出去。
  「學姊……爲什麽?爲什麽要這樣對我?」我哭著問她。
  「你不是也很爽嗎?有好東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嘛!」阿南又回來了,他手裏拿了一罐白色液體的罐子,在架子上選了一個黑色的按摩棒,這就像剛才阿齊的一樣長。
  「你要幹嘛?」惠琪學姊問他。
  「讓她先爽一下,這是銷魂水,保證讓她爽到早上。」他打開蓋子,把濃稠的白色液體抹在棒子上。
  「抓住她……」惠琪將我的腿打得大開,他把棒子一下就塞進去。
  「啊啊……」我慘叫一聲。
  又不知道哪來的貞操帶把那裏扣住,我的手又被綁住,沒辦法拿出來。
  他的手一直在那裏推著。
  「啊啊啊……好難受…學姊…」我向她求救。
  「等一下就很舒服了。」
  「還沒打開電源你就受不了了,那打開還得了。」他笑著看著我,手拿著遙控器先開到3.我感覺到棒子在我的動裏蠕動,「嗯嗯嗯……好癢……」我被綁住的手想摸小穴,卻被貞操帶隔著。
  淫水滲到貞操帶的邊緣,「嗯嗯……癢啊……好癢……」阿南的表情看起來很享受我的樣子。
  「看來藥效發作了。」他要惠齊出來,自己蹲在我面前,我的雙腳跨在浴池邊,小穴再他面前一覽無遺。
  「很癢喔!要不要我幫你啊!」
  「下流……」我不想向他屈服,「我下流啊!那在讓你吃點甜頭。 」他拿著遙控器將按鈕推到2.蠕動的動作又增強,我睜大眼看他。
  「不要啊!我求你,啊啊啊……拔出來…啊啊……不要啊…」「要我拿出來,可以啊!吃吃我的棒子,我就拿出來。」他站起來,把還沒射出來的雞巴推向我,惠齊把我的手給解開。 我也只有這個辦法,握著他粗大的雞巴,張開嘴慢慢的含進去,實在是太大了,還不到1/3就快滿了。
  「慢慢來……對,就是這樣,來,這裏也摸摸。」他把我的右手放在睾丸上。
  我上下的洞都被填滿,我以爲我會很想哭,但是我卻想將嘴裏的雞巴給幹到不醒人事,他手也沒閑著,開始摸我的奶奶,我享受的看著他。
  「舒服嗎?」我點頭,「睾丸也吸吸。」我聽話的把睾丸吃進去又吐出來,看著雞巴越吸越粗,我的小穴也被棒子震到淫水流個不停。
  「好了。」他把雞巴退出去,蹲下來吻住我的嘴,手抓住我的奶奶,我回吻他,舌頭不停的挑逗我,離開我的嘴,對我笑了笑,拿起遙控器對著我推到最高速。我感受到快感的來臨……
  小安淫事3
  「啊啊啊…不要啊…」我陷入一個即瘋狂狀態,我從不知道高速會這麽的快。
  我望著阿南,要他手下留情,他不僅沒有關起來,反而將它越推越裏面,我抓著他的手臂,「我要尿尿…啊啊啊……救命啊…」我根本不知道高潮要來臨,只知道淫水就快湧出來了。
  「尿尿?好,我帶你去尿尿。」他將我反過來背對著他,把我抱起,雙手把我的大腿張得大開,走到一大片鏡子面前,我也不知道惠齊學姊是什麽時候出去了,我看到小穴那裏,貞操帶被震得顫抖著,我感到呼吸越來越急促,他好像知道我快高潮了,把貞操帶的扣子解開,棒子因爲淫水太多滑了出來,應聲落地。
  「小安安,你看看,你的小穴好多水喔!讓我好想幹你。」他在我耳邊呼氣,輕舔我的耳垂。
  「你…」因爲他的調情動作,我的水又流出來,感到奶奶好脹。
  「叫我南哥,或者叫我大肉棒哥哥、老公,我都不介意。」他腳勾了一個小板凳抱著我坐下,這鏡子是防霧的,讓我看著自己和他跨下的肉棒頂著我,我撇過頭。 「怎麽?害羞啊!我的小安安這麽害羞,嗯。」他笑看著我。
  被他看得有點口乾舌燥,直舔著唇,他的肉棒在我的騷穴上摩擦,讓我好空虛。「我……我要……」我看著他。
  「要什麽?」我不知道怎麽開口,他抓住我的手往雞巴摸去。
  「要這個?」他詢問我。
  我點點頭。 「那就自己來。」他放開我,反轉面向他,雞巴差點插了進去。
  「嗯……」我輕哼出聲。他的大手從股溝那摸進來,輕輕搓揉小穴。
  「餵我吃奶。」他一個命令我一個動作,我捧著奶子靠向他,含住我的乳頭,左手抓著右邊的奶子,右手在下面不停的搓揉淫穴。
  「嗯嗯……爽啊……啊啊啊啊……」他的手插進來了。
  「高不高興?爽嗎?」我瘋狂點頭,他要我摸跨下的肉棒。
  「它好大、好粗…」
  「它叫雞巴又叫肉棒,你要好好的取悅它,它會讓你欲仙欲死,來親親它,照我剛剛教你的做。」他躺在地板上,我跨坐在他身上俯身含住它。
  他抱著我的屁股在小穴上又親又舔。
  「嗯嗯……唔唔唔……」我享受的哼著,一邊吃著等下幹我的大肉棒。
  他抓起剛才的用慢速把棒子插進去。
  「啊啊啊…」我吐出來叫著。
  「繼續吃……不准吐出來……」聽他的話又含住雞巴,可是又受不了震動的快感哼著。「唔唔唔……」因爲棒子引來淫水滴到他臉上。
  「小寶貝……你的水真好喝,好甜。」囓咬我的陰核,讓淫水泛濫。
  我忘情的吃著睾丸,手搓揉的肉棒。
  「我要來了。」直挺的棒子噴射出白色濃稠的精液。「舔乾淨……」我聽他的話把龜頭上的精液吃進嘴裏。
  「不要吐出來,含著。」他一下子把棒子調成高速,快速的插著,又突然拿走,嘴巴撲上來,吸著我的水『 噗滋、噗滋』 吸完了,轉過我的身,貼上我的嘴,我嘴裏的精液和他嘴裏的淫水交融在一起,多余的滴落在我的乳房上。
  我勾著他的脖子,兩人就這樣激烈的吻對方,似乎不夠,不知道是藥效發作的關系還是他是我的第一個男人,我渴望在他身下呐喊。
  「好吃嗎?」他舔著我嘴邊殘留的液體,我學他一樣舔吻一路下來,我依樣畫葫蘆輕咬他的乳頭,手在肉棒上來回撫摸著,希望它站起來,幹爛淫穴。
  「你真是好學生,對……就是這樣……」他仰頭享受我的膜拜。
  雞巴在我的愛撫下半硬了起來,我舔著龜頭,紫紅的顫抖,他再也受不了的要我像母狗趴著,進入我的淫穴。
  「啊啊啊……好哥哥,好深啊……」他九淺一深的狂幹著,從我後背摸到前頭的乳房,捏著變形的奶子脹得我好難受,我面對的門被打開,進來的是阿齊。 「原來你在這啊!南哥,幹得爽嗎?」阿齊淫笑的看著我。
  「啊啊啊……快啊……幹死我了……大肉棒哥哥插死我啊……幹死小安……」「被幹得還蠻爽的嘛!看到你這麽爽的臉,我的雞巴又大了,來舔舔。」看到肉棒我馬上撲上去,我現在是標准的母狗樣,欠人幹的母狗,上下的動全補滿,讓我升起滿足感。
  阿南改成坐姿好讓我吃雞巴,阿齊似乎被我吃的爽呆了。「阿南,這妞被你調教得不錯嘛!吹得我挺爽的。」「唔唔……嗯唔嗯……嗯……」我達到高潮,南哥卻還沒射出來。
  「該我了,淫娃……」阿齊抱起我,要我纏他的腰『 噗滋』 的插了進去。
  「啊啊……嗯好酸啊……」我勾著他的頸間,臀部隨著他扭動,好想我永遠要不夠,當下我想一輩子這樣被幹。
  「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讓你幹得爽歪歪。」我們兩個就這樣沒穿衣服走出去,出房門到一個都是玻璃窗的地方,我才知道這裏是pub 的二樓,下面都是熱舞的男女,雖然他們沒有看我,但是我好像在人群中被幹,他把我的手貼在玻璃上,背對著我幹。
  「有沒有看到他們,叫幾聲給他們聽聽。」他將麥克風湊近我的嘴,在用力的幹我。
  「嗯嗯……幹死了,啊啊……好深……好厲害啊……」我的聲音傳到pub 裏頭,聽到了人都在東張西望,看到他們聽我的淫聲,我的淫水又不停的冒出來。
  「說,你被幹得爽不爽?」
  「爽啊……好爽啊,我要永遠都被你幹……大雞巴哥哥……啊啊啊……」我越說越興奮,用一只手抓著我的奶奶。
  「說,你是欠人幹的淫娃、母狗,永遠都被人幹。」阿齊越幹越用力,一直達到深處。
  「我是欠人……欠人幹的……母……母狗……永遠都要……要被人幹……老公,我受不了了……快死了……啊啊啊……」我受不了高潮的沖擊快暈了。
  「我也到了……」我們一起高潮,他射進我的子宮,抽出來,沿著大腿半著我的淫水流下來。

超碰caopromen97人人香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