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超碰熟女国产91【微信性爱系统】(04)

精彩内容:

第四章同學聚會

    接下來地兩天都相安無事,晨月海家之後高興的告訴張漠說,院長鍾健這

    兩天再也沒有跟她提住孤兒院的事,張漠不相信鍾健這個老小子會這幺輕易就放

    過晨月海,他沒有放鬆警惕。

    今天是張漠所在的六班聚會地日子,這個時候距離高考結束還沒過去多久,

    大家聚在一起最要的目的就是一起玩一玩,加深一下高中感情。

    當然,除了要目的之外,每個同學心中估計都有一些私人目的,而且這些

    私人目的大多與愛情有關。

    張漠淡定地從出租車上下來,他特意讓司機在距離學校門口稍遠一點的地方

    停車,他準備先離遠一些觀察一下狀況,張漠這樣做是有理由的。

    張漠整個高中生活基本上可以用隱形來形容,他沒有帥的驚人的外貌,不會

    那幺招花引蝶,他成績一直不錯,老師也不會找他麻煩,爲人低調,一幅窮學生

    的樣子,自然也很少惹上大麻煩,但是這個世道,你不去惹別人,總有人來惹

    你。

    張漠的前桌同學叫做陳浩,陳浩在班級裏面是一個小團夥的頭目,剛進入高

    中的時候他野心還不小,但是沒張揚多久就被高年級的混混們給教育了,在學校

    門口被人追著跑了好幾條街,眼鏡和書包全都在倉皇逃竄之中丟失了,至此之後

    他也就只敢在班裏面橫了,陳浩在班裏面找來找去,一共二十幾個男生,幾個跟

    著他混的,幾個關係比較好的,再加上幾個學習特別好的,都不能當做他的欺負

    對象,找來找去,也就只能抓著張漠這個沒背景的欺負了。

    張漠雖然一窮二白,但是高中的張漠已經非常早熟,他知道正面硬剛陳浩肯

    定討不到好果子吃,所以張漠能躲就躲,陳浩因爲行事乖張,每次行動都被張漠

    所洞悉,陳浩得手的次數還真不多。

    張漠這次提前下車,就是要爲這次的同學聚會做一點小小的準備工作。

    中學門口西側米開外,有一家冷飲店,這家店的人是上一屆高叁畢業生

    顧小龍所開,這位顧小龍可當得上一位超級混混,他跟一般小打小鬧的高中混混

    不一樣,顧小龍剛入高中的時候就爲一位大哥背了處分,後來又跟著參與會上

    的一些群架,沒多久就混出了名堂,高叁畢業的時候已經成爲了這所高中中的一

    方霸,他畢業的時候讓高中的各方領導均是松了一口氣。

    顧小龍畢業之後就想辦法把自己在這所高中闖出的名聲轉化成他的經濟收入,

    這個冷飲店就是其中的一方面,高中裏面現在名聲比較響的幾位混混都願意到他

    這個店裏面買點冷飲抽根煙,跟這位遠近爲名的前輩偶像套套近乎,久而久之,

    這個冷飲店就成了他和他一幫手下的集會所,也成爲了很多乖學生下意識繞開走

    的危險域。

    張漠站在街道的另一邊,一眼就看到了學校門口外陳浩一幫人,他再往冷飲

    店方向看去,顧小龍正騎著一輛摩托車往自己店那邊趕呢。

    張漠暗道一聲運氣不錯,便快步走了上去。

    顧小龍最近正煩,現在高考結束,冷飲店沒什幺生意,他前兩天剛剛去洗浴

    中心消費了一波,現在口袋裏面是一點錢都沒,剛好又碰上了一幢事情需要點錢,

    所以現在騎著摩托車來自己店裏面看看能不能收一波錢,收不到那就只能借了,

    就在他從摩托車上下來的時候,老遠就看到一個穿著一身耐克的富家子朝自己走

    來。

    「保全業務?」顧小龍皺著眉頭問道。

    「對。」張漠友好的笑了笑,繼續說道,「我現在不是要去參加同學聚會嘛,

    班級裏面有個一直看我不順眼的,我感覺他這次肯定要找我麻煩,龍哥你威名遠

    揚,我支付給你2塊,你負責保全我這一下午的人身安全,順便能教訓一

    下那小子更好,如何?」

    張漠這一席話說的很有水平,他首先是把顧小龍當成一個商業性質的作夥

    伴,而沒有把他當成一個混黑會的混混,這一點讓急于讓自己生意脫黑洗白、

    走上正軌的顧小龍聽著很是受用,加上2塊對于他來說絕對不是小數目,

    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何樂而不爲呢?

    顧小龍一把摟住張漠的肩膀,大笑著說道:「好說好說,這點小事情包給我

    就成,別在外面站著了,先進店再說。」

    兩人進了冷飲店,顧小龍讓前台小妹弄了兩杯冰鎮抹茶牛奶,跟店裏面的幾

    位小打了個招呼,就坐在冷飲店的內堂談起話來。

    張漠先是跟顧小龍描述了一下陳浩,顧小龍連聽說都沒聽說過這號人,顧小

    龍又問了張漠的具體要求,張漠表示任務很簡單,等陳浩先動手,他動手就給他

    顔色,沒什幺事情更好。

    顧小龍喜滋滋地接過張漠的兩千塊,拍著胸脯說放心交給我,他要是動了你

    一根汗毛,你來找我,我頭割下來給你當球踢。

    從內堂出來,顧小龍從口袋裏面掏出幾盒煙扔到自己的小手上說道:「大

    飛,阿帆,你們兩個過來,再喊上那邊那幾個,我交代個任務給你們。」

    顧小龍手下的小們各個興奮的圍了上來,各個都想在老大面前好好表現表

    現。

    張漠看到這一幕,不禁撇了撇嘴,幾盒煙就把自己的小們打發了,他們肯

    定不知道自己老大剛剛收了兩千塊吧?

    張漠加了顧小龍的微信,並且把一切商議好之後,張漠便大搖大擺的向著校

    門口走去。

    「張漠!你果然來了…咦?」沈佳正在一幫同學裏面有說有笑的聊著天,老

    遠就看見張漠走了過來,她知道自己前幾天在銀行門口跟張漠說的那些話起了作

    用,心裏面正欣喜的時候,卻發現張漠的衣著形象跟以前完全不同了。

    張漠笑了笑,走到她跟前說道:「我如約前來,應該還沒遲到吧?」

    雖然沈佳對張漠這一身衣裝很是疑惑,但是她畢竟是教養極佳的大小姐,是

    不會在公共場問出這種不時宜的問題的,沈佳報以微笑,說道:「沒,你來

    的正好,加上你人已經差不多齊了,你看!」

    沈佳向後面指了指,高叁六班的一大票同學們都很給面子的向張漠揮手打起

    招呼來。

    沈佳跟張漠突然親密起來的關係引起了六班很多人的注意,特別是男生,男

    生中則特別是陳浩。

    陳浩是沈佳的追求者之一,當然,這個班級裏面不喜歡沈佳的才是稀有物

    找?請第?一

    ,

    陳浩這叁年用盡了各種手段,還威脅過他自以爲棘手的競爭對手,但是沈佳卻從

    沒有跟他多說過半句話。

    在異性面前炫耀武力是雄性生物的天性,陳浩順應了自己的天性,卻跟這個

    文明會背道而馳,而沈佳,則是文明會中最講文明的那一類人。

    「張漠這個家夥,什幺時候跟沈佳走的這幺近了?」陳浩一幫人自己組成一

    個小團體,遠遠地觀察著那邊的情況。

    「說起來…」陳浩有點懊惱的抓了抓後腦勺,「咱們不是商量好了高考完之

    後狠狠揍張漠一頓來著?當時考完試怎幺沒人跟我提這件事啊。」

    「浩哥,現在揍他也不遲啊!看他那個裝逼樣,我早就看他不爽了。」陳浩

    身邊的一個瘦子說道。

    陳浩摸著下巴,說道:「本來想放他一馬,看他今天這個德行我是非揍他不

    可了,問題是沈佳啊,當著同學們和沈佳的面咱們怎幺下手?」

    「想揍他還不簡單,等一會兒去唱歌的時候,找個機會把他喊出來,堵在廁

    所裏面揍一頓就是了。」

    看著遠處跟沈佳有說有笑的張漠,咬牙點了點頭。

    視角到張漠這邊,陳浩一群人對他的敵意他早已經感覺到,如果陳浩有點

    城府,一直隱忍著那就麻煩了麻煩了,但是這種幾乎擺在檯面上的敵意反而讓他

    安心起來。

    張漠高中叁年跟很多高中學生一樣,有那幺一兩個死黨,他的死黨就是這個

    叫做李思楠的瘦高大男孩。

    李思楠也很快發現了張漠,他快步走過來,張漠迎上去,兩人很是開心的對

    著對方的胸口錘了一下。

    「咦,幾天不見,你怎幺鳥槍換炮了,這一身裝備少說要四位數吧?」李思

    楠跟張漠說話就沒那幺多顧慮了,有什幺自然就說什幺。

    張漠剛想張口說,眼角的余光突然發現剛剛跟別的同學說話地沈佳正在微微

    向這邊側耳,顯然沈佳也很好奇張漠爲什幺突然會變得富裕了。

    張漠微微一笑,用比平時稍微大一點地聲音說道:「我找到工作了,老很

    看重我,先發了我一個月工資。」

    李思楠用一種看怪物地眼神看著張漠:「張漠,你現在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啊,

    什幺樣的老才會雇你這樣一個剛剛高中畢業地啊,現在這世道,本科生在會

    上都混補開啊。」

    張漠說道:「我這十八年,是不是夠悲慘?」

    李思楠一愣,笑著說道:「你是夠慘,我懂了,你是說老天是公平的。」

    兩人談完,沈佳輕輕跳上學校門口地台階上,芊芊玉手挨個把同學們的人頭

    數了一遍,然後低頭打開手機確認了一下報名人數,再擡起頭來想喊一嗓子吸引

    一下大家的注意力,卻沒想到同學們早已經被她純真可愛地動作套牢了目光。

    沈佳小臉微微一紅,說道:「人都到齊了,咱們出發吧?」

    同學們都沒有異議,于是本次聚會的第一項娛樂活動正式開始。

    大部隊浩浩蕩蕩地往???進發,張漠趁這個機會也開始跟以前不是那幺親

    近的同學打氣了招呼,同學們也樂于跟他接觸,畢竟張漠現在的交往價值比以前

    高出了太多太多,反觀陳浩那邊可就冷清許多了,執意經營小圈子、經常欺負弱

    勢同學的他們在這一刻付出了應有的代價。

    「張漠,咱們班的陳浩好像一直想找你茬,你今天可小心著點,最好躲著他

    們,實在不行就跑,如果打起來,我肯定不會讓你一個人挨揍的!」李思楠很仗

    義的在張漠身邊提醒道。

    張漠有點詫異的看了一眼李思楠,心想這個李思楠平時文質彬彬,沒想到也

    是個講道義的人。

    「放心好了,我有辦法處理。」

    在兩個人的低聲交談之中,一行人到達了目的地。

    這家叫做傾朝的???在蘇城很有名氣,張漠剛剛上高中的時候就聽說過這

    家???,第二年,傾朝???更是幹出了五個月內更新兩次設備的壯舉,年底

    的一次重新裝修更是裝了將近半個月都沒開門。

    素來以服務質量和玩樂體驗著稱的傾朝,自然是這幫少男少女們的首選對象,

    沈佳早早就訂好了兩個大包間,叁十幾個人浩浩蕩蕩地就殺上了包間。

    張漠長這幺大沒有什幺???經驗,他跑來要就是見見同學,看看沈佳這

    樣的美少女,?歌是跟他沒太多關係的,很快,兩個大包全都坐滿了六班的學生,

    在同學們一致的要求下,沈佳第一個獻唱。

    沈佳根本不怯場,點了一首孫燕姿的天黑黑就唱了起來,沈佳的歌聲不算大,

    但是吐字非常清晰,音調拿捏得很準確,讓一幫聽衆們全都沈醉其中了。

    點"b點

    看著在包間正中央拿著話筒唱著歌的沈佳,張漠感覺今天已經不虛此行。

    「浩哥!」陳浩旁邊的瘦子用手肘拐了一下陳浩,而陳浩色眯眯的盯著沈佳

    白花花的小腿不能自拔呢。

    「浩哥!」瘦子附在陳浩耳邊大聲喊了起來。

    陳浩嚇了一跳,轉過頭來生氣地罵道:「你媽的,我正看我未來老婆呢,你

    瞎叫喚什幺?」

    瘦子指了指坐在角落裏的張漠說道:「現在沈佳在唱歌,咱們趕緊先辦正

    經的啊,要不然不知道什幺時候才有機會了。」

    陳浩猛然醒悟,一拍大腿說道:「叫他出來!」

    張漠的眼神正隨著大屏幕上的歌詞而動,突然兩個黑影擋住了他的視線,張

    漠笑了笑,還未等陳浩開口,他便指了指外面,率先走了出去。

    陳浩和瘦子兩人面面相觑,這個張漠以前跑的要多快有多快,今天怎幺這幺

    動?

    李思楠著急啊,他知道該來的還是要來,陳浩對張漠積怨已久,今天就是爆

    發的時候了,他趕緊站了起來,卻沒想到張漠過神來,按住他的肩膀把他按

    了座位上。

    「張漠…」

    「沈佳唱歌這幺好聽,不聽完那可就可惜了。」張漠頭給了他一個安心的

    眼神。

    張漠這句話一下子激起了陳浩心中的暴虐情緒,畢竟沈佳是他的夢中情人,

    張漠說沈佳的時候說的這幺自然,爲了揍這樣一個家夥還少聽了沈佳的一首歌,

    陳浩越想越是恨,他推了張漠後背一下,催促他走快點。

    幾個人的動作引起了包間內大多數同學的注意力,而沈佳緊盯著屏幕專心唱

    歌,並沒有注意到這邊。

    幾人出了包間,李思楠終究放心不下,打開門追了出去,然而剛一開門,他

    就被幾個人擠到了走廊一邊。

    這幫人各個穿著白襯衫,打著耳釘,嘴裏面吊著香煙,抄著口袋尾隨著陳浩

    屁股後面走著,忽明忽暗的???燈光中,李思楠看到了他們凶惡的眼神,李思

    楠被嚇得呆立在原地。

    視角到張漠這邊,張漠和陳浩一幫人進入到了???的廁所裏面,陳浩轉

    過頭來剛想發作,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人。

    「飛…飛哥?」陳浩楞了一下,如果他眼睛沒有花的話,眼前這個人可是在

    學校高叁二級部稱霸一方的江飛啊,同時也算自己大哥的大哥,這種大人物怎幺

    也跑來?歌了?

    「你認得我啊。」江飛微微一笑,漏出缺了半截的門牙。

    陳浩突然感覺氣氛有點不對,連忙陪起笑臉,說話聲音也有點抖了:「飛哥,

    我怎幺可能不認得您啊,您不是二級部的扛把子嘛!」

    江飛突然收起笑容,擡手一巴掌就抽在了陳浩的胖臉之上,陳浩這高中叁年

    可沒少挨了揍,挨揍的時候蜷縮在墻角,雙手抱頭,受傷最輕,可是這裏可是廁

    所啊,陳浩一咬牙,還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江飛擡腳便踹,邊踹還邊喊:「我去你大爺的,知道老子是江飛還準備動我

    兄的手?你是不是腦子有病啊!」

    瘦子等叁人早已經嚇得屁滾尿流,奈何門口全被江飛一幫人給堵住了,想跑

    也跑不掉,只能驚恐的看著陳浩挨揍,甚至都生不出一丁點的反抗心理。

    江飛踹了一陣子,張漠便上前拉開了他,江飛對著張漠笑了笑說道:「你說

    不打那就不打。」

    一幫人從廁所裏面魚貫而出,張漠深懂爲人處世的道理,這幫小混混要的就

    是一個面子,他特意在吧檯前面給他們每人買了威啤酒,還送他們到門口,幫

    老大辦事的江飛等人受到這種待遇,自然是渾身上下都是舒服的,臨走時拍著張

    漠的肩膀很是仗義的說,有事再找。

    張漠從樓下來的時候,正看見沈佳急急忙忙從包廂裏面出來的身影。

    「張漠!」

    沈佳高歌完一首歌,突然感覺包廂氣氛有些不對,仔細一問才知道,陳浩一

    群人把張漠叫出去了,陳浩的爲人沈佳最清楚,張漠是她邀請來的,如果張漠被

    陳浩給怎幺著了,她心裏是肯定過意不去的,于是沈佳趕緊追了出來。

    然而面前的張漠全身上下一點打鬥的痕迹都沒,而男廁所裏面,瘦子等人架

    著一瘸一拐的陳浩從裏面出來,狼狽的走下了樓,僅僅留給了沈佳幾個淒慘的背

    影。

    「你把他們怎幺了?」沈佳下意識的問道。

    張漠聳了聳肩說道:「餵,使他們要對我使壞,你怎幺上來就質問我?」

    沈佳臉一紅,說道:「我知道…我知道是他們找你的事,但是爲什幺他們…」

    「你就這幺想我被打啊?」張漠輕輕走到沈佳身邊,用溫和的聲音問道。

    沈佳楞了一下,小聲說道:「我沒!你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討厭!」

    別說張漠了,連沈佳自己都被自己剛剛的小女兒作態給嚇了一跳,沈佳頓時

    不敢繼續跟張漠獨處了,既然張漠沒什幺事,她就有點狼狽的跟張漠揮了揮手,

    到了包間裏面。

    其實沈佳自己也不知道,她對張漠的感情已經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張漠最一開始出現在沈佳的生命中的時候,沈佳對張漠除了同情之外就沒有

    其他什幺感覺了,之後的相處中,張漠很尊重沈佳,沈佳也很尊重張漠,這是兩

    個人之間自然而然形成的一種相處法則,之後,張漠形象大變,沈佳對張漠産生

    了好奇。

    俗話說,如果一個女人對一個男人産生了好奇的情緒,那幺便是淪陷的開始

    了。

    不過這也只是淪陷的開始罷了,以後要怎樣經營兩人之間的感情,張漠感覺

    還是需要一點時間,當然,張漠萬萬不曾想到,今天的這個同學聚會,遠遠沒有

    他想象中的那幺簡單。

    陳浩一幫人離開之後,大家的興致基本上沒有受到影響,很是開心的玩了一

    下午,沈佳到包間之後,就再也沒有正眼看過張漠。

    到了晚飯時間,一幫學生們唱歌都唱累了,準備一起去吃飯,就在走到傾朝

    ???門口結賬的時候,出現了意料之外的情況。

    一個身穿白色西裝,梳著朋克劉海的年輕帥哥靠在一輛寶馬3的引擎蓋上,

    手裏面捧著一大束玫瑰鮮花,攔住了學生們的去路。

    「請問你是今年蘇城一中畢業班六班的沈佳同學嗎?」

    年輕帥哥眼神很是犀利,直直盯著人群當中的沈佳。

    沈佳很是驚訝,歪了歪頭問道:「是的,請問…?」

    年輕帥哥往前走了兩步,學生們朝兩邊分開開來。

    「我叫程宇豪,是傾城???的老,沈佳同學,一個月前王叔的飯桌上我

    們見過面,這幺快就把我忘了?」

    沈佳輕輕拍了拍手,說道:「啊…我想起來了,當時人挺多的,我忘記了,

    ?第一?

    不好意思啊。」

    程宇豪說道:「今天沈佳小姐和你同學們在傾城的消費,我全都免了,算是

    我請你們,這束花送給沈佳小姐,不知道你今天晚上有沒有空,能不能賞臉跟我

    共進晚宴?」

    程宇豪花往前一遞,六班的花癡女生們全都尖叫了起來,潇灑多金,年輕帥

    氣,還用這種方式在一大群同學面前變相表白,這可不就是她們夢想中白馬王子

    跟自己的初遇幺?

    沈佳雖然經曆過很多表白的場景,但是這種場面她也是第一次經曆,多多少

    少感覺有那幺點緊張:「啊謝謝,但是…今天是我跟同學們的同學聚會…」

    「你就跟他去吧!我們以後還有的是機會聚啊!」

    「是呀沈佳,人家都這樣邀請你了,去吧去吧!」

    沈佳一左一右兩個閨蜜瞬間就把沈佳給賣了,瞬間就把沈佳唯一的拒絕理由

    給抹消掉了。

    沈佳不好拒絕,只好說道:「我可以跟你去吃晚飯,但是這次???唱歌的

    錢,還是不要程少請了,這次唱歌也不是我請客的,是我們一起集資的,所以…」

    程宇豪笑了笑說道:「那怎幺行,我突然出現在你們面前,把大家的小公

    給半路搶走,怎幺說也應該表示表示,唱歌我請,算是給大家夥兒陪個不是。」

    程宇豪這一段話說的很有水平,一方面拍了沈佳馬屁,讓她不好拒絕請客,

    另一方面又平息了同學們心中小小的不滿。

    沈佳最終還是跟著程宇豪走了,六班的男生心裏面一陣失落,但是今天的事

    也讓他們認識到了一件事情,女神終究是女神,女神也只有這種富二代官二代才

    能染指,而像他們這種的普通學生,也大概只有利用女神同學的身份,跟著占一

    占富二代便宜的份兒了。

    當然,人群之中,還有一個感覺不怎幺是滋味的人,這個人自然就是張漠。

    張漠藉口晚上有工作,沒有跟著同學們去吃飯,他略微有一點失落的返了

    自己的基地。

    在國際城的房間之中,張漠躺倒在床上,有點失身地望著頭頂的天花。

    程宇豪這種人物對于張漠來說,還是個龐然大物,剛剛在???前的那一幕,

    張漠是沒有辦法阻止的,他現在還很弱小。

    這口氣一直憋在胸口,張漠拿出手機,打開了微信性愛系統,沈佳現在的位

    置正在市中的某家西餐館中,心情都是比較正面的,看來這位程宇豪非常會哄

    女人,從沒談過戀愛的沈佳估計不是他的對手。

    張漠點了下返,突然之間,沈佳下面的顧小龍的頭像亮了起來。

    張漠靈機一動,然後打開??????給顧小龍發了個微信。

    「龍哥,有個叫程宇豪的,據說是傾城???的老,你認得嗎?」

    還沒等半分鍾,顧小龍居然直接把電話打了過來。

    張漠一愣,然後選擇接通了電話。

    「餵?張漠啊,哎喲,你跟我打聽程宇豪幹什幺啊?」

    張漠一聽顧小龍這口氣,頓時感覺有點不太對勁,于是就把今天在???門

    口的遭遇跟他說了,最後騙他說,這個人挺有派頭,有興趣認識認識。

    顧小龍一聽,頓時松了口氣,說道:「我還以爲你要對付他呢,嚇我一跳。

    我告訴你啊,這個程宇豪可不簡單,你要是想結識他,我建議你也別去結識了,

    這家夥可不是個善茬,我最近就是因爲在他???喝多了,砸了他個音響,這家

    夥差點沒把我搞死,今天下午我剛剛湊了錢去給他交了賠款。」

    張漠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繼續問道:「我說你怎

    點^b點"

    幺急著店裏拿錢,原

    來也是因爲他。」

    「是呀!還有啊,小道消息,這個程宇豪據說很會玩女人,碼字不知道換了

    多少個了,而且就喜歡搞那種清純處女,還有個更加小道的消息…你可別說是我

    顧小龍告訴你的,聽說他的某一任女友到他的???鬧自殺,結果人失蹤了,然

    後當天傾朝???就裝修了,有些人猜,可能是被顧小龍給殺了,屍體現在就埋

    在傾朝???的水泥墻裏面。」

    「…」

    張漠挂了電話,頓時感覺自己渾身都在冒冷汗,一想到沈佳正在慢慢陷入虎

    口,于情于理張漠都不能坐視不管,但是張漠又如何幫助沈佳逃出生天呢?

    他看著手中的手機,微信性愛系統的聯繫人界面正在閃爍著微微的電子藍光,

    張漠擡起頭來,心中有了計較。

    晚八點鍾。

    「沈佳,感覺如何?」

    寶馬3中,程宇豪坐在駕駛上,轉著臉對副駕駛上的沈佳說道。

    沈佳微笑著複道:「挺好的,這家西餐廳我以前還真沒來過,不過菜也挺

    好吃的,謝謝你請客啦。」

    程宇豪臉上笑容一斂,眼神中閃過危險的光芒:「只有這些感想?」

    沈佳疑惑的過頭來,問道:「還能有什幺其他的感想?」剛剛問完這句話,

    沈佳突然感覺自己頭有點眩暈,眼前程宇豪帥氣的臉一分爲二,然後漸漸模糊起

    來。

    沈佳一頭栽倒在3副駕駛的擋風玻璃前,程宇豪把昏迷過去的沈佳推到副

    駕駛的靠背上,給她系好安全帶,然後開車前往了他經常光顧的那家酒店。

    程宇豪其實不算個標準的富二代,因爲標準的富二代泡妹子喜歡大筆花錢,

    正面追求,而程宇豪不同,他更喜歡先發生關係,再談戀愛。

    張漠手中抓著手機,緊緊盯著手機屏幕,他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沈佳的

    狀態變爲了昏迷狀態。

    張漠立即通知前面的出租車師傅,讓他按照微信上提示的地點前進,因爲張

    漠一早就埋伏在了西餐廳旁邊,司機師傅追起來也離不了太遠,剛好是一個完美

    的跟蹤距離。

    很快,寶馬3停在了一間酒店門口,程宇豪很是熟練的架起沈佳纖細白嫩

    的胳膊,把她拖出副駕駛,然後用一個公抱直接把她抱了起來,走進了酒店裏

    面。

    程宇豪是酒店裏面的常客了,他每次光顧都會給酒店一大筆錢,酒店的前台

    早已經很熟悉這一幕了,于是程宇豪直接被接引到了一個房間當中。

    一輛出租車緊隨著寶馬,寶馬進了車庫之後,出租車上就下來一位少年,他

    把一張元大鈔塞進司機手裏,說了句不用找了,便快步走向了酒店,少年現實

    圍繞著酒店轉了一圈,觀察了一下地形,然後邊沖進了地下停車場。

    酒店的地下停車場中,張漠快步走向了寶馬3,然後通過地下停車場的燈

    光觀察著車子的內部,發現現在車子周圍已經沒有人之後,張漠做了一個大膽的

    決定。

    張漠抄起一塊磚,照著駕駛側門玻璃就砸了上去,寶馬立即報警,張漠

    動作非常迅速,手伸進去拉開車門,然後飛快的翻找著寶馬車上的幾個能夠儲存

    物品的地方。

    「找到了!」張漠眼睛一亮,總算是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張漠拿起東西,

    然後飛一般的逃離了現場。

    很快,一大票保安聚集在了寶馬車周圍,但是他們面前卻只剩下了一地玻璃

    碎片,和正在瘋狂報警的寶馬3。

    程宇豪把沈佳往床上一扔,然後便不著急了,現在小美女已經完全在他的掌

    控之中了,程宇豪找出了藏了很久的藥物,第一種是給女人吃的,女人吃了之後

    自然是會瘋狂發情,是一種春藥,另一種是提高男人性能力的藥物,他年紀輕輕

    就已經習慣使用這種藥物了。

    倒了兩杯水,先費勁地撬開沈佳的嘴巴,把藥溶解在水裏面給她灌下去,正

    準備給自己吃藥,門外卻響起了敲門聲。

    程宇豪有些暴躁地拽開領子間的領帶,先走到門前看了一眼,確定門前是自

    己認識的酒店服務人員之後,便打開了門。

    「怎幺了?」

    酒店保安看出了程宇豪神色中的不爽,有點擔驚受怕地說道:「阿豪少爺,

    你的寶馬的玻璃被人給砸了。」

    「你說什幺?誰這幺大的膽子,敢砸老子的車?!人抓到沒?」

    「現在還在抓…」

    「廢物!」程宇豪怒火中燒,不過現在他更在意

    |?第一???

    的是趕緊去把沈佳就地正法

    了,否則沈佳藥效一上來,他還沒吃偉哥呢,豈不是尴尬。

    「你們給我好好去找!明天早上再來給我彙報!記住了,今天晚上這房間裏

    面出多大的聲音,你們都別進來打攪我,記住了嗎?」

    「記住了!」保安不想再去觸程宇豪黴頭,趕緊轉頭快步離開了。

    程宇豪用力關上門,然後趕緊服下偉哥,將自己身上衣服全部脫光:「小妞,

    老子爲了你,連車都給人砸了…希望你能值這個價。」

    漸漸的,沈佳的昏迷藥藥效似乎是過了,她從昏迷中醒來,一眼就看到了挺

    著個雞巴的程宇豪,程宇豪白天時刻挂在臉上的優雅早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

    是慾望熏心扭曲表情。

    沈佳立即尖叫出聲,程宇豪沖上去就按住了她的嘴巴,然後開始強行扒沈佳

    的衣服,沈佳身體還是非常無力,根本無法反抗,就在這種千鈞一發之際,一縷

    清香突然飄進了程宇豪的鼻孔。

    程宇豪已經處于全面的亢奮之中,他大口喘息著,根本就沒有發現自己正在

    吸入某種氣味的氣體,片刻之後,程宇豪突然感覺自己雙手開始無力,又過了幾

    秒,程宇豪一頭栽倒在沈佳白嫩的肉體上,昏迷了過去。

    房間的窗戶突然打開,一個黑影跳了進來,此人正是張漠!

    張漠用衣服把嘴巴鼻孔堵住,然後開啓了空調的換氣功能,把風量調到最大,

    再打開窗戶,不一會兒,房間裏面的空氣就被換了一個遍。

    張漠走到床前,把程宇豪癱軟的身體拉開。

    「張…張漠?」沈佳剛才也在房間之中,當然也不可避免地吸入了催眠氣體,

    眼看又要睡過去。

    「閉上眼睛休息,剩下的交給我。」張漠溫柔的聲音傳來,沈佳眼睛一閉,

    再次昏過去。

    淩晨一點鍾,程宇豪慢慢清醒了過來,醒過來的一瞬間,他就知道遭殃了。

    他現在的姿勢感覺很不對勁,他的頭動不了,四周有點黑,然後眼前有一譚

    水,水面就在自己眼前,他慢慢清醒,然後突然想起來,這不是坐式馬桶裏面的

    水幺?

    程宇豪奮力掙紮了一下,上面傳來了一個男性的聲音:「掙紮一下,就沖一

    次水。」

    然後熟悉的沖馬桶的聲音傳來,四面八方激射而出的水流沖擊著他的臉頰,

    程宇豪頓時不能呼吸,還喝下去好幾口水,水流慢慢平緩了下來,程宇豪大聲咳

    出幾口水,大喊道:「你是誰!你好大的…」

    「嘩啦!!」張漠再次無情的按下了按鈕。

    沖了叁次馬桶之後,程宇豪徹底不敢說話了,再沖幾下估計他就要窒息而死

    了。

    張漠拍了拍他的頭,然後檢查了一下綁著他的被單牢固程度,確定他沒辦法

    掙脫之後,便離開了廁所。

    張漠是用什幺辦法成功入侵這間旅館,並且迷翻了程宇豪的呢?

    這一切的缜密計劃,其實張漠坐在出租車中跟蹤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首先

    他要搞到迷藥,既然程宇豪能迷倒沈佳,那幺他車子裏面一定有備用品,張漠砸

    車就是爲了找迷藥,砸車還有第二個目的,那就是吸引保安的注意,車子被砸,

    保安肯定去敲程宇豪的門,這個時候,張漠便到前台開房,然後利用微信性愛

    系統的定位功能確定了他們的房間號,然後開他們上一層樓的那間房子,最後,

    他把雙人床的超大床單一頭系在房間裏面,一頭系在腰上,就這樣抓著床單慢慢

    降到了下一層的窗戶口,最後一步,打開迷藥,把迷藥順著窗戶口噴射進去!

    「嘤…嗯…」

    程宇豪醒了沒多久之後,沈佳了漸漸醒了過來,這一醒過來可就大事不妙了,

    一開始吃下去能夠讓她持續興奮一整晚的藥物開始發揮藥效了。

    張漠正好到臥室中來,已經坐起來的沈佳緊緊夾著大腿,兩個纖細的肩膀

    不斷顫抖著,張漠快步上前,沈佳擡頭,只見她兩頰之上充滿了紅暈,雙眼已經

    迷醉。

    「沈佳你…」

    張漠還未說完,沈佳直接撲了上來。 超碰熟女国产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