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久久视热这只是精品222女友被调教

精彩内容:

這是女友口述給我的所以爲了方便閱讀用女友的人稱
那天是一個星期叁晚上,我跟新加入學生會的同學開會。
  晚上下課後我特別早到系辦公室,除了一些高年級的學生會幹部到了以外,其他的同學都還沒有來。
  “潘老師!早!”我向系裏辦公室的潘老師打招呼。
  “早!肖钰!你今天這幺早來啊?身體好一點了嗎”潘老師問我。
聽到他的關心,我的臉卻紅了起來,因爲那次網吧半夜出去著涼向他請病假,告訴他我是重感冒、發高燒。
  他又笑著說道∶“嗯┅┅我看你今天氣色不錯!”
  “謝謝潘老師!”我向他道謝。
  “喔!馬上是迎新晚會你們那邊的進度怎幺樣了?”潘老師說道。
  “嗯!這兩天應該可以完成的。”我回答道。
  “很好!假如如期完成,我請你們大家吃飯!”潘老師開心的說道。
  “那先謝謝您了!”我充滿信心的回答他。
  潘老師聽到我的回答,開心的走回他的辦公室了。
 潘老師負責系裏的各種活動,有事事情多學生會就是他最好的幫手,這次迎新晚會就是由潘老師一手操辦,而我們負責組織節目排練,和對外拉一些贊助。
  我坐下來沒多久,就看到我一個同學進來了。他叫張偉,新一屆的學生會成員,小我兩歲歲,個性不像是一個新生,他比較活潑、好動,也喜歡和同學開玩笑。我發現他神情有點尴尬的看著我。
  “學姐!早!”他打招呼道。
  “早!”我回答他道。
  接著他坐下來,打筆記本,頭卻東張西望的。
  “你在看什幺啊?”我好奇的問他。
  “沒有!我看其他人來了沒!”他回答道。
  “喔!還沒啦!你是第二名啦!”我說道。
  “那┅你就是第一名羅!”他有點輕浮的說道。
  我笑了笑,沒再回答他。
  他沉默了一會兒,突然問道∶“學姐是不是在網吧玩得太瘋狂了,才感冒的!?”
  聽到這句話,突然有一股電流穿過我的身體。
  “你┅┅你┅┅在胡說什幺?”我心虛的問道。
  “我在胡說嘛!?記不記得丟了什幺東西?”他嬉笑的說道。
  聽到“網吧”兩個字,猶如遭受到晴天霹雳的打擊般的,腦子頓時感到麻麻的,全身僵直的坐在座位上。
  “你┅┅你┅┅你┅┅說什幺?”我無力的問道。
  “現在不方便說,開完會一起吃飯,好不好?唉!趕進度,要工作了啦!”他像個無賴般的說道。
  “好┅┅好!”我無意識的回答著。
  聽到他這樣說,我腦子立刻浮現出叁、四天前的情景。
  那晚,跟哥哥在網吧裏瘋狂,當時確實見過張偉,不過他早走了啊。難道,他沒有離開?他還在那個包廂?想到這裏,我幾乎快要暈過去了,內心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整個晚上,我都失魂落魄得無心工作,反而期盼快到開會結束,希望能夠知道到底是怎幺回事,可是越要結束,心中陪卻越怕真相會如我所想的一樣。這種矛盾的心理反覆的煎熬著我。
  好不容易的熬到開會結束,我和他挑了一家較安靜的店裏點了杯喝的。
  “肖钰!我可以這樣叫你吧!”張偉說道。
  “嗯!那是我的名字,有什幺不可以叫的?”我回答道。
  “好!以後不在學校裏,我就這樣叫你!”他說道。
  我沒有回答他,心裏只是著急著想要他說出到底他知道什幺事,可是我又難以啓齒問他。
  他卻漫不經心的喝著杯裏的咖啡,緩緩的問我道∶“學姐!感冒這幺嚴重啊!要請兩天的假嗎?”
  “幹嘛!我請假還要向你報告嗎?”我有點生氣的說道。
  “呦┅┅,脾氣這幺大!”張偉說道。
  “好啦!好啦!你到底有什幺事要說,快點說啦!”我說道。
  “哪有什幺事!只不過是看你感冒這幺嚴重,關心你一下而已,你脾氣就這幺大!”張偉還是言不及義的瞎扯。
  “哼!”我輕哼一聲,沒有說話。
  “我啊!今天是想勸勸你,不要半夜裏不穿衣服在外頭亂晃,容易感冒的!”
  張偉說道。
  “你┅┅你┅┅胡亂說什幺?”我緊張的指責他。
  “算了!好心關心你”張偉懶懶得說著。
  他說完便低頭喝水,似乎是事不關己一樣。
  我看著他這副模樣,分明是有意要慢慢耍我的,終于,我按那不住心中的著急,開口問他了∶“你┅┅你說的網吧是怎幺回事?”
  “沒有啊!我上禮拜和朋友去網吧玩,就在咱們學校對面的網吧!看到一些不該看的事羅!”張偉說道。
  “你們?你不是早走了嗎?”我問道。
  “幹嘛!走了不能再回來嗎?你這學生會主席的架子真不小啊!”張偉說道。
  我聽到這裏,隱約知道此事必然躲不過,于是我將語氣放軟的再問他∶“張偉!你就告訴我到底你看到了什幺,好嗎?”
  “哼!其實你心知肚明我看到什幺!”張偉回答道。
  我像泄了氣的皮球般的,低頭沉默不語。
  他看看整我也整夠了,笑了笑道∶“好啦!我告訴你好了!我看到你全身光溜溜的趴在網吧桌子下,不知羞恥的在在給一個大一男生口交,而且還被對面的幾個小混混看到。當時,你或許沒注意到我,我就在不遠處另一邊坐著!”張偉一口氣的說完。並把一個東西拿出來,是我的胸罩!第二天找了好久沒找的胸罩,哥哥說髒了扔垃圾箱裏了,今天卻被張偉拿出來。
  我雖然隱約猜到有人會看到,但是從張偉口裏直接說出來,並且拿著“證據”,仍然令我十分的震撼。我脹紅了臉,不發一語,也久久不能自以,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你┅┅你┅┅你┅┅想做┅┅什幺?”我鼓起勇氣問張偉。
  “我想,你應該知道我想幹什幺的!”張偉說道。
  “你┅┅你┅┅有沒有對┅┅同學┅┅說過?”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問他。
  “沒有!連那天一起包夜舍友,我也沒對他們說我看到你!”張偉說道。
  “謝┅┅謝┅┅”我說道。
  “你假如要我不說也很簡單,明天下課後留下來!”張偉說道。
  我沒有表示反對,等于是默許他的提議。
  我心裏想著,他在學校也不能做什幺出格的事,而且我也沒別的辦法,只要他能不宣揚出去,我倒不介意和他玩玩。不過,此事千萬不能讓哥哥知道。
  于是,就這樣結束這天晚上的約會了。
  第二天到了下課的時間了,同學們一個接一個的離開教室,最後,只剩下我一個人在教室,張偉推門進來。
  “張偉!你要我做什幺?”我單刀直入的問他。
  “你倒是很幹脆嘛!”張偉說道。
  “我今天不能太晚宿舍的。”我答道。
  “好!我告訴你,我要你陪我做你在網吧做的事!”張偉說道。
  “可是┅┅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嗎?”我問道。
  “那你不是也有男朋友嗎!?”張偉反問道。
  “好┅┅不過今天不行!”我說道。
  “爲什幺今天不行?”張偉問道。
  “因┅┅因┅┅爲我身體不適。”我說道。
  “好啦!我也不勉強你,什幺時候可以?”張偉說道。
  “過幾天好不好?”我向他商量道。
  “好是好!不過我要你現在把內褲脫下來交給我!”張偉說道。
  “爲什幺?”我問道。
  “表現你的誠意啊!”張偉答道。
  我想了想,不過給他一條內褲而已,于是就照他的吩咐做了。我站起身來,將手伸進裙子裏面,先把褲襪脫下來,然後再將內褲脫下來交給張偉。他還吩咐我將裙子拉高讓他看得到我的屄,我雖然有點感到害羞,但是心裏頭也覺得有點興奮,于是就照做了。
  他看了一會兒後,說道∶“嗯┅┅你的確很配合!往後幾天,你就不要穿內褲來上課吧!”
  “爲什幺要這樣?”我問道。
  “我喜歡你這樣啊!而且每天至少要讓我檢查一次,直到你可以和我做愛!”
  他回答道。
  于是,往後幾天,張偉幾乎是不定時的會對我突擊檢查。他檢查的方式,就是要求我拉起裙子讓他看看有沒有穿內褲,由于不在一個教室,他就發短信讓我出來,有時在教學樓的安全梯內,有時在廁所裏,有時甚至在教室內,趁其他的同學各自在他們的座位上畫畫時,他會走到我的畫架,要求坐著的我,撩起裙子來給他看。因爲他挺有君子風度,從不碰我,另一方面我也有點喜歡這樣暴露的刺激,所以我都照他的吩咐去做。
  奇怪的是,張偉一直很有耐性,並沒有再提起要我和他做愛的事。我想他並不知道我跟哥哥的事。
  大約一個星期後,這一天中午,他要求我在系辦公室裏讓他檢查。這是學生會平時開會的地方,或許是這一陣子讓他看我的裸體習慣了,對他産生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密感,所以當我拉起裙子的時候,順便附在他的耳邊問道∶“你怎幺都不會想摸我啊?”
  “嘿!嘿!你想要我摸你嗎?”張偉回答道。
  “不是!不是!我只是好奇罷了!”我急忙否認。
  “既然你提起,現在就把腿張開點吧!”張偉命令我道。
  這時,我的手還將裙擺拉得高高的,聽到他的話,不自主的將雙腿分開。張偉也毫不猶豫的將手伸到我的屄,輕輕的撫摸我。可能是這幾天暴露的緣故,所以張偉的手一接觸到我的屄,我馬上有感覺了。但是,我強忍著那舒服的觸感,不敢發出聲音來,可是陰部卻不聽話的迎合上去。
  “我┅┅我今天晚上可┅┅可以┅┅”我羞澀的說道。
  “可以怎樣啊?”張偉明知故問。
  “可以和你做┅┅做愛┅┅”我說道。
  我很驚訝自己會主動說出這樣的話,似乎是反客爲主了。
  事實上,我應該是一位可憐的受害者,因爲被人恐嚇著,不得以才配合他的要求才對啊!可是我說出這番話來,倒似我主動對張偉挑逗一樣。可是我心裏頭卻自我安慰,那是因爲我想趕快結束這個事件,才會這樣說的啊!
  張偉聽到我的話後,就停下摸我的動作,並說道∶“好!今天下課後留下來,還在這裏!”
  說完後,張偉一個人轉出了辦公室,留下愕然的我。
  下班後,我等同學們都走後,我來到系辦公室,張偉早已經到了,我問他∶“我們去哪裏?”
  “就在這裏啊!”張偉回答道。
  “啊┅┅啊!可┅┅可是樓裏還有其他同學┅┅”我質疑道。
  “那等他們離開啊!”張偉回答道。
  “可┅┅可是他們八點才會走啊!”我說道。
  “沒關系啊!我們先去吃飯,你不是有鑰匙?”張偉說道。
  我想想,張偉說的也有道理,于是就和他先去吃飯了。
  這陣子我不知怎幺搞的,對張偉的話好像都不會反駁,雖然我算是他的上級,年紀也比他大兩歲,但是除了公事以外,我幾乎對他言聽計從,而且,聽他的話,讓我感到較沒有壓力,甚至,有時還會期待他對我發號施令。
  當我們又回到辦公室的時候,大家已經都走光了。
  “好了!你可以把衣服都脫光了!”張偉對著我說道。
  雖然心中期待會和張偉做愛,但是突如其然的要我脫光衣物,我還是有點猶豫。
  “太┅┅太┅┅亮了┅┅對面教學樓的人會┅┅看┅┅到┅┅的┅┅”我說道。
  “這幺晚了!都走光了!既使看得到,讓你有機會暴露一下,不是很好嗎?”張偉說道。
  我看看對面教室的燈光都暗暗的,而且我們系的辦公室在12樓,幾乎是頂樓了,應該不容易被看到。于是,我聽話的一件一件的脫下來,不一會兒,已經是光溜溜的了。
  “很好!現在爬到你的辦公桌上,像狗一樣的姿勢把屁股翹高!”張偉命令道。
  我赤裸著身體,拿椅子墊腳,爬了上桌,依照張偉的吩咐擺好姿勢,讓臉面對著窗外,屁股面對著大辦公室。
  張偉看一看我,向我要了一條口紅,在我的左大腿上寫上“肖钰”兩個大字。然後又在我的後背和肚子上也寫上兩個大字,看樣子都是寫上我的名字。
  “你寫我的名字要幹嘛?”我問道。
  “這樣比較有趣啊!我才知道肏的是誰啊!”張偉回答道。
  我不疑有他,再度擺好姿勢等他的進一步動作。
  張偉的位置在我的左手邊,他走到我身邊,檢視了一下我的身體,用手在我的屁股上拍打幾下後,就順著我的屁股溝摸了下去。我期待已久的身體,被他這樣一摸,馬上有感覺,我也不由自主的發出“嗯”的一聲。並且搖擺屁股去迎合張偉手的動作。
  張偉摸了約五分鍾,突然間,我感到他的手離開我的屄,我本能的挪動屁股去搜尋張偉的手,可是卻沒有再捕捉到他的手指。此時,張偉說話了∶“你把頭轉向右邊閉起眼睛,等一下我要你轉回來時,睜開眼睛看我!”
  我不疑有他的依循他的命令作動作,當他要我轉過頭來時,突然有聽到“咔咔!”的聲音,並且伴隨著閃光一亮。我定神一看,張偉手裏拿著一台照相機。
  在我看清楚前,他已經連續按了叁下快門了。
  “你┅┅你爲什幺要┅┅要照相?”我氣急敗壞的問他。
  “當然是要確定你會聽我的話羅!”張偉不懷好意的回答我。
  “我最近不是很聽你的話嗎!?”我忿忿的說道。
  “我要你以後也聽我的話啊!”張偉說道。
  “你到底要我怎樣?”我無奈的問道。
  “放心!我只想和你好好的玩玩,我不會害你的!”張偉說道。
  “你要玩!我陪你玩!可是你不要照相啊!”我忿忿的說道。
  “我怕你會改變主意啊!”張偉說道。
  (聽到他那樣無賴的說話,我心裏好後悔。當初假如對他的恐嚇置之不理,他不見得敢去宣傳,就算他去宣傳,大家也不見得會相信他啊!反而可能會認爲他興風作浪、人品低下的。況且,網吧的事情是哥哥主導,就算話傳到哥哥的耳裏,也不會影響我們的關系啊!我想不透,當初爲什幺要接受他的恐嚇呢,還一度認爲他是君子,不會隨便碰我,如今上了他的當,應該怎幺辦呢?我真傻!!!)
  (這幺簡單的道理,我怎幺會想不透呢?是不是我對他有所期待呢?那我期待他什幺呢?是希望他來對我做什幺事嗎?啊!我真是淫蕩的女人呀!)
  “你┅┅你把照片刪了,我聽你的話去做,好┅不┅好?”我近乎哀求的道。
  “好!你要聽我的話,就讓我拍幾張!”張偉說道。
  “不要!不┅┅要!嗚┅┅嗚┅┅”我終于哭出來了。
  “你看你!我一個小小的要求你就不願意去做了,還說要聽話?”張偉說道。
  “可┅┅是┅┅可┅┅是┅┅你┅┅嗚┅┅嗚┅┅”我竟不知要如何來反駁他的話。
  “隨便你啦!不過你倒想想看!我這已經拍到了叁張你的騷樣了,你是不是願意讓我拍完,其實意義不大。假如你讓我拍完,我答應你封存內存卡,不發布出來,這樣一來,除了你知我知以外,也不會有人看到照片的,怎幺樣?”張偉說道。
  我想了良久,要他刪掉照片幾乎是不可能的,而他說的也不無道理,于是,便答應他的要求了。
  他一見到我願意讓他拍照,便興沖沖的開始動作。
  首先,他要求我走到潘老師辦公桌,背對著他翹起屁股,用雙手扒開屄,轉過頭來讓他拍照,然後正面對著他,舉起一只腳來靠在桌子上,用雙手拉開陰唇再拍一張。接著要我到其他的老師的辦公桌,擺出同樣的姿勢讓他拍,而且他每次一定讓桌子上的物品入鏡。
  接著,他要求我站到潘老師的桌上,時而用難看的蹲姿,時而坐在上面叉開雙腿,時而用狗趴式,讓他拍照。而且,在他拍照前,一定要我隨手拿起桌上的文具,肏到我的陰道裏,有時陰道裏肏著半截的訂書機、尺、美工刀、┅┅等等,甚至,他還強迫我將老師的畫筆塞入陰道內,將陰道撐得開開的讓他拍特寫鏡頭。後來他發現有個男老師的桌上,有一張那男老師的照片,于是他用膠水將那照片黏在我的陰毛上方,要求我蹲在那男老師的茶杯上方自慰,讓淫水滴到茶杯裏面,然後讓他拍一張全身照和一張特寫淫水滴入茶杯的照片。
  接著,他要求我走到辦公室外面的電梯前,我們這棟教學共有兩組電梯,而頂上幾樓都屬于老師們的辦公室,12樓都是辦公室,現在,他要求我站到其中一部電梯前,舉起一只腳撐在門框上,露出屄,然後一只手從屁股後面繞到屄,用手指撥開陰唇,讓他拍這種淫蕩的動作。我爲了怕讓人看到,順從的依照他的指示去做。然後,他要我走到男廁所門前,用手指著男廁的告示牌,拍了一張,然後進入男廁所裏面,他竟要求我在小便池學男生的動作尿尿。
  “這┅┅這樣我尿┅┅尿不出來┅┅”我說道。
  “不急,慢慢你就尿的出來!”張偉說道。
  “你慢慢培養情緒吧!萬一有人來上廁所,你這樣子可不好看喔!”張偉威脅的續道。
  不得已,我只好屈著腿,讓屄挺向小便池,設法收縮膀胱的肌肉,大約一分鍾後,終于尿了出來。張偉要求我轉頭看著鏡頭讓他拍照,我又緊張、又害羞,可是也沒辦法,尿完後,卻撒得右大腿上都是尿,我覺得很丟臉。
  最後,他要求我回到我們的教室門口的玻璃門前,仿照辦公室門口的動作,拍了兩張,而且教室的班級號都拍到鏡頭裏面了。
  拍完後,他很謹慎的把內存卡收到他的口袋裏,然後對我說∶“很好!你很配合!我不會拿去亂發的。”
  “你┅┅你┅┅真的┅┅不┅┅會┅┅”我戰戰兢兢的問他。
  “只要你聽我的話,我保證不會的!”張偉用認真的表情說道。
  事到如今,我也只有認命了。
  其實,在整個拍照的過程,我都很配合張偉的指示,甚至他要求我做一些比較淫蕩或難看的姿勢,我也沒有猶豫就擺出來。期間,張偉不斷的誇贊我的腿很漂亮,竟然使我有種滿足感。隨著照相機的閃光燈一直的閃爍,我的情緒也一直跳躍起來,拍完後,我竟然有種意猶未盡的感受,同時,下體也濕透了。
  我這時的情緒已經很高漲了,雖然張偉沒有摸我,可是拍照過程卻帶給我很大的刺激。每當張偉說著要我如何擺姿勢的時候,我邊聽,情緒就隨著他的敘述而加溫,當他按下快門的時候,我就像達到一次小高潮般的興奮。我從來沒有和哥哥嘗試過這樣的經驗,我其實喜歡這種感覺的,可是我不敢說出來。
  這時,看到張偉那種認真的神情,突然使我有種想成爲他的女朋友的性沖動。我不由自主的撲到他懷裏,我摟著他的脖子,用溫柔帶點撒嬌的語氣對他說∶“張偉┅┅只要你不害我┅┅我┅┅我永遠聽你的話┅┅好┅┅不┅┅好?”
  張偉沒有回答我的話,只是將我的頭按到他的腹部。我會意的將張偉的褲子拉煉拉下來,把他那已經開始勃起的雞巴掏出來,用我的舌頭按摩他的陰莖,用舌尖刺激他的龜頭和馬口,然後整根吞下,讓張偉將我的嘴巴當作陰道一樣的抽送著。
  這天晚上,我讓張偉在我的陰道裏和嘴裏各泄了一次,我感覺的到他很享受這次的做愛,因爲他不停的吻我,把舌頭侵入我的嘴裏讓我吸吮他的唾液,我好喜歡接吻的感覺喔。這樣子,讓我的情緒會達到異常的亢奮狀態,今晚,我不知道自己達到幾次高潮,因爲當張偉吸吮著我的舌頭,雞巴不停的抽肏我的陰道的時候,我感覺高潮是連續一直來的,甚至我還一度暈了過去。
  我累的躺在課桌上,不知有多久,悠悠的醒來的時候,看見張偉已經衣著整齊的坐在旁。
  這天晚上,當我回到宿舍時,已經是快十二點鍾了

久久视热这只是精品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