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8-31发布:

并不是一味的“哗众”才能“取宠”,“昙花一现”的爆红留下的只有“唏嘘”

精彩内容:

在這個短視頻霸屏流量爲王的時代,刷新下限的網紅早已屢見不鮮。今年年初,山東臨沂一位樸實無華的拉面哥,因15年來堅持一碗拉面3塊錢爆紅網絡,僅兩個短視頻便達到了將近2億的播放量,可謂流量之王。

眼尖的網紅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可“蹭”之機。幾乎是一窩蜂而上,拉面哥賣拉面的場地宛如雜耍現場,被圍堵得水泄不通。 但好笑的是他們並不需要買拉面,而真正需要買拉面的人卻被擁擠在外。這種情況已經嚴重影響到了拉面哥的生意,但網紅們並不以爲然。無奈之下,拉面哥不得不停止出攤。

然而,網紅們可謂“堅持不懈”,拉面哥不出攤,那他們就上拉面哥家。于是,便上演了這樣滑稽可笑的一幕,網紅們穿著奇裝異服在拉面哥家門口“載歌載舞”? 整個村子被搞得烏煙瘴氣,庸俗低劣的風氣引人反感。村民們不堪其擾,會擔憂自家孩子被這些所謂的網紅帶壞,以至于不讓孩子們出門。

其實很想對網紅們說,大可不必!嘩衆取寵帶來的熱度,終究只是他人看一場笑話湊的熱鬧罷了,這一場散了就是散了,並不會有人多作停留。能留住人的反而是拉面哥勤勤懇懇煮的那一碗熱騰騰的拉面。妖魔化的網紅風幾時休?其實提及“網紅”一詞,最早還要追朔至2004年,“芙蓉姐姐”的爆紅。在那個時候,自媒體還沒有怎麽發展,盛行的是論壇,芙蓉姐姐則看准了這一發展方向,長期堅持在水木清華等論壇發一些色彩豔麗、妖娆多姿的自拍。 她的自拍引發網友們嘲諷,但同時也多了關注,更多的人一邊罵著她一邊等著她更新。久而久之大家對她的關注度水漲船高,“芙蓉姐姐”因此成爲網絡紅人,並開啓了審醜時代。芙蓉姐姐的爆紅使得她逆襲成功,轉型成爲一名女強人。

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因爲有利可圖,加之可進入門檻不高,很多人欲複制芙蓉姐姐的模式一舉成名。于是,芙蓉哥哥、芙蓉妹妹、芙蓉姐夫等如雨後春筍般一夜之間湧發。爲迎合網友審醜獵奇的心理博取關注度,“芙蓉姐姐”們拍照著裝更爲浮誇,姿態更爲扭捏。 不過最後“芙蓉姐姐們”都沒能像芙蓉姐姐那般熬出頭,反而像是走了個過場鬧了個笑話。

而近幾年,網紅圈帶來的暴利更是迷了人眼,各路妖魔鬼怪紛紛聞風而來。抛棄是與非,哪裏有熱度哪裏就有他們。只要能火,光腳跪地爬行直播又如何?只要能紅,偷救生艇“去救人”又怎麽了? 原本“網紅”一詞並不帶有貶義,而如今只要貼上“網紅”這一標簽,似乎就令人難以啓齒了。歸根結底,還是因爲扭曲的價值觀將網紅風氣攪得一片渾濁了。好在,這一樁樁沒有下限的網紅蹭熱度事件,也讓大家意識到了網紅世界的畸形。

各大平台制定相關原則與條約,禁言並關閉了一些毫無底線的網紅賬號,讓那些愛蹭的網紅們再無計可施。取寵從來不需要“嘩衆”當然,也有以正能量爆紅網絡的典範。中戲導演系Papi醬,在短視頻盛行之初,憑借張揚的個性,以诙諧的方式向社會傳遞正能量,贏得大家贊賞。知名田園生活美食博主李子柒別具一格,在家鄉的田園裏開墾種菜,以拍攝唯美的鄉村生活景象爲主,將中國非物質文化傳揚出世界。 法學教授羅翔,依托其專業過硬的知識才學,以幽默的語言將法律普及在大家心中,喚醒了更多人的維權意識。

以上成功的例子告訴我們,並不是一味的“嘩衆”才能“取寵”,真誠做事,等時機到了,自然會紅。昙花一現的爆紅,最終給人留下的也僅僅只是唏噓。心存僥幸亦不過是自欺欺人。更何況,救災現場不是秀場,人命更不是謀利的工具,違背道德底線的行爲終將受到嚴罰。又何必作繭自縛?

作者:王慕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