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边吃奶边啪受不了好爽强奸同学之母

精彩内容:


文雅,是我的同學小燕的媽媽,今年35歲。長的端莊秀麗,妩媚迷人,美豔性感,豐腴成熟 .我愛上了她,決心要強奸她,占有她。
一天,我趁同學小燕和她爸爸不在家,到了她家。進了門,文雅很熱情,她可不知道我是想來強奸 她的。
文雅回到廚房沏茶准備待客!我回應著:「哪、哪裏……你太客氣啦……謝謝你……」充滿色欲的眼神癡癡的看著她的一舉一動,細細的柳腰、渾圓的肥美臀,走路一扭一擺的倩影煞是好看,文雅雙手捧了一杯進口茗茶娉娉婷婷的走向我,那一對飽滿尖挺的大乳房隨著她的蓮步上下的顫抖著。
她裙擺下一雙雪白的粉腿展現在我的眼前,這一切只看得我渾身發熱、 口幹舌燥,文雅胴體上傳來的脂粉香以及肉香味,真是令人難以抗拒的誘惑!
當穿著低胸T恤、領口半開的文雅彎下身把茶杯放在茶幾上時,但見那透明镂花的奶罩只罩了豐滿乳房的半部,白嫩嫩泛紅的乳房及鮮紅的小奶頭,清晰地活色生香的呈現在我眼前,我看得目不轉睛、渾身火熱、色急心跳,大雞巴也亢奮挺硬發脹起來。「白玉……來……請用茶……」文雅擡頭發現我色眯眯的雙眼,正猛盯著她彎腰身子前傾的胸部,她再低頭望著自己的前胸,才發現春光外瀉,一對酥乳已被我看了個飽,文雅俏美白晰的臉兒頓時泛起兩朵紅雲,芳心蔔蔔的跳個不停,她粉臉嬌羞,櫻唇吐氣如蘭不自在地嬌呼道:「你怎幺…。
看人家的…。」
我猛的回過神來:「對不起……伯母……你實在好美 、好漂亮……」我起身走近文雅的身邊,聞到一陣陣的發香,又飄散著成熟少婦清淡幽香,令人陶然欲醉,我凝視著她輕佻說道:「美麗的伯母……你的乳房白嫩嫩的又飽滿……好可愛的……好想摸它一把呢……」文雅被看得粉臉煞紅、芳心一怔,再聽我輕佻言語,驚得呼吸急促,渾身起了個冷顫:「白玉……你、
你好過份…我………我是你的同學的媽媽……是你的伯母啊……」她白晰的粉臉羞得有如熟透的蘋果般紅暈!我猛地雙手抱住文雅,吻上她的粉頰,她被我這一突然的擁抱,嚇得如觸電般,不禁尖叫:
「不要!…」全身打著寒噤,文雅猛推拒著,企圖閃躲我的摟抱,我將雙手的動作一變,左手摟著她的柳腰、右手伸入她半露的胸口衣領內,沿著光滑柔嫩肌膚向下滑,終于握住了大乳房,感到文雅的乳房渾圓尖挺,充滿著彈性,摸著非常舒服,握在手裏,美妙的觸覺更使得我性欲高漲。我的手又摸又揉地玩弄著文雅的酥乳,原已經亢奮硬翹的大雞巴,隔著褲子及她的裙擺頻頻頂觸著她的下體!文雅羞得粉臉漲紅、心亂如麻,不由嬌軀急遽掙紮,嬌喘噓噓哼道:「唉呀……不行……你瘋了……不要這樣……不能亂來………」
我充耳不聞,反而性趣更加高昂亢奮,原本摟著細柳腰的手突然襲向文雅裙擺內,拉下絲質叁角褲摸到了一大片陰毛。「喔……不、不行……請你把手拿出來……哎喲!………不要這樣……太、太過份了……我不、不要……快放了手…我要喊了…」文雅被我上下夾攻的撫弄,渾身難受得要命,她並緊雙腿以企制止我的挑逗,卻一時沒站穩,全身一軟,嬌軀往後傾,我趁勢抱起文雅的身子直闖
她的臥房而入!「白玉……你、你住手……」文雅吃驚大叫,我不答話以行動來表示,把她放在床上。文雅雖極力掙紮著,卻仍被我快速脫掉她的一身衣裙,害怕和緊張沖激著她的全身每個細胞,文雅那玲珑凸凹有致、曲線迷人的嬌軀一絲不挂地顫抖著,在我眼前展露無遺,她粉臉羞紅,一手掩住乳房一
手掩住腹下的小穴,「白玉……不行的……求求你……不要……我是有夫之婦……你放了我……」
我卻凝視著她白雪般的胴體,用手撥開了文雅的雙手,她雖然已生過女兒,但平時保養得宜,肌膚依舊雪白晶瑩,一對性感,白嫩嫩的大乳房躍然抖動在我眼前,雖然沒有姨媽或花玉露的肥大,但卻尖挺豐滿如冬棗,粒小如豆的奶頭鮮紅得挺立在那豔紅的乳暈上,誘惑極了!腰細臀圓、玉腿修纖均勻、嫩柔細膩光滑凝脂的肌膚,小腹平坦,白淨亮麗,高隆肥滿的陰戶上面一大片柔軟烏黑的陰毛,細長的肉縫隱然可見,我貪婪的眼神盯瞧著赤裸裸面帶憂色的文雅。
我欲火如焚,真想即刻把她那令人銷魂蝕骨的胴體一口吞下肚去!但我不愧性愛高手,心想面對如此嬌豔可口的美人兒絕不可操之過,若是叁兩下解決使她得不到性愛的歡樂,必然惱羞成怒,一怒告到官府,必須氣定神斂,使她得到前所未有的歡愉,不由得她忘了我強行的奸淫反而會爲我著迷!欲火焚身的我隨即把自己的衣服飛快的脫了個精光,一根大雞巴高翹硬梆梆,仰然直挺挺在她面前,但見那根紅得發紫的巨肉柱,已經超過二十公分長,直徑約有四公分半粗,那渾圓的龜頭更比雞蛋還要大。看得文雅粉頰绯紅、芳心蔔蔔跳不停,暗想著好一
條雄壯碩大的大雞巴!她清楚了我不僅只想一親芳澤,還更想奸淫她的胴體:「不要……請你理智點……求求你放過我……不可以的…我是你的長輩啊…」我充耳不聞,將她的一雙大腿拉至床邊,伏下身,分開了美腿,將覆蓋的濃密陰毛撥開,肥厚的大陰唇及薄薄的小陰唇全顯露出來,先用右手手指在那米粒大的陰核揉捏一陣,
不時還撫弄周邊烏黑濃密的陰毛,兩只指頭順著紅嫩的肉縫上下撫弄後插入小穴,左右上下旋轉,不停的扣弄著,酥麻麻的快感從雙腿間油然而生,濕淋淋的淫水粘滿了雙指。「不、不要………喔………你快、快把手拿出來…。」
我熟練的玩穴手法使文雅身不由己,舒服得痙攣似的,雙手抓緊床單,嬌軀渾身顫抖著,雖然平時對我頗有好感,但自己是有夫之婦,又是我的同學的媽媽,還第一次被老公以外的男人玩弄她的私處,尤其現在摸她、玩她的我年齡比她小多了,這真使文雅既是羞澀又亢奮,更帶著說不出的舒暢,這種舒暢是在她老公那裏享受不到的。「啊……不要……哼……哼………不可以………」
我用濕滑的舌頭去舔舐她那已濕黏的穴口,不時輕咬拉拔她那挺堅如珍珠般的陰核,我的手指仍在她的穴內探索著,忽進忽出、忽撥忽按,文雅難以忍受如此淫蕩的愛撫挑逗,春情蕩漾、欲潮泛濫,尤其小穴裏酥麻得很,不時扭動著赤裸的嬌軀嬌喘不已:
哎喲………白玉……求求你別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饒了伯母吧……」她櫻口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顫抖著胴體,小穴裏的淫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我貪婪地一口口的將她的淫水吞入腹中,仍不斷用舌尖舔她的小穴,
還不時以鼻尖去頂、去磨她的陰核,用嘴唇去吸吮、輕咬紅嫩的陰唇,雙手沒得閑地一手撫摸揉捏著柔軟豐圓的乳峰,時重時輕,另一手則在她的大腿上來回的愛撫著。文雅被我高超的調情手法弄得渾身酥麻,欲火已被燃起,燒得她的芳心春情蕩漾,爆發潛在原始的情欲,文雅無法抑制自己了,欲火高熾得
,極需要男人的大雞巴來充實她的小淫穴,此時無論我如何玩弄她都已無所謂了,她嬌喘籲籲:「喔喔……白玉……別再吸了……我受不了……哎喲……」文雅雙頰泛紅、媚眼如絲,傳達著無限的春情,她已迷失了理智、顧不了羞恥心,不由自主的擡高了粉臀,讓那神秘的地帶毫無保留似的對著我展現著,充份顯露她內心情欲的高熾,准備享受巫山雲雨之樂!到此地步,憑著經驗我知道文雅當可任我爲所欲爲了,于是翻身下床,抓住文雅的玉腿拉到床邊,順手拿了枕頭墊在她的
肥白大屁股下,再把她的玉腿分開高舉擡至我的肩上,文雅多毛肥凸的陰戶更形凸起迷人,我存心逗弄她,在床邊握住大雞巴將龜頭抵住她的陰唇上,沿著濕潤的淫水在小穴口四周,那鮮嫩的穴肉上輕輕擦磨著,男女肉體交媾的前奏曲所引動的快感迅速傳遍全身,文雅被磨得奇癢無比、春情洋溢,她羞得閉上媚眼難忍的
放浪嬌呼:「啊……好人……白玉……別、別再磨了……我、我受不了了……小、小穴好、好癢………快、快把雞巴插進來……受不了啦……哼……」文雅的淫水由小穴兒津津的流出,順著她的小屁眼流著,我被她嬌媚淫態所刺激,熱血更加贲張、雞巴更加暴脹,
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雞巴順著淫水插入她那滋潤的窄肉洞,想不到文雅的小穴就如那薄薄的櫻桃小嘴般美妙。
「哎喲!…」她雙眉緊蹙嬌呼一聲,兩片陰唇緊緊的包夾我的大雞巴,直使我舒服透頂,興奮地說:「文雅姐……我終于得到你了……我愛你……你知道嗎……我等這一等得好久了………」
「啊啊……白玉……你、你的雞巴那幺粗硬……好巨大……好粗長……真是美極了……」文雅不禁淫蕩的叫了起來,那大雞巴塞滿小穴的感覺真是好充實、
好脹好飽,她媚眼微閉、櫻唇微張,一副陶醉的模樣!我憐香惜玉的輕抽慢插著,文雅穴口兩片陰唇真像她粉臉上那兩片櫻唇小嘴似的薄小,一夾一夾的夾著大龜頭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傳遍百脈,直樂得我心花怒放:文雅姐真是天生的尤物!「哇……真爽……文雅姐……真有你的……想不到你外表嬌媚迷人……小穴更是美妙……像貪吃的小嘴巴……吮得我的大雞巴酥癢無比……」
「好色鬼……你害慘了我……還要調笑我……」她粉臉绯紅。「文雅親妹妹……
說真的……你的小穴真美……裏面暖暖的………插進去可真是舒服………你老公豔福不淺………能娶到你這幺嬌媚的老婆…… …他能夠在這張床上…。隨時玩弄你美麗的肉體………插你的小洞穴………我好是嫉妒呀…。」我語帶酸味贊歎著。文雅瞥見牆北壁上結婚照,老公的眼神似看著自己溫柔賢淑的老婆,竟然像淫婦般在床上與我表演有聲有色的活春宮,她內心頓感愧疚,躲避了老公的眼神,在聽了我促狹帶味的話,更加羞紅著粉臉嬌呼:「死相……你玩了別人的老婆…你玩了同學的媽媽…還在說風涼話……你呀……真是得了便宜……又賣乖……真、真恨死你了……」「唉……我能夠玩到文雅妹妹的小穴,真是前世修來的豔福……你要是真恨起我來……叫要怎幺辦……」
「色魔……你別說了、快……快點……小穴裏面好、好難受的……你快、快動呀……」于是我加快抽送、猛搞花心,文雅被插得渾身酥麻,她雙手抓緊床單,白嫩的大粉臀不停的扭擺向上猛挺,挺得小穴更加突出,迎合著大雞巴的抽插,
她舒服得櫻桃小嘴急促地呻吟,胸前那對飽滿白嫩的乳峰像肉球的上下跳躍抖動著,她嬌喘呼呼 、香汗直流、淫態百出呐喊著:「啊……小冤家……小色鬼……好爽……快動呀……好美啊……再用力啊……」越是美豔的女人,在春情發動時越是饑渴難耐、越是淫蕩風騷,文雅的淫蕩狂叫聲以及那騷蕩淫媚的神情,刺激我爆發了原始的野性,欲火更盛,雞巴越發暴脹粗長,緊緊抓牢她那渾圓雪白的小腿,再也顧不得溫柔體貼,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如鴨蛋般大的龜頭像雨點似的打在文雅的花心上。每當大雞巴一進一出,她那小穴內鮮紅的柔潤穴肉也隨著雞巴韻律的的抽插而翻出翻進,淫水直流,順著肥臀把床單濕了一大片,我一邊用力抽出插入,邊旋轉著臀部使得大龜頭在小穴裏頻頻研磨著嫩肉,文雅的小穴被大龜頭轉磨、頂撞得酥麻酸癢的滋味俱有,大雞巴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裏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幹得文雅嬌喘如牛、媚眼如絲,陣陣高潮湧上心房,那舒服透頂的快感使她抽搐著、痙攣著,文雅的小穴柔嫩緊密地一吸一吮著龜頭,讓我無限快感爽在心頭!「喔……好舒服……好痛快……小冤家……我的腿酸麻死了……快、快放下來
……我要抱你……親你……」我聞言急忙放下文雅的粉腿,抽出大雞巴,將她抱到床中央後伏壓在她的嬌軀上,用力一挺再挺,將整根大雞巴對准文雅的小穴肉縫齊根而入。「唉呀!…。插到底啦!…。好棒喲……快動吧……小穴好癢啊……快動呀……」
我把文雅抱得緊緊,胸膛壓著她那雙高挺如山的乳房,但覺軟中帶硬,彈性十足,大雞巴插在又暖又緊的小穴裏舒暢了我欲焰高熾,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入肉,插得文雅花心亂顫,一張一合舐吮著龜頭,只見她舒服得媚眼半閉、粉臉紅、香汗淋淋,雙手雙腳像八爪章魚似的緊緊纏住我的腰身,文雅拚命地按著我的臀部,自己卻用勁的上挺,讓小穴緊緊湊著大雞巴,一絲空隙也不留,她感覺我的大雞巴像根燒紅的粗棒,插入花心深處那種充實感是她畢生從未享受過的,比起老公所給她的真要美妙上百倍千倍,她忘了羞恥,抛棄了矜持地淫浪哼著:「唉唷!……白玉……好美、好爽……你的大雞巴弄得我好舒服……再用力……大雞巴哥哥…大雞巴親老公…快、快幹我啊……」「文雅妹妹……哇
……你真是個性欲強又淫蕩的女人啊……啊……大雞巴好爽啊……喔……」我用足了勁,猛攻狠打,大龜頭次次撞擊著花心,根根觸底次次入肉,文雅雙手雙腳纏得更緊,肥臀拚命挺聳來配合我的抽插狠,舒服得媚眼如絲、欲仙欲死、魂飄魄渺、香汗淋淋、嬌喘呼呼,舒服得淫水流個不停。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好粗大的雞巴……哦、我快不行了………啊………」文雅突然張開櫻桃小嘴,一口咬住我的肩膀用來發瀉她心中的喜悅和快感,小穴內淫水一注而出,我感到龜頭被大量熱流沖激得一陣陣舒暢,緊接著背脊一陣酸麻,臀部猛的連連數挺,一股又滾又濃的精液有力的飛射而出,文雅被這滾熱熱的精液一燙,浪聲嬌呼:「啊、啊……美死了…好燙的精液…好濃的精液……大雞巴親哥啊……人家會懷孕的……」她瀉身後氣弱如絲,我溫柔的撫摸著她那美豔的胴體,從乳房、小腹、陰毛小穴 、
肥臀美腿等部位,再親吻她的櫻唇小嘴,雙手撫摸她烏黑亮麗的秀發、粉頰,宛如情人似的輕柔問道:「文雅妹妹……你、你舒服嗎……」「嗯……好舒服……」
文雅覺得我粗長碩大的雞巴幹得她如登仙境,事後又如此體貼入微的愛撫,使文雅甚感舒心。
她粉臉含春,一臉嬌羞的媚態,嘴角微翹露出了滿足的笑意,我們倆人彼此愛撫著對方的肌膚,像一對相戀已久的愛人那般完全融合在性愛的喜悅下,交歡纏綿過後接著疲乏的來臨,倆人相吻相抱許久才閉目睡入夢鄉!夜深了,文雅先行蘇醒來,張開媚眼發覺自己和我赤身裸體摟抱著,想起自己被女兒的同學強奸了,不禁又悲又羞,可又想起剛才的纏綿做愛是那樣的舒暢痛快,我那粗大的雞巴直搗她小穴深處,把她領入從未有過的妙境,不禁又難以忘懷。
文雅自己正是如狼似虎之年,性欲旺盛而又強烈,可她丈夫不但雞吧小,而且每次和她做愛都是不到叁分鍾就射了,每回她都要手淫,才能入睡。
想到這些,文雅忍不住伸出小手握住我的雞巴千珍萬惜的愛撫。我被她的溫暖滑嫩的玉手揉弄得醒了過來,大雞巴也一柱擎天,脹挺得青筋暴露、堅硬發燙,比康貝特瓶還要粗大。
「白玉………你醒了……你看雞巴又大又粗……真嚇人………」「文雅妹妹……是不是又想要了………」我抱住文雅脂白的胴體,摟緊她猛親猛吻,倆人吻得許久才松開。「死相……要死啦………給你得了便宜還賣乖……真可惡……」
「文雅姐……你老公的雞巴和功夫比我的如何呢…。」
「死相……他要是夠勁的話……我也不會被你的大雞巴強奸了……你呀!…人家都可以做你的媽媽了……你還把人家強奸了……壞死了……」文雅嬌羞怯怯的像個美少女,她小嘴在數落著我,但是玉手仍舊套弄著我的大雞巴:「白玉……它又硬梆梆了……」「誰叫你要逗弄它的……它又想要插你的小穴啦……」我起身坐在床邊,一把抱過文雅雪白赤裸的嬌軀,面對面的要她的粉臀坐落在我的大腿上,要文雅握住我那高翹的大雞巴,要她慢慢的套坐下去!
文雅一看我的大雞巴好似擎天巨柱,高翹挺立的,粗大得令人有點膽怯,我把她的玉手拉了過來握住大雞巴,我的雙手揉摸她酥胸上白晰柔軟的乳房:「文雅姐 ……快把雞巴套進你那小穴………」「白玉………雞巴這幺大………人家好怕呀!
……我不敢套下去喲……」她含羞帶怯的模樣還真迷人。「來嘛……別怕……
…剛才不也玩過嗎……」「不敢啦……我沒有和我老公玩過這個花招……我怕吃不消的……」
「文雅姐……慢慢的往下套……不要怕嘛……」文雅拗不過我的要求,二來也想要嘗嘗坐式的新性愛滋味,于是她左手勾住我的脖子,右手握著大雞巴
,對准她的桃源春洞,慢慢的套坐進去。我雙手摟緊她那肥美的大屁股往下一按,我的臀部也用力往上一挺,「蔔滋!」大雞巴全根盡到穴底。「唉喲呀……好脹呀……」她小嘴嬌叫一聲,雙手緊抱住我的頸部,白皙修長的兩腳緊扣著我的腰際,開始不停扭擺,嫩肉小穴急促地上下套動旋磨,我雙手揉捏她那兩顆抖動的大乳房,張口輪流吸吮著左右兩粒奶頭,我擡起臀部一挺一挺地向上頂著。
「唉唷………玉兒……啊………親哥哥………大雞巴哥哥………小穴……好舒服……哦哦……好過瘾啊………啊啊……快往上頂……頂深點……親妹妹美了……玉兒是雅雅的大雞吧親老公啊…… 」文雅興奮得淫聲浪語的亂叫著,肥臀上下的套動著,愈叫愈大聲、愈套愈快、愈坐愈猛,她雙手緊摟著我的背部,用飽滿柔軟的乳房貼著我的胸部以增加觸覺上的享受,她像發狂似的套動,還不時旋轉那豐滿的肥臀以使小穴內的嫩肉磨著大龜頭,文雅騷浪至極,淫水如小溪流不斷流出,小穴口兩片陰唇緊緊的含著我巨大的雞巴且配合得天衣無縫!她愈扭愈快、臻首猛搖,烏亮的秀發隨著她搖晃的頭左右飛揚,粉臉绯紅、香汗淋淋,媚眼緊閉、櫻桃小紅唇一張一合,文雅已置身于欲仙欲死的境界。
「啊……大雞巴哥哥……好舒服……唉呀……忍不住了……啊啊……我要……要丟了………」文雅只覺骨酥體軟,舒服得淫水如洪水般流出,我這時也快達到高潮,急忙一個大翻身將文雅壓在床上,再把大雞巴插入小穴狠命抽插著。「唉唷……你、你饒了我吧……大雞巴哥哥……我受不了了……我夠了…大雞巴親丈夫饒了雅妹妹吧
…我、我不行了…… 」「文雅妹妹……好爽……快動你的大肥臀……我、我想射了啊……」
文雅感到穴肉裏的大雞巴突地猛漲得更粗更大,于是鼓起馀力雙手雙腳緊抱著我,拚命擺動美臀、挺高小穴以迎接我那最後的沖刺,扭腰擺臀。
「啊……心愛的文雅妹妹……我……我給你了……」我背脊一酸、龜頭一癢,大量滾燙的濃精直噴而出。她被濃精一射,如登仙境般舒服的大叫著:「喔、
喔……玉哥哥……你燙得我好爽啊……好、好舒服呀…文雅會給玉哥哥生個大胖兒子啊…」兩股淫水及陽精在小穴裏沖擊著、激蕩著,我們倆人都已達到熱情的極限、情欲的高潮,我們倆手兒相擁著、
臉頰相貼著、腿兒相纏著、微閉雙目靜靜的享受那高潮後尚激蕩在體內的激情韻味,又親又吻的相擁而眠!清晨五點多,文雅悠悠地醒了過來,想那我的大雞巴比老公還粗還長一倍,真是女人至寶!大雞巴插穴的充實感,竟然使得她甘願由被強奸時的抗拒轉而投懷偷情,她不由得一股羞怯感和甜蜜感交錯在一起!
我也醒了,看見文雅正美目含情,柔情萬千地凝視著我,我知道,我又征服了一個美婦。
我伸手摟住文雅,親吻著她的俏臉:「文雅,我的好妹妹,我的親姐姐,你好美,好成熟,好誘人,我好愛你!」文雅幽幽地說;「玉兒,人家愛上你了,人家真的好愛你,人家已離不開你了,可你是人家女兒的同學,人家又有老公,人家的年紀又比你大這幺多,人家不配愛你,可沒有你人家不如去死……」說著,這個35歲的美婦竟然象一個失戀的小女孩一樣哭了起來,好傷心。
我親吻著她,幫她拭去淚水,撫摸著她的肥美的大屁股,笑著說:「文雅,我的小美人,我的小寶貝,別哭了,我發誓我真心愛你,我有辦法讓你和我永不分離。」文雅美目上還挂著淚珠,急忙抱住我問:「有什幺辦法啊?」我笑著說:「嫁給我啊。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已有了六個老婆了,個個年紀比我大,都是結了婚,生了孩子的,因爲我只喜歡象你這樣年紀的美婦,別說你只是我同學的媽媽,連我親媽媽都嫁給了我,我姑媽還給我生了一個兒子呢。」文雅破涕爲笑,用玉手輕輕捶著我:「你這個小色魔,連自己親媽都敢娶做老婆,你真有魅力,人家好愛你!人家也要嫁給你,人家也要給你生個胖兒子……」我揉著文雅豐碩的大奶子,淫笑著說:「生一個兒子可不行,我要你給我生一幫兒子才行呢,不然的話,我可要打你的肥屁股……」文雅膩在我的懷裏嬌哼著;「你壞嘛……臭老公……壞哥哥……」不久,文雅先送女兒小燕去國外留學了,後又與她老公離了婚,搬到我家住了,成了我的第七個老婆,她現在已有幾個月身孕了。

边吃奶边啪受不了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