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山菊花》当年只有上部拍成电影,下部写了什么样的故事?

精彩内容:

馮德英的長篇小說《山菊花》是他的“叁花”系列的第叁部。

當年,倪萍主演了《山菊花》,但實際上電影僅僅是拍了上部。

那麽,下部講了什麽?

電影《山菊花》拍攝于1981年,公映于1982年。而小說《山菊花》出版于1982年,基本與電影一前一後面世,本來電影劇組也是准備拍攝小說《山菊花》下部的。但後來並沒有拍成。

這主要原因,現在回溯起來,是在《山菊花》電影中,桃子的命運線,基本已經封閉式地完成了,在《山菊花》下部中,桃子與震海的情感線索,並沒有什麽特別的發展。在上部結束,夫妻兩人已經在感情上有了重新的溝通與複合,心靈的懸念已經結束,而小說裏面主人公的性格遞進止于當下,那麽,這個作品,就沒有什麽吸引人的地方了。由此看來,電影編導的創作意圖,在桃子身上基本沒有什麽新的動力源了。

在小說《山菊花》下部裏,比較突出的故事線索,是在電影上部中只有寥寥出場幾面的“小白菜”也就是萃女的命運走向。

可以說,小白菜這個人物,是馮德英小說裏每一部都要刻畫出的這一類女人。這個女人的來源,應該是來自于蘇聯小說《靜靜的頓河》。馮德英對蘇聯作家肖洛霍夫非常崇拜,《苦菜花》明顯地受到《靜靜的頓河》的強烈影響,而《迎春花》則受到肖洛霍夫的《被開墾的處女地》的影響,這一點,連馮德英自己都從不諱言。

“小白菜”這一形象的特點,就是一個養尊處優的白富美女人,偏偏要愛上一個地位低賤的家裏的長工。

這是馮德英小說裏的一個每部作品裏都少不了的模式設計。在《苦菜花》中,杏莉母親作爲富家的妻子,悖離階級,卻與家裏的長工有染,連女兒都帶著長工的血脈。“叁花”之後的馮德英的兩部長篇小說《染血的土地》、《明朗的天空》中,也寫到一個嫁到天津資本家家庭裏的女人,在丈夫去世後,願意嫁給村裏的五十多歲的村幹部,也就是以作者父親爲原型塑造的角色。

“小白菜”在《山菊花》裏大膽地向家裏的長工震興示愛,並且嫁給了他,但因爲她的出格之舉,被村裏的地主誣陷爲奸婦,欲對她沉塘處理。

悲劇在即,桃子挺身而出。她現身說法,用自己丈夫震海傳聞中死去之後、村裏的地主逼她改嫁給癡子來說明所謂的禮教道德的虛假虛僞,把“小白菜”給救了下來。

這也是小說下部裏桃子的光彩之處,但這個環節裏的更爲突出的人物,還是“小白菜”。

地方的封建禮教沒有把“小白菜”置于死地,而最後導致“小白菜”喪命的原因,卻是人性中的陰暗面。

“小白菜”的男人震興,聽信了別人的讒言,認爲“小白菜”變心了,其實這也是“小白菜”的原罪,她原是一個“戲子”,逢場作戲,是她的身份帶來的軟肋,而她挑戰禮教,大膽地愛上長工,其實在長工心裏一直是將信將疑,畢竟這樣的女人愛上自己,讓他總會感覺不可思議。所以一經別人挑唆,他內心裏的對妻子的懷疑便占據了上風,不由分說,根本不聽妻子的辯解,便手刃了“小白菜”,等弄明白真相之後,他抱著他的其實純潔無暇的妻子,投入滔滔的大海,構成了小說裏的一個脫離于時代大局之外的悲劇分支。

這就是《奧賽羅》裏面類似悲劇的又一次鄉村演繹。

“小白菜”的悲劇人生,也是《山菊花》下部最獨占中心的人物命運悲劇。

相對而言,小說裏的主線情節,反而不如這些附著的副線人物命運那麽醒目與突出。這關鍵原因,馮德英自己也清楚,那就是他自小生活在他家裏的姐妹圈裏,他對女性比較熟悉,所以,《山菊花》明明是以真實人物于得水的經曆爲原型的,但是他在落筆時,還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小說裏的女性身上。

我們可以看一下,馮德英在真實生活中,兄妹5個,上面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下面有一個弟弟,這一身份結構,基本在他的所有的小說中都存在著。

生活中馮德英的兄妹的一個情況如下:

大姐,馮德清,濟南工作,後定居煙台。

大哥,馮慕,哈爾濱機電學校校長。

二姐,秀蓮,在北京部隊電台工作。

弟弟,馮德盛,在山東農科院工作。

在《苦菜花》中,馮家的家庭結構也是兄妹五個,大女兒娟子,二女兒秀子,大兒子德強,犧牲,二兒子德剛,可對應于馮德英本人,還有一個小女兒嫚子。

在《迎春花》中,主人公家族中曹家的家庭結構也是兄妹五個,大女兒春娟,小說中未出現,已經去世,二女兒春梅,當了鄉裏幹部,叁女兒春玲,是小說裏的主人公,二兒子明軒,小兒子明生。與真實的馮家結構的2女3男不同的是,小說裏是叁個女兒、二個兒子。

在《染血的土地》、《明朗的天空》中,主人公家是四女一子。其中,二女兒玉冬,從部隊複員回鄉從事醫生一職,叁女兒玉秋在北京部隊電台工作,對應于生活中的二姐,兒子玉德是作家,基本就是馮德英本人的經曆,小女兒玉春考上大學。可以看出非常接近馮德英生活中的兄妹真實身份。

《山菊花》是馮德英所有的五部長篇小說中唯一沒有采用他家庭經曆的一部小說,可以說這部小說就是一部《于得水傳》,于得水在《苦菜花》裏叫于團長,僅僅是作爲一個一筆帶過的角色,而《山菊花》則是對《苦菜花》裏這一段敘述環節的補述與重點刻畫。

但小說裏的桃子一家的人物結構,也是叁個女兒,二個兒子。大女兒好兒,嫁給了一個浪子孔居任,二女兒桃子嫁給了于團長爲原型的于震海,小女兒小菊心儀高玉水,最後犧牲。兒子金貴投靠敵人,出賣家人,被處決。小兒子狗剩因爲年幼不懂事,被敵人誘騙,帶敵人來到了隊伍藏身的山洞,被母親忍痛推入山澗。無形中,還是沿用了馮德英家庭裏的五個兄妹的人物關系。

《山菊花》裏的突出的形象,仍然是這一家族中的叁個女性角色,分別是好兒、桃子、小菊。叁女兒小菊從作者的安排來看,應該是小說裏的一個重要人物,更像是作者濃墨重彩表現的人物,小說一開頭就出現了小菊的描寫,而小說的最後,也是以小菊犧牲作結。後來閻肅將小說改編成歌劇,名字就叫《膠東叁菊》,裏面就將叁女兒小菊作爲一個重要刻畫的人物。

這樣我們就可以看出,現在倪萍主演的電影版《山菊花》中突出了桃子的線索,對其他人物並沒有過多的涉及。而在《山菊花》的下部中,“小白菜”萃女的故事,遊離在小說的主線之外,卻催人淚下,讓人難以釋懷。再一個是小菊的命運主題也在下部裏得到了昂揚的表現,只是這個情節,有一點過分恬淡,缺乏大開大阖的性格沖突,所以也難以擔負挑起主線的責任。如果細究一下,在《山菊花》下部中,人物命運的比較波動較大的也就是小白菜這一條線,但這又與小說的時代沖突主題,並不怎麽匹配吻合,所以改編起來相當的有難度。

下面是《山菊花》的一個情節梗概,我們可以借此看一下,小說的下部的主要內容是什麽:

上部:

1章、桃花溝,張老叁的女兒小菊偷偷摸摸地告訴母親叁嫂,說大姐好兒與表弟玉山在樹林裏親熱。等到好兒回家後才得知,玉山的後媽不同意這門親事。好兒很是傷心,伏在玉山的肩上傷心而泣,導致被別人發現。小說就此介紹張老叁的叁個女兒,而這時母親的肚子又懷上了。

2章、二女兒桃子與父親張老叁到鎮上賣繭,價格下跌,賣不出錢,見到孔霜子和侄兒孔居仁,孔霜子想把好兒配給孔居仁。張老叁稱回去問妻子張叁嫂。好兒心有所屬,想到不遂己愛,萌生死心。桃子在鎮上見到被抓捕的共産黨遊街、被殺一幕,很是震驚。又見到一個農村大漢阻止孔居仁欺負村民伍拾子。

3章、桃子出嫁給于震海,新婚之夜,于震海被人叫走,次日才回家,不肯說明原因。桃子發現丈夫正是鎮上見到的那個救人的莊稼漢。(先作鋪墊,然後交待人物,算是爲桃子的愛情認同,作了一個先期伏筆,表現了桃子早在結婚前就對丈夫有所心儀,從而爲人物的感悟萌生,奠定基礎。也是作者對包辦婚姻劣根性的一種突破性寫法。)

4章、于震海到集上買小豬,見到同志,讓他發展黨員。于震海回來的時候,發現小豬被悶死。(初步暗示了參加革命後,會對正常的世俗生活,帶來巨大的影響。)

5章、震海與桃子回娘家,正遇大女婿孔居仁也在此,兩人話不投機,語含交鋒。當晚,忽有人來踹門,原來是孔居仁參與綁票,孔秀才的兒子孔顯帶兵來抓他。震海救出孔居仁,孔居仁十分感激。震海回來時,知道嶽父又被兵帶走。

6章、震海在師傅江雁鳴處學武,組織派他去接上級領導程先生。回來的路上,他攜帶裝書的箱子上了車,被警察追捕,傷了臂膀。到家後,桃子發現他受傷,震海隱瞞真相。于父見震海與桃子心中隔閡,道破迷底,也要求入黨,參加革命,桃子漸漸地理解了震海的革命目的。

7章、“小白菜”萃女嫁到孔系家族中來,煙鬼丈夫很快死去,繼承了一筆財産。震海的哥哥震興在她家打工,萃女看上了他,主動示愛,終于打動了震興。桃子上街買藥,從熟人鳳子那兒知道萃女與震興的關系傳得風言風語,借著藥費不夠之名,上門去找震興,想勸說震興遠離萃女。萃女的熱情卻讓桃子感到意外,主動借給了錢,桃子買了藥,路遇地主于之善。

8章、于之善來到女婿孔秀才處,知其正忙于對付共産黨暴動。

9章、桃子見到了姐姐好兒的過去的戀人玉山,他也參加了革命。後地下組織開會,地主告密,震海逃出。

10章、桃子敵人抓去,詢問她丈夫去向,後被孔秀才放回。于震海來到桃子的娘家,見到了坐牢釋放後也入黨的孔居仁。

11章、孔秀才報複于震海,抓住于震海的父親,吊在樹上,逼震海出來。于父堅決不從,被害死。震海和黨組織准備進行武裝鬥爭。

12章、程先生住到桃子家,開始桃子父親不同意他住在這裏,故意刁難,企圖趕他離開,桃子母親斥責了父親。

于震海一行襲擊了敵人,奪了槍,接到指令,去救出關在孔家莊的高玉山等人。

13章、震興與萃女終于産生了感情,桃子勸震興不要與她搭讪,震興只好辭掉了在萃女那兒的工作,回到家中。

于震海帶隊殺入孔家莊,救出了關押的高玉山等人。功成之後,他心猶不足,與隊員叁子商議,再幹一票,于是,潛入後院,尋仇報複,寡不敵衆,受傷,路過萃女家,受到萃女的相救。而另一個隊員叁子,分路逃走,被桃子救了下來,藏在家裏的閣樓上。

14章、萃女來到桃子處,告訴了她救下震海,使桃子對她的印象大爲改觀。

敵人再次來到桃子家搜索,雖然桃子已經把受傷的叁子轉移,但敵人查到了血衣,把桃子抓進了孔家莊。

桃子的哥哥金貴一直在外學經商,唯利是圖,這次回來,意圖讓母親勸降桃子,遭受到家裏人的反對。

15章、好兒産生輕生念頭,被高玉山發現,勸止住,兩個人情不自禁地依偎在一起,被好兒丈夫孔居仁看見,疑神疑鬼,告訴桃子母親,母親安慰孔居仁,稱自己女兒白玉無瑕,不會做出下作事。

16章、孔秀才收買金貴,讓他打探消息。

萃女到青島請他的哥哥出面,救出桃子。

組織讓于震海與叁子,暫時到東北躲避一下。

17章、于震海與叁子前往東北,路上,遇到搜索,叁子爲了救震海,假冒于震海之名,被敵殺害。

18章、桃子母親得知震海犧牲的消息,隱瞞桃子,後來告訴她,桃子大恸,但堅定了鬥爭的信心。

金貴再次回家打探情報。

19章、金貴了解到村裏的程先生有共黨嫌疑,回去報告了孔秀才。孔秀才下令追捕程先生。

20章、敵人抓捕了程先生與桃子,路上遇到萃女受地下工作者鳳子的指令來報信,看到桃子被抓,假意怒斥桃子破壞她與震興的好事,罵戰之間,使得桃子把信息傳給了她。

但是,敵人散布謠言是萃女出賣了程先生,震興不明真相,斥責萃女,萃女痛不欲生。

桃子被迫改嫁給中醫馮子久的弟弟癡子馮開仁。馮癡子有意與桃子保持距離。

21章、金貴出賣程先生暴露,桃子與母親均同意處決他。

于震海來到桃子的娘家,桃子母親大驚,才知道他沒有死的原因。

22章、于震海與大家准備組織暴動,李紹先擔心暴動難以成功。于震海思念桃子,看到桃子在墓地裏祭奠自己,心痛不已。

村裏的地主于之善責令江鳴雁的武術館交出兵器,暴動的時間推遲,大家等待暴動將至。

23章、1935年,暴動之日,于震海本來帶隊去攻占石島,但內應被敵人發現,于是改變計劃,攻克其他的據點。戰鬥中,遇到了馮癡子,馮癡子告訴震海他與桃子是假夫妻、真兄妹的真相。震海見到了桃子。夫婿部隊商議去進攻孔家莊。

24章、震海帶隊攻占了孔家莊,孔秀才與兒子孔顯溜之大吉,不知去向。震海接到指令,去支援文登的隊伍。

桃子與妹妹小菊聽聞文登的暴動失敗,又聞支援的隊伍也打散了,十分擔心震海他們。上級將二十多名傷員轉到桃花溝養傷。

下部

1章、孔秀才作爲還鄉團重歸故裏,見到桃子,查詢震海等暴動隊伍的下落,桃子自稱是馮癡子的媳婦,與震海無關,不知震海的死活。

(孔秀才這人很奇怪,但手段卻很殘酷,把一個革命者的妻子,另配他人,而不是從肉體上消滅她。這也是電影《山菊花》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幸好桃子遇到了一個善良的並不癡呆的二婚丈夫,對她一直尊重有加,並沒有用武力脅迫她,讓她完璧歸趙,回到原配丈夫的身邊。馮癡子之所以如此,小說裏寫他是因爲心裏有一個初戀女孩,後來死去,他一直癡心不改,從不心生旁鹜,構造了小說裏的唯美叁角關系。可以說是作者對現實中的並不如此美好的事實的一種提煉與升華。)

2章、傷員放到村子,傳來暴動失敗的消息,桃子回來,暈倒,知道珠子犧牲,衆感到敵人即將到來。

3章、暴動失敗,衆傷心,于震海離開桃子,遇高玉山。

4章、孔居任回家,好兒以革命大業、不願拖累丈夫爲由,以自殺斷其想念,孔居任只好離家。孔秀才勾結敵連長,用萃女相誘,讓其帶隊搜桃花溝。好兒在敵人搜查時,收到地下黨情報,借機去桃花溝報信。

5章、萃女和震興結婚後,孔秀才殺回來,來至其家,騙了他當年寫給萃女的情書,讓她叫震興去找震海,萃女拒絕。

6章、傷員缺糧,桃子母親外出討飯,家裏的女兒都跟著要去,後遇孔霜子回來,打聽傷員之事,原來她被孔秀才收買,來打探情報。

7章、桃子母親要飯時,救下了叁個犧牲者的遺孤,把傷員移到山洞中,一天小兒子狗剩自作主張來送飯,被敵人發現,逼其入山洞,母親爲了傷員的安全,趁孩子上了梯子的時候,推入山澗。

8章、震海回到村裏,孔居任告密,隱瞞組織。組織派他到威海去接應新任領導理琪同志,但他把經費拿去賭錢,在接到理琪之後,因無資金,半途溜掉。

9章、理琪離開孔居任之後,不見孔居任的人影,借了錢,來到村裏,組織大家學習文件,提高認識,唯不知道孔居任去向哪裏。

10章、震海找到過去的隊員寶川,知他的眼睛因氣憤而瞎掉,與二妞成了親,商議繼續革命之事。桃子的父親張老叁因爲兒子狗剩年僅6歲,墜入山崖,覺得人生無趣,想自殺了斷,服了孔霜子送來的毒藥,但因酒醉,未能吃到毒藥,死而未果,虛驚一場。

11章、好兒聽說丈夫有叛變之嫌,想與玉山重修舊好,但高玉山拒之。張老叁帶著小菊去煙台聯系接頭事,小菊見到高玉山的弟弟玉水在校學習,兩人生出朦胧情愫。

12章、孔居任回到好兒處,好兒勸他回到隊伍中來,理琪原諒了他,孔居任也隱瞞了投敵之意,衆議攻界石鎮。

13章、孔居任和隊伍一起攻下敵據點,萃女讓震興離開避難,自己被孔秀才誣成奸婦受刑。(之前孔秀才一直沒有施出這一禮教的刑法,此刻突然使出,有一些奇怪。)

14章、桃子來到沉塘現場,駁斥孔秀才欲加之罪,用自己改嫁他人,現身說法,從而救下萃女。小菊到煙台,見到高玉水,感情進一步升華。

15章、震海攻下鹽務局,敵圍之,寶川與二妞受傷,投海而犧牲。

16章、震海到煙台,來到接到地點,老板出賣了他,他逃了出來,巧遇小菊等他,才知理琪因聯絡人的叛變而被捕。震海回去,路上在客棧裏被老板認出,讓其離開,昏倒後,被老板擡走扔到荒地裏。

17章、張老叁恰巧路過,遇到昏迷的震海,帶之回家。馮癡子爲救他,覓藥而亡。

18章、上級領導派來黃白,聯絡震海他們,稱國共聯合在即,要求大家適應新形勢。衆隊員不認可新政策,上級欲解散隊伍。孔居任晚上思念妻子好兒,到孔霜子處求助,被屋內埋藏的特務發現,趁機包圍了隊員。村民想辦法幫助隊伍解圍,桃子叁姐妹也要上山相助。

19章、村民犧牲27人,采取聲東擊西之辦法,救出隊員,可以說是一命換一命。小菊見到上級領導人,理琪也釋放,重新保留了于震海的隊伍。

20章、國共合作開始,于震海下山,和孔秀才在村口擺開宣傳戰,暗中較量。萃女到省城動員哥哥楊文新投身抗日。孔居任遭敵包圍,受傷,臨死前揭露孔霜子出賣了隊員。衆打死了孔霜子。孔居任死去時,好兒原諒了他。

21章、萃女的哥哥楊文新勸說上司同意參加起義,威海起義成功。震興聽信楊文新妻子的傳言,認爲萃女變心了,以刃傷害萃女,抱著受傷的萃女投海同歸于盡。

22章、桃子找震興不著,遇到壞地瓜,知震興的去向。理琪的隊伍遇敵,小菊去接頭,遇黃白,識破他是叛徒,被黃白打死。小說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