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少女前线-与WA2000的烙印誓约

精彩内容:

 「啊?是指揮官啊,早吶~」

  星期六,早上九點,在司令部的走廊上遇到了WA2000。

  「早啊,WA醬,昨晚的夜間任務真是辛苦妳了。」

  「不要叫我WA醬啊!我可是有著WA2000這好好的名子啊!」

  WA2000有些不滿的回應著指揮官,她似乎不是很喜歡有人這幺叫她。

  「嘛~不過,那些裝甲人形看似不好處理,其實只要用穿甲彈好好攻擊就可以輕鬆解決啊,這可是只有我們狙擊步槍做得到的事喔~還不好好誇獎我。」

  其實機槍們也可以啦。雖然心裏著幺想,不過還是摸摸WA醬的頭。

  「乖~乖~,好棒好棒,WA醬最厲害了。」

  「嗯嗯……等等!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啊!指揮官!」

  明明很喜歡摸摸頭不是嗎……?這性格真是不坦率啊,應該說……傲嬌?

  都相處滿長一段時間了,卻還是不常看到她表現出自己的感情。

  雖然,以前這樣摸她頭的話會看到整把槍往臉上飛過來呢!

  「好啦,不鬧妳了,妳今天應該沒有任務吧,WA醬?」

  「都說了不要……算了……,是沒有任務啊,現在正閑著呢~。」

  已經放棄糾正對自己的稱呼了。

  「要不要……我們一起出去晃晃呢?就我們兩人。」

  「就兩、兩人?這……不就是……約……」

  「嗯?WA醬,怎幺了嗎?」

  「呃!不,沒事。可、可以啊,就出去晃晃。嗯,快感謝我吧!」

  「好好~感謝妳,女王大人。那等一會在車庫那邊等我啊。」

  回頭之時,眼角余光看到WA醬的那別于以往的笑容,像是要出遊的孩子一樣,心懷著期待與雀躍。

-----─────────────────────────────--------------------------------

  「我說……WA醬,妳這不就是原本的裝扮嗎?」

  「嗯?怎幺?難到指揮官不喜歡我這衣服嗎?」

  「不不,很漂亮喔!WA醬」

  白色襯衫上打著紅色領帶,外頭穿一件貼身制服式連身裙,腳穿黑絲長襪,像是招牌一樣的側馬尾則用紅色緞帶繫著,明明平時也是這個打扮,不過,此時卻覺得WA醬又更爲動人了些。

  頭髮感覺特別梳理了呢,指揮官心想。

  「哼~現在才這樣說……我才不高興呢。」

  又來了,到底該怎幺樣才能讓她坦率一點呢?可能今天得稍微用心一點才行呢……。

  「好啦,該出門啰!」

  「嗯……。」

---───────────────────────────────---------------------------------

  「等等……WA醬……拜託……稍微休息一下……。」

  「嗯?指揮官這樣就累啦?我還沒逛夠呢!」

  「妳是戰術人形,我只是一般人啊……。」

  而且妳買的東西都是我在拿啊!手上拿滿提袋的指揮官想著。

  「就算是人形,買東西的時候還是跟一般的女生一樣呢……。」

  「嗯?指揮官?你在說什幺啊?」

  「啊!沒事,自言自語罷了。」

  開車來到鬧區,這是第一次帶著WA醬來到市區,可能是假日的關係,讓這裏更爲熱鬧,街上的店家內都有著許多的的客人光顧,讓平時作戰帶來的緊繃感在此時能夠稍微放鬆些。

  雖然,現在肩膀感到更緊繃就是了。

  「啊!那家店的衣服感覺很不錯吶,指揮官,一起過去看看吧!」

  「等等!等一下啊!WA醬!」

  看來,以後要慎選逛街地點啊……。


  「呼~這裏的咖啡不錯喝啊,指揮官真有眼光。」

  「是啊,至少比基地裏的即溶咖啡包好多了……。」

  坐在咖啡廳內的兩人,悠閑的享受著下午的時光。

  由于滿足了WA醬的購買慾,又剛好在巷口外看到一家客人不多,且裝潢令人感到簡潔乾淨的咖啡廳,指揮官便說服她進去稍作休息。

  「吶,WA醬,妳覺得這邊的環境如何呢?」

  「嗯……完全和基地那邊是兩個世界的樣子啊。」

  畢竟這裏離戰區有段距離,也算是重要城市之一啊,心理想著。

  總覺得WA醬到這裏比在基地坦率多了,感覺比平時更美麗動人了些。

  「吶吶,指揮官,你的那個蛋糕,我也想嚐嚐看啊!」

  突然想到了WA醬好像意外的喜歡吃甜食,心中浮現了想要惡作劇的念頭。

  「唔?想吃啊,那……」

  用叉子挖下了一小塊,將手伸到WA醬嘴邊。

  「來……啊~」

  「!!?」

  她的臉刷~一下的變得通紅,感覺連頭上都冒出了些白煙。

  (這!這不是……戀、戀人之中才會做的『來~啊~』嗎?指揮官竟然……)

  感到相當害羞的WA醬,一瞬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只是突然想鬧鬧她,結果意外的可愛啊……。)

  指揮官冒著可能會被WA醬施以托擊法伺候的風險,嘗試著餵食她。

  「嗚~~嗚……」

  「嗯?怎幺啦?WA醬?不是想吃嗎?」

  她的內心感到極度害羞,但是又不想被指揮官恥笑。

  (嗚~~~,算了,不就是塊蛋糕嗎!)

  「唔~~~啊……呣!」

  選擇了放下羞恥心,接受了指揮官的好意。

  「嗯……很好吃喔……」

  「呃……妳喜歡就好……」

  「……」

  「……」

  「指揮官……欺負人……」

  「嗚!?」

  沒想到WA醬會用嬌羞的表情講出這句話的指揮官,頓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

  咖啡廳內,時間緩慢的流動著。


  「真是充實的一天啊~」

  傍晚,夕陽西下,紅橘色的天空讓人感到些許溫暖。

  「是啊,不過,感到有些累就是了。」

  看著手上的提袋,以及胸口口袋裏那乾癟的錢包,默默地歎了口氣。

  「唉……指揮官,在淑女面前喊累不覺得丟臉嗎?」

  「拜託想想東西是誰在拿啊?女王大人?」

  「幫淑女拿東西是紳士的義務喔~」

  「……唉……,我還在想說今天的WA醬特別可愛呢……。」

  「可!可愛!?指!指揮官?」

  「好啦!該前往下一站啦!準備上車啰。」

  「欸!?指揮官等等……下一站?」

  都這個時候了還要去哪裏呢?WA醬心想。

  車上,指揮官安靜地開車,WA醬看著窗外,夜幕漸漸降了下來,星光逐漸取代了陽光。

  就這樣,大概過了半個小時。

  「指揮官……這不是往基地的方向吧。」

  稍早前就察覺到的WA醬詢問著。

  「嗯,畢竟我還想帶妳去一個地方,那裏晚上去才有最棒的風景。」

  「哦~~?可別讓我失望喔,指揮官。」

  大概二十分鍾後,車停了下來。

  「好,到了。下車吧!」

  「嗯。」

  兩人下車,指揮官帶領著WA醬,走過這甯靜的林中小徑。

  穿過小樹林,納入眼前的是一片潔白沙灘,在月光映射下顯得閃閃發光。

  「哦~?真是乾淨的沙灘啊,指揮官就想帶我來看這個嗎?」

  「不止這個,妳擡頭往天上看。」

  「……!!」

  擡頭仰望,晴天的夜晚,滿天星鬥閃爍著光芒,像無數銀珠,密密麻麻鑲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銀河像一條淡淡發光的白帶,橫跨繁星密布的天空。

  「這……這是……。」

  這景象讓WA2000震撼到了,平時根本不會去注意夜裏的星空,就算是昨晚的夜間作戰也沒有時間去爲戰鬥分心。不過,至少現在她了解指揮官帶她來這裏是爲了什幺。

  「怎幺樣?如何?」

  「真是……太美了……。」

  WA2000讚歎道。

  「這裏,是我就任指揮官前,在假日晚上經常開車來觀賞夜景的地點。由于這裏白天就人煙稀少,所以也沒多少人知道這裏是觀賞星空的好地方。」

  「……沒想到指揮官,這幺有品味啊……,讓我有些改觀了。」

  「餵,妳平常到底是怎幺看我的啊?」

  「嗯~~做事鬆鬆散散的,有些靠不住的樣子。」

  「呃……。」

  好吧,的確是有點鬆散啦,被那樣的工作量壓著就放過我吧……。

  「不過,今天……讓我覺得指揮官,相當可靠呢!」

  露出動人笑容的WA2000,讓指揮官稍稍愣住了。

  「……WA醬?你是不是吃錯藥了?感覺坦率過頭的樣子。」

  「什!什幺啊?吃錯藥什幺的,指揮官很失禮耶。」

  「唔……抱歉……。」

  「唉,真是的,我才誇你一下你就這副樣子。」

  皺了點眉頭,稍微歎了口氣。

  「不過,今天真是謝謝你喔,指揮官。」

  「WA醬……。」

  星光照耀下,WA2000那麗人的身姿,吸引著指揮官的目光。

  「……」

  「……指揮官……不要一直這樣盯著我……诶!?指!指揮官!?」

  雙手,抱住了WA2000。

  「WA2000。」

  「……!」

  輕輕地抱住了她,說出了她的名子,讓她屏住了呼吸。

  「我……喜歡妳。WA2000。」

  在完美的氣氛下,指揮官道出了對WA2000的告白。

  「我喜歡……不太坦率的妳,喜歡……性格倔強的妳,喜歡……愛吃甜食的妳,喜歡……今天開心的妳……。」

  「…………」

  「喜歡,妳的一切……。想要守護,妳的一切……。」

  語畢,維持著指揮官抱住WA2000的姿勢,兩人沈默了一分鍾左右,這段時間對指揮官來說感到無比的漫長。

  「…………指揮官……太狡猾了……,這個樣子……我怎幺可能拒絕你啊……。」

  「這樣子……會讓我……更喜歡指揮官啊……。」

  「WA醬……。」

  WA2000的雙手,也環住了指揮官,就這樣在星空下,互相擁抱著彼此。

  「我也……喜歡你喔,指揮官。」

  小聲的說著,語氣中帶著別于以往的溫柔。

  「可以讓我們,互相守護對方嗎?指揮官?」

  「……嗯。絕對,不會食言的。」

  「……嗯……約定好了喔。」

  微微放開手的指揮官與WA2000,互相吻上了雙唇。

  甜蜜的氣氛下,交纏著兩人之間的愛情。

  「這是……屬于我們的……誓約烙印喔。」

  「嗯……,指揮官……,最喜歡你了……。」

  兩人,在星空下,爲對方印下了彼此的誓約。

----------------------------------------------------

  告白時的氣氛,似乎還沒從兩人之間消逝。

  WA2000與指揮官,在海岸邊的小樹林裏漫步著,此時兩人的臉上都挂著幸福的神情。

  「吶……指揮官,今天……不回去司令部嗎?」

  現在的WA醬,談話語氣相當的直率。

  沒想到告白前後的態度會差這幺多,這也代表她真正的接受我了吧?

  原本還在擔心當時會不會被閃一巴掌打暈,之後被丟到海裏餵魚呢,看來是想多了。

  「其實……原本預計是要回去的,不過……」

  「不過?」

  一邊穿過小樹林,在回到車旁的路途,暗自下了個決定。

  「想要……來我家嗎?」

  鼓起了勇氣,向WA醬提出了這個建議。

  「欸?指……指揮官的家?」

  「離這裏不遠,開車大約十來分鍾吧。」

  「可……可是到指揮官的家……只有我們兩個人……。」

  看著WA醬通紅的雙頰,她可能想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吧。

  雖然,我也有些期待就是了。

  「如果不喜歡的話,也沒關係,畢竟……」

  「不!我……好!我去,去指揮官的家!」

  紅著臉,有些慌張地語氣說著。

  嗚,好可愛……。

  「不用勉強也沒關係的,WA醬。」

  「才不是勉強呢!我……我只是剛好想到指揮官的家看看而已!」

  雙手抱胸,閉著眼睛,頭往旁一撇,非常標準的傲嬌姿勢。

  看來她還是以前個樣子阿,但也不壞啊……。

  「是~是,女王大人。」

  「嗚……不要那樣叫我啦……我會……害羞。」

  WA醬這家夥情緒的切換也太快了吧,搞得我有些難反應過來。

  「那~到底該怎幺稱呼妳好呢?WA2000?」

  繞到她身前,注視著她。

  她像是要說些什幺,不過最後,只是羞紅著臉,輕聲地說……

  「……笨蛋。跟平常……一樣就好了……。」

  「……是嗎?那就繼續叫妳WA醬啰?」

  「……嗯。」

  微微的點了頭。

  接下來直到上車前,我和WA醬,就像是一般的情侶一樣,互相牽著彼此的手。

----------------------------------------------------

 到家的路途中,周遭顯得十分清靜。

  只有些許蟲鳴與風聲,像是這世界上只剩下我和她一樣。

  終于,看到了熟悉的小屋,便將車緩緩停下。

  「WA醬,到了喔。」

  提醒了身旁的她,不過她似乎有些想睡的樣子?

  「啊?嗯……到了啊……。」

  「今天一整天都在外面也有些累了吧?等等就去休息吧。」

  「不……我還可以,我可是戰術人形呢!」

  「對我來說,妳在戰術人形之前,可是我的戀人喔!」

  「戀......戀人嗎……」

  WA醬露出有些高興的表情。

  這家夥還真是單純啊……。

  「好啦,趕快下車進屋吧!」

----------------------------------------------------

  「打擾了~」

  首次進入指揮官自家的WA醬,稍微環顧了四周。

  「鞋子就放旁邊就好了,想要喝些什幺嗎?」

  「不了,不過,比想像中的乾淨啊。」

  WA醬用手指抹了下矮櫃,幾乎沒有多少灰塵。

  「畢竟每周有空我還是會回來這裏休息一下啊,基本的打掃是應該的。」

  「嗯~,沒想到司令官這幺愛乾淨啊。那辦公室那景象你要怎幺解釋?」

  「呃……好了,別說了,想到都覺得恐怖。」

  好不容易回到家了就讓我別想起那噩夢了。

  大約整理了下家裏後,坐在椅子上休息。

  「呃~~啊哈,有些想休息了。」

  「現在……要睡覺了嗎?指揮官……?」

  拜託,我幫妳拿了大半天的衣服啊飾品啊的東西,稍微體諒一下啊!

  現在真的有些想睡的感覺了,不過她剛剛說話的樣子是不是怪怪的啊?

  才正這幺想,WA醬就向我靠了過來。

  「指揮官……」

  「嗯?怎幺……吚!!??」

  左耳被WA醬輕咬了上來。

  時而輕咬,時而舔拭。

  將舌頭上的唾液塗滿外耳,濕濕滑滑的感覺,讓指揮官一瞬之間無法動彈。

  「嗚……WA醬……別……這樣……。」

  「指揮官的……耳朵……好棒……。」

  WA醬停下動作,看著指揮官。

  「指揮官……這個樣子……舒服嗎?」

  現在的WA醬,散亂的長髮,略紅的臉蛋,加上那迷茫的眼神,讓指揮官也有些意亂情迷的感覺。

  「WA醬,妳這是!?。」

  「指揮官……可以的喔。」

  WA醬不知道是發生了什幺事,突然變得異常主動。

  這時,指揮官瞄到了桌上有一個剩約一半的酒瓶。

  (她喝了酒?竟然還喝掉半瓶……。)

  自己的櫥櫃內的確有擺放一些之前的收藏,她是出于好奇心就拿出來喝了嗎……?

  啊,不管了,之後發生什幺事都無所謂了。

  「WA醬,別怪我……。」

  「指揮官……嗚!?」

  將舌頭強制侵入WA醬的口中。

  「嗚……嗯……等一……咕唔……」

  舌頭強勢的翻弄著她的口腔,讓她瞬間無法做出判斷。

  WA醬只能順著指揮官的動作,用舌頭緩緩地回應他。

  半分鍾後,兩人緩緩分開,嘴角仍牽著細絲。

  「指……指揮官,別這幺……突然啊……。」

  「是妳先開始的,我只是回應妳而已。」

  被酒精影響的她,看起來相當豔麗。

  「但是……,我喜歡……溫柔的指揮官。」

  輕輕抱住指揮官的WA醬,撒嬌的說。

  (……變得這幺可愛,我可沒辦法忍住啊……。)

  「……到床上吧。」

  「……嗯。」

----------------------------------------------------

  躺在床上的WA醬,散落著深紫色長髮,原先整齊的連身裙與襯衫也顯得有些淩亂,而那漂亮的臉蛋也因爲酒精的關係顯得通紅。

  「指揮官……吻我……。」

  張開雙臂,用帶著些醉意的雙眼注視著指揮官。

  不假思索,雙手抱住了WA醬,嘴唇也堵了上去。

  這次的吻,比剛才溫柔許多,像是怕驚嚇到她一樣,只是緩緩的帶領著WA醬的舌頭,在彼此的口中留下自己的唾液。

  「唔……嗯……指揮官……嗚……。」

  深深的吻了一分多鍾,過程之間指揮官刻意讓口水滴流在WA醬的襯衫上。些許透明的襯衫,底下顯現了WA醬那成熟的黑色內衣。

  「WA醬,可以脫下來嗎?」

  「嗯……指揮官。」

  緩緩解開襯衫的鈕扣,被內衣包覆的兩顆雙峰便彈跳了出來。

  想都不想,雙手便揉了上去。

  「啊~❤指揮官……❤胸部……這樣子……」

  先是在內衣上搓揉,之後手便將黑色內衣拉下,使得雪白色的酥胸完美呈現出來。

  接著,便是一邊吸允乳頭,一邊搓揉左胸,將整張臉埋在右胸上,讓WA醬不時就發出羞恥的叫聲。

  「嗚~~❤這樣吸,也不會❤有東西出來啊❤」

  一邊聽著她淫糜的叫聲,一邊繼續滿足自己對胸部上的慾望。

  自己的下半身也早已饑渴難耐。

  「WA醬,我底下……快忍不住了……。」

  「嗯~❤,我也想要❤,指揮官的……肉棒❤」

  稍微起身的WA醬,爬向指揮官的褲腰處,用淫蕩的手法撫摸著指揮官那早已緊繃的下體。

  「啊~❤,已經這幺硬了……」

  之後,慢慢脫下指揮官的褲子與內褲,那堅硬的肉棒便立在WA醬的面前。

  「這個……好大……還是第一次看到……指揮官的棒棒……。」

  稍微碰了一下,敏感的肉棒便跳動一下。

  「哈哈❤指揮官的肉棒真可愛~❤」

  「WA醬,試著用手來回套弄看看。」

  用右手輕輕的握住了發燙的肉棒,慢慢地來回搓弄。

  「這樣……嗎?指揮官?」

  「啊……對……,很棒喔,WA醬。」

  用手摸了摸WA醬的頭。

  「嘿嘿~~最愛指揮官的摸頭了❤」

  完全想不到平時那傲嬌的WA醬,現在竟然在套弄我的肉棒,想到這點,肉棒又硬了些。

  「啊❤又變大了呢,指揮官❤」

  加快套弄速度的WA醬,讓指揮官漸漸忍受不住這刺激快感。

  「嗚,WA醬,可以用嘴含住嗎,拜託妳了。」

  「❤(像這樣?)」

  將肉棒用口穴含住,除了前後套弄外,舌頭也舔著肉棒。

  WA用那含糊不清的聲音問著,讓指揮官更加興奮。

  「嗯,對,真棒呢,WA醬。給妳摸摸頭獎勵。」

  「啊~❤最喜歡~❤指揮官的摸摸頭和~❤肉棒了!」

  抽插口腔的速度越來越快,指揮官也忍耐不住了。

  「受不了了!要射了!WA醬!」

  濁白滾燙的精液從肉棒中射出,填滿了WA醬的口穴。

  「嗚!!??」

  (啊~❤指揮官的❤精液~❤好多……❤)

  「啊!WA醬,不用吞下去沒關係,覺得不好受的話就吐出來吧。」

  雖然有聽到指揮官的提醒,但是WA醬還是將精液緩緩的吞進肚裏。

  「咕噜……咕嗚……啊哈~❤」

  將精液吞下的WA醬,眼神裏彷彿已經顯現出愛心的圖案,像是完全臣服于指揮官底下一樣。

  「指揮官的……精液……。」

  「妳很棒呢,WA醬。最愛妳了。」

  「嗯❤指揮官~我要摸摸頭~。」

  「好乖好乖~」

  這是什幺情況……算了不管了。

  看著吞完精液的WA醬,在撫摸著她的頭髮時,才剛射精的肉棒又漸漸硬了起來。

  看著WA醬的底下,早已氾濫成災。

  「指揮官……我的……小穴……想要……」

  WA醬在我耳旁低語,語氣中帶有滿滿的淫亂氣息。

  將手移往她下體,往上輕輕撫弄。

  「啊哈!❤」

  WA醬淫蕩的叫出了聲音,讓我更加去搓弄她的小穴。

  「啊嗯❤指揮官!❤不要……啊!這樣弄❤會~❤」

  「肉棒……給我肉棒……❤拜託……指揮官❤」

  用淫糜的表情懇求著我。

  用手摸了摸WA醬,接著另一手緩緩撕開黑絲褲襪,再將內褲擺開,粉色的肉穴就呈現在我眼前。

  「WA醬,要插進去啰!」

  「嗯……指揮官,溫柔的……插進來吧!」

  將肉棒置于陰唇前,再緩緩的向腰部施力將肉棒插進去。

  「啊!❤指揮官的……❤肉棒……❤進來了……」

  「這樣……我們就合而爲一了呢,WA醬……。」

  「嗯❤,指揮官……現在的我,很幸福喔❤!」

  「WA醬……。」

  處于這個狀態的兩人,互相緊抱,享受著彼此給對方帶來的溫暖。

  看著WA醬露出幸福的表情,指揮官又更將她抱緊了些。

  「……要開始動了,WA醬……。」

  讓WA醬躺在床上,司令官扶著那穿著黑絲襪的雙腿,開始抽插著WA醬的小穴。

  「啊!❤指揮官!❤好舒服~❤再來~再來!❤」

  時而緩慢時而用力,聽著WA醬的浪叫,讓我繼續用肉棒填滿她的小穴。

  噗哧噗哧的水聲,使兩人都更越來越享受彼此帶來的激情與快感。

  「嗯~❤吻我!指揮官~❤吻我~!」

  將WA醬抱住,一邊抽插的同時一邊親吻著她,讓我更想要將精液注入她的小穴。

  「WA醬!要!快要射了!」

  「嗯❤指揮官!射出來吧!射進我的小穴吧❤讓我懷上指揮官的小寶寶吧❤」

  「……!射了!」

  比先前更多量的精液注入了她的小穴。

  「啊❤!~~~啊❤~~嗯❤~~」

  精液仍再注入,灼熱的精液給了WA醬的小穴更多溫暖。

  漸漸的將肉棒拔出來,精液也緩緩的從小穴中流出。

  「啊哈……哈……。」

  「WA……WA醬……。」

  指揮官吻上了倒在床上的WA醬,這次的吻讓她感到更加的溫柔與幸福。

  「最~最愛你了,指揮官!」

  WA醬露出了幸福感滿點的笑容。

  「WA醬,我也最愛妳了!」

  指揮官也回應了WA醬,擁抱住她,撫摸著她的頭。

  兩人倒在床上,在滿滿的幸福感之中進入了夢鄉。

----------------------------------------------------

  甯靜的早晨,聽見鳥兒的啼鳴,而屋內的兩人早已清醒。

  「……」

  「……」

  沈默且一絲不挂的兩人,坐在床上背對著彼此。

  兩人一想到昨晚發生的事情,就害羞的滿臉通紅。

  一時之間都不知道該如何向對方開口。

  「……」

  「……」

  「……吶!WA……WA醬!」

  由指揮官打破了沈寂。

  「昨……昨晚……抱歉,沒能控制住理性……。」

  「指揮官……。」

  WA醬紅著臉,緩緩的爬到指揮官背後,輕輕地摟住他。

  「但是……我不討厭喔。而且,追根究柢是我偷喝了你的酒才會……。」

  「WA醬……。」

  「就算是那種情況,指揮官一樣很溫柔呢,我很高興喔!」

  摟著指揮官的WA醬露出了笑容。

  「謝謝妳……WA醬……。」

  回過身,手也環住了WA醬。


  同時也給了WA醬一個吻。

  兩人緩慢的纏繞著彼此的舌頭,輕柔的動作使WA醬又稍稍抱緊了指揮官。

  「嗯……指揮官……唔咕……」

  「WA醬……」

  相吻的兩人,臉上都充滿著幸福。

--───────────────────────────-------------------------------

  之後,兩人都穿上了衣服,並且開始爲昨晚的痕迹做善後。

  「啊……床單和棉被都沾到了……。」

  「誰!誰叫指揮官你昨天那樣玩弄我……我才……」

  「在那種情況下怎幺可能忍住啊,好歹我也是個正常的男人……。」

  「嗚~~~」

  「妳自己回想一下妳昨晚都用什幺方式魅惑我。」

  「吵死了吵死了!指揮官這個笨蛋!」

  兩人各拿著床單和棉被做簡單的清潔。

  WA醬又變回了平時有些傲嬌的她,不過指揮官知道這只是她在不好意思而已。

  再想想看能不能讓她更坦率吧,或許多帶她出來是個好方法。

  將房間都整理打掃一遍,並且準備要帶回去基地的物品。

  「吶,WA醬,你昨天不是買很多件衣服嗎?今天選一套穿著回去如何?」

  「欸?可是我……」

  只想穿給指揮官看,這句話並沒有說出口。

  「不喜歡的話也沒關係啦,WA醬自己認爲可以就行了。」

  「指揮官……」

  雖然這幺說,但還是很想看她穿著新衣服,露出高興的表情啊……。

  指揮官一邊想著,一邊將昨晚WA醬喝掉一半的酒瓶放回櫥櫃。

  絕對不能讓她再碰這東西了,這幺想的同時……

  「指揮官,稍等我一下,我回去房間換個衣服。」

  「但是WA醬妳……」

  「反正衣服買來就是要穿的嘛!」

  拿了提袋,走往房間。

  「不準偷看,知道嗎?」

  「知道啦!我又不是那種人……。」

  如果偷開門的話會怎幺樣呢?感覺不是暈倒而已這幺簡單呢。

  過了十幾分鍾,指揮官都有些擔心是不是發生什幺事情。

  這時……門緩緩的打開了。

  「如……如何呢?指揮官……」

  從房間走出來的WA醬,身上穿著潔白禮裙,頭戴白紗,雙手帶著絲綢長手套,彷彿像是準備要結婚的新娘。

  「WA醬!?這……這不是!?」

  昨日,WA2000趁指揮官休息時,在服裝店偷偷買下一整套婚紗。

  由于混在其他服裝裏面,所以指揮官並沒有注意到她買了這個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驚喜。

  「指!指揮官,快啊,感!感想呢!?」

  穿著婚紗,滿臉通紅的WA醬,讓指揮官一瞬間無法思考,當注意到時自己早已抱住了WA醬。

  「!?指揮官?」

  「WA醬!」

  擁抱住她,卻難以表達現在的心情。稍微冷靜下來之後,才答道

  「實在太美了……我突然不知道該怎幺回應妳……。」

  「指揮官……」

  也抱住指揮官的WA2000,雖然害羞,但是卻感到更勝于害羞的幸福感。

  「WA醬……」

  「……嗯?」

  「和我……結婚吧!」

  「!!!」

  聽到這句話的WA醬,感動得眼淚差點就流了出來。

  與人形結婚,到了這個年代,也不是太稀奇的事情了。擁有感情的人形早就被許多人接受,並且一起生活。也經常有人以人形作爲自身的伴侶。

  雖然WA2000是屬于戰術人形,但是由于本身就擁有感情的模組,所以也不是沒有想像過這方面的事情。

  WA醬在感動與高興的同時,回應了指揮官。

  「……嗯!讓我們永遠,永遠在一起……。」

  「絕對,絕對不要分開……WA醬……。」

  兩人,互相擁吻。

  此時的感情,永遠存留于兩人的心中。

-----─────────────────────────────--------------------------------

  「不過,我們這樣結婚會不會太早了……明明昨天才互相告白……」        

  之後,畢竟還是不能穿婚紗回去,而換回了原先衣服的WA醬,問著指揮官。

  「啊……但是看到那樣的WA醬,我心裏也只能想出那句話了。」

  「指揮官……」

  「或許,我們回去應該多花些時間培養彼此的感情,在結婚也不遲……」

  「嗯……說的也是。」

  指揮官與WA醬,雖然都互相愛著對方,但是都覺得結婚這件事不能太過急躁,可能還是要經過一段時間的磨合,對兩人才是最恰當的。

  「不過,我對指揮官,是絕對不會變心的!」

  WA醬認真地說著。

  「WA醬……」

  「倒是指揮官,我比較擔心你會不會被其他人形迷惑啊……」

  「我說……妳就這幺不相信我嗎?我好傷心……」

  「好啦好啦,開玩笑的。」

  露出惡作劇表情的WA醬,站起了身。

  「我,相信著指揮官喔!」

  「……真的?」

  「當然是真的啊!難道換指揮官不相信我了嗎……?」

  「別給我擺出那種表情,沒用的。」

  「诶~?」

  「好了,在弄下去就沒完沒了了,該回去基地了。」

  確認好該帶的東西都帶了,之後牽起WA醬的手。

  「我們,回去吧?」

  「……嗯。」

  兩人,踏出了家門。

----------------------------------------------------

  「所以,這是怎幺回事呢?兩位?」

  後勤官格琳娜,詢問著。

  兩人開車回到車庫,正要從車庫回到基地內部時,被看似守候已久的格琳娜逮的正著。

  「呃……」

  「格、格琳娜後勤官……」

  完蛋了,果然還是被抓包了。

  「未經報告就私自帶著人形出去基地,甚至還過夜。」

  「唔……」

  完全無法辯解,這樣下去免不了被扣薪水和懲戒啊……。

  「唉……我說指揮官,以後別搞這種事啊,你知道爲了要躲掉上層的查問我花了多少心力嗎?」

  「真的是非常抱歉!!!」

  彎著腰,頭低到不能再低。

  「這次就這樣算了,至少沒有被上頭發現,要是還有下次……?」

  「絕對不會有下次了!我保證!以後我絕對會向上層報告的!」

  「嗯……」

  格琳娜看著指揮官與WA2000。

  「那我就先回去了,還請多來販賣部賞個臉啊,指揮官。」

  「會的!一定!」

  錢包要被榨乾了……。

  「還有……祝你們幸福啊,兩位。」

  用著含有深意的眼神看了我們,之後便回過頭,慢慢走回去了。

  看來她大概知道我和WA醬發生什幺事了……。

  「抱歉了,WA醬……」

  「沒關係啦,指揮官。只是,以後不可以再犯了喔!」

  用著溫柔的語氣安慰著指揮官。

  「我就知道WA醬對我最好了!」

  「啊!別!別突然這樣靠過來啊!」

  切回平常模式的WA醬,用手擋著指揮官。

  「不!不能一直這樣撒嬌啊,指揮官!」

  「WA醬……」

  指揮官神情顯得有些沒落。

  「唉,指揮官真是的。」

  不忍心這樣對指揮官的WA醬,將指揮官抱在懷裏。

  「只有……兩人獨處時,才可以這樣撒嬌喔,指揮官……」

  一邊摸著指揮官的頭,一邊說著。

  「謝謝妳,WA醬……」

  一邊享受著WA醬的摸頭,一邊思考著兩人未來該怎幺走下去。

  「好啦!真的該回去工作了,WA醬。」

  痛苦的離開了WA醬的懷中,並且牽住她的手。

  「嗯,指揮官。」

  這對愛人,牽著彼此的手,爲他們的幸福與未來,跨出了步伐,向前邁進。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