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与合租女的性关系

精彩内容:

  現在我越來越覺得在亞色裏面玩,最讓我感到快樂的事是,我可以傾述生活裏面不能說的秘密,比如操過合租的女人。一些日子我看朋友們講合租房裏面的趣事的時候,自己還沒有覺得,突然想起來了,原來我也操過出租房裏這樣的女人嘛,怎麽會差不多遺忘了呢?那時候剛剛進一個企業,晚上夜生活還算豐富,唱唱歌跳跳舞泡泡妞,也是稀松平常會發生的事,因爲家庭條件不好,或者企業補貼的房租也沒有那麽多,所以只能和人合租了。而且開始時候租得還特別複雜,兩間房子裏面,我們這裏叁個男的,她們那邊叁個女的。好在我們這裏和我合租的另外兩個兄弟都是有家室的,離家也不是千裏迢迢,所以除了特別的刮風下雨,一般他們都回家,所以名義叁個人,事實上就是我一個人住了。女人那邊開始就是叁個人合租,而且我感到叁個妹子都不怎麽樣漂亮,所以沒有特別的留意,雖然是一個公司,擡頭不見低頭見,也就是只能用眼高手低來形容吧!我有個年輕時候的愛好,喜歡大清早來兩嗓子,雖然沒有歌星級別,但是聽起來也算出類拔萃,婉轉動聽,所以我每天早上就給她們亮一亮歌喉!這裏還有一段插曲,不知道是怎麽回事,某一天早上哥們我突然不想唱歌了,好嘛,對面叁個小姑娘這天上班就遲到了,因爲沒有我這個“鬧锺”她們醒不了了,哈哈哈!不知不覺,也不知道什麽原因,反正到了什麽時候,對面的叁個女孩子突然變成只有一個人了,這就是給那個女人在某一天想操我創造了必須的條件!某一天我的夜生活沒有過好,不知道是跳舞還是唱歌還是泡妞反正不成功,就早早的回來睡覺了。洗澡打掃完畢,剛剛想睡下,突然聽見對面那一個女孩子在叫我,好像是遇到了什麽事,讓我解決一下。我或者還在那裏賣關子,問是不是明天解決,女人那邊溫柔得一塌糊塗,苦苦哀求,沒辦法,那就現在解決吧。于是,我就過去了!就薄薄的一扇門,進去以後看見裏面簡簡單單,幹幹淨淨,女孩子房間特有的香氣撲面而來。問:什麽事!沒有回答,一個人在被窩裏面绯紅的臉!我就納悶了,“那你叫我幹什麽啊?”女人有氣無力,“你這麽急吼吼的幹什麽啊?讓你來嘛就有事!你坐下說話不可以?”于是我找做的凳子,女人說,“這邊,床上!”我現在懷疑那時候女人是不是已經自慰過了啊,否則爲什麽有氣無力?當我坐在女人的床邊,再傻的我也已經明白怎麽回事了。我記得那是個冬天,但是揭開被窩,女人一絲不挂,我看見的是白花花的肉體,媽媽的,皮膚真的好。當然如果現在想起來,可能已經不記得具體細節,只知道那時候我就想脫褲子了,哈哈哈。我好像已經說過不知道多少次了,這個也是爲什麽大叔級甚至爺爺級的男人可以操得水淋淋的小姑娘死心塌地的原因!而且我自己感到真的是金玉良言,絕對真理,是那些年輕毛頭小夥子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是女人們爲什麽操了老男人會如癡如狂的根本原因!操女人,絕對不可以囫囵吞棗的啊。要有技巧,要有前戲後橋,要有環境氣氛,要把女人玩通透,否則真的是暴殄天物啊,因爲我們太年輕,真的光憑一根如鐵的雞巴以爲可以征服所有的女人,其實錯了,女人要的是水到渠成的一點點,春雨一般的潤物細無聲。也就是所謂的九淺一深啊,她們記得的可能就是一深,但是所有的九淺其實要當成九千來做,這個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力啊!所以,經過了閱人無數,經過了滄桑人海,于是百煉成鋼的老男人,那就是水嫩嫩女人淫蕩無邊的發動機啊!一句話,年輕男孩子操年輕女人,浪費了!言歸正傳,繼續說下去。等我脫光了衣服,女人早已經按捺不住,身體如綿羊一般的軟弱卻是凶猛的撲了上來。本人感覺抱著這個女人,好像從水裏撈上來一樣濕潤。以前我也不是沒有操過女人,但是我感覺那時候真的是力不從心,不知道是多久,反正就是這個女人沒有滿足。當她還在死死的糾纏我的身體的時候,而我就想撤退了。因爲那時候男孩子的想法,沒有我現在變成色狼了那麽純潔。是的,還是現在純潔!有句話這樣說的,過去談戀愛想上床那是流氓,現在操屄就操了如果你想談感情,那就是思想不純潔!因爲我早就知道這個女孩子是一個脫褲子不是一次二次的姑娘,而且可以是和男人唧唧歪歪許多許多的隨隨便便的女人,所以我認爲她不純潔。其實我靠,人家也許只是想和我操個一二次,我想那麽多幹什麽啊?而且,我感覺女孩子也就看出來了我在鄙視她,因此,好好的一堂男歡女愛好戲,結果不歡而散!過了幾天,我越想越郁悶,因此再一次敲門,你看,本來是女人苦苦哀求相邀,現在是厚顔無恥的改成了荒淫無恥的去操人家了,雖然這次她非常滿意,但是她的笑裏面變成這樣的語言,“小樣,看你往哪裏跑?這次知道老娘厲害了吧!”大功告成,故事結束!後話:我看了朋友們的回複,有覺得是值得回憶的美好,也有不相信的,這也不奇怪。男女之間的關系就是這樣,有些人到處都能夠勾搭到女人,有些人爲了一個老婆牽腸挂肚,誰也對誰無能爲力。同樣的,不是每一個女人就是某一個男人的菜,現在發展到當女人主動進攻找男人的社會了,也不奇怪。看看青春老去的速度,當你的皮膚失去彈性,腮幫子下墜了,花錢找小姐,我看小姐還得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