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放纵女友

精彩内容:

“用力……嗯……啊……對……老公……好棒……好舒服啊!”女友舒服的呻吟聲,在我耳邊不斷回響著。

  “啊……要射了!啊……去了……”而我也在女友緊嫩的小穴裏射出濃濃的精液。

  “呼……好舒服喔!小野,我們再來嘛!”女友像似小惡魔般的又爬上我的身體,我們再一次進行激情的性愛……

  女友越來越淫蕩了,每次我都放縱她與陌生男子交合,讓自己戴上無數頂的綠帽子。實在無法理解,女友被別人騎,我卻覺得很興奮、很刺激,心裏那顆心時常說:“射死她!射死她!讓她懷孕生雜種!”心裏的理智早已消失了。

女友越來越饑渴,要滿足她我一個人實在不行,但她也不會罵我、嫌我,我實在不想這樣,我開始後悔當初一切的淩辱了。

  這夏天的晚上,我和女友出去逛著街,她不但走起路婀娜多姿,巨大的奶子微微晃動……自然成了衆人目光的焦點。而且女友活潑可愛,想當然許多男性也趁機搭讪。

  我們從這繁華的都市離開之後,手牽手地散步在離市區有些偏遠的地方,這裏有著小河川,在大橋下夜晚沒有任何人,橋下原本有社交舞群的阿伯、阿婆,也都回家去了。

  我與女友走在小河川旁的道路上,附近是一片樹林,這裏很像鄉下,但也有少許的住戶,多半是老人家。這裏到了晚上景色優美,蟲兒叫聲傳來,微風輕輕吹拂,我與女友甜蜜地走著。

  我跟女友邊聊邊走著,沒多久我倆發現前方有座建築物,好像是由鐵皮搭成的。屋子只有一層,但非常寬長,白色外牆,只有一列鐵窗,鐵窗裏映出明亮的燈光。

  “好特別喔!這裏有這種鐵皮小屋。咦?好像有人在耶!”女友可愛地傻呆呆說著。

  我望眼過去,鐵皮小屋外有兩位高大的男子在站著聊天,我們和這兩位陌生男子不期然地對視。

  “看什麽看?你給我過來!”沒想到一位男子竟然大喊著,我跟女友被嚇得呆住了。

  沒多久兩位男子走上前來,一看就知道是流氓:他們穿著無袖內衣,手臂上都有刺青,面貌醜陋恐怖,滿臉痘痘油膩,身體發出陣陣惡臭。

  “你們這對小情人,幹嘛晚上不回家卻在這遊蕩?”是剛剛叫住我們的高壯的流氓。

  “唉喲……小妞長得很正嘛!是不是要跟男友在這裏打野炮啊?”另一位流氓開口調侃道。這位流氓是又矮又肥,嘴唇肥大,身上滿是肥肉。

  “你們要幹嘛?我們只是出來散步而已,請不要這樣……”我這時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說出口嗆著這兩位流氓。

  “操!你這小子口氣很大喔!幹!這裏是我們的地方,竟敢在這裏大小聲,操!想被打喔?”高壯的流氓開始惡言相向。

  “算了啦!別欺負這些小孩子,我們都這麽大了。不過,你這馬子真的挺正點!”一旁矮肥醜陋的流氓緩和氣氛。

  “對……對不起啦!兩位大哥,我跟我男友賠不是。抱歉!抱歉!我們馬上走。”女友溫柔婉約地勸著兩位大哥,而我也道歉著。沒有辦法,誰叫遇到黑社會的流氓,萬一女友出了事可就完蛋了!

  兩位流氓看到女友柔和的個性加上甜美聲音的道歉,都平息了怒火,“操!叫你男友別這麽囂張!虎哥,我先回去了。操……”這位高壯男子說完就走回白屋裏去了。

  “小妹妹別緊張,他只是很凶罷了,我小弟都這樣。小妹妹,你叫你男友先走,我有話跟你說。”開腔的是老大虎哥。

  他跟女友說了之後,我就先走遠,而女友則是緊張著。

  我在遠處看著女友,由于是晚上,看不太清楚,只見虎哥肥胖的身軀靠近著女友,而女友卻呆在原地不動……沒多久女友跑了過來,直接撲到我的懷裏,呼吸很急促。

  “好壞……他欺負人家……我好怕……”女友害怕地在我懷裏微微哭泣著。

  “乖,別哭……怎麽了?他對你做了什麽?”我安撫女友的情緒問道。

  我一邊說著,一邊跟女友趕緊離開這裏。在路上,女友把剛剛她留下後的事情說了出來,原來虎哥叫住她是想吃她豆腐。

  “他……摸我的胸部,又捏又揉,還叫我吮他的手指……叫他老公……”女友哭泣的說著,原來虎哥剛才在挑逗女友!

  安撫好女友的情緒之後,我和女友再也沒去過那裏了。直到那天下午,我們倆再度逛街,在一間衣服店外又遇見了虎哥。

  “唉喲!又出來逛了啊?小美人。”虎哥看見我女友,直接過來說著。

  “虎哥好……”女友小聲說著,害怕的躲在我身後。

  “虎哥好!我們要去逛別的地方,先走了,再見!”我趕緊拉著女友離開。

  沒想到虎哥旁邊的小弟,雖然不是上次那位,但還是長相凶狠,擋住了我們的去路,而虎哥也哈哈大笑的說著:“別急著走嘛!來,來,難得有緣,一起去Happy一下吧!走走走,一起去喝酒!”虎哥高興地拉著女友的手,而我卻沒辦法拒絕,只能跟著他們走。

  女友走在我旁邊,但她身旁卻是虎哥,虎哥的手摟住女友的細腰,不時地上下遊走猛吃豆腐,偶爾還在她的屁股肉上捏一把,而我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我們到了一間酒吧,裏面龍蛇混雜,有許許多多的流氓跟一些援交妹在一起狂歡,而一進去,一堆人叫著“虎哥、虎哥”,看來他真的勢力很大。

  我們一群人坐在貴賓級的VIP包間裏,而一群小弟喝著酒,還叫了一些陪酒女郎一起劃拳喝酒。雖然我身旁也有一位清秀可人的美女,但我卻無心玩樂,因爲我女友也被他們當作陪酒女郎,陪著虎哥喝酒。

  “來,來,小美人,喝一杯吧!哈哈……是不是很開心啊?小美人。”虎哥大口喝著酒,一邊撫摸著女友性感誘人的身體,女友不敢也無法反抗,被虎哥灌下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直到深夜,大夥都喝得差不多,一些人也醉昏昏的睡著了,而虎哥卻生龍活虎。女友喝得醉醺醺的,滿臉通紅地傾靠在虎哥那身肥肉上,我就不知在什麽時候已經昏昏睡去。

  時間越來越快地飛逝,不知過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陣劇烈的疼痛給弄醒了。

  一醒來,我傻掉了,身旁沒有半個人,只有打掃的工作人員跟幾位睡得很熟的客人。

  “女友呢?完了,被帶走了!完了……”我心裏不斷地叫著。

  于是我趕緊向工作人員詢問,發現虎哥一群人早在半夜就離開了酒吧,而現在已經是下午了,不會是……我出了酒吧後趕緊打電話給女友。

  “您撥的號碼暫時無法接聽……”女友的手機沒有開,而我不放棄地繼續打著,直到電話終于接起。

  “唉喲!小老弟你醒啦?對了,你女友借我玩一下,超爽的呢!”電話裏傳來的不是女友甜美的聲音,而是那醜陋肥胖的虎哥猥亵的揶揄。

  “你!你不要這樣……把女友還來……大哥,請不要這樣……”我哀求著虎哥。

  “操!借一下會死喔?我爽過了,可我班兄弟還沒有爽完呢!等他們都爽完了再還給你嘛!其實你女友也被幹得很爽啊!浪叫成那樣,你聽聽……”沒多久電話那頭就傳來女友陣陣的浪叫與呻吟聲。

  “啊……哦……喔……好舒服啊!嗯……啊……用力……哥哥……啊……”

  想必女友一定被下了春藥,加上原來的酒意,正發浪地亂叫著。

  而在旁邊,有好幾個不同聲音的男子在淫笑著、嘻鬧著,亂成一團,間中還隱約夾雜著“啪啪啪”的肉體碰撞聲、“噗嗤、噗嗤”的抽插聲,不用想也知道我女友此刻正被虎哥手下那一幫流氓群奸著。

  “看吧!你女友淫蕩成這樣,叁根肉棒一起幹也滿足不了她,哈哈哈……放心,我們餵飽了你女友後自會還給你啦!拜拜!”虎哥嘲諷地說完就關掉女友的手機。

  我傻站在酒吧的門口,無助地看著天空,這時腦海中閃過那間鐵皮小屋,于是我快速地前往那間屋子……

  果然看見有許多機車停在外面,我心想要不要報警?最後決定不管叁七二十一直接上前。一走到門外就聽到女友那可人的聲音,不斷地叫著:“哥哥……幹我……再來……”既誘人又淫蕩,裏面的人也直呼過瘾。

  我在屋旁隨便撿了一條木棍,打開鐵門,映入眼簾的情景是那麽的不堪與惡心,滿屋子的淫亂氣氛,精液與淫水的味道撲鼻而來……

  裏面有大概有十幾個人,虎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抽著煙,而他那幫手下就圍在赤裸的女友四周,叁個大漢正抱著我女友夾在中間,陰道、肛門和小嘴各插著一根粗大的肉棒,把她幹得死去活來,其他人則肆意地把玩著她的奶子、屁股、小穴,地上到處是一灘灘的黏稠液體,分不清到底是精液還是淫水。

  而我,卻不忍看我女友,她身上各處都沾滿精液,尤其是小穴和臉上,更是被惡臭的精液噴射得滿滿的,美麗的秀發也摻雜了不少;圓潤豐滿的大奶子上滿是齒痕跟口水,兩粒可愛的乳頭早已被咬得通紅發脹,甚至有點小血流出來。

  正被巨大肉棒狂操著的小穴與肛門更是重災區,都不知被多少根肉棒捅進去樁搗過了,兩片小陰唇紅腫不堪,耷拉著翻開兩邊,每次肉棒插入時陰道口都被擠出一絲精液;肛門被撐得闊闊的成了一個圓孔,一小截直腸壁被扯翻出外面,整個屁眼已經讓他們糟蹋得不成樣子。

  我傻呆呆地看著女友被摧殘成這樣,忍不住發了瘋似的大吼大叫,拿著木棒到處揮打著裏面的每個惡魔,但最終倒地的卻是我。

  “操!逞英雄喔?幹!去死吧!”虎哥甩掉煙頭,用腳踹著我的臉,陣陣的疼痛一湧而來,我的感覺由疼痛變成麻木,逐漸昏迷了過去……

  再度睜開眼,只看見女友像失了魂似的躺在床上,身上的精液已經幹掉,發出陣陣惡臭……就這樣,我跟女友被關在這座鐵皮屋裏,過著地獄般的生活。

  由于我是人質,不能放出去,他們便把我當成畜生,手腳被綁起丟在牆角,吃的是他們剩下的食物,過的日子是每天看著他們用各種方式去輪姦我女友……

  而女友雖然不用被綁,但是不準穿上衣服,赤身露體地隨時迎候那幫禽獸的“光臨”。吃過豐盛的午餐後,一定會被他們餵下好幾粒春藥,飯後虎哥都會帶同一群兄弟來輪姦我那發情的女友。

  “啊……好哥哥……好老公……用力操我……嗯……啊……再來……哦……喔……”女友淫蕩地叫著,兩眼卻失了魂。壓在她身上的再不是我這個愛她的男友,而是一群醜陋無比的男人。

  一天又一天,女友每天都遭到幾十個人輪姦,陰道及肛門每時每刻都盛滿著精液,全身到處都糊滿精斑,幹掉的、新鮮的混在一起發出陣陣異味,實在夠惡心。最後……女友懷孕了。

  沒想到只短短幾天,女友就被這幾十個人幹到懷孕。現在已經過去兩個多月了,女友的肚子開始大起來,但她還是要挺著大肚子挨操,我不禁懷疑,這到底是惡夢還是……

  我不堪地看著女友,而女友偶爾會回過神來看著我,剛張開嘴想說些什麽,卻又被壓在身上的壯漢操得變成淫蕩地不停叫春,我惟有低聲的對她說:“對不起……”

  微風清清吹過,我睜開眼睛,原來我正在校園的屋頂上睡著午覺。沒多久,女友活潑的走上來,坐在我身邊……

  我知道,我要珍惜,我不會再失去這完美的另一半。心裏的惡魔、變態的心理、淩辱的快感,漸漸地……漸漸地……消失了,天空特別藍,愛情繼續完美地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