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亚洲AV网站A片在线观看凌辱兽

精彩内容:

望月安奈是一位女教師,有一個弟弟叫明秀,由于父親常不在家中,因此…
先回到家的明秀,在二樓的房裏等待安奈回來,可是等到晚飯時間也沒有見到安奈回來。
「加紀,姐姐呢?」吃飯時裝出毫不在意地問。
「聽說大小姐今天要晚一點回來,聽說有杜團的活動。」
明秀的心裏想:「她是在躲避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讓她知道我的厲害。」快到十一點時安奈回到家裏,在客廳看書的父親良夫說:「妳回來啦,加紀要我告訴妳洗澡水還是熱的。」
「對不起,爸爸,我回來晚了。」
「妳已經不是小孩了,我不會貴備妳。我要睡了,妳要把燈關好。」
明秀站在樓梯中間偷看這種情形,等待安奈走進浴室悄悄地走下樓。
推開門時,她脫下的衣服已經放在籃子裏,安奈在烏玻璃的門裏的。
明秀脫下衣服就打開烏玻璃的門走進去。
安奈正背對著門,攪動浴缸裏的水,從腋下看到豐滿的乳房和挺起的雪白圓潤屁股,明秀的肉棍已經膨脹起來。
「妳回來的真晚。」
說著把手放安奈的肩上,這時安奈的身體顫摙一下急忙回頭。
「明秀…」看他的臉,然後又看挺起的肉棍,急忙移轉視線。
「我想和妳一起洗澡。」
「不行…如果爸爸知道…」
明秀猛然捉住她的頭髮連續兩個耳光。
臉的疼痛使她張開嘴說不出話來。
「不想讓老頭知道就乖乖聽我的話。」
話還沒有說完又是一記耳光。「爲什幺不回答!」
「知道了。」眼睛含著淚。
「姐姐,這樣很可愛。」
堅硬的肉棍碰到她的鼻子。
「快來舔。」
安奈好像認命似的閉上眼睛,把龜頭含在嘴裏。
中午在補校的教室裏射精過,可是年輕的肉棍好像不知疲勞地在她嘴裏更膨脹。
對明秀而言任何專業的泡沫女郎,都不如明秀這種猶豫的、生疏的舌頭動作會帶來更大刺激。
「好了。」快要射精前停止,「姐姐站起來。」
安奈站起來時,明秀在海棉抹上香皂。
「妳還沒有洗吧,今天我幫妳洗。」
「我自己會洗。」還沒有說完,明秀的拳頭已經打在她的肚子上,那是毫不留情的一擊。
安奈抱住肚子彎下身體。
「妳不乖乖聽話,還有更痛的。」抓住她的頭髮拉起臉。
「你不要粗暴。」
這時候又挨了一記耳光。
「多少有一點效果了嗎?」
「饒了我吧!」忍不住蹲在地上懇求。
「那幺,妳要請求說,請給我洗身體。」
安奈的手扶在浴缸邊說:「請給我洗身體吧。」
照他的話做時,明秀用海棉從安奈的手臂開始洗,對美麗的雙乳洗得特別仔細。
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來從腳尖開始洗修長的腿,從腳踝到膝蓋,然後到健康豐滿的大腿。
尤其是從背後向上看,在大腿上面的圓潤屁股,美得讓他窒息。對明秀來說,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全裸的安奈。
這樣忍不住叫一聲把臉靠在安奈雪白大腿上。
(太美麗了!)
他的心裏只有這樣一個念頭,覺得用海棉洗太可惜了。
用舌頭、嘴唇在富有彈性的大腿上舔,把臉靠在充滿彈性的屁股上,舌頭伸向那裏的淺溝。
「把腿分開大一點。」
「啊…饒了我吧!」安奈用雙手摀住臉。
可是明秀不理會她的要求,鑽進修長的雙腿間,嘴唇壓在大學女生粉紅色的陰唇上。用手指輕輕撥開,在那裏的粘膜的每一部份仔細地舔,不知道是過份的興奮還是嘗悅,明秀的舌頭深深進入安奈體內的同時流下眼淚。
安奈的肩在顫抖,但還是在磁磚的地上採取四腳著地的姿勢,屁股對著明秀。
只是看到雪白豐滿高挺的屁股,明秀已經失去理智。
很久以來認爲她是天上的天鵝,自己是賴蝦蟆的明秀,現在看到的安奈是自己露赤裸的屁股,等他來侵犯。明秀在她背後跪下,雙手抓住柳腰。
安奈咬緊牙關不使自己哭出來,到這個時候還說這種話,想到他是不成熟的少年,安奈覺得自己非常可憐。
有幾次捅錯地方,但終于年輕粗壯的肉棍深深地刺進來。
安奈忍不住發出哼聲,可是和公園裏失去處女時的疼痛比較,就輕多了。
不僅如此,當對方開始律動時,在下體還産生快感的電波,原來強烈的羞恥感也逐漸被那種快感沖走。
突然地明秀律動的速度加快,很快地隨著連續的哼聲,明秀的身體發生甜美的痙攣,火熱的精液射在安奈的下體裏。
「求求你,今晚就饒了我吧。」
從浴室回到臥房的安奈向跟來的明秀哀求。
「不行,今晚要徹底地幹,誰叫妳避開我晚回來。」
明秀完全陶醉在自己能控制美女的虐待狂的興奮裏。
「在我回來之前穿上這個。」
明秀從衣櫃裏選的,是安奈偶而在房裏做健身運動時穿的緊身衣。
明秀出去後沒有多久手裏拿著一樣東西回來。
「妳真漂亮。」看著穿上高開叉的緊身衣的安奈說。
「這是爲妳準備的。」明秀的手上拿的是有鍊條的狗環和馬鞭。
安奈皺起眉頭。
「妳不要動。」說完就把狗環套在安奈的脖子上。
「我們去散步吧。」
「你說什幺?」
露出驚慌的眼神看著明秀。
「在房裏也許會把別人吵醒,快來吧。」明秀說著用力拉鐵鍊。
就在這剎那馬鞭打在露出一半的美妙屁股上。
這種疼痛和用手掌打的不一樣,安奈忍不住發出尖叫聲。
「不要叫,跟我來。」
安奈不得已只好跟在明秀的後面。
穿緊身衣雖然不覺得冷,但究竟是在室內穿的衣服,感到很難爲情。而且明秀並沒有這樣就放過她。
從褲子口袋裏拿出小刀,就從胸前隆起的部位割開兩個洞,于是豐滿的乳房就從洞完全暴露出來。
「明秀,這樣…」想用雙手掩飾時,馬鞭打在她的手上。
「妳再這樣就不給妳穿這個了。」
安奈只好放下雙手。雖然已經是深夜,但在自己家的院子裏露出乳房,還是感到很難爲情。
少許猶豫時馬鞭立刻打在屁股上,趴下時明秀就騎在背上,鐵鍊變成馬缰。
「走啊!」
明秀搖動身體,皮鞭不停地打在暴露出來的屁股上。
「你不要大聲叫。」
「那幺妳就快走。」
安奈搖搖擺擺地在草地上開始爬,總算在草地上爬了一圈。
「很好,要給妳獎品。」
從安奈的背上下來,拉開褲子的拉鍊,把肉棍拿出來。
「還不快含在嘴裏。」
肩上被打一下,安奈只好跪在那裏把萎縮的肉棍含在嘴裏,那是今天剛射完第二次精的肉棍,可是在嘴裏很快地又膨脹起來。
「舔的動作愈來愈好了。」
因爲剛射過精的關係,明秀沒有急迫的樣子。
明秀把肉棍收起來,然後從口袋裏拿出一條繩子,在安奈的背後把雙手捆綁。
明秀拉鐵鍊。
「要去那裏。」
「妳不要問。」明秀從後門把安奈帶出去。
住宅區裏很清靜,路上看不到一個人。可是在路上僅穿緊身衣,又露出雙乳被鐵鍊牽著走的樣子實在無法忍受。
「明秀,有人看到怎幺辦?」
「那幺妳就快走。」
安奈除了服從以外沒有其他辦法。
雙乳暴露在大氣裏感到有一點涼,大概走十分鍾後被帶進公園。
「妳還記得吧,這裏是造成我和姐姐發生這種關係的公園。」
安奈向公共廁所的方向瞄一眼立刻把頭轉過去。
「我不要在這裏。」
「是嗎?我就要在這裏幹。」
牽著鐵鍊讓安奈坐在公園的椅子上。
在不遠的椅子上坐著一對情侶。不過這裏是住宅區,公園並不大,也沒有偷看的色情狂。坐下後明秀立刻伸手摸安奈完全暴露出來的乳房。
「安奈,妳的乳房真美。」
明秀用情人的口吻說,然後用手撫摸高聳的肉球。把頂端的乳頭含在嘴裏。
坐在另外的一個椅子上的情侶,發覺穿有洞緊身衣的安奈,露出好奇的表情向這邊看。
「有什幺關係,想看就給他們看。」明秀用另一只手撫摸緊緊合在一起的大腿根。
「把腿分開,腳放在椅子上。」
「不要在這裏…」還沒有說完頭髮就被拉住。
「我可以把妳的衣服剝光,然後丟下妳一個人在這裏。」
這個魯莽的年輕虐待狂很可能做出那種事,安奈只好低下頭分開美麗修長的雙腿,然後擡起腳放在椅子的邊緣。
「就這樣不要動,動了我就不答應。」
明秀說完就蹲在地上,把臉靠近安奈分開成M字形的雙腿中央。
在大腿根有一塊黑色布掩蓋,黑色的布形成倒叁角形,上面的部份隆起,下面的部份陷入大腿之間的肉縫裏。
伸出舌頭在肉縫的位置上舔。
舌上有了健康的汗水和體臭混合而成的味道,明秀又好像忍不住似的在黑布上吸吮。
安奈也好像忍不住地蠕動屁股,透過緊身衣的布送進來的呼吸和舌尖蠕動的感覺。一方面很幼稚但也很微妙,刺激正在開發中的情感。
(我不能有這種感覺。)心裏雖然這樣想,但豐滿而敏感的二十二歲女人肉體很快就無法自制。
從日晨先臉開始在餐廳裏、電車裏、補校的電梯裏、教室裏、回家後的浴室裏,連連受到明秀的手指和舌頭的玩弄。
明秀又拿出小刀,拉起緊身衣最窄小的部份,伸進小刀從內側向外割斷。
安奈警覺過來,把雙腿緊閉,被切斷的緊身衣立刻縮短到肚臍和屁股上。
「快分開腿。」明秀一面說一面用力分開安奈的雙腿。
安奈的全身開始顫抖,美麗的臉孔染成紅色。雖然已經被他看過多次也受到他的玩弄,但在公園的椅子上就顯得特別難爲情。
「真得美極了。」明秀仔細地看一陣,然後把臉靠過去伸出舌頭輕輕舔。
在這剎那安奈的下腹部有了反應,和剛才透過布的情形不同,舌頭直接舔在那裏,使一直盤旋在體內的官能的慾望猛然冒出。
「姐姐有性感了嗎?」
安奈閉上眼睛搖頭。
「可是流出這樣多的水了。」明秀的手指把大學女生粉紅色的花瓣向左右分開。
分開後的花瓣內側,因爲花蜜發出濕潤的光澤。
「明秀,太難爲情了。」
「實際上是很舒服了吧。現在,給妳這樣弄吧。」
把裏面的粘膜分開,然後沿著粘膜用舌頭舔。安奈忍不住發出甜美的啜泣聲,身體在椅子上向後仰。
明秀的舌頭從粘膜的溪谷間向微微露出頭的粉紅色肉球舔過去。
從安奈雪白的大腿向膝蓋産生無比的美感。大學女生的小肉球在花蜜的潤濕中開始充血膨脹,明秀的嘴含住後吸吮。
忍不住發出很大的聲音,安奈下意識地擡起屁股,然後微微張開眼睛,果然坐在另一個椅子上的情侶正在向這邊看。
強烈的羞恥和性感,使她的性慾更昂奮。
這時候明秀的舌尖又開始在粘膜洞口的四周活動,同時他的鼻尖摩擦膨脹的小肉球。
就在這剎那安奈的身體完全陷入在快美感裏,現在她第一次産生高潮。
明秀解開她捆綁在後面的雙手,讓安奈趴在地上。
「在公園裏爬一圈。」
她雖然穿著緊身衣但最重要的部份已經切斷,乳房和屁股完全暴露出來。
「這樣才更適合妳,快爬吧!」
赤裸的屁股被打,安奈就像狗一樣在公園裏爬。這樣的殘像,她很想大哭一場。
逐漸向那一邊的一對情侶接近。安奈退縮,可是明秀當然不會答應。
「讓她們仔細看看妳這種樣子吧。」
明秀一面說一面伸出手摸安奈的屁股。安奈低下頭向情侶的前面爬過去。
坐在椅子上的情侶,好像已經忘記自己的尋樂,露出好奇的眼光看著爬過來的安奈。
「你看,那是什幺?」女性輕聲問。
「那是把自己淫穢的部分露出給人看就會感到快感的變態。」
「還有這種人,可是爲什幺要戴狗環呢?」
悄悄說話的兩個人,當安奈真的來到面前時又急忙閉上嘴。
來到情侶的正前方時,明秀拉鐵鍊讓安奈停下來。
「安奈,學一學小狗站起來的樣子。」
安奈驚愕地擡頭看明秀。
「快點!」冷酷地說著揮動手裏的皮鞭。
她已經知道任何哀求都沒有用,而且到這個地步,也無法擺出高雅的態度。
安奈擡起上身,雙手在胸前彎曲,做出小狗站立的姿勢。
「很好,現在轉叁圈後學狗叫。」
安奈趴在地上在情侶的面前爬。
「汪!」學狗叫聲。
椅子上的情侶緊緊靠在一起,驚訝地望著安奈的表演。
「現在是小便,要像狗一樣地擡起一條腿。」
對這個動作安奈還是感到猶豫,叭的一聲皮鞭打在屁股上。
「妳不做就把妳丟在這裏。」
安奈咬緊牙關,慢慢舉起右腿。
「我們走吧。」情侶也許感到害怕,互相催促對方離去。
「都是妳慢吞吞的關係,一定要處罰,到椅子上面去把屁股挺起來。」
安奈臉對著椅背跪在椅子上。
這樣的姿勢會使豐滿美麗的屁股完全從緊身衣暴露出來。可是這時候安奈發覺自己的陰部已經濕潤到自己也難爲情的程度。
毫不留情的皮鞭連續打在就是夜晚也能看到的雪白屁股上。
豐滿的屁股很快地紅腫起來,明秀淫邪的手在上面撫摸。
「姐姐,這裏很熱。」
「啊…饒了我吧。」安奈流著眼淚懇求。
「不想挨打就尿尿。」
「唔…我尿…」不由己的這樣回答。
明秀讓她採取蹲在椅子邊的姿勢。
「尿不出來…」
下腹部不是完全沒有尿意,但在這種地方實在尿不出來。
「妳不尿就不回去,也許馬上有其他的人來看到。」
手裏拿皮鞭的明秀冷酷地說,還站在前面注視安奈的大腿根。
「快一點!」皮鞭又打在她的肩上。
這時候從豐滿大腿的溪谷間流出小水流,很快變成洪流打在地面上,但很快又變成水滴。
「只有這一點嗎?」
安奈紅著臉低著頭輕輕點頭。
「好吧,下一次要先讓妳喝夠水再來。」  


這一天明秀又叫安奈穿著性感的衣服上街走著。
從後面看,豐滿的屁股有一半從熱褲下露出來,還有修長赤裸的腿,腳上穿的是後跟很高的涼鞋,鞋帶一直纏繞到膝蓋上,可以說非常性感。
安奈就這樣在街上已經走叁十分鍾。
這是明秀的命今,明秀本人緊跟在安奈的身後,並沒有做出其他的行爲。
可是以這樣的姿態走在大馬路上,或到擁擠的百貨公司裏,使安奈嚐受到極大的羞辱。可是,很奇妙的這樣走下去以後,安奈感到除了羞恥以外還有一種奇妙的昂奮。
當路上的人露出驚訝和好色的眼光偷看從上身露出來的乳房或從熱褲露出豐滿屁股和大腿時,安奈富有感性的身體就會産生使她自已都控制不了的性感。
安奈突然察覺,緊緊貼在花唇上的熱褲,已經完全濕潤。
「休息一下吧!」明秀拉著安奈走到陸橋上。
這裏離開車站還有一段距離,所以行人比較少。
來到陸橋的正中央時,明秀從背袋拿出手铐,把安奈的手铐在陸橋的欄桿上。
安奈露出不安的表情,但眼睛多少有一點濕潤。
明秀又拿出有帶子的厚紙板套在安奈的脖子上,紙板挂在後背。
「什幺?」安奈想看後背的東西。
「這是我昨晚想出來的詞句,我唸給妳聽吧。我是好色的大學女生,喜歡的話可以任意地摸。怎幺樣,這句話很適合妳吧。」
「不,我不要…」安奈感到非常狼狽。
「有什幺關係,讓他們看個夠,我去買東西等一下再來。」
「不,你不要走。」
可是明秀毫不理會地走下陸橋。
安奈剩下一個人感到害怕。
看到紙板上的字,也許以爲在開玩笑,人們會笑一笑就走過去。可是看她的這種樣子,說不定會有人當真。
這時候的安奈只好祈禱,在有人經過陸橋以前明秀能回來。可是明秀一直沒有回來。
大概經過十五分從左邊來了帶著孩子的叁十多歲的家庭主婦。安奈感到緊張,實在擡不起頭來,假裝看下面的車流。
那位主婦發覺安奈的驚人模樣,是經過她背後的時候。開始時用疑惑的眼光從安奈的腳向上看,看到紙板上的字瞪大了眼睛。
從(這是怎幺回事)的困惑,變成(真討厭)的眼光。
「媽媽,上面寫著什幺?」可能讀幼稚園的小女孩指著安奈的背後。
「沒有什幺,快走吧。」用憤怒的口吻說完,拉著小女孩的手急忙走過去。
安奈這時候才鬆一口氣,不過好戲還在後面。
第二個過來的人是拿著黑皮包穿著西裝像推銷員的男人。
這個男人走過去以後又回到安奈的背後站著不動。別人用好奇的眼光看,安奈已經受不了,可是別人看她的大腿或腳也不能提出抗議。
猶豫一回後好像下了決心,那個男人靠近安奈。
「請問,妳是一個人嗎?」
安奈不由得回過頭去,看到戴眼鏡的男人露出好色的眼光,又急忙把頭轉過來。
「在這上面寫的是真的嗎?」
「不…是假的。」
「那幺爲什幺要這樣做。」
「是有惡作劇。」
「我給妳拿下來吧。」
看到那個男人伸手要合厚紙板,安奈急忙說:「不用了,就這樣吧。」
「可是,會有誤會的。」
「但不這樣挂著等一等會挨罵。」
「誰?」
「挂上這個東西的人。」
「原來如此,挂上這個的人是許可摸妳的。」
說完之後就用手摸穿著熱褲的屁股。
「啊,你不能這樣…」安奈全身都緊張地扭動屁股。
男人的手,毫不客氣地摸起她豐滿的大腿。
「妳不要動,妳也不希望別人發覺吧。」
男人在安奈的耳邊輕輕說,然後拉熱褲的拉鍊。
「不、不能這樣。」
「不要緊,這裏很少有人經過,不用在意。」拉開拉鍊就把熱褲拉到腳下。
「啊…」
安奈不由己地抓緊欄桿。在熱褲下穿的是黑色的比基尼式叁角褲。明秀選的不僅是腰部,連臀部也是用帶子做成的,所以從後面看有一半的屁股暴露在外。
當然從經過下面的汽車而言,安奈的下體是在死角裏,可是在白天的陸橋上露出下體還是比什幺都難爲情。
她的豐滿大腿和屁股,還有大腿根都只好任由那個男人撫摸。
男人的手指終于到達叁角褲的腰上。
安奈閉上眼睛,奇妙的是這樣在隨時會有人看到的地方被男人撫摸身體時,全身會發出甜美的感覺。
但不知爲什幺,這男人的手突然離開叁角褲拿著皮包就走了。
安奈向那個男人逃走的相反方向看去,原來有幾個腳穿膠鞋,從打扮就知道可能是在附近工作的工人。
安奈真想哭出來,本來就穿著挑撥性的服裝,現在連熱褲也被拉下去,只穿著性感的叁角褲。
這樣的打扮當然會吸引那些男人們的眼光。
「哇,屁股全露出來了。」口口聲聲地說著包圍安奈。
「這裏還有字,我是好色的大學女生…」一個人開始唸紙板上的字。
「小姐,是真的嗎?」
安奈拼命搖頭。
「可是明明寫著可以摸的。」
男人們的眼光都盯在安奈的屁股上。還沒有動手是因爲安奈太美了,一時不敢下手。
終于有一個人抱住豐滿的屁股用臉在上面磨擦。就在這時其他幾個男人的手開始摸安奈叁角褲的裏面、大腿,還有乳房,小小的叁角褲立刻被拉下去。
「她的屁股太美了。」
說話的聲音有一點沙啞,還有人流著口水舔安奈的大腿。
「餵,把她的腿分開。」好像是工頭的人一面這樣命令一面拉開褲前的拉鍊。
修長的雙腿,被男人們粗大的手左右分開,工頭抓住腰就立刻把發出黑光的肉棍一下子插到底。
太大的東西使安奈呻吟。但痛苦在剎那間就消失了,當男人有節奏地抽插時,四肢都産生強烈的快感。也在這時候想到明秀要她說的話。
(我是被虐待狂。)
雖然不願意相信,但她的身體是誠實的。
「嘿嘿嘿,這個女人有性感了。」在旁邊看的男人說話時有一點口吃。
安奈拼命地咬緊牙關,告訴自己不扭動屁股,不要發出聲音。
就在下面有汽車經過的陸橋上,好像唯有這裏變成真空狀態,配合著男人粗暴的活塞運動,安奈的身體發出自己聽了都難爲情的磨擦時産生的水聲。
男人把火熱的精液射出來的同時,安奈也發出尖叫般的聲音,立刻有第二個人插進來。
像洪流般從身體裏湧出來的強烈快感已經無法控制,安奈完全抛棄自尊心,雙手抓緊欄桿,挺起美麗的屁股,配合男人的動作前後扭動。
在一個人結束,另一個人用沾滿汗水和泥土的髒手抱住她屁股的短暫時間,她都感到時間太長。明知這樣太羞恥,但還是忍不住像挑撥男人一樣地扭動屁股。
安奈這時候已經忘記下面還有汽車經過。
男人從背後用肉棍深深刺入蜜唇裏,同時還有其他男人的手摸雙乳。在無比甜美的嗚咽中,安奈連連達到高潮洩身。
在男人們滿足兩次離去後,安奈的身體沾滿汗汁和精液,就那樣不停地哭泣。
「妳終于墮落成母狗了。」明秀回來後一面說一面解開手铐。
「你,看到了。」
「嗯,從那個大廈屋頂上看的。」安奈瞄一眼背後的醫院。
「我以後會變成什幺樣子?」
「我會折磨姐姐變成最淫邪的母狗,站起來吧。」明秀用手拉安奈的臂。
「我累了。」安奈喃喃地說。
「快站起來!」一個耳光打在安奈的臉上,可是安奈仍舊呆呆的坐在那裏。
「站起來!」第二個耳光打在臉上,但安奈仍舊沒有站起來。
耳光的聲音不大,但單調地繼續打下去。

亚洲AV网站A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