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傲娇姐姐的变态秘密

精彩内容:

(1)


“濤,你出去好不好啊,你在這我都不能好好跟奕凡說話了,燈泡怪!”說話的女孩一邊趴在床上玩著手機,一邊像我這邊投來鄙視的目光。


“我在這怎幺了,這是我的房間,要走也是你走啊。”我理直氣壯的反了她一句,再說這本來就是我的房間啊,我爲毛要出去啊!


“切,還不是因爲你這房間的wlan信號比較強,你要是不覺得自己多余就繼續在這呆著吧!”女孩轉過頭去繼續把玩自己的手機。


雖然很不想承認,這個女孩是我的姐姐-沈玲,比我大2歲,最近好像是交到了男朋友之類的東西,拽的不得了,每次跟那個叫奕凡的人聊微信都恨不得要把家裏的其他人都轟出去,真是的。


“哈哈,哪天有空你一定要帶我去嘗嘗那家的冰淇淋,等你了喲。”“嘟!”


伴隨著語音發送出去的音效,沈玲本來還滿臉歡喜的臉立馬又變成了鄙視的表情看向了我這邊。
“你到底出不出去,討厭死了。”


我沒有理她,繼續寫著我的作業,裝做沒聽見的樣子。


“嘟嘟!”她的手機響了,是那個叫奕凡的發來語音了。


“沒問題啊,寶貝,想吃多少都沒問題,我請客!哈哈。”手機裏傳出那個叫奕凡的男人的聲音。擦,還寶貝,真tm惡心。


“好吧,你贏了,我走還不行嗎。”我受不了了,聽著這幺惡心的對話我哪還寫的下作業去。


“哼。”沈玲不屑的哼了一下,繼續玩她的手機。

。。。。。


算了,出去吧,眼不見心不煩。

我起身走出了房間,打算去街上轉悠轉悠。


“唉,沈玲這家夥什幺時候變成這樣了。”我一邊走在路上一邊感歎。


沈玲今年21歲,而我比她小2歲,因爲比較小,所以從小我就是家裏的寶貝,爸爸媽媽都疼我疼得不得了,沈玲也是,雖然只比我大2歲,但也是從小就什幺都讓著我,不過那都是以前了,真不知道從

什幺時候開始的,好像就是這幾年吧,沈玲就開始對我愛搭不理的,有時候甚至是流露出討厭的神情,真搞不懂啊。


“算了不想她了,既然出來了,就去附近的網吧玩會吧!”





從網吧走出後已經是中午11點半了,回到家後,我打開自己的房間門,祈禱沈玲已經走了。


“咯吱”門被打開,果然她還在。沈玲趴在我的床上,還在跟那個奕凡說著。


我本來想直接轉身離開,不過我停住了。

沈玲現在趴著的方向跟我所站的門口是反著的,她穿著裙子,沒有穿絲襪,鞋也脫在了地上,她的一雙小腿朝天彎曲著擺來擺去。


這不是什幺奇怪的事,在自己家裏擺出這種隨便的姿勢是很正常的,不過問題是,我所站的這個地方,目光的角度正好落在她的兩雙腿中間。。。

我咽了一口唾沫,順著大腿向上看去,當目光落在大

腿根部的時候,我的血管幾乎全部充血了。


我突然輕拍了一下自己的腦門,然後果斷立刻的轉身離開了房間。


離開房間後我隨即大喘了一口氣,發現自己的身上流了好多汗。。。

我在做什幺啊,不管怎幺說那也是我姐啊。。。。當。。。當做沒發生過好了。。。

我擦了擦汗,盡量讓自己恢複正常的樣子。


“濤!叫你姐吃飯了!”廚房裏傳出老媽的聲音,擦!這也太不是時候了吧,也不知道剛才沈玲發現沒有。。。我在她後面偷看她。。。。應該沒有吧。。。

我回到房間門口,盡量讓自己顯得自然點

。。。打開門。

雖然想刻意不看她,但眼睛還是不爭氣的看向了那裏。


“別玩了,吃飯了。”我能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點發顫。。。


“恩,恩,知道了!”沈玲終于從床上坐了起來,穿上鞋走了過來。


“恩?你怎幺還不走,擋著門乾嘛啊?”沈玲終于看了我一眼,不過我卻下意識的躲過了她的視線,可惡!這樣就更不自然了啊?


“哦,哦。”我給她讓開了路。

沈玲沒有說話走了出去,我在原地從後面看著她,那雙光潔的腿,我能感覺到下體有了反應。


吃飯的時候,我根本不敢正面看對面的沈玲,心裏想的全是剛才的事,沈玲那光潔的大腿。。。還有大腿根部裏面的。。。


“濤!濤!”老媽的聲音把我從思想中拉出來了。

“濤你怎幺了,有什幺心事嗎?”老媽關切的問我。

“哦。。。沒什幺事,吃飯吃飯。”我敷衍的回答了老媽,然後趕緊吃了兩口飯。


“我飽了。”我起身快步離開了餐桌,來到了自己的房間,把門鎖上。

“呼~”我長出了一口氣。

下體已經硬的不行了,一想到剛才沈玲在床上趴著的情景,實在是太刺激了。


回想起剛才,我在門口根本看的一清二楚,沈玲大腿根部那黑黑的一片,那就是她的陰毛啊。


沈玲那藍色的小短裙裏根本沒穿內褲!

(2)


身爲一個19歲的男孩,還從來沒在A片以外的地方見到過女性的隱秘部位,就在剛才居然看到了自己親姐姐的私處,我到現在腦子裏還是一團糟。


“沈玲的私處。。。啊啊”

啊啊,受不了了,我一屁股躺在床上,脫下褲子開始打飛機。


“沈玲是我的姐姐啊,她居然把私處給我看,啊啊!”

“沈玲的那光潔如玉的大腿,濃密的陰毛,陰部,是真正的女性陰部啊!”

“沈玲,是你不穿內褲勾引我,還把女性最隱私的地方給我看,我要

乾你,乾你這騷貨,啊啊啊!”

一股暖流從我的老二射了出來。


啊。。。好爽。。。


好累。。。好困

。。。。


當我睡醒的時候已經是下午4點了,我坐起來揉了揉眼,發現自己下面還是光著的。

啊,對了,我回想起了上午的事,看到沈玲的私處,打飛機。。。。


我穿上衣服,走出門,老媽正在沙發上坐著看電視。

“媽,我姐呢。”我一邊揉眼一邊問。

“她去上班了。”老媽說,“中午肯定沒吃飽吧,鍋裏的包子你自己熱熱吃吧。”

“不用了,晚上多吃點吧

,哈哈!”我說道,“不過,我姐她到底在哪上班啊,怎幺都沒聽她說過?”

“喲,你怎幺問起你姐的事了?真稀奇啊。”

老媽詫異的問。

確實,好像從我和沈玲的關係變成這樣之後,我都沒怎幺問

過她的事。

“好像是在什幺金融公司上班吧,我不懂。”老媽回答。

“哦。。。這樣啊。”

我所有所思的離開了房間。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心裏想的全都是沈玲的事。

她爲什幺穿著那種裙子卻不穿內褲,難道只是粗心嗎?在家裏就這幺隨便嗎?還是。。。有別的意思?

我搖了搖頭,不能往那方面想,

她是我姐,現在還對我這種態度,不可能的。。。

那到底是爲什幺呢?

想起白天看到沈玲裙子內沒穿內褲的私處,我不禁又興奮起來,下體又硬邦邦的。


小時候沈玲經常和我一起玩,而且還什幺都讓著我,我也把她當成除了爸媽以外最親近的人。。。不。。那段時間可能比父母還親。。。後來好像是她18歲那年吧,她對我的態度就完全變了,就像現

在這樣。。。我一直以爲是因爲我們都長大了,她不想再像個老媽一樣照顧我這個弟弟了吧。。。。



第二天,早上起來後,我去刷牙時,跟沈玲碰了個對頭。

她穿上了一件吊帶裙,下面則是黑色絲襪和高跟鞋,看起來是要出門。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因爲光是看她這一身打扮我就硬了。。。我發誓如

果是以前就算她穿的再漂亮我也不會這幺沒出息的,這一定是因爲昨天的事。


正在我要匆匆走開的時候,沈玲的手突然托住了我的下巴,然後往上擡,讓我不得不看到了她的眼睛。

。。
。。

好。。。好漂亮!


眼前這個每天都能看到的女人,不知怎的,今天看起來就像女神那樣美。。。。。
確實。。。沈玲本來就是個大美人,只是我們在一起時間太長了,讓我慢慢忽略了她那驚天爲人的美貌。

想到這,我更不敢直視她的眼睛了,眼前這個大美人可是昨天被我偷窺到陰部的人啊。。。


“你這是什幺意思啊!鬼鬼祟祟的,怎幺跟做賊似的!”沈玲強勢的語氣讓我清醒了不少。

“你才做賊呢!我在自己家爲什幺要鬼鬼祟祟的?”我反問她。

“切,不搭理你了,本姑娘今天要和奕凡哥

約會了,走了。”說罷便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囂張個鬼啊!什幺傻逼奕凡!你的逼都被老子看到了,還這幺囂張!

我只能在心裏暗罵她。

。。。。


等等!

我突然想到一個計劃。

我要跟蹤沈玲。

看看她到底在做什幺。

就這幺定了!






我一路跟蹤‬到了一個叫“德萊克”的西式冷飲店,中途她除了去了一趟廁所外,沒有去過別的地方。

終于,見到了那個叫奕凡的人,他和沈玲見面了,兩人說了幾句就進去了。

我拿出準備好的帽子帶

上,也進去了,然後坐到了他們座位的間隔後的一張桌,恩,這樣就能清除的聽到他們說的話了。


20分鍾後,我發現他們的談話沒有什幺特別的,都是一些無聊的調情和奕凡的油嘴滑舌,正在我要失望的離開時。


“張總他們很滿意啊,這次的作品。”奕凡說。

恩?這是什幺意思?跟之前說的話完全不一樣了。

我繼續聽下去。


“那還用說,本姑娘的作品,夠那個叫張總的老頭看到死了。”沈玲說。


好奇怪。。。。


“那下一部什幺時候準備呢?”奕凡說。

“就這兩天吧,趁著我這兩天身體狀況比較好。”沈玲說。


“題材呢?”


“我已經想好了,這次是在海邊,哈哈,不錯吧?”


“呵呵,你終于肯接觸這個題材了。”


“我可是經過很久的考慮才下這個決定的,畢竟海灘的人很多。”


“好的,那就明天吧,今天你只要去公司拍幾張就ok了。”

“今天的目標這幺簡單?唉,看來又得等下班後自己去找樂子了。”


“呵呵,你喜歡就好。”


“別說了,趕緊催催我們的牛排吧,都餓死本姑娘了!”


“哈哈,好,好。”


接下來又是調情和油嘴滑舌階段了,由于我實在是沒心思聽下去了,我離開了。


到底是怎幺回事呢?

越來越糊塗了啊。




(3)


“喲,這幺快就回來啦!”看著剛進家門口的沈玲,我調侃道。


“要你管!”沈玲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又一屁股坐在了我房間的床上。


“你。。。。你怎幺又來我房間啊!”我問她。

“那又怎幺了!我來不得嗎!”沈玲故意裝做生氣的樣子說道。

。。。。

她這個樣子顯得更美了。

。。。。


一直在我身邊的姐姐居然是這幺漂亮的一個女人,而且昨天我還看到了她的下體。。。。

沈玲似乎感覺到我的目光變得有點火熱,不過她卻是一點都不怕。“看著我乾嘛?想找揍嗎?”

她越是這樣,

我的目光就越火熱。


這不是我的錯啊,因爲她太美了。


沈玲似乎也有點害怕了,她從來沒見過我這副樣子。“你。。。你要乾嘛。。快出去,我。。我要聊天了。”


有點害怕的樣子也好美啊!


真讓人受不了啊!


好像扒開她的吊帶裙看看裏面有沒有穿內褲啊!

肯定又沒穿吧,這個騷貨!

還穿著黑絲襪,媽的,穿這幺騷給誰看啊!


好想。。。插她啊。。

。。。。


走出房間後,我關上門,想起剛才真是危險啊,差點就沖動了,那好歹也是我姐啊。


唉,算了,再去網吧度過這半天吧。




半夜,正當我幻想著沈玲穿著今天那身衣服在我面前自己掀開裙子讓我看陰部打飛機時,我聽到了敲門聲。


肯定是老媽吧,大半夜的乾嘛啊,別人打飛機打的正爽呢。


“怎幺了?”我的聲音不大也不小。外面的人肯定聽到了。


“是我。”


!!!!!


這聲音!是沈玲?

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的姐姐半夜敲我房間的門是乾嘛?

我一下就從被窩裏坐起來,穿上了短褲和背心。


門開了,沈玲站在門口,還穿著白天約會時那身衣服。


“你有什幺。。。。”

我的話還沒說完,嘴巴就被她用手捂住了。

“噓~”她比劃了一下,然後輕輕的把門關上,然後一屁股躺到了我的床上。


“我@%#%/@%#!你連半夜也來蹭網啊,你是有多敬業!”我被她這種莫名其妙的行爲弄傻了。


“你小點聲!我不是來蹭網的,我來,是有事求你。。”沈玲似乎跟不願意說出這句話。

“哈?求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子說,“我可未必幫的上忙啊。”我沒好氣的說。


“這件事。。。沒別的辦法,只能求你了。”沈玲說完後居然像害羞似的把頭扭到一邊去了。


“餵餵這是求人的態度嗎?”我不滿的說。


“你!”沈玲有點生氣,不過隨後又把頭擰到了一邊。


“好吧,求你。。。。求你幫我。。。”沈玲吞吞吾吾的說著。“幫我。。。幫我扣扣我的。。逼。。。”


她全然不顧聽了這句話已經驚呆了的我,自顧自的站了起來,然後把裙子掀開,露出了沒穿內褲的陰部。


(4)


“。。。。。”

我已經完全傻掉了,先是從小和我一起長大的姐姐,美的驚天爲人的姐姐居然說。。。說讓我給她扣。。扣逼?還主動把裙子掀起來露出沒穿內褲的下體給我看。。。。。


“你。。。。你到底幫不幫啊!”沈玲的那美麗的臉蛋已經紅到脖子根了,“你要是不幫。。。。我就還用。。。桌角。。。解決了。。”


桌角解決?


天吶,我的心靈還能承受住幾次這樣的沖擊啊!


“我。。。我。。。。我。。。。”我支支吾吾的說不出來話,我的目光一會看著她的陰戶一會看著她的臉,根本不知道該落在哪裏。


“快。。。。我。。。人家忍不住了!”沈玲的一只手已經放在自己的陰戶上來回揉搓。。。


這。。。這她媽是在做夢吧!

沈玲居然會在我面前這樣?太不真實了!
“呀~~想要!想要!不管了!我要!”沈玲淫叫著突然跑向我這邊來,然後跳起來一下把整合陰戶貼在了我的臉上,用雙腿夾住我的頭,快速的讓陰戶在我的臉上摩擦著。


“啊~~啊~~”沈玲淫叫著,我突然感覺臉上濕乎乎的一大片,這才清醒過來,我果斷一把把沈玲推出去。


“啊~不要啊!”沈玲被我推躺到了床上,我看到她的陰戶從我臉上離開時還在狂噴著什幺液體。。。

沈玲被我推開後,她立刻把雙手放在了陰戶上很用力的揉搓,一邊搓還一邊說著“不要走,求求

你,不要走啊!”


“夠了!你怎幺說也是我姐,居然乾這幺不要臉的事。”我不知道哪來的氣魄,直覺告訴我這是不被允許的。

可是沈玲卻爬在了床上,一只手還在揉搓陰戶,另一只手拉住我的衣服。“求求你,給我

吧,我的逼好癢啊!求求你了,幫我扣扣吧!”


。。。。。

這都什幺跟什幺啊!

我真的不是在做夢嗎?

沈玲,我那個高傲的姐姐,現在居然在我面自慰!剛才她居然還把她的陰部貼在我的臉上摩擦,我摸了摸自己的臉,天吶!好濕。。。

我感覺整

個世界都在這一刻顛覆了。

我再次看向眼前的沈玲,沒錯,那確實是她,她一邊用自己的手在陰戶上揉著,一邊用哀求和渴望的眼神看著我。


媽的,受不了了!


幫他扣扣吧,只是扣扣而已,這是最大的底線,絕對不能乾。。。那種事。


我把她的身體翻過來,然後把她扶起來。

沈玲也順從著我的行動,此刻她就像個娃娃一樣任我翻弄。


“要進入喽!”我豎起食指,放在她的兩腿中間,看著她說。


“快啊~~逼,逼癢死了!”


對不起了,姐姐!


“噗嗤”一聲。

我把食指插進了沈玲的陰道內。

“啊~~~~”沈玲隨即發出一聲淫叫。

。。。。


真想不到,像沈玲這種大美人,我居然有機會給她的陰道解癢。。。。。還看到了她這幺淫蕩的樣子。。。。什幺嘛,這哪裏是什幺女神,根本就是個饑渴的婊子啊!看看這享受的樣子。



“啊~~~~啊~~~~爽死了!!”沈玲的屁股不停的抖來抖去,好像那樣能讓手指把陰道內壁的所有地方都刺激到似的。

而我也賣力的把手指以極快的速度抽插著。


你也有這樣子的時候啊,姐姐!


你發起騷來跟平常的樣子反差真大啊,姐姐!


媽的,你這騷逼!真想插你啊!


“啊~~那個。。。可以。。。啊~~~可以。。。用3根手指嗎~~~~”沈玲現在已經完全沒有了臉紅的樣子,現在的她簡直騷的像個慾望女惡魔!


我默不作聲的把中指和無名指也插進了她的陰道。


“還有。。。我的。。。奶子,也摸摸吧!”

沈玲把上衣也掀開,把乳罩掀開到乳房上面,這樣她的乳頭就完全露了出來。


是乳頭啊,第一次看到真實的乳頭啊。

沈玲美麗的乳房讓我失去了任何思考的余地,直接就把另一只手就摸上了她那對豐滿的奶子。


好柔軟啊!好舒服啊!
不愧是大美人的奶子!


“啊~~~~終于來了~~啊~~~~~要。。。要丟了。。。啊~~~~”我的手指速度更快了,沈玲叫的也更厲害了。

“啊!”伴隨著這最後一聲,沈玲終于到達了高潮,我能感覺到她的陰戶一

陣收縮,然後從陰戶深處湧出一大片浪潮向洞口狂奔而去。

“嘩~”伴隨著我把手指拔出來,大浪潮也進跟著湧出來了,順著沈玲的逼口一直流到屁眼。

“呼~呼~呼~”沈玲全身癱瘓般一下子躺在

了床上。

我把她的頭放在我的腿上,並給她蓋上了被子。


她看上去很虛弱。

但依然還是那幺美,雖然剛才的她已經毀了我的叁觀。


“zzzzzzzz”


我擦居然睡著了!


看著沈玲睡著的臉,她好像又恢複了那個絕色美人的身份,只不過身體還是全裸著的,陰戶和屁眼還有很多水而已。


“你是爽了,我呢,還得靠打飛機解決了,唉。”


半夜。


我根本就睡不著,旁邊的沈玲已經完全睡熟了,看著她那美麗的容顔,再回想起剛才她說的那些汙言穢語,簡直像是做夢一樣啊。


“請你。。。扣扣我的逼~”


“我的逼癢死了,求求你幫我扣扣吧~”


“啊~~爽死了,爽死了~”


這些不要臉的話居然都是從我的姐姐沈玲嘴裏說出來的,別說她了,就算讓我說這種話我都不好意思說啊。。

不過爲什幺呢。。。她可是我姐姐啊,居然半夜跑來弟弟的房間讓我給她扣逼,她哪來這

幺大勇氣啊。。。

雖然難以接受,但回想起剛才沈玲淫蕩的樣子,手指在她陰道裏的感覺,乳房的手感,真是讓我興奮的不得了。


我突然産生了一個邪惡的想法。


我坐起來,把沈玲身上的被子掀開。

她還在穿著白天的那身衣服,不過裙子已經翻過來了,乳罩也幾乎半解著,陰戶和乳頭都直接暴露在我的眼皮底下。

我輕推了她幾下,確定她已經睡熟了。

我開始

給她脫衣服,先是那件吊帶裙,然後是乳罩,當我脫到絲襪時,我停住了,我決定不脫絲襪了。


眼前的景象讓我渾身充血,全身上下只穿著兩條黑色絲襪的美人沈玲就這幺躺在床上,她的裸體比我看過的任何AV女優都要美,豐滿的乳房,圓潤的屁股,被黑色絲襪包裹著的修長的大腿,還有那神

秘的叁角地帶。

這就是我的姐姐啊,她現在正全裸著給我看呢!


偷看到她沒穿內褲的裙底風光算什幺啊,現在她已經全裸給我看了!
對,姐姐的身體已經全都被我看光了!


啊!這副風景讓我我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欲火。掏出早已硬邦邦的雞巴,在姐姐的身體上摩擦著,乳房,絲襪腿,陰部,最後我終于把雞巴放在了她的嘴裏。

“啊~啊~姐姐的小嘴含著我的雞巴真他

媽爽啊!”

我一邊把雞巴在沈玲的嘴裏搗來搗去,一邊用手套弄雞巴。

“啊~啊~要射了!”

一股粘稠的液體射在了姐姐的身體上,我幾乎累的虛脫了,一屁股躺在了床上,大喘著粗氣。


我緩過勁來後,起來用衛生紙把姐姐身上的精子擦掉,然後給她蓋上被子。





(5)


早上。

我醒來的時候,旁邊的沈玲還沒有醒。

看著她的臉,想起昨天我對她做的事,真是太刺激了。


“咦?我的衣服呢!”沈玲醒了,首先發現自己已經全裸了,然後她發現了旁邊的我。

“啊!你。。。我怎幺在這睡著了!”沈玲似乎忘記了自己高潮之後發生的事。

“你這混蛋!你對我做了什幺啊

!”看著自己一絲不挂的身體,沈玲著急的說。


“放心吧,什幺也沒做,穿著衣服睡覺怕你著涼!”我說。

沈玲似乎也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頓時臉就全紅了。

“你。。。昨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吧!”沈玲紅著臉道。


“怎幺可能會當做沒發生過!”我憤憤的說著,“你讓我這個處男在沒有女友的這段時候怎幺度過啊!”


“我。。。我才不管你呢!我要走了,再見!”說罷沈玲就要穿衣服。


但當她拿起旁邊的衣服時,她停住了。
“那個。。。這兩件衣服髒了,你先穿上衣服去我房間幫我拿幾件新衣服吧!”沈玲說。

“爲什非要我拿啊?”雖然這幺說,但我還是比較樂意去的。


“你說呢,難道你要我光著身子去嗎?或者穿上髒衣服再去換新衣服?太麻煩了。”

說完,她把被子蓋的更緊了一點。

。。。。


我來到沈玲的房間,雖然只隔著兩棟牆,但我還真沒來過這個房間。

剛一進屋就聞到一股少女的閨房特有的香氣,我徑直走到衣櫃旁,開始找沈玲要我找的那幾件衣服。

黑色上衣,紅色短裙,白色絲

襪,紫色乳罩,還有黑色高跟鞋,好了,都找齊了!

對了!內褲呢?難道她今天也不打算穿內褲嗎?我又搗了搗她的衣櫃,發現整個衣櫃裏居然一條內褲都沒有!


這個騷貨,她從來都沒打算穿內褲!


另外衣櫃裏還有一個抽屜,沒有鑰匙不知道裏面有什幺。。。。

。。。。。


“好了,衣服拿來了。請穿吧,大小姐。”我調侃她說。


“你!轉過頭去!”沈玲嬌羞的說著。


“哈?逼也扣了,現在連穿個衣服也不讓看了嗎?”我略帶挑釁的說著。


“你不要得寸進尺!趕緊回過頭去!”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






回過頭後,眼前的大美女讓我眼前一亮,美女穿衣服就是不一樣啊,每一套都有不同的感覺,尤其是那雙穿著白絲襪的修長美腿,好想上去舔舔啊。。。。

回想起昨天那幺騷的沈玲,現在她俨然又變

成了高貴女神的姿態。


“怎幺樣?好看吧?”沈玲居然會這幺問我,真意外。


“好。。。好看。挺好看的。。”我嘴上這幺說,心了早就已經贊美了一萬遍了。


“是嘛,挺好看啊,那。。。。這樣呢?”說著,沈玲突然雙腿張開的蹲了下來,這一蹲,裙子裏沒穿內褲的陰戶立刻呈現在了我的眼前,由于沈玲是穿著高跟鞋蹲著的,她的陰戶居然有些許張開,

而且那昨天才被我扣過的逼,現在看起來好像又有點濕了。


我擦!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我一個大老爺們怎幺把持的住,我的老二一下就硬了起來。


“行了吧。。。”我咽了咽口水,沒想到這幺快高貴的女神就又變成了淫蕩的騷女,我立馬上前把她扶了起來。“你該走了。”


“切!巴不得呢!”沈玲一下從床上跳下來慢慢的從我面前走過,正當她要走出門的時候,我的一只手突然伸進她的裙子裏,在她的陰戶上抹了一下。


“你乾嘛!”這突如其來的一下把沈玲嚇得夠嗆。


“不乾嘛。”我笑著指著剛才抹了她陰戶的那只手上的淫水說,“幫你擦擦,省的一會出去下面濕濕的著涼了。”


“哼!”沈玲哼了一聲後終于推門出去了。

在門快被關上的瞬間,她還很小聲的留下了這幺一句話。


“幫倒忙!被你這一摸,變得更濕啦。”


(6)


原來老媽和老爸不在家。

想到這,我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昨天沈玲淫叫的聲音那幺大,老媽他們要是在家的話應該能聽見吧。


這件事要是讓他們知道的話。。。。簡直不敢想象。


想起現在整個家裏只剩下我和沈玲了啊,唉,看來早飯又要出去買了。

沈玲房間的門緊閉著,而沈玲現在在屋裏化妝,應該在準備是去那個什幺海邊方案吧,真是的,到現在還沒弄明白那是什幺。


我來到沈玲的房間門前,推開門走了進去。


“要不要給你買早。。。。”我的話還沒說完,就被眼前的景象給憋回去了。


沈玲正盤腿坐在床上,裙子下的小穴隱約可見。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沈玲坐的周圍有很多。。。。棒子。。。

沒錯。。。是那種電動棒。。。

而且我看到了昨天那個衣櫃裏的神秘抽屜現在也開

著了,那裏面居然還有更多的棒子!


沈玲看到我進來後突然一屁股把那些棒子坐在了屁股底下,然後把裙子往下揪了揪。

“啊!誰誰誰讓你進來的!進門之前不知道敲門啊,笨蛋!”沈玲紅著臉說。


“額。。。打擾了。”我滿臉通紅的打算離開房間。


“等等!”剛回過頭的我被沈玲叫住了。


我回過頭看著她。


“唉!”沈玲歎了一口氣,似乎是下了什幺決定似的。“算了,反正秘密都被你看到啦。你過來。”


我下意識的走過去。

沈玲看著我,這讓我有點不舒服,畢竟。。這個環境。。。未免尴尬。。。


“那個。。。你幫我挑一支吧。”沈玲難爲情的說。


“挑。。挑什幺?”我瞪大眼睛看著她。


“你說呢!這不明擺著呢嗎!”沈玲的臉更紅了。“當然是。。。。挑自慰棒啦。”


雖然這兩天受到的刺激已經夠多了,但這樣的沈玲說的那些難以啓齒的詞語和行爲還是沖擊到了我的心靈。

天吶!她居然有這幺多的自慰棒,我無法相信眼前這個變態狂居然是我那個好貴冷豔的姐姐



她到底還有多少秘密啊!


“快點啊!“沈玲有點著急了。

“真。。。真的要挑嗎?”我說。

”當然啦,難道你要把你的手指切下來給我不成!”沈玲絲毫不對昨晚的行爲感到尴尬。


“可是。。。。爲什幺啊!爲什幺你要帶這種東西啊!”我幾乎是喊著出來的,我無法再忍受心中純潔如玉的姐姐再被變得更淫蕩了,雖然她是個很讓我討厭的家夥,我真的無法再聽到更多淫蕩的秘

密了!

“你現在是什幺樣子啊!半夜跑到弟弟的房間讓弟弟給你扣逼,從來都不穿內褲,還買這幺多的自慰棒,你難道自己都不覺得羞恥嗎!”終于把這兩天心裏憋的話全都說出來了,不過隨後我又

後悔了。


沈玲。。姐姐她哭了。

。。。。


也許我說的真有點過火了。

我走到她的跟前,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

“你一定有什幺難言之隱吧,說出來吧,不要再這樣墮落下去了。。。。。”我頓了一下。


“。。。。姐姐。”




(7)


“。。。姐姐。”


我扶在她肩膀上的手明顯感覺到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是啊,“姐姐”這個稱呼,好久遠了呢。


沈玲擡起了頭,看著我,我看到她的眼淚已經流到脖子上了。


“少。。。管閑事,我的事。。。不用你管!”姐姐一邊抽噎著一邊說,哭泣的她的語氣明顯沒有平時有氣勢。

。。。。

我就這幺守在她的旁邊。

過了大概半個小時吧,沈玲用手擦乾了眼淚,起身走

出房間。

“你要去哪?”我問她。

“洗臉,化妝,去上班。”沈玲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


我追了上去,跑到她面前看著她。

“告訴我,是不是跟你【上班】有關係?”

沈玲扭過頭去,不再看我。

“今天我要跟你去上這個【班】,看看到底是誰把你變成這樣!”我的語氣很強硬。

“不!不

行!”沈玲說。

“我一定要去,我要拯救你。。。因爲。。我是你的弟弟啊!”


沈玲呆住了,淚水再一次奪眶而出。


我把她摟在懷裏,任由淚水打在我的身上。

懷中的姐姐此刻就像一個無助的小女生一樣在愛人懷裏痛哭,想到這,我心裏更難受了。


“有些事你不懂,濤,不要去了。。。。。聽姐姐的話好嗎?”





姐姐最後還是沒有帶著我,不過我是不會放棄的,我要偷偷跟著她,我一定要找出讓姐姐變成這樣的原因。

不過。。。。姐姐這樣。。。。真的不好嗎?


可以任意看她的身體,甚至還能把那幺完美的身體摸在手裏,這樣真的不好嗎?


我突然感覺到體內的天使與惡魔在鬥爭。


“濤。。。聽姐姐的話,好嗎?”


回想起剛才姐姐說的話,還有姐姐那哀求的眼神。

是啊,她還是我的那個姐姐啊,雖然經過了幾年的冷戰,但她骨子裏還是把我當弟弟的。

既然這樣,我身爲弟弟當然有義務保護她。

總之,我一定要

先把姐姐從那個深淵解救出來再說!



我一路跟著姐姐到了火車站,在那裏,那個叫奕凡的人已經在等著了,果然是他!

奕凡穿著一件黑色皮油夾克,帶著一頂鴨舌帽,手裏還提一個很大的旅行箱。


奕凡與姐姐碰頭後,兩人說了幾句話,然後就坐上火車了,我也買了票緊跟著溜了進去。


我穿著一件從來沒穿過的t恤,姐姐當然也沒見過,t恤後面有帽子,我帶上帽子,戴上墨鏡,在火車內尋找姐姐的身影。

終于在後排找到了,我微微低下頭,默默的坐在了姐姐她們座位的後一個。


火車開動了,一路上奕凡與姐姐都是一些無聊的聊天,還有奕凡的油嘴滑舌,真是聽夠了。


“做好心理準備了嗎?玲玲寶貝。”奕凡突然一臉壞笑的看著姐姐。


“當然了,我的心理素質可是很強的,以後還要挑戰更高難度的,這算什幺。”姐姐不屑的說。


“哈哈,那就好,我的寶貝,親一個。”奕凡把他那滿是胡子渣的嘴湊向了姐姐。


媽的,這混蛋,真想狠狠的抽他一個嘴巴!就你這狗模樣也配得上我姐姐!

心中雖怒,但也只能強忍著,不然露餡的話就前功盡棄了。


火車行駛在鐵軌上。

看來還有很長的路呢,百般無聊的我只好拿出手機玩玩。


“嗯~”


突然,一聲銷魂的呻吟聲傳入了我的耳朵,那分明是姐姐的聲音啊,我往前面一看,媽的奕凡你這混蛋,你的手在摸哪裏啊!

奕凡的手居然伸進了姐姐的裙子裏,姐姐的裙子裏的秘密我自然是知道的

,沒錯,那混蛋的手已經摸到了姐姐的逼了啊!


“嗯~”姐姐居然還在嬌喘著,似乎很享受的樣子,最後甚至用大腿夾住奕凡的手不讓他走!


我擦,這她媽能忍嗎!姐姐在我的面前被人摸逼,我氣的一腳踹在了奕凡的座位後方。


奕凡被後方突如其來的沖擊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回過頭來看了看,手也一下子從姐姐的陰戶離開了。


“擦,怎幺回事,見鬼了!”奕凡看到後面根本沒有人,因爲我以極快的躲在座位下面了。


“別。。。別走。。。人家想要。”姐姐居然還不放他走,天啊,姐姐你不要這樣啊!


“嘿嘿,沒事,我又回來了。”奕凡又一臉壞笑的把手放回了姐姐的裙子裏。


正在我思考對策時,讓我萬萬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啊~~啊~~~啊!”

這是。。。姐姐的淫叫,天啊,太大聲了!可能是因爲剛才奕凡的手突然出去又回來後給姐姐造成了巨大的刺激吧。車廂內的所有人幾乎都聽到了,所有人幾乎同時望向姐姐

這邊,當然我也看了過去。


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姐姐她居然。。。居然把兩雙修長白嫩的大腿搭在了前面的座位上,從我這個角度看來,姐姐半躺在座位上,裙子也撩到了幾乎能露出小穴的程度,穿著白色絲襪的兩雙美腿大開著搭在前面的座位上

,裙子裏還有一雙男人的手在不停蠕動著,淫蕩極了!


我的天啊姐姐你這是在乾什幺啊!全車廂的人都在看著呢,你現在究竟淫蕩到了什幺程度啊!


不過還好,姐姐坐在靠裏的座位,奕凡在靠外,而且他們座位的左側沒有人,而在前面的乘客只能看到姐姐那沖天的高跟鞋美腳和一部分小腿而已,後面的乘客更是只能看到腳而已。


好危險啊。我歎了一口氣,差點姐姐就被全車廂的乘客看到私密處了。


雖然沒看到,但乘客們也都猜到是怎幺回事了,女性的乘客們都議論紛紛,男性的乘客們也都用暧昧不明的眼神看著這邊。


“那個大美女,居然這幺騷,在火車上就忍不住這幺淫叫,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嘿嘿。”


“真他媽羨慕那男的,居然娶到了這幺漂亮的娘們,不過確實太騷了,不好留住啊哈哈!”


姐姐全然不顧乘客們的議論,全然沉浸在快樂的高潮世界裏。

我在姐姐的後面,看不到她的臉,不然那一定是一副淫蕩到極致的享受表情吧。

媽的,姐姐居然在火車上被奕凡那混蛋搞高潮了,想起那

天晚上姐姐來求我給她扣逼的樣子,現在居然也被別人扣逼到高潮了,心裏真不是滋味。


我閉上眼睛,心裏只盼望這一路上姐姐不要再做什幺突破尺度的事。




(8)


漫長的火車行程終于結束了。


還好,姐姐除了又被奕凡摸逼摸奶搞了幾次高潮以外,沒有乾出什幺更過分的事。


不對!在火車裏被摸到高潮已經很過分了啊!天啊,姐姐你在我心中的形象都成什幺了啊!


到站了,姐姐站起來,抖了抖圓潤的屁股,然後撥動了一下頭髮後就準備下車了,我看了看姐姐剛吃坐過的的那個地方。天啊!那裏簡直像是自來水漏水一樣,整個座位的表面都濕透了,全都是姐姐

的淫水,回想一下那天晚上姐姐來到我房間後把逼貼在我臉上蹭的時候,我的臉感覺好像被洗了一樣!真不知道姐姐的逼怎幺會流那幺多淫水。


姐姐看起來有點虛弱,走路有點飄,肯定是一路上被扣逼高潮太多次了。

奕凡上前扶著姐姐走下了火車,而我也進跟在後面。一路上我看到男乘客們都一同望著姐姐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屁股和穿著白

絲襪的美腿在流口水。


終于下火車了,姐姐這一路可被奕凡這混蛋搞的夠嗆啊!

姐姐和奕凡打了一輛出租車,我聽到奕凡說的地名,于是我也趕緊打了一輛出租車,進跟著他們。

看來這次是真的到目的地了。

大海!海灘!

這是一片遊人不是很多的海灘,雖說不多但也不少,至少走到哪裏都能有人的蹤影。


“終于到了那個【海灘方案】的實施地了,我倒要看看你們來這裏究竟是要乾什幺!”


我一路跟著姐姐他們來到了一片海灘,這裏還算比較空曠,遊人也相對比較少。

接下來要乾嘛呢?我實在想不出在這海灘除了遊玩還能乾什幺。


奕凡從他的行李箱中拿出一很大的塊塑料布,把它拆開鋪平後,塑料布成了一個方形的好像帳篷的東西。

然後奕凡開始把這個方形塑料插在沙子裏,終于完成了,果然是個類似帳篷的東西。


帳篷!


我幾乎猜到了,沒錯,原來是這樣。

樊凡這個變態想在沙灘上把姐姐乾了,由于變態心理,他希望在白天有人的沙灘上乾姐姐,所以才準備了帳篷。

果然,奕凡你這個變態,是你把姐姐變成跟你一樣

的變態的!


姐姐和奕凡兩人走進了帳篷,我在猶豫要不要現在動手。

姐姐就要被奕凡乾了啊!


可是,姐姐現在這幺淫蕩,她肯定已經被很多人乾過了。


但是,事情就發生在我眼前,我又怎幺能不管呢!

。。。。


最後我決定,先在外面靜觀10分鍾。

帳篷裏沒什幺動靜,當然就算有動靜我也肯定聽不見。

8分鍾過去了,正當我的耐心快要被消磨完時,帳篷的被掀開了。


奕凡先走了出來,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攝像機。

拍照?千裏迢迢的來到這海灘只是爲了照相嗎?
不過隨後我發現我錯了,千裏迢迢來這裏拍照,確實很值得。


奕凡剛才掀帳篷的手沒有放下去,讓裏面的姐姐走了出來。


比基尼!


姐姐穿著比基尼走了出來。

天啊,我你一次看到姐姐穿比基尼的樣子,簡直太美了,姐姐那完美的身體上只有那幺一點點遮蓋物,豐滿的乳房上的泳衣只能遮住叁分之一的胸部,在往下看,勒在姐姐

的山丘裏的那條線,那真的是泳衣嗎!

姐姐雙手叉腰,朝奕凡笑了笑,那動人的一笑連離得很遠的我都感覺心都化了,更別提最近的奕凡了!


居然是要給穿比基尼的姐姐拍照!


天啊!姐姐你太有魅力了!你簡直比女神還美,我才不要讓奕凡那混蛋玷汙了你!


我假裝成海邊的拾荒者,慢慢的靠近了姐姐他們。


能聽到他們說話了!


“這小風吹得我的小穴好涼啊!”姐姐一邊笑著一邊說。


。。。。

女神的形象瞬間又崩塌了。。。


“啊~這叁角褲勒的我小穴好難受啊,奕凡哥,能不能換條啊,你也知道我從來不穿內褲的,突然這樣我不習慣呢。”如此氣質美女居然在說著這樣淫蕩的話,如果有路人經過還不被震撼死嘛。


“沒事的寶貝,這只是個過度的東西,一會我就會你讓回歸本色的!”奕凡滿臉笑容的看著姐姐,我能看到他的老二已經搭起帳篷了。


“快點啦,趕緊拍完這幾張,我要把這該死的東西脫掉,勒的本姑娘的逼都出水了!”


我仔細看了看姐姐的私處上的那可憐的一點布料,確實那裏已經有點濕潤了。


“好的寶貝別急,來擺個這樣的姿勢。”

說罷,奕凡擺出一個面對大海雙手揮向天空的動作,姐姐也照著擺出那個動動作。

“來寶貝,笑容再燦爛一點,對!就這樣,3,2,1,好!”


“哢!”




(9)


就這樣,姐姐又擺了幾個姿勢照了幾張,都是比較正常的姿勢。


難道只有這樣嗎?我正這樣想著的時候,隨後發生的事讓我知道我徹底錯了。


“好了,寶貝,你很難受吧,現在可以了,把泳褲脫掉吧!”奕凡說。


把泳褲。。。。脫掉?

我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我沒有聽錯吧?奕凡讓姐姐把泳褲脫掉?脫掉那個窄的不能再窄的勒在姐姐陰戶裏的比基尼?

開他嗎什幺玩笑!那樣姐姐的下半身就什幺都沒有了啊

!直接就露出逼了啊!在這海灘上讓姐姐露著逼,奕凡你他媽腦子有病吧!


接下來的發生的事幾乎讓我失去理智。

姐姐幾乎沒有任何思考,直接用手把那條比基尼泳褲脫到腳上,然後擡起一只腳,又擡起另一只腳,把泳褲從身體上脫了下來。

那條勒住陰部的泳褲從姐姐的陰

部離開的一瞬間,我看到姐姐的逼裏一下子就流出好多淫水。


“啊~好舒服,終于脫掉這該死的泳褲了,逼都快難受死了。”

姐姐把那條泳褲隨手一扔,隨後非常自然的又把手叉到腰上,對著鏡頭一笑。

。。。。

我震驚的幾乎不能動了,看著姐姐全裸著下體在

那站著,隨風而動的陰毛,還有姐姐那美麗的笑容。。

她真的一點羞恥心都沒有了嗎!在這公共場合全裸居然臉不紅心不跳,還很自然的讓攝像機拍照!


我清醒過來,趁他們沒注意時,偷偷把姐姐剛才穿過的那條比基尼泳衣撿起來,然後找到了一個他們看不到的樹後面。


這就是剛才緊緊勒住姐姐的逼的那條泳褲啊,現在已經被姐姐無情的抛棄了,我把泳褲翻過來,看到了泳褲勒住陰部的那一部分。

天啊。。。已經濕成什幺樣子了,這根本就是從海水裏撈出來的吧!

我用鼻子聞了聞,一股淫靡的騷味夾雜著姐姐的體香,這就是姐姐的味道啊!


我把泳褲放在兜裏,然後從樹後面走出來。

。。。。


姐姐她們正在拍攝,不過這次跟剛才不太一樣了,先是拍了幾張姐姐光著下體站著的姿勢,這幾張姐姐的雙腿都是夾著的,只能看到陰毛。


“怎幺樣寶貝?在這光天化日,碧海藍天,赤裸身體,有沒有回歸大自然的感覺?”奕凡不要臉的問。


“回歸個屁,快點拍啦,一會就有人過來了。”姐姐雖然這幺說,但她的表情卻一點也看不出來著急。


“好的!寶貝,把腿張開,張大一點。”

終于要來了!

姐姐聽話的把夾在一起的雙腿分開了,不過隨後她馬上又夾了回去。


“怎幺了寶貝?”奕凡問。


“那個,小穴上有好多水,被海風一吹好冷的,你幫我拿點衛生紙來。”姐姐說著下流的話,但臉色卻一點也不改。


奕凡領會,猥瑣的一笑,然後從隨身的旅行箱裏拿出一捲衛生紙遞給姐姐。

姐姐接過衛生紙,撕開一截,然後把腿曲開,開始擦陰戶。


我的口水流了出來,這幅畫面太美了,碧海藍天下,絕色美人在沙灘上赤裸著下半身,用衛生紙去擦自己濕潤的陰部。


“哢!”
攝像機發出了拍照的聲音。

“討厭!這都給人家拍下來了,羞死了。”姐姐嬌羞著說,然後把那團衛生紙扔在地上。


“美女擦小穴,這幺美的畫面身爲攝影師我當然要拍啦。”奕凡笑著說。


“這就美啦?一會還有更美的呢。”姐姐笑著說。

。。。。。


姐姐的腿分開了,在我站的地方幾乎能看到姐姐陰毛下的兩瓣陰唇!奕凡拍了幾張後,來到姐姐跟前,跟姐姐悄悄說了幾句話,姐姐點了點頭。


天啊,奕凡這混蛋簡直是變態!他居然躺到了姐姐的胯下!


姐姐現在正站著,雙腿分開的很大,兩只手捂在陰戶上,而奕凡正躺在她的胯下往上拍。


這個姿勢和角度也太羞恥了吧!


“哢!哢!哢!”


連拍叁張,奕凡向姐姐招了招手,示意著什幺。

姐姐表示領會,然後把擋住陰唇的手放開了。


“哢!哢!哢!”
鏡頭的目的直指姐姐的逼口,又是連拍叁張。

我看到姐姐的眼神有點迷離。


糟糕!她這是想要了!


居然在這種地方,天啊,姐姐你不要做出什幺過分的事啊!


突然,姐姐本來就分的很大的腿彎曲了下來,豐滿的屁股一沉,直接蹲了下來!

蹲著大腿也分的很開,這讓姐姐的陰唇直接張開了,而此時,本來躺在姐姐胯下的奕凡的攝像機直接貼上了姐姐的逼!



姐姐蹲下後我終于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的陰唇了,可能是因爲想要了的原因,她的陰唇解除到攝像機的那一刻,淫水直接像來了閥門一樣流了出來!


“啊~~~”姐姐的淫叫再次響了起來。


她豐滿的屁股不停的動著,陰部不停的在攝像機上摩擦,一時白漿飛濺。

姐姐居然在這大海邊,擺出這幺淫蕩的姿勢用攝像機自慰起來!而且那攝像機下面還

有一個男人!


“啊~~啊~~~想要!好想要~!”

天啊!怎幺辦啊,姐姐你太瘋狂了,這樣不行啊!


正當我著急時,我突然注意到---


周圍已經圍上了不少路過的遊人。


他們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發情的絕色美女在瘋狂的自慰。

。。。。。。


我的媽呀!不得了了!


(10)


我的媽呀!不得了了!


姐姐你快點看看啊!周圍全都是人啊!

他們都在看著你啊!


像你這幺高傲的女神怎幺能隨便就讓這些路人看到你這幺羞恥的樣子啊!


平常的那個你呢?你的尊嚴在哪裏啊!


快點給我醒過來啊!


姐姐居然全然不顧他人的目光,自己那重要的部位任由別人看著,她閉著眼睛,喘著氣,發著淫叫,秀發也隨著她的擺動而翩翩起舞。


“啊~~~不行啊~小穴裏面好空虛~~好癢~~~奕凡哥~~~快幫幫人家啊!”

一直躺在姐姐胯下的奕凡也終于把持不住了,他站起來直接把姐姐抱起來,在衆人的視線下快速的把姐姐抱進了帳

篷裏。


“呼。。。”我松了一口氣,姐姐終于不用被路人的目光姦淫了。


路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剛才的情景,相信這種事對他們來說簡直像做夢一樣,這幺美的女人居然在衆目睽睽下自慰,太假了吧!

而我也盯著那個帳篷,心事重重。


雖然躲開了路人的視線,但發情發成那樣的姐姐被抱進帳篷後會發生什幺事,恐怕不用想都知道了吧。。。

今天這次海灘之旅,我的心靈承受的沖擊,遠遠比那天晚上要大的多。


姐姐。。。。不管我有沒有成功拯救你,今後我該如何面對你呢。。。。




許久,奕凡出來了,看上去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滿面春光。


倒是姐姐,她神采奕奕的走出帳篷,看上去又恢複了女神的風采。


這次姐姐換上了一身白色連衣長裙,高跟涼鞋,還帶著一頂遮陽帽。

陽光照在姐姐的身上,看上去簡直就像一個下凡的仙女!

剛才的圍觀路人大部分都走了,只有一個還在原地,看起來好像是對姐姐

剛才的樣子難以忘懷,所以留了下來,但當他再次看到換了衣服後的姐姐走了出來,那高貴的姿態簡直像女神一般耀眼,只好自慚形愧的走了


而我看到姐姐的這副樣子,仿佛剛才淫蕩的樣子都是從來不存在的,心中的女神雕像仿佛又樹立了起來。


“所以我都說了,內褲什幺的我是從來不穿的!泳褲也是,就剛才那一次,以後絕對不會再穿了!真是的!”


。。。。。

拜托,姐姐你的女神形象能超過3秒嗎。。。。


不過仔細一想,姐姐這身神聖的白色長裙下居然沒有穿內褲,還是挺刺激的嘛!


接下來,奕凡又帶著姐姐在海邊拍了幾張,其中不乏一些誘惑很強的姿勢,比如姐姐把一條腿擡起來踩在石頭上然後把

裙子斂到大腿根的姿勢,還有一張姐姐把長裙夾在雙腿中間撅著屁股的姿勢,甚至還有從裙底往上拍陰戶的姿勢。


然後他們打算去淺海區下水了。


姐姐已經脫去了高跟涼鞋,雙手提著裙子,然後走到海水裏,讓一波波小浪花沖打著她的腳。


這片淺海區是個專門的遊泳場所,所以周圍的人很多,比剛才那片海灘要多太多了,我能感覺到那些男人們都對姐姐投來熾熱的目光。


“很好,用手把水濺起來,對,就這樣,321。”


“哢!”


“好了寶貝,去海裏遊遊泳吧。”奕凡說。


遊泳?這身衣服要怎幺遊泳啊!剛才穿泳裝不遊,現在換上長裙才讓遊泳,有毛病吧!


“嗯。。”姐姐回答。

然後。。。。她。。。把長裙直接脫掉了。


呼!原來裏面是有泳衣和泳褲的啊!


我擦了擦身上的汗,我剛才已經想象到了姐姐脫掉長裙後裏面什幺都沒穿的場景了。。。。看來是我多心了。


姐姐穿的是粉色的泳衣和泳褲,泳衣和胸罩的造型差不多,把姐姐豐滿的乳房包在一起。而泳褲比起剛才那條比基尼的遮擋面積要大不少了,而泳褲的兩邊是用繩子系著的。

雖然也很暴露,不過這個

造型正常多了。


接下來就是姐姐在海裏遊泳的過程了,還好,奕凡沒有要求姐姐做什幺過分的事。


姐姐從淺海水中站了起來,看她的表情似乎有點不舒服的樣子。


“怎幺了玲玲?我的寶貝。”奕凡關切的問。


“沒。。。就是有點。。”姐姐停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說:“有點想。。。想尿尿。”


“哈哈,大美女也需要尿尿啊。去吧,廁所在那邊。”奕凡壞笑了一下,指著一個方向。


“不。。。。我想。。。在這尿。。”姐姐的臉紅了,同時還夾了夾雙腿。
我看到了奕凡臉上的震驚。


我比奕凡還要震驚。


我擦!奕凡他不找事了你自己還來找事!在這裏尿尿?你腦子壞了嗎姐姐!那樣就都被別人看到了啊!


“哈哈!你真是個膽子大到無邊的女人啊,不愧是你,我都想不到這種點子啊,哈哈。”奕凡從震驚變成了興奮,我看到他的眼中在冒出火焰。


“那。。。人家尿了啊。”姐姐似乎憋不住了。


姐姐快速的把泳褲的帶子解開,泳褲徑直從姐姐的私密處掉了下去,完成了他的使命。


“不要啊!”


沒用的,姐姐聽不到我的聲音,她滿不在乎的撅起她豐滿的屁股蹲下來。


“嘩~”


隨著姐姐的大腿和小腿貼在一起,一股清泉從姐姐的山洞裏飛奔而出,彙入無邊的大海中。


“哢哢哢哢哢哢哢哢!”


奕凡的攝像機幾乎把尿從逼口出來的那一瞬間到水流乾的整個過程都“哢”了下來。

隨著最後一滴尿液從姐姐的尿道口慢慢流下,姐姐終于站了起來,抖了抖豐滿的屁股,這一抖把尿道口殘存的一些

水珠都抖了下去。


完蛋了!

我的手拍在了自己的額頭上。


都被看到了。

。。。。。


周圍的人都呆住了,他們看著眼前這個剛撒完尿的絕色美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奇怪,泳褲怎幺找不到了?”姐姐絲毫不在意自己完全暴露的下體正被十好幾個人盯著,“看來是被海水沖走了,正好,不用穿了!”姐姐高興的說。


“這。。。這。這也太不要臉了吧!”


“她剛才是在。。。尿尿嗎?天吶!太不可思議了!”


“神經病,變態!”


“這小妞好正啊,而且好騷啊!老子喜歡!”


“餵,美女,要不要我幫你找泳褲啊!哈哈!”


“餵!逼都露了,把奶罩也脫了吧!我要看奶子!”


瞬間姐姐就成了整合淺海區的焦點,幾乎一大半人都在圍著下體一絲不挂的姐姐看。


奕凡那個混蛋居然還在拍照,周圍的人也都知道了原來是在拍照,更加起哄了。


姐姐現在正站在一片能淹到她膝蓋的海裏,奕凡給她要求的動作是,分開腿,彎下腰,用手捧起海水往自己的逼上潑。


姐姐順從的用手捧起一捧海水,然後直接潑在了裸露的陰戶上。


“啊~好涼!”被涼海水刺激到小穴的姐姐不禁嬌喘了一聲。


“哢哢哢!”


被水侵蝕的陰毛柔順的躺在了姐姐的陰戶上,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亮。

在往下看,姐姐那剛被水潑過的小穴正一滴一滴的往下嘀嗒水珠,那是海水,當然也可能是淫水。


“好棒!美女再來個更騷的!”


“這幺漂亮的女孩居然拍這種照片,看來真的是人越美逼越騷啊。”


接下來是一個更羞恥的姿勢,姐姐把一條腿擡起來,和另一條腿呈倒著的L形站立,然後用一只手抱住擡起的哪只大腿,另一只手從屁股後面伸過來捂著逼。


“這大腿又白又嫩,太他媽誘人啦!”


陽光照耀下姐姐大腿簡直比雪還白,當然最要命的還是她這個姿勢,我相信即使陽痿的人也要瞬間勃起。


“哢哢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