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我隔壁老王精品国产亚洲不炒作、不卖丑,个个以身作则,这6位优秀演员堪称“清流”

精彩内容:

娛樂圈是什麽地方?是一個大染缸,時間長了可以讓人顛倒黑白,改變叁觀的地方。

很慶幸也有很多演員自出道以來,從未受圈子裏的風氣影響,一直恪守著自己的底線。

在這個欲望泛濫的時代,他們卻懂得遠離喧鬧,用心演好每一個角色,做好自己認爲值得的事

事。

1.李保田

李保田出生在徐州,13歲離家到梆子團學醜角。後來進入徐州文工團的他摸爬滾打10多年,

爲了能上大熒幕做演員,1978年已經32歲的他考入中戲。

37歲時李保田才有了自己的第一部主角作品,在電影闖江湖中扮演醜角藝人張樂天,在演藝

圈嶄露頭角,之後李保田開啓了自己的演藝巅峰之路。

菊豆中的楊天青,鳳凰琴中的余校長,搖啊搖搖到外婆橋中的黑社會唐老大,神醫喜來樂,

宰相劉羅鍋。

這些角色亦正亦邪,都被李保田刻畫的出神入化。劉羅鍋之後,他成了劉羅鍋的代名詞,張

國立成了皇帝專業戶,王剛成了和珅專業戶,而李保田卻再也沒演過劉羅鍋。

對此他解釋道:總演一個角色小心觀衆反胃,塑造好一個角色不容易,破壞他卻很容易。

爲了角色逼真,劉羅鍋40集,他一直馱著背,身上還背著一口鍋,一絲不苟,就爲了達到最

好的效果。

演菊豆時,他可以一個月不洗澡,身上髒兮兮的,別人都不認爲這是真的,但李保田覺得只

有這樣他才能認爲是真的。

李保田不接爛片,拍戲時較真,不願意隨波逐流,這也爲他惹上了麻煩。

2006年,拍攝欽差大臣,說好是30集,他是藝術總監,戲拍完後他有審核的權力。

可是制片人卻瞞著他將電視劇拖拉劇情注水到了33集,爲了謀取更多利益。李保田知道後

說:注水肉老百姓都不願意吃,何況注水電視劇呢。

他一紙訴狀將制片人告上了法庭。雖然官司贏了,他的舉動被多家影視公司孤立起來,還扣

上了個戲霸的帽子,變得無戲可拍。

李保田說:我就是較真,那些天天遲到的人,你怎麽辦?刪了他的戲,以後幹脆別來了。

他還說不喜歡和大牌導演合作,喜歡和處于上升期的導演合作,比如張藝謀,兩人愉快地合

作過幾部作品。

在李保田心裏戲比天大,一切都是爲了藝術本身的創作:你人再好說話,戲不好,還是不

行。

他一輩子活得純粹而幹淨,有著叁不原則:不拍注水劇,不接廣告,不走後門。

李保田一輩子沒接過一個廣告,綜藝更是看不到他,他說:我不喝酒,所以不代言酒,沒生

病,也沒法代言什麽能治病的藥。

也不是他視金錢如糞土,只是他覺得接廣告會影響自己的作品,做演員不能利益至上,而是

爲角色而生。

兒子考中戲,他是中戲老師,兒子花了6年時間才考上。兒子結婚,他怕耽誤拍戲進度,都

沒有參加。

李保國的風骨之正派在娛樂圈實屬罕見。

去年金鷹節李保田獲得了終生成就獎,全體人起立爲他鼓掌,他的發言铿锵有力:沒有爲大

家服務的時候,我就躲在家裏頭一門心思地畫畫,等有了機會,我繼續地像以往一樣地充滿

激情地爲大衆服務。

尋漢計他演得出彩,70多歲的年紀仍然充滿激情。李保田一生踏實拍戲,清白做人,他才是

真正的藝術家。

2.李雪健

李雪健出生在山東的一個農民家庭,11歲隨父親去貴州支邊,到了陌生的地方莫名奇妙就遭

人打罵。

他看到宣傳隊很受人待見,就報了名。爲了有尊嚴,李雪健走上了文藝道路。

1977年李雪健憑著自己的努力考入空政文工團,成爲一名文藝兵。

他在27歲等來了自己的第一個話劇主角。李雪健演活了林彪這個角色,話劇九一叁事件在北

京演出300多場,讓他一炮而紅,獲得了戲劇界最高的梅花獎。

讓他真正家喻戶曉的是渴望和焦裕祿這兩部作品。渴望播出時萬人空巷,坊間流傳:嫁人當

嫁宋大成,娶妻當娶劉慧芳。

電影焦裕祿上映時,一張叁毛錢的電影票,愣是賣出了1.3億的票房。李雪健又將金雞和百

花獎同時收入囊中。

李雪健塑造了太多深入人心的角色,還有水浒傳裏的宋江,荊轲刺秦王裏的嬴政,少帥裏的

張作霖。

在被問到娛樂圈裏最願意和誰合作時,演員們都異口同聲地說是李雪健老師。他的演技已經

毋庸置疑,能讓他有這麽好的口碑,肯定是他的人品也很好。

當年焦裕祿的頒獎現場,李雪健演技好卻不自知,他謙虛地發言:苦和累,都讓一個好人焦

裕祿受了。名和利,都讓一個傻小子,李雪健得了!

2016年金鷹節現場,把極具分量的最佳表演藝術獎頒給了李雪健,他發言道:用角色和觀衆

交朋友,是我的選擇,我的追求。

台下的演員都紅了眼,起身爲他把畢生心血爲藝術獻身的高尚品質鼓掌。

李雪健有多麽熱愛表演,能敬業到爲了拍戲不顧生命危險。

2001年李雪健拍攝中國軌道,戲拍了一半時,他被查出鼻咽癌,導演讓他先去看病,停止拍

戲。

李雪健堅持道:錢都花了,戲也拍了一半,現在半路不拍了,那不等于錢都打水漂了,這比

我死了還難受,不行,接著拍。

就這樣李雪健放棄手術,保守治療,上午化療,下午拍戲。

拍到最後一場戲時他已經被病痛折磨得說不出話來,他還是铿锵有力,聲情並茂地說出了台

詞。現場的工作人員被他感動得一邊哭,一邊拍。

好在戲拍完後,李雪健就積極配合醫生和家人,控制住了病情,也留下了後遺症。

他變得說話口齒不清,聽力也下降。複出後的李雪健爲了拍好戲,堅持不帶助聽器,背下所

有對手戲的台詞,一看嘴型就知道對方在說什麽。

李雪健老師說:拍戲才能活得更有意思,戲是良方,戲才能續命。

所以你要問李雪健老師什麽時候最幸福?他的回答一如當年:吃盒飯的時候最幸福,感覺自

己又有戲演了。

3.陳道明

陳道明出生于天津,1971年考天津人民藝術劇院時,面試老師就曾說過:你的眼神透著與這

個時代格格不入的清高。

馮小剛都說:陳道明是一個清高的只肯在戲裏低頭的人。

陳道明從中戲畢業後,從藝30多年只拍了30多部電視劇,19部電影,可能不如現在當紅明

星3年的作品量。

他很挑戲,劇本不合邏輯的不演,僞曆史的抗日神劇不演。但他慢工出好劇,産量不多的作

品中,每個角色都被他賦予了鮮活的生命。

33歲時陳道明才第一次當主角,在末代皇帝中演年輕時的溥儀一角一炮而紅。後面圍城中玩

世不恭的方鴻漸,康熙皇帝中霸氣側漏的康熙皇帝。

陳道明的演技精湛,身上更是具備了好演員的寶貴品質敬業。

爲演好方鴻漸一角,他大夏天穿著長衫,戴著眼鏡在家中來回踱步,爲找到演方鴻漸的感

覺。

妻子回家時看到他後背全部濕透,嘴裏還念叨著台詞,上前想要扒掉他長衫時,陳道明回頭

竟是一句:啊,蘇小姐。陳道明爲角色走火入魔了。

就是這份認真琢磨角色的癡勁,才有了後來被演活了的方鴻漸。

導演高希希曾說,陳道明在劇組演戲時,從來都是站著,戲服一穿就是一天,他說一坐就沒

有了演戲的那個精氣神,隨時都是精神飽滿,整裝待發的樣子。

拍康熙王朝時,有場康熙教訓兒子的戲。可能覺得原劇本不能夠深刻地表達出一個父親的憤

怒,在現場演繹時,陳道明突然就給了兒子一個耳光,接著又打了自己一個耳光。

這兩個耳光既演出了對兒子的失望,也表達出一個父親對自己失責的憤慨。

電視劇播出後,這場扇耳光的戲成了整部劇的畫龍點睛之筆。

被別人說到敬業,陳道明說自己就是一個職業演員,一個戲子。還說:你就是幹這個的,拿

的就是這份錢。人家清潔工四點鍾就起床,你還在被窩裏呢。

以他的咖位,能說出這樣的話,真是娛樂圈難得的清醒之人,是絕對的清流,值得所有年輕

演員向他學習。

4.何冰

何冰是地道的北京人,1987年考入北京人藝和中戲舉辦的表演班。畢業後被分配到北京人

藝,雖說他在話劇舞台上得過戲劇界最高的梅花獎和金獅獎,卻沒有讓他大紅大紫。

礙于他的形象,他出演的影視劇也多是些市井窮酸的配角小人物,真正讓他被大家熟知的是

37歲在大宋提刑官裏扮演的古代神探宋慈一角。

他眼裏有光,嘴角微閉,剛正不阿,一身正氣的表演折服了觀衆。

劇中大量拗口的文言文台詞,也讓大家見識了何冰的台詞功底,十叁分鍾的戲,一氣呵成。

之後何冰演主角的機會多了,又爲大家帶來情滿四合院裏善良仗義又口無遮攔的傻柱。憑借

此角他獲得了白玉蘭和飛天大獎。

白鹿原裏的鹿子霖,北京人的何冰說著一口地道的陝西普通話,他演出了鹿子霖的自私愛占

便宜,好色還貪婪,但也演出人性的弱點鹿子霖的懦弱。

這樣的诠釋,本是壞人的鹿子霖讓人恨不起來,因爲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這也是何冰的演

技高超的境界。

今年被中視點名的德藝雙馨的藝人中,何冰赫然在列。

然而他表演背後的故事,才能彰顯出他作爲演員的自我修養。

何冰現在也沒離開話劇舞台,在話劇和影視劇兩頭跑。何冰在北京人藝的話劇窩頭會館,裏

面有場戲他要把酒瓶摔在地上,他沒摔得很遠,玻璃渣子在他身邊濺了一地。

他就那麽躺在上面,按劇情說完了台詞,再起來時,手上滿是鮮血,轉身的瞬間,衣袖裏流

出一大攤血。

後來回憶那段表演,何冰稱那是最好的叁分鍾,最真實的表演,不用想著怎麽去用技巧抖機

靈。

何冰在采訪中曾說過一句話:技巧誠可貴,經驗價更高,若爲真誠故,萬般皆可抛。

已經在演藝界周旋了叁十年的何冰,身上還有那股難得的傻勁,透著不多見的天真,其實他

是個明白人。

他之所以能保持對演戲的熱愛,一是對自己有清醒的認知,再就是嚴守著做演員的底線,北

京人藝那戲比天大的四個字是他心中的守望。

5.段奕宏

段奕宏從小在新疆伊犁長大,他叁考中戲,最後一次以西北第一的成績順利入學。

畢業後的段奕宏被分到國家話劇院,每晚拿著90元的固定工資。那時也有影視劇找到他,直

到在士兵突擊裏扮演袁朗一角,段奕宏才在影視圈嶄露頭角,那年他37歲。

之後段奕宏開始了他演藝圈的戲妖之路。先後出演了我的團長我的團,細偉,白鹿原,烈日

灼心,暴雪將至等讓人印象深刻的作品,還拿到過兩個國際A類大獎。

演技封神的段奕宏在拍戲時連敬業的黃渤都說他很軸。

電影細偉中他扮演一個殺人魔,爲了拍出一個不一樣的細偉,他跑到陳列真實幹屍的博物

館,對其揣摩了半天。

誤殺小女孩的那場戲拍完後他哭了足足有半個小時,因爲入戲太深,他晚上經常做噩夢,身

體暴瘦15斤,走路都成了問題。

拍電影愛有來生,他推掉一切戲約,用一年的時間來研究戲本。

西風烈中他有大量的騎馬戲份,不會騎馬的他有時間就在黃沙漫卷的戈壁灘上練騎馬,還摔

斷了腿。

烈日灼心中有段水下戲,本來可以分幾次拍完,但他堅持一分鍾把九個鏡頭都拍完,還跑到

刑警大隊體驗警察伊谷春的生活。

而對于他這一系列近乎瘋魔的戲妖行爲,段奕宏說:我絕對要打碎,打破我的慣性,因爲演

員太容易慣性,這個慣性是要不得的。

這是一個演員對藝術的尊重,也是他對自己的尊重。就像他說的:我願意爲戲爲奴。

段奕宏從不軋戲,也不上綜藝,有戲時才出現,沒戲時娛樂圈直接查無此人。但他出品,必

是精品。

對于紅不紅他根本不在乎,他只想用好作品和觀衆交流。

就像他在我的團長我的團中說的一句:我只想事情是它本來該有的那個樣子。這是他最想要

的樣子,也是事情原本該有的樣子。

6.吳京

2021年最忙的演員就屬吳京了,今年國慶檔兩部電影長津湖和我和我的父輩,讓吳京成爲繼

沈騰外第二個票房200億的中國演員。

吳京是北京人,6歲就習武,曾叁次獲得過全國武術類的冠軍。

一部功夫小子闖情關讓他進入娛樂圈,真正讓他走紅的是電視劇太極宗師。

和師哥李連傑一樣,吳京也曾去香港發展,轉向拍功夫電影。在殺破狼中飾演一個反派殺

手,讓他獲得金馬獎最佳男配角提名,也是他最驚豔的角色之一。

2008年自導自演的電影狼牙上映,爲他以後從一名武打演員轉型成爲一名導演打下基礎。

2017年導演的戰狼2大火獲得56.8億票房,是中國影史冠軍,至今無人能超越。

之後吳京又相繼出演了流浪地球,攀登者,我和我的祖國等多部影片。

好的動作演員都是拿命去拼,吳京的敬業不比成龍,李連傑這些功夫巨星做得差,高危打戲

不用替身,堅持自己親自上陣的他,全身上下沒幾處沒有受傷,從小習武到現在,做過20多

次手術,縫過不下100針。

拿出命拼來的殺破狼角色,一句台詞,45秒鏡頭,吳京手上同一個地方,被甄子丹硬生生打

斷4根木棍。

殺破狼2張晉一天就踢了吳京300多腳,而且都還是頭,臉這些關鍵部位,有兩次直接把他打

暈了。

而另一場戲,一個幾十斤的桌子差點砸到他腦袋,差0.3秒就死了。

拍戰狼2時,一個水下鏡頭,吳京身上背著種種的鉛塊,缺氧導致他身體下沉,要不是救生

員及時發現,他就命喪大海。

對于這些生死懸于一線的驚險瞬間,硬漢吳京說:傷痕,是男子漢的勳章。

這不是一句炫耀的話,是一個人對夢想的最大誠意,那就是拼命。

把不可能變成現實,以炮灰的姿態殺出一條血路。這是吳京一貫的做事態度。

沒有機會就創造機會,賣房子也要拍戰狼,投資6000萬並零片酬出演流浪地球,中國的科幻

片沒有市場,拍了總比不拍強,一腔熱血是習武之人爲家爲國的樸素情感,更是骨子裏對民

族的強烈認同感。

流浪地球2已經開拍,吳京繼續探索新的電影類型,爲中國電影開創先河畫上濃重的一筆,

中國電影需要像吳京這樣的人。

這六位演員在演戲與做人之間,帶給我們如金子般寶貴的啓示,真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像他

們那樣認真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無奈于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也無奈于自己。 我隔壁老王精品国产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