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乳爆上司julio无码无套神功!好大根

精彩内容:


  「二舅,你真的確定這成嗎?」我頭上冒冷汗,嘴裏又期待又怕被傷害的問
道。

  「小子……依照這副藥的成分,是害不死人地,不過,你真的想試嗎?」

  舅舅操著怪怪的山東腔,頂了頂老花眼鏡皺著眉回答著,真天殺的,如果不
想試還問你幹嘛,老頭要死不死把這玩意說得「如此神奇」,用這種東西來獻寶
似的……

  對了,忘了先說,我二舅是開跌打中藥館的,叫名不見經傳大效堂,在台北
這種怪名字是十步一家……我們現在在討論的,是一本就墊在這張麻將桌下的成
年破書。

  「你這不是玩你侄子嗎?給了我希望又一副百般爲難的模樣…」我忍不住數
落道。

  「小子…不是俺說,這本書俺得來的好辛苦,可也已經過了二十多年頭,有
沒有效跟俺這招牌可沒關……」氣死人的老頭子,說話語無倫次,書有沒有效跟
二十年、叁十年有什幺關係啊!難不成,書還有保存期限。

  真是的!要不是最近諸多不順,我也不會跟二舅瞎扯「求書」來著。

  不說這,先說說哪些事不順好了……

  半年前,我被剛上任的女總給炒了,不是床上炒、是桌子底下炒,真他媽的
衰,老子活到今年二十六有叁,竟然還被小我六歲的老闆女兒給炒鱿魚…真是夠
氣的。

  你知道爲什幺嗎?就因爲我在茶水間裏裝咖啡時不小心看到她正在穿內褲…

  怎幺穿?我當時在桌子底下找掉了的奶球,一擡頭,竟然看見她正光著屁股
穿內褲!

  餵、餵…妹妹……這是茶水間耶…

  大概,這就叫做飛來橫禍…不,是飛來縫禍……女人有什幺縫你還用問嗎。

  這妮子仗著老爸有錢,第二天二話不說我就得捲舖蓋了。

  這還不夠氣呢,四個月前,我跟那臉上滿是豆花的「前」女友剛分手,我跟
她一共交往叁年十個月又六天過四十叁個小時…原本,配上我這樣英俊潇灑的男
人她應該心滿意足、了無生趣的,沒想到,她竟然背著我偷偷交了一個黑人……

  這……這…對我的打擊實在太大,堂堂五尺以上男子漢,活到現在二十五有
四,竟然被這滿臉紅豆女給出賣了,竟還背著我開起黑扁帽工廠來,當下,我當
然毅然決然的把她給開除了。

  這個臭婊子回來收拾東西時,一面還不停的說……我這個人什幺都好、忠厚
老實…就是那話兒太小,一點感覺都沒有,真他媽!要不是你走得快,我就媽的
打到你鼻青臉腫、七孔流血!什幺叫忠厚老實……呸!

  爲了這,我還特地拿尺出來量,叁寸叁,不就是叁寸金蓮好長槍?剛剛好亞
洲鐵男兒SIZE,日本A片標准不也都這樣嗎?頂多長一丁點啦,不要太挑剔
嘛……

  根本是你自己臭屄太松,可不是我的問題…氣死人的爛問題,虧我長得一表
人才、高有百八負二旬,交到我是你福氣,講這還算人話嗎。

  這還不是最氣人的……叁個多月前,我的好友小明來找我,原本失業在家的
我,只身離鄉背井的…就僅存這辛苦貸款來的小套房,本來是打算跟那臭婊子一
道住,但現在也就算了,小明因爲剛由高雄上來台北投靠,我也就只好暫時先收
留他。

  小明是玩股票出身的,還是搞期貨、選擇權什幺的…這我都不懂,我是搞硬
體的,會硬的東西我才懂,這名堂我可就不懂了。

  「阿忠啊…現在後SARS時代,買什幺你都賺,這支、這支…跟我買一定
准沒錯……」阿忠是我的小名,不是小明,是小名!沒打錯,由于我跟小明由國
中就混在一起,因此相信他一向有偏財運,就跟著他…買了。

  可是,也許,我真該相信人那背、喝涼水都會尿褲頭……

  我也不知道我買的是什幺東東,股票不就是小小的一張紙嗎?愛買多少隨便
你,股票你愛扁、你就扁嘛,扁久了就會胖回來,再怎幺扁也不會扁到負的吧,
可,人就這幺衰,短短的叁天時間,小明竟然哭喪著臉跟我說,我現在是負債一
百多萬……

  我可被嚇暈了,幻覺!一定是幻覺……別跟我開玩笑啊,你…你……這是在
糊弄我嗎?辛苦的一點積蓄十幾萬沒了還好說,不會連我貸款的房子都要吧。

  小明之後拍拍屁股就走了,他娘娘的……到底是我衰、還是誤交匪類啊!天
啊!誰告訴、告訴我到底是怎幺回事吧。

  台北我快混不下去了,聽說法院跟股市是商量的,怎幺才不到一個禮拜耶,
效率不要這幺好好嗎?平常怎幺沒這幺好。

  竟然來查封我家房子…還頭一次看到黃黃的彩帶,警匪片才有的喔……還挺
新鮮呢……

  呸、呸、呸…這是我買的房子耶,不要拍賣好不好?回來!給我回來!!

  如果,銀行要是有人性就好了,我是想繼續呆…不過看來是真混不下去了,
要回家也沒臉回去,爸爸早些年已過去了,離開家也快十年沒拿過錢回家……想
來想去,就只有投奔淡水的二舅一途。

  名不見經傳大效堂,前口有對石獅子,正匾上頭是烏翠松、鑲金挂,門牌還
有副對聯呢……是講相聲的嗎?乖乖……好大的氣勢,好小的店鋪。

  「小子啊…俺有二十年又九沒看過你了,你長得還滿健壯啊…」二舅捏了捏
我骨頭,滿口操著外省腔的…還真不適應,不中不西的…奇怪,不是說山東嗎?
怎幺不西……

  還有,我媽爲何沒這樣的腔?他到底是不是跟媽同一個老爸生的啊。

  鋪子裏生意還算不錯,舅舅是一個人藥師兼藥童、外加跌打損傷接骨手,全
部一人工作室…夠先,他也沒多問我什幺,我也就暫時先留下來幫忙一陣再說。

  整理藥材、做做粗活是難不倒我,不過要背分類表、穴位表、記記藥性可累
死我了,我是搞硬體的,這軟軟的東西怎幺背啊……二舅可被我氣了叁個月後才
敢讓我進藥房,不過憑著我天賦異稟的記憶能力,這些都難不倒我。

  臭藥名我是記不牢,但硬硬的穴道經絡模型,我可是記得分毫不差。

  有天,二舅一如往常的在打完第四圈麻將散場後,一個人開始喝起了悶酒,
我湊過去偷吃了兩口幹伴豬皮與紅燒肉,赫然的發現到…底下怎有本墊桌腳的破
書。

  這裏燈光暗,聚賭的事就不要太光明啦……我把書拿近燈底下一看。

  「好大巨龍?」這…這…什幺名字啊?是不是情色書刊?這幺破……

  不,原來是這書的書皮已經破到被螞蟻給清乾淨了,連第二頁都被啃了一大
半,剩下的字剛好排成這樣。

  我小心翼翼的翻開第二頁……還好,下一頁還很新,沒破,像新的一樣發亮
呢…這好像是民國初那種手譯本,也就是古書改譯白話的交接年代作品,我沒敢
再翻第叁頁,深怕這樣的書會不會突然像沙一樣碎掉,正打算問二舅時,他已經
轉身回房睡覺去了。

  「好大巨龍?有點意思…嘿嘿……」哪一種龍會叫「巨龍」呢?我臉上忍不
住淫蕩的笑容,嘿嘿…這到底是什幺樣的一本書呢?等舅舅醒來一定要問問清楚
才行。

  這二舅一個人就守著一間鋪子,他的老婆早死,也沒留下半個子來,所以他
對我還算不錯,扣掉脾氣大愛打人的個性、還有沒給半點薪水、無恥下流的老摳
毛外…基本上他對我這侄子還算視如己出。

  店鋪現在都是我在看,要抓藥是小事一樁,要看病我也可給偷偷看…嘻嘻…

  這樣才有零用錢花嘛…還好,至少到目前爲止,還沒鬧出人命過。不過跌打
損傷扭神經這門我可不看,看著男人咿咿呀呀的哀嚎會讓我疲軟無力…半個月硬
不起來,連打槍都嫌沒力,不過來的如果是年輕貌美的女人話,我倒是會考慮看
看……

  很快的天就黑了,中藥店都不知在搞什幺鬼,竟然全開到叁更半夜,所以我
也就得撐到七葷八素的,才能收了收門前唬人的刀械家夥,准備回房睡覺去。

  原本,我都快忘了那本書,沒想到,舅舅起身尿尿時,卻正好抓著它看著出
神。

  「二舅啊…這本書……」二舅沒理我,他看著書眼睛都出神了,我原以爲他
是不是被這本書勾起了以前的回憶,不敢打擾造次,沒想到……他卻淡淡的歎了
一口氣……

  「嗯……書皮好像被蛀掉了……」我當場滑了一大跤,鼻血剛要噴出來時,
舅舅卻又繼續接著往下說。

  「書啊……書啊……俺當初找你找的好辛苦,你在俺這卻只有餵螞蟻的份,
這到底是俺的報應還是你的宿命啊……」二舅又開始語無倫次了,在我正要接問
時,他突然乾淨俐落的說了幾個字……

  「小子,買酒!」

  「是的,老舅!」我二話不說,馬上騎著腳踏車往老街方向打點小菜去,舅
舅人雖摳,可小菜卻從來不摳,他說喝酒就要舒舒服服地喝、痛痛快快地吃才會
醉,如果酒菜吃喝得不過瘾,那豈不是白吃。

  錢我是一定不會幫他省地,嘿嘿…我打了幾樣自己愛吃的小菜,點了幾種精
致的小美食,越過鐵蛋、魚酥、阿給這種便宜的叁流貨色,直他媽的給它買上兩
千多大洋才滿意的回家去。

  這就是幹采買的好處,也是我在舅舅這唯一的樂趣之一。

  回到家時,舅舅竟然已經買好了哈比書套,還給那書套上了呢。

  我心裏暗自好笑,舅舅平日就把它墊在桌下,現在鐵定就是這樣的結局,那
還套什幺套?都不會生了還套?!切…真是多此一舉……

  舅舅好像沒注意到我花了他兩千多大洋,也沒發覺今天「小菜」特別多,菜
到他嘴裏好像沒味道似的,酒也喝得特別不起勁。

  我現在可沒空聽他說呢,晚餐只吃了一棵小一號的十五元阿給,肚子正不平
衡呢,叽裏咕噜的,恨不得把兩千塊都塞到了肚子裏去……

  可惜…我還來不及把半只烤乳豬的脆皮豬蹄給噎下去,舅舅就開始說起這書
的曆史來了…

  「這本書…是由東漢末年……」二舅頭殼真是有問題,竟然由不知幾千年的
故事開始扯起,這段老掉牙的故事我連聽都不想聽,連嘴巴裏塞著菜根都還會猛
打瞌睡…

  「這書寫得是玄妙異常,所以修練過程千年來難有人練就成功……」切…又
不是易經,講得這幺玄……

  「直到民國前,有位元高人將它部分精華改譯成白話,這才真有人練出其中
的奧妙……」

  「咳…咳……什幺奧妙啊,二叔……」我喉嚨突然被菜給噎住了,猛力拍了
好幾下、拼命灌口酒,連二舅都給叫成了二叔……

  「嗨啊…還不就是一柱擎天、一泄如注的武林神功……」我真不知道老舅舅
國文是怎幺修的,不過武林神功四個大字,我可聽得清清楚楚。

  切…都什幺年代了……不過話說回來,這年代連鬼都還有人肯相信,還有什
幺不好信?甯可信其有、不可不信邪啊!

  這些傻話我一個人就常聽,可也聽得透徹如溪、曉得明明白白。

  「什…什幺樣的神功法?」好奇是人的天性,更是男人的本性。

  「這本書據說可以讓男人脫胎換骨,像條活龍就對啦……」

  等等,你能想像一下山東老漢操著台灣國語在講廣告詞嗎?我真不敢相信我
自己的耳朵……

  台灣土産的山東人,不但國台夾雜、還是兩岸叁地大會串……真是夠了…

  「它可以讓男人的東西持久不泄、可長可短、曆久不衰、是玄妙無窮啊…」

  好耳熟的廣告詞…但……中間這「可、長、可、短」可把我嚇醒了,這…好
好棒的四個字。

  「這本書,百年來只是流傳在中藥界的傳說當中,沒有人親眼見過,是我花
了好些年才弄到手的……」二舅感慨的說道,眼睛裏、好漢的淚光在閃爍,好似
星星劃過長空…耀眼異常。

  「什…什幺啊?二舅你有這種好東西,爲何不早點說啊?」我不太肯相信的
疑問道。

  「唉…俺當初拿到的第叁天,你嬸嬸就過世了……她也知道這是一本閨房中
的密書,俺那時跟你嬸嬸是間諜情深…難分難捨下,也就答應她發誓一輩子不學
不看裏面的內容……」二舅再一次的證實他文學底子有問題,鹣鲽情深都能念成
間諜……

  「那…那…你都沒有想過再拿出來看看?」我越來越好奇的問道。

  「怎幺莫有?俺兩年前才找出來地…唉…不過來不及已…來不及……唉…」

  二舅就只顧著一直歎氣,我當然知道他是已過六旬卻沒有再婚物件才這樣說,
但是來不及…又是什幺來不及呢。

  我繼續套套他的話,趁著酒意,一定要把這本書的秘密給揭開不可。

  「俺那話兒…已經不管用……沒用地…」也許是喝了酒,舅舅小聲的說道…

  倒是我喝的一口熱湯,險些全噴在他臉上。

乳爆上司julio无码无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