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1发布:

美女露内裤扒开腿让男人桶无遮挡轮姦学校广播台美女

精彩内容:

“哎,又是一個新的學期,又有整整一個學期要無聊啊!”吃完晚飯,陳凱便靠在宿舍的陽台上,百無聊賴地說道 “是啊,真夠無聊的,現在連一個星期都沒過。”宿舍中的阿钊坐在椅子上說。 “已經叁年級了,今年中專部一年級的新生好像沒有什幺值得注意的MM啊!”第叁個說話的人爬在書桌上,他叫徐文。 “嘿嘿,其實也沒有這幺無聊,雖然中專部沒什幺顯眼的,但在大專部,我倒是發現了大美女!” “什幺?大專部?美女?”躺在床上的凡超此話一處,立刻將其余叁人的注意力完全吸引過來了。 陳凱、徐文、阿钊、凡超四人是X市XX學院中專部叁年級(4)班的學生,從一年級開始就被分在一個寢室內。此四人平時對學習完全不感興趣,只知道在學校裏搜索漂亮MM,雖然都已經到了叁年級,也從來沒有爲升學什幺事情煩惱,能令他們煩惱的只有一件事,就是沒有漂亮MM看。 “凡超,你強的嘛,什幺時候都把眼光放到大專部去了?”阿钊調侃道。 “哼哼,只要是美女,管它大專部還是中專部的。”凡超說。 “诶,那那個美女到底是誰,叫什幺名字啊?”陳凱問。 “這我倒還不知道,我只是一次從大專部教學樓經過時看到她的,他好像是進了學校的廣播台。不過沒關係,給我點時間,我保證把她交過幾個男朋友都問得清清楚楚!” 凡超說得果然沒錯,一個星期後,他帶著他的調查結果回到了寢室。 “那個女的叫做秀梅,今年的大一新生。” “秀梅?名字好像有點土诶,真得很漂亮嗎?” “切,小樣!自己看!” 說著,凡超拿出他的手機,翻出了一張照片。 照片上是一個女生的側臉,長髮披肩,臉蛋長的靈秀清純,側臉看去更顯得一份內秀。 “哇,果然是美女啊!” “那當然,我凡超看上的女的怎幺可能差?” “大專部……诶,哪個專業啊?”徐文問。 “是06級環境藝術系(2)班的,而且剛剛被選爲團支部書記。現在在團委廣播台做乾事,每天晚上九點檔的廣播,以後就交給她播了。” “哇,真想也到廣播台工作啊!”徐文說道。 “笨蛋,廣播台一直都是由大專部負責的,從來不招中專部的學生的。”陳凱說。 “哎,要是可以搞到這樣的美女,怎幺都值得了!”阿钊說。 “九點檔……結束後就是十一點,學校的門禁時間也是十一點,不過會允許廣播台的幹事或是巡夜的團委幹事晚些回去。也就是說,那個時候學校裏已經沒什幺人走動了……”凡超說。 “凡超,你什幺意思啊?” “要搞她還不容易嗎?只要把上次那件事情再做一便不就行了嗎?” “上次那件事……” 凡超口中的那件事,實際上就發生在他們二年級的時候。那個時候,他們中專部一年級新生來了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而他們四個就乘她門禁前返回宿舍時將她綁了起來,然後帶到學校的樹木園,乘夜晚無人,對她實施了強暴。 不過這件事情也確實在學校裏弄出了很大的風波, 校方、警察都進行了全面的調查,並且在之後的半年內,門禁時間提早爲十點,夜晚巡夜的人手也增加了不少。 可以說,是他們四個走了狗運,才沒有被查出來。不過那個女生卻因爲精神受到了很大的刺激而轉學了。 雖然那次那件事情沒有被查出是誰幹的,但是他們四個人也著實擔驚受怕了好一陣子,所以很久都不敢再想這種歪腦筋了。 “凡超,你擔子也太大了吧 ,上次我可是被嚇得個半死!”徐文說。 “哼,上次我們都沒有被抓到,這次你怕什幺?而且,秀梅可是比上次那個小丫頭更漂亮啊!” “我倒是很願意再冒一次險!”阿钊說。 “……我也想試試!”陳凱說。 “徐文,你要不要來?!” “這……這……好吧……” “好!我們好好計劃一下!” 週四晚上,四人展開了他們的行動。 晚上十一點不到,他們就等候在廣播台門口了。等十一點廣播一結束,四人立刻沖進廣播台,趁裏面的人沒防備,先一棒子打暈了另一名幹事,然後迅速用從化學實驗室裏提煉出來的迷藥將完全沒有防備的秀梅迷暈。 之後四人先將那名幹事綁在廣播室,封住了嘴,之後便將秀梅套進一個大袋子,之後稱這夜黑無人,偷偷搬到了學校旅遊系實訓樓中。 旅遊系實訓樓是今年年初剛剛完工的一幢樓房,那塊地之前一直被一個碼頭租借當作倉庫。所謂的旅遊系實訓樓,其實是一幢模擬酒店模式的樓房,裏面房間床舖一應俱全,專供旅遊系酒店管理專業的學生實習用。 之所以凡超等人要將秀梅扛到那兒,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那裏偏僻,那裏與學校的主要區域隔了一個室內籃球館、一個足球場以及一個物業工程系實訓樓,而另外一邊則是一條大河,在那裏幹些什幺,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即使大聲喊叫也不會有人聽到。 當然,有軟軟的床鋪,也會讓四人感到更加舒坦。 撬開了實訓樓二樓的一間房後,四人將秀梅從大袋子中擡了出來,放躺在床鋪上。 直到現在,四人才有機會認認真真欣賞眼前的這個美女。 秀梅有著一頭服順柔貼的長髮,大大的鳳眼,精緻小巧的鼻子,粉嫩紅潤的雙唇……今天秀梅穿了一件粉紅色的外衣,裏面是一件白色的短袖T卹,顯得越發清純秀美,配了一條嫩黃色皺褶短裙,短裙下兩條修長白皙的玉腿很自然的略略有些分開,令人遐想無限。 “阿钊,把他衣服脫了。”凡超命令道。 可是就在阿钊淫笑著靠近秀梅的時候,她的眼皮突然跳動了幾下,隨後竟然慢慢張開了雙眼。 “醒……醒過來了……?” “徐文,你這個白癡!迷藥怎幺提的啊?!怎幺讓她這幺快就醒過來了?!”陳凱大罵道。 “嗬嗬,也沒什幺,這一小丫頭,雖然是大專生,但憑我們四個人,還製服不了她嗎?”凡超冷冷的說道。 這時,秀梅已經完全清醒過來,她眼見自己身處一個陌生的房間裏,面前站著四個陌生的男子,而自己竟然躺在一張暖床上,心裏不由得一驚,一下子坐起身來。 “你們是誰?這裏是哪裏?你們想幹什幺?” “嘿嘿,美人兒,前兩個問題你根本就不需要知道。至于最後一個問題,你也馬上就會知道了。兄弟們,上!” 凡超一聲令下,叁人立刻沖了上去,陳凱、阿钊分別抓住秀梅的雙手,將它們牢牢安在床上,而徐文則死死抓住了秀梅的雙腳。 “啊……你們幹什幺?!放開我!快放開我!救命啊!”突遭襲擊,秀梅還來不及反抗,便被叁個大男生牢牢按在床上,動彈不得。秀梅心中十分恐懼,只得大聲呼救。 雖然只是中專生,但是怎幺說都是男生,秀梅只是一個柔弱的女生,陳凱他們沒用多大力氣便能牢牢控制住她。 而這時凡超則爬上了秀梅的身體。 “走開!不要過來……別碰我……呃……” 凡超輕撫著秀梅吹彈及破的俏臉,隨後俯身一口吻住了秀梅的櫻唇。 “嗚……”秀梅的臉拼命左右擺動著,想要躲開凡超的親吻,但凡超隨即雙手牢牢捧住了秀梅的頭,令其掙紮不得。 凡超的舌頭在秀梅的口中肆無忌憚的舔噬著,口中盡是嫩滑的觸感,而少女的陣陣清香也撲鼻而來。 但是秀梅卻難以壓抑心頭泛起的噁心。秀梅只交過一個男朋友,是鄰家的一個大男生。對方對待自己就像妹妹一般呵護著,平時即使擁抱也是小心翼翼的,親吻只不過是蜻蜓點水,輕輕觸碰一下而已。而如今,壓在自己身上的男生滿身汗臭,口中的腥臭更是毫無遮攔的傳來,令秀梅幾欲窒息。 凡超足足吻了兩分鍾才擡起頭來,秀梅才得以大口喘著氣。 “晖凡超,怎幺樣?味道如何?”阿钊問道。 “如何?自己來嚐嚐不就知道了?哈哈!” “诶……好啊,我來了!” “噢,我也要!” 阿钊、陳凱、徐文叁人幾乎同時撲上秀梅的身體。 “啊!走開!住手!不要啊……啊……住手……”雖然叁人放開了秀梅的手腳,但是四個大男生壓在身上,認憑雙手怎樣用力推,都不能將任何一個推離自己……四人瘋狂的親吻著秀梅,臉頰、額頭、項間,而徐文更是將臉埋入了秀梅的雙乳之間……“啊……走開啊… …不要這樣子……求求你們不要這樣……放手啊……求求你們放了我吧……不要啊……” 儘管秀梅拼命掙紮求饒,但是四人已經慾火中燒,如何聽的進去。而他們的雙手也開始不安分起來,四個人八只大手開始在秀梅身上遊走。 “……住手……求求你們住手……別這樣!不要!放手啊!” 手感非常好。雖然隔著衣服,但是四人都明顯感覺到秀梅的身材非常好,雖然雙乳並不是非常大,但是和身體的比例非常協調,而且十分柔軟。 如此誘人的身體,比上次四人輪姦的女孩更加完美。上次的女孩怎幺說都只有16歲,而此時身下的女孩已經19歲,發育基本已經完成,年輕女子的韻味與青澀少女合二爲一,使得四個男孩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慾火愈燃愈烈。 “把小美人的衣服扒了!” 凡超此話一出,阿钊和陳凱立刻將秀梅的外衣脫了下來,隨後,八只大手便抓住了秀梅的T卹,開始瘋狂撕扯著秀梅的T卹。 “不要……住手!不要撕……不要撕!我求求你們放了我吧……住手!” 被壓在床上的秀梅拼命掙紮著,她想用力推開身上的侵犯者,想努力坐起來。但是任憑她怎幺用力都沒有辦法。她用雙手護住胸前,想阻止他們撕扯自己的T卹,雖然自己比對方年長,但是陷入瘋狂之中的四人的力氣奇大無比,很快,一件T卹便被撕扯的面目全非,大面積的肌膚暴露在外。 不出所料,秀梅的肌膚潔白、光滑,如同白玉一半。見到這種景象,四人更是瘋狂了,八只手四張嘴在秀梅的身上來回遊移。而秀梅想用自己的雙手阻止他們,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很快,秀梅身上就只剩下了胸罩和內褲……“诶~~~~只剩下胸罩和內褲咯!!”阿钊面帶猥瑣笑容地說道。 “嘿嘿,這幅畫面難得啊,大家不要浪費,拿出家夥拍啊!”凡超說。 緊接著四個趴在秀梅身上的人紛紛拿出自己的手機或是數碼相機,將秀梅上上下下拍了下來。 “不……別拍……別這樣,求求你們了,你們放了我吧……不要拍啊!” 秀梅無奈的用手遮擋著,但是一雙小手怎幺能夠遮擋的住全身呢。後來秀梅只能雙手擋住面部,不讓他們拍到自己的臉。 “嗬嗬,這幺漂亮的小臉蛋怎幺能夠藏起來呢?”凡超說,“阿钊、陳凱,按住她的手!” 聽到凡超命令的二人馬上一人一手將秀梅的雙手牢牢按在床上,而接下去四人便毫無顧忌的在秀梅的身上一通亂照。而此時的秀梅已是滿面淚水。 “徐文,脫了她的胸罩!” “嘿嘿,好嘞!” “不……不……別!不要啊!住手!” 徐文很輕易的便將秀梅的胸罩撕開,丟在一邊。 “喔~~~喔~~~~” 看到秀梅露出雙乳的四人一陣怪叫,凡超更是立馬將頭伏下去,一口含住了秀梅的左乳頭,並用舌頭不停的舔著。而阿钊也有大手按上了秀梅的右乳,指頭也不停的撩撥著乳頭。 “啊!住手!住手!救命啊……不要……不要啊!好難受啊……”敏感的乳頭受到如此刺激,讓秀梅不禁大叫起來,但是肉體的刺激遠遠比不上心靈的刺激,羞辱與恐懼此時已經佔滿了秀梅的內心。 這個時候,徐文強行分開了秀梅的雙腿,然後用手指隔著內褲搔弄著秀梅的陰處。 “呃……你幹什幺?!住手!你們住手啊!救命啊……不要啊……求求你們不要啊!” 陰處是女性最敏感的部位,雖然隔著內褲,但是那一層薄薄的布可沒有辦法擋住那種傳遍群身的酸麻感覺。 而秀梅的慘叫卻使四人愈發興奮起來。而徐文更是一把將秀梅的內褲撕下,隨後直接將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插入了秀梅的陰唇內。 “啊!不要!” 手指插入的瞬間強烈的痛感也隨之襲來,秀梅拼命扭動身體想要掙脫,但是四個男生壓在身上的重量使她根本是不出任何力氣來。 徐文的手指在秀梅的陰唇內反複抽插,而凡超、阿钊、陳凱叁人則輪流舔舐、撩撥秀梅的雙乳。在多重的刺激下,秀梅的身體終于産生了反應,下身開始濕潤,流出蜜液。 “哎喲,小騷娘們濕了哦~~~~”徐文一邊怪叫著,一邊繼續用手指撩撥著秀梅的陰核,讓蜜液越流越多。 “嘿嘿,小美人,是不是很難受啊!要不要弟弟們幫你啊?哈哈哈。” 凡超大笑著,也將手指插進了秀梅的陰處,讓手指沾滿了秀梅的蜜液,然後將它們塗抹在秀梅的雙乳和臉頰上。阿钊和陳凱就立刻俯下身,舔噬著秀梅身上的蜜液。 此時的秀梅早已泣不成聲,長時間的掙紮也讓她的體力見了底,已經無力對四人作出什幺抵抗了……“啊……我受不了了!阿凡超,我先上啦! ” 徐文終于忍不住了,他快速的脫掉了自己的褲子,拿起那根早已昂首挺胸的男根,對準了秀梅的陰處。 徐文的身材比較胖,身體也遠不如另外的叁個人,而他的那根陽物也比較短,但是由于忍了很長時間,男根上青筋暴露,而且已經十分腫脹了。 “啊……不……不要……求求你不要……啊!” 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陽物,竟然是如此可怕的一根東西,強烈恐懼幾乎使她絕望了……“噗”的一聲,徐文的陽物已經插入了秀梅的陰處。窄窄的陰壁緊緊地夾著徐文的陽物,給徐文的陽物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爽快感,讓他迫不及待的用力抽插起來,好像要將秀梅整個人頂穿一樣。 秀梅還是一個處女,如何禁得起這種沖擊,處女膜很快便破裂了,鮮血和蜜液混雜著流出了體內。而秀梅痛得幾欲昏過去。 反複抽插了幾百下後,徐文的下體一陣顫抖,隨後一股濃密的精液噴湧而出,毫無保留的射進了秀梅的體內。 徐文的身體一陣放鬆,他長呼出一口氣,將癱軟的陽物從秀梅的體內拔了出來,非常享受的倒在了一邊。 而秀梅經受了這一輪進攻,也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絲毫都動彈不得了。 可是對她來說,災難還遠遠沒有過去呢。 “嘿嘿,接下來換我了!小美人的處女地竟然讓文胖子拿去了,呵呵。” 接下來,凡超也脫掉了自己的褲子,來到秀梅的下身處。 凡超的陽物就比徐文的要長出一截,也更粗壯的多。 “不……別……別再插了……我受不了……”秀梅以近乎沙啞的聲音哀求道。 可是一句話還沒說完,凡超已經一頭將陽物插入了秀梅體內。 “啊!!!……” 又是一陣數百下的抽插,緊接著精液噴湧而出。 在凡超之後,阿钊和陳凱也輪流對秀梅進行了“交和”. 連續遭到四人的攻勢後,較弱的秀梅早已昏死在床上,沒有了反應。 凡超等人在洩了火後,又拍了許多照片,包括在“交和”時候的照片。之後他們便留下了昏迷的秀梅,偷偷的溜了出去。 但是,這次他們沒有了上次的運氣。秀梅醒來後報了警,警方通過殘留在秀梅體內的精液以及現場留下的衣物纖維,在校內展開全面調查後,終于將四人揪了出來,連帶去年的那起案子一同被查清。 接下來等待著他們的,恐怕只有牢獄之災了吧

美女露内裤扒开腿让男人桶无遮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