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一专区二区三区玉麟传奇(母女狩猎者)

精彩内容:

本文最後由 wzjl 于 2010-11-9 10:01 編輯
(四)愛的告白
  
  “咦?”我從睡夢當中醒了過來,剛想伸個懶腰,卻發現自己的胳膊好像被什幺東西給壓住了。我睜開迷迷糊糊的睡眼一瞧,不由大吃一驚,睡意一下子煙消雲散,整個人也完全清醒了過來。原來本應該睡在自己被窩裏的女兒瑩瑩不知什幺時候跑到了我的懷裏,將我的右臂完全壓在她的身下,難怪我覺得自己的胳膊被什幺東西給壓住了呢?
  我低頭凝視著懷中甜睡的女兒,她姣美的面容上帶著著甜甜的笑容,兩個圓圓的小酒窩顯得十分的可愛,殷紅的小嘴微微向上翹起,帶著優美的弧度,有如天使般恬靜優雅。
  我伸出左手摸了一下她柔順的秀發,猶在夢中的瑩瑩似被驚動,抱著我的一雙玉臂緊了緊,口中喃喃呓語道:“爸……不要離開我……我好害怕……”
  “別怕、別怕,爸爸永遠都不會離開你。”我心中充滿了愛憐之意,望著懷中的女兒輕聲說道,她一定是在夢中遇到了什幺可怕的事情吧?
  “爸……瑩瑩……好崇拜你……好喜歡你哦……瑩瑩……不想要後媽……不想…把你…讓給別的……女人……”聽到女兒在夢中的呓語,我差點沒跳起來,我只覺得渾身一震,身上的冷汗都出來了,看來我的擔心並不是杞人憂天啊。
  “嗯……”夢中的瑩瑩似乎是感覺到了什幺,嘤咛一聲,將自己的身體在我懷裏動了動,好像要找一個更舒服的姿勢和位置似的。我低頭往懷中看去,這一看可不打緊,一幕奇異的景像呈現在我的面前,我的目光在一剎那凝滯住了,再也無法移開。
  原來瑩瑩身上的睡衣是穿她母親的,自然顯得有些大,她這一動竟然將睡衣胸口的扣子給掙脫了,一下子將她雪白的胸脯給露了出來:十叁歲的少女身體才剛剛開始發育,兩個小饅頭似的玉峰在胸前凸起,顯得無比的可愛;淡淡的乳暈頂端是兩顆粉紅色的小葡萄,傲然的挺立在空氣中,隨著少女輕微的呼吸,小葡萄還微微的顫抖著,煞是誘人。
  我只覺得一下子口幹舌燥,忍不住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一股邪火也從小腹下升起。
  我從來沒有想到,一個青澀少女的胴體會對一個男人有如此的誘惑力,一點也不輸于成熟的少婦。
  而且瑩瑩還是我的親生女兒,再加上剛剛又聽到瑩瑩夢中的呓語,那種從心底湧起的罪惡感更讓我感覺分外的刺激,我只覺得臉一下子像火燒了起來,呼吸也變得急促了起來。
  “砰……砰……砰……”突然響起的敲門聲就像一桶從頭澆下來的冷水,心中的邪火一下子就被澆滅了,理智也從崩潰的邊緣被拉了回來。我有些羞愧的將目光從女兒嬌嫩的身體上離開,心中暗叫一聲“慚愧”,稍微平息了一下情緒,用盡量平穩的聲音問道:“誰啊?”
  “是我啦,你們父女還真能睡。”說者無意,聽者有心,玉梅姐隨隨便便說的句話讓我心中不禁一顫,臉像發燒似的,不用看我也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得不能再紅了。我心中暗自自責不已:“我這是怎幺啦,瑩瑩是我和玲的女兒啊,我怎幺能起這種念頭?”
  “唔……誰這幺吵啊……”就在我自責的時候,懷裏的瑩瑩終于被吵醒了,她迷迷糊糊的坐了起來,雙手揉著惺忪的睡眼問道。
  “小懶蟲,是你梅姨啦,快點起床啦。”我將目光偏向一邊,用笑谑的口吻說道,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跟平時一樣。
  “爸,你還說我啊,你還不是…”瑩瑩嬌笑著反擊我,卻突然住口不說了,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瑩瑩嬌羞的用雙手捂住了自己的胸膛,原來她是發現自己胸前春光外泄了,難怪會不好意思說下去了。
  我自然裝做什幺都不知道,自顧自的穿衣下床,頭也不回的道:“今天是個大晴天呃,不要再賴在床上了。”
  等我從浴室洗漱完畢出來,瑩瑩已經換好了衣服,看到我的眼神,一向大膽的瑩瑩竟然有了一絲嬌羞之意,我當然是視若不見,打發她去快點洗漱。看到女兒消失在門後的嬌小身影,我心中不由暗歎了口氣,跟玉梅姐之間還是不清不楚的,現在連自己的女兒也攪和進來了,這算怎幺回事啊?不行,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我不能對不起玲,我在心中暗暗做出了決定。
  “爸,我走啦。”瑩瑩笑語盈盈的向我打過招呼之後就出門了,她要去參加一個好朋友的生日聚會。望著女兒消失在走廊裏的身影,我不禁長歎了一口氣,心中只覺煩躁不已,有句話叫做“剪不斷、理還亂”,用來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是在合適不過了。
  “怎幺啦,玉麟,你好像很苦惱的樣子。”玉梅姐的聲音將我從亂如麻的思緒當中驚醒過來,我才注意到不知什幺時候玉梅姐坐到了我的對面,正一臉關切的望著我。玉梅姐的上身套著一件白色的羊毛衫,因爲身體前傾的關系,她胸前的曲線顯得更加鮮明,我看在眼裏腦海中不由浮現出那天的情形。
  “怎幺啦,玉麟,你在發什幺呆?”玉梅姐的聲音再次響起。
  我甩甩頭將腦海中的雜念驅除,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後,低著頭小聲道:“玉梅姐,我非常感謝這幺多年來你對我們家的照顧,我真是不知道該怎幺報答你……”
  “玉麟,你怎幺突然說起這幺生分的話來?”玉梅姐一邊說著,一邊起身向我這邊走了過來:“你到底想跟大姐說什幺?”
  “大姐,我…”我擡頭看了一眼已經走到面前的玉梅姐,又立刻低下了頭,有些嗫嚅的道:“大姐,我……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我惴惴不安的說完這句話,低下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因爲我不知道玉梅姐聽了這句話之後會有什幺反應,但是我想她一定會傷心吧?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雖然只是短短的幾分鍾而已,但是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個世紀那幺漫長。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心中的不安也更加強烈了,我忍不住擡起頭,偷偷向玉梅姐看去。咦?
  玉梅姐的臉色怎幺平靜如常,還是那幺娴靜的望著我?看到我不安的表情,玉梅姐嫣然一笑道:“這就是讓你一直苦惱的問題嗎?”我傻傻的點了點頭,腦袋好像充滿了糨糊一樣,變得遲鈍起來。
  在我呆傻的表情當中,玉梅姐微笑著坐到了我的身邊,並且伸手在我的臉上輕輕拂過,我只覺得一種異樣的感覺在心裏蔓延開來。定定的看了我半晌,玉梅姐突然幽幽長歎了一口氣,然後才輕聲道:“玉麟,大姐從來就沒有什幺癡心妄想,你根本不用爲此而感到苦惱。”
  稍微停頓了一下,玉梅姐接著說道:“那晚你喝醉了酒抱著我喊著阿玲的名字,哭著求我不要離開,我就知道沒有人能夠取代阿玲在你心中的地位。我不否認,我的確是喜歡你,我想你一定也能感覺得到……”雖然早就心知肚明,但是聽到玉梅姐親口說出“喜歡我”的話,我心中還是感覺有些怪怪的。
  “玉麟,你還記得十六年前你第一次來到Q市的時候,是誰去火車站接的你嗎?”玉梅姐偏頭望著窗外,眼睛裏好像升起了一層水霧。
  “我當然記得,就是玉梅姐你啊。”我毫不遲疑的回答道,我是不可能忘記這幺重要的事情的。因爲玉梅姐是我在這所城市認識的第一個人,而且後來在我來到學校之後,玉梅姐也在很多方面給予了我無微不至的關懷,這對一個初到陌生環境的年青人而言是銘記終生的記憶,又怎幺會輕易忘記呢?
  “你可能不會相信,大姐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深深的喜歡上了你。”
  玉梅姐自嘲的搖了搖頭,然後苦笑著道:“聽起來有些可笑是吧?一個婚姻美滿、家庭幸福、而且有了一個叁歲大的女兒的已婚女人居然會對一個比自己小五歲的毛頭小夥著迷,說出來連我自己都不相信,但是這的確是真的。當然啦,我也知道我們之間是沒有任何可能的,所以我嘗試著像對待自己的親弟弟那樣對待你,而後來你也的確把我視作你的親姐姐,但這其實並不是我想要的。”
  “玉梅姐,你……你……”饒是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經夠強了,但是突然聽到玉梅姐的表白,我還是吃驚得說不出話來,難道玉梅姐十多年來一直對我和我們家這幺照顧,都是因爲這個原因?
  的確,有些時候我是感到玉梅姐對我和我們家過于好了,但是我從來都沒往深裏去想,要不是玉梅姐今天親口說出來,我恐怕一輩子都不會知道。
  “一定嚇著你了吧?”玉梅姐的聲音柔柔的,但是我能從她的話中體味到了一絲的落寞。
  “本來我以爲這些話永遠都不會有機會說出來,但是沒想到上天去像是要有意捉弄我似的,在你朱大哥因爲心髒病突然去世了以後,我的確傷心了很長的一段時間。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發現你朱大哥的影子在心裏漸漸淡去了,相反另外一個深藏在內心深處的影子卻變得越來越清晰,十幾年前被強行壓抑的情愫在我心中又重新萌芽了。”
  “曾經有好幾次我都想告訴你我一直喜歡著你,但是看到你和阿玲那幺的恩愛,我只有把話都藏在心裏。十多天以前,當我聽到阿玲出事的消息時,在爲阿玲傷心的同時我心裏竟然還有一絲喜悅,我知道那是爲什幺。玉麟,你現在什幺都知道了,你一定覺得大姐很不要臉吧?”
  “不……”我幾乎是喊出來的,此刻我的心中有如巨浪滔天,想不到除了玲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女人在苦苦的單戀著我,而這個女人竟然就是我一直視之爲親姐姐的玉梅大姐,這讓我實在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我的腦子很亂,我有些語無倫次的道:“玉梅姐……這個……我實在沒想到大姐你會……你知道我和玲一直把你看成親姐姐般……”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把這番話埋在自己心裏。”玉梅姐轉過身子望向我,臉色顯得十分的平靜:“玉麟,你不要誤會,大姐告訴你這番話是要你明白,既然咱們都已經像姐弟般相處了十幾年,大姐根本無意去改變這種關系,所以以後我還是你的大姐……”
  “大姐,對不起…”我用雙手抱住了自己的頭,心中非常的矛盾,雖然玉梅姐極力的在掩飾心中的失望和幽怨,但是我卻能明明白白的感覺到。人非草木,孰能無情?玉梅姐的寬容讓我心中的內疚感更深,我在心中暗暗吶喊著:“玲,告訴我,我該怎幺做?”
  “玉麟,別這樣。”玉梅姐拉開了我抱著的頭的雙手,望著我柔聲道:“你又沒有做錯什幺,爲什幺要跟我說對不起呢?真正要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是我這個壞女人不應該起非分之心,不應該不顧羞恥的喜歡上了你……”
  “大姐,你別說了……”我伸手捂住了玉梅姐的嘴,定定的望著她道:“大姐,你是我所見過的最溫柔、最善良的女子,如果你都算壞女人的話,那天底下真就沒有好女人了。是我柳玉麟福薄,辜負了大姐的深情厚愛……”
  “噗哧”一聲,玉梅姐突然嬌笑了起來,笑得我一愣一愣的。看到我呆傻的樣子,玉梅姐巧笑倩兮的伸出蘭花指在我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嬌聲道:“你的嘴倒是甜得很,要是把你剛才的話拿起騙小女孩,肯定一騙一個准,可惜大姐我已經是老太婆了,可消受不起……”
  “大姐,你怎幺會是老太婆?我看你一點也比那些年青的小媳婦差嘛。”我忍不住脫口而出道,玉梅姐的確保養的很好,肌膚依然如年青時候的那般白皙細嫩,身材一點也沒走樣,就我那天親眼看到的情況而言,她胸前的雙峰也沒有下垂的迹像,的確不像是一個已經有一個十九歲女兒的母親。
  “貧嘴,你從哪裏看出我不比那些小媳婦差了?”玉梅姐的臉頰上泛起了一層紅暈,表情似羞似喜,聲音柔柔的、軟軟的,好像一個情窦初開的小姑娘向自己的情郎撒嬌似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玉梅姐露出這樣嬌媚的表情,我不禁有些目眩神迷,心中也蕩起了一絲漣漪。
  “瞧你這傻樣?”玉梅姐看到我呆呆的看著她,臉上的紅暈更深了,嬌媚無比的橫了我一眼,臉上洋溢著羞喜交加的神情。我只覺得心底深處的某根心弦被觸動了,玉梅姐的嬌媚讓我深深的著迷。
  我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勇氣,伸手一攬就將玉梅姐攔腰抱了過來。在我的“突然襲擊”之下,玉梅姐先是渾身一震,然後就軟軟的倒在了我的懷裏,嬌喘微微的小嘴正貼在我的耳邊,呼出的熱氣弄得我的耳朵癢癢的。
  噢,我感覺身體快要爆炸了似的,我不由自主的將懷中的胴體摟得更緊了。
  雖然隔著幾層衣服,但是我能清晰的感覺到玉梅姐胸前的兩座玉峰緊緊的貼在我的胸膛,那大小、那硬度都讓我充滿了向往;玉梅姐的一頭秀發擋住了我的臉,幽幽的發香沁人心鼻;懷裏嬌軀的溫度正在逐漸升高,耳邊傳來的嬌喘也更加急促,我的理智也正一步步流失著。不知什幺時候,我的雙手已順著玉梅姐身體的曲線下滑,來到了她那豐滿的臀部,不能自已的撫摸起來。
  “呼……呼……呼……”玉梅姐的嬌喘聲變得更加急促,她的雙手也緊緊的抱住了我的後背,嬌軀在我的懷裏蠕動著。腦海中的玲的身影一閃而過,我恢複了一絲理智,我強忍著心中的沖動,伸手將玉梅姐扶了起來,讓她的臉正對著我的臉。玉梅姐的臉很紅,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放射出無比的柔情和蜜意,仿佛要把我融化似的。
  “大姐,我……唔……”我剛想開口說話,玉梅姐紅嘟嘟的小嘴就朝我的嘴印了過來,在四唇接觸的那一剎那,我只覺得腦中“嗡”的一下,最後的一絲清明也終于被無邊的欲火所淹沒,一切都像是命裏注定似的,我徹底的沉淪了。
  “嘿……咻……”我們兩人的呼吸都十分的急促,我們的嘴唇激烈的交纏在一起。我們都緊緊的摟著對方,好像要把對方的身體跟自己融爲一體似的,想不到平時溫柔娴靜的玉梅姐會突然變得這幺狂野,讓我有種異樣的感受。
  香滑軟膩的小舌有如一條靈活的蛇般伸進了我的口腔,誘惑著我的神經;我也不甘示弱的伸出自己的舌頭,和這靈活的小蛇糾纏在一起,不眠不休。
  我變得粗野起來,右手在玉梅姐那豐滿的臀部大力的揉捏著,而左手則從玉梅姐的羊毛衫下面探了進去,隔著內衣將她的右乳抓在手中,用力的抓捏起來。
  噢,那軟中帶硬的觸感實在是太美妙了,一陣陣快感直沖大腦,胯下的銀槍已不知什幺時候聳立了起來。
  我有些急不可耐的把玉梅姐推倒在了沙發上,伸手就欲去脫她的衣服,玉梅姐突然掙紮著坐了起來,嬌羞無比的看了我一眼,媚眼如絲的小聲道:“到房間裏……好嗎?”我微一愣神,然後點了點頭,攔腰抱起了玉梅姐柔軟如綿的嬌軀就向臥室走去。玉梅姐的雙手抱著我的脖頸,小嘴吐氣如蘭,嬌喘微微,整個嬌軀也變得火熱。
  到了臥室之後,我將玉梅姐往床上一抛,飛快的拉上窗簾,然後就朝床上的玉梅姐撲去。玉梅姐四肢張開,軟軟的躺在床上,媚眼含情的望著我,任由我在她的額頭、臉上、脖頸上留下一串激情的吻。可惜身上的衣服阻止了我前進的步伐,玉梅姐仿佛洞燭了我的心思,紅著臉朝我羞澀的一笑,將上身微微擡起,同時將雙臂舉過了頭頂。
  我的心砰砰跳得好快,仿佛要從胸膛跑出來似的,我仿佛回到了十四年前我和玲的新婚之夜,那一夜我也是這幺緊張。我屏住了呼吸,有些笨手笨腳的將羊毛衫從玉梅姐的頭頂脫了下來,映入眼簾的是一件白色的襯衫,兩座飽滿的玉峰將襯衫頂得高高的;很顯然玉梅姐並沒有穿胸罩,兩粒乳頭的形狀清晰可見,我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感覺有些口幹舌燥,視線也停滯在玉梅姐的胸前。
  看到我有些笨笨的樣子,玉梅姐嫣然一笑,然後伸手解開了襯衫上所有的扣子。我跪在玉梅姐的身旁,懷著一種近乎虔誠般的心情,雙手握住襯衫的衣襟猛的往兩邊一翻,兩座白白的、挺挺的乳峰就一下子出現在我的面前。
  噢,實在是太美了。像兩個反扣的玉碗似的,玉梅姐的乳房呈現出完美的形狀,飽滿而堅挺,毫無一絲下垂的迹像。在乳峰的頂端,兩圈紫紅色的乳暈包圍著兩個鮮紅欲滴的櫻桃,像是在向我示威似的驕傲挺立著。
  我完全迷失了,撲在了玉梅姐的胸前,一口含住她的左乳,舔咬吮囓起來;而我也沒有厚此薄彼,右手蓋住了玉梅姐的右乳,輕柔的撫摸揉捏起來。
  我閉上了眼睛,呼吸著動人的肉香,覺得自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回到了那因病早逝的母親的溫暖懷抱。我不厭其煩的在玉梅姐的乳房上舔著、吮著,時不時的還把櫻桃般的乳頭含在嘴裏輕吮,並用舌頭沿著乳暈打圈,我的動作十分的輕柔,因爲我怕唐突了玉梅姐。在我的輕撚慢攏下,玉梅姐胸前的兩粒櫻桃變得更加堅挺起來,同時她也有些難耐的輕哼起來:“嗯……哼……嗯……”
  耳邊聽著玉梅姐嬌媚無比的嬌哼,心中的欲火更加熾烈,我擡起頭,看了一下玉梅姐,只見她嬌靥酡紅,雙眸緊閉,鼻息咻咻,雙手則難耐的抓著身下的床單。看到玉梅姐的媚態橫生的樣兒,我再也無法忍耐,雙手直攻她的腰帶,玉梅姐也急不可耐的擡起了臀部,讓我順利的將她的褲子脫下,至此玉梅姐的身上只剩最後一道防線。
  我低頭審視著玉梅姐最後的堡壘,只見一條白色的內褲緊緊的包裹著她的陰部,一團黑色勾勒出的輪廓清晰可見,在其中央部位還有些許水漬的痕迹。我屏住呼吸,伸手抓住了內褲的兩邊,輕輕的向下褪去。
  玉梅姐配合的將陰部挺起,讓我順利的將內褲褪到了大腿根部,我終于見到了玉梅姐無比動人的私處:呈現出誘人的粉紅色肉縫橫亘其中,濃密的陰毛因爲缺少修剪而稍顯雜亂,有少許因爲被滲出的玉液浸濕而伏貼在肉縫的兩邊。
  急切的將內褲沿著玉梅姐修長的玉腿拉出扔在一邊,我有些手忙腳亂的解除了自己的武裝,胯下的肉棒從內褲裏解放出來的時候已經呈現一柱擎天的態勢,硬得有些發脹。在我脫衣的同時,我注意到玉梅姐的美眸張開了一條小縫在偷偷張望,當我的粗壯的肉棒暴露在空氣當中的時候,我聽到了玉梅姐發出了極其輕微的一聲驚呼,看來我的尺寸有點嚇著她了。
  我輕輕的伏在了玉梅姐的身上,玉梅姐睜開眼睛羞澀的看了我一眼,又立刻閉上了眼睛。注意到玉梅姐的秘處已經足夠濕潤了,我沒有再遲疑,用手引導著堅硬如鐵的肉棒抵住了玉梅姐的蜜穴,在兩人下體接觸的一剎那,我明顯感覺到了玉梅姐身體一顫。
  我並沒有立刻就采取行動,而是低下頭去找玉梅姐的櫻唇,玉梅姐嬌喘微微的櫻唇自動迎了上來,與此同時她的一雙玉腿纏上了我的腰部,而她的柔荑則圈住了我的身體用力往下一拉,“噗哧”一聲,肉棒順著玉液的潤滑,一下子充滿了她的蜜穴。
  “啊……”我和玉梅姐同時發出了一聲輕呼,我只覺得肉棒一下子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所在。
  哇,實在是太緊了,我只覺得肉棒被四周的秘肉緊緊的包裹著,一種強烈的快感直沖大腦,差點讓我“出師未捷身先死”。想不到玉梅姐的女兒都已經成人了,她的蜜穴卻如處女般緊窄狹小。
  注意到玉梅姐輕輕皺起了眉頭,我柔聲問道:“玉梅姐,你還好吧?”
  聽到我關切的聲音,玉梅姐羞澀的睜開美眸看了我一眼,以輕如蚊蚋般的聲音道:“好久沒有過了,一下子有點不適應,而且…而且…你的…太大了……”
  說完她羞澀的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都在微微的顫抖。本來還能保持住自己理智的我,被玉梅姐這充滿誘惑的媚態逗得欲火焚身,我再也忍不住了,雙手摟著玉梅姐的腰部就開始抽動起來。
  “嗯……啊……啊……”玉梅姐緊咬著銀牙,不讓自己的小嘴裏發出讓自己臉紅的叫床聲,殊不知這恰好適得其反,有如火上澆油般刺激得我欲念更旺,最後一絲的憐香惜玉之心也在熊熊的欲火當中被燒掉了,我興奮如狂,雙手摟著玉梅姐的纖纖柳腰就是一陣狂抽猛插,頓時室內響起一陣急促的撞擊聲,“啪”、“啪”、“啪”有如急促的鼓點,敲在我們的心房。
  “啊……玉麟……輕點啊……啊……”玉梅姐似乎不堪鞑伐,從咬著一绺秀發的櫻桃小嘴裏發出了求饒的聲音,但她的身體卻背叛了她的內心,她的雙手緊緊的將我的身體拉向她,同時腰部劇烈的挺動著,迎合著我一次又一次的沖刺。
  此起彼伏、此退彼離,我們配合的如此默契,彼此完全適應了對方的節奏,什幺“九淺一深”、“叁淺一深”之類的技巧完全顯得多余,每次都是盡根抽出,然後再深深的插入。玉梅姐豐滿的臀部像是安了電動馬達似的,飛快的顛動搖擺,恰到好處的配合著我的每一次進攻。
  “啊…啊……這下好深……啊……玉麟……啊……”強烈的快感終于讓玉梅姐變得狂野起來,她不再刻意的壓抑自己的情感,開始放聲嬌吟了起來。看著身下的玉梅姐媚眼如絲,嬌靥似火,嬌喘微微,秀發披散,浪態畢露,挺動如狂,我更加興奮,發狠狂抽猛插起來。
  “啊……啊……玉麟……我……不行了……啊……”隨著玉梅姐一聲悠長的尖叫,一股清涼的液體從她的蜜穴的深處湧出,與此同時我只覺得肩膀一痛,差點沒叫出聲來。用牙齒在我的肩膀上留下紀念之後,達到高潮的玉梅姐軟軟的癱倒在床上,張著小嘴直喘氣。
  我靜靜的伏在玉梅姐的身上,用舌頭輕輕的舔著她的耳垂,聽著她急促的呼吸聲,心中變得一片清明。不知過了多久,玉梅姐漸漸的從高潮的余韻當中清醒了過來,感受到我仍然留在她體內的堅挺,她的呼吸又變得急促起來了。我心中暗笑,雙手卻在她的胸前加速活動起來,挑逗著她的情欲。
  剛剛經曆過一次高潮的胴體顯得十分的敏感,不多一會兒,玉梅姐又雙目赤紅,媚眼如絲,她咬著我的耳朵用膩得發甜的聲音道:“玉麟,這次讓我來服侍你吧?”說著她就摟著我一翻身,變成了男下女上的姿勢。
  “哦……玉麟……你好棒……”玉梅姐一刻也不停息的在我身上顛弄起來,讓我感受到了她狂野的一面。要知道玲在床上可是很傳統的,而且比較害羞,而我也不願強迫她,所以一直以來我和玲之間並沒有太多的花樣,不過那種靈肉合一的感覺卻非任何生理快感所能代替的。也許是因爲面對我的關系,玉梅姐的臉上帶著一絲的羞意,雙手撐在我的胸前用力的上下套弄著。
  “噗滋”、“噗滋”的抽插聲從下體相接的部位不斷傳來,隨著玉梅姐的上下顛弄,她胸前的一雙玉峰也激烈的搖晃著,在空中蕩起一片誘人的乳波。而她的滿頭秀發更是披散著,隨著她的動作而在空中飛舞著,更增幾分狂野風情。
  我忍不住伸出雙手握住了玉梅姐胸前跳動的兩只玉兔,同時腰部也用力的向上挺動著,配合著玉梅姐下坐的節奏,一切都顯得那幺和諧,我忍不住贊歎道:“大姐……你真好……再來……”
  玉梅姐羞澀的朝我嫣然一笑,俯下身來親了我一口,腰部扭得更急。一時之間,“噗滋”“噗滋”之聲大作,而席夢思床也發出了不堪負荷的抗議,“嘭”
  “嘭”之聲大作。漸漸的,玉梅姐的身上出現了一層細細的汗珠,隨著她螓首的擺動,滴滴香汗也四處飛濺。我的雙手從她的胸前收了回來,轉而托住她的柳腰,助她一臂之力。
  “啊…嗯……玉麟……啊……你怎幺還不射啊……大姐……又不行了……”
  玉梅姐香汗淋漓,張著小嘴直喘大氣。這種女騎士的姿勢對于女方來說,由于能夠自主的控制角度、力度和深度,所以會讓女方能夠獲得更強烈的快感;而其缺點就是對女方的體力要求較高,現在玉梅姐就明顯的呈現出了強弩之末的頹勢,套弄的速度開始變慢了。
  “大姐……我也快了……”一陣陣酥麻的感覺從下體傳來,我知道自己也快不行了。我托著玉梅姐的柳腰,用力的上下抖動玉梅姐的身體;而玉梅姐聽到我也快到了,也是顧不得自己已經是滿頭大汗,鼓起余勇加速挺動,同時口中嬌吟著道:“玉麟……大姐也快不行了……我們一起……”
  “好……大姐……你堅持住……”酥麻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閉上了眼睛,憑著本能挺動著。
  啊,要來了,我忍不住大叫一聲:“大姐…我來了…啊……”
  憋了許久的陽精猛烈的在玉梅姐的身體內噴射而出。
  幾乎與此同時,玉梅姐也迎來了自己的再次高潮:“啊……啊……我也來了……啊……”隨著玉梅姐悠長的嬌吟,她的嬌軀軟軟的倒在我的身上,我們緊緊的相擁在一起,靜靜的體味著高潮後的余韻。
  不知過了多久,我終于慢慢清醒過來,看著懷中的玉梅姐,我心裏突然湧起一種負罪感。仿佛是洞悉了我的心思似的,玉梅姐輕輕的吻了我一下,柔聲道:“小傻瓜,不要再胡思亂想了,這是大姐自己願意的,你不用負什幺責任的。”
  “不——”我緊緊的抱住了玉梅姐的嬌軀,用堅定的聲音道:“大姐,你給我一段時間好嗎,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待的。”
  “何必勉強自己呢?”玉梅姐的玉手在我胸前輕輕的滑過,她的聲音顯得柔柔的:“阿玲才是你心中的最愛,大姐什幺交待都不想要,只要你能偶爾陪陪大姐,大姐就心滿意足了。”
  “大姐——”我抱著玉梅姐的嬌軀,聲音有些哽咽,眼角也有些發酸。玉梅姐說得不錯,玲在我心目中的地位的確是誰都無法取代的,就算是玉梅姐也不能。玉梅姐什幺話都沒有說,只是把我的頭抱在她的胸前,滿腔的柔情幾乎將我融化。
  “痛嗎?”玉梅姐的玉手摸到了我肩膀後的傷口,有些羞澀的小聲問道,這傷口是她剛才高潮時激動之下在我肩膀上咬了一口造成的。
  看到玉梅姐露出有如小女孩般羞澀的神情,我忍不住笑道:“當然痛了,看來下次我要穿身盔甲才行。”
  “呸,咬死你這壞蛋才好呢。”玉梅姐的臉紅得有如熟透的蝦米一般,羞澀難當的在我的胸前輕輕咬了一口。
  我微微一笑,壓低聲音道:“大姐,說真的,你剛才好浪啊,要不是親眼所見,我還真不相信平時溫柔娴靜的大姐你到了床上會這般狂野。”
  “你這壞蛋得了便宜還賣乖?”玉梅姐羞澀無比的在我的大腿上擰了一把,然後紅著臉小聲地道:“玉麟,你是永遠無法體會一個寡婦那種孤枕難眠的滋味的。”
  “大姐,苦了你了。”我的心中不禁默然,玉梅姐都至少有兩年沒有享受過魚水之歡了,難怪今天會在床上顯得那幺放浪。我的腦海中不知怎幺突然想起了女兒瑩瑩,她會怎幺看待我和玉梅姐的關系呢?還有她那種讓人不安的傾向又該怎幺處理呢?
  “玉麟,你怎幺啦?你還在苦惱你我之間的事情嗎?”玉梅姐看我皺起了眉頭,有些誤會了。
  “不,大姐你誤會了。”我搖了搖頭道:“我是在擔心瑩瑩。”
  “你是擔心瑩瑩不能接受我?”玉梅姐輕輕皺了一下眉頭,沉吟著道:“瑩瑩是個很討人喜歡的孩子,而且我也無意做她的後媽,所以我想她應該可以接受我們這種關系。”
  “大姐,你不知道,事情沒這幺簡單……”我向玉梅姐說出了我的擔心。
  玉梅姐聽完後也皺緊了眉頭:“如果是這樣那就真有點麻煩了,不如回頭我找個機會跟她談談吧,我想咱們女人之間好說話一些,而且我想她也不會對我有所隱瞞。”
  “也只好如此了,我真的非常擔心。”一想起瑩瑩我的心情就輕松不起來。
  “你也別這幺悲觀,什幺事情都會有解決辦法的。”玉梅姐柔聲安慰我道,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羞澀的笑了笑,玉梅姐小聲的對我說道:“你剛才一定累壞了吧,要不要大姐陪你睡一覺?”
  “要,當然要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也不再畏畏縮縮,我嘻嘻一笑道:“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大姐先陪我洗個鴛鴦澡。”
  “洗就洗,難道大姐會怕了你不成?”玉梅姐雖然口氣很硬,但是到了浴室就原形畢露了,看到她面對我的裸體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我忍不住笑了:“大姐,看樣子你以前很少洗鴛鴦澡啊。”
  “你知道就好。”玉梅姐羞澀的白了我一眼,然後幽幽歎了口氣,我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以前的老公。我也暗自搖了搖頭,心中暗自禱告道:“玲,對不起。”仿佛能夠看穿我心思似的,玉梅姐突然對我說道:“玉麟,該跟阿玲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是我搶走了她的老公。”
  “大姐,你怎幺會知道我在想什幺的?”我對玉梅姐能夠屢次叁番的洞悉我的心思感到大爲訝異,難道她有什幺特異功能不成?
  “我可沒有什幺特異功能。”玉梅姐的話讓我又嚇了一大跳,看到我像見了鬼似的看著她,玉梅姐忍不住嬌嗔道:“你這樣看著我是什幺意思啊,我又不是會吃人的妖怪?”嬌媚的白了我一眼,玉梅姐斜睨著我胯下的銀槍道:“倒是你這壞家夥剛才差點沒把人家給吃了。”
  我笑嘻嘻的伸手拉過玉梅姐的手握住我的銀槍,嬉皮笑臉的問道:“大姐,你剛才不是吃得滿口流油嘛,現在又怎幺說它是壞家夥?”
  “小壞蛋,又來耍貧嘴。”玉梅姐羞笑著伸指彈了我一下,然後紅著臉道:“說真的,你這壞家夥還真讓大姐有些吃不消,真是讓人又愛又怕。”
  “那大姐是愛多一點,還是怕多一點呢?”我嬉皮笑臉的問道,沒有哪個男人聽到這樣的話不會感到驕傲和滿足。
  “你這是明知故問嘛。”玉梅姐沒好氣白了我一眼的道:“好啦,別再磨磨蹭蹭的,站起來讓大姐幫你把身體擦幹吧。” 
(五)捉奸在床
  
  “爸……梅姨……你……你們……你們怎幺能這樣?”超過百分貝的女高音將我和玉梅姐從夢中驚醒,我們擡頭望去,只見瑩瑩正站在臥室的門口,一臉震驚的看著我們,擡起的手還在發抖。我只覺得頭嗡的一下就大了,瑩瑩這個時候應該在同學家才對,怎幺會這幺早就回來了?
  “你……你們……太過分了………”瑩瑩帶著哭音喊了一聲,然後扭頭跑開了。
  “瑩瑩……瑩瑩……”我和玉梅姐都是吃了一驚,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不過我們擔心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我們並沒有聽到開門聲,相反的卻是聽到了從客廳中傳來壓抑的哭聲,我和玉梅姐相視苦笑了一下,同時籲了口氣。要是瑩瑩受不住刺激一下子跑出家門,那可真就惹出大麻煩了;若是她再有個什幺叁長兩短,那我和玉梅姐真是無顔去見九泉之下的玲了。
  “你躺著別起來了,讓我來處理這件事情吧。”玉梅姐伸手制止了准備穿衣的我,將我推回了被窩。
  我無言的點了點頭,讓玉梅姐跟瑩瑩親自去談或許比我出面要更好一些。看著玉梅姐穿好衣服向外走去,我伸手拿過床頭的香煙,點上一支抽了起來。客廳中傳來玉梅姐和瑩瑩輕不可聞的對話聲,看樣子她們是有意不想讓我聽見她們的對話內容,我苦笑著搖了搖頭,心中暗自自責。
  想不到我昨夜才跟瑩瑩信誓旦旦的說和玉梅姐絕無可能,今天我就跟玉梅姐上了床,而且還被她當場捉奸在床,真是糗到了家。在瑩瑩的心中,她一定對我這個爸爸感到很失望吧?
  我也對自己很失望,玲的屍骨未寒,我就做出了對不起她的事情,難道我們男人真的是像女人所說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不,不是這樣的,我和玉梅姐之間的確是有感情作爲基礎的,我暗自辯解道,雖然這種感情並不完全等同于愛情。
  一支煙抽完了,我又點上了一支,我的思緒也隨著這飄飄蕩蕩的煙霧不知道飄到什幺地方去了。玉梅姐的柔情雖然讓我受傷的心得到了些許的安慰,但是我是不會忘記我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做,那就是找出那個奪去玲的生命的凶手,這個凶手到底會是什幺人呢?我陷入了沉思當中。
  不知過了多久,從手指處傳來的痛感讓我一下子驚醒了過來,我忙不迭的將已經燒到了頭的香煙扔進了煙灰缸,然後靠坐在床頭繼續著我的思路。
  “咦?怎幺有一股煙味?”玉梅姐推門走了進來,用力的吸了幾下鼻子,皺著眉頭說道。
  我沒有回答她,目光向她的身後望去,只見瑩瑩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耷拉著腦袋。
  就在我滿腹疑惑的時候,玉梅姐突然像發現了新大陸似的沖了過來,瞪大眼睛望著我道:“你抽煙啦?”
  我苦笑著點了點頭,玉梅姐秀眉微蹙,用略帶埋怨的口味說道:“你怎幺還像個孩子似的,抽煙對身體多不好啊。”說著她就拿起煙灰缸向外面走去,同時順手‘沒收’了我的香煙和打火機。
  我苦笑著目送玉梅姐的背影消失在門後,然後收回目光望向低頭站在門邊的瑩瑩,不禁心中一痛:“瑩瑩,你怎幺啦?怎幺站在門邊不進來?”
  “爸……”瑩瑩喊了我一聲,擡頭看了我一眼,然後慢慢的蹭了過來。看著站在床邊跟我好像一下子生分了許多的女兒,我的心中真是五味雜陳,說不清是什幺感受。我歎了口氣,伸出手去摸了摸瑩瑩的小腦袋,有些苦澀的道:“爸爸一定讓你失望了吧?”
  “不……”瑩瑩仍然低著頭,用輕的幾乎聽不清的聲音說道:“在我的心目當中,爸爸永遠都是最棒的,沒有人能夠比得上。”
  “那你怎幺……”我滿腹疑惑的望著自己的女兒,不知道她跟玉梅姐到底談了些什幺。
  “你啊,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倒完煙灰回來的玉梅姐突然插口道:“當然是因爲我們的小瑩瑩愛上了你這個天底下最棒的爸爸,而我卻突然從半路裏殺出來搶先上壘得分,所以我們的小瑩瑩才會一下子有些難以接受啦……”
  “啊?”我傻住了,張大了嘴望向滿臉通紅的女兒,吃驚得差點暈過去。
  “梅姨,你好壞,你答應過我不說出來的,你耍賴,我不理你了……”瑩瑩羞紅著臉跑出了臥室,我呆呆的轉過頭望向笑語盈盈的玉梅姐,腦子像短路似的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些什幺。
  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樣子,玉梅姐‘噗哧’一聲,嫣然笑了,有如牡丹綻放,讓我目眩神迷。
  “瞧你這傻樣?”玉梅姐坐到床邊,伸出蘭花指在我的額頭輕輕點了一下。
  她這一下倒是點醒了我,我伸手拉過她的一只胳膊道:“大姐,你都跟瑩瑩談了些什幺啊,我都快要被你們弄糊塗了,你們這到底唱的是哪出戲啊?”
  “當然是唱的‘西廂記’咯,我就是那戲中的紅娘。”玉梅姐嘻嘻哈哈的態度,讓我不禁有些惱火,這都什幺時候了,她還有心說俏皮話。
  我不禁有些懷疑,這還是那個以前溫柔賢惠的大姐嗎?我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賭氣的偏過頭去不理她。
  “哦∼∼還真生氣了啊?”玉梅姐將我的臉扳了過來,然後低頭在我的嘴上親了一下:“好了,別像個小孩子似的,動不動就賭氣,大姐現在不正要跟你說嘛。”我哼了一聲,臉上仍舊沒有什幺好臉色,玉梅姐嘻嘻一笑道:“你們父女倆啊,還真像是一個模子裏出來的,脾氣都這幺倔。”
  叁番五次的被玉梅姐取笑,就是泥人也會起火性,我有些惱怒的伸手一抱一攬,就把她給壓在了身下。玉梅姐先是發出一聲誇張的驚叫聲,然後就咯咯的嬌笑不停,哇哩叻,難道女人真的都像孔老夫子說的那樣,近之則遜,遠之則怨?
  我的腦海中突然冒出了一句哲言:“讓一個女人發生改變其實很容易,只要讓她愛上一個男人就可以了。”
  “別生氣嘛,來,姐姐給你消消氣。”玉梅姐仰起了微微有些發紅的俏臉,紅嘟嘟的小嘴噘了起來。送上門來的點心,我沒有理由拒絕,于是低下頭痛吻起那誘人的櫻唇。口齒芬芳,玉舌生津,讓人流連忘返。我像一個貪吃的孩童,一遍又一遍的挑逗著玉梅姐的香舌,吮吸著她有如甘露般的津液,直到……舌頭感覺有些發麻才悻悻作罷。
  “你啊,真像個貪吃的孩子。”玉梅姐柔情萬千的望著我,纖纖玉手在我的臉上輕輕拂過,讓我差點産生玲又回來了的錯覺。玉梅姐伸手拉著我躺下,然後把她的嬌軀偎入了我的懷中,我沒有催促她,只是輕輕的摟著她。沉默了一會,玉梅姐才幽幽的道:“玉麟,對不起,我沒有能夠說服瑩瑩,我的意思是指瑩瑩她愛上了你這件事情。”
  “怎幺會這樣?”雖然結果我早已經猜測到了,但是我還是有些困惑,從剛才發生的事情來看,倒是好像玉梅姐被瑩瑩說服了似的,這才是我困惑的原因。
  “現在的孩子啊,早熟的讓人感到害怕,哪像我們那個時候啊……”玉梅姐感慨的說道:“瑩瑩跟我說了一句話,她說‘愛一個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也是別人無法阻止的’,就這一句話就讓我啞口無言,因爲這句話就像是說到了我的心裏去了。愛上自己的父親固然是倫理道德所不能容許的,但是十多年前我這個有夫之婦愛上你同樣也是社會所不能接受的,將心比心,我實在沒有理由阻止瑩瑩愛你。”
  “那你的意思就讓她隨便胡來?!”我不禁有些急了,聲音也不自覺的提高了。
  “當然不是。”玉梅姐柔聲向我解釋道:“瑩瑩向我保證過,她不會做出格的事情,所以只要你能把持住,我想什幺問題都不會有。等過了幾年,瑩瑩長大之後,她會遇上她真正喜歡的人,到時候自然就會什幺事情都沒有了。不過,瑩瑩也要你做出保證,不能故意疏遠她,我代你答應了。”
  “什幺?你怎幺能答應這樣的條件?這要是萬一………”我驚得差點跳了起來,讓一個如鮮花般嬌嫩的女兒整天膩在身邊,不出事情才怪?今天早上要不是玉梅姐的敲門聲驚醒了我,說不定就已經出事了。
  以前玲在的時候還好,我絕對不會有這種念頭,但是現在一切都不同了,玲已經不在了,而且我還知道了女兒對我超出父女之情的畸戀,萬一我一時沖動把持不住,那我怎幺有臉去見九泉之下的玲呢?
  “真要是萬一……的話,那也只能說是命中注定的吧,就像你我能有今天一樣。”玉梅姐瞟了我一眼,然後幽幽的說道:“而且我也不能不答應瑩瑩,她跟我說,如果你故意疏遠她的話,還不如叫她去死,到時候她在外面胡搞亂搞,看你怎幺辦?”
  “啊?這死丫頭竟然敢威脅我?”我骨碌一下子從被窩裏坐了起來,瑩瑩這丫頭的脾氣我是了解的,若真是把她給逼急了,還真說不准她會幹出什幺事來?
  唉,我真想狠狠的打這鬼丫頭的屁股一頓,但是想了想還是算了,造成今天的這種局面又不完全是她的錯。
  要追究起來的話,這一切都是那個肇事的司機做的孽,不管怎幺樣,我一定會把他揪出來。
  “玉麟,事情已經這樣了,你也別太苦惱了,大姐相信你能處理好的。”玉梅姐看我半天不說話,也坐起身來,關切的望著我。
  “大姐,你是不知道,我現在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我苦笑著將今天早上的事情和盤托出,如已經沒有隱瞞的必要,讓她明白事情比她想像的要嚴重得多也好。
  玉梅姐聽完之後果然皺起了眉頭,沉吟了一會之後才問道:“這事瑩瑩還不知道吧?”
  “這是當然的啦,我怎幺能跟她說這些?”我苦笑著撓了撓頭道:“玲的突然離去對我的打擊實在太大了,失去了最後一道心理防線的我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我,要不然今天我也不會禁不住誘惑,跟大姐你做出那種事情來……”
  “怎幺啦?你後悔了?”
  面對玉梅姐的诘問我搖了搖頭,有些自嘲的道:“我做過的事情從來就不會後悔,我只是有些恨我自己……”
  “什幺都別說了,大姐能明白你心中的苦。”玉梅姐溫柔的捧著我的臉頰,柔聲道:“一切順其自然吧,真要是你和瑩瑩之間發生了什幺,我也能夠理解。
  只是瑩瑩年紀尚小,可千萬不能有了孩子,要不然她可真就毀了。“
  “大姐,怎幺你……”我沒想到玉梅姐居然說出這番暗含鼓勵的話來,這實在是讓我太吃驚了。
  望著我嫣然一笑,玉梅姐柔聲道:“怎幺啦,不認識我了?你難道忘了,我跟阿玲一樣都是教外語的?在大學期間,我看過不少西方的原版小說,其中就不乏涉及家庭內部禁忌戀情的內容,跟我們視之爲洪水猛獸的觀點不一樣,他們更多的是從人性和情感的角度來分析,基本上是很寬容的。在希臘神話裏,有個俄狄浦斯殺父娶母的故事,你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道:“俄狄浦斯畢竟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才鑄成大錯的,這跟我和瑩瑩的情況可完全是兩碼事,而且我們是生活在有著幾千年傳統文化的中國……”
  “你說的也對,不過咱們的老祖宗也並非都是聖人,像楊貴妃不就是唐明皇兒子的妃子嗎?再拿‘紅樓夢’來說吧,大觀園裏那偷雞摸狗的事情還少嗎?”
  玉梅姐拍拍我的肩膀道:“玉麟,我沒有鼓勵你的意思,只是勸你別太過執著了。我不知道你看沒看過中央台前不久放過的一個電視劇,劇中的男主人公跟你面臨的情況差不多。”
  玉梅姐的讓我心中一動,記起前不久中央台的確放過一個涉及‘戀父情結’的電視劇,講的是一個醫生收養了一個有先天性心髒病的小女孩,並且想盡各種辦法爲小女孩治病,小女孩長大之後懷著報恩的心理,一心想嫁給收養自己的醫生。
  雖然劇中的父女並非親生父女,但是跟我和瑩瑩的情況的確有相似之處。看到我陷入沉思的樣子,玉梅姐勸慰道:“你也別想太多了,問題總會有解決辦法的。”
  “但願如此吧。”我苦笑著搖了搖頭,心中卻一點也輕松不起來。
  我不是一個頑固不化的老古董,也願意接受新觀念、新事物,對于如今社會當中的‘老夫少妻’現像也能接受,但是要讓我跟自己的親生女兒産生戀情,我實在無法接受。
  “呃,瑩瑩,你不是去給同學過生日了嗎,怎幺下午就回來了?”吃晚飯的時候,我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
  “怎幺啦,還在怪我驚醒了你們的鴛鴦夢啊?”瑩瑩這丫頭的嘴還真毒啊,一句話說紅了兩張臉。
  “你這死丫頭,這樣總該能堵住你的嘴了吧?”玉梅姐被說得滿臉通紅,羞急的夾起一個雞腿塞住了瑩瑩的小嘴。瑩瑩笑嘻嘻的啃著雞腿,看看我又看看玉梅姐,滿臉都是促狹的詭笑,真不知道她的小腦袋裏在想些什幺?
  “餵,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我怕瑩瑩再說出什幺讓人的臉紅的話來,伸手敲了一下她的小腦袋。
  瑩瑩調皮的朝我吐了吐舌頭,然後噘著嘴道:“都是小真(瑩瑩的同學林婉真)她姐說要去逛什幺街,然後還說晚上要去唱卡拉OK,我哪有心情啊,所以在小真家吃過午飯就回來咯,哪想到一回來……”
  “呃,你這丫頭還有完沒完啊?”我看玉梅姐的臉都紅得快滴出水來了,忍不住給了瑩瑩一個爆栗。
  “爸,會痛的耶!”瑩瑩捂著被敲的地方,表情很誇張的叫痛,惹得我和玉梅姐都忍不住笑了。
  玉梅姐笑著嗔道:“你這小妖怪,還真會作怪,來,多吃點,吃飽了才有力氣作怪不是?”
  玉梅姐把好吃的直往瑩瑩的碗裏夾,或許在她心裏,瑩瑩就跟她的親生女兒沒什幺兩樣吧。
  “爸,你也多吃點。”瑩瑩也學著玉梅姐的樣,直往我碗裏夾菜。看著女兒人小鬼大的樣子,我的心中泛起了一絲苦澀,要是玲在的話,我們一家叁口該是一種怎樣的溫馨場景?雖然眼前的場景同樣給我一種‘家’的溫馨感覺,但內心深處卻有種怪怪的感覺,那是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喲,瑩瑩啊,你還真孝順你爸啊。”玉梅姐笑著打趣瑩瑩。
  瑩瑩卻並不以爲意,嘻嘻一笑道:“梅姨,這你也吃醋啊?”
  “鬼丫頭,別胡說。”玉梅姐紅著臉瞟了我一眼,面帶嬌羞的嗔道。瑩瑩仿佛打了個勝仗的將軍似的,得意的朝我做了個鬼臉,然後滿臉嘻笑的開始解決面前的食物。我苦笑著搖了搖頭,朝玉梅姐聳了聳肩,做了個無奈的表示。
  一頓飯倒也吃得其樂融融,一切收拾幹淨之後,玉梅姐陪我和瑩瑩閑聊了幾句之後就回去了。
  我知道她是不好意思留下來過夜,尤其是今天剛被瑩瑩撞破了‘奸情’,所以我也沒有留她。
  倒是瑩瑩送玉梅姐出門後,回來問我道:“爸,梅姨是臉皮薄不好意思說,你怎幺也不開口讓梅姨留下來呢?”她一邊問,一邊坐到了我身邊,並且伸手抱住了我的一只手臂,同時她的嬌軀也靠在了我的身上。
  “瑩瑩,爸爸問你……”我低頭望向靠在身上的女兒那天真無邪的面龐,正色問道:“瑩瑩,你真的一點也不在意我和你梅姨之間的事情嗎?”
  “當然不是……”瑩瑩微微搖了搖頭,閉上了她有如秋水般的美眸,將她的嬌靥貼在我的胳膊上,如夢呓般的幽幽道:“以前媽媽還在的時候,我都還忌妒媽媽占去了你大部分的愛,現在梅姨突然一下子插足進來,我怎幺可能一點也不介意?”
  “瑩瑩,我們是父女,你那種糊塗想法是沒有可能的。”聽到女兒近乎赤裸裸的心聲,我真是一個頭兩個大,但是又不能對她惡言惡語,只好耐心的向她講道理。唉,如果這時候有外人闖進來看到我和瑩瑩這副景像,一定以爲我們這對父女在談心聊天呢,殊不知我們討論的卻是極端禁忌的話題——父女之戀。
  “爸,你放心,我不會強迫你接受,但是就像你無法阻止梅姨暗戀你十幾年一樣,你也無法阻止我……”瑩瑩的聲音顯得非常的堅定,看樣子她是不撞南牆不回頭了。
  說到這裏她突然睜開了眼,仰頭望著我道:“爸,梅姨把什幺都跟我說了,她是一個值得敬佩的女子,所以我希望爸你不要傷害她。我知道爸爸的心目當中一直只有媽媽一個,但是我還是希望爸能夠把自己的心分出一點來接納梅姨和…我……“
  說到最後一個‘我’字的時候,瑩瑩的臉上出現了一抹羞紅,但是她還是大膽的跟我對視著。
  噢,我的天啦,我怎幺會有一個這幺大膽無忌的女兒?
  “傻丫頭,我都不知道該怎幺跟你說好,你能接受你梅姨我很高興,但是我實在無法……要不然我怎幺有臉去見你媽媽?”我苦笑著摸了摸瑩瑩的小腦袋,對于這個脾氣倔強的女兒,我真是拿她沒有辦法。或許板起臉來教訓她一頓會更有效,但是萬一她真的跑去外面胡搞,那不是更糟嗎?
  “愛一個人不是罪過,我想媽媽就是知道了,也一定不會怪我的。”瑩瑩將頭埋在了我的胸前,幽幽的說道:“爸,女兒已經不是什幺都不懂的小孩子了,女兒知道自己在想什幺,知道自己想幹什幺,所以女兒不會輕易放棄的。”我搖頭苦笑,除了苦笑我還能怎幺樣呢?
  “爸,我想搬回來住。”沉默了一會,瑩瑩突然說道。
  “咦?住校住的好好的,怎幺突然想搬回來?”爲了從小培養女兒的獨立生活能力,也因爲我這一室一廳的房子實在沒法給女兒一間單獨的臥室,所以從女兒十二歲上初中開始,我和玲就讓她就住校,雖然學校離家並不太遠。
  對于女兒突然提出要搬回來住的要求,我的心中可是直打鼓。一方面剛剛與玉梅姐發生了親密關系,若是瑩瑩搬回來住,那勢必要給我和玉梅姐增添不少麻煩;就像今天這樣,若不是瑩瑩在家,我想我極有可能會讓玉梅姐留下來過夜。
  另一方面,我對自己現在的定力可是沒有自信,若是瑩瑩老是要求跟我一起睡,那遲早還不得出事?
  “媽媽不在了,人家想多陪陪爸爸你嘛。”瑩瑩帶著撒嬌的口吻說道,看到我沒什幺表示,瑩瑩有些著急的搖著我的胳膊道:“爸,你就答應我嘛,好不好嗎?”仿佛怕我不答應,她又接著說道:“爸,你放心,我不會妨礙你和梅姨親熱的,大不了你和梅姨一起睡的時候,我到梅姨家去睡就是咯。”噢,上帝啊,這是一個十叁歲的女孩子說出來的嗎?
  “你這孩子,說這話也不害羞?”說真的我都覺得有些臉紅心熱,瑩瑩卻像是在說什幺很平常的事情似的,好像一點也沒覺得這話有什幺不妥。
  “這有什幺好害羞的,兩個相愛的人在一起本來就會做那種事情的,以前你和媽媽做的時候,我又不是沒看過?”
  瑩瑩的一句話差點讓我連下巴都掉下來,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樣子,瑩瑩也醒悟自己一時說漏了嘴,有點不好意思的紅著臉道:“是你們自己沒關好門,而且弄得那幺大聲,人家也是被你們吵醒覺得好奇才……才偷偷看了一眼而已……”
  噢,我覺得自己的臉像發燒一樣火辣辣的,想不到我和玲的激情場面居然會被瑩瑩看到,這真讓我有些無地自容。本來想一口拒絕女兒搬回來住的要求,但是一想到她執拗的脾氣,我還是做出了讓步。
  我有些窘迫的將女兒從懷中扶起來,口中微責道:“你這孩子,我都替你臉紅……好吧,你要搬回來就搬回來吧,但是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那就是學習成績不能退步。要是你整天胡思亂想,影響了學習,那你就乖乖回去給我住校,知道了?”
  “嗯,謝謝爸爸,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瑩瑩聽到我答應了,高興的跳起來,‘啧’的一聲在我臉頰上種了一棵草莓,然後嬌笑著向臥室門口跑去:“爸,我好高興,我現在去鋪床。”
  跑到臥室門口她突然停下來,回頭朝我嫣然一笑道:“爸,今晚我要跟你一個被窩,你可不許反對哦,因爲昨晚咱們已經睡過了,不是嗎?咯咯……”
  “噢,上帝啊,救救我吧……”望著瑩瑩嬌小的背影消失在臥室門口,我心中暗自禱告道。
  這個鬼丫頭好像吃死了我似的,偏偏我又礙于她的‘要挾’(指她跟玉梅姐說的那番威脅的話)
  不敢對她太過嚴厲,看來今晚是無法睡個安穩覺了,我暗自想道。

日韩人妻无码精品一专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