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矿井灯房的豔事

精彩内容: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美白肉體        我妻韓莉        公交車上幹女上司       人生戲台        我的生日禮物
和小姨子之間真實的故事        無法收拾的殘局        手裏有槍        與老婆的學妹更像情侶        倫敦豔遇        

  那一年,由于64學潮的影響,大學畢業後,我被分配到一個大型國有煤礦的職工醫院。報到後,院長讓我到礦上的的一個井口值班室去值半年班,美其名曰:基層錘煉那個井口的地位的很偏,方圓十幾裏沒有人煙。天天有班車定點接送工人高低班,我靠,我去了才知道我這六個月必須天天在這個鬼處所。

  天天除了吃飯,睡覺,洗澡。無所事事,更本就沒有人看病。地面上除了一天叁次的換班,能聽到人聲,其余的時候就只有鳥叫了。

  一天下午,我正躺在床上,數著窗外飛來飛去的蒼蠅,猜測著哪只是公的哪只是母的,門敲響了。

  “請問醫師在嗎?”

  我猛然一驚,忽然高興地從床上蹦了下來,我靠!我終于可以看病人了。

  我迅速打開門,講,“請進。”

  一個35歲左右的少婦,捂著右手中指,被一個30歲左右的少婦攙扶著。

  我視察了一下傷口,皮膚裂傷,不深,請床包紮一下就行。不過,本人閑著無事,就給與其請床後縫合了兩針。

  包紮好後,對她們講,隔日換藥,10天拆線。

  以後她天天來換藥,一來二去,大家就熟悉了。

  她在燈房(注:給礦工下井用的燈充電的處所)上班,一班5人,輪流休息。

  並告訴我,明天起她們班開端上夜班,讓我去玩,別一個人悶著,悶出弊病來。

  第二天晚上,她來拆線。拆完了,拉我去燈房玩。

  隨後10來天,我天天去玩,漸漸的關係很好。我叫她們姐姐,分辨是張姐(手傷的,34歲),李姐(32歲),王姐(28歲),田姐(27歲),季姐(26歲)。

  和她們聊天,打鬧,有時吃吃豆腐,爲我那平常無聊的日子中最大享受。

  有人講情緒是擠出來的,不假,天天密切的接觸。我和幾個姐姐就像一家人。

  又過了兩個禮拜左右,一天晚上,田姐誕辰。大家一起喝酒慶祝,酒壯好漢膽,我開玩笑比平時勇敢了,我說:“李姐,你天天晚上上班,你老公天天白天上班。看來,大姐你和我一樣獨自對床眠。惋惜了大姐的花容月貌,流失的俏麗。”

  “你個沒開葷的小子,是不是想開葷了,那也不能找你姐的便宜吧”

  “哈哈,姐姐空閑著也是糟蹋,不如就讓小弟我幫幫姐姐。”

  “大姐,你看這小子。該不該教訓他。”李姐對張姐講。

  “是該教導教導他,妹妹們。他不是想開葷嗎,今天給他開,看他以後還敢瞎說。給他來個花椒炝小雞,好不好。”

  “好”說完姐妹幾個就把我按到。

  “幹什幺啊。”我反抗著,也伺機模油。

  “怎莫把我的褲子脫了。”

  “給你開葷,弟弟。”

  我忽然感到我的小雞麻麻的,火辣辣的,一種鑽心的麻辣感,說不清是苦楚還是快活。

  “弟弟,花椒的感到好吧,和女人幹就是這種感到,愛好吧。”

  “不好,你們幾個姐姐壞。”我反駁的時候,我感到由于那種麻辣的刺激,我的雞巴矗立了,漲痛的很,想有個有水的東西放進去。

  “哈哈,還講不好,小雞都站起來了。看來需要加點水,熄熄火。”王姐幸災樂禍的在一旁嬉笑著。

  “是啊,我來加水”張姐講。

  “大姐,我看別加水了。花椒遇水會很痛的,弟弟人慢好的。不如”田姐講。

  “好,那我就先嘗嘗花椒炝小雞?哈哈。”張姐講。

  我忽然感到龜頭有一種濕濕的暖暖的感到,好舒適。可一會兒那花椒麻麻的感到加劇了,一種痛,一種樂,夾合在一起刺激著我,我全身的感官似佛只有龜頭在工作,在感受。
094154666id6w77j5yp46w.jpg
  過了一會兒,我緩過神來,擡頭看了一下,本來這美好的感到是張姐的嘴帶來的。我環顧四面,幾個姐姐面色紅紅的,看著張姐。最靠近我的,按著我右手的王姐,胸脯激烈的起伏著,那一對我愛慕已久的乳房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的。我抽回我的右手,一把抓住王姐的大乳房。那幺富有彈性,好充實。王姐看看我,解開了上衣的紐扣,一雙誘人的大乳房一下就蹦到我眼前,我一口就咬住了。

  “我吃過了,該你們了,不過誰都必須參加。以後就不會講閑話。小田,你最小,弟弟的童貞就給你,便宜你啦。小季上班就輪不到你啦。”

  “謝謝大姐。”

  我擡頭看了看田姐,她對我笑了笑,然後就一下坐到我身上,用手把我的雞巴放入一個銷魂的洞中,讓我感受人生第一次的快活。

  我感到我的龜頭摩擦著一個滑滑的管腔,一個布滿溫暖,能排除一切煩惱的,讓你樂此不疲的,讓你畢生爲之尋求而不惜生命的神秘而又神聖的處所。

  田姐高低套弄著,讓我的一次一次龜頭摩擦著,感受著。我一種激動,一種釋放的激動,似佛所有的苦悶,所有的煩惱會隨這次釋放而消散。

  田姐的動作愈來愈激烈,嘴裏伊咿呀呀的,“我要飛了。”

  “小田,快停下來,不能讓他射到你裏邊去,你還沒懷孕你”張姐叫到。

  “沒事”

  我在也把持不住那股湧動的洪流,隨著田姐一下一下的壓縮,我也噴射了。

  田姐逝世逝世的抱我,陰部拚命地貼著我。

  我放開了抓王姐乳房的的手,把田姐抱住。

  “小田,下來,該我了。”李姐急急的喘息著,一把拉開了田姐,把我的雞巴一口吸到嘴裏,舔吸起來。

  王姐也拖了褲子,把她毛茸茸的陰戶對著我,羞羞地說,“弟弟,看看女人的機密吧。”

  我仔細觀賞著,那個紅裏透黑,有許多毛毛的女人的花園。我摸了摸,今天我不能信任自己,我太快活。

  隨著李姐的舔吸,我的雞巴再次高昂。

  我不願意躺在地上被女人 強姦。我爬了起來,把李姐摁到地上。

  “我要強 奸你們”我大聲講。

  “來吧”

  這一夜我和她們4個都産生了性關係。以後我在礦上的2年內,我再也沒有孤單過。因爲我有好姐姐。

  


Contents


嚴選免費成人小說
不要讓妻子當刑警        私人門診醫生玩的女人       無防備堂姐走光記        拿媽媽宴客       高考前的減壓宴會
回憶我經曆過的叁位老女人        媽媽在家被殺人犯猛灌精液        和黑絲高跟D杯少婦車震        蕩婦香香
永遠無法還清的賭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