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8-31发布:

日本乱子伦视频在线观看庄梦洁的武学修炼

精彩内容:

武林上有名的冷美人莊夢潔在庭院修習著自己的新劍法,手裏長劍舞動,或砍或劈或刺,當真厲害至極
就在莊夢潔剛把劍法使完,一個腳步聲由遠至近,一個身穿青衣的男子走了
進來。看見站在院子中的莊夢潔很明顯眼睛一亮便說道:「沒想到一段時間不見,
莊姑娘的劍法又有所長進。高某佩實在是佩服。」

莊夢潔轉過頭來,看見站在不遠處的男子,眉頭一皺,顯然對這名男子感到
極頭痛。

這名男子名叫高空,與莊夢潔見算是舊識,不過莊夢潔對他卻沒有什幺好感,
一直以來也就把他當朋友。

「高兄很久不見,沒想到會在這碰到你。」莊夢潔雖然面帶微笑,但語氣顯
得十分冷淡,彷彿冰山一樣的臉沒有絲毫改變。

語氣中的冷淡與疏遠表露無遺。

——————————

對于莊夢潔對自己的冷淡我早就習以常了,如果不是阻與我身後的背景,在
莊夢潔的眼有沒有我這個人都難說。

面帶微笑的來到莊夢潔的跟前,說道:「在下也沒想到,只不過在下的手下
報告說看見一個冷豔美女來到這。根據手下的描述,在下便猜測來人一定是莊姑
娘,現在一看果然如此。」

莊夢潔冷哼了一聲,提起手中的劍指著我說道:「原本一個人無聊練劍,沒
想到會碰到高兄,既然這樣就請高兄幫我試一試新劍法的威力。」

說完便不等我拒絕,便揮劍向我砍去。

看見莊夢潔突然刺來,我並沒有絲毫慌亂,右手在腰間一抽,長劍出鞘,便
接下了莊夢潔的一刺。

見全力一擊沒有奏效,莊夢潔抽劍而回,第二劍再次使出,由下往上挑,直
指我的左肋下。

對持,我輕輕提劍,右手輕旋手瞈趕便想把莊夢潔的長劍格擋開。

出乎我意料的是,莊夢潔的力量之大,差點把我手中的長劍給震脫。身體不
可避免的停頓了一下。

莊夢潔一下子捉住了我這個破綻,瞬間刺出叁劍。並乘著高空身子停頓的瞬
間佔據攻擊主導。

面對莊夢潔連綿不斷的攻擊,我沒有半點心急。手的銀色長劍揮舞,形成一
個巨大的劍屏抵擋住了莊夢潔的攻擊。

銀色的劍屏在擋住莊夢潔的攻擊的同時。不斷閃耀的劍光映射在莊夢潔的眼。
不斷影響著莊夢潔。

——————————

兩人你來我往的交手了一會,依然平分秋色。

對于自己的攻擊沒有傷到高空,莊夢潔沒有半點氣餒。因高空的武功確實比
自己要高不少。但莊夢潔毫不猶豫的使用了剛剛學會的紅袖劍法。

紅袖劍法一出,很明顯出乎高空的意料,原本密集的劍網因應付莊夢潔的攻
擊,不可避免出現了破綻。

面對刁鑽的紅袖劍法,高空也不再保留,原本出現了疏漏的密集的劍影再次
緊密了幾分。而那一閃一閃的劍光彷彿陽光照射在湖面上的反射。很顯然想用這
些劍光影響莊夢潔。

對持莊夢潔卻毫不在意。

然而,莊夢潔卻沒有意識到,高空舞動的劍影,那一閃一閃的劍光,不斷的
影響著她。每當那劍影照射進她的眼,她的動作就緩慢了一分。

當莊夢潔意識到自己的意識開始迷茫的時候一切都來不及了。

明明剛比試沒多久,自己就香汗淋漓了。

莊夢潔感覺到自己身體十分的疲憊,每當那劍光一閃後自己就多疲憊一分,
自己的意識就會更加渙散。

冥冥中彷彿聽到一道聲音。

「你現在感覺很累」

「很累」莊夢潔不知道什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但了應付高空的攻擊,他也
無法顧及其它了。

「累了就要放鬆……緩緩的放鬆。」

奇異的聲音再次響起,但這聲音彷彿有魔力一樣,雖然依然和高空比武,但
莊夢潔已經感覺到身體隨著這句話開始緩緩的放鬆。嘴很不自主的說跟著這聲音
說:「緩緩放鬆」

「你的意識開始消散,你感覺很累,很想睡」

「累了……想睡」

這句話剛說完,莊夢潔的意識開始朦瞀蚍,一陣巨大的疲憊感瞬間襲來。讓
莊夢潔覺得自己真的十分的疲憊十分的想睡。

原本與高空的比試也因極度的疲憊感而放慢了節奏。

「你很想睡,但你正在比試,而且手的劍很重,停止所有的舉動,放下手的
劍。」

「想睡…劍…重……放下」莊夢潔的瞳孔開始緩緩放大,在聲音的指示下緩
緩的鬆開了手的劍,靜靜的站在原地。

「你感覺到意識開始朦,緩緩的下沉,緩緩的下沉,下沉到意識的深處。」
聲音繼續引誘著莊夢潔,莊夢潔感覺到自己彷彿就在一個巨大的黑洞,緩緩的向
下沉,心理想要反抗。但卻毫無作用,只能順著聲音的話去做。

「下……沉……深處」

「你已經睡著了,不會對外界有任何反應,你只會按照這聲音的指示去行動。」
高空站在莊夢潔的面前,緩緩的下達了最後的指示。

「指示……行動」而莊夢潔彷彿一個木偶一樣,靜靜的站在原地等待著聲音
的指示。

——————————

看著眼前已經完全沉睡的美人,我緩緩的鬆了口氣。搖了搖因長時間揮動而
痠麻的手臂。

醉心劍法,這便是高空新學會的劍法。實際上醉心劍法是一套迷惑心神的劍
法。通過高速舞動的劍影和不斷閃爍的劍光刺激對方的心神。最終達到控制敵人
的效果,和邪教的那些影響心神的邪功有異曲同工之妙。

當然這劍法也不是這缍練的,我自練武開始變每天專研這套劍法,經過20
年不斷的探索才最終把這劍法練到大成。

莊夢潔雙目緊閉,靜靜的站在原地,但這樣也絲毫無損她冰冷的氣質。

我玩過的美女不少,但像莊夢潔這樣拒人于千之外的獨特氣質卻很是刺激我
的征服慾望,很可惜莊夢潔對我沒有半點好感,兩人認識這久,莊夢潔對我還是
原來的樣子,雖然面帶微笑,但語氣冰冷彷彿拒人于千裏之外

多次的表白無果後,我也就死心了,既然不能當戀人,那就當朋友吧。原本
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沒想到前幾天的一陣感悟既然把醉心劍法練到了大成。又剛好聽
到了莊夢潔的消息。我想都沒想便把剛剛練成的醉心劍法用到莊夢潔身上。

得不到你的心,我也要得到你的人。嘴角上揚,我邪邪的笑道:

「莊夢潔,你能聽到我的話嗎?」

「聽到。」莊夢潔回答道,但回答的語氣毫無生氣彷彿木偶一樣。

「你喜歡練武嗎?」

「喜歡。」

我試探的問道:「那你的武功比之高空怎樣?」

莊夢潔停頓了一下還是回答道:「比不過。」

「剛剛的比武你也輸給了他。」

「是的……輸了。」依然是毫無生氣的聲音,但我還是能感覺到,莊夢潔的
不服氣。

要的就是你不服氣的樣子,我繼續說道:「武學就是達者師,既然你比不過
高空,是不是應該向他請教。」

「是」

「既然你向高空請教,那就要完完全全聽他的指示。」

一步一步的引誘莊夢潔向著自己制定的路線走去,我心理有著一個異樣的快
感。


「因高空比你強,所以高空所說的都是對的。」

聽到這句話,莊夢潔並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雙目微皺,很顯然,內心進行著
劇烈的鬥爭。

看到這樣子,我的心也一下子緊張起來。雖然醉心劍法讓莊夢潔聽從我的命
令,但像這些與原本的認知有極大沖突的指令是非常危險的,稍有不慎,莊夢潔
就會醒來。

好在我的運氣不錯,最終莊夢潔還是選擇了聽從了我的指令。

「是的…高空……的話…對的」

聽到這句話,我總算放心了。最大的阻礙已經過去。接下來的事就順理成章。

「既然你覺得高空的話都是對的,那就不能夠有絲毫的懷疑。就算你有懷疑,
也會覺得是錯的是自己而不是高空。」

「不……懷疑」

看著莊夢潔完全接受了指令,但我還是覺得不保險。

「每當你聽到腦海的聲音的時候,你的心靈就會得到洗禮,不管聽到多驚奇
憤怒的事情,你都會欣然的接受,並按照腦海的指令去做。等一下,我會數叁聲,
你就醒來,你會誠懇的向我請教,而我剛剛所說的話你都會謹記在心,並且不會
違背。」

「是的……不違背。」

最後,我還是按照醉心劍譜上的方法。給莊夢潔加上了特定的關鍵字,以免
下次控制莊夢潔心神的時候還要特地使用醉心劍法。

「每當我誰出「醉心指導」這個詞的時候,你就會再次進入到這個狀態。」

「進入……狀態。」

「3。2。1醒來。」

隨著我的話剛落下,莊夢潔的瞳孔緩緩的恢複。

看著站在眼前的我,莊夢潔有點氣餒的說道:「我輸了,沒想到我新學的劍
招都不能傷高兄分毫,高兄果然武藝高強。」

「莊姑娘的武功一點也不差,在下之所以能夠戰勝莊姑娘也只是知道莊姑娘
的弱點而已」

「弱點?什弱點,能請高兄指導一下嗎」聽到我的話,莊夢潔感到非常的好
奇『自己的弱點?是什?』

看著莊夢潔按照自己的指令提問,我不由得在心理大笑,但表情卻一臉難的
推脫道:「指導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在下對武功的認識可能與莊姑娘的認識有較
大區別。可能不利于莊姑娘。」

——————————

就在這時一個奇特的聲音在腦海響起。

——高空的武功比你高,你必須誠懇的向他請教——

聽到這個聲音後,莊夢潔感覺到自己的心靈彷彿經受過洗禮一樣,一種異樣
的舒適感瞬間傳透全身,彷彿沸騰的湖水瞬間被冷卻,還原成甯靜的湖面。這個
聲音就像有魔力,莊夢潔覺得自己應該按照這句話去做,自己必須按照這句
活去做。

「沒關係,高兄的武功比我高,那樣的話對武功的理解就一定比我要深入。
肯定比我要正確」莊夢潔平靜的對高空說道。很顯然沒有對自己腦海的奇異聲音
有任何的懷疑。

聽到眼前的冰山美人的請求,高空邪邪的微笑道:「既然這樣,那在下就放
心了,在下會盡力的指導莊姑娘。不過這不方便講解,還是到房間去吧。」

雖然看見高空依舊挂著招牌式的微笑,但莊夢潔卻覺得高空的笑容有點怪異。

還有,什指導需要到房間去啊。女孩子的閨房是男人能夠隨便進的嗎?

就在莊夢潔覺得奇怪,要反駁高空的時候,奇異的聲音再次響起。

——既然你向高空請教,那就要完完全全聽他的指示——

聽到這個聲音的話,莊夢潔感覺到自己的心靈再次迴歸甯靜。

而這時候又聽到高空說:「等一下要說的,畢竟是莊姑娘的弱點,了避免隔
牆有耳,還是到莊姑娘的房間比較好。」

莊夢潔一想,也覺得高空的話有道理。

「恩,也是啊。那請跟我來。」

雖然對高空的話還有些疑惑,但還是帶著高空穿過院子來到自己的閨房。

莊夢潔的房間不大,但家俱擺放極講究。且整體用水藍色的布置。倒是與莊
夢潔的冰山面容十分的匹配。

兩人相對而坐。

「莊姑娘,了更好的指出你的不足,能請莊姑娘把衣服脫掉嗎。」

「什幺?脫衣服?」

莊夢潔有點疑問

「對,雖然隔著衣服也能對莊姑娘進行指導,但我害怕會出現誤差。畢竟武功一塊失
之毫差之千裏。在下也是了莊姑娘著想。」

這時候一句話在莊夢潔的腦海迴蕩,不斷的消除她的疑惑。

——因高空比你強,所以高空所說的都是對的——

這句活每重複一遍,莊夢潔就感覺到自己的的心靈甯靜了一分。

「是呀,高空比我強,他說的就都是對的,脫衣服是了更好的指導我。」

強行壓下心的怪異感。莊夢潔微笑道:「沒想到高兄想的這周到,那我就恭
敬不如從命了。」

莊夢潔解下了自己身上的勁裝。露出了剛好把羞辱部位擋住的水藍色
肚兜與褲。

見莊夢潔沒有再脫下去的打算,高空『好心』的勸說道:「莊姑娘,肚兜和
褲可能會阻礙接下來的指導。你還是把它脫掉吧。」

「恩……好吧」雖然猶豫了一下,但還是按照高空的話脫下了肚兜和褲。

不一會一具美妙的酮體便出現在眼前。絕美的容貌,雪白的肌膚,碩大的巨
乳上兩顆粉紅色的櫻桃隨著胸口的起伏而不斷搖晃,顯得十分的誘人。最讓人意
外的是,莊夢潔的下體竟然雪白一片沒有一絲雜毛。

高空絲毫不掩飾自己貪婪的目光,在莊夢潔身上掃視,彷彿要把莊夢潔的誘
人酮體深深的刻在腦子。

對于高空肆無忌憚的打量自己的酮體,莊夢潔下意識的用
手把自己的下體和雙峯擋了起來。

見狀,高空彷彿也沒了繼續視奸的興趣,對莊夢潔說道:「莊姑娘,你知道
武學最重要的是什嗎?」

「最重要的是什?」聽到高空的問題,莊夢潔低下了頭認真思索了一會說道:
「是內力?」

高空搖了搖頭說道:「是下盤。人們在習武的過程中往往會過于最求強大的
招式。卻往往忽略了最基礎的地方。在打鬥中,不管是發力還是防禦,都與下盤
息息相關。下盤不穩,最終導致的是滿盤皆輸。」

「這幺嚴重」

「沒錯,根據剛剛與莊姑娘交手的情況來看,莊姑娘的下盤不夠穩固。」

「這樣的話要怎辦。」莊夢潔很顯然被高空一臉嚴肅說出的給嚇了一下。對
自己的情況極擔心。

高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假裝關心的說道:「根基不牢想要犁補是非常
困的,不過在下有獨門方法,能夠幫莊姑娘鞏固根基。」

「真的嗎?」

「當然,不過這方法有點奇異,不知道莊姑娘……」

高空的話還沒說完莊夢潔便說道:

「沒關係,只要能從新鞏固根基就行了。」

「是嗎,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說完便把身上的衣服脫了個精光。

「高兄你爲什幺脫衣服?」莊夢潔顯然對高空的動作十分的不解。但又說不出個
所然。

「在下的獨門鍛鍊方法叫『肉棒插入生小孩鍛鍊法』。等一下,在下就會把肉棒插進莊姑
孃的肉穴。並不斷頂撞莊姑娘的子宮,等一下莊姑娘要做的就是在在下射精前,
保持不動就行了。這樣鍛鍊一段時間,莊姑娘會懷孕,生他個五六個孩子,這樣你的下盤就會變得非常穩固了


這個時候,奇異的聲音再次響起。

——高空的話都是對的,那就不能夠有絲毫的懷疑。就算你有懷疑,也會覺
得是錯的是自己而不是高空——聽到這個聲音,原本還帶有疑惑的莊夢潔馬上就
釋懷了:「原來是這樣,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看來是我搞錯了。」

「沒關係,我們開始吧」

「恩」

————————————

說完,莊夢潔便按照我的要求,雙手撐在牀上雙腿大開擺成了後入式的姿勢。
光潔潤滑的肉穴在展露在我面前,一覽無遺。

我並不急著插入,而是用肉棒不斷的摩擦著莊夢潔的陰蒂。並不時用龜頭劃
進兩片緊閉的陰脣。慢慢的莊夢潔的身體開始發熱,而肉穴也變得淫水氾濫。

見狀,我也不再刺激莊夢潔了。直接讓沾滿淫水的肉棒頂住莊夢潔的桃源洞
口。

「莊姑娘,要插進去了,你可要好好的支持住了。」

「來吧,請高兄用力的插進來。」

「那我就不客氣啦。」腰部用力狠狠的向前一頂。肉棒瞬間插進了肉穴。巨
大的龜頭粗魯的刺穿了薄薄的處女膜。直接頂撞在柔嫩的子宮口上。

突如其來的痛楚讓莊夢潔一下子繃緊了身子,口中發出一陣陣低鳴。因劇痛
而劇烈收縮的肉穴,卻給了我劇烈的快感,讓剛插入的我差點就射了出來。

狠狠的深呼吸了幾下才把射精的沖動給壓了下去。

享受著莊夢潔肉穴的緊壓感,我緩緩的抽動肉棒。肉穴因異物的插入本能的
進行收縮。這讓肉棒的抽送顯得十分費力。但同樣的也給我帶來更劇烈的快感。

「莊姑娘,現在要開始動了,你必須承受住,否則訓練的效果就不夠好了」

「沒問題,請高兄你狠狠的插我吧。」

肉棒退到肉穴口,再次狠狠的齊根而沒。

而隨著肉棒的進出,莊夢潔也不斷的發出低聲悲鳴。很顯然,剛剛破瓜的痛
楚還在殘留。

慢慢的,莊夢潔的悲鳴開始變成低聲的呻吟,肉棒與陰道的摩擦不斷時生的
劇痛的快感不斷刺激著莊夢潔,原本只感覺到刺痛的肉穴,開始傳出一陣陣的快
感,且隨著肉棒的抽送而越來越劇烈。

莊夢潔開始迎合我的節奏,主動扭動自己的腰部。讓肉棒在進入肉穴時能與
肉壁更大的摩擦,以獲得更大的快感。

這時候,我也差不多到極限了。直接雙手揉弄著莊夢潔的碩乳,腰部不斷的
用力,讓肉棒能夠每一次都狠狠的撞擊在子宮口上。

柔嫩的子宮哪羁受得住這樣的沖擊。不一會便被龜頭破開了子宮口。插進了
未經人事的子宮。

子宮口的擠壓瞬間成了最後一根稻草。我精關一鬆,滾燙腥臭的精液狠狠的
沖擊在子宮壁上。

被突如其來的子宮內射。莊夢潔也瞬間達到了高潮。被肉棒填的密密實實的
肉穴,一下子噴出了大量的淫水。

高潮過後,我並沒有立即退出肉棒,而是慢慢享受高潮後的余韻,等肉棒完
全變軟後才緩緩退出。但退出的時候,還是能感受到,肉穴的緊紮。彷彿不想讓
肉棒離開一樣。

再看莊夢潔,因劇烈的高潮很顯然處于失神的狀態,看著眼前被自己乾的死
去活來的冰山美女,心不由得泛起了一股自豪感。

「高兄,不知道訓練的效果怎樣」剛剛由女子變成女人的莊夢潔顯得十分的妩媚,但還是按照腦子的設定,誠懇的向我問道。

「莊姑娘的肉穴太緊了,難怪下盤會不穩。不過請莊姑娘放心,只要每天不
斷被大肉棒肏肉穴,不停的生小孩,當肉穴變得鬆鬆垮垮的時候,莊姑娘的下盤也就穩固了」

「真的嗎?」對于我的奇詞淫句,莊夢潔沒有覺得絲毫的奇怪,反而十分的
認同。

熱愛武學的她轉過身,把自己剛剛破處,還混著處女血和淫水的肉穴露了出
來:「那就請高兄不要客氣狠狠的肏爆我的肉穴吧。」

面帶淫笑,我再次把恢複雄風的肉棒插進了莊夢潔的肉穴,開始了新一輪的
征伐。

接下來的個星期,我用訓練的名義不斷姦淫著莊夢潔。

冷豔的莊夢潔依舊是一臉誠懇和認真的樣子接受著我的插入和各種屈辱的玩弄,絲毫不知道用
自己的肉穴去接受別人的肉棒,讓別人在子宮內射是何等的羞恥和淫穢。

因爲在她心理,接受別人的指導只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已。

——————————

幾個月之後,我幹了幾百次幹膩了的莊夢潔終于懷孕了,臨走之前,我又一次以練功爲名,降臨到莊夢潔的閨房裏,連幹五炮,把這冰山美人前後兩次貫通,操得她高潮迭起,爽的連自己是誰都記不清了。最後一炮更是我坐在椅子上,讓莊夢潔渾身赤裸的跪在身前,自己用手抓住那對又大又挺的碩乳夾著雞巴上下摩擦。把那剛在她小穴與肛菊各射一炮的肉棒弄硬,然後再對著莊夢潔那清麗無雙的俏臉悍然發射,大量濃烈腥臭的精液射得莊夢潔眼睛都睜不開。最後,在教導了莊夢潔把俏臉上的陽精全部用手指與舌頭舔掉吞到肚子裏以提升功力,我還交代了以後生個女孩下來就好好教她武功,我過幾年回來穩固下她的下盤

日本乱子伦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