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1发布:

18禁不卡无毒免费网站入口麻将

精彩内容:

麻將


這一天,我下班回到家裏,就看到老婆小雪跟她的好友雨玲、小潔、雅珍四個人在打麻將。

基本上我個人是不會打麻將的,但老婆小雪卻愛死了這個我們中國的國粹代表,所以只要到了週末,她的姐妹一有空就聚到我這來打打衛生麻將,解解手瘾。

我搖搖頭,坐到了獨自一人坐在客廳裏看電視的媽媽身旁。

「嘿!媽媽,怎幺一個人坐在這兒看電視,不一起去玩?」

媽媽道:「沒辦法呀,輸的下場休息啰,你看這會兒我只能在這看電視啰,哪像你老婆,從上桌後就沒下桌過,小雪今天的手氣還真好。」

「呵,我倒是希望她趕快下場呢。」我無奈的接著話。

「嘻,你是不是想跟小雪做愛啊?」

媽媽一臉暧昧的看著我笑著。

「哪有,別亂說。」

被看穿心事的我,尴尬的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硬著頭皮否認。

「嘻嘻,還否認,那這是啥啊?」

媽媽一手摸著老二撐起的帳篷淫笑著。

靠,說真的,我和媽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愛了,今天看到她那一對36E的大奶,那玲珑有致的曲線,我還是有種想把她脫光了,狂插她一個晚上的慾望。

因爲今天家裏人太多,我不好太放肆,說了一句:「我休息去了,妳們慢慢玩。」

然後起身走進房間。不知道過了多久,老婆終于下了牌桌走進房間裏,當老婆一見到翹著老二躺在床上看電視的我,便脫下睡衣跳到床上,一把抓起我的老二往嘴裏送。

看著老婆,雪白的肌膚透著淡淡的粉紅色,一張櫻桃小嘴慢慢的吞吐著我那青筋暴露的陽具,我更加興奮了!

我將小雪翻過身來,好將我的舌頭伸進她那無毛的粉紅色鮑魚,我轉動著舌頭並不時的輕輕吸允著她的陰蒂。

很快的等小雪那甜美的淫水一股股的流進我的嘴裏,我貪婪的喝著。

她那肥厚的陰唇加上無毛的恥丘,對我來說有著一股無法抵擋的吸引力。

而且她很注意自己陰部的保養,所以她的淫水喝起來是如此的甘如蜜汁。

每每看到她那粉紅色的陰唇流著透明的愛液,我都會忍不住的將它一飲而盡。

「喔……嗯……老公……幹我……我要你……幹我……」

老婆受不了我的口交,吐出了我的陽具大聲的淫叫著。

她搖著雪白的屁股,我伸進陰道裏翻攪的舌頭更感到她緊窄的陰道不斷的收縮著。

我起身跪在床上,挺起老二插入小雪的小穴。

我喜歡插入小雪穴內的感覺,她那濕滑的陰道讓我每次都能順利的一插到底,直闖她的深處,而且她那緊窄的騷穴總是一張一合的收縮著,這讓我每次的挺進都得到滿足的感覺。

雖然跟小雪交往了叁年,做了無數次的性愛,但小雪的穴卻依然的讓我銷魂。

「嗯……嗯……恩嗯……老公……用力……用力幹我……啊……啊……好舒服……喔……喔……」

小雪最喜歡我用狗爬式從背後幹她,當我的大雞巴用力的撞擊她渾圓的屁股時,不時的發出「啪!啪!啪!」的撞擊聲,濕滑的陰道更因雞巴抽插發出了「噗滋!噗滋!」淫聲。

我雙手握著小雪34D的美乳用力的揉捏,雪白渾圓的乳房一手握都握不住,而且她的乳暈小巧精緻,不會像其它大奶的女孩一樣又黑又大!

我放開雙手讓小雪趴在床上,繼續從後抽插,其實用狗爬式幹我老婆,我更喜歡這種讓她趴著,我從後幹她,手握著小雪的美乳,真是雙重享受啊!

我愛死了這樣的快感。

我翻起小雪讓她側身讓我幹她,這樣的姿勢讓小雪更加浪叫。

「啊……頂……頂……到底了……喔……老公……好爽……」

我的每一次前進都直直的頂到她的子宮頸口,龜頭不斷著沖擊著她子宮頸口的肉墊;

小雪受不了我雞巴的撞擊,翻過身來正對著我,雙腳緊緊夾著我的腰,雙手緊抱著我全身不停的顫抖。

我知道她高潮了,一股股的陰精順著雞巴流出,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更狂暴的幹著小雪。

我俯身用右手揉捏著小雪的奶子,將另一邊的乳房放進了嘴裏用力的吸吮。

「老公……我又要……啊……啊啊……」

小雪的叫床聲越來越大聲,我怕被外面的人聽見連忙用唇堵住她浪叫的小嘴,雙舌交纏的小雪還是忍不住的「嗯……嗯……嗯……嗯……」的哼著。

當然,我跨下的雞巴仍是不斷的狠幹著小雪的浪穴!

喔……我的雞巴再也受不了了,一股射精的沖動襲遍全身,我抽出了陽具準備將我濃郁的精液灑在小雪的臉上。

怎料小雪卻起身用她的大奶夾住我的老二打起奶炮來,這下我更受不了了,陰莖不斷的抖動著,滾燙的精液隨時準備噴發。

小雪一見我的雞巴激烈顫抖著,她知道我快射了,她迅速的含住我的龜頭,一手把玩著我的睪丸,另一手的的食指竟淺淺的插入了我的屁眼!

我再也忍不住了,滾燙的精液瞬間噴射在小雪的嘴裏。

看著小雪一口一口的吞下我的精液,過多的精液更是延著她的嘴角滴落。

「喔喔喔。老婆。」

我興奮的抖著,因爲小雪不但吞著我的精液,還意猶未盡的吸吮著龜頭跟馬眼。

天啊!

男生的龜頭在射精完後是如此的敏感,哪經的起她這樣的吸吮;

我按著小雪的頭,將雞巴在她嘴裏抽插著,我舉起沾滿口水的老二,插入小雪的後門。

「啊……」

小雪驚叫著。

正當我覺得奇怪,又不是第一次幹屁眼,幹麻叫成這樣時?我發現,雨玲正站在我的房門口,看著我將雞巴插入嘴角還殘存著精液的小雪的菊花穴。

「呃……那個……小雪……換……換妳打了。」

雨玲說完便滿臉通紅的跑了出去。

哇靠!這下糗了。

我和老婆互看了一眼,沒法了。

我抽出了老婆後門裏老二,叫小雪穿上衣服去打牌。

「哎,看來得等晚一點啰!」

我躺回了床上,看著無聊的電視節目,忽然間我一陣尿意襲來。

真糟糕。雖然不想這時候出去,免得尴尬!

但真的忍不住了!

我套了件T恤跟短褲就出了房門,好解決一下我的不便。

當我一出房門我就傻住了,牌桌上的女孩們全脫的只剩內衣,而我的老婆更一絲不挂的坐在牌桌上打牌。

不行了,我趕緊跑到廁所解放一下,雖然我很想待在客廳裏多看一下這少有的春光。

正在廁所輕鬆一下的我,卻聽到了門外客廳裏瘋狂的對話。

「哈哈,小雪,妳又輸啦,今天晚上該妳做主菜了,要不要在宰殺前先讓妳老公再滿足妳一次啊?。」

「?要宰殺小雪?」

我不禁懷疑她們到底在說啥。

該不會是玩那種每輸一次就脫一件衣服,脫到沒了就要照贏的一方的要求做的遊戲吧?

這分明就是國王遊戲加脫衣麻將的綜合版嘛!

我趕緊解決了小便的問題,想出去阻止這群瘋狂的小妞們!

卻在一出廁所就聽到我的老婆大聲的說著:「好,先做愛再宰殺,我跟我老公做給妳們看!」

天啊!來不及啦!

老婆一看我張大了嘴站在廁所門外,便走了過來拉著我到了客廳,扯下了我的短褲,抓起我的雞巴往嘴裏塞,開始吸吮!

只是吸了半天我的老二卻怎幺也硬不起來。

一旁的媽媽嘲弄著:「呵,大帥哥,平時那幺厲害,今天怎幺不行?怎幺吹了半天也不見你站起來啊?我們還等著你們完事了好宰殺呢,我們都餓了。」

「靠,還說呢,任誰要當衆做愛都會緊張好不好?要不然妳們也都脫光了啊,看我等一下把妳們一起幹了。」

男人最怕被女人說不行,聽到媽媽這樣說,我一下子不顧後果地說道。

哪知媽媽竟二話不說的就脫下僅存的內衣,站到我身旁,挺起她的巨乳在我面前晃著。

「來啊,你不是要幹我嗎?那也要你硬啊,看你這軟趴趴的老二怎幺插?」

他媽的,我不管了,我也不顧小雪還含著我的雞巴,我一把抓起媽媽的奶子就狠狠的咬下去、另一手伸像她的騷穴,插入我的手指粗魯的摳著。

跨下的小雪發現我的雞巴忽然間昂然挺立,露出了可怕的青筋,便躺在地毯上示意要我幹她。

我挺起脹大的雞巴就插入小雪的小穴、我將媽媽推倒在沙發上,撐開了她的大腿咬著她的陰蒂。

「啊……老公,幹我,把我幹的淫水直流,當著她們的面幹我,好爽啊……用力……」

小雪歇斯底裏的浪叫著。

「嗯……啊……你好會舔穴啊,舔的我好爽啊,啊……」

沙發上的媽媽也被我舔的浪叫連連。

忽然間,睪丸被人含進了嘴裏,原來雨玲、雅珍跟小潔也受不了了。

她們一絲不挂的走向我,準備加入戰局,小潔則趴到我身後吸吮著我的睪丸。

而雅珍跟雨玲更是一人站到沙發的一邊,將我揉著媽媽巨乳的雙手一人拉一只,將我的手指插入了她們濕滑的肉穴之中。

我將小雪翻過來從後插入,卻不小心插入了她的菊花穴。

不管了,我也不想再拔出來,直接狠狠的幹著老婆的屁眼,只是這樣劇烈抽插讓老婆是直呼吃不消,她大聲的叫著:「幹……幹死我啦……老公……不要啊……我的屁股會被幹壞的啦……老公……啊……」

一聲慘叫之下,小雪被我狠狠的幹到尿失禁,灑了一地的尿與淫水,昏了過去。

我舉起還是硬邦邦的老二,插入了媽媽的浪穴。

看著媽媽的稀疏的陰毛被淫水弄的閃亮亮的,小陰唇更被我的大龜頭插到外翻,我更興奮了。

我用力幹著媽媽,那對36E的巨乳更是不停的上下晃動著,我忍不住再次的抓著她的乳房大口的吸吮。

「餵,別只顧著吸你媽媽的奶子,來舔我的穴。」

小潔一把抓住我的頭就往她下體塞,還不斷的扭著腰,害我還吃了她不少根的陰毛。

「幹,老子等一下一定要操死你這小賤貨。」

「啊……啊……啊……你好厲害,幹死我了,射吧,把你又濃又燙的精液射在我的子宮內吧。」

跨下的媽媽,下體不斷的噴出高潮的陰精,弄的我的雞巴滑不溜秋的,動作一大點就滑了出來;

我抓起老二就往她的屁眼塞!

我狂插著媽媽的菊花,嘴裏的陰核更是被我用力的咬著。

「啊……好爽啊……」

小潔被我用力一咬,竟然感到一陣陣的快感,噴射而出淫水更是噴的我滿臉。雙手各一邊的小穴也是被我摳的是浪水連連。

「啊……洩啦……啊……啊啊……啊啊……呀……」

雅珍失神的叫著。

另一旁的雨玲也好不到哪去,雙手抓著我的手,表面上是叫我別那幺粗魯的摳穴,實際上卻扭著腰部享受著潮吹的快感。

濕暖的陰精順著我的手掌流的一地,美乳更是因爲潮吹的快感不斷的抖動著。

幹!我最受不了這樣的美景了,我抽出了手指,把將雨玲摟過來,用力的咬著她的奶子。

喔!太爽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我放開所有的人,抓著媽媽的豪乳揉著、咬著。

大雞巴也加速抽插,動作也加大了,過了一會兒我便抽出了她菊花內的雞巴,將精液噴灑在她的臉上,媽媽張大了嘴像A片中的女優一樣接著我的精液,她閉著雙眼舔著嘴角的精液,還不斷的將我的精液平均的塗在臉上並用手指撈起多余的精液放進嘴裏吞下。

「操!小騷貨!等一下老子幹完其它人再來操妳一次。」

我將雞巴塞進了小潔的嘴裏,並把雨玲跟雅珍兩人摟了過來,一邊一次的咬著她們的乳房。

喔!想不到小潔的舌技是如此的靈巧,她靈活的舌頭不斷的繞著我的龜頭,優雅的吞吐著我的老二,一雙媚眼更不斷的擡頭勾引著我,她輕咬著我腫脹的龜頭並吸吮我的馬眼,真爽啊。

「嘿……啊……帥哥……幹……我……」

小潔柔聲的浪叫著。

到手的肥羊焉有不宰的道理,我挺起老二就用力的挺進,「噗滋」一聲的就一插到底。

小潔失聲的大叫:「啊。」

我將雨玲抱過面前來,叫她躺下便直攻她的花心。

「嗯……」

呵呵,真不愧是剛大學畢業的小妞,雨玲滿臉通紅的壓抑著自己想大聲淫叫的慾望,緊閉著雙眼輕咬下唇的羞澀感,宛如A片裏的清純少女一般,看她那樣的表情,讓我加強了想好好的將她姦淫的慾望。

我不斷的將舌頭繞著她的陰唇畫著大圓圈,然後輕吮著她的粉紅色蓓蕾,最後再用舌頭進攻她的小穴,再來個大翻轉,一次接著一次的進攻之下,讓雨玲再也堅持不住的淫叫。
「啊呀……啊呀……啊……啊……幹……幹……幹我……啊……我要你的……大雞巴……大雞巴……啊……」

我右手一把將雅珍拉到我身後,喔,哇,哇哇,想不到雅珍這小妮子平時一副女強人的樣子,想不到一做起愛來倒是淫蕩至極。

雅珍俯下身去用小舌舔著我的屁眼,不時用手輕撫我的陰囊,最後她竟然撐開兩根手指架在小潔的陰唇上,好讓我正在進出小潔淫穴的陽具感到更緊的包覆感。

我受不了,我放開了雨玲的下體,用力的吸吮小潔那對小巧玲珑的椒乳,一陣陣射精的沖動充斥著腦海,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準備噴發。

這時身後的雅珍將整個臉貼向我的臀部,嬌喘的鼻息在我的屁眼前吸吐著,香舌不斷的遊走在我的根部與陰囊之間,手指更是揉捏著小潔因充血而挺立的陰核。

「啊……啊……我……我要死啦……啊……喔……」

小潔失神的抖動著雙腳,一股股乳白色的陰經噴灑在我的陽具上,受到這一幕的刺激,我再也忍受不了。

「喔……喔喔……」

悶哼的一聲,我將我滾燙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噴灑在小潔的淫穴深處。

靠!累了,我趴在小潔身上喘著氣,小潔雙腳因高潮而微微顫抖著。

本想休息一下的我,卻被身後的雅珍用手抽出了還插在小潔穴裏的雞巴,雅珍仰臥著將整只濕漉漉的陽具吞了進去,我的雞巴在這樣刺激之下再度的恢複硬度,不自覺的上下的抽插雅珍的小嘴。

雅珍起身拉著我跟雨玲坐到一旁的貴妃椅上,讓我躺在上面,雨玲則是一屁股往我挺立的雞巴上坐,「噗滋」的一聲,我的陽具應聲的滑入她的嫩穴之中,雨玲再也不像剛剛一樣的嬌羞,不斷的扭著腰肢大聲的浪叫。

「啊啊啊……好舒服喔……嗯嗯……你的大雞巴捅的人家好爽喔……」

正想起身好好揉捏一下雨玲那34C的美乳時,陰莖根部傳來一陣酥麻的快感。

撇頭一看,雅珍那蕩女竟用舌頭不斷的在我跟雨玲的交合處舔著。

「哇塞。被妳這樣一搞,我看我不到十分鍾就得卸甲投降啦,那怎幺行,我還想好好的享受一下雨玲的嫩穴呢。」

心念一下,我起身坐了起來,從後方粗暴的把玩雨玲的雙峰。





「啊……啊……好痛……」

雨玲畢竟經驗很少,哪經的起我這樣的蹂躏。

我將雨玲翻過身來,將她壓在貴妃椅上,強力的幹著她的嫩穴,陰精混著淫水被我碩大的龜頭給插翻了出來。

我深深的吻著雨玲的雙唇,剛開始她還不願跟我深吻,禁不住我下體激烈的撞擊,與及靈活的舌頭雙邊的引誘。

雨玲伸出了她滑嫩的香舌,與我的舌頭激烈的糾纏著。

我雙手摟著她,扭動著雞巴進攻她的小穴,沒多久我胸膛上的雙乳便發出了顫抖,我知道她又洩身了。

雨玲微睜著烏溜溜的雙眼迷濛的看著我不再淫叫,我想她以經爽到半失神的狀態了。

我叫雅珍站到我的面前,我雙手抓著她堅挺的豐臀,將她那微張的小穴狠狠的吻下去。

雅珍的小穴跟小雪一樣有著光滑平坦的恥丘,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小陰唇早被別的男人插的外翻下垂;

我貪婪的吸吮著雅珍被幹翻的小陰唇,雅珍忍不住的呻吟:「嗯嗯……嗯……嗯……」

我順著雪白滑嫩的大腿,舔噬著雅珍小穴裏流出的蜜汁,一路往上舔到花心。

雅珍的小穴緊緊頂著我的嘴,微微的抖動著,雙手輕抓著我的頭髮呢喃著:「嗯……嗯嗯……嗯……呼……」

我淫念一起,伸起中指往她的菊花進攻。

「嗯……啊……哈……哈……嗯……啊……」

雅珍大波浪的鬈髮一撩,仰天嬌喘的叫著,雙腿無力的癱軟,我趕緊一扶,讓她將早已濕潤的美穴貼在雨玲豐潤的雙唇上。

雨玲無意識的舔著雅珍的陰唇,雅珍不斷流出的淫水混著雨玲的口水,順著雨玲微張的嘴角滑落,滴的雨玲的下巴跟胸前濕漉漉的一片。

我用力的撞擊著雨玲的下體,她卻像個充氣娃娃般的任我蹂躏,無意識的舔著雅珍濕淋淋的美穴,我想她已經失神了吧?

現在的雨玲只是一副可任人抽插的性玩具而已,一想到這,我的思緒裏充滿了邪念,我忽然想完全的佔有這個年輕幼嫩的肉體。

我俯身吸吮著雨玲被我狂幹而亂晃的美乳,跨下的陽具不斷的狂抽猛送的,直到我將精液射進了雨玲的體內深處。

我還不滿足的繼續抽送著,濕滑的陰道激烈的收縮著,加上射精過後的龜頭如此的敏感,我很快的又射出了第二發的精液在雨玲的體內。

雅珍一看我射精完趴在雨玲的身上喘著,也不管我是否還有體力,便一把把我推離雨玲,美腿一分便站著將我還沾滿精液跟淫水的大雞巴吞進她的穴內。

她抱著我扭著腰肢,不斷的收縮著陰道刺激我的陽具。

說真的,在幹了那幺多次的我,當時雞巴已快沒了知覺,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之下,我的陽具本能的挺著,我只能說我幾乎是靠著野獸的本能幹著雅珍。

沒多久,雅珍抽離了我的雞巴,轉過身去開始吸食著雨玲下體溢出的精液;

看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淫蕩樣,我的雞巴再度的升起幹她的沖動。

我從後面插入了雅珍的騷穴幹著,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改插她的後門,一次又一次的輪流插著,本來還吃著雨玲下身流出的精液的雅珍還只是「嗯……嗯……啊……啊……」的回應我。

最後在我的雙重攻擊之下,再也忍不住的翻過身來大聲的浪叫。

「啊……啊啊……幹我……幹我啊……老公……幹死我……小穴要你的大雞巴……用力的插啊……幹我……求你幹我……」

呵呵!都叫我老公了。

我理所當然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就在出陽具將精液噴出的剎那間,小雪忽然從我身後雙手扶著雅珍的腰身,將我的雞巴緊緊的頂進雅珍的穴內。

「射吧!老公!將你寶貴的精液灑進這騷貨的穴內。」

「喔喔喔……」

我精門一鬆,將僅剩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噴進了雅珍的子宮內。

我們休息了一陣,我讓小雪蹲到地上,我轉到了她的身後。

從後面看,小雪的脖子特別白淨修長,她靜靜地等待著,我拿出準備好的紅色尼龍繩,在兩手上各繞了幾圈,中間留下一尺多長來。

我緩緩舉起雙手,將紅繩懸到她的頭頂,猛然向下一沈,繃緊的紅色尼龍繩落在她的頸部,然後一下子收緊!

小雪剛到喉頭的一口氣嘎然截止。

她的腦袋向後一仰,靠在了我的腰上,柔軟的背脊也貼到了我的肚子上。

我雙手用力,將紅繩深深地勒進了小雪的脖子裏面,把她的氣管完全窒息。

小雪想要叫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她的兩只手胡亂舞動著,螓首向後仰著,美麗的眼睛上翻。

我向她溫柔地一笑,手上更加用力地絞緊小雪的玉頸。

小雪的那兩條讓我著迷的豐韻大腿踢蹬起來,運動鞋在地板上摩擦,發出吱吱的聲音。

她那對飽滿的乳房急劇起伏著,小雪並沒有特別激烈的掙紮,她的掙紮動作甚至可以說得上是很幽雅。

小雪就這樣緩慢幽雅地扭動著,掙紮著,心甘情願地接受著帶給她的窒息感覺。

她的喉嚨發出嗚咽的聲音,還有類似高潮時的呻吟,身子左右翻側著,當然還在我的兩臂範圍之內,我可以感覺到她的每一分痙攣,那真是一種美妙的享受!

她柳腰款擺,做出了很多撩人的動作,我緊緊勒住她的脖子,好整以暇地欣賞她的絕美舞姿。

事情就這幺順理成章地向下進行著,小雪的動作越來越無力,她已經快要不行了。

那一雙雪白豐腴的大腿,開始有一下沒一下地踢蹬著,時而向兩邊張開,蹬直了腿兒痙攣,時而併攏兩腿,如同小鹿般彈動。

我耐心地等待著,等待最後時刻的到來。

小雪的臉蛋忽然變得滿是潮紅,柔美的嬌軀在我的懷中繃緊了。

忽然有些激烈地胡亂扭動著,我嚇了一跳,連忙緊緊勒住她的脖子。

她卻又忽然再次鬆弛下來,在我還沒有確定她到底處在哪種狀態的時候,她突然繃緊了全身,每一塊肌肉都繃得緊緊的。

她就這樣僵直了一會兒,然後又緩緩伸展開來,這一次的節奏十分緩慢,我突然明白,她已經完蛋了。

我緊了緊手中的紅繩,它已經深深勒緊小雪的脖子裏面去。

時間差不多了,該結束了。

小雪最後抖了抖她雪白豐腴的大腿,然後就滿意地嚥氣了。

我低下頭打量著靠在懷中的這張美麗面龐,她的眼睛瞪得很大,向上翻白,但是在我注視的時候,居然逐漸回複到正常的樣子。

粉嫩的臉蛋上,紅潮未退,顯得尤爲動人。櫻桃小嘴將合未合,露出雪白的牙齒,嘴角有一絲透明的液體。

我用手給她擦乾淨了,發現她的嘴角居然向上微翹,好像帶著淡淡的微笑似的。

我拉著小雪的一只手,讓她坐起來,然後一手摟著她的上身,一手托住她的腿彎,把她搬到靠窗的一張大木桌上。

從工作台那邊找到了常用的切割刀,一邊哼著輕快的小調,一邊把刀刺進小雪高聳的乳房根部。

鋒利的刀刃一下子就沒入雪白的肉體,我估計著已經超過半徑,熟練地轉動著鋼刀,劃出一個漂亮的圓,將一只肥碩的乳房完整地割了下來,然後是另外一只。

我把兩只大乳房放在一邊的玻璃器皿中。

嗯,雖然乳房的肉肥了點,但是熬湯還是很鮮美的,而且都省了再另外添油。

兩只乳房有些不夠,應該再來點別的。

我拿著刀,有些猶豫,兩條大腿上的肉應該很可口的,但是實在是太漂亮了,我還想留著欣賞幾天,不願意這幺早就吃掉,那幺今天就只品嚐手臂吧。

在小雪對著肩膀的關節處,我的刀悄無聲息地沒進去,割開筋絡,把小雪的一只右臂完全卸下來。

以無厚入有間,我的刀法好像又進步了很多呢,呵呵。

得意地哼著小曲,我把這只妙曼粉臂上的美肉,一刀刀地削下來,鮮紅色的肉片如同雨般掉在不鏽鋼的盤子裏面,大小薄厚都相差無幾。

削完了,剩下的骨頭呢,就不能用這種小巧的切割刀了。

我換了一把比較沈的砍刀,將手臂骨切成小段小段的,放到另一個盤子裏面。

再接著切另外一只手臂。

不多久,我拍拍手,好了,準備工作完畢。

呃,對了,小雪這幺美麗的胴體,出現幾個漏洞,好像有些破壞美感吧。

我拿過幾張收藏好的大片荷葉,覆蓋在幾處傷口上,荷葉的清香,會慢慢滲入肉裏,給美肉增添一些清爽的味道。

我用切割刀輕快地割下了她那顆美麗的頭顱,然後我把小雪剩下的胴體抱到屋子對面的一個大冰櫃前。

打開冰櫃的門,裏面是以前留下的一些儲備品,有小巧玲珑的乳房,修長的玉腿,粉嫩的手臂,都是我覺得比較有韻味的部分,捨不得吃,留下來的。

冰櫃的下面有很大的空間,我把小雪的胴體放到這裏保存,方便以後食用。

拿著盛滿美肉的玻璃碗和金屬盤子,我來到屋後,火堆上的鍋裏面,水已經燒開了,翻滾著熱氣。

回頭看一眼,小雪的腦袋正趴在窗戶上,聚精會神地注視著我。

我向著她微微一笑,然後先把小片的臂肉下到鍋裏,在滾水中過一下,看稍稍變色了,就用漏勺撈起來,重新放回盤子裏。

然後是骨頭和乳房,也在開水裏滾一下,就撈出來。

我倒掉鍋裏已經變色的水,重新接了一鍋清水,吊在火堆上。

小雪的乳房現在已經變得緊湊而有彈性,並且散發著淡淡的誘人香味。

我兩手各拿一只沈甸甸的大乳房,掂了掂,手感不錯,呵呵,但是我已經有些餓了。

把乳房放到水鍋裏,碎骨頭也加進去,嗯,還有佐料。

花椒、大料,都加一些,放一些做好的辣椒醬,撒上鹹鹽,再放一點點醬油,這樣煮出來的顔色會比較好看。

好了,現在閉緊鍋蓋,慢慢地炖著去吧。

我從屋子裏拿出來一把乾淨的竹籤子,讓媽媽她們幫忙把小雪那整齊柔嫩的小片臂肉,在竹籤上穿成一串一串的。

我則回到屋子裏,洗了一個痛痛快快的涼水澡。

在洗澡的時候,我把小雪美麗的頭顱轉得正對著我,讓她可以清晰完整地看到我的動作,這樣可以讓我體會到一種在美女目光注視下的快感。

我一邊洗著,一邊望著小雪的嬌美面容,不知不覺就又硬了起來。

我赤裸著身子走到木桌旁邊,把小雪的腦袋提在手裏,然後將堅挺的陽具,直直地捅進她圓嘟的小嘴裏面。

啊,這裏面還是那幺的柔嫩舒服!

我興奮地忘情抽插著,將滾燙的精液再一次完全射進她的嘴巴裏面。

洗完了涼水澡,我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感到神清氣爽,十分舒服。

從冰箱裏拿出兩罐冰鎮啤酒,我回到陽光燦爛的屋外,和媽媽、雨玲、小潔、雅珍坐在火堆旁邊,興致勃勃地將用小雪的臂肉串成的肉串,放在火上翻烤,時不時地刷一些調料。

當然了,還要刷上油脂,以前處理那些美女的時候,我已經收集了很多的。

美女的脂肪,凝固之後,是如同白玉一般的美麗,還帶著一點點淡淡的殷紅,所以我把這種美妙的油脂,命名爲「胭脂紅」。

一把精緻的小刷子,將胭脂紅均勻地塗抹在肉串上,空氣中蕩漾著一種清淡的美妙香味,讓我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美女的嫩肉,在火焰上逐漸變得如同赤金般暗黃,油脂發出滋滋的動人聲音,讓我食指大動。

嗯,火候差不多了,對于這幺美味的烤肉串,太多的調料品,反而會掩蓋本身的奇妙滋味,所以我直接就咬了一口。

熱乎乎的烤肉,外焦裏嫩,看上去不怎幺熱,卻燙得我龇牙咧嘴,連忙喝了一大口冰啤酒。

啊,真是無上的美味呀!

我微微閉著眼睛,仰起頭來,太陽的光芒讓我感到面上發熱,但是和嘴裏那種美妙的滋味比起來,是微不足道的。

我懶洋洋地伸了伸胳膊,在劇烈的運動,爽快地出一身汗之後,洗上一個涼水澡,然後悠閑地坐著一邊吃烤肉一邊喝冰鎮啤酒,這簡直就是人間最大的享受了。

而我所吃的,還是世界上味道最好的美少女肉,這種享受,已經可以超過人間,神仙也不過如此了吧!

我不緊不慢地一邊烤著肉串,一邊用啤酒將烤好的肉串送進嘴裏,細細體味那中嬌嫩中帶著韌性的甜美滋味。

女士們也優雅地吃著,露出滿意的表情。

少女的肉,不像豬肉那樣容易煮爛,而是很有嚼頭,但是又不像牛肉那樣粗的筋,讓人咬得費勁。

美女的肉,是恰到好處的,有韌性,可以忘情地咀嚼,卻又不會讓人嚼出渣來,而是在咀嚼中一絲絲地進入身體,直至完全嚥下。

這其中美妙的滋味,簡直就不是筆墨所能夠形容的!

我側過腦袋,正看到小雪的臉龐在窗戶的後面,聚精會神注視著我。

我向她舉了舉手中的啤酒,謝謝妳,可愛的美女,帶給我一頓這幺美味的菜餚。

小雪還是那幺淡淡地笑著,對于自己的肉質,表現出這幺滿意的樣子來,她一定是非常高興的吧。

我就這幺在小雪脈脈含情的凝視下,慢慢享受著她玉臂上的美肉。

吃完肉串,對面火堆上的鍋裏,已經咕噜咕噜冒著熱氣,炖了好一會兒。

我用漏勺撈出一只大乳房出來,顔色依然是那幺的鮮嫩,就像在小雪身上時一樣,緊湊而有彈性。

我吹了幾口氣,然後咬了一大口,哇!好香,就像糊得稀爛的牛肉筋一樣,糜爛香膩,吃得我滿嘴流油。

再喝一口鮮湯,有一股淡淡的少女的體香在裏面,滋味中正平和,不亞于玉液瓊漿呀。

我招呼大家吃起來……

打著飽嗝,我收拾好了東西,都放回屋子裏去。

拎起小雪的螓首,我打開了一道隱秘的保鮮槽,在裏面整整齊齊地排列著一長串漂亮的少女頭顱,每一個都是青春動人,表情平靜甜美,這是我最心愛的收藏。

我把小雪的腦袋舉到自己的眼前,溫柔地對她說:「謝謝妳,親愛的寶貝,讓我度過了非常愉快的一天。」

我把小雪那美麗的面龐在自己臉上貼了貼,然後把她放到了保鮮槽裏,和其他的收藏品陳列在一起。 18禁不卡无毒免费网站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