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免费的看片软件美艳女秘书的秘密(肉食加工厂)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18-3-5 03:37 編輯
 一、神秘老板

  王南酒足飯飽,坐在沙發上,看著電視。

  面前的茶幾上,擺放著一衹托盤,上面放著一顆精美的女人頭顱,頭發烏黑,
面目栩栩如生,衹是沒有血色,顯的很是蒼白。

  斬下這顆頭顱後,王南還從這頭肉畜的皮包裏找到了全套的化妝品,惡作劇
般的給死人的腦袋化妝,畫了一個血紅的嘴唇和藍色的眼影。

  這樣,紅唇藍眼圈,配上蒼白的肌膚,看上去有些詭異。

  王南打個飽嗝,看著這顆「豬頭」,嘿嘿一笑。

  第一頭肉畜,名字好像叫蕊蕊吧?那是半年前的事兒了。

  在這半年裏,王南一共吃掉了四頭肉畜,帶上眼前這頭,算是五個了。

  嗯,眼前這頭肉畜叫什麽來著?

  秦小琦還是秦小怡?

  好像是一個服裝店的女老板?

  管他呢,有什麽關係呢,一頭母豬,衹要肉好吃就行,要什麽名字、追究什
麽職業呢?

  王南把「豬頭」拎出去,來到廚房,說了聲「晚安」,就把這顆腦袋放在冰
櫃裏,跟其他部位的肉塊堆在一塊,然後上樓呼呼大睡。

  第二天,王南擺出了豬湯的攤子。

  幾個村民坐著喝豬湯,還不忘拿王南打趣。

  「小南,妳這人就是太懶。妳做的豬湯這麽好,如果勤快點,每天都出來賣,
恐怕早就掙了大錢,自己開個店鋪,當老板喽。」一個老村民說。

  「哪裏哪裏,關鍵是洋豬肉不好找啊。」

  王南嘻嘻笑著說:「我要是有豬肉來源,每天賣半片豬都不成問題。」

  「那妳給咱們說說,這洋豬肉是哪裏批的?咱們弄個百十斤的,合夥幹。」
一個年輕村民抹著嘴說。

  王南打著哈哈,心裏暗自嘲笑:「沒見過世面的傻子,妳以爲這洋豬肉這麽
好弄?老子一個月都弄不到一頭,做夢吧妳。」

  這時,一輛豐田越野車緩緩駛來,在王南攤子旁邊停住。

  車門打開,兩個人走了下來。

  司機位置下來一個年輕男子,面色冷漠,身材短小精悍,白色的襯衣下面,
一塊塊精壯的肌肉塊塊綻起,一看就是練過格鬥的保镖。

  後座位置下來一個年輕女子,看上去二十四五年紀,秀麗白皙的面龐,精致
的丸子頭發髻,略施粉黛,穿著合身的灰色職業套裙,腿上裹著肉色絲襪,腳蹬
一雙中跟皮鞋。

  雖然不算是絕色,但優雅淡定的風度氣質,絕對是任何場合的焦點。

  幾個村民忍不住朝她多看幾眼。

  女子款款走到車子的另一側,拉開車門,扶著一個中年男子下車。

  這男子微微發福,戴著墨鏡,派頭十足,看上去是一個闊老板。

  前面兩位,顯然是他的保镖(兼司機)和秘書了。

  女秘書扶著老板坐在凳子上,第一個男子也不就坐,站在後面,簡短的對王
南說了聲:「豬湯,一碗。」

  王南暗自詫異,臥虎鎮這個偏僻去處,又沒有什麽著名景點和大型企業,這
個有錢人模樣的陌生人來這兒幹嘛?

  難道自己的「豬湯」原料暴露了?

  這幾個人是便衣?

  想到這裏,他盛湯的手哆嗦了一下,險些灑掉。

  精悍的年輕保镖看了他一眼,鼻子裏「哼」了一聲。

  中年老板則至始至終沒有說話,很有派頭的一口一口喝著豬湯。

  兩碗豬湯下肚,中年老板慢慢的掏出手絹抹抹嘴,對王南笑笑,說:「這樣
不起眼的小地方,也有這麽好的美食,真是意想不到。」

  「哪裏,哪裏,豬湯做的簡陋,讓您這樣的人物見笑了。」王南見過世面,
陪著笑臉說道。

  「鄙人吃過不少美食,但您豬湯的原料,一時間想不明白。」老板皺皺眉。

  王南心裏咯登一下,趕忙滿臉笑容說道:「老板,我那豬湯,用的是荷蘭進
口的洋豬肉,確實比土豬肉鮮嫩一些,可也算不得什麽美味佳肴。」

  「嘿嘿,洋豬肉?」老板意味深長的看了王南一眼,一股淩厲的目光,讓王
南的心髒都懸了起來。

  他生怕老板再問,正想打個哈哈,老板已經站起身子,擺擺手,保镖付錢,
秘書伺候著他,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女秘書給老板關上車門,繞道另一邊上車。

  她的一雙俏眼沖著王南眨巴了一下,然後上車,絕塵而去。

  王南胡思亂想:「這娘們看老子怎麽是這樣的眼神?難道我這豬湯的原料秘
密泄露了?不可能啊?來的幾個肉畜保密工作做到家了,任誰也不會發現啊…
…這娘們看上去倒是一塊好肉,白嫩白嫩的,可惜不敢抓來吃掉……」

  王南心緒難平,連村民叫他添湯都沒聽見。

              二、秘密泄露

  王南賣完豬湯,回到家裏,有些心神不定,那個老板淩厲的目光,和女秘書
別有深意的回眸,都讓他感覺很不對勁,但他安慰自己,衹是精神有些緊張。

  是啊,吃了五個肉畜,雖然在自己的眼光裏,它們都跟豬沒什麽區別,但在
社會大衆的視角,她們都算是失蹤的美女啊。

  盡管她們是自願被殺、被吃的,可是如果事情暴露,自己不是腦袋挨一顆槍
子兒,就是把牢底坐穿,都不是什麽好結局。

  于是,王南草草從冰箱取出一條女畜大腿,做了一個炖肉,吃了晚飯。

  他把女畜的腦袋從冰箱取出來,想當自慰器泄慾一番,但總是達不到高潮,
于是衹好作罷。

  夜已深,他無奈的拎著腦袋,往廚房冰箱的方向走。

  把腦袋放回冰箱,王南準備回客廳看電視。

  突然,在大窗外明亮的月光下,赫然站著兩個人影。

  王南嚇的魂飛魄散,他倒是對鬼神之說不屑一顧,就算這些個肉畜真的有魂
魄,估計還得感激自己幫它們實現願望呢,斷然不會害自己。

  但是,警察就不會這麽容易打發了!

  他定定神,推開門走出去,說道:「兩位怎麽私闖我家的院子?我沒有邀請
妳們呀?」

  一個黑影格格一笑,對王南說:「妳叫王南,對吧?我們老板對妳的豬湯材
料很有興趣,讓我們特地來問詢問詢,要不要商業合作呀。」

  月色映照下,這個黑影赫然是白天的女秘書,衹是現在穿了一身夜行黑衣,
更襯托的身材窈窕結實。

  另一個是個男子,身量瘦小,面無表情,是老板的司機兼保镖。

  咕咚一聲,王南的心髒仿佛沈入了冰冷的湖底,他明白,自己的秘密肯定被
察覺了。

  王南含糊不清的嘀咕一聲:「小本生意,怎麽敢勞駕您們費工夫呢?」

  「明人不說暗話。」

  女秘書秀眉一皺,面色罩上了一層嚴霜,對王南道:「白天,我取了一點骨
頭渣子,回去一化驗,妳豬湯的秘密,我們已經知道了。」

  王南臉色煞白,心裏直呼後悔,不該把女畜的肉拿出來顯擺,自己吃掉的話,
無論如何他們不會發現。

  女秘書仿佛知道了王南的想法,微微一笑,說道:

  「我們白天來這裏,就是爲了調查妳。有一個叫閻小慧的女人,前幾個月到
過妳家吧?叁十不到,短發,挺漂亮的那個。

  她跟我們金老板有一段情,自從她失蹤以後,金老板命令我們尋找她的行蹤,
最後,在別墅區的樹林裏發現了一台被砸爛的電腦。

  我們的技術人員修複了硬盤,也還原了裏面的聊天記錄,終于發現,閻小慧
是被妳蠱惑,來這裏當肉畜了。」

  王南暗自叫苦。

  這個閻小慧,是自己的第叁個肉畜,據她自己自述,生前是一個老板的小叁。

  來之前,早就命令她銷毀了所有的聊天檔案,毀掉了電腦,想不到這個女肉
畜還是不靠譜。

  他知道自己難以幸免——被警察抓住,還有個余地,頂多是個協助自殺+ 侮
辱屍體罪,雖然結果不妙,但還不至于馬上沒命。

  這個金老板一夥,看來不像是正經生意人,多半是黑社會,吃掉了老板的情
婦,被他們逮住,肯定是酷刑伺候,砍胳膊斬腿,死的苦不堪言。

  他心裏一橫,索性大聲道:「不錯,姓閻的肉畜是我殺了吃掉啦,不過是她
自願的,就算我不殺她,她估計也得自殺。既然落到妳們手裏,要殺要剮隨意吧。」

  「呵呵呵,臨危不懼,王大哥倒是有些豪氣膽量。我們要是想對付妳,早就
下手了,還需要跟妳面對面嗎?」女秘書冷笑道。

  王南一聽,還有回旋余地,連忙說:「既然兩位不想對付王某,不知道有個
什麽章程?」

  女秘書又是嫣然一笑,說道:「就是想問一下,閻小慧怎麽處理掉的?」

  王南感覺他們不像是有惡意的樣子,幹脆竹筒倒豆腐——實話實說算了。

  他講道:

  「這個閻小慧,自稱是一個有錢人的情婦,挺漂亮的,被那大款的老婆所不
容,左右不是人,心灰意冷,想要找個刺激的死法,一了百了。

  我跟她聊了一個月,她就死心塌地的,願意給我當肉畜了。她前兩個月來到
我家,消除了外出的痕迹,甘願給我當肉豬。

  我把她美美的玩了幾遍,玩的她淫水亂噴,倒吊起來,然後拿刀子往脖子一
抹,要了她的小命兒,把血放幹,把身子大卸八塊,放進冰櫃。

  奶子、生殖器和腳丫子當然是我吃掉了,屁股和軀幹上的一部分肉,讓我做
成豬湯賣掉了。」

  「焚琴煮鶴!小慧那樣的美女,正應該當女神那樣供起來呢,妳怎麽捨得把
她殺死吃掉呀?」女秘書揶揄的看著王南問道。

  「這樣的女人,天生就是給人虐殺食用的。如果不做肉畜,就會痛苦一輩子,
所以王某就幫她們一把了。」王南答道。

  「那妳爲何要把她們的一部分肉做湯賣掉呢?」

  「嘿嘿,這妳就不懂了吧?我不是爲了掙幾個小錢,而是這麽一想呀,這些
個美豔脫俗的娘們,渾身的嫩肉被當豬肉賣給陌生人,任意作踐,被人吃喝下肚,
我自己都感到興奮呀。」

  王南老實說:「她們生前也同意的。」

  「那個閻小慧,還有遺骨或遺物嗎?」女秘書又問。

  「肉吃光了,內髒當下水炖湯,骨頭有的餵狗,有的弄碎扔掉,現在連骨頭
渣都不剩了。至于遺物,衣裙鞋襪什麽的都燒掉了。」王南說。

  女秘書點點頭,說:「王大哥果然是個精細人,幾個大美女,被妳處理的一
點痕迹都不剩下。」

  她沖旁邊的男保镖點點頭,男保镖遞過一個帆布包,女秘書對王南說:「打
開看看。」

              叁、峰回路轉

  晚上的事,令王南腦子發脹,怎麽也想不明白。

  本來覺得自己是死路一條了,但對方似乎又沒有什麽惡意。

  他接過帆布包,打開一看,心裏吃了一驚——裏面碼了十幾疊人民幣!

  「這是十五萬,請收好。」女秘書說。

  「這……」王南心頭一陣狂喜,然後又一陣擔憂。

  他緩緩問道:「無功不受祿,何況我對于金老板來說,害死了人家的女人,
是個罪人,不死已經算大恩了,怎麽敢……」

  「這錢,是金夫人給的。」女秘書說。

  「哦……」王南仿佛有了些頭緒。

  「閻小慧這個狐狸精,勾引金老板,還妄圖找到金老板當年混黑道的證據,
要挾老板。老板和夫人早就有心把她除掉了。」

  女秘書說:「我們金老板當年確實是經曆過打打殺殺、刀頭舔血的生活,不
過我們早就開始經營正當生意了,所以,是否要把她除掉,內心頗爲猶豫。

  還好這個娘們是個天生的賤畜,被妳說的心花怒放,高高興興來當豬肉,倒
省的我們費勁了。」

  「原來如此!王某人倒無意中幫了金老板的忙,衹是,這錢還是不敢收下,
還望金老板見諒。」王南心想,這金老板肯定不是個善茬,收了他的錢,衹怕後
半生要受制于他了。

  女秘書嫣然笑道:

  「妳心理那點小九九,我們還能不知道?就是不想跟金老板有太深的交集嘛。

  不過放心,金老板是個大人物,絕對不會跟妳過不去,跟他攀上關係,對妳
沒什麽壞處。妳把錢收好,沒準金老板還有求到閣下的地方。」

  她忽然換了一幅面孔,森然道:「如果妳敢拒絕這份饋贈,那就是看不起我
們老板,嘿嘿,把妳的事兒報告警方,冰櫃裏的物件就是證據!看妳有幾個腦袋!」

  「豈敢!豈敢!」王南心想,自己橫豎逃不出金老板的手心,還不如把錢拿
好,過幾天富裕日子。

  大不了一個死字嘛。

  「這就對了。」

  女秘書笑靥如花:

  「那我們就暫且一別了。我們回去,把妳處置閻小慧這個騷狐狸的手段給金
夫人一講,保管她樂的開花。

  金老板挺喜歡妳的豬湯,剛才我倆不請自拿,從妳冰櫃拿了半瓣女畜屁股,
妳不會有意見吧?」

  「不會!不會!後會有期!」王南忙說。

  兩個黑影就這樣消失在黑暗裏,王南這才感覺,自己的衣衫已經被冷汗浸透。

  王南回到屋子,怎麽樣也靜不下來。

  他想找個機會,遠走高飛,但又沒那個膽量;住在原地,既然秘密已經被金
老板一夥人知曉,又擔心他們對自己不利。

  想了半天,王南自語道:「媽的,老子獨身一人,沒家沒後的,怕個球!就
算是明兒要殺頭,老子吃了五個母畜,也是無悔無憾了!」

  想到這裏,他心裏豁然開朗,來到廚房,把一顆肉畜腦袋拿了出來,將直撅
撅的肉棒插入口中,心頭馬上升騰起千百倍的快感,一直玩了一刻鍾才一泄如注。

  此後的兩個星期,一點動靜都沒有。

  姓秦的肉畜早被吃光了,遺物和遺骨也處理幹凈了,一時間還沒有新的肉畜
上門。

  王南拿了金老板的錢,添置了幾樣新家電,衣食無憂,常去縣城吃喝玩樂,
倒也過的清閑。

  這天晚上,王南在屋子裏玩電腦,忽然聽到有人輕輕叩門。

  他心裏一個激靈,跳了起來,走過去開了門。

  月光下,兩個黑影並排而立。

  其中一個是金老板的女秘書,對著王南有禮貌的點頭致意;另一個是保镖,
面沈似水,肩頭扛著一個長長的布袋子,裏面似乎裝著東西。

  「金老板請妳幫忙。」女秘書開口道。

              四、屠宰助手

  王南早就知道,跟金老板攀上關係,肯定不會拿錢就算完,心理早有準備,
倒也不太驚慌。

  保镖將袋子放到地上解開,露出了一個女人的上半身。

  衹見她雙目緊閉,昏迷不醒,眉宇間仿佛有淡淡的哀怨,膚白如脂,一巴掌
大的俏臉,長長的秀發雜亂的披散著,不折不扣是一個美人。

  王南心裏將她和閻小慧那頭肉畜的姿色做個比較,覺得眼前這女人更勝一籌。

  「媽的,金老板真有豔福!」王南心想。

  「這頭肉畜交給妳處置,務必要求不留痕迹。」女秘書說。

  「可是……爲什麽……」王南腦子有點空白。

  「這不是妳該問的問題!」女秘書厲聲說道。

  王南哆嗦了一下。

  女秘書看他有些害怕,就笑了笑,溫聲道:

  「妳不用怕,這個女人,雖然看著清純,其實是個綠茶婊,千方百計想圖謀
我們金老板的錢財,甚至想圖謀金夫人的位置。

  金老板實在是不勝其煩,就想拜托您,將她處理掉算了。放心,她的一切痕
迹都消除幹凈了,妳絕對是安全的,照以前的經驗做就行了。」

  王南知道自己上了賊船,但自己已經殺了五頭肉畜,對人生也看開了,早已
對這種場面不再畏懼。

  他點點頭,說道:「既然金老板看得起王某,我就勉爲其難了。」

  「呵呵,勉爲其難?妳是巴不得有活兒幹吧?」

  女秘書的口吻,不知是揶揄還是真心話:「王大哥這樣的狠惡手段,把人切
成碎塊當豬肉賣,不是每個人都能學會的,妳要是早跟金老板混,沒準早就上位
了。」

  王南心裏暗罵:「不就是讓老子當個毀屍滅迹的殺手麽?有事還得背鍋,上
個屁位。」

  但臉上還得一幅謙恭的笑容。

  「金老板還有個要求,讓我來給妳當助手,一起處理這頭肉畜。」女秘書說。

  王南知道這是金老板不完全信任自己,也不拒絕了,心想:「等老子把這肉
畜開膛破肚、砍頭斷腿,包管嚇死妳這臭娘們!」

  男保镖一言不發,對女秘書點點頭,轉身消失在夜幕中。

  女秘書宛然一笑,對王南說:「妳這小樓,二樓肯定有臥室吧?這幾天我就
不走了,幫王大哥處理這頭肉畜。」

  「有,有。衹是不知道姐姐如何稱呼?」王南問著,心裏也大呼肉麻,這女
秘書明顯比自己小幾歲,可又想不出什麽稱呼。

  「我姓姜,姜萍,王大哥不用客氣,以後直呼我名字就成了。」

  女秘書笑道:「這肉畜昏睡著呢,我們把她拖出來吧。」

  王南抱住女人的肩膀,女秘書拉住袋子,將她拽了出來,仰面扔在地上。

  解開袋子時,王南衹看到她的容貌甚美,看到全身,才發現她身材窈窕,穿
著一條白色的絲質連衣長裙,腳上穿了一雙帆布鞋,胳膊和腿上的肌膚如牛奶般
光滑。

  王南心裏感歎,這樣一個美人,就要不明不白在自己家消失了,半點痕迹都
不留。

  他忍不住掀開女人的裙擺,衹見下體穿了一條薄如蟬翼的真絲白色內褲,隱
約能看到淡淡的黑色。

  姜萍打了他手一下,嗔怪道:「不老實,幹什麽妳?」

  「嘿嘿嘿…」看到姜萍沒有發怒的意思,王南也尴尬的一笑。

  他心裏想到,如果不是姜萍這個娘們,今晚非姦了這個女畜不可。

  「今晚就開刀,還是留到明天殺?」王南想了想,問。

  「這婊子現在昏睡著呢,不能讓她當個糊塗鬼。先把她綁起來,堵上嘴,扔
到空屋子裏,明天再宰殺。」姜萍說道。

  這天晚上,王南在一樓睡覺,很不踏實。

  一會想到樓上這個叫姜萍的女秘書,有時姣美,有時嚴厲,看上去是個有城
府的人,不知道會對自己怎樣;一會又想到樓下關著的那個女人,漂亮的跟明星
似的。

  如果能把她玩一番,死也不虧了,衹是姜萍監督著,自己也不敢動金老板玩
過的女人——呸,等把她殺了,身上的嫩肉還不是任憑自己擺弄?

  想著想著,他不知不覺睡熟了。

              五、待宰女畜

  第二天一早,王南就去察看被抓來女人的狀況。

  他打開屋門,衹見女人已經醒了,還藥力還沒有完全過去,所以不是太有力
氣,嘴巴上堵著布條,兩手兩腳綁著,徒勞無用的掙紮。

  王南上前抱住女畜的身子,女人掙紮不開,香汗淋灕,索性不再反抗,一雙
哀婉的眼睛看著王南。

  王南對她說道:「我給妳把嘴裏堵上的布條拿開,妳不用呼救了,這裏山區,
沒人聽得到。」

  女人點點頭,王南拿出她嘴裏的布條。

  「妳叫什麽名字?」王南問。

  「我叫唐婉,大哥,我這是在哪裏?求求妳,我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妳就
放過我吧,求求妳啦,大哥。」女人的聲音溫柔動聽,令王南很是享受。

  「金老板妳知道吧?就是他命令我把妳綁來的。」王南說。

  「金老板?他打算怎麽對待我?」唐婉淚眼婆娑的問道。

  「打算把妳殺掉,像殺豬那樣。」不知什麽時候,姜萍已經站在門口。

  她穿了一身修身的黑色職業套裙,玉腿上裹著肉絲,腳上穿了一雙中跟鞋,
沒有化妝,顯然是剛剛起床。

  她笑嘻嘻看著唐婉,繼續說道:

  「把妳殺掉後,卡嚓卡嚓,大卸八塊,切成大大小小的肉塊,腳丫子啊、奶
子啊、陰戶啊之類。

  我倆自己烹饪一下吃掉,大腿啊、屁股啊、胳膊啊,就當豬肉賣掉啦。骨頭
嘛,衹有餵狗了。」

  「別……不要……」

  唐婉嚇的花容失色:「我不要當豬肉……我的肉不好吃……」

  「放心吧,妳的嫩肉,肯定比豬肉好吃多了。嗯,對了,忘記告訴妳了,妳
現在的身份,已經不是女人了,而是一頭母畜。越早接受妳現在的身份,死的時
候越享受。」王南存心捉弄唐婉。

  「救命!救命呀!」唐婉忽然大聲呼救。

  王南和姜萍也不阻止她,而是笑嘻嘻的看著。

  唐婉知道呼救也沒用了,跪在地上,一臉哀怨的求饒:「求求妳們了,不要
殺我,我什麽都肯做……」

  「畜兒,金老板要妳死,我們衹是奉命行事。」

  王南說:

  「妳想想,雖然妳現在是個美女,等過個若幹年,年老色衰,皮肉鬆弛,美
人遲暮,多麽令人傷心。

  何不趁這個機會,一了百了,把妳的命兒和身體交給我們,讓我們把妳的嫩
肉處理掉,也算不辜負妳的價值了。」

  聽了這樣的「謬論」,唐婉哭的更厲害了。

  「天明了,我們也不久等了,準備開刀吧。」王南說著,來拉唐婉。

  唐婉忽然一頭撞到他胸口,奪路而逃。

  姜萍一把拉住唐婉,粉拳擊出,唐婉下巴挨擊,嬌哼一聲,倒地昏厥過去。

  「這娘們,好烈性!」王南揉著胸口說。

  「別扯了,快把這條肉畜拖到廚房裏,準備開刀。」姜萍說。

  王南看了看姜萍,心裏想道:「這娘們打人的手段,幹凈利索,看來是練過
的,不是個省油燈。」

  他將昏迷的唐婉夾起,來到廚房,將她仰面朝天放在案板上,拿過剪刀,將
她的連衣裙剪成幾塊,扯了下來,破布扔到一邊。

  接著又脫下了帆布鞋子,扯掉船襪,一雙霜白柔嫩的腳丫就呈現在他眼前了,
他忍不住捏了兩下,軟軟的,手感特別好,倒像是沒有骨頭。

  姜萍皺皺眉說:「捏她的肉蹄子幹什麽?猥瑣。」

  「妳懂什麽?女人肉質好不好,關鍵看腳丫。」

  王南賣弄學問:「養尊處優的肉畜,腳丫子就既柔軟又光滑,肉質就越好吃。
妳見哪個美肉畜是粗手大腳的?」

  嘴裏說著,手也不停,將胸罩和內褲扯了下來。

  可憐唐婉,乳陰畢露,女人的寶貴部位被人看的一清二楚。

  堅挺的胸脯上,兩顆紫葡萄似的奶頭硬硬的立著,陰部陰毛柔順,兩片陰唇
微微張著,似乎有點粘液亮晶晶的。

  姜萍見王南看的目不轉睛,臉色稍稍發紅,低聲嘀咕道:「臭流氓。」

  「什麽臭流氓?妳王哥眼裏,眼前已經沒有美女了,衹有一頭待宰肉畜。」
不知不覺,王南對姜萍已經減少了敬畏之心,說話油嘴滑舌。

  他故意瞪著眼睛,轉過腦袋,從頭到腳的看了看姜萍,嘴裏啧啧兩聲。

  姜萍心想:「這村漢,不知道把本姑娘想像成什麽了?」

  心裏有些小小的發火,又有一種異樣的甜甜感覺。

  王南呢?有意在姜萍眼前賣弄本領,手腳麻利,將光溜溜的女畜扶起來,兩
手緊緊綁在背後,用瓷碗盛了一點涼水,往唐婉臉上一澆。

  唐婉悠悠醒來,發現自己已經一絲不挂,想遮住羞處,手臂又被綁著,衹能
嗚嗚痛哭。

  「畜兒,別哭了,事到如今,妳也衹好認命了。」

  王南說道:「其實,作爲一衹肉畜,被宰殺和烹饪,是一件很幸福、很刺激
的事情呢,既然反抗不得,就得換個思路,美美的享受呀。」

  「這…嗚嗚嗚…哪裏有什麽享受?…嗚嗚…」唐婉哭的梨花帶雨。

  「把妳處理掉,妳就能永遠停留在這個年齡,不會擔心老去了,這難道不是
一件幸福的事兒嗎?我們吃妳肉兒的時候,一定會想起妳這頭肉畜年輕的容顔、
姣美的身體,這難道不是極致的美嗎?」王南說。

  姜萍在一旁暗自佩服,這鄉巴佬倒是肚子裏有些墨水。

  豈不知,王南經常在網上說服肉畜來家裏接受屠宰,這些話就是順口就來。

  「嗚嗚嗚…那…我的肉真的好吃嗎?……」唐婉淚眼汪汪的看著王南。

  姜萍心想:「這婊子,估計也是個天生的賤肉畜,倒開始擔心自己這身肉的
好壞啦?」

  「畜兒,哥哥已經殺過五個肉畜了,就數妳的肉質好。放心好了。不過,宰
殺的時候一定要配合哦,這樣才能保證肉質的鮮美。如果連滾帶爬、狼狽不堪的,
不但難看,有個碰傷擦傷的,肉質也受影響呀。」

  王南一邊嘻嘻笑著答話,一邊將唐婉扶起來,跪到一衹鋁盆前。

  唐婉雖然身子瑟瑟發抖,居然也不反抗,老老實實跪下。

  王南從腰後抽出一把尖刀,輕輕撩開唐婉脖子上的秀發。

  「大哥,我怕疼呀,請妳動手快些。」唐婉柔聲道。

  「放心,畜兒,稍微有點疼,不過很快就結束啦。」王南說。

  唐婉深呼吸一口氣,閉上眼睛。

  姜萍心裏暗自好笑,這個女人這麽快就接受肉畜身份了。

  這時,王南刀光一閃,已經割斷了肉畜的脖子,鮮血迸濺。

  「唔……」姜萍看到唐婉被殺,忽然感到自己身子一酥,差點沒有站住,一
股淫水噴了出來,頓時將褲襪包裹的內褲弄的濕漉漉的。

免费的看片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