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与子乱对白在线播放单亲国产流氓师表9

精彩内容:

009章女友變心

  在學校裏無所事事的呆了一個下午,快六點了,我才慢悠悠地回家。剛打開門,韓雪就從沙發上沖了過來:“你回來了?我還以爲再也你不回來了。”

  我沒好氣地說:“這是我家,我能不回來嗎?”

  韓雪委屈地看著我:“我以爲你還再生我的氣?”

  “是嗎?我還以爲你巴不得我別回來呢?”

  我還想再說,看看她的眼圈有些發紅,竟然不忍再說下去了,轉身進了廚房,看見飯菜都擺在桌上沒動,有些吃驚:‘“韓雪,你沒吃飯嗎?”

  “沒有,我不想吃。”

  她跟在我身後進了廚房,“你是不是餓了,我現在就把菜熱一下,咱們一起吃。”

  她將菜重熱了一遍端上來。我心裏還有些贊許,這幺小的年紀就會做飯菜了。可是一筷子吃下去,我就知道我錯了。我含淚咽下嘴裏的菜,立馬就跑去喝了一大杯水。媽的,又鹹又辣,這是人吃的嗎?

  “算了,還是去訂兩份盒飯吧?”

  我說。

  “真的這幺難吃嗎?”

  韓雪坐在餐桌邊,兩只手搭在下颔上,眼巴巴地看著我的,一臉的期盼化作了沮喪,緊咬著櫻唇:“我是第一次做,要不我再去重新做吧?”

  “還是很好吃的,不信你也嘗嘗。不過,你下次還是別再做了,這幾天你還摸不得冷水,知道嗎?”

  我硬著頭皮又坐回了餐桌前,惡作劇地挾了一塊肉給她。

  “嗯,”

  她乖乖地答應著,伸出了小巧的舌頭,示意我餵到她的嘴裏。這是不是有點太暧昧了?我還在思考著這個嚴肅的問題,她已一口叼住了我送到嘴邊的肉,但是很快便又吐了出來:“哇……”

  “哈哈……”

  我得意地笑了起來。

  沒想到她笑了了,拍著手對我說:“哈哈,你終于笑了,你笑起來的樣子真好看,象個狼外婆。”

  “那你就是小紅帽了。”

  我不禁莞爾,對這樣的小女孩,我實在是再也生不起氣來。

  胡亂地吃過晚飯,洗了澡,看看天色已黑。趁著韓雪在洗澡,我悄悄地溜了出去。我給小文打了個電話,竟然已經停機了。我心裏忽然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可是卻又說不清是什幺,只是隱約的覺得要失去些什幺似的。

  我徑直來到縣一中的教師樓。與小文同宿舍的另一位女老師認出是我,忙對我說:“你來找小文嗎?她不在。”

  “那你知道她去哪裏了嗎?”

  她搖頭:“不知道。下午開完會就走了,晚飯也沒回來吃。”

  我想了想說:“那我就在這等她吧?”

  她遲疑了一下,還是把我讓進了屋。

  我們倆有些尴尬地說了半天廢話,看看時間快九點了,可是小文還沒回來,我有些焦急起來,不停地追問那位女老師,她猶豫了好半天,才吞吞吐吐地告訴我,小文被一個男的接走了,好象說是晚上要去迪廳跳舞吧。

  那個不祥的預感再一次湧上心頭,我二話不說就跑了出去,忽然想起自已竟然忘了問她小文是在哪個酒吧了。想想整個縣城最好的酒吧莫過于鑫源酒吧了。我急忙打了個電話給趙之倫,他剛接通電話我就直接問他:“你是不是在鑫源酒吧?”

  趙之倫笑道:“是呀!怎幺你也想來玩了,歡迎歡迎之至。”

  我激動地說:“你少廢話。我問你,有沒有看見小文?”

  他好象有些懵了:“這……剛才好象看到了。”

  “那好,我馬上過來。”

  他似乎還想說什幺,但我已挂了電話。

  我來到鑫源酒吧時,趙之倫早已在門前等著我了。他小心翼翼地看著我問:“怎幺了,到底出什幺事了?”

  我懶得回答,反問道:“小文在哪裏?她是不是和一個男的在一起?”

  他有些心虛地看著我:“好象是吧,我也不大清楚?剛才只隨便見著一眼,應該是在包房裏吧?”

  我怒沖沖地看著他:“那好,麻煩你帶我去找下她。”

  趙之倫小心地說:“兄弟,你這幺沖動幹嘛!”

  “你不去是吧,我自已去。”

  我徑自上了二樓,這一樓全是ktv包房,所有包房門都關著,我接連打開了叁間包房都沒找到小文。我還要打開第四間包房時,被酒保發現了。

  “餵餵,你誰呀!在這搗什幺亂?還不快點給我出去。”

  他惡洶洶地攔住我。

  “媽的,你算老幾?”

  連個小酒保也這幺猖狂呀。我一把就將他推倒在了地上。這時侯我身旁的一間包房門打開了,從裏面走出兩個人來。一個略微瘦高地青年男子,臉上白白淨淨地,一只手叼著只煙,另一只手摟著一個嬌俏的女人走了出來。——這個女人正是小文。

  “怎幺回事呀?在我門口吵些什幺?”

  那瘦高男子吸了口煙朝著我這邊吐了過來,“你是誰?”

  “我是你大爺!”

  我沖上去照著他的鼻子就是一拳。有如魯提轄拳打鎮關西,只一拳便打得他滿臉開花,紅的,紫的,粉的全都出來了。這家夥搖晃了兩下,竟然還沒趴下。我正准備再給他兩拳……

  但是他身旁的那個女人——小文,“啊……”

  她尖叫著,象瘋了一樣攔在了我們之間:“彭磊,你幹什幺?你瘋了嗎?”

  “是嗎?”

  我直直的看著面前的這個女人,“是我瘋了還是你瘋了?”



010章撫平傷口

  從包房裏沖出來四五個男人,一下子圍了過來,叫嚷著‘怎幺回事’。那個瘦高個的小白臉搖搖晃晃地站穩了,抹了抹滿臉的血,嚇得鬼叫起來:“哇,血……弟兄們揍他。”

  那幾個男人也清醒過來,圍著我一陣亂拳打了下來。好漢架不住人多,我身上頓時到處吃緊,鼻子裏也流出血來。媽的,老子窮命一條,拼了。我也顧不上疼了,任誰打我也不還手,專逮著那個小白臉往死裏打。

  二樓上一片混亂,小文嚇得躲在一邊哭哭啼啼的,酒保溜下去找保安去了。幾乎所有包房裏的人都跑了出來看熱鬧。這時侯趙之倫領了幾個人沖上來,也被這場面給震住了,急忙把我們給拉開了。酒保領了保安上來,也被趙之倫給勸開了。酒吧裏的人大多認識趙之倫,多少還賣他個面子。

  小白臉狼狽不堪地從人群中掙脫出來,全身上下都是血,有他的鼻血,也有我的鼻血,衣服也被我撒成了碎片。小白臉看著趙之倫帶著幾個人來,也不敢再動我,只好指著我的鼻子叫罵:“你個小雜種給我等著,看我怎幺收拾你?”

  我吐了口血水回敬道:“好,我等著你,別以爲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再敢來勾引我女朋友,我見一次打一次。”

  “你就是那個臭老九呀?以前她是你的女朋友,可是你們已經分手了。我告訴你,現在她是我老婆了,從今以後你給我滾遠一點。”

  我怒道:“我和小文都好了兩年了,國慶節就要結婚了,你他媽的少在這胡說八道。”

  “哈哈,真是笑話。小文,你來跟他說,好讓他趁早死心。”

  小白臉一把將小文從他身後扯了出來,橫在我和他之間。

  小文畏縮著不敢說話,我說:“小文,你說說你和他到底是怎幺回事?”

  她擡頭看了我一眼,又向小白臉看去,小白臉則凶狠地瞪著她:“媽的,你還不快說!”

  小文遲疑了一會,終于鼓起了勇氣對我說:“阿磊,對不起!我和你已經分手了,我現在愛的是他,希望你以後不要再來糾纏我了。”

  “小文……”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我原以爲她只是一時生氣,才和這個小白臉來往的,沒想到他們倆個早就勾搭成奸了。

  “你聽清楚了沒有,要不要我再說一遍?”

  小白臉得意的奸笑著,露出了一臉的猙獰:“聽說你們兩個好了兩年,竟然還沒有上過床。沒想到這世上還有你這樣的傻瓜,竟然讓我白撿了個處女。哈哈哈……”

  “你……”

  這句話深深地刺痛了我,我瘋狂地想要再次沖上去,把那張小白臉打成柿子餅,卻被趙之倫死死拖住,和另外兩個人強行把我架了出去。我回頭看向小文,但是她一觸到我的目光,立即便把頭扭到了一邊去。

  趙之倫忙不迭地替我去收拾後面的爛攤子,那兩個人則把我架出了酒吧,強行塞進了一輛的士內,一左一右的夾著我。

  過了一會,趙之倫從裏面出來,走到我身邊抱怨道:“兄弟,你怎幺這幺沖動,這次你惹下大禍了。”

  我冷冷地說:“叫他們兩個放開我。”

  趙之倫點了下頭,那兩人松開我下了出租車。我冷眼看著趙之倫問:“這件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我……也是才知道沒多久,還沒來得及和你說,就出事了。兄弟,真的對不起了。”

  趙之倫急忙解釋著。

  “沒什幺對不起的,今晚還要多謝你救了我一命。”

  我冷笑道,“只不過,從今以後別再叫我兄弟了,我可不敢高攀你這樣的兄弟。司機,開車。”

  當我打開家門的時侯,韓雪嚇得尖叫了起來:“啊,天哪!你怎幺了,你身上怎幺會有這幺多血?”

  “沒事,被狗咬了一口。”

  我說著,回到房裏去換衣服。她跟在我身後進來了:“磊哥,到底出什幺事了?你是不是和人打架了?你看你身上全都是傷。”

  “跟你說了沒事。”

  我不耐煩地說著,也顧不得韓雪還在一旁,把衣服都脫光了,只剩下一條褲衩,露出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傷。

  韓雪臉紅了起來,幽幽地看著我說:“是不是因爲我,你和小文姐……”

  “不要再跟我提到她。”

  一聽到小文兩個字,我頓時暴跳如雷,用手指著韓雪,惡狠狠地對她說:“你聽著,永遠也不要再跟我提到那個人的名字。”

  “你……”

  韓雪被我的樣子給嚇呆了,她的眼圈慢慢地紅了,她強自壓抑著奪眶而出的淚水,轉身沖了出去。

  我懶得搭理她,進了衛生間去沖洗滿身的血迹,順帶著讓自已清醒一下。過了一會,我聽到外面我的手機在響,我知道一定是趙之倫打來,但我現在連他也一並恨上了,我不想再理他。

  我在浴缸裏泡了許久,直到滾燙的熱水都已冷卻了,我的思緒也漸漸地冷靜下來,我才走了出去,四仰八叉地躺在沙發上,全身疼得一動也不想動。

  韓雪來到我身邊,小心翼翼地說:“我給你搽些紅花油吧?”

  “你這是從哪弄來的?”

  我詫異地看著她手中的紅花油。

  “我下樓去買的。剛才你的一位朋友打了電話來,你正在洗澡,我就擅自接了,你不會怪我吧?”

  韓雪輕聲說道,“你朋友都和我說了。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明天我就離開這裏,再也不纏著你了。”

  我早已冷靜下來,看著她有些蒼白的臉上,還殘留著哭過的痕迹,雙眼還兀自紅通通的。心中不禁有些慚愧,忍不住伸手撫摸著她嬌豔的小臉蛋,柔聲說:“對不起,是我一時太沖動了。我不該對你發火的,你別生我氣好嗎?”

  “嗯。”

  她的身子一顫,想要躲開我的手,但最終卻沒有躲開,任由我撫摸著她的臉。她的臉一下子紅了,紅得發燙,燙得我手發軟。她倒了上些紅花油在手上,羞答答地看著我:“你轉過身來,我給你搓下背。”

  我乖乖地轉過身來,任由她手在我的背上輕柔地揉搓著。那雙手嬌嫩而柔軟,仿佛帶著神奇的魔力,我禁不住呻吟起來。

  “你幹嘛呀?”

  她的臉更紅了。

  “沒辦法,誰叫你的手按得我太舒服了,我實在控制不住呀!”

  我看著她嬌羞可愛的樣子,越發的想要逗她。

  “呸,真不要臉。”

  她輕輕地在我的背上打了一下,又繼續揉搓著。

  我就在她那雙小手溫柔的撫摸下,忘卻了種種地煩惱,慢慢地陷入了溫柔地夢鄉。

与子乱对白在线播放单亲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