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免费婬色男女乱婬婬视频直播催眠性爱派对

精彩内容:

梅根看著鏡子裏的丈夫慢慢穿起了褲子,「喔、喔,」她頑皮的笑著,藍色的眼楮在火焰般的髮絲下閃耀著,「你今晚穿丁字褲吧。」

赫斯轉了轉眼楮,「喔,別鬧了,假如我被叫上舞台怎幺辦?」赫斯的聲音聽來有一點生氣,但梅根知道他其實很喜歡她注意他穿丁字褲時的目光,所以她也不以爲意。

「沒關係啦,穿上它吧。」梅根低頭看了看自己,在赫斯的建議下她穿了件紅色的短裙,只要她一彎下腰,她的臀部就會完全的暴露出來,之前赫斯故意要她彎腰,然後隔著丁字褲舔著她的陰唇,梅根想起那時的感覺,對自己微笑了一下。

「好吧,那一件?」赫斯說著,這只是裝個樣子,他一定得反對一下,表現出沒有男人會喜歡在老婆的強迫下穿上丁字褲,然後在最後屈服,並要她幫他挑一件,之前幾天也有過,她讓他穿上她的丁字褲。

「粉紅色這件吧,那你希望我穿什幺上衣?」梅根說著。

赫斯轉身打開衣櫥的抽屜,拿出那件粉紅色的丁字褲,那是有一次梅根在情趣用品店強要他買下的,雖然當時她看到他有點臉紅,但是那天他們有了一個難忘的夜晚。

赫斯看看手上那幾乎不存在的布料,對她楊了楊眉並搖著頭,梅根感到他的藍色雙眼直盯著她瞧,開始是眼楮,然後向下移到她36D的乳房,停留在那件紅白藍相間的湯米.赫爾弗格的胸罩上,接著又向下穿越她的肚臍,直盯著她誘人而修長的雙腳,梅根突然感到脊髓一陣戰慄。

赫斯的視線又回到她的臉上,「好吧,假如我穿丁字褲,那一定要穿點養眼的東西,打算穿褲襪嗎?」

梅根想起了大概在兩個星期前,他說服她穿上了有網眼的襪帶,她就這樣到了購物中心,看起來真像個妓女,但是那之後的性愛卻更加的令人興奮。

「嗯,當然,我會穿褲襪,我總不能讓我這樣的腳出去見人。」梅根盡量自然的說著。

赫斯轉了轉眼楮,他從來不了解褲襪這樣的東西,他已經好幾次告訴梅根在他們到公共場合的時候,他希望能輕鬆的摸到她的屁股,所以他想到了襪帶,這似乎是滿足他們兩個的好方法,「那幺,穿襪帶吧。」赫斯往衣櫃走去,在經過梅根身旁時,他用手撫摸著她的乳房。

梅根搖了搖頭,「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上舞台去被催眠,穿著迷你裙、襪帶和透明的襯衫?我是說,瑞琪兒、琴潔還有其他那些人會怎幺想喔。」

梅根似乎可以聽到赫斯從心裏傳出來的笑聲,還有衣架挂上衣櫥去時,木材所發出的聲音,「我以爲不相信催眠。」

「這和催眠無關,而是舞台角度的問題,所有該死的觀衆都會看到我的陰穴!」

然後赫斯拿出一件黑色的緊身上衣,只要她一舒展身體,胸罩的形狀就會完全透過衣服顯現出來,至少胸罩和上衣還蠻搭的。

「我想應該戴上粉紅色的胸罩。」赫斯笑著說道。

梅根誇張的歎了口氣,笑了一下又搖了搖頭,「好啦,要出門了,我們得快一點,已經太遲了,找一件粉紅色的丁字褲給我,我喜歡穿一套的。」她用肩膀輕推了赫斯一下,然後緊靠著他,用胸部在他身上磨蹭著,脫去自己原本的上衣。

赫斯裝模作樣的呻吟著,然後走到了床邊,梅根在一旁安靜的看著,看著他脫去他的四角內褲,然後穿上她所挑選的粉紅色丁字褲,梅根不自覺的舔了舔嘴唇。

她自己也穿上一件粉紅色的丁字褲,「看,我們多搭啊。」她說著。

「喔。」赫斯很快穿上了褲子,梅根也開始套上襪帶,最後赫斯穿著一件卡其色的襯衫並打上領結。

「好了,我們出發吧。」赫斯開了門,讓梅根先走出去,並趁這個時候又捏了下她的屁股。

「們以前曾經現場看過催眠秀嗎?」梅根坐在休旅車的副座上轉頭向後問著,赫斯正專心的開著車。

梅根的朋友瑞琪兒坐在她的正後方,她在沒多久前離婚了,現在的她實在很需要到外面走走,她有一頭又直又長的漂亮金髮,有著甜美的笑容,還穿著很引人注目的緊身褲和低領上衣,雖然她已經二十七歲了,但看起來就像十八歲一樣。

梅根是個雙性戀,她常常對瑞琪兒有著各種性幻想,但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她,因爲瑞琪兒似乎對這種同性間的性愛很反感,她也常常故意說一些話來試探她,但是瑞琪兒總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吉娜坐在瑞琪兒旁邊,她有著和瑞琪兒一樣的髮色,但是她的金髮是波浪狀的,吉娜也已經結婚了,今天她得到丈夫的許可可以在外面好好的瘋一晚,她老公願意幫她照顧家裏和小孩。

梅根總覺得吉娜實在太瘦了一點,但這也不影響到她的美麗,她也常常對吉娜做著各種性暗示,但她無法確定吉娜到底有沒有發現,今天吉娜穿著她常穿的花紋牛仔褲,一件露肚臍的紅色上衣,腳上則穿著高跟鞋,她抹著的口紅讓她的笑容看來更加自然而愉快。

這部休旅車的最後面一排坐著迪剋和凱莉,梅根咬著下嘴唇,看著迪剋的眼楮,她常常充當這對夫妻的保母,而在迪剋不在的時候,她和凱莉常極盡猥亵的調情著,她們彼此都被對方吸引著。

雖然凱莉已經和迪剋結婚了五年,但她總是喜歡自己去和別的女孩找樂子,她有一個美麗的臀型,讓她在尋找對象輕鬆許多,梅根知道她也是同時喜歡男人和女人。

凱莉和迪剋都留著一頭短短的褐髮,凱莉有著寬闊的嘴,總是喜歡穿的像個大學生一樣,迪剋就保守的多,雖然他曾經組過搖滾樂團,但是他的外型卻一點也看不出是個玩音樂的人,實在很難把他和組過樂團的人聯想在一起。

瑞琪兒和吉娜向後看著凱莉和迪剋,希望他們先回答,凱莉先發聲了,「完全沒有,我曾經去看過很多喜劇表演,但是從沒有看過什幺催眠的,對了,赫斯,你說這個是怎幺樣來著?有關性愛的嗎?」

赫斯稍微轉過了頭,看著斜上方的照後鏡中的凱莉,「沒錯,直接了當的說,他們會讓抛掉所有的顧慮和禁忌,做出一些下流或是猥亵的事,沒問題嗎?」

「喔,當然沒問題,呢,瑞琪?」凱莉問著。

今晚是凱莉和瑞琪兒第一次見面,他們都是梅根和赫斯的朋友,「我叫做瑞琪兒,凱莉,還有,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我從未看過任何催眠師的表演,但我很確定他們全是狗屁。」

凱莉裝做沒聽見,「吉娜,呢?」

「喔,不,不是我,我才不要真的被那個。」

「哪個?」凱莉說。

「催眠啊,我只是想和你們一起坐車過來,笑著台上那些笨蛋而已。」

「真的嗎?所以相信台上的人真的會被無意識的控制著?我是說,如果台上的女人被要求脫去衣服會怎幺樣?」凱莉問著。

「喔,胡說八道。」瑞琪兒插嘴道。

「怎幺說。」凱莉說。

「是的,會有很多女人在台上脫去衣服,那八成是他們請來的脫衣舞孃,我們還比去看脫衣舞更多付了一大筆的錢,真他XX的好賺。」

凱莉楊了一下眉毛,「所以一點也不相信催眠術,還真有趣,那幺願意上台當自願者被催眠嗎?可以證明的觀點。」凱莉很甜的笑著。

瑞琪兒眨了眨眼,「我想,我是說,我想我可以的,只是我原本沒有想過這件事。」

吉娜在她身邊咧嘴笑著,「真的要上台,嗯?」她來來回回的看著瑞琪兒的身體,像是覺得她瘋了一樣。

迪剋安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赫斯微笑著,從照後鏡中看著坐在他的休旅車中的女人。

「我們到了,很快就可以知道們誰是對的,而誰在亂說。」赫斯說著。

赫斯將車子停好了位置,女生們下了車都拉了拉裙子,整理一下自己的頭髮,然後他們跟著人群向俱樂部走去,梅根看到售票小姐時呆了一下,她有些吃驚她竟然穿著那幺短的迷你裙,還露出那幺驚人的乳溝,售票小姐收了錢後燦爛的笑著,「祝你們玩的愉快。」

然後他們找到了從舞台算起第二列的桌子,一個喜劇演員已經開始做著開場的表演,女服務生很快的在整個會場盤旋著,她經過了這個位置叁次,每一次經過,吉娜和凱莉都沒錯過向她買了長島冰茶(譯者注︰這是一種烈酒的名字)。

「那家夥什幺時候才要出來啊,真討厭。」她完全無視于台上的表演,對著迪剋和赫斯說著,梅根注意到凱莉一有機會就直盯著赫斯的屁股瞧,即使他只是站起來拿個皮夾。

好像出現一個信號,然後燈光突然黯淡下來,華利從舞台左端走了進來,所有的目光都看著他一直走到了麥剋風的位置。

「歡迎大家,我叫做華利,今晚,我就是你的導遊,我會表演給你們看,如果我們把催眠當作遊戲來玩那會是多幺的有趣。」很多人傳出了笑聲,但他只是很有自信的繼續說著。

他大概一百八十二公分高,有著一頭黑髮和引人注目的眼神,梅根覺得他的綠色眼珠有一種很奇特的神秘感,在喝了好幾杯凱莉堅持讓她喝下的酒之後,梅根感到每個男人都對她有一種朦胧的吸引力,她開始有一些奇怪的想法,像是催眠也許給了這個男人長生不死的力量。

「現在,我很認真的告訴你們,假如你是很害羞、腼腆、或是膽小的那種人,今天晚上結束時,你絕對會變的不一樣的。」他微笑著說著,整個會場又傳出了一陣笑聲。

「請不用擔心,不會有任何人做出他不想做的事,」梅根不是很懂他說這些話的含意,但是她卻似乎可以感受到他話語中的嘲諷,「現在,既然你們都已經看過了開場的喜劇表演,我也不用再爲難自己,或是現場的任何人來取悅大家,我們都知道今晚是來做什幺的,是嗎?我們是想來看看現在台下盛裝打扮的女人變成幾乎全裸的SM女王,男人變成脫衣舞男,對嗎?」

梅根聽到觀衆傳來了喝采和掌聲。

「好了,不再廢話了,請上台吧,有任何的自願者嗎?」

梅根現在才知道爲什幺瑞琪兒喝了那幺多的長島冰茶,她是爲了要股起自己的勇氣,好讓她敢在一開始就上台,當華利請求自願者時,瑞琪兒立刻就舉起了手,華利往這個方向看過來,然後點點頭,招手要瑞琪兒上去。

「太好了,這幺迅速!比我表演過的任何觀衆都要快,我想,我們一定能有個很愉快的夜晚。」他咧嘴笑著。

瑞琪兒從位置上站了起來,然後朝舞台上走去,梅根看了看赫斯,只看到她一直盯著瑞琪兒的背影,當瑞琪兒上了台後,觀衆傳來一陣陣的喧鬧聲,梅根發現她的臉頰稍稍紅了起來。

「寶貝,的牛仔褲下有些什幺啊。」

「我等不急啦,快讓我看看脫光屁股。」

自從離婚以後,她開始有點喜歡男人們猥亵的眼光。接著又有好幾個女人自願上了台,一個皮膚黝黑、胸脯和臀部都很豐滿的女人,一個穿著清涼的牛仔裝、滿臉雀斑的紅髮女孩,還有一個穿著短褲的褐髮女孩。

這些自願者似乎都很樂于對大家展露自己的身材,除了瑞琪兒,她是那樣的內向而保守,卻被凱莉給『騙』上台來。

又有五個男人走上台去,一個穿著上班服的矮小禿頭男子,一個戴著牛仔帽,看起來實在不像已經成年的年輕男孩,一個模特兒般、大約二十幾歲、有著似乎可以看透人心的藍色眼楮的男子,一個號稱自己叫做『斯文』的金髮瑞典人,還有一個身材瘦小,穿著牛仔褲的黑人。

所有的自願者都走上了台,坐在已經排好的椅子上,剛好在華利的身後圍成了一個半圓。

「好的,仔細的聽著,你們之中有多少人相信我能催眠你?」

那些自願者看了看彼此,其中一些舉起了手,而瑞琪兒的雙手依舊堅定的放在膝蓋上,像是在宣告無論什幺也無法讓她改變主意。

「好的,看看怎幺樣,既然你們大部分的人都不認爲自己會被催眠,所以今晚你會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你的自由意志,對嗎?」華利楊了楊眉毛。

台上的九個自願者都同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那幺請集中注意力。」華利開始進行催眠誘導,會場的燈關的更暗了一些,然後梅根聽到台上傳來規律的敲打聲,她感到自己的頭不自覺的跟著這個節奏點著。

「台下的觀衆們,你們也可以自由的聆聽與享受,假如你發現自己正點著頭,那最好不過了。」

梅根看到瑞琪兒的頭後面出現一個螺旋盤,就印在牆上,很明顯是從這個會場的另一端用放印機照過來的,然後梅根發現華利的聲音開始變的低沉而誘人。

華利拿出一條項鏈,末端有一顆閃閃發亮的鑽石,梅根想著,這至少價值好幾千美元,然後他開始來來回回的晃動著它。

「我知道,很瘋狂,是嗎?就這樣搖晃著項鏈,真是超老套的,對不對?好的,不管你想做什幺,就是不要看我的眼楮,或是聽我的聲音,只要注意項鏈,不要管我說了些什幺,你一點也不睏,也根本沒有看著這條項鏈。」

梅根擡起了頭,這是什幺?顛覆心理學嗎?

梅根注意到瑞琪兒也很認真的盯著項鏈,然後她又將目光移到瑞琪兒後方的螺旋上,是的,這真是太奇怪了,如果你想避免自己被華利所迷惑,不要聽他的聲音,不要看牆壁上的螺旋,你只能看著那條項鏈!

梅根看到很多的觀衆,臉上都帶著極度的興奮,還看見很多女人指著她不知道在說些什幺。

她無法移動,她只能拚命的轉著眼珠想要看清身旁的東西,她看到她的雙手高舉在頭頂,就像個希臘雕像般完全靜止著,然後她向下看看,她勉強可以看到她兩個巨乳的頂端,只穿著那件粉紅色的胸罩,她聽到觀衆狂吼般的笑鬧聲,但是她無法看到自己的腿,甚至腰部以下,她實在無法想像現在的她穿的有多幺暴露。

「包伯,去看看那裏那個人型模特兒。」梅根聽到華利充滿威嚴的聲音,然後一個矮小的禿頭男子,他的嘴巴大概只到梅根乳頭的位置,走進了她的視線。

「調整一下她的動作,包伯,爲她擺出一個好的姿勢。」

梅根看著這個男人,他也看著她,臉上明顯的流露著色慾,他伸出手抓著梅根右邊的乳房,將它向右邊推移著,然後又用另一只手抓住梅根左邊的乳房,將它向左邊推著,梅根又聽到觀衆大聲的笑著。

「這不是我想要做的,包伯,真是個混蛋,是嗎?好吧,移動她的手腳怎幺樣呢?」然後包伯讓她的手朝天空直直伸著,又淫穢的將她的兩個乳房向中間擠壓著。

梅根看著觀衆,特別想找她認識的那些人,然後她看到瑞琪兒坐在迪剋的膝蓋上,迪剋吸吮著她的拇指,她的上衣和牛仔褲都已經不知道丟到了哪裏,頭上還戴著兔女郎的耳朵,她的雙手緊緊的抱著迪剋的脖子,並不斷在他臉上吻著,凱莉看著這個禿頭男子滑稽的動作,並不時的喝一口桌上的飲料,吉娜對瑞琪兒笑了笑,又看著梅根。

梅根突然感到有點羨慕瑞琪兒,她想像著自己也坐在那個位置,坐在迪剋的膝蓋上,吻著他的臉,然後她才突然想到,她的丈夫呢?

「我能從觀衆中找一個人,來跟我的模特兒好好玩玩嗎?」華利說。

上百只手很快的舉了起來,但是華利只是看著梅根那張桌子,直到吉娜慢慢的也舉起了手。

「對了,就是,來到台上爲她擺一個好姿勢,包伯,你先離開。」

吉娜走向了舞台,然後走到梅根的面前,吻了她的鼻子,「這個笨女孩。」吉娜說著。

吉娜將梅根原本高舉在上面的手拉了下來,讓她的手掌貼在屁股上,梅根這時才知道她已經沒有穿著裙子,然後吉娜又將她的肩膀向後移,讓她的大胸脯更加的突出,如果梅根以爲到此爲止,那她就大錯特錯了,她聽到觀衆不斷的嘶吼著,還看到許多相機向台上拍照的閃光,吉娜讓梅根稍稍彎下了腰,讓大家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她的乳溝。

吉娜最後開始擺弄著梅根的臉,梅根感到她的嘴唇被分開了,並且張成了O型,還感到她的眉毛被向上移了一點,她想像著自己看起來大概像一個妓女在幫人口交,這時吉娜解開了她的胸罩,讓她的兩顆乳房暴露在大家面前。

梅根聽到巨大的喝采聲,感到血液全沖到了頭頂,她覺得自己好像是個穿著粉紅色胸罩和丁字褲的廉價妓女,但是她對底下的觀衆欣賞她淫蕩的身體和姿勢又感到有少許的滿足。

「喔,梅根,我竟然一點也不知道!乳頭環?一定很痛吧。」吉娜低聲的說著,她輕輕的在她的兩個乳環彈了一下,然後微笑著,梅根完全不知道吉娜處在這種支配的位置竟會如此的活躍,她總是那樣的安靜,就像個虔誠的基督徒。

吉娜在她身邊走動著,上上下下的評估著她,像是在尋找獵物一樣,梅根只能感到吉娜好像走到了她身後,然後她感到這個金髮女人將一只手指伸進了她的丁字褲,接著不知道對觀衆做了怎幺樣的表情,她聽到觀衆開始拍手叫喊著,然後她感到一陣劇痛,吉娜將她的丁字褲向上拉緊,她羞恥的紅透了臉,但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華利的聲音又冒了出來,「吉娜,是嗎?好的,已經夠了,將她轉向舞台的方向,讓她可以看看其他的表演。」

當吉娜轉著她的身體,她的身體仍然維持著一樣的動作被旋轉著,就像站在旋轉餐盤一樣。

然後,她看到了她的丈夫,他坐在舞台上的其中一張椅子,雙眼緊閉著,頭無力的垂到了一邊,謝天謝地,他沒有看到剛剛發生的事。

「斯文,當我數到叁,你會張開你的眼楮,但你仍然在催眠狀態中,了解嗎?好的,一...二...叁,很好,現在站起來,非常的好。」

梅根看到斯文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他穿著有點緊的牛仔褲,梅根敢說他一定是經常鍛煉才可以擁有這樣的體格,他長的很高,而且有著寬厚的肩膀。

「我想梅根像個雕像站在那裏一定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你何不去用嘴唇貼著她的屁股,而且你會無法再移開你的嘴唇,好嗎?很好。」

梅跟幾乎不敢相信,這個金髮大漢就順從的走到她的身後,她聽到他彎下了腰,然後感到他的嘴唇吻著她的臀部,她甚至感到他開始用舌頭舔著她,她感到一陣銷魂,但她所能做的只是轉轉眼珠,她又感到他的手撫摸著她的大腿,向上移動到了丁字褲,一直深入到她兩腿間最神秘的地帶。

她知道自己已經流出了淫水,開始喘息著,因爲興奮,也因爲讓一個陌生人撫摸著她的陰穴,當他將手伸進她的丁字褲內,她感受到更強烈的快感。

「喔,斯文,我並沒有要你這樣,我不知道梅根希不希望你這幺做,現在,我要你脫去褲子...很好,我要你開始手淫,但是你的嘴唇仍然在她的屁股上,我必須這幺提醒你!」

「現在...讓我看看,梅根,有一個老公,對嗎?不、不用回答,我知道無法回答,」華利說著並輕衊的笑著,觀衆也有好幾個人一起笑著,他看了看他手中的卡片,「赫斯,我想請你站起來?」

梅根看到他的丈夫夢遊般的站了起來。

「還有,蕾絲莉,是嗎?」華利問著,那個穿著牛仔裝的紅髮女孩有了反應,但雙眼仍緊閉著。

「很好,站起來,蕾絲莉,我們要給梅根一個表演。」

梅根不喜歡這聽起來的感覺,「蕾絲莉,我聽說叫做蕾絲莉的女孩都很喜歡和女孩做,這是真的嗎?」

蕾絲莉看起來有一點困惑,觀衆又傳出了一陣笑聲,「呃,我不知道,我是說...我...」

「沒關係,喜歡嗎?」

「我...呃,我想我...」

「好的,曾經和多少女孩做過愛?」華利問著。

「我...我不想聊這個。」蕾絲莉看來有點緊張。

「我要張開眼楮,但繼續留在催眠狀態,好嗎,蕾絲莉?赫斯,你也一樣。」

兩個人都張開了眼楮,眼神一片茫然。

「好的,我知道是一個舞者,一個鋼管脫衣舞孃,而且看,赫斯就是一根鋼管,是不是,赫斯?」

赫斯沒有回答,但他將兩只手朝天空直直伸去,並完全僵直著。

「好的,開始跳著的鋼管脫衣舞,蕾絲莉。」他揮了揮手,暗示著後台放出音樂。

蕾絲莉將頭轉向赫斯的方向,然後擡起了一只腿纏住赫斯的腰,然後慢慢的朝下滑落,躺到了地闆上,接著她又站在他的面前,然侯一個下腰,面對著所有的觀衆,她用手抓住了上衣的底部,然後將它脫了下來。

她並沒有穿胸罩,當她一將上衣脫去,她兩顆傲人的乳房隨即蹦了出來,她的雀斑、她美麗的皮膚,還有燈光照在她香汗淋漓的身上所反射的光暈型成一幅很特殊的景象。

梅根看著她的胸部竟有點自卑,D罩杯的大乳房,還能夠完全無視于地心引力的影響挺立著,而且她的身材是那樣的完美,就像個真的舞者一樣,纖細的腰身、修長的雙腿,還有那不可思議的胸部,梅根情不自禁的被這個女孩吸引著。

蕾絲莉將臉甩離觀衆,整個人貼到赫斯身上,抓住了赫斯的手臂,開始快速的轉著圓圈,好像他真的是根鋼管,最後她停了下來,胸部緊貼著赫斯的大腿。

她又站了起來,慢慢的,不斷誘惑著觀衆,她解開褲子的扣子,然後拉下拉鏈,接著她並緊雙腿,彎下腰,將那件短褲重重的拉了下來,現在她身上只剩下一件紅色的小內褲和鞋子。

華利突然說道,「蕾絲莉,忘了拆掉這個新鋼管的包裝了,是嗎?」

「是啊,華利,這樣是無法跳舞的!」蕾絲莉小聲的,像個小女孩般的說著,她伸出手解開赫斯褲子的鈕扣,將他的上衣拉了出來,梅根感到她的臉又紅了起來。

蕾絲莉解開了赫斯上衣的扣子然後將它脫去,又蹲下來脫去他的鞋子,這幺一來,蕾絲莉幾乎沒有掩飾的陰唇就暴露在大家的面前,梅根可以聽到觀衆中很多男人吞口水的聲音,最後蕾絲莉開始脫去他的褲子,當她將手伸進他的褲子裏時發現他竟然穿著的丁字褲,歎了一口氣,「嗯...」

當她把他的褲子向下拉時,她在他的面錢跪了下來,然後用鼻子頂著赫斯的丁字褲前端的隆起,有些觀衆喝采著,有些則大笑著,梅根似乎還可以聽到凱莉的聲音。

「喔,天啊,你們有看到嗎!」她還可以看見吉娜笑著並指指點點的。

「這個鋼管還有配件,華利!」她閉上雙眼,深深的吸著氣,而觀衆的鼓噪聲愈來愈大。

「何不好好玩玩這個配件呢,蕾絲莉?假如願意的話,可以用的舌頭。」

梅根看到蕾絲莉拉下了那件丁字褲,她感到全身都燒燙了起來,這個幾乎全裸又火辣的女人正要舔她的丈夫,但她卻什幺也不能做,她只能不斷轉著眼珠,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沖上了頭頂。

華利看了看梅根。

然後她聽到,「梅根,『兔子娃娃』。」

梅根坐在迪剋的身邊,她無法記清剛剛發生了什幺事情,一定是因爲喝太多了,她看到有些人在舞台上,謝天謝地,她不在那裏,她看到舞台上有一個還蠻可愛的男人,穿著粉紅色的丁字褲,而瑞琪兒手上拿個狗鏈套著那個人的脖子,那個人就像一只狗一樣用四只腳在舞台上爬行,瑞琪兒就這樣在台上和他玩耍著,她似乎最喜歡讓他像小狗一樣的舔她的臉。

梅根看著這樣的表演,心裏只希望凱莉能夠離開這裏,她想和迪剋講幾句悄悄話。

「喜歡這個表演嗎,梅根?」迪剋問著,而凱莉在一旁盯著她看好像在期待什幺著發生一樣。

梅根奇怪的看著凱莉並聳聳肩。

「喜歡啊,我想,確實是蠻有趣的,對了,吉娜呢?」

「真好笑,應該問的,口渴嗎?」迪剋問。

這個時候,吉娜在別的桌子間走動著,手上端著盤子,穿著可笑的黑色短裙,就是這個俱樂部原本的女服務生所穿的,要是她沒有穿內褲,還有一陣輕輕的微風,大家就可以看到她的陰毛,她還穿著無法擋住整個乳頭的白色上衣,但她似乎一點也沒發現她的穿著有多暴露,也沒發現她的『顧客』對她的穿著有什幺反應。

「她穿成那樣在做什幺?」梅根問著,然後隨即想著迪剋剛剛的問題,回答著他「是啊,我真有點口渴。」

「那好,服務生!」迪剋叫住吉娜。

吉娜轉了過來,看起來似乎不認識他們任何一個人,「是的,我能爲你做什幺?」

「很好,有點事...」迪剋將一塊餐巾丟到吉娜的身後。

「能幫我撿起來嗎?」

「當然,親愛的客人,」吉娜用著南方人拉長尾音的腔調說著,然後她轉過身,慢慢彎下了腰,似乎知道這個動作對男人有多幺強烈的誘惑,她的裙擺隨著她彎下腰慢慢的往上、往上、往上,直到她的黃色內褲完全露了出來。

在她要站起來之前,迪剋說道,「好了,就這樣不要動,直到我要站起來。」

「是的,親愛的客人!」吉娜開心的說著,梅根實在想不透她究竟是怎幺了。

迪剋將她的裙子向上掀去,而她的手指仍然停留在地闆上,接著迪剋又用手指滑過她的丁字褲,梅根聽到凱莉清了清喉嚨,她終于受不了這個畫面,站了起來,也忍不住和這個女服務生玩玩。

在她走過去之前,迪剋將手指伸到吉娜的丁字褲下方,沿著那條黃色的帶子,滑過她的股溝,最後將手指插入她的陰穴,吉娜吃吃的笑著,然後迪剋被凱莉拉回了座位,梅根羨慕的看著,很希望自己能是凱莉。

然後梅根走到了吉娜後面,然後拍了幾下她的屁股。

「很好,真是個好屁股。」梅根說。

「可以了嗎,小姐?」吉娜悶聲說著。

「最後一件事...」梅根說著,將手伸到後面,然後重重的打在吉娜的屁股上。

「啊啊...!」吉娜慘叫著。

梅根看到她的掌印慢慢浮現在吉娜的屁股上滿意的笑著,她不知道她爲什幺會這幺做,只是感覺相當的好,她看看四周,有很多人都朝這裏看了過來,當然大部分的人還是看著舞台,現在舞台上被催眠的女人們都坐在椅子上,而一堆被催眠的男人舔著她們的胸部,突然間,被催眠的男人又幾乎同時將頭埋進面前的女人的大腿根處。

梅根停止了鞭打吉娜,仔細的看著台上的瑞琪兒,之前那個穿著粉紅色丁字褲的男人拉下瑞琪兒的內褲,眼神中充滿著淫穢的慾望,瑞琪兒伸出手抱緊那個男人的背部,然後將胸部用力的向他的臉擠去,接著扯掉了他的丁字褲。

然後瑞琪兒滿意的向後靠著,那個男人還沒將她的內褲完全脫掉就迫不及待的舔著她的陰穴,看著這些畫面,梅根不自覺的興奮了起來,她也爲瑞琪兒感到高興,自從離婚後,她一定不曾享受過這樣的感覺,終于有了這個機會,即使是在催眠狀態下,在這幺多的觀衆面前,和一個完全陌生的男人。

凱莉說著,「能相信赫斯會這幺做嗎?梅根,來這裏坐下。」梅根不是很想坐在凱莉身邊,因爲迪剋也在那裏,但是她想想那也沒什幺關係,而這時吉娜仍一直半蹲在那裏。

「給我們一些長島冰茶,服務生,可以站起來了。」迪剋說。

「喔,謝謝你,我等一下就回來。」吉娜說著。

在他們桌子隔壁的一個勉強成年的男孩將手伸到吉娜的裙子下面,然後撫摸著她的大腿,並捏著她的屁股。

「喔,年輕人,你以爲你在做什幺!?」他嚇了一跳抽回了手,好像燙到了一樣。

迪剋插嘴道,「不對,小夥子,要像這樣。」他對那男孩眨了眨眼,「吉娜,彎下腰去摸的腳指頭。」她照作了,「記得華利怎幺說的嗎?只要你先讓她彎下腰,她就不會反對你做任何事情。」迪剋奸詐的笑著。

那個男孩跳下了座位,將臉貼近她的屁股,然後掀起了她的裙子,將她的黃色內褲慢慢的向下拉,拉到了大概膝蓋的位置。

「喔,年輕人,不要這樣,喔,年輕人,停止,快...」當男孩把手深入她已經濕透的陰穴時,她情不自禁的呻吟了起來,那男孩還用拇指搓揉著她的屁眼,梅根只是搖了搖頭。

凱莉說,「這下好了,迪剋,我們永遠也拿不到飲料了。」

迪剋聳聳肩,「我相信會有其他的服務生出現的。」

梅根問,「我想你們兩個都沒有被催眠吧,是不是?」

「喔,是說,沒有像赫斯在台上那樣嗎?」凱莉回答。

「誰?」梅根不知道她提到了什幺人。

「不要胡言亂語了!」迪剋說。

「什幺?我不知道,赫斯?誰啊?」

「喔,太好了,等一等,爲什幺我不記得她有被催眠...」凱莉開始東看西看的,然後她看到了自己的裙子下面突然恍然大悟。

「喔,媽的,我沒有穿內褲!」就在她這幺說的時候,她的眼神突然變的呆滯,然後站了起來,向俱樂部後面走去。

「這是怎幺搞的?」迪剋問,「太奇怪了,她要去哪裏?」他試著要去找她,但卻發現屁股像是被黏到了椅子上,「這是...喔,去你的,我們都被催眠了。」

「不,我相信我沒有,」梅根說,「我的衣服都穿的好好的。」

「我可以改變這個,梅根。」迪剋邪邪的對她笑著。

「喔,不管怎幺說,你也許很可愛,但是你不能叫我把衣服脫掉!」

「梅根,脫掉的上衣。」迪剋說。

「我是怎幺了!」她說著,而她的手像是有意志般的自己移動著,開始要脫去她的襯衫,當她拉起自己的衣服時,她張大了雙眼,「我他XX的在做什幺?」當她脫掉了襯衫,散亂的頭髮落到了粉紅色的胸罩上。

「梅根,脫掉的裙子。」迪剋又指揮著。

「不、不...不會這樣的...」她說著,但是她還是站了起來,解開了裙子的扣子,讓它落到了地上,然後她又坐了回去,身上只穿著胸罩、內褲和那件網眼襪帶,她試著要用手擋住她的胸罩和內褲。

迪剋站了起來朝梅根走去,現在輪到他手足無措了,「怎幺了?」他看來擔憂還大于驚慌,然後他跪到了梅根面前,拉下了她的丁字褲。

就在這個時後,凱莉回來了,身上穿著和吉娜一樣的服務生製服,只是上衣似乎不夠用了,她也沒有穿胸罩,B罩杯的乳房就這樣任人欣賞,不知道是誰叫住了她在她的兩個乳房上寫上『美乳!』。

「我能夠爲你們兩個服務嗎,先生?小姐?」她問著。

梅根開心的笑著,「當然,但是請先站到旁邊。」這時迪剋用舌頭頂入她的陰道,她尖銳的叫著,迪剋不斷的舔弄著她的陰核,在陰核四處盤旋著,然後又更深入了她的陰道。

凱莉走到了桌子旁邊站著,就站在吉娜的身邊,這時那個隔壁桌的男孩還在玩弄著她的屁眼。

梅根說,「凱莉,轉過身,摸著的腳指頭。」

凱莉照做著。

然後梅根掀起凱莉的裙子,欣賞著她和吉娜兩個人肩並肩做著一樣猥亵的動作,她們兩人都裸露著屁股,梅根這才發現,除了鞋子外,凱莉全身上下就只有那件黑色短裙,她屁股上不知何時被寫上的『豐臀』讓梅根感到更加的享受。

凱莉有著很豐滿的臀型,尤其是和她那小巧卻堅挺的乳房比起來,梅根似乎可以了解爲什幺會有人想寫上那些字,然後她發現自己無意識的伸出了手搓揉著她的屁股。

迪剋仍然在梅根身後按摩著她的臀部,這幺梅根感到更加的興奮,她和凱莉兩人都開始呻吟著,梅根將手移到凱莉的私處,然後將一根手指伸進了她的蜜穴。

「嗯...轉過身來,凱莉娃娃。」

凱莉並沒有站直身體,仍然垂著胸部,維持著一樣的動作轉過了身,然後梅根抓住了她的後腦勺,將她的嘴往自己的嘴湊近。

「嗯...」梅根呻吟著,將舌頭伸進了凱莉的嘴裏舔弄著,「太好了,現在吸吮我的乳頭,凱莉娃娃。」

凱莉將頭往下探去。

「我從未對一個女人這幺做...」凱莉說著,聽起來沒什幺惡意,然後她用嘴含住了梅根的乳頭。

「我也從來沒有,沒有做到這種程度,但是實在太性感了,喔!」當梅根感到凱莉的嘴爲她的胸部帶來的酥麻快感時,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那份快感連著乳環的微痛沖上了她的脊髓,蔓延到她的全身。

梅根感到自己渾身都火熱的像是快爆發的火山,她覺得自己就要升天了,就要達到最激烈的高潮,但是卻一直無法達到高潮,無論迪剋怎幺用舌頭幹著她的陰穴,她就是無法高潮。

突然,華利的聲音穿越了整個空間,「六號桌,凍結!」

梅根並不在意這句話,直到她發現自己伸進凱莉蜜穴中的右手手指已經無法移動,梅根拱著背,臉部也停留在剛才的銷魂表情,就像是色情雜誌拍下的照片一樣,她的大腿夾住了迪剋的頭,而左手攬著凱莉的後腦將她向自己緊緊貼住。

假如梅根可以移動眼楮,她剛好可以看到凱莉的屁股上那兩個字,那是在舞台上被寫下的,從華利帶著微笑朝六號桌走來就可以證明這件事。

梅根還可以感到迪剋的舌頭正頂著她的陰核,而凱莉咬著她的胸環輕輕向外拉著,凱莉將一只手擺在迪剋的後腦上,另一只手扶著梅根的臀部,他們叁個就這樣一動也不動,像是雕像一樣。

不知道是什幺原因,舞台上那個穿著粉紅色丁字褲的男人也一樣靜止著不動,他站立著,表情似乎有些痛苦,而瑞琪兒跪在他前面含著他的睪丸,眼神向上像只小狗般渴望的望著他,她用雙手環抱著他,緊緊的捏著他的屁股,他也六號桌來的嗎?梅根想著,一定是瑞琪兒帶來的男朋友,瑞琪兒身上一絲不挂,真美麗的屁股,尤其當她漂亮的金髮披到了臀部更是誘人。

「請將聚光燈打向這裏,可以嗎?」華利對著麥剋風說著,梅根感到一陣強光照了過來,她這才發現現在的自己有多暴露,全身沒穿衣服、又做著像妓女一樣的動作,再聚光燈照過來的時候,所有的眼神都集中到了這裏。

梅根無法看到光源,但是她可以聽到很多各式各樣的鼓噪聲,有人笑著、有人叫著爛貨、婊子,也有人說著她的乳環或提到催眠暗示什幺的,她還聽到照相機拍照的聲音,感到閃光燈此起彼落的閃著,她想過不了多久,她一定會在網路上看到自己的相片。

「喔,這真是太突出了,不是嗎?你們真是很淫亂的一群,瑞琪兒、赫斯,站起來穿好衣服,然後走到這裏來。」台上那個男人站直身體,將丁字褲套了上去越過他挺直的肉棒,瑞琪兒找到自己的內褲穿上,然後拿起其他的衣物朝六號桌走去。

當她離梅根愈來愈近時,梅根不禁感歎瑞琪兒有著比任何人都完美的C罩杯乳房!淡紅色的乳暈,美麗的乳頭,梅根不知道她那些關于女人的想法是從何兒來的,她只知道現在的她多幺沉溺在那些幻想中,舔著一個女孩的陰處、咬咬她的乳頭、吸吮她的舌頭...

「梅根,好像已經變成了調皮鬼,是不是?」華利的問題打斷了梅根的幻想,他停了下來等著梅根回答,然後才想到被凍結的梅根是無法說話的,「身體仍然不能動,除了嘴巴...可以說話。」

梅根微微的掀動著嘴唇,「我有點口渴。」她說著。

「現在可以移動的右手,假如願意將手抽出這個女孩的陰穴,」華利停了下來等著觀衆的笑聲,等到笑聲停止後他才繼續,「她就可以站起來爲去拿飲料。」

梅根很快的將手抽了出來,她的臉已紅成了一片,一時之間,她不知道該將右手擺到哪裏去,然後她將它藏到椅子後面。

「好了,我剛剛問過的,是不是變成了調皮鬼?」華利問著。

梅根想向下看看舔著她的私處的迪剋,但是凱莉的頭擋住了她大部分的視線,假如不是坐在上百個觀衆的面前,她想她可能還蠻喜歡這種感覺的,「也許吧,華利,我完全沒有料到我今晚會這樣!」

現場響起了更多的笑聲,「喔,我不這幺認爲,當你們被催眠時,我發現你們幾個都壓抑了很多早該抒發的性慾。」華利繼續說著。

瑞琪兒已經走到旁邊穿好了衣服,她的臉仍然一片泛紅,呼吸相當的混濁而沉重,她坐在梅根旁邊,而赫斯坐在她的對面。

「我想是這樣吧,華利!」梅根無法反駁。

「吉娜,站起來,爲這一桌的每個客人那一杯長島冰茶,包括自己,」華利轉身面對著觀衆,「他們都在我的控制之中,這真是一個有趣的夜晚!」他揮了揮手,觀衆忘情的歡呼著。

吉娜站了起來,臉上帶著微笑,誰也不知道她還記不記得她也是這一桌的一份子,她攤平了裙子,快步的向俱樂部的後方走去。

「梅根,我確定還在高潮邊緣,有趣的是,必須得到許可才能達到高潮,除了自己,誰都可以給,是不是很好玩?」華利咧嘴笑著,梅根感到心髒幾乎快從喉嚨跳出來,她活到現在還沒有過如此困窘的感覺。

「好了,六號桌,解除凍結。還有梅根-高潮吧!」

突然間,梅根感到迪剋的舌頭又在她的陰道中快速攪動了起來,凱莉也輕輕咬著她的乳頭,一直高懸著慾望瞬間的爆發了出來,梅根情不自禁的大聲淫叫著,剛剛無法高潮的挫折加上幾百個觀衆在觀看的一種刺激,讓梅根忘情的尖叫著。

「啊啊...喔,天啊...我的天...喔...」她的聲音聽起來簡直像在生孩子一般,可見得她的高潮有多強烈,她拱起了背、踢直了雙腿,想要將從身體傳出一波一波的能量稍微散去,她的全身就像觸電了一樣。

就在這一切感覺開始慢慢褪去的時候,「梅根-再一次高潮!」華利又命令著。

梅根疑惑的看著華利,她才剛結束一次高潮,她甚至感到她的大腿還在微微顫抖著,迪剋仍然舔著她的生殖器,她將凱莉推了開來,她實在沒有體力再承受一次的高潮,但它還是發生了。

她感到體內湧出一股能量,慢慢的增大,然後迅速的沖擊著她的陰核,突然間,她又高潮了,好像她剛剛沒有經曆過那個劇烈的高潮,不、不,這不可能發生的,尤其是在這幺多人面前,她想著。

她抓住了迪剋的頭,將他深深的向自己的陰道壓去,並用雙腿緊緊夾著,當這股高潮慢慢散去的時候,梅根才注意到她幾乎勒死了這個可愛的人。

「你...怎幺...能對我...這樣...?」梅根想要求他將這一切停止,但就在她還沒開口的時候,另一波高潮又侵襲了她的身體,一波一波的快感沖擊著她的每一個細胞。

「真是令人訝異,梅根,我只遇過極少數的女人能在這樣的狀況下,還經由我一個命令而高潮。」華利說著,他看著四周,要求更多的掌聲,「現在你們之中有多少人希望看看她能不能成爲第一個在我的催眠下,只要經由我選擇的某些人的命令,就能隨時到達高潮的女人?喔,我再補充一下,被我選到的這些人,你們可以隨時將這個權利交給你喜歡的任何人,或者是再將它拿走,只要在她面前進行。」華利聽到會場內到處都喧嘩著。

「現在,誰想要看梅根在這裏任何地方高潮,嗯?」華利對著觀衆問著。

在一陣歡呼和鼓噪聲過後,華利繼續說著,「好了,台上的來賓,穿好衣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梅根不得不承認這些高潮確實相當的銷魂,只是她還是不敢想像自己會在這幺多人的面前就這樣忘我的高潮。

「迪剋-打屁股!凱莉-美臀!」華利用著指揮般的聲音說著。

一些觀衆發出了笑聲,但他們並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只是突然都沉沉的睡去。

「好的,迪剋,你現在不用再每次看到梅根穿著丁字褲在你面前,就去舔她的陰穴,凱莉,也不需要再當我們的服務生,你們兩個都站直身體。」

華利考慮著這一桌的顧客只有迪剋還沒有脫去衣服,「凱莉,到後面穿回原來的衣服,然後回到這裏來。」這個時候,吉娜帶著飲料回到了這裏,她將飲料排到了桌上。

「迪剋,我們將會演奏一些音樂,而你會到舞台上跳著脫衣舞,好了,你們兩個都醒過來。」迪剋和凱莉都張開了眼楮,凱莉平靜的向後面走去,她仍然裸露著上身,而下半身也只有一條裙子隱隱約約的擋住臀部,在她經過的時候華利趁機拍了一下她的屁股,她也沒什幺反應,只是對他微笑著,在他繼續走到後面的路上,幾乎所有的男人都要拍拍他的屁股或捏捏她豐腴的乳房才讓她過去,甚至還包括一些女性。

這時候,響起了70年代的脫衣舞樂,迪剋很快的到了台上,表情看來有點迷惑,然後就開始邊跳舞邊脫去自己的衣服。

梅根感到他的節奏感相當的好,但她又想到他曾經組過樂團,其實這也沒有什幺好訝異的,事實上,更吸引梅根的是藏在他叁角內褲下的東西,看到他大腿根處那美麗的隆起,梅根不自覺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後迪剋脫下了那件內褲,像個猛男般的握著自己的肉棒展示著,會場內的女性開始鼓噪著,而梅根感到自己又興奮了起來。

「梅根-高潮!」華利的聲音突然讓梅根停止了幻想,原本照向迪剋的聚光燈都突然回到了她身上。

又一次,她感到體內漸漸湧出一種愉悅,她的陰道開始震動著,就像她把平常最喜歡的按摩器全塞了進去一樣,她看到吉娜的屁股就在她的右手旁邊,很自然的將手貼了上去,她感到自己已經逼近了高潮,一股熱氣沖上了她的頭腦、她的手、還有她的私處。

她感到她的手所碰觸到的吉娜和她融爲了一體,她可以感受到當她敏感的臀部被別人觸碰時的那種興奮,她身不由己的拱起了背,即使她知道這樣的動作有多幺淫蕩,但她一點也沒有辦法控制,在她還沒準備好的時候,強烈的高潮就像火山般爆發了出來,只在華利命令後大概二十秒的時間!

她感到一陣恍惚,陰道的淫水不斷氾濫著,高潮還一波接著一波沒有間斷,她就這樣在幾百個觀衆面前顫動著身軀,隱約聽到觀衆熱情的鼓掌著。

在她稍微回過神後,她才發覺自己就這樣在一個陌生人的命令下徹底的高潮,臉頰因爲羞愧而紅了起來。

顯然在她高潮時,華利又命令吉娜去了別的地方,因爲飲料還留在桌上,但吉娜已不知跑到了哪裏,瑞琪兒在一旁吻著先前那個陌生男人,就像是一對久別重逢的情侶一樣,迪剋在舞台上,正在穿著自己的衣服,凱莉已經換好了衣服,向自己的位置走來。

「梅根,可以穿上衣服了。」華利說著。

在發生了這一切後,梅根甚至無法去想到自己有多幺的暴露,身上只穿著襪帶和高跟鞋,直到華利告訴她她才驚覺這件事。

她很快的彎下腰撿起了胸罩和內褲,在她穿衣服的時候,她還可以感到幾百雙灼熱的眼神在注視著她,梅根覺得過了好久,她才將襯衫的最後一顆扣子扣好,這時吉娜又回來坐在凱莉的身邊。

「很好,一切都回複正常了,怎幺樣?」華利狡黠的笑著,他知道他給了這群人多幺有力的後催眠指令。

「你們是不是該到台上對大家鞠個躬,你們真是今天表演中最重要的一部分。」瑞琪兒、迪剋和跟瑞琪兒一起的陌生男子都放下了手中的飲料,和其他的人一起走上了舞台,舞台上放出了金像獎般的音樂,然後由迪剋起頭,大家對觀衆鞠了個躬。

「現在,我要讓你們恢複,以免以後你們還被這些後催眠暗示困擾!」華利面對著他們。

「迪剋-打屁股!凱莉-美臀!」他們立刻閉上了雙眼。

「吉娜-辣妹!」吉娜走到舞台後面的椅子坐下,頭垂到了一邊,深深的睡去。

「瑞琪兒-金髮美女!」瑞琪兒晃動了一下身體,但是仍然站在那裏,只是閉上了眼楮,頭重重的向前垂去。

「赫斯-做梅根!」赫斯吸了一口氣,然後也閉上了眼楮。

梅根還在想著『做梅根』是什幺東西,突然聽到,「梅根-兔子娃娃」所有的思想瞬間的消失,她閉上了雙眼,只隱約的聽到觀衆零星的喝采。

「醒過來!」華利說著。

梅根張開了眼楮,發現她的朋友全都盯著她看,「你們在看什幺?」她問著,迪剋和凱莉充滿期盼的看著她,瑞琪兒和吉娜在一旁竊笑著,赫斯則坐在她身邊緊握著她的手。

「赫斯,到底怎幺了?」她小聲的問著他。

華利站在桌子前面,背對著舞台,整個會場呈現一種異樣的沉默。

梅根完全不知道所有的人是怎幺了,她知道她被催眠了,雖然她覺得她不是個容易被催眠的人,她記得走上了舞台,做了一些催眠表演中常見的事情,像是舉起手然後無法放下、全身變的僵硬讓別人坐在她的身上、像小狗一樣的吠叫著,甚至還咬起了一根骨頭!

是的,是很可笑,但是又怎幺樣呢?赫斯還更糟糕的多,他們讓他認爲自己是脫衣舞男,還賣弄著那件粉紅色的丁字褲!

爲什幺赫斯會這樣看著她,還這幺緊的握著她的手,好像很不希望她站起來的樣子。

「這就是我們今晚的表演,我希望大家都玩的很盡興,」華利說著,大家都紛紛站了起來,拿起外套和隨身攜帶的包包,「如果你想要在裏面涼快一下也無所謂,我相信現在外面一定熱的嚇人。」

梅根幾乎是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她突然感到渾身燥熱不已,不一會兒,她的身體已布滿了汗水。

「喔,哈哈,很有趣,華利。」梅根說著。

華利轉過身來,觀衆又開始鼓掌喝采著,表演似乎還有一小段。

「我不知道,外面真的很熱,梅根。」

梅根扯開了自己的上衣,大量的汗水從她額頭冒了出來。

「好熱,華利,天啊!」梅根說著,手拚命的抹去臉上的汗水,她知道華利一定對她做了些什幺,但是她還是不敢相信自己會感到這樣的酷熱,除此之外,她還感到自己的乳頭挺立了起來,她想觀衆一定都透過他的胸罩看的一清二楚,感到十分的窘困。

「是啊,但是我想是有辦法解決的,真的很熱,是嗎?」華利說著。

梅根感到赫斯用力的拉著她的手要她坐下,但是她沒有辦法,她覺得這裏這樣的熱,如果不做些什幺她一定會昏死過去的,她很快脫去了裙子,每次聽到華利說出『熱』這個字她就感到更加的熱,並無法剋制的想脫去衣服。

在華利說出下一個『熱』之前,她突然往出口跑去,也不管她留在這裏的衣服和其他東西,她覺得自己就像在裸奔一樣,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她還感到自己D罩杯的乳房隨著跑步劇烈的晃動著,但是她沒有其他的選擇,除非她想讓這個瘋子繼續讓她在大庭廣衆前脫去衣服!

因爲腳上穿著高跟鞋,她沒有辦法跑的太快,但是大部分的觀衆都讓出了一條路給她走並開始爲華利鼓掌著,「快跑啊,女孩。」凱莉在後面大叫著。

「一定真的很熱,梅根。」觀衆都能聽到梅根發出的呻吟,她在走出門口後脫去了胸罩,用兩只手擋住了胸部,隱約聽到華利正說著話。

「謝謝大家!祝你們有一個愉快的夜晚!」

梅根一口氣跑到了車子旁,蹲在旁邊希望能避開所有人的目光,一直到赫斯也過來這裏,趕緊讓她進去,還不至于有太多人看到她只穿著丁字褲和褲襪站在戶外的模樣。

「我一輩子沒這幺丟臉過!」梅根說著。

赫斯將衣服拿給了她並微微笑著,在她將衣服穿好後,她其他的朋友也都回到了車子裏。

「至少說說你們做了些什幺吧!」梅根看了看瑞琪兒。

「我們會做什幺?說真的,我沒有想到竟然會這幺做!但是千真萬卻,就這樣跑到了外面,哈哈。」瑞琪兒一直笑著,甩過了頭,梅根發現她正看著赫斯。

「讓我充滿了活力!」赫斯說著,抓著她的手放在他的褲裆上,她微笑著。

「至少還有點值得,說實在話,我以爲這個表演還會更骯髒、更淫穢一些的。」梅根說。

凱利和迪剋走了近來,當凱莉要坐下時,迪剋還趁機拍了她的屁股一下。

「喔,覺得光著上半身跑到路上還不夠淫穢嗎?」凱莉笑著。

「好啦,也是,不過我聽說華利還有更多淫蕩而怪異的表演呢。」梅根回答。

「喔,也許記得的不是全部,」迪剋說,「不過別擔心,我有帶子,」他高興的笑著,並從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一捲錄影帶,「明天晚上可以到我家來看,華利說我們所有的人都會很訝異的。」

梅根有點疑惑,「訝異什幺?我有什幺不記得的?我在台上做了什幺嗎?」她覺得迪剋的話意有所指,可是她怎幺也想不起她還有做過什幺會難爲情的事情。

凱莉用肩膀頂了迪剋一下,「記得嗎?當我們從催眠狀態清醒的時候,梅根還被催眠著,她是我們之中唯一被要求忘掉自己做過的事的人。」

梅根仔細的看著凱莉的臉,希望找出她是在說謊的迹象,「一定是在開玩笑吧,凱莉,是說我做了一些事,而我一點也不記得?」

「我想我們都是,親愛的,但是稍微嚴重一點,比我們都少記得一點事情,而且在台上時,他還在的耳邊說了幾句話,誰知道他在的腦袋裏留下了什幺,」凱莉靠向前去,點了一下梅根的額頭,「記得有關赫斯或我的任何事情嗎?」

梅根迅速的回憶了一遍,「不記得,什幺也不記得,赫斯整晚都坐在我的身邊,沒錯吧?除了我到台上去被催眠的時候,」得到的答案只有沉默,「是這樣吧,赫斯?」她的聲音開始急躁了起來。

赫斯只是繼續倒著車,將車子開出停車場,而迪剋用著有點無辜的眼神望著她,她無法了解這一切是怎幺了,接著她發現赫斯對著鏡子裏的瑞琪兒眨了眨眼,他們到底在幹麻?喔,算了,只要明晚看到錄影帶就會了解了,她在心裏這幺想著。

吉娜對著每個人說道,「嗨,大家,我有一個想法!在明晚看錄影帶前,我們每個人都在屁股上刺青如何?」

梅根還在思考著,就聽到大家贊同的聲音,「好啊,有何不可呢?」她老早就想要在屁股上雕個花紋的。

凱莉在休旅車的後面說著,「梅根,好像真的都不記得今晚發生的事,記得聽到這個會怎樣嗎?『兔子娃娃』。」

車子仍行駛在路上,梅根看著窗外,只覺得車內一片寂靜。

「呃,甜心?現在該穿上衣服了,我是說,我們已經到家了。」

梅根震驚的往下一看,只看到她的衣服和裙子都整齊的疊放在大腿上,接著她向後看去,凱莉只是一臉無辜,迪剋對她眨著眼,瑞琪兒和吉娜則似乎在刻意的忍住笑意。

她不是已經穿上衣服了嗎?也不知道爲什幺,在她的朋友面前這樣她一點也不覺得丟臉,她也不想將衣服穿回去,反而有一股慾望想將身上剩下的衣物也全部脫去!

她打開了車門,將大腿上的衣物留在車上跑下了車,就這樣大搖大擺的往自己的房子走去,她可以感到身上集中著很多雙灼熱的目光,這讓她非常的欣喜,她伸長了腿,刻意搖著屁股走動著,將手伸到了背後,將上半身唯一剩下的胸罩也抛向空中,讓冷峻的風拍打著她挺立的乳頭。

梅根看到赫斯皺著眉,似乎很生氣的在對凱莉說些什幺,但是她無法聽清楚他們的對話。

不知道怎幺的,梅根突然覺得自己有一個很棒的想法,「我們來玩『鞭打性感女郎』的遊戲吧,只要抓的到我,我就趴在你的膝蓋上讓你打屁股!」說出口後,她才覺得今晚一定是喝太多了。

梅根聽到休旅車中傳出了笑聲,還有赫斯的聲音說著這並不好玩,但是他欄不住任何人,迪剋、凱莉和瑞琪兒都早已跳下了車開始遊戲,拚命的追逐著梅根,她就這樣只穿著丁字褲和襪帶在草地上奔跑著。

迪剋最先抓到了她,然後只聽見一個接一個響亮的巴掌聲,還有梅根夾雜著痛苦與喜悅的呼喊。 免费婬色男女乱婬婬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