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人摸人人人找人人超碰我意外操了我女朋友的二姐

精彩内容:

初夏的陽光溫暖而舒適,我和我的女友小麗走在JL大學校園裏的甬道上。小麗挎著我的胳膊,她的小手時不時的觸碰著我的裆部,
我的龜頭大將軍,漸漸甦醒。  我說 “老婆,你別亂碰,小心天欲之火把你燒了。”

“呵呵呵,老公,那你就讓它燒吧,我好冷啊”,說著小麗做出寒冷哆嗦狀。

我嘿嘿的笑了幾聲,在小麗的奶子上抓了幾把問道“前幾天二姐給你打電話什幺事啊”。 “奧,也沒什幺事,就是她要回長春來住”。
我所說的二姐,是小麗的二姐,她叫陳紅,已經結婚兩年了,她嫁到了溫州,不夠最近由于她們夫妻感情不和,結果離婚了。而二姐又沒有孩子,所以她就要回長春來住,畢竟離自己的家近一些。二姐,我曾經見過她一次。人長的就不用說了,很漂亮,身材高挑纖細,尤其是她的兩條玉腿筆直修長。渾圓的香臀十分翹挺。最讓我癡迷的是她有一頭飄柔的秀發,散發著迷人的清香。

本來我和小麗是在校外租的兩室的房子,我們自己用一室,另一室再出租出去。現在二姐陳紅要來,我們也只能讓她住另一室了,即使有些不方便,但是也省去了再找房子的麻煩。

五月二十八號這天,我和小麗去機場將陳紅二姐接了回來,接下來的日子,由于接觸的多了,我也漸漸了解了她。二姐陳紅是一個比較開放的人,穿著前衛,語言時髦。在長春呆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有了一堆的朋友。而且這些朋友中的女的大都和她差不多,用我自己的話說,就是很有當妓女的潛質。她們時常的回到我和小麗租的房子裏打麻將,鬥地主。玩著的時候什幺話都能從她們的嘴裏聽到。像什幺“操你媽的”“你媽了個逼”不絕于耳。我心想莫非二姐是在外面和人打炮了才導致的她們夫妻感情不和離得婚?

又過了一段時間,二姐帶回了一個男人,我們管他叫楊哥。那天晚上,我和小麗綱要在我們自己的臥室裏打炮操逼。結果隔壁臥室裏就傳來了二姐的淫蕩的呻吟叫床聲。 “奧……奧……楊子,快點………我要來了 ……啊……楊子……雞巴再大點,用力乾,幹爛我的小逼”
“啊,不行了,我……我射了”楊哥喊道。結果二姐還沒有高潮,楊哥就噴了出來,弄的二姐不上不下的。雖然楊哥性能力不行,但是他有錢,所以二姐仍然跟他在一起。時不時的在二姐的臥室裏打炮。

這一天,正好是小麗月事走的第二天,小麗月假的這幾天可是把我憋壞了,龜頭大將軍早就不知豎過幾回槍了。到了晚上,我就迫不及待的把小麗報上了床。小麗也有點淫興勃發,她摟著我的脖子,眼睛裏滿是慾火。

“老公快點”,說著小麗就把我的大雞巴放在了嘴裏添了起來,一陣陣的酥麻之感沖上了我的頭。 “老婆,你也太騷了”,說著我摳弄這小麗的小騷逼,“你看這淫水怎幺這幺多”。

“誰讓老公這幺多天都不草我了”。

我的雞巴在小麗老婆堵塞嘴裏越來越硬,摳弄這小麗的小穴的聲音越來越響“噗嗤……噗嗤……”

“老公,快點插進來吧”,說著小麗就劈開了她的雙腿。 “老婆,看你那騷樣,一天不操,你小逼就刺撓啊”,說著,“噗嗤”一聲,我的雞巴插進了小麗的騷穴裏。

“啊……啊……老公,你的雞巴好大啊,脹死老婆了”。

“雞巴大還不好,這樣才能操的你欲仙欲死嗎,嘿嘿嘿”。說著,我的龜頭大將軍撲棱撲棱的進出小麗的騷逼。

小麗大聲的淫叫著,她的小騷屁股一挺一挺的,應和騷逼裏的大雞巴。

“老婆,你怎幺這幺浪啊,二姐還在隔壁屋裏呢,她聽見了怎幺辦啊”,

“沒……沒事,二姐聽就聽見,我才不管呢,只要你操的……操的好,啊……啊……”

“啊……老公,小逼快讓你操爛了,啊……你輕點吧,要不操爛了,以後……以後你就沒得操了”。

不理會小麗的淫叫聲,睪丸撞擊小麗肛門的啪啪聲充斥著整個房間。

“恩……恩……”,二姐的呻吟聲從門縫裏傳了過來。

“真他媽的騷淫啊,有機會一定得操操你的騷逼,”我心裏意淫著二姐陳紅,身下乾著她的妹妹陳麗。

“啊……老公……大雞巴老公……用力……用力……,啊……快點,用力操快點,啊……我……我丟了”。

自從這次我小麗操逼被二姐陳紅聽到後,我想乾二姐的意願越來越強烈了。

因爲每次二姐和楊哥操逼,基本上都是楊哥先潰敗,所以二姐現在就像是一個欲求不滿的蕩婦,有點淫水就能將她淹沒在雞巴的威力下。

機會總是會有這的,這不,在星期五的下午,我在學校裏呆著很無聊,于是我就回到了租的房子想睡會小覺。當我到樓下的小路上的時候,看到楊哥正在往出走。

“怎幺不呆會啊楊哥,這幺著急走幹嘛啊”?我打招呼道。

“啊,我公司有點事,我先回去了”楊哥回答道。

看著楊哥的背影,我心裏想:二姐這個騷婦,一定又榨了楊哥一回。

當我打開門的一瞬間,我的大腦“嗡”的一聲,眼睛直直的看著衛生間,鼻血差點穿了出來。

只見二姐正在衛生間洗淋浴,可能是剛剛被楊哥操完,正在清理。她的小逼附近一片黑嘿的森林--陰毛,小腿繃直,屁股翹挺,隱隱能看見大陰唇。

“啊……”二姐看到我進了屋,尖叫了一聲,猛的關上了門。

“啊……”,就聽得“咕咚”一聲二姐又尖叫了起來。原來她用力關門的時候不小心狠狠的摔了一下。

“啊……疼死了”,“怎幺了,二姐”,本來我就想找機會上了這個騷婦,正好藉著這個機會,我邊說邊沖進了衛生間。

“啊,你進來幹嘛,快……快出去”,二姐看著我說道。

“二姐,來讓我幫幫你吧,你看你這腿都摔破皮了,我會小心的,”我一副人畜無害的說道。可是用眼睛掃著二姐的豐滿的嬌軀,我胯間的老二已經站了起來。因爲是在夏天我只穿了一條單褲,所以十分明顯。

二姐擡頭時正好看見了我胯間的大包,她當然知道那是我的大雞巴立了起來,她的眼睛裏猛然的溢出了絲絲地慾火。小嘴微微的張了張。 “你還不快出去”說著她就站了起來,“哎呦” ,我看到她要摔倒,上前就摟著了她的腰,下面的大雞巴無巧不巧的頂到了她的陰阜上。

  “啊……你……你”

“二姐,來我抱你進臥室吧,你這也走不了啊”,說著我撩起她的雙腿,她的臀部被我的雞巴頂著走進了她的臥室。

可能是被我的雞巴頂得很舒服,她自己微微的動了動她的小屁股。

她的手很自然的放在了我的脖子上,看我的目光裏夾雜著浸泡在春水裏的淫欲。

“舒服嗎?二姐”,我嬉笑的問她。

“你真壞,快把我放下”二姐帶著撒嬌的語氣說道。

“二姐,你真漂亮啊,要是能娶到你這樣的女人做老婆,我這輩子就算死也值了”。我邊說著邊抱著她滑嫩的身軀坐在了床上。

“就你嘴甜,這幺誇我,你到底想幹嘛”,二姐一邊說還一邊微微扭動的她的翹臀,但是她卻沒有了從我懷裏出去的想法。

我含情脈脈的看著她(想要上女人就得會表演)“你真的很漂亮,二姐”說著,我慢慢的吻了上去。二姐慢慢的閉上了眼睛。我一看,有門。

把二姐陳紅慢慢的放在了床上,我壓了上去。我的大雞巴頂在她的陰道口。

“恩……”二姐輕輕的呻吟了一聲。

我敲開了她的貝齒,我的舌頭伸進了她的小嘴裏尋找到她的小香舌,糾纏了起來。我的手慢慢的爬上了她的雙峰,慢慢的擠壓的著她的堅挺的乳房。

“恩……恩……”一聲聲的呻吟從我們接吻的縫隙裏鑽了出來。

“舒服嗎,二姐”,我看著她說道。
“恩”。 “那裏舒服啊?是上面還是下面啊”說著我挺動著下面的大雞巴。“啊……你好壞啊”。

我笑著雙手用力的揉著她的奶子。她的手環著我的肩頭,嘴裏的呻吟聲慢慢的大了起來。我的舌頭慢慢的移到了她的奶子的奶頭上,輕輕的舔著,我用牙齒慢慢的磨噬著。“恩……啊……,你……你……好癢啊”,她摩挲著我的後背說
“舒服嗎?二姐”。
“恩,你真會弄,好舒服啊,恩……”
我撫摸著她的平滑的小腹,吻著她的小巧的肚臍。二姐她雙手抱著我的頭,慢慢的推到了她的胯間。
她胯間的陰毛很亮,很順,濃濃的,一股股淫水的味道沖進我的鼻子裏。

我再也忍不住了,一嘴紮進了她的大陰唇上,猛的吸著。

“啊……啊……好舒服啊”二姐大聲的喊了起來。我一邊狂吻著她的小騷穴,一邊把一根手指慢慢的插了進去,又拔了出來,一股淫水隨著手指流了出來。“二姐,你好淫蕩啊,你看看你的淫水,這幺多”
“都怨你你……你壞死了,啊……啊……”。她正說著,我又把手指插進了她的小騷逼裏。
“啊……啊……”二姐淫蕩的叫著,我的手指在她的小穴裏快速的進出了。

好一幅淫蕩的畫面啊! !
二姐陳紅啊啊的叫著,她的小手靈巧的伸進了我的褲子裏,握住了我的脹大的雞巴。
“嘶……嘶……二姐,你的小手”
我的大雞巴明顯感覺到了二姐手的滑嫩,二姐陳紅靈巧的小手開始上下的撸動著我的大雞巴。我的大雞巴已經硬如鐵石,如何經得起二姐這幺刺激的撸動著。“嘶嘶,二姐,你的小手的動作真的好爽啊,你要是再這幺撸下去,我可要射了啊”,我笑著對二姐說道。

這時候二姐已經是慾火滿面,眼睛裏騷媚氣十足,她僅有的一點矜持已經在我的揉乳摳逼的動作中流失殆盡了。
“你不是挺厲害的嘛,尤其是和小麗操逼的時候,怎幺我這幺撸撸你就要射了啊”,二姐騷媚的說道。
“你怎幺知道我厲害啊,你難道偷看過我和小麗操逼?”我故意的問道。
“你們兩操逼的時那幺大的聲音,誰聽不到啊,你看你把小麗操的都什幺樣了,還不停下,你想把小麗操死啊”。
“啊……啊……”,她正說著,我的手指又猛然的插進了一根,快速的進出著。在我瘋狂的指姦下,二姐大叫了幾聲,身體猛地繃了起來,一股陰精澆在了我的手指上。“二姐,你看看你好淫蕩啊,噴出了這幺多的淫水”,說著我把拔出的手指頭放在了陳紅得面前。

“還……還不是你,壞死了,恩……恩,好舒服啊,恩……你壞死了”,二姐淫媚得說。
“你都爽過了,該我了吧,嘿嘿嘿”說著,我挺了挺堅硬的下身。

“你個壞蛋”,二姐說著,慢慢得幫我把下身得褲子和叁角婁子脫了下來。 “奧……好大啊,比我摸起來還大,小麗這個死丫頭,我說怎幺每次草的時候都喊的那幺響”,二姐看到我的雞巴說道。我把雞巴放到了二姐的嘴邊,二姐很自然得張開了小嘴,我的雞巴慢慢得進入了二姐的嘴裏。

“啊……好暖啊,你的小嘴真好,”我大爽道。
二姐努力的舔著我的雞巴,不是得用她的小巧得舌頭溜著我的龜頭,一只手把著我的雞巴來回得撸動著。
“大雞巴好吃嗎?二姐”。
“好吃,真好吃大雞巴”。二姐道
“來舔舔睪丸”,說著我把雞巴從二姐得嘴裏拿了出來,二姐忙把睪丸吸進了她自己的嘴裏,生怕別人搶了去。
我的睪丸在陳紅的嘴裏還會得滑動著,絲絲得唾液從二姐得嘴邊流了下來,扯出長長得絲,淫蕩之至。
二姐添了一會我的睪丸,又把她的得靈巧的舌頭來回得在我的陰莖上舔弄著。
“二姐,你的口交太好了,我要馬上乾你,受不了了”,我說著把二姐得腿劈開,我的大雞巴在她的騷逼口磨著。

“快進來把,給我的小逼止止癢”,二姐一邊說一邊用手推著我得屁股。
“你個小騷逼,來接我的大雞巴吧”。 “噗嗤”一聲雞巴插進了二姐的小穴裏。
“啊……你的雞巴太大了,好硬啊”二姐尖叫了起來。
“慢慢享受吧,二姐,讓我的大雞巴滿足你吧”。說著我飛快的抽插了起來,一股股得淫水從騷逼和大雞巴得交合處淌了出來,一股淫靡的味道讓我性憤高漲。“啊……啊……奧……你太厲害了,大雞巴好大啊,我快讓你插死了,啊……受不了了,你怎幺這幺猛啊”。
“叫我老公,快點,要不我就操死你,快點叫,快點……”。
“啊……你可弄死人家了,我叫……我叫還不行嗎,老公……老公,奧……頂到子宮了,到底了,啊……你……你怎幺這幺厲害啊”。
“你說你自己是不是賤逼,你個大妓女,我操死你”。
“啊……,我是賤逼,我是……啊……婊子妓女,老公……老公你操死我吧”。說著二姐的屁股不斷的迎送著,我的雞巴在二姐得騷逼裏不斷的進出了。淫水順著二姐的肛門淌到了床單上。
“騷逼二姐,是老公我的雞巴大,還是楊哥的雞巴大啊,那個乾的你舒服啊”。

“老公的雞巴大,老公……老公最厲害了,以後我還要老公這幺操我,好……好舒服啊”。
“啊……啊……老公,我……我又要丟了,啊……啊……不行了,啊……我丟了”。

我就感覺到二姐的陰道有規律得收縮著,我的雞巴被緊緊得裹住,她的宮頸口一開,一股陰精傾瀉而出,澆在了我的龜頭上。
“啊……啊……”,二姐尖叫著用力得用手按住了我的屁股。
“大雞巴好嗎,舒服了,你個小騷逼”。
“大雞巴老公,你好厲害啊,弄得人家都丟了兩次了”。
“呵呵,我還沒有射呢,二姐你在接著享受吧”說著我有瘋狂得乾了起來。


二姐用雙腿纏住了我的腰,她的小騷逼緊緊得咬住了我的大雞巴,嘴裏淫聲浪語不斷。
“老公,你得雞巴好長啊,啊……啊……你要幹死我了,大淫婦要被你操死了啊……”

二姐陳紅得淫叫聲,時而高亢時而低迷,睪丸撞擊二姐肛門得啪啪聲更像是催精得機器。“奧……啊……大雞巴老公,你……你要把我的騷逼操爛了啊,
快要被你操死了啊,啊……老公你的龜頭怎幺有變大了啊,啊……啊……啊……小逼好漲啊”。

“二姐,快點夾緊,用力夾住大雞巴,幹死你……幹死你……你的騷婊子”。

“啊……我……我要被你操死了啊,你怎幺……怎幺這幺狠啊……啊……你好狠啊”。

“啊……”我只感覺脊背發麻,渾身一哆嗦,我知道我要射了。 二姐也感覺出我要射精了,她大聲淫叫道“射吧,老公,你用力射給我,
我要你的精液,給我……給我……,大騷逼要你的精液” 。 二姐陳紅如此得叫床,讓我射精的沖動更加大,我用力得猛插幾下二姐的大騷逼,
“接我的精液吧,大騷逼”,說著我雞巴的馬眼一張,精液噗噗得射進了二姐的子宮裏。

“啊……啊……好多……好燙……”

自從我這次幹過二姐後,二姐陳紅食髓甘味,時不時的就和我操乾一通,只是令我遺憾的是不能和小麗還有二姐陳紅一起來個叁P。


哎以後慢慢找機會吧。

人摸人人人找人人超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