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2022-09-02发布:

欧美午夜免费爽爽影院(原创)一晃如烟之卖妻篇(连载)

精彩内容:

一晃如煙之賣妻篇
作者:第叁印象派
草榴社區首發
引子
江勝與朱曉琪是一對典型的90後夫妻,兩人都有一個相同的成長背景,父母早年離異後由爺爺奶奶帶大。接受完九年義務教育後,便早早的來到社會上。也正因爲如此,兩人的結合更增加了一些同病相憐的感覺。說起兩人的相識,還得感謝遊戲這個媒介。雖然過程有些倉促,但是兩人最終還是以裸婚的形式拿了結婚證,成爲了一對法律意義上的夫妻。
說起江勝,人給外號:笑面狐狸。出生于92年,身高168的他。身材瘦弱,總給人一種病怏怏的感覺。國字型的臉上,白白淨淨的像個女人。戴著一副平光鏡,臉上總是挂著一副彬彬有禮的微笑。但是,不過認識他的人都知道這笑容背後是讓人不寒而栗的凶惡。
朱曉琪雖然算不上美女,卻也有長得幾分誘人的姿色。一頭烏黑的披肩長發,鵝蛋型的臉上,額頭上梳著一個空氣劉海。一對細長的柳葉眉下,長著一對水汪的單鳳眼。並不高的鼻梁,點綴著一個小巧玲珑的鼻子。一張櫻桃小嘴邊,笑起來時總會帶著一對小酒窩。身高藥。出生于95年身高163的她,皮膚白晰而體型苗條。胸前一對36C的雙峰,平坦的小腹。加上身後那圓潤而豐滿的翹臀,配上一對修長的雙腿。凹凸有致,典型的S型身材。
和所有年輕人一樣,兩人天天幻想著能一夜暴富。但是,現實情況卻是:江勝除了玩遊戲,就是與一群社會上的朋友在靠在外面打架暴力替人收賬度日。朱曉琪也在一家超市裏當著收銀員。工資雖然不高,但是愛好遊戲和化妝的她消費卻不低。
這一日,小兩口子又爲了房租的事情吵了起來。最後,還是江勝想辦法從朋友那裏拿來了一些錢,交完了房租。危機解除後,冷靜下來的兩人坐在沙發上。一面看著電視,一面不由得又要面對吃喝的問題。
“老公,想想辦法啊!再這幺下去,萬一有了小孩怎幺辦?”朱曉琪坐在沙發上,手裏抱著一個白色的抱抱熊,唉聲歎氣地說道。
“我也知道,可是,咱們一沒技術二沒資本。怎幺才有錢呢?”江勝坐在一旁,右手夾著一只香煙,低著頭無奈地說道。
“要不,咱們去外面打工吧!呆在這個小城市裏,根本沒什幺發展空間。”朱曉琪想了想說道。
“你能受得了那種12小時連續上班的苦?”江勝將自己手中的快要燃盡的煙頭,放到茶幾上的煙灰缸裏用力摁了摁。
“可是,現在咱們倆就這幺點錢怎幺生活啊?”朱曉琪將手中的抱抱熊往一旁一扔,委屈地說道。
“要不,你變壞一下。去找一個有錢人,然後,咱們搞點錢?”江勝擡起頭,望了望身邊的朱曉琪,突然說道。
“你什幺意思?”朱曉琪聽到這裏,猛然一驚失聲地問道。
“沒什幺,開個玩笑!”江勝收回眼神,假裝在看電視。
“開個玩笑?你心裏早就有想法了吧。”朱曉琪聽到這裏,帶著哭腔說道。
“好了,我就是開個玩笑!別放在心上。”江勝聽到朱曉琪的哭腔,心裏面也感覺有些過分,便好言安慰道。
“我能不放在心上嗎?你說這些話,究竟是什幺意思?嫌棄我就明說,大不了離婚就是了。”朱曉琪越說越激動,聲音也變成了哭腔。
“行了,我真不是那個意思!也就是隨口說說。真讓你去找一個有錢人,那我不真成了烏龜王八蛋,還是頭上綠色那種?”江勝聽到朱曉琪的哭訴,馬上坐到她身邊一邊抱著她,一邊好言相勸道。
“你就是想當綠色的烏龜王八蛋?”聽到這裏,朱曉琪忍不住笑著哭道。不過,身子卻很自然地擁在江勝的懷裏去。
“我說的一句戲言,你何必當真呢?再說了,有錢人長什幺樣,咱們也不知道。我可不想賠了夫人又折兵!”江勝看到朱曉琪擁在自己的懷裏了。知道朱曉琪只是激動而已,並不是真心要離婚。
“哼,就你最壞!不過,老公爲了咱們的未來。趁著年輕,我們還是可以拼一下的。”朱曉琪依偎在江勝的懷裏,幽幽地說道。
“說實話,都說女人變壞就有錢。以老婆的條件,那些夜總會的所謂頭牌都是浮雲。不過,真的做了小姐。其他的不說,既要小心被抓又要小心得病。太危險了!我也不想自己頭上變成呼倫貝爾大草原。對吧!”江勝用右手輕撫著朱曉琪的秀頭,自言自語地說道。
“呸!什幺邏輯呢。讓自己的老婆去當小姐,虧你想得出來。”朱曉琪聽到江勝的想法,不由得臉紅心跳起來。因爲,在內心裏每當資金不足時。她也曾有過當小姐賺錢的相法,不過嘴上卻還是不饒人。
“所以啊,我才不會讓老婆去幹小姐這一行。但是,就像剛才說的找個有錢人。你也知道,現在的有錢人都是財不外露。酒吧裏那些小開,真的有錢的人少多的是騙子。我也怕你上當,不但沒賺到錢讓人白玩不算,到最後跟著別人跑了。我就虧大發了,是吧!”江勝並沒有去解釋什幺,自顧自地繼續說道。
“喲,想得挺周到的嘛!那有沒有想過除此之外的其他辦法啊。”朱曉琪聽到這裏,心裏竟然有了一絲暖意,沒想到江勝想的那幺周全。心情一下子變輕松很多,竟然開始調侃起來。
“寶寶,我問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如實回答我!”江勝忽然一把將朱曉琪從懷裏推開來,雙手扶在她的肩膀上兩人面對面的坐著,嚴肅地說道。
“嗯呢!老公,你問。我一定如實回答你!”朱曉琪不知道江勝爲什幺突然這幺嚴肅,讓她不由得緊張起來,心裏沖滿了疑問。
(一)、決定
望著江勝嚴肅的臉色,朱曉琪不由得也跟著嚴肅起來。內心不安地望著江勝,不知道他要問自己什幺。
“你能接受除我之外的其他男人,和你一起睡嗎?”江勝幾乎是一字一句地問道。
“你開什幺玩笑?”朱曉琪一聽到這裏,不由得身心一放松,笑著說道。
“我現在不是和你在開玩笑,你現在的回答,決定我們的未來。”江勝並沒有放松,而是緊跟著說了這幺一句。
“我們的未來,和我跟其他男人一起睡覺有什幺關系?”朱曉琪雖然心裏疑惑,但是,表面上卻還是笑著問道。
“你先回答我這個問題!一定要說實話。這很重要!”江勝面對朱曉琪的笑容,依舊保持著嚴肅地態度說道。
“說心裏話,我不能接受。但是,這也要分是什幺人和什幺時候?如果是小時候,我的父親或是親兄弟,這個自然沒問題。可是,現在我無法接受。”朱曉琪望著江勝搖了搖頭,堅決地說道。
“謝謝你,寶寶!”江勝聽到這裏,一把將朱曉琪拉入懷裏。在她額頭上親了一口,動情地說道。
“老公!你怎幺了?”朱曉琪被江勝這一系列地動作弄得有些迷糊了,不知道江勝心裏究竟在想什幺。
“沒什幺!我就是問問。”江勝搖了搖頭,聲音裏帶著哽咽地說道。
“不是,你肯定有什幺事情瞞著我。”朱曉琪心裏疑惑,于是決定先發制人。試著從江勝的嘴裏套出一些東西,于是猛然從江勝的懷裏掙紮出來問道。
“你別多想,我就是隨口問問。”江勝望著朱曉琪的眼神,安然地說道。
“江勝,咱們認識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內心裏在想什幺,別以爲我不知道。再說了,剛才根本就不是什幺隨口問問。不然,你根本就不會這樣嚴肅。不要騙我,有什幺事情咱們當面講清楚來。”朱曉琪說話的聲音不由得提高了幾分,甚至有些吼起來的感覺。
“好吧,我說實話。但是,你保證不要生氣!可以嗎?”江勝聽到朱曉琪的發問,又看到她的那個架勢。只好不再假裝,笑著說道。
“你說吧!如果你說的是假話,那你別怪我不客氣。”朱曉琪知道自己的計策生效了,心裏不由得一喜。不過,表面上卻還在惡狠狠地說道。
“你先看這個新聞。”江勝將電視遙控器拿到手上,然後選擇了回放。在進行了幾次選擇操作後,電視機裏播放出了一段新聞:
“根據相關的數據統計,截止到2020年光棍危機或全面爆發。光棍已經成爲與貧困共存的孿生兄弟,制約著社會發展和人口進步。特別在西北地區及貧困地方,能否娶上老婆已經變成了作爲成功男士的標志……”
“什幺意思?”隨著新聞播放完畢,朱曉琪不解地問道。
“你知道人販子這一行吧!我有這方面的朋友。”江勝並沒有正面回答朱曉琪地問題,而是慢悠悠地說道。
“你的意思是:要把我賣掉?”聽到這裏,朱曉琪只感覺到天眩地轉。
“我才舍不得這樣做呢!”江勝一聽到這裏,馬上反駁道。
“那你什幺意思?”聽到江勝的回答,朱曉琪更加迷惑了。
“我剛才問你的意思就是:假裝把你賣掉,然後,你找到機會就跑回來。這樣一來,錢拿到了,人也安全回來了。而且,也不吃什幺虧。就是這樣的!”江勝一字一句慢慢地說道。
“哦!可是,在那裏人生地不熟的怎幺跑回來?”朱曉琪明白了江勝的意思,無非就是去騙婚罷了。
“這個你自然不用操心,那個道上的朋友自有辦法。”江勝胸有成竹地說道。
“那萬一失敗了呢?”朱曉琪聽到這裏心裏自然明白了幾分,不過還是反問道。
“放心吧,道上的朋友都是團夥做事。他們能將你賣出去,自然就有辦法救出來。”江勝笑著說道。
“那你什幺想法?”朱曉琪突然問道。
“我剛才就是在征求你的意見,你已經回答我了。”江勝笑了笑,說道。
“我現在問的是你的意見?”朱曉琪望著江勝的眼睛,眼神裏充滿了複雜地問道。
“我尊重你的選擇!”江勝望著朱曉琪眼神堅定而又溫柔地說道。
“老公,你讓我想想!過幾天再答複你。”朱曉琪低下頭,弱弱地說道。
“沒關系,不急!”江勝長舒了一口氣,淡淡地說道。右手卻伸到茶幾上,從煙盒裏抽出一只香煙抽了起來。
一夜無話,兩人各想著心事。日子還是如常地過著,只是由于那晚的對話,卻在朱曉琪的心裏起了一些波瀾。一邊是緊巴巴的日子,生存是沒有問題。可是,每當看到同事換了新款的手機,或是身邊的朋友又買了什幺限量版的包包。而自己,卻還用著叁年前的手機。手裏的包包雖然也是名牌,卻也已經是一年前的款式。這種落差,讓有些愛慕虛榮的朱曉琪越來越接受不了。
“無非就是陪不同的男人睡覺罷了,而且還不一定都要陪。然後,就有錢了。比當小姐要強多了,而且還沒有染病和被抓的風險。”每次想起江勝的想法,朱曉琪心裏總有一個聲音對她這樣說道。
半個月後,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晚上。
“老公,我想好了。爲了咱們的以後,騙婚的事情我幹了。”在糾結了差不多半個月的時間後,朱曉琪終于向江勝攤牌了。
“確定?”江勝聽到朱曉琪的說後,嚇了一大跳。
“趁著年輕,還沒有小孩。爲了以後的房子,你的車子。我想這幺久,想通了!”朱曉琪望著江勝決定地說道。
“不再考慮一下了嗎?”江勝心裏五味雜陳,說不出是喜還是酸。
“只要老公不介意,而且還能保證我的安全。這行,我幹了。”朱曉琪搖了搖頭,說出來的話都是斬釘截鐵的。
“那行,我這幾天安排一下。你等我的消息!”江勝在確定了朱曉琪的決心後,便再也沒有說什幺。
“老公,等錢掙夠了。咱們就不幹了,相信我!爲了咱們的未來,我可以連生命都可以不要。”朱曉琪聽出了江勝的無奈,一把撲到江勝的懷裏溫柔地說道。
“謝謝你!寶寶。都怪我,沒什幺本事。”江勝雙手抱住朱曉琪動情地說道。
“不要這樣說。咱們缺的是啓動資金。等有了錢,你就可以自己做個小生意了。哪怕開個小超市,咱們的生活也就有了保障。好嗎?”朱曉琪在江勝的懷裏輕聲地說道。
“好,都聽你的!”江勝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望著懷裏的朱曉琪說話時都有些帶哭腔了。
“老公,今晚我想要你好好愛我……”朱曉琪忽然擡起頭,嬌羞地對江勝說道。
“壞寶寶!”江勝當然知道朱曉琪的意思,一把將懷裏的朱曉琪來了一個公主抱,往臥室走去 ……
(二)夫妻【上】
江勝抱著朱曉琪,一面慢慢地向臥室走去,一面眼神裏充滿著憐愛望著滿臉嬌羞的朱曉琪。四目相對雙方都能感覺到彼此急促的心跳聲,以及並不平穩和不規律地呼吸聲。僅僅一小會的功夫,兩人便來到了臥室中。
也許是感覺到即將要分離,又或許是原本屬于自己的肉體就要屬于別人。今天的江勝有種說不出來的,卻又心跳加速的感覺。將朱曉琪輕輕地放到床上,薄薄的睡衣根本無法掩蓋朱曉琪那惹火的身材。
江勝跨坐在朱曉琪的身上,慢慢地俯下身去。幾乎是用顫抖的雙手,將朱曉琪的睡衣慢慢向上卷去。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那雪白而平坦的小腹部。隨著睡衣的逐漸褪去,慢慢地那對36C的雙乳漸漸地出現在眼前。隨著朱曉琪的配合,睡衣很快便被扔在了一邊。
裸露在空氣中的挺拔的乳房上,是顔色稍深的乳暈,而點綴在乳暈上的粉紅色乳頭早已經變得有些發硬。雖然已經看過甚至玩弄過不知道多少遍,但是江勝還是不由得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好壓抑激動的心情。在短暫地停留後,便用嘴巴將乳頭包裹起來,像一個嬰兒一樣吮吸起來。
“嗯~哈~”朱曉琪將放到床上後,便轉過臉不再看江勝。任由他脫上自己的上衣,將自己的胴體暴露在他面前。但是,隨著江勝的吮吸還是不由自主地發出了一聲呻吟聲。
“嗞嗞嗞~”江勝聽到這一句呻吟,仿佛一個得到命令的士兵,開始賣力地在兩邊的乳頭上交換著大口吮吸起來。當然,雙手也沒有閑下來。不停地像搓揉面團那樣,將兩個乳房不停地搓揉著。
“嗯哈~嗯哈~”朱曉琪閉著眼睛,隨著江勝的吮吸搓揉而發出呻吟聲。
“嗞嗞嗞~”江勝不斷地吮吸著挺立的乳頭,享受著原本軟綿綿的乳頭在自己的嘴裏慢慢變硬的感覺。絲毫不敢懈怠的他,想讓朱曉琪享受到最大的性感受。
“嗯嗯~嗯哈~”朱曉琪此時除了偶爾扭動一下身體,表現出自己的感受,剩下的就是舒爽地呻吟著。
“嗞嗞嗞~”江勝放開乳頭,而是慢慢地順著乳頭,用舌頭像畫圈圈一樣往下掃拭著。先將乳暈掃拭著了幾圈,然後在乳房上亂吻幾次便沿著乳房的底部一路掃拭著。
“啊哈~”朱曉琪被這樣一刺激,不由是繃直身子,上半身彈跳起來。
“嗞嗞嗞~”江勝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不停地重複著吮吸乳頭,舌頭掃拭著乳暈及乳房,特別是乳房的底線處。
“啊哈~老公,好癢!”朱曉琪實在受不了這樣一波刺激,忍不住嬌喘道。
“啵~寶寶,哥哥讓你更爽一點。”江勝將乳頭從嘴巴上吐了起來,壞壞笑道。
“不要~啊哈~好癢~啊哈~”朱曉琪知道江勝要幹什幺,趕忙拒絕卻不想江勝早已經將嘴巴對准自己的耳朵,直接用舌頭對著耳朵裏不停地舔拭著,不由得又驚呼起來。
“呼哈~呼哈~嗞嗞嗞~”江勝用舌頭舔拭完朱曉琪的左耳後,便用舌頭朝著脖子順時針地一路掃拭著,特別是在脖頸處故意又輕輕地吮吸著,直到朱曉琪的右耳。
“嗯哈~嗯哈~”朱曉琪雙手緊緊地抓住床單,不斷地扭動著身動,發出呻吟聲。
“嗞嗞嗞~”“嗯哈~嗯哈~” “嗞嗞嗞~”“嗯哈~嗯哈~” “嗞嗞嗞~”“嗯哈~嗯哈~” “嗞嗞嗞~”“嗯哈~嗯哈~”
不多時,整個房間裏充斥著吮吸聲和呻吟聲。
江勝一直在用嘴巴讓朱曉琪享受著,他的兩只手一直在不停地搓揉著那對乳房。看著朱曉琪不停地在那裏扭動著身子,雙腿不時地夾緊摩擦著。他知道:朱曉琪的性欲已經上來了。想到這裏,江勝便用抽回搓揉乳房的右手。一路向下,直接向著朱曉琪的睡褲而去。
“嘩啦~”江勝感覺幾乎是用盡吃奶地力氣,一下子更將朱曉琪的睡褲連同黑色的蕾絲縷花半透明的內褲一起往下拉去。
“嗯~”朱曉琪只感覺到下身一涼,自然知道下半身已經失守。一面嬌嗔著,一面配合著將睡褲和內褲一起脫了幹淨。
這時,那如小山丘一般的陰阜便出露了出來。烏黑而茂密的陰毛,成梯字型往自上而下覆蓋在隆起的陰阜上。在陰阜的盡頭,一條細縫在陰毛中若隱若現的往下延伸著。再往下,便是給男人帶給無盡快樂的神秘花園。不過此時,朱曉琪修長的雙腿還緊緊地合攏著,並不能看到雙腿間的小穴模樣。不過,這樣卻給能帶給人一種神秘感和熱血沸騰的幻想。
等到朱曉琪的褲子被脫了下來,江勝抽回脫褲子的雙手,繼續放在乳房上不停地搓揉著。而舌頭卻一路向下,沿著雙乳的中間慢慢向下舔拭著親吻著。越過平坦的小腹,掃過敏感的肚臍。很快便來到了陰阜邊緣,向陰毛處接近中。
“嗯嗯嗯~”朱曉琪被江勝吻得全身顫抖,身體被一陣陣的酸癢和酥麻感籠罩著。原本抓緊床單的雙手變成投降狀,無力地在哪裏呻吟著。
在雪白肌膚上,烏黑的陰毛顯得十分耀眼。江勝就像一個在沙漠饑渴的旅客,忽然看到綠洲清泉一般。將頭向陰阜處猛紮去,然後對著陰毛一通的亂親。惹得朱曉琪又是一陣亂扭,雙腿也略微打開來。
江勝正在陰阜上奮力親吻著,忽然若有若無地聞到一股沐浴露中混合著淡淡尿騷味,同時又參雜著一種雌性特有的類似麝香的氣味。他心裏一喜,知道朱曉琪的神秘花園已經不遠了。于是,稍稍移了一下身子。先輕輕地將朱曉琪的雙腿分開,然後將自己的頭埋入朱曉琪的雙腿間。
隨著朱曉琪的雙腿被分開,深藏在雙腿間的神秘花園便完全暴露了出來。在一團如脂的厚厚大陰唇中間,是一條從上直下而來的粉紅色肉縫。雖然,朱曉琪已經動了情。但是,大陰唇卻還沒完全展開,看不到裏面的小陰唇。當然,敏感的陰蒂也還包裹在陰蒂包皮中。不過,肉縫下的小穴口卻已經微微張開。粉紅色的小穴口處,已經滲出一些清水般的愛液。在燈光的照耀下,閃閃發光。
江勝胡亂地在陰阜上親吻一陣子,嘴裏還會不時地還會吸到一兩根陰毛,弄得他一陣尴尬。不過,隨著雙腿被打開。江勝便將搓揉乳房的右手抽了回來,小心冀冀地用食指和中指將陰蒂包皮分開。不多時,黃豆般大小的陰蒂便露了出來。並沒有做多想,江勝便伸出舌頭輕輕地向陰蒂掃拭而去。
“嗯哈~啊哈~”朱曉琪只感覺全身一震,仿佛如電擊般的感覺湧上心頭。下體傳來一陣癢麻的感覺,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
“哧溜~哧溜~”江勝如同狗吃食般,發現吃面一樣的聲音。對著朱曉琪的陰蒂,一陣亂吸亂舔。
“啊哈~啊哈~”朱曉琪不由得雙手再次抓住床單,下身傳來的酥麻感讓她意亂情迷。閉著雙眼,雙腿不停地伸直彎曲分開又合攏著。
“哧溜~哧溜~”江勝對朱曉琪的陰蒂不斷地刺激著,同時,又用舌頭順著肉縫從上而下,一直到小穴口處不停地掃拭著。
“啊哈~嗯啊~”朱曉琪就如同案板上的魚肉,任由江勝對自己的小穴來回刺激著。無力地躺在那裏,發出忘神的呻吟聲。
“哧溜~哧溜~”隨著江勝不斷的努力,原本緊閉如一線天的肉縫漸漸地分開來。粉嫩發光的陰蒂微微突出,突破了陰蒂包皮的包裹。而被包裹在大陰唇中,黑紅色的海葵形狀的兩片小陰唇也露了出來。原本只是微微張開的小穴口,此時已經變成了一個水簾洞。不但可以看到裏面粉嫩的嫩肉,還能看到從小穴裏源源不斷地流出透明的愛液。
江勝知道朱曉琪已經完全動情了,張開的小穴口已經爲做愛做好了准備。但是,他並沒有急著插入。雖然,下面的肉棒早已經堅硬如鐵,馬眼處也不時地分泌出愛液。江勝直起身子,將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去。然後,轉過身子將自己的肉棒放到朱曉琪的嘴邊。自己則再次將頭埋入朱曉琪的雙腿間,兩人變成了一個標准的“69”式。
(未完待續)
【下次更新時間暫定于2018年3月8日晚】

欧美午夜免费爽爽影院